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0)波瀾

大三被稱為是系上最忙碌的一年,但對我來說時間反而多了不少。「你們兩個,以後晚上就由小另姊姊陪你們等爸爸回來,記得不可以吵鬧喔!」由於成績一直都保持良好,當專題老師得知我的專題報告已經完成了,就請我當他那一對國小雙胞胎女兒的家教兼保母,他好專心進行國科會計畫。老師慷慨開出一天1200的薪水陪小朋友吃晚餐的費用也可以報帳,當然連忙點頭答應阿。一星期裡只有一到四的下午五點到九點當家教就跟之前打工打到三更半夜的薪水差不多,而且老師的女兒婷婷跟巧巧都滿乖巧懂事,課業上幾乎沒有什麼需要我協助的地方。通常下午五點接他們下課,讓他們在操場瘋一陣子後帶著滿身塵土去吃晚餐,接著要她們洗澡、唸書做功課,陪她們看書、看電視等老師回家,可以說是一份輕鬆過頭的工作。老師對女兒的管教滿仔細的,雖然我已經檢查過一次功課了,老師回來後還會再看過,而且都會要我把她們兩個今天的學習狀況跟他敘述一次,他總是希望可以透過這樣瞭解小朋友的狀況。

「真的很謝謝你的幫忙!兩個調皮蛋最近乖得不得了。」不曉得為什麼老師家裡沒有人可以帶兩個人見人愛的小女孩,不過太過輕鬆的工作,讓我薪水領得有些不安,而且小朋友晚餐愛吃的東西都不太營養,陪他們吃飯兩個多星期後,我就跟老師建議乾脆我直接下廚幫她們準備晚餐,感覺這樣比較健康。「應該是可以下嚥的食物吧?」老師聽到我的建議之後居然笑了出來。「老師,我很厲害的齁…」這個建議老師其實是欣然接受的「其實我也一直在想沒時間幫她們準備晚餐是不是不太健康,你願意幫這個忙真的太好了,真的不用再增加任何薪水嗎?」「不用,不用!老師給的夠多了!!」,兩個小女孩的操場活動被改成了陪我逛大賣場,從她們拉著我整個賣場走透透看來,她們對於這個改變的興致不亞於在操場上撒野。雖然沒有受過什麼專業的料理訓練,不過這幾年的省錢生活讓我對自己的烹調很有自信,事實上兩個小朋友也很喜歡我準備的晚餐。本來每天纏著我想吃麥當勞的兩個小鬼頭吃過幾餐以後,就變成每天問我今天要煮什麼給她們吃。總是在廚房門口探頭探腦看我在弄些什麼的小女孩們,很快就被我叫進來幫忙洗菜洗碗,反而對她們來說很好玩勒。每天下課後就帶著兩個小女孩一起去買菜、煮飯,看著她們寫功課,就算是沒有家教的日子也常被要去哪邊開研討會、或是臨時兼課的老師拜託著帶她們出門去散步、逛街,這樣的生活感覺真的多了兩個女兒一般。

「姊姊是把把以外婷婷最親的人了!」婷婷告訴我說從來沒有看過其他的親戚,有印象以來所謂的親人指的就是爸爸跟巧巧,老師一直都是自己照顧兩個小孩,忙得時候才請個臨時的保母來照顧。兩個小女孩總是有意無意的說我很像媽媽,有媽媽的味道。沒有看過媽媽的她們,最喜歡問我的就是我媽媽怎麼樣、會不會很溫柔,會不會煮飯給我吃什麼的,每次被她們這樣一問,我那以為已經拋棄的親情就會默默在心頭上劃上一刀。雖然能夠笑笑的給她們勾勒出溫柔的母親形象,但我的腦海中總是浮現出媽媽發現我變裝那時扭曲又猙獰的臉孔。「有點想媽媽呢…」不知不覺得我總是會浮現想要回家看看的念頭。

「姊姊,爸爸怎麼還沒回來?」今天兩個小鬼功課特別早做完,陪她們瘋了好一陣子的我現在體力耗盡的攤在沙發上聽婷婷用玩具小鋼琴彈著不成調的樂聲,黏人的巧巧大大方方的枕著我的大腿躺得很舒適。被巧巧提醒的我看了一眼時鐘,都快十點了。「小孩子要上床了!」「把把還沒回來再玩一下啦!」「不行!快去刷牙,誰先躺好姊姊就說故事給誰聽!」順利安撫了兩個小鬼睡覺,但也惦記著平常八點多就會回到家的老師怎麼這次晚歸連一通電話都沒有打來。忍不住打電話到老師的辦公室去也沒有人接,直等到凌晨老師這才渾身酒氣的回家。「對不起阿,被灌了太多酒,醉倒了。」我幫他熱了點晚餐沒喝完的山藥排骨湯,讓老師醒醒酒,參加系上教師聚會的他露出了酒醉的疲態。「晚上回家還有人等著的感覺還真不錯。」老師喃喃自語的小聲說著。兩個人就坐在廚房的餐桌對望著,平常有兩個小女孩在身邊粘著、鬧著,這還是第一次跟老師在這麼安靜的地方獨處著,感覺有點尷尬。簡單報告了一下今天婷婷跟巧巧的狀況,又沉默下來,等著老師要交待些什麼。「小另謝謝你,今天麻煩妳了」「沒什麼啦,婷婷跟巧巧這麼聽話,沒有什麼麻煩的。」雖然是客套話,不過我的確很喜歡婷婷跟巧巧兩個小美女。「老師,可以問個問題嗎?」「你問吧。」「老師…沒有想過再找個師母照顧兩個小孩嗎…」老師聽我問這個問題,眼神顯得有點尷尬「老師…我…我不是不想帶他們啦,只是…只是聽說師母不在了…」看著老師的神情,深怕老師會錯意,連忙想要打圓場。「不要想乘著老師酒醉想要套我的八卦。」老師開玩笑般的幫我下了台階「對不起…我亂問問題了…」「沒關係的,還有什麼想問的嗎?」「沒…沒有了,時間有點晚了,我就先回去了。」「兩個小女孩還是繼續拜託你了喔!」老師起身送我到玄關,卻親暱的順手摸了摸我的頭。被摸的我感覺很奇怪,頭頂一直覺得暖暖的,更別說臉是一路紅著回到家。

「討厭…不要在這裡…」我敏感的胸部給小黑包覆在手中,「好像又變大了?」他隔著衣服調戲著我突起的雙點,一邊又在我的頸部輕輕的啃著。「嗯…不要…別伸進去啦…」「好老婆,你剛剛不是想要我受不了直接在路邊就幹你嗎?」「人家要不先做點準備,回家會被你給弄死的…」在我們騎機車互載回到住處的路上,我摟著他的腰,隔著褲襠玩弄他那硬挺猶如一根鐵棒一般的陽物。一路上的調情,狠狠點燃了小黑的慾火,一進房門我就在玄關被褪掉了褲子。「插死你…插死你…」我翹高了屁股像是母狗一般讓硬得發燙得大陰莖來姦淫我,小黑快速進出著我的菊穴,「阿…阿…老公…太快了…阿…會死掉…阿….」腸內每一處的敏感點都被快速的摩擦著,被穩穩抓著的腰間,讓一次又一次從背後傳來的衝擊都貫徹到我體內的深處。「天…老公…你…你真的太厲害…喔…太厲害…喔…」「我要貫穿 小另的肚子,讓你肚子裡的每一處都滿滿的裝著我的精液…」若是我有子宮,我一定會瘋狂的要小黑狠狠的用精液把子宮給灌得滿滿的,讓我能夠懷上他那勇猛的種。「嗯~怎麼停下來?嗯…還要…還要…阿…嗯…太瘋狂了…阿…」小黑的大陽具撐開了我的菊穴,他加大了擺動,讓衝擊每一次都是從穴口直通到體內深處。「老婆,你真棒!你的菊穴淫蕩得一直吸我的陰莖阿!是不是很想要我的精液阿!」「要…老公的精液統統都要給我…嗯…阿…」突然的他放慢了速度,我有點不開心的瞪了他一眼。「小人妖~不想要老公的精液了嗎?還瞪我阿!!」「阿…嗯…要…給…嗯…」又像是補償,又像是要阻止了想要說話的我,小黑加快了下半身的速度,瘋狂的抽動讓我仰起上半身想要迎接高潮的來臨,但他卻又停了下來。「快動…快動阿…我還要…」我扭動著屁股,但快要達到的慾點不是我那被抓住的臀部輕柔晃動可以達到的,「小人妖~很想要嗎?」「想要…阿…對…動快一點嘛…別逗我胃口…」「鈴~~~」原來是做夢阿。早晨還不到八點,我的春夢做到一半就被電話鈴聲硬生生的打斷了。「喂~」有點發燙的身體讓睡衣都濕了一大塊,我拉了拉黏在身上的布料,接起了電話。電話中傳來老師的聲音。

「小另,我昨天忘記跟你說了,這個周末我要去高雄…」「好…兩個小朋友我會去照顧的!」「可是我要去兩天…」「兩天!」「你果然有事情吧…這個太臨時了,沒關係我再想辦法…」「沒…沒關係啦,老師,只是我星期六中午有跟柔柔約好討論報告,我再跟他改時間就好。」說討論報告只是個藉口啦,其實是小黑說星期日會來找我跟Cindy,不過莫名縈繞在我心頭上老師那輕拍我頭的動作,就覺得有沒有跟小黑出門一點都不重要了。「討論報告阿,不用改時間啦,你們可以在我家那邊討論阿,客廳那台電腦可以連期刊論文網,順便幫我盯一下柔柔的進度,她專題有點落後了…」老師慷慨的要我們直接在他家討論報告,但是也該為可憐的柔柔禱告一下,她被老師注意了。在老師家討論報告其實不是什麼好選擇,連續兩天都來老師家報到的柔柔一直跟婷婷、巧巧玩在一起,星期日,兩個小鬼頭一早就把功課都寫完了,看到中午提著午餐出現的柔柔就姊姊、姊姊的狂叫,好不容易才讓她們吃完中餐趕去睡午覺。「欸,小另,我們去探險!」「探你的大頭鬼!昨天報告都沒弄捏,今天不趕快把報告弄一弄你是要被老師釘死喔,老師已經強調你的專題”落後”了喔!」「齁…看一下嘛,你看有相本耶。」柔柔從電腦後面的書架上把相本給抽出來。「欸,你看,好可愛喔!」相簿裡一張張照片記錄著婷婷跟巧巧成長的過程,讓我也好奇得一張一張翻著。「奇怪?都沒有師母的照片耶」「因為是婷婷跟巧巧出生的照片咩,好了好了!快點來討論啦」「齁,好啦好啦,你這個無趣的女人!」草草的弄了一些進度,我跟柔柔帶著午睡起來的兩個小女孩去我們學校玩。

「欸欸!這是你跟聖致的女兒阿,都這麼大了喔!」「不要亂講話,這個是張老師的女兒啦,可愛吧」我們在學校遇到了要去球場打球的維尼還有阿草,他們打趣的對柔柔開玩笑。「張老師的女兒阿!妹妹妳叫什麼名字阿」維尼蹲下來想要跟被柔柔牽著的巧巧打招呼,但或許是長得太猥瑣,把巧巧嚇得轉頭就往我這裡跑。「乖…巧巧不怕!」我護著巧巧,連婷婷都躲到我身後只敢露出一個頭偷偷瞄著維尼。「齁!維尼!你嚇到人家了啦」柔柔對著其實很無辜的維尼抱怨著。「我那有想要嚇她阿…」「來…妹妹,糖果給你們吃」阿草笑笑的走過來拿出了糖果安撫巧巧跟婷婷。「阿草,我的勒?」我故意的抬了下巴!「沒了啦,你幹什麼跟小朋友搶」人長得帥真的比較不會嚇到小朋友,婷婷跟巧巧雖然仍舊怕生,但是卻用著好奇的眼神看著阿草。「那以後我不要教你寫報告了…」「怎麼這樣…」其實背著維尼,我跟阿草三不五時都用寫報告為藉口偷偷進行著名為調教的慾戲。我跟阿草就在維尼面前約定了會面的時間,帶著兩個小女孩往牧場走去,讓他們去看看活生生的乳牛。

「好好吃喔!」被當作台中景點之一的學校到了周末也有不少的觀光客,我買了冰淇淋讓玩累的小女孩們吃,隨手抽了濕紙巾抓著她們紅通通的小臉蛋抹去上面的汗水。「哈哈,小另好像她們的媽媽喔!」「最好是啦!」「欸…叫小另姊姊當你們媽媽好不好?」「好阿!」「好阿!」兩個小鬼居然還同聲說好,柔柔受到鼓勵,越說越開心,我輕輕推了柔柔一把,有點莫名的惱怒。「好啦好啦,別生氣咩」柔柔看我臉色不太好,吐了吐舌頭。「姊姊不喜歡當我們的媽媽嗎?」被我抓著的婷婷有點扁嘴要哭要哭的樣子,只好好言好語的安撫兩個小丫頭。「姊姊不喜歡被叫媽媽啦,叫姊姊才不會感覺變老阿!對不對」,好說歹說外加在心裡罵了柔柔七八十句之後才把她們的情緒安撫了下來。晚餐前老師撥了通電話說要參加完飯局才會回來,回到台中可能都超過凌晨了,請我乾脆就住在他家陪兩個小朋友。老師有準備客房讓我要隔夜照顧小女孩時住的,但是我幾乎都會跟著婷婷跟巧巧睡在一起,軟軟的小女孩抱起來比任何的抱枕都來得舒適。只是今天晚上,說著夢話的婷婷不斷喊著”媽媽”、 ”媽媽”的讓人心疼,避免失眠,我看她倆都熟睡了就乖乖跑回客房睡覺。

明明有設鬧鐘,但當我醒來的時侯卻是已經翹了一堂課的早上九點。我匆匆的沖過澡,略略的打個粉畫個眼線,穿上無袖的牛仔背心搭配著白色雪訪的紗裙,一身清秀打扮的我走出了客房。本以為老師已經去學校了,但老師卻坐在餐桌上喝著咖啡看報紙,餐桌上還放了一份法國土司以及一盆沙拉。「哈哈,不用急著去上課,先吃個早餐吧。」有種翹課被活逮的感覺,不過反正都翹一堂課了,接下來10點過後又要到下午才有課,我乖乖的吃著老師準備的早餐。「你真的看不出來曾經是男孩子耶!」老師看著我的穿著發出了讚嘆聲。「哈哈,老師,很多人都這樣說啦…」忘了提,那年在課堂拿著報紙指著姊姊的照片問我「這個人是你對不對!」的老師就是他。「你吃看看這個沙拉,我早上急就章弄出來的醋酸醬看會不會太酸了。」「嗯…好吃耶,好特別的味道!」「喜歡就好,這個很簡單我可以教你怎麼弄!」「好阿!好阿!」餐點雖然簡單,但老師做起來卻比一般餐廳端出來的還美味不少,我邊佩服老師的手藝邊囫圇吞棗的把眼前的沙拉跟土司塞進嘴裡。「好飽…好飽…」吃過早餐,把杯盤狼藉的餐盤給洗乾淨,老師端了一杯果汁給我,「喝這個比較好消化!」我輕輕的啜飲著果汁,看著坐在對面的老師,心想著要是以後的男朋友能夠像這樣我大概就心滿意足了。

「老師今天不用上課嗎?」「喔,我星期一早上沒有課的」「謝謝老師的早餐!很厲害耶!」「哈哈,你喜歡就好,我以前曾經考慮過去當廚師的」「老師妳騙人!」悠哉的氣氛,讓我懶懶的托著頭跟老師瞎聊。「我昨天有看婷婷跟巧巧小嬰兒的照片,她們從小就好可愛喔。」「對阿,她們小時候就很得人疼,每一任保母都喜歡她們喜歡得不得了。」「應該是比較像師母吧?她們跟老師不太像。」老師雖然也滿俊朗的,但臉型是比較陽剛的方臉,跟雙胞胎那稚嫩的鵝蛋尖相差得有點多。「哈…哈…」老師的笑帶著明顯得尷尬。他又幫我倒了杯果汁,開口說「其實你長得滿像她!」「老師,你說我像誰阿!」「我老婆!」「老師你說笑吧…」「沒有,給你看照片!」老師從皮夾裡拿出了一張照片,畫面中的女子抱著兩個剛出生的嬰兒躺在床上,真的要說長得像倒是還好,不過臉上掛著笑容的那個嘴角真的跟我在笑得時候十分的神似。「真的有點像耶…」「婷婷跟你說我老婆過世了?」「阿…老師,她只是隨口說說啦。」「嗯嗯,我知道你也好奇怎麼沒有人可以來幫我帶小孩吧,想知道嗎?」「是有一點啦…」我的確很好奇,只是我也不想要老師說些難過的事情破壞了早上這麼悠閒地情緒。「我老婆她生產後有嚴重的產後憂鬱,她覺得她生下來的孩子不是我的女兒。嗯…那時候她憂鬱的情緒甚至會自殘。」「怎麼會…」「當年我跟她是朋友介紹後很快就熱戀結婚的,可是愛玩的她,似乎背著我跟不少人有一夜情吧。所以當婚後沒多久就發現懷孕的她就一直疑神疑鬼的覺得她肚子裡的小孩不是我的。」「這個…」「這件事情我還是第一次跟人說呢。連她的家人也不知道,所以對我有點不諒解,我跟她娘家也因為這樣都沒有什麼交集。」「那老師的家人呢?婷婷說她都沒有看過耶」「好幾年前,我家人都在火災中過世了,遠房一點的親戚我也沒在聯絡。」「嗯…老師…對不起我不應該追問的。」「沒有關係啦,都過去很久了,我再幫你倒點果汁如何?」老師起身又為我倒了杯果汁,又繼續說。「本來還抱著一絲希望的她發現生出來的雙胞胎女兒一點都沒有我的輪廓時她就崩潰了,嚴重的自責讓她有了自殘輕生的念頭,我不得不送她去療養院。」「老師…」我想說些什麼,但是他自顧自的說下去。「她在療養院裡把一切都對我坦白了,跟我說,有多少個男人跟她好過,有多少男人有可能是女兒的父親。我很錯愕,但是卻無法生氣,我當時是很愛很愛她。甚至做了DNA鑑定,告訴她,那真的是我跟她生下來的雙胞胎女兒。但是她仍舊無法解開心結…在看護不注意時輕生了。」看著這麼平淡敘述事情的老師,我忍不住眼淚狂掉。老師沒有繼續說下去,站起身遞了張面紙給我,又是摸了摸我的頭「沒事的,別哭!」但他的舉動只是打開了我淚腺的開關,我頭鑽進他的懷裡哭得稀哩嘩啦。哭他沒人可以訴說的心情,哭他被枕邊人背叛了還能夠溫言安慰的忍耐,哭他獨自撫養女兒的辛苦,也因為自己莫名的心疼他而哭。

似乎第一次會對著家人以外的人感到這麼的心痛。「不過是聽了我的故事,怎麼會哭成這樣呢。」老師的手仍放在我的頭上輕輕安慰著。「就覺得很可憐嘛!」我的回應帶著點哭音。悠閒的早晨被老師的故事給弄得淚水淋漓,我抱著老師的腰際在他懷裡大哭了好久,才像個小女孩一般讓老師擤了擤鼻涕,拭去眼淚。「好了,乖,跟你說完輕鬆了不少,去洗把臉等一下一起去學校吧。」我又重重的抱了老師一下,這才逃命般的跑去廁所洗臉。感覺暈眩炫的在校門口跟老師分道揚鑣,我坐在圖書室從中午發呆到下午,腦袋中都是我像笨蛋抱住老師的畫面。直到婷婷跟巧巧快要下課了這才驚覺,我又翹掉了下午所有的課。

———————————————————————-
下面有一點點偏髒髒的東西喔,想知道這樣的尺度能不能接受,請給我點意見喔!

「欸….阿草….我好像戀愛了…」我對著眼前赤裸著身體還繫上項圈的阿草說著話。明天又是週末,阿草跟維尼說要回家,卻是來我這裡接受著我的調教。「你….呼….呼….你喜歡上誰了?」他已經洗乾淨的腸道內,又被注入了大量的牛奶,而我還不斷的用腳趾玩弄著他菊穴口那阻止體內液體噴出的紅色塞球。他腹腔內的壓力正讓白色的體液一點一點的從細縫中滲出,沿著我的腳趾滴到地上。「壞阿草…不是說好不能滴出來的嗎?」「我…有點….忍不住了」「今天怎麼這麼快呢?」「都是你…你….要我這個禮拜…阿…這個禮拜…都不能跟維尼…我才會這麼敏感…阿…」看著他在我腳趾頭的玩弄中不斷的呻吟又要講話的樣子,我就不自覺的笑了出來。我跟阿草沒有什麼絕對的主奴關係,只是互相吸食著彼此從體內散發出來的淫性。「忍不住了嗎?那我要享用了喔!」阿草扶著牆翹起屁股,我跪著用拉繩把那塞球給拔了出來,阿草解脫般把一股又一股被體溫溫熱的牛奶灑到我的張開的嘴裡,強勁的水流,讓當做容器承接的小嘴根本留不住多少液體,我身上唯一套著的白色T恤溼淋淋的服貼在我身上。強勁的水流很快就過去,我將嘴唇頂住了那噴灑水流的孔道,吸著尚在腹腔內的液體。排泄的快感,讓阿草雙腳發軟,他身體的重量靠著我的頭頸支撐著。「阿….阿…恩….」他搓弄著自己的陰莖,在我口舌的服務下感受著快感。

體內的液體被我吸食了十之八九,我讓無力的他跪在形成白色水灘的地板上,從背後抓著他那半硬軟的陽物搓揉著。「阿草,你看那邊!」感到阿草的陽物即將要噴發了,我打開了電腦螢幕,螢幕上播放著維尼的視訊畫面,不過那是我事先側錄好的影像。「阿….他….你怎麼跟他在視訊?」已經快要到頂峰的阿草,被這麼一嚇全身軟攤的靠在我身上「笨阿草,假的,讓你看著你心愛的男人達到高潮阿!」我扶著他的身體,不斷搓弄著他的陰莖,「你看他的眼神,看你被我玩弄他還那麼開心的笑著!」「維尼…快看阿草羞澀的樣子…」我越是說著就感受到阿草的陰莖越來越挺立了。「好硬喔~怎麼變硬了,被維尼看好興奮對不對!」「不行、不行…會射…會射….」對著螢幕中無聲傻笑的維尼,阿草高潮的液體噴得老高。我趴在地上,飲用著地板上混合著精液的牛奶,而阿草含著我敏感的龜頭像是吸奶嘴般的吸吮,螢幕上的維尼仍舊傻笑著。我媚叫著,享受阿草對我的服務。「阿…你越來越會吸了….是不是…阿….是維尼看著的關係吧….恩….」「阿草,幹我,在維尼面前幹我…」淫慾勃發的我掰開了屁股,要阿草狠狠的貫通我的屁股。還不習慣操人的他總是溫溫柔柔的與我相幹,但今天或許是被我嚇到了,或許是真的感受到維尼的視線了,他擺腰的動作變得好粗暴。

「阿…好大力…恩…阿…今天怎麼這麼猛…阿…」「幹你…我要幹你…讓維尼看看你有多淫蕩…恩…小另的屁眼好緊…阿…」阿草把我翻了身,用傳教士的體位幹著,手卻不留情的拍打著我的胸。「啪!…啪!…」「明明是男的還長了胸部,你這個人妖…我要幹你個壞人妖….」「阿…痛…」阿草拍紅了我的胸部,又用指尖虐壓著我的乳頭,「好爽,好厲害…,對…小另太淫蕩了…阿….阿草你再用力一點嘛…」這樣的淫虐肉體卻更讓我想要扭動身軀,阿草邊抽動著他越來越硬挺的陽物,邊用皮革的手銬將我雙手銬住,他將我整個人抱起,將手銬掛在牆上原本固定來掛衣服的鉤子上,「你這個引誘我出軌的淫婦,我要把你掛起來,讓我老公好好的看著我處罰你!!」我上半身的重量靠著手銬支撐著,而雙腳夾在阿草的腰上,讓他狠狠的操弄著我。「阿…阿草…不行了…阿…好漲…要出來了…恩…」我高潮沒多久,阿草也跟著把體液射進了我的身體裡。

我的小陰莖還有菊穴不停的滴著高潮後的體液,手仍舊高掛在鉤子上,雖然腳可以站在地上,但仍要略微的墊腳才不會讓身體的重量都集中在手銬上。「阿草,我腳有點痠了…」餘韻過後,有如被吊著的姿勢逐漸的令人難受。「沒事的,小另這樣很可愛!」阿草的臉上露出賊賊的壞笑。「你好過分喔…人家腳快沒力了啦!」「好啦好啦,我拍個照片再放你下來喔!」阿草才剛拿起手機,這時卻剛好來了電話。「喂~老公…恩…你在哪裡…」跟維尼開心講起電話的阿草卻不急著把我放下,而是搗蛋的用手指玩弄著我那還滴著精液的菊穴,他手指不斷勾弄著我腸道的內壁,「唔…恩…」我必須強忍著不讓自己呻吟的太大聲,但剛剛喝下肚的水分卻開始作祟了,感覺到我的大腿有點緊夾,阿草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尿尿!」我用嘴型跟他說我想要上廁所,但卻讓阿草更搗蛋的加重了手指摳弄的力道「不行…會尿出來…笨阿草」我急忙的用著氣音讓阿草知道嚴重性,但阿草只是賊賊的看著我笑著。「老公,等一下喔,我要去忙一下,恩…等一下再打給你…」「阿…阿草…快…快點解開啦…有點憋不住了啦…」看他一掛上電話我連忙大叫著。「那就尿出來阿…」「不要啦…很丟臉啦…」「沒關係啦,你看,維尼也在看你阿…」阿草站到我的身側持續摳弄著。「阿….我錯了啦…對不起…被他看著感覺更丟臉了啦…」不過求饒來不及了,金黃色的水液憋不住的傾洩在我面前的地板,阿草卻在這時解開了我的雙手,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溫熱的水流仍不斷的排出。身旁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喀擦聲,阿草拿著用手機記錄著我渾身癱軟失神坐在尿液與牛奶混雜的水窪中。「阿草王八蛋!會有尿騷味啦」「沒關係啦,你全身本來就發騷阿…」

「你還沒說你喜歡上誰耶」我跟阿草用大塊的海綿來清理一片狼藉的房間,雖然厚厚的把地板跟可能會弄髒的地方都鋪上了兩三層的垃圾袋,但是沒有預料到會排泄尿液在這裡,讓我為房間的之後的氣味感到憂心。「我說了你不可以太驚訝喔!」「不是維尼我就不會驚訝阿」「我才沒那麼沒行情去喜歡維尼勒」「齁…」「好啦,好啦,就張老師啦」「那個張老師阿?不會是大刀張吧…你果然是資優生,太有品味了…「才不是他,我才沒有喜歡禿頭老頭勒,是我那個專題老師,張顯忠啦」「蛤…是他喔…他是還滿耐看的啦,不過都兩個小孩了,你確定嗎?」「我不知道啦,整個禮拜看到他就傻笑,不然就臉紅心跳加速,沒跟他講到話就超級失落的….」沒有對什麼男生真的心動過,我也不知道我這樣到底是不是喜歡,只能把我的心情一股腦的跟阿草分享,「慘了…你真的喜歡他喔」「真的嗎…,那我該怎麼辦?」「你們還是師生關係耶,再說,你那邊…」「我知道我不是完整的女人啦,我只是說我可能愛上他了…」「不是可能,一定是的,只是老師應該是喜歡真的女生的吧,你覺得他會喜歡你嗎?」「應該不會吧,\老師頂多就把我當個比較親近的學生看待吧,我好慘喔」我自嘲的笑了笑。「那就…先別多想了吧…」「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