婉清的故事

按:這一篇在別的論壇發過一次,但沒有寫完,最近又有時間寫了,決定發在這邊。

今天已經是婉清第十天在盈訊公司上班了,但她仍然還沈浸在成功進入盈訊的興奮之中。

今年21歲的張婉清只有職中學歷,之前在一個小貿易公司做文員,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介紹她來盈訊公司面試經歷助理的職位。當時她完全不覺得自己有機會進入這家知名的跨國公司工作,只是朋友既然熱心,也就嘗試一下,權當豐富自己人生經歷了。

不知道是因為靚麗的外表,還是因為溫柔而內斂的氣質,反正面試出奇地順利,婉清成功地進入盈訊,成為人力資源部的經理助理。

婉清仿佛覺得自己忽然投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有種命運終於獲得改變的感覺。說起來,婉清本是個既美麗又溫柔的女子,165的個子,水汪汪的大眼睛配上清純的瓜子臉,34D的傲人身材,如果不是那個羞於啟齒的秘密,婉清本來應該成長為一個充滿自信的女孩。但因為那個秘密,婉清一直對自己沒有信心,也不喜歡與人交往,在公司也是自己躲在一邊幹活,下班就回家躲起來,成了個典型的宅女。

不過這次成功考進盈訊,對婉清的自信心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她決心要在新的公司開展新的人生道路。

一早起來,婉清就忙著把自己裝扮起來。除了淡淡的化妝和斯文的OL裝束,婉清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把自己的秘密藏好。只見她把內褲脫下來,撥開細密的陰毛,裏面竟然藏著一個小小的肉莖!是的!那就是婉清的秘密:她是個擁有男女性器官的雙性人!

看著那根小小的陰莖,婉清不禁長嘆了一口氣。為了藏好這個秘密,她不知付出了多少,幸好,到今天為止,還沒有因為這個帶給自己麻煩。

婉清伸出手指,輕輕地碰了一下龜頭,一陣快感從龜頭瞬間傳遍全身。婉清不禁閉上眼睛,全身打了個冷顫。“好舒服!”

還沒來得及思考,婉清的手已經輕輕地握住那根堅挺起來的陰莖。雖然沒有正常男性的陰莖粗,但婉清的這根卻更秀氣粉嫩,而且也更敏感。在那一陣快感的推動下,婉清的手輕輕地在陰莖上撫弄了起來,一陣陣快感就像浪潮一般不斷地沖擊著她。

“不行!要上班了,快停下!”婉清的心裏不斷地提醒自己。可是那只手卻仿佛脫離的自己的控制,一直不斷地撫弄著那根堅挺的陰莖。快感不斷地積累,也不斷地融化婉清的理智,她的手越動越快,思考的能力也越來越少,逐漸只剩下對快感的追逐。

另一只手也在這股無法抵擋的快感催促下,伸進了女性的部分,撥開細密的陰毛,抵達因為興奮而凸起的陰核。婉清的兩只手一只在套弄著陰莖,另一只在撫摸的陰唇和陰核,雙重的快感令她完全忘記了上班這件事,只是一心要達到快感的頂峰。

婉清的呼吸很快就變得又粗又快,只覺得陰莖漲得快要爆炸一樣。

“啊!!!要死了!!!”婉清失控地叫著。陰莖像火山噴發一樣,噴出濃濃的精液,
下面也因為高潮而失禁,噴出不知道是尿還是陰精的液體,高潮的到來令婉清的大腦一片空白,快感不斷地沖擊著全身,令她不斷地抽搐,精液也不斷地噴射。

“啊~~~~~!!!!”伴隨著尖叫聲,婉清終於達到了最高峰。

經過半分鐘的失神,婉清終於回過神來,這才想起要上班了,連忙一邊責怪自己被欲望沖昏頭腦,一邊急急忙忙地整理好衣物,穿戴整齊,出門上班去了。
婉清工作的人力資源部是公司極受重視的部門,部門經理孫麗是公司有名的冰美人,今年已經三十二歲了,雖然追求者無數,卻從未見她與誰正式交往過。除了吃飯應酬,孫麗的最大愛好,似乎就是坐在辦公室裏看著她的電腦屏幕。大家都覺得一定是工作把她給耽誤了,但她卻似乎樂在其中。

所謂經理助理,說不好聽就是經理的隨身打雜,除了處理日常的paper work之外,還要幫經理整理物件,東奔西跑,有時還要陪經理去吃飯應酬。

孫麗似乎很喜歡婉清,把她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口,一聲叫喚就能把她叫進來。婉清對努力工作的經理也很敬佩,暗中把她作為工作上的偶像崇拜。

“婉清,進來,幫我找找上周的檔案!”孫麗又把婉清叫到辦公室了。

婉清連忙走進孫麗的辦公室,只見孫麗指著電腦說:“我上周保存的檔案找不到了,就是那個叫什麼什麼記錄的文檔,是關於公司培訓制度的,你來幫我找找吧。”

婉清看著自己的上司孫麗,一頭精神的短發,眼神銳利而不失柔和,瓜子臉配上薄薄的嘴唇,顯示著她是個做事決斷的人。一身行政裝穿在她身上絲毫沒有沈悶的感覺,反而給人精神爽利的感覺,172的身高幾乎都可以當模特了。孫麗的胸部並不大,對於東方女性來說只能算剛剛好。整體而言,孫麗給人的感覺既有男性的帥氣,但又不失女性的柔美。

孫麗看到婉清望著自己發呆,也不生氣,笑了笑說:“快過來啊,幫我找文檔。”

婉清這在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孫麗的身旁,俯下身子查找著電腦的文檔。婉清俯下的身子在孫麗旁邊,正好胸部就停留在孫麗的眼前。那一對隆起的曲線就在孫麗面前遮擋著她的視線。孫麗伸出手指,輕輕地在婉清的胸脯上一戳,笑著說:“婉清,你的胸部好大哦,一定有好多男人喜歡你吧!”

婉清被孫麗這麼一戳,只覺得胸部一陣觸電的感覺傳來,全身一陣冷顫。她本來就不善與人交往,忽然孫麗這麼親昵的動作,讓她很不適應。便微微讓開身子答道:“哪有!我都沒有男生喜歡呢。哪像經理這麼多男生追求?”

“怎麼會?你這麼漂亮,身材又好,追你的男生排隊排到路口了吧?”

婉清搖頭說:“不會,我還沒拍過拖呢。”

“哦?這倒也奇怪呢。”

孫麗見婉清退開,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站起來說:“你在這裏慢慢找,找到就幫我把文檔放到桌面。我出去一下。”說完就走出了辦公室,順手把門關上。

婉清見孫麗走了,便坐下來繼續搜索文檔。她鍵入“記錄”來搜索,一下子就出現了一大堆文檔和圖片。婉清逐個打開文件來看,沒有發現關於培訓制度的,於是又打開圖片來看看。

圖片一打開,婉清便嚇了一大跳。映入眼中的是一個個裸女的高清照片,每個都是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擺出各式各樣誘惑的姿勢和表情,甚至還有一些是男女交合的圖片。

婉清看得目瞪口呆,手裏的鼠標不斷點擊,圖片也不斷湧現,越看越是精彩刺激。不知不覺間,婉清的另一只手,已經向下伸去,按住悄悄勃起的肉棒。

婉清並沒有註意自己的手,還是在不斷地點擊鼠標,那只按住肉棒的手卻已經在不斷地撫摸和搓弄著。雖然隔著裙子絲襪和內褲,但婉清能感覺到肉棒已經高高地勃起,快感再次征服了她。一邊點擊著充滿肉欲的圖片,一邊隔著衣物搓弄著肉棒,那種無法盡情暢快的感覺讓婉清扭動著身體。

“好想射出來!好想高潮!我要高潮啊!”婉清的心裏呼喊著。

也不知過了多久,隔靴搔癢始終無法讓婉清達到高潮。一陣高跟鞋聲把婉清從肉欲的世界裏拉了回來。

“糟糕!經理回來了!”婉清趕緊把圖片關掉,繼續努力搜索文檔。終於在孫麗開門進來的時候,婉清成功地找到了那個培訓制度的文檔。

孫麗走過來,一手搭在婉清的肩膀上說:“辛苦你了。找到了吧?”

婉清觸電似地站起來,說:“找到了,已經放在桌面了,經理。”

孫麗滿意地點點頭,打發婉清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後帶著一絲微笑,打開了電腦的另外一個程序。

離開孫麗辦公室的婉清腦子裏面一片混亂,剛才刺激的畫面依然在她的腦海裏不斷翻騰,下身的小肉棒也依然堅挺,而蜜穴更是濕得一塌糊塗。

“這樣下去會被發現的!”婉清用手遮住隱隱隆起的下身,連忙朝洗手間走去。

走進洗手間,撩起裙子,婉清把襪褲和內褲都褪下,內褲蜜穴的位置已經濕得透明了,而不再受到壓制的肉棒則高高地勃起。

“不行,要把它收起來。”婉清知道現在唯一讓肉棒聽話的辦法,就是讓它得到滿足,而且剛才的精彩畫面還依然閃現在眼前。於是,她的手再次握住那跟嬌嫩的肉棒,輕輕地套弄起來。

“好舒服!比早上還要舒服!”只是輕輕的套弄,婉清已經爽得渾身發抖。受到精神的刺激之後,肉棒比平時要敏感得多,婉清柔軟的手指讓快感一波接一波地沖擊著自己。

“我要射出來!我要高潮!”婉清的手不斷地加快頻率,另一只手也加入,撫摸起自己的陰唇和陰核,快感迅速地積累起來,婉清忍不住低聲地呻吟起來。
“啊!!!!”小肉棒終於在兩面的刺激下發射了,強烈的快感讓婉清禁不住叫出聲來,全身不斷地顫抖,每一次的抖動都帶來新的快感。而陰核也同時帶來不間斷的電流沖擊,讓高潮在射精之後得以繼續。

波浪式的快感讓婉清腦袋一片空白,柔媚的嬌喘聲不斷地從喉間發出。終於,雙腿因為快感的沖擊,再也支持不住婉清的身體。雙腳一軟,婉清跌坐在馬桶之上,這才漸漸緩過氣來。

高潮之後的余韻漸漸散去,婉清的大腦逐漸恢復運作。意識到自己還在公司,婉清連忙穿好內褲,把肉棒收好,再整理好衣服,走出衛生間。

一邊走,婉清才開始重新思考剛剛在經理辦公室看到的一切。

“奇怪了,孫經理的電腦裏怎麼會有這麼多色情圖片?而且……裏面大部分都是裸女的圖片啊,莫非孫經理她……喜歡女生?”

孫麗在辦公室,微笑著打開了電腦的監控程序,裏面顯示著剛才婉清的瀏覽紀錄。

“嘻嘻,看來人都有好奇心呢。哇,還看了這麼多,看不出這小女生還挺色的呢。”

孫麗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又打開另外一個監控程序,那是藏在桌底下的監控錄像記錄。看著剛才婉清興奮地撫摸自己的下體,孫麗笑得更甜了:“又有小魚兒要上釣了呢。”

時間過得飛快,很快一個星期過去了。

這一天,婉清照常早早地回到公司,準備好孫麗的咖啡和文件資料,就坐在位置上做自己的工作。

忽然,一只手搭在婉清的肩膀上,一把清爽的聲音傳來:“這麼早啊?”

婉清微微一驚,回頭一看,原來是經理孫麗,連忙站起來說:“經理早。”

孫麗笑著說:“你才早呢,整個辦公室就你最早。現在很少像你這麼積極的年輕人呢。怎麼樣?來公司幾個星期了,還習慣吧?”

婉清點頭道:“很好啊,同事都很照顧我,經理對我也很好。”

孫麗笑道:“哈哈!你這麼漂亮,大家當然照顧你啦。我整天指你做這做那的,還說我好?”

“當然了,經理讓我多做點事,我才會有進步嘛。”

孫麗滿意地點頭:“看不出你還挺懂事的嘛。對了,以後別老叫我經理了,你聽公司裏大家都管我叫麗姐,你也叫我麗姐吧。”

婉清平時確實聽有些同事這麼叫,便點點頭:“嗯,麗姐。”

孫麗高興地伸手摸了一下婉清的臉蛋,笑道:“好,那以後我是你姐了,有什麼要幫忙就可以找我哦。好啦,不瞎聊了,幹活吧,記得今晚有飯局哦。”

婉清對孫麗親昵的舉動有些不習慣,孫麗的手撫在她臉上,不禁又有些異樣的感覺。聽孫麗說到工作,連忙道:“是的,今晚約了新南方的吳總吃飯。”

“你陪我一起去吧,順便幫我擋點酒。”

婉清溫順地點點頭,看得孫麗心裏癢癢的:“可愛的小羊羔,很快你就是我的了!”不過孫麗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很享受這種誘惑的快感。

下了班,孫麗就帶著婉清,來到定好了房間的高級海鮮餐廳。

今晚的來客,新南方的吳總與孫麗是老相識,合作多年的夥伴,席間賓主盡歡,酒足飯飽。

吃得差不多,酒也過了幾巡,公事也談得差不多,吳經理便開始關心起婉清來了:“孫總啊,你這個新任助理怎麼都不說話,光顧著埋頭吃飯啊?”

孫麗笑著回應道:“吳總,你別欺負小女孩,小張才來公司沒幾個星期,見到你這麼如狼似虎的樣子,當然嚇怕了啦,哪還敢說話?”

“哎喲,我怎麼如狼似虎啊,我家裏的母老虎才如狼似虎呢!不過孫總還真會挑,每次見你的助理,都是大美人啊!”

婉清聽到稱贊,不禁臉紅起來。孫麗笑道:“吳總你的秘書也不差吧,怎麼不帶出來一起吃飯?不過說起來,小張在我幾任助理裏面,還真是最漂亮呢。”

說著,孫麗伸手握住了婉清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婉清微微一震,只覺得孫麗的手既柔軟又有力,有些溫暖,又讓人安心。
婉清雖然不習慣被人拉著手,但一來不好意思甩開自己的上司,二來孫麗的手給她很好的感覺,於是也就一直讓孫麗握著。

飯局上的聊天仍然熱烈,飯桌下,孫麗握著婉清的那只手也緩緩地活動起來,輕輕地撫弄著婉清的手背和手指,進而用指甲輕輕劃過婉清的手心。

婉清從來沒有這種情侶一般的經驗,只覺得被孫麗撫摸的手傳來陣陣舒服的感覺,而被指甲劃過的手心更是帶來輕輕的電流,每一下都讓婉清的心微微顫抖。

孫麗似乎沒有再放開婉清的意思,一直到飯局結束,都一直握著她的手。

送別了吳總,孫麗牽著婉清的手,腳步稍微有些搖晃地走出飯店。婉清見孫麗似乎有點不勝酒力的樣子,連忙攙扶著孫麗,一起坐上了出租車。

車子來到孫麗的公寓樓下,孫麗依然暈暈呼呼的樣子,手也一直握著婉清的手不放,婉清只好扶她下車,陪著她上樓。

上到孫麗的住處,打開門一看,只見孫麗的公寓整潔而細致,既有現代概念的裝修,也不乏女生溫馨的裝點,婉清暗暗點頭,心想:“經理果然是有品味的現代女性。”

扶著孫麗在沙發坐下,婉清便問道:“麗姐,你自己好好休息可以了吧,那我先走咯?”

孫麗一張俏臉紅紅的,雙眼滿是迷蒙之色,搖頭道:“小清,你再陪我一會吧,我一個人在家悶得慌。”說著,手忽然一用力,把婉清往自己懷裏拉去。

婉清沒想到孫麗會拉她,一個沒站穩,“哎喲”一聲,整個人就倒在孫麗的懷裏。

孫麗一下子抱著婉清,媚眼如絲,輕輕撫摸著婉清的臉龐,笑道:“小清,你好漂亮呢。”

婉清被孫麗這麼一抱,頓時不知所錯,慌亂之下腦子一片空白,竟沒想到要掙脫孫麗的懷抱。等到孫麗俏麗的面容近在咫尺,又撫摸起自己的臉時,婉清更是陣陣嬌羞,只懂得喃喃地說:“麗姐,你喝醉了吧?”

孫麗不答,雙手抱緊婉清,直接把紅唇印在婉清的唇上!

“嗯~~~~~!!!!”婉清從來未有過接吻的經驗,這樣被孫麗吻上,只覺得天旋地轉,全身酥軟。孫麗的舌尖熟練地撬開婉清的雙唇,伸進她的嘴裏,挑逗地糾纏著婉清的舌頭,一直活在自我封閉世界的婉清哪裏抵抗得了這樣得挑逗?只覺得全身的感官都隨著孫麗的舌尖而動,口腔的細胞把快感不斷地向身體傳遞,在身體裏形成陣陣激流,沖擊著她身體的每個角落。

雖然大腦裏仍殘存著抵抗的意識,但初吻的激動和快感壓制著殘留的一點理智,婉清的雙手不自覺地抱住了孫麗,而舌尖也在孫麗的挑逗下,逐漸地回應起孫麗的濕吻,兩根舌頭逐漸地互相糾纏,繼而互相吸吮。

孫麗一邊繼續吸吮著婉清的舌頭,一邊騰出手來,摸向婉清堅挺的乳房。

雖然隔著衣服,但乳房忽然傳來強烈的快感和刺激,讓婉清措手不及,嘴被吻住,身體又陷入孫麗的懷抱,令婉清只能發出陣陣咿唔的呻吟聲。

孫麗的手不斷地揉捏著婉清的乳房,持續的快感繼續沖擊著婉清。雖然婉清也曾有過自慰的經驗,但來自他人的撫摸顯然帶來更多的快感,而且孫麗的技巧十分高明,時而搓揉乳房,時而又用手指尋找著乳尖,陣陣的快感令婉清完全應接不暇。

孫麗見懷裏的獵物已經完全陷入自己的掌控之中,基本失去了抵抗的能力,便把手逐漸往下伸去,準備探尋婉清那神秘的桃源。

婉清只覺得孫麗那只讓她全身發熱的手不斷地向下探尋,已經來到了雙腿之間。忽然,腦子裏響起一道驚雷:“不行!我的秘密會被發現的!”

這個自己收藏了多年的秘密,讓婉清迅速找回失去的理智。這時,孫麗的手已經撫在婉清的雙腿間,隔著裙子撫摸著婉清的下體。婉清那根早已欲求不滿的小肉棒也在裏面渴望地堅挺著,只是因為內褲和絲襪的壓制,無法回應孫麗的撫摸。

婉清知道孫麗馬上就會發現自己的秘密,急忙用力一掙,整個人脫出孫麗的懷抱,一下子滾在地上。

孫麗沒想到婉清會掙脫自己的懷抱,被婉清的舉動嚇了一跳,一時之間沒來得及反應,只見婉清已經如一只受驚的兔子,從地上一躍而且,急急忙忙地跑出自己的家門,臨出門還不忘說一句:“麗姐我先走啦!”

孫麗呆呆地望著自己的手,回憶著剛才的纏綿,心裏不禁暗自嘀咕:“她明明已經投降了,怎麼忽然又會清醒過來呢?我最後是伸手去摸她的下面,按理說她應該更無力反抗啊?就算她是處女,我也還沒碰到她肌膚,按說不會受驚啊?奇怪了。不過她下面的手感似乎有點奇怪……”

孫麗一邊重溫著剛才旖旎的畫面,一邊思考著如何征服這個美麗的下屬。

那邊廂婉清狼狽地逃出孫麗的公寓,連忙下樓打車,朝自己的住處駛去。剛才的刺激和快感依然殘留在婉清的身體裏,尤其是下身那根發漲的陰莖,更是不斷地召喚著主人的撫慰。

婉清也不知自己是如何下車上樓,反正是很幸運地順利回到家,一下子癱軟在床上。

躺在床上的婉清心跳依然快速,腦海裏仍然縈繞著剛才的畫面。回想起孫麗灼熱的紅唇,挑逗的撫摸,讓婉清全身發熱。沒有人在旁邊,讓婉清無需再壓制自己的欲望,理智早已飛到天邊去了。燥熱的婉清褪去全身的衣物,緩緩地站了起來,來到睡房的立身鏡前。

鏡子裏面的人身材修長,乳房堅挺,容貌修理,肌膚如雪,婉清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不禁偷偷地稱贊了自己一句:“真美啊!”

再往下看,修長的大腿,豐滿的翹臀……婉清一邊欣賞著自己的身材,雙手一邊在全身遊走,撫摸著全身發燙的肌膚。

“啊!好舒服!”婉清的雙手來到胸前,撫摸起自己一對美麗的乳房。經過孫麗的刺激,乳房傳來比平時更強烈的感覺,隨著手指的動作,不斷沖擊著婉清的全身。

回想著孫麗撫摸自己的動作,婉清用手指輕輕地搓揉著堅硬起來的乳頭,那陣陣電流通過的感覺讓婉清不禁叫了起來:“啊!經理!不要,不要……啊,好舒服,你的手好舒服!”

婉清一只手繼續搓弄著乳房,另一只手漸漸向下探去,終於握住早已堅挺無比的小肉棒。

“啊!!!”光是握住的那一下觸感,就讓婉清尖叫起來。經過孫麗的挑逗,婉清的身體仿佛忽然醒覺了似的,比原來敏感數倍。

“經理!不要……不要摸那裏……”一邊幻想著孫麗在玩弄自己,一邊套弄著敏感的肉棒,婉清幾乎在瞬間就獲得了高潮,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陰唇也流滿了淫水。

射精後的婉清整個軟癱在地上,久久無法平復。雖然陰莖已經軟了下來,但陰道裏仍然傳來陣陣的高潮,婉清一邊抽動著身體,一邊享受著高潮帶來的快感和余韻,腦子裏仍然不斷地播放著在孫麗家中的那一幕。

良久,婉清才從肉欲中蘇醒過來,一邊責怪自己,一邊收拾東西洗澡上床,還在擔心明天不知道怎樣面對孫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 人妖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