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1)改變

「欸,你覺得我去做變性手術好不好?」輾轉想了一晚,我問了還在賴床的阿草。「不好吧,聽說很貴的不是嗎?」「也是啦。我可沒本事拿出30幾萬元來…」想到動手術那昂貴的費用,我想除非我現在就中樂透或是去搶銀行,不然還是別痴心望想了。

眷戀著與老師的相處,我總是找藉口窩在老師的辦公室,老師的助理彩雲學姐對我們這些專題生在老師的辦公室裡跑進跑出的早就習慣了,並沒有起什麼疑心,倒是幫我擔心是不是專題有什麼問題,很熱心的想要跟我討論報告。學期很快結束了,雙胞胎們也期待著暑假要參加為期一個月的遊學營,想到會有一個月的時光沒有理由再跟老師見面讓我有點悵然。她們要出發的前一天我幫忙著婷婷跟巧巧整理出國的行李,「好好喔,姊姊還沒有出國過耶,你們要好好玩喔」「那姊姊跟我們去啦!」「不行喔,出國很貴捏,姊姊沒有錢。」「叫爸爸出!」剛回到家在旁邊聽著巧巧童言童語的老師哈哈大笑,捏了捏巧巧的小臉蛋「那爸爸出錢給姊姊去,你留在家裡陪爸爸好不好阿?」「阿…我也要去啦!」「姊姊不陪我們去是要陪爸爸嗎?」婷婷突然的問話讓我跟老師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不要亂問問題!」我摀住婷婷的小嘴,作勢要搔她的癢,轉移我那瞬間羞紅的臉蛋。

整理好行李,準備要跟老師告辭了,但老師卻叫住我「小另,你可以等我一下嗎?我先把她們哄睡了,想跟你商量一些事情。」不曉得老師想要跟我商量些什麼,我坐在客廳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機上不知在討論什麼的談話節目。過了一會老師輕輕的走出雙胞胎的房間。「婷婷說的話讓你尷尬了吧?對不起喔。」我跟老師坐在廚房裡談話,「那個…沒有啦…老師不用道歉!」「哈哈!這個月你空下來了吧?有安排什麼活動嗎?」「我…沒有耶,也沒有參加畢業旅行,想說乾脆回家一趟。」對於要花數萬元去國外玩個5天4夜的畢業旅行實在讓我提不起興趣,於是計畫回北部跟姊姊聚聚。「這樣阿。小另你的英文還不錯對吧?」「基本會話沒有問題的。」「嗯嗯,下個星期我要跟一個外商公司的董事會接洽,彩雲怕英文怕得要命,她推薦你去幫我做簡報,你願意嗎?」「好阿!」「答應的那麼快?這個不是你專長的領域喔!」「阿…」「哈哈,不會很難啦,有一個星期做準備,我會指導你的。」能夠多一個星期相處的時間,英文簡報算什麼,要我下油鍋都可以。

為了不丟老師的臉,除了學姐準備好的簡報資料之外,我還認真的研究著老師建立起來的理論模型與分析,明明是剛放暑假,卻整個星期都在老師的辦公室中修改簡報的講稿直到老師要回家了,才跟他一起離開。「老師,我現在好緊張喔」簡報那天,看著簡報室內十多對精明銳利盯著我們看得眼神,讓我緊張得直冒汗,不過老師轉過頭輕輕對我說了聲「加油!」給了我不至於怯場的勇氣。上台簡報的成果相當不錯,那群老外董事們越是點頭我就越是放心。簡報後來不及下台,那些董事們就丟出不少問題,還好不用慌張的向老師求援答,我就直接在台上一一的為他們解釋,完美的呈現讓老師在會後大大的讚美我一番。簡報後的餐會,那群老外頻頻的跟老師碰杯,老師也不知道在開心些什麼逢酒必乾,酒醉的他不斷拉著我的手臂大舌頭的說我是他的得意門生。

吃過飯,老師堅持要回學校拿東西,問他要拿些什麼老師也說不清楚,只好順著酒醉的他回到學校。夏夜的校園裡四下無人,我大膽的勾住老師的手跟他相依偎的回到辦公室。無人的大樓,無人的辦公室,老師也不讓我開燈,就著窗外撒進的橘黃燈光翻找著他的抽屜。找了許久,他頹然的坐倒在椅子上,看著在他對面的我。老師盯著我的眼神露出不一樣的光彩。「雨鈴,你在這裡阿!」老師對著我叫著從未聽過的名字,但我卻直覺的知道,這是師母的名字。我沒有回應他,只是站在黑暗中。「雨鈴,我看不清你!你為什麼不要走過來一點?」老師的聲音像似呢喃,像似低鳴,但我仍舊沒有回應。「為什麼?為什麼?你背叛了我還要來見我?」老師猛的站起身,越過書桌用他有力的臂膀,將我的身子緊緊抱住。我無力掙脫,但卻開口回應了他。「我沒有背叛你,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不想離開你。」我輕輕的在老師耳邊說著,我纖細的雙手也環住了她。「你愛我嗎?」「我愛你!」我那柔嫩的乳房緊緊貼在他的胸膛上,小腹則感受到老師那男性象徵逐漸硬挺的頂住我。老師溫熱的鼻息吹過我的耳稍輕輕的撂動我柔順的髮絲。他的雙手很快的就滑落到我的屁股蛋上,「不要…」我發生輕聲的抗議,卻只是想更加撩撥他的欲望。

「雨鈴,我要你」。玻璃窗帶進昏黃的燈光,為了簡報而穿得鵝黃色襯衫正他一顆一顆的解開鈕扣,紅色的褻衣下渾圓堅挺的胸部呼之欲出。「嗯…」老師的大手搓揉我的乳房,搓揉的壓力使我發出聲聲的輕吟。他那不規矩的大手探入,手上的厚繭摩擦我殷紅敏感的乳首。老師的唇印了上來,我貪婪的交疊吸食著老師舌尖的唾液,我的手也隔著西裝褲,輕重交雜的刺激著那發硬突起的大陰莖。我拉開了他的拉鍊,將男人的象徵從褲頭中給解放。「好硬了!」我的手指輕柔的撫摸著露出外面的它,感受著他的令人滿意的尺寸,情不自禁的蹲下身將它給含住。我慢慢的吸吮,感受那陰莖在我的嘴巴內跳動,我盡可能的努力讓我的舌頭滑過它那敏感的龜頭,沿著那繫帶慢慢將整個陰莖吞入,但最多也只含了一半吧。他抓著我的頭開始擺動著他的腰。每一次突進,都堵到我的喉嚨深處,然後又蠻橫的退出,就這樣來來回回的玩弄著我的口唇。不想讓寶貴的液體浪費在我的嘴裡,我讓他退出我的小嘴。那陰莖上早就佈滿我晶瑩的口水,甚至還有好幾條絲線牽連著我的嘴角。我褪去身上剩餘的衣物,只剩下那設計過的內褲掩蓋我那不應存在的事物。老師的臉上帶著淡淡地微笑,不管在多少男人面前寬衣解帶過,但今天的我全身發抖著任他打量著,他將我翻過身壓在辦公桌上拉開我身上最後的布料,渾圓的乳房被擠壓成橢圓形,我引導著他硬挺的陽物進入我的菊穴。

「阿…」被菊穴包覆的陽物讓老師的酒醉清醒不少。「小另…」「老師…」「我…」老師發愣著,驚愕自己乘著酒醉進入了學生的體內,我誘惑著他。「老師,別停下來好嗎,把我當作她!我是自願的!」我輕輕扭動著屁股,刺激著老師的欲望,老師輕輕的抓著我的腰,「對不起!」「嗯…沒事的…我…喔…喜歡…嗯…喔….」久未發洩的老師,有了可以洩慾的對象怎麼樣也煞不了車。「嗯…再來…嗯…頂進去一點…喔…對…進去一些…喔….」我的菊穴溫順的配合著老師的衝擊,感受老師的龜頭在我的體內狠狠衝擊的快感。老師把我抱到地板上,抱著我的身體衝擊著我的小穴「阿…就是這裡,用力磨…用力…我…想要…還想要更多…」我嘴裡不斷吐出要他更賣力的話語,我摟著他壓著他的頭索取兩人唇齒的交流。雙乳隨著節奏擺動著,老師感到我胸前的空虛,把它們溫柔的抓著,輕輕的啃咬。「嗯…嗯…老師快到了嗎…嗯…姦我…射到我體內…嗯…」我盡力迎合著老師的需求,直到老師的體液排放在我的下腹上。

發洩過情慾,我們光著身子坐在地上,我被抱在老師懷裡。我低著頭不敢看老師的表情。老師溫柔撫摸著我的臉頰「小另,老師對不起你,你要怎麼責備老師都好…老師不應該…」「老師你別說…我不要求什麼,像我這種人…能夠跟老師有過一夜我很滿足。」「不是…不是那個,你聽我說…」「老師…我…真的很喜歡你!」老師看我眼淚滴了下來,忍不住抱緊了我「我也喜歡你,可是我不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你,還是因為妳像雨鈴才喜歡你。」「老師,你不用騙我說你喜歡我,我不在乎。」「可是,我會在乎!」「老師…我是認真的」我打斷了老師的話。「老師,我真的每天都在想你,想要看到你想要跟你說話,我知道這樣很不對,可是,想到我會一個月看不到你,我真的忍不住。」「小另…」老師的聲音裡帶著無奈。「你跟我在一起,你不會快樂的。」「老師…就算永遠不能公開,我也不會在乎的。老師你喜歡的是正常的女性我知道,我沒有要強求些什麼的。」「唉…不是…你這個傻孩子,唉…我給你看一些東西吧。」老師打開了他的電腦,老師打開了一個隱藏的資料夾給我看。裡面有著好幾十張我的生活照。「老師,這個是…」「我從一開始看到你姊姊的照片,我還以為是你,那個笑容讓我覺得她好像我老婆。當你說那是你姊姊的時候,我還失望了一陣子,以為只要不去想就沒事了。但是越跟你接觸,聽你講話的語氣、看你的做事動作,尤其是你的笑容,都讓我想起她。我無法克制的陸陸續續偷拍了你的照片,只要看著照片中的你,我就感覺我老婆還活著一般。晚歸的那天晚上,看著你被我摸頭後那縮著頭半閉著眼的模樣,根本就是她的翻版。」「但是你越像她我就又會想起她對我的自白。我會想起,她哭著跟我說,宴客時席上的伴郎,前一晚才開過瘋狂的派對,一個又一個在飯店的房間中姦淫過她。我會想起她說在我跟她求婚的那一天,瘋狂雀躍的她,裙底流下的是我好朋友的精液。小另,我知道你不是她,但我跟你相處的時間越長就越是害怕。」「老師…」我抱住了他。「老師,你對我最慘忍的就是不理我,不要我,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承受的」老師沒有說話,只是拍了拍我的頭,幫我把衣服給穿好。

老師的舉動讓那一晚我們沒有再說什麼話,只有尷尬的沉默在我們之間。我們各自回了家,我窩在自己漆黑的房間裡,感受著菊穴深處尚未散去的充實感,也嗅聞著著老師殘留在我身上的體溫,直到黎明。徹夜未眠的我將身體沖洗乾淨,整理了簡單的行李就搭上返回北部的客運。回到熟悉的家鄉,我跺著步從車站走到姊姊的房子,沒有人在家。將姊姊房子的鑰匙丟在宿舍的我也不得其門而入。不想再走路了,高中時代躲藏換裝的廁所又再度變成我的避風港。抱著腿坐在馬桶上的我,想著老師對我說的話,我其實心喜著因為貌似他的前妻老師其實一直注意著我,但又難過著老師說不定只是把我當成了前妻的替代品。午間,沒有人的公園,沒人使用的公廁,我默默的坐在裡頭臉上掛著微笑卻不斷掉著眼淚。大概發呆了一個多小時,發洩過後我挺起了精神,我直接走回了已經3年沒有踏進的家門。屋內的擺設依舊,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我懶懶的坐在感覺已經陳舊卻又熟悉的客廳沙發上,直到天色整個昏暗。「媽…」「傻孩子,你肯回來了嗎。」回到家就被我嚇了一大跳的媽媽,我只能抱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爸快回來了,我該離開了!」跟媽媽抱了好一陣子,想到完全無法諒解我穿女裝爸爸也應該快到家了,我連忙的想要離開。「都回來了,就不要再跑出去了。」媽媽抓著我不想讓我離開,「不行,爸爸快到家了。」「你爸爸不會回來的。」我疑惑的看著媽媽,媽媽告訴我,自從我跟哥哥都離開家之後,他們兩個就不斷的爭吵,尤其是當爸爸在報紙上發現哥哥男扮女裝後,怪媽媽忙著工作沒有好好的教育我們兩個才會變成這樣,就搬離了家裡,目前他們兩都離婚了。「媽…對不起!」「不要再說了,你早就說過好多次了。」我乖乖的坐在客廳聽媽媽說著這幾年的經歷,爸爸跟媽媽性格不合常吵架是我們從小就知道的事情,但是卻因為我跟哥哥的轉變讓他們離婚卻也讓我有深深的內疚。

媽媽拿出了厚厚的一包牛皮紙袋,裡面整整一疊的照片,背面都有媽媽的筆跡,「瘦了!」「怎麼都是一個人?被排擠了嗎?」「真有女人味!」「那是男朋友嗎?」「好可愛的妹妹!」一張張清晰的照片紀錄著我大一到大三的生活轉變。「我特地叫徵信社每個月都去拍你們的生活照給我。」「我沒有想要干涉你們的私生活,可是我很想要知道你們的狀況。看著你跟你哥,不,是姊姊了。看著你們都很開心的笑容,媽媽就放心了。」照片底下還有我大學的成績單,以及有每個學期的學雜費繳費收據。「媽…學費我自己每個學期都有繳耶!」「媽媽知道,每個學期溢繳的退費都放到你的戶頭裡面去了。」「唔…你都偷偷來,害我每個學期都省吃儉用的要死。」「你都不關心媽媽的死活了,當然要給你一點懲罰阿!」媽媽說除非姊姊肯自己回來看看,不然她不希望我跟姊姊透漏些什麼訊息。「房子沒有人比較好,這樣媽媽帶男朋友回來才不會害羞。」媽媽很早就嫁給了爸爸又一直勤於保養,現在40來歲的年紀看起來才30幾歲,離婚後媽媽的男性緣好得不得了。跟媽媽聊了一整晚,講了些學校的人與事。我鼓起勇氣跟媽媽說「媽,我要變性!」「阿你不是變了?」「我說的是想要真正的去掉男人的身份啦!」「……你考慮過了嗎?」「嗯嗯,這一直都是我的目標,這次回來找你其實也是想先跟你說做精神鑑定的事情的。既然手邊有足夠的錢了,我想…先去找醫生幫我動手術。」「好吧,媽媽反對應該也沒什麼用是吧?」「嗯嗯,當然阿。」

我直接找上了蔡叔叔,外觀與女性無疑的我,只需要做陰道重建手術即可。透過蔡叔叔的安排,一個星期後就進了手術房。姊姊陪我來醫院動手術,習慣每餐只吃流質的她現在是纖細、高挑又性感的模特兒身材,「姊姊們都惦記著你,動手術之後她們會輪流來看你的。」姊姊說的是那群在蔡叔叔底下工作的姐妹們。要麻醉之前,我請姊姊傳EMAIL給老師「就說八月份也要請假就好了」「不用再多說些什麼嗎?」「不用了!」。感覺睡一覺醒來,手術就結束了。因為下陰幾乎沒有發育,並且為了更像真正的女人,雖然醫生說明過這個清潔上會比其他的方式來得麻煩許多,但我仍舊選擇了利用腸道形成了會自行分泌液體的陰道。手術後那種無力與疼痛讓我腦袋中除了身體的疼痛什麼都不會去想,請姊姊回絕了一切的訪客,一個人在病房裡忍受傷口的痛楚,與術後擴張時撕裂般的疼痛,一個月後醫生才宣佈我可以出院。已經是八月中旬,我住在姊姊家裡等待體力真正的完全復原。住院期間,手機裡有許多通未接來電,很多通都來自同一個傷心的門號。我不知道打這通電話的是誰,是想我怎麼沒有依約去接機的婷婷跟巧巧,還是那個令我牽腸掛肚的人,我不曉得,等到我身體足夠復原了,再去想這問題吧。

——————————————————————-
這章節很悶,想要開心看文的話先跟你們說聲抱歉了   >_<“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