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2)情人

蔡叔叔不但幫我安排了手術,連身份政變更性別等問題都一併透過他的管道幫我處理到好。「叔叔,謝謝你。」叔叔幫我把證明文件拿來姊姊這邊給我,現在公司大小的事情都由麗沙在發落,叔叔清閒的在家裡含飴弄孫。叔叔抱著孫女來看我,清秀的瓜子臉跟雲姐根本就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但有點怕生的她一被陌生人抱著就哭,沒有辦法只好辛苦一下她爺爺了。「你這次手術做完之後,積蓄都畫光了吧?」「對壓,反正就又回到當年去台中前那樣阿。」「你也真的太衝動了。」叔叔語重心長的嘆了一口氣。我也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那個人,我才沒有那麼想早早挨這一刀呢。「身體好得差不多了吧?什麼時候要回去呢?」「我也不知道…還在想」開學的時間也日益接近了,但我根本不敢回去,雖然手術前,想過變成女人的身體我應該可以得到老師的青睞,但我沒有勇氣去證實我的揣測。

要不是看到手機裡一通柔柔打來的電話,說不定我根本就不會有勇氣回去台中。「在那裡?我很擔心你。」明明是柔柔的手機,但話筒中傳來老師溫柔的問話,我眼淚莫名的潰堤。「老師…」「還好,還肯跟我說話!」。電話裡沒有多說什麼,老師問了我在哪裡,就說要開車來找我。因為媽媽的堅持我跟老師約在老家的樓下,在我手術期間相見歡的媽媽跟姊姊一起躲在對面的咖啡廳裡對這個讓我芳心暗許的男人品頭論足。「小另,我是個卑劣的男人。我不知道傷害了你多深。我隔天去找你就聯絡不到你了…」老師當晚就到了「沒有,沒事的。我只是需要冷靜一下。」「小另,沒有你的這個暑假,我才知道我多麼希望能有你在身邊。我不知道為什麼回到家沒有看到你,就感覺這個家不完整了」老師的話讓我啜泣。我摟住他不想要他再說下去,這個動作應該比說任何話都還要恰當的剖露我對老師的思念。「上車聊聊好嗎?」「老師…?」「你媽媽跟姊姊都在對面吧?」「老師你發現了阿。」「兩個美女不斷對著我們指指點點,想不注意很難吧。」我坐上老師的車,老師俏皮的把車窗搖下禮貌卻又很不給她們面子的對她們揮了揮手。車子行進著,我跟老師無語的繞著這繁華的城市嗎。「老師今天不會回去吧?」我的聲音細如蚊蚋。老師沒有說話摸了摸我的頭,他繞了一下就近拐入了一間motel。

身體清潔過後,我站在老師的面前,解開了身上的浴袍。讓老師欣賞我那新生的穴口。手術的傷口已經復原,雖然還留下淡淡粉紅的傷疤,但再過一陣子就會淡化得幾乎看不出來。「老師,請你看看,是不是跟真的一樣。」我站在床前,抓著老師的手輕碰著我的下陰,雖然是人工的,但構成我蜜穴的組織都是原本陰莖最敏感的部份,「小另你怎麼?….」「老師喜歡嗎?」他這樣輕柔的觸摸著對我來說就是一股股強烈的刺激,「嗯…嗯…喔…老師你捉弄人家…」術後還不到兩個月,老師的手指就輕重輕重的交替刺激著我的新器官。淫蕩的我等不及的要求著愛人用他那貨真價實的大陽具來疼愛我,來測試這器官的功能。老師將他的頭對著我的下陰,用舌頭品嚐著蜜穴分泌出來濕潤的體液。「老師,不要…有味道…」「小另身上不管什麼味道我都喜歡!」老師的舌頭輕輕的舔著外陰的位置,我的頭腦一片發麻,初次被這樣親密的舔弄著蜜穴口,我想撥開他的頭卻連力氣都使不出來。「小另的味道鹹鹹的。」老師抬起頭,把他唇上的液體轉送到我的嘴裡。我們雙雙的倒臥在床舖上「老師,請你進來…」「那我要拿去小另的第一次摟~」「拜託老師了,小另的身體是老師的所有物。嗯….」老師翻到我身上把我壓住,他的陰莖慢慢的深入放進我的體內「阿…小穴好漲…」我叫了一聲,老師沒有開始動作,而是輕輕的吸吮我的乳頭,我的乳頭高高勃起,被填滿的小穴氾濫成災,不像矽膠棒的擴張,老師的體溫與脈動,正一點一點的刺激著,撩撥著我。我扭動著身體找尋小穴嘛癢的撫慰,心想讓老師快點動作,可是他卻只有輕輕的動個幾下來撩動我的慾火,不肯痛痛快快的讓我舒暢。手指頭生澀卻有技巧的在我身上撫弄走,身上的敏感帶都被他一一的給打開,所有行為都像是在火爐裡丟進更多的柴薪,我開始哀求他。「求求你…老師…小另好想要,讓我更舒服一點…小另….小另完全是老師的俘虜了…快點讓你的小盪婦高潮嘛…求你了」,老師只是專注的刺激著我,他的大陰莖插在我的陰道內,只有微微動作,刺激我穴內的敏感處。突然間他突然開始動作了,我被下身突然的摩擦推上了欲望的巔峰,我失神的吶喊…「阿…嗯…阿…喔…」除了呻吟我發不出其他的聲音來。手指緊抓床單,享受著初步的刺激。老師的陽具深深地插入到底端,不重又不慢,恰到好處的把我的欲望往上推。強烈的刺激感受到完全不同於肛交的享受,男人的陰莖不停的抽插,每一次的後退都帶著一大片的腥鹹淫水出來,我真的感覺到我的下體不斷的在抽搐,我的腦袋被高潮佔滿了。床單被淫水弄濕了一大片,但老師仍舊跪在被弄濕的床單中央賣力的幹我,我沉醉在一波波的高潮裡我浪聲叫著「喔…喔…人家的淫水都滴出來了…好害羞…喔…」老師的陰莖變得更硬了,「你的陰道好棒…喔…好緊的感覺…」老師每次的進入都讓我更賣力的淫叫「阿…老師動快一些,快動你的腰…阿…」。「小另,我要射進去了…」「嗯…進來…小另要老師的精液塗滿小另的陰道。」「我還以為床單會被你整個弄濕。」高潮過後,我攤在老師的懷裡,讓他用紙巾清潔著我的下身。我羞紅了臉,看著床單中央濡濕的一片,手卻不安分的又撫摸著老師那還微微抖動的陽具。「再一次讓我把床單弄得更濕好嗎?」

成了老師的女朋友,整個人的重心也跟著放在了老師家,但是生活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在學校裡為了避嫌少有親暱的互動,做研究很專注的老師也維持著到晚上八九點才回家的模式。只有天婷婷跟巧巧睡著後,我跟老師才能在他的書房裡,交換著彼此的體溫。被愛情滋潤的心靈,只要每天醒來時身上還殘留著心愛男人的味道就充滿了喜悅。我甘於當一個專屬於老師的情人。

「姊姊!」下課了,婷婷跟巧巧開心的奔向在校門口等待的我,但卻被他倆的老師叫住了我。「林小姐嗎?請你等一下!我是婷婷跟巧巧兩人的導師,敝姓賴。」「阿,賴老師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導師請我到會客室談話。「你們兩個去外面玩!晚點姊姊再去找你們。」讓兩個小朋友離開後,賴老師開口說話了。「婷婷今天跟同學起衝突。」「怎麼會?嚴不嚴重呢?有通知家長嗎?張老師沒跟我提耶。」我擔心的開口詢問,深怕婷婷被欺負了。「我有把詳細的過程跟處理經過寫在聯絡簿上面了,因為只是小爭執也就沒有請家長到場了。」「那,老師的意思是?」「因為婷婷在跟同學吵架時,嚷嚷著說她也有媽媽,還說媽媽是你。」「哈哈哈,那個還好吧,我帶他們也好一陣子了,應該多少有些移情作用啦。」賴老師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不…不是…因為在安撫婷婷情緒的時候,婷婷她說你晚上都會跟爸爸脫光光摟摟抱抱在一起。」老師吞吞吐吐很艱難的把這句話說完整。我恨不得找個地洞躲起來,怎麼會被偷窺了都不知道。「因…因為不好意思在聯絡簿上寫這個,所以才想說當面跟妳說…畢竟家中有小朋友…希望你們可以注意一下…。」「好…好的…賴老師謝謝…沒…沒事的話我就先帶他們離開了。」我逃命般的離開了會客室,當然回家後把婷婷給抓在身邊拷問了一番,順便狠狠的教訓她不可以亂講話。「姊姊跟爸爸是男女朋友對不對!」「姊姊要當我們的媽媽了嗎?」當天晚上老師跟我又拉著婷婷與巧巧開了一場家庭會議。「好了好了!不要吵!聽爸爸說。」老師簡略說明我跟他的關係,也警告兩個小孩不可以亂說話。「你們亂說話,爸爸就會沒有工作喔!」老師恐嚇著她們,但兩個小女孩根本沒有理會,黏著我怪叫著,我想她們完全不會反對我跟老師交往的吧。交往都快要一個學期了,總算可以公開的在家裡做些一些親密的互動,但想到我跟老師的互動被婷婷跟巧巧偷偷注意著,讓人害羞卻又有點無可奈何。

我的生活中只剩下這個男性能夠輕易的碰觸我的身體,而他也盡責的滿足我身體的渴求。但生活雖然甜蜜,其實內心卻有著無盡的無奈。我的情人心中還有著另一個女人的存在。聽著他在夢靨之中呢喃著叫著前妻的名字、看著他不經意的翻弄著皮夾裡前妻的照片,我都能默默的在一旁等待著他從沉思中醒來。但是我無法忍受的是經常在進入老師的書房時,就會看到電腦螢幕被慌亂的切換著,假裝沒注意到,但每一幕其實都深深地印入我的腦海裡。彷彿補償一般,老師總會在這時親暱抱著我,用猛烈的歡愛來掩飾著。肉體可以迎合老師的進入,卻總是在身體裡吶喊著,停下來,我不想要變成那人的替代品。連知情我跟老師關係的Cindy與柔柔我都不知道怎麼跟她們述說我的心情。只有一天過著一天。畢業後沒有馬上就業,暫時充當專職的家庭主婦,卻發現我在老師的身邊越長,他就越容易用一種迷濛的眼神看著我,那是之前只有在注視著前妻照片時才會出現的眼神。我變得越來越容易跟老師起衝突,那是因為內心的不平衡積累讓我變得易怒。

螢幕中展示著是監視器的畫面,監視器裡是一個簡單的病房,病房裡,一個女人裸著身體,梳著她的長髮。一個男人走進了病房,穿著白色的長袍,應該是醫師之類的角色,但卻在簡單交談後,解開了衣服趴到了女人的身上。「這就是你每天晚上看的東西!」在一次劇烈的爭吵後,我衝到老師的書房裡,打開了電腦中一個名為「雨鈴」的隱藏資料夾,明白的告訴他,我是知情的。「為什麼?你每天都要看著這個?」「因為不去複習她的不堪,我就會不斷地回想她。我不想忽略了你。」「親愛的,你不要騙我!」「我…」「你每次看完這些影片,你抱我的反應就是比平常還來得強烈!」「我不是…」「你是,你總是比平常還來得粗暴,還來得劇烈。」「小另我沒有…」「承受的人是我,我比你清楚,你的陽具進入的是我的體內,有多大有多硬,我是可以分辨的。在你看過影片後總是會來找我,我說我不是那個雨鈴的替代品,我怎麼相信。」我盯著眼前的男人,他不敢面對我的眼神。「老師…我說過我不在乎你把我當成是她,當成替代品,但是這一年來,除了替代品,我什麼都不是。我沒有辦法承受我在你的心裡除了替代品以外什麼都不是。」「小另,不是,你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對婷婷巧巧來說你就是她們的媽媽一樣阿。」「你這樣說只是顯露了我不過是她們媽媽的替代品一樣不是嗎。」「小另,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他之後說了些什麼我都聽不下去了。那天晚上我陪著剛上國中的婷婷、巧巧解釋了好一會,不捨的抱了抱兩個哭得悉哩嘩啦的小女孩,我離開了這個家。「我不是不愛你的…我整個心房只放得下你,但我害怕我越是愛著你的我會越恨你。」我掉著眼淚抱著無奈的老師,好久好久,這才不捨的離開他。回到家鄉,看到來車站接我的姊姊我又崩潰了一次,我現在才知道當年姊姊會無助的尋求一個依靠的心情。或許,太有想法只會讓別人受傷、讓自己受傷吧。

空坐在家裡我只會感到無助的發慌。我暫時的代理姊姊的工作到蔡叔叔公司去幫忙。菜叔叔因為輕微的中風,起居上都很不便,姊姊把負責外國客戶的洽談工作交給了我,她剛好專心的照顧待在家裡含飴弄孫的叔叔。公司的管理毫無意外的交給了Lisa姐,小蔡逃不過Lisa姐的魔掌,在蔡叔叔不管事之後負責起工廠那方面的管理。有Lisa姐管著,他比起以前算是有比較穩重了不少。「小另,你不要都不說話,笑一個給姊姊看!」我聽著Lisa姐的話笑了一下給她看。「傻小另,笑得這麼勉強!」「小彤姐,不要取笑我啦。」「好啦好啦,姊姊心疼你齁!」不管姊姊們有多忙,辦公室裡總是她們吱吱喳喳、說說鬧鬧的聲音,說真的,是個很不錯的避風港。不像雲姐每次看到我,跟我講沒兩句,就會把話題扯到心情好不好、還想不想他,這種會讓人瞬間掉眼淚的話題去。姊姊照顧蔡叔叔後就不常回家睡,我也乾脆跟姊姊們住在宿舍裡,雖然有幫我整理了一個房間,但我總是隨意的看著心情賴在其中一人的房裡過夜,就是不想要醒來的時候發現身旁空蕩蕩的難受。

「小另不陪我們嗎?」「你們好好去玩吧,有點累了,不想去。」明天週休,姊姊們邀約著去PUB狂歡,但我沒有心情去那種吵雜的地方。我回到老家,媽媽再婚後房子空蕩蕩的沒有人住,我趴在窗台看著底下來來往往的行人,琥珀色的酒液在手中被搖晃著卻始終沒有啜飲,只有冰塊輕輕敲擊著杯緣。好幾個星期了,沒有看到他的人,沒有聽到他的聲音真的很令人思念。手機裡跟老師的合照,一張張被切換,直到手機發出了電量不足的警訊。把杯中的酒液一口氣吞入腹中,我搖了搖頭,用辛辣的酒氣把想哭的情緒給搖去。本想再把酒杯給填滿,但卻不經意的撇到樓下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怎麼會?」看著緩慢上升的電梯令人失去耐心,乾脆奔跑下樓,一走出大門口,立刻就攔腰抱住那個熟悉的身影。「怎麼會在這裡!」我喘著氣端詳著我懷中的那個人,哭得亂七八糟的臉孔我實在分不出是婷婷還是巧巧。「別哭..別哭..爸爸呢?」「我跟婷婷來而已!」「婷婷呢?」「她在另外一邊!」巧巧帶著我找到了婷婷,把兩個小女孩緊緊的抱在懷中。「我先打電話給爸爸!你們兩個不見了會讓他擔心死的!」果然老師一接起電話披頭就問我「婷婷跟巧巧該不會在你那邊吧?」「嗯嗯,兩個都很平安,嗯,我先照顧她們,好,要不要明天再來,嗯,太晚了啦,好,我知道了。」平靜的跟老師講完電話,我的心頭完全無法平靜,我還是好想他。

「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把雙胞胎帶到樓上,我繃著臉對兩個小女孩發脾氣。「爸爸之前抄的地址被我收起來…」巧巧怯生生的說著「那怎麼自己跑來!」「因為爸爸不要帶我們來找你…」「……唉,肚子會不會餓?」「會…」「好啦好啦,買麥當勞給你們吃好不好?」「想要吃姊姊煮的!」「…家裡沒有可以煮的東西啦!」兩個女孩第一次自己出遠門疲累又緊張的情緒,沒等到我買東西回來給她們吃,就在沙發上沉沉的睡去。還好今天我有回來,不然我想她們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想過吧。房子的生活用品都被媽媽帶走了,我叫醒兩個小女孩讓她們吃過東西,帶去姊姊的房子那裡安頓她們。睡了一下又吃過東西,兩個女孩精神好得不得了,我一手拉著一個女孩,遺傳到母親臉型的她們當然也跟我有著幾分的神似,被我牽著走在路上就像真正的母女一般。邊走邊碎碎唸著她們兩個太過調皮搗蛋,也很心疼的兩個小女孩對我的思念,還好沒有什麼意外。傳了姊姊家的地址給老師,心想隔天做點早餐給他們吃,帶她們一起去超市買些菜。「來~婷婷拿一包,巧巧拿一包!」我們走出超市,卻發現爸爸站在對街狐疑的盯著我看。正巧婷婷叫了一聲「腳好痛!」我閃躲般的蹲低身子檢查婷婷的腳「抽筋了…來,去坐在那邊,我幫你揉一揉。」我搓揉著婷婷的腳,眼角餘光瞄著爸爸越走越遠的身影,我想他應該相信他只是眼花的把陌生人當成是自己那變態的次子罷了。

明明要老師隔天再來的,但是才剛哄睡了兩個小女孩沒多久老師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小另,我在樓下了。」我下樓開了鐵門,才幾個星期過去,老師整個人瘦了一圈,兩眼也帶著重重的黑眼圈。「不是要你明天再來的嗎?怎麼現在就到了…你瘦成這樣,有沒有吃東西阿…」我不捨的撫摸那消瘦的臉頰。把老師帶上樓,老師去房間看了一下兩個睡著的女兒後就坐回客廳跟我對望「這個星期她們總算不吵不鬧,卻沒想到搞出了這種事情來。」「嗯,我剛剛有唸過她們了,明天好好跟她們說,不要對她們太兇了。」「我知道。」短暫的沉默,忍不住跨過茶几又抱住了老師。「我還是好想你。」輕輕的話語帶著闇闇的哭音。「看到你就好想哭。」「不能再給我挽回的機會嗎?」「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辦法…我還是會嫉妒我在你心裡沒有那麼重的份量。」「小另…」「可以像這樣久久見一次面,好嗎?」「……」「對不起,我很自私的這樣要求…」「沒關係,就照你說的吧。」「對不…」老師的唇把我的道歉給壓了下去,手也自然的勾著我的腰。「小另,我好想你。」「阿…別在客廳…」我把老師帶進了調教室中。「哇…」連內斂的老師都對姊姊的”精心設計”感到讚嘆,「你姊姊的需求很大吧?」老師說的自然是牆上那一排排的玩具,要是知道這裡也是姊姊的反芻室老師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別看那邊了,看我好嗎。」我解開了衣服,拉著老師要他任我擺佈的裸身坐在椅子上,我輕輕把他的腳給分開,老師龜頭上的汗味立刻撲鼻而來,我顫抖著雙手,輕輕的將它從根部握住。我挺起身體,舌頭極輕的舔拭把龜頭上的污漬一一的給擦去。「嗚…」老師忍不住的發出低喘,龜頭前端興奮得直分泌液體,我用鼻尖刮去,讓液體從鼻頭滑落。老師用手讓我的臉仰高,不顧著我嘴裡還有難聞的騷味,就深深地與我接吻,我柔嫩的乳房被老師的手給戲弄揉捏著,「你動情的時候真美!」老師拉高了我的身子,乳尖、腰窩、臀被他依序的吻過,接著老師的頭埋進了我的陰部。他用舌頭刺激著我陰部最敏感的小荳,「阿…嗚…」像是反擊般,敏感的部位被老師的大嘴又舔又吸的,才剛被老師拉起的身子很快的又發軟得支撐不住,只有扶著牆,勉力的支撐。老師放平了我發情的身子,龜頭抵在陰脣上輕輕的刺激著,也感受著我那陰脣的嬌嫩和小穴裡的潤滑。老師微微向前頂了頂,毫不費力的整個龜頭就滑了進去,「嗯…」我悶哼了一聲,大陰莖停留在了我身體深處。「小另怎麼這麼濕。」「因…因為你啦…你弄得我好想要…我才這麼濕的啦…」老師的陰莖開始在我體內做起了活塞運動,胸前雪白的乳房前後晃動著,我閉起眼睛,享受著老師的碰撞,乳房被輕輕揉捏著,我那嫣紅的乳頭被指縫夾住輕輕的搓揉著。「喔…好舒服..嗯…乳頭再用點力…喔…」老師乾脆壓在我身上啃咬著它,陰莖持續的淫虐、擴張我的孔道,柔嫩的陰脣裡汁液不斷地冒出。「嗯…阿…」我嘴裡發出舒服的聲音,才幾個星期沒有結合,我的下身飢渴的吸吮那美妙的陰莖。「阿…好棒…好棒…阿…喔…喔…」我的雙腿被夾攏,陰道口變得更緊,老師的每一次進出我都敏感得呻吟。突然我的腦筋一片空白,下體一陣痙攣,我的身子無意識的抖動,用一波又一波的收縮噴出了一片半透明的淫液與尿水的混合物。「小另好淫蕩喔,每次都會把身下弄得濕答答的。」老師用手指沾了沾我陰部上殘留的體液,放到我的嘴裡。老師看著淫蕩吸吮他手指的我,下身的節奏也開始變化,有時深有時淺,力道忽輕忽重,還不時插到最深處,「啪啪啪… 啪啪啪…」的交合聲,他的唇貼到了我的嘴邊,兩人舌頭交纏更加的劇烈,互相勾著舔著,,唾液互在我們的口腔內互相交換著,偶而分開得雙唇,往往牽連著幾絲晶瑩的絲線。「小另好舒服,被這樣抱著好幸福!!」我緊緊抱住老師,老師的雞巴是這麼的強壯,明明已經抽插了30幾分鐘了,卻還是這麼的用力,這麼的深入,我好想感受老師的精液在我體內深處噴射的那股暖流,於是我隨著他的節奏開始一緊一鬆的壓縮自己的陰道。終於老師有了射精的衝動,他的鼻息開始沈重,他想要拔出,但我的腳緊緊勒著他,「把它們都射進來!那些都是我的…」,於是,精液全部噴到我的深處。

兩個達到滿足的肉體就在這鋪著軟墊的房間裡相擁入眠。隔天一早,被兩個睡飽的小丫頭吱吱喳喳的聲音給吵醒,我到廚房準備早餐,雙胞胎們可憐的在客廳罰站被老師狠狠的罵著。「好了啦,很可憐捏,不要再罵了!」準備好早餐的我護著她們到餐廳用餐。「等一下我就帶她們回去。」「不要啦,明天還放假咩,讓她們多陪我一天啦」聽到老師等一下就要離開,我淚眼汪汪的看著他。「姊姊,你跟爸爸和好了嗎?」「等一下陪我們一起回去啦!」我沒有理會她們,只是看著老師「好啦、好啦,再多留一天,不過你們的作業要寫完我才要帶你們出去玩。」雀躍的兩個小女孩吃過早餐就乖乖趴在餐桌上努力的寫功課。「你這個壞蛋!我想你想了那麼久!還敢說等一下就要回去!!」我偷偷捏了老師一把,在他的耳朵邊數落他。「要先嚇嚇她們,我昨天晚上回家可是緊張的不得了。」寫完功課,四人去淡水老街散步逛街,晚餐由老師帶頭去找他口中很好吃的日本料理,卻遍尋不著,便宜了雙胞胎又有麥當勞可以吃。隔天早起跑去九份、金瓜石的人擠人玩到了晚上這才依依不捨的跟她們分別。「下個月姊姊會回去看你們,下次不可以偷偷跑來找姊姊了!」害羞的隔著車門跟老師吻別,我臉上還帶著臊紅叮囑著兩個小丫頭。看著車子緩緩的駛離,我轉身想上樓,卻被熟悉的聲音給叫住。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