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4)爸爸

玩物(14)爸爸

「爸爸,你放過我吧不要阿!!!」自從跟爸爸度過一個星期日之後,我的內心就隱隱的對這件事情有著負罪感。今晚又在被爸爸發現進而被修理的惡夢中警醒過來。全身冷汗的我乾脆脫下了汗溼的衣服,裹著毯子坐在漆黑的客廳裡看著窗景。深夜三點,我的思緒卻一片混亂,睡也睡不著了,看著手機上爸爸傳來跟我道謝那天出遊的簡訊,我咬咬牙撥了通電話給他。

「喂你好!」清醒的男低音,爸爸還沒入睡呢。「伯伯你好!」不曉得是為什麼叫這聲伯伯,聽起來像是在叫爸爸一樣。「怎麼這麼晚還打電話過來?還沒睡阿?」「沒有,有一些事情想跟你說。」「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怎麼了?」「…..….那個….算了….沒事啦….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臨陣退縮的我慌亂的結束對話,把手機丟得遠遠地。抱著膝蓋蜷曲在柔軟的沙發上,在黑的角落暗中看著窗外,暗暗咀嚼著這慌亂的心情。

叩叩!!輕輕的敲門聲把迷迷糊糊在沙發上睡著的我給叫醒。「是姊姊吧?每次跑來都不拿鑰匙」我碎念著把身上的毛毯隨意紮了一下,就打開了大門。「阿怎麼是」門前爸爸的身影把我嚇了一跳,「哎呀不好意思」爸爸轉過身去,節節巴巴解釋著「我想說你那麼晚打電話過來,之後又都不接電話,不曉得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就搭著計程車趕了過來。」「沒沒事啦您先進來。」讓爸爸進門,我有點手足無措的招呼他坐下,我也坐在他身邊。「爸其實我是小另」深呼吸了好幾次,我才決然的跟爸爸說出自己的身份。當然,他的激動也是難免的。「你說什麼!.到底叫什麼名字?」爸爸抓著我光滑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著我的身軀。「爸!我是小另」我邊回應他邊盡可能的縮了縮身子,眼睛緊閉,設想著有可能承受的疼痛。

爸爸卻只是緊緊抓著我,盯著我。「你我早該知道,你們是這麼的相向」我不自覺得打了個冷顫,爸爸這才發現他抓住的是一個妙齡女子的身體,尷尬的放開我。我悚瑟的看著他「爸爸,對不起,我騙了你!」爸爸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表情有點扭曲,狠狠的扭過頭「我怎麼會猜不到是你呢?明明小動作就這麼像!」「爸爸?」看著爸爸緊握的拳頭,我娓娓的靠近他,雙手握住他那粗糙的拳頭。「對不起,我很害怕跟您相認。對不起,我害您跟媽媽吵架離婚。對不起,是我讓這個家四分五裂了。」我用蚊蚋般的聲音不斷跟爸爸說著對不起,爸爸這才緩緩的轉過頭來。他背對著窗戶,我看不清他得臉龐,只感到他的視線盯著我,我身上的毛毯早就滑落到腰際,讓他這樣凝視著,我的臉不禁感到燥熱。

終於,爸爸還是開口了「我不懂,你跟你哥哥好好的男生怎麼會想要當女生呢」爸爸與其說是在說話還比較像是呢喃,我無奈的看著爸爸說不出話來,畢竟哥哥的轉變,我也絕對要付上全部的責任。爸爸的頭微微上下移動,似乎是在打量我那在陰影中更顯玲瓏的曲線,他像是打量著一個女人,而不是他的兒子。感到不好意思,我把毛毯往上提,重新把它給紮好「爸,我先回房換個衣服好嗎?」父親的眼中我是個引他上火的尤物嗎?「爸爸?」我輕輕叫換了他。「好你先去穿個衣服」很明顯得爸爸吞了好大一口口水。

我回到房內,把原本因為汗溼換下來的睡衣重新套回去,又加了件輕薄的針織小外套,遮住微微突起的乳尖,這才又重新走出房門。爸爸打開了廚房的燈,坐在餐桌旁,「我自己到了杯水,你不會介意吧。」爸爸看我走出房門就主動搭了話。「不會啦我幫你倒個飲料吧。」「不用了,有水就好了。」話一停,尷尬的沉默再度浮現。「知道你是小另之後,我們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爸爸的自嘲再度打破了這難堪的沉默。「我現在這樣子爸爸看了很難受吧?」「如果我說不會呢?」「蛤!!?」「雖然很難堪,但是我居然對自己兒子有心動的感覺。」爸爸無奈的笑了笑。「爸?你開我玩笑嗎?」「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那天晚上會叫住你不單單是因為你跟那簡報上的照片長得像而已,多少也有點搭訕的成份吧。」爸爸的坦白讓我無語。「就算是現在,雖然我理智知道不可能,但我仍在想著你不是真的小另,你只是在開玩笑的。」「你」我想說的話來不及說出口,我的唇就被急急站起的爸爸用手給摀住了。「爸爸是認真的,妳漂亮得讓人不敢注視。」爸爸不再多說些什麼,只是抱了抱我,「那爸爸要走了,爸爸怕自己會忍不住變成狼人」。

爸爸雖然嘴巴這麼說,但是我感覺不到他環繞我身體的手有絲毫的放鬆。我是個禍水,每一個男性親人都想要得到我的身體,而我呢?我似乎更渴望近親撲上來對我姦淫。我挑逗的用大腿輕撫爸爸跨下的分身,「當狼人就當狼人吧,您的女兒期待著呢」於是慢慢的我的睡衣被撂高,他的舌頭輕輕舔弄我那柔軟的乳房,乳頭被舌頭觸碰著玩弄著,卻又時不時用牙齒重重咬住了奶頭「好痛別這麼用力」與其說是抗議,不過只是在爸爸的淫威下做做徒勞的掙扎。粉嫩的乳頭不爭氣的在爸爸的挑逗中硬了起來,爸爸將我推倒在沙發上,男人的力氣取得了我倆角力的主控權,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撥開我應該緊夾的雙腿。「啊!!!」我大聲叫喊著,那是因為爸爸的手指正伸進我的細縫,溫和又不容抗拒的往裡面推進,他的指尖開心的在我的陰道中遊走著。「阿怎麼這麼有感覺好棒

爸爸手指靈活的在我體內進出,我無意識扭動身子不知道是想要躲開他的魔掌,還是想要享受更強烈的刺激。爸爸邊愛撫我,邊用舌頭舔過我的手上背上,我只是不斷的不斷地發出「嗯」的聲音。接著,我的腦筋突然一片空白,下體一陣痙攣,我的身子無意識的抖動著,一波又一波的收縮噴出了一片半透明的淫水,甚至連膀胱都被排得空無一物。

「這麼敏感,居然把尿都給噴出來了!」父親甩了甩手上的液體,剩下的液體都給抹在我身上。他褪下褲子,黝黑的陰莖硬挺的在我眼前跳動著。「讓我進去吧。」也不等我回答,父親的陰莖把我的小穴給塞得滿滿,我風騷的扭動著自己的屁股,享受著性愛的愉悅與亂倫的刺激。父親的陰莖用又快又用力的填補我那人工陰道的空缺,而雙手又貪心的捧弄我的椒乳,不時的用指縫重重地摩擦堅挺的乳首,我高聲呻吟著「好棒爸爸好厲害」。

下身忍受不了陽物的刺激,讓我只能緊抱著父親強壯的雄性身軀來取得支撐,父親頭髮上那淡淡地菸草味更刺激著我的鼻腔,陌生又熟悉的體味縈繞在我的鼻腔,讓我更往縱慾的深淵中墮落。父親把我放到地板上持續姦淫我這柔美又淫蕩的郊區,這次我主動探尋了父親的嘴,我跟他的舌頭互相勾著舔著,下巴那淺淺的鬍渣刺激著我的臉龐。父親下身的節奏也開始變化,有時深有時淺,力道忽輕忽重,還不時插到最深處,像是要頂到最深處一般。

「啪啪啪啪啪啪」的交合聲,讓兩人舌頭交纏更加的劇烈,唾液互在我們的口腔內互相交換著,偶而分開得雙唇,往往牽連著幾絲晶瑩的絲線。「不行了小另不行了好累爸爸好厲害!!」我緊緊抱住爸爸,爸爸的雞巴是這麼的強壯,明明已經抽插了30幾分鐘了,卻還是這麼的用力,這麼的深入,我好想感受爸爸的精液在我體內深處噴射的那股暖流,我隨著父親的節奏開始一緊一鬆的壓縮自己的陰道。終於爸爸有了射精的衝動,他的鼻息開始沈重,他想要拔出,但我的腳緊緊勒著他,「請爸爸射在母狗女兒的體內!」,爸爸忍不住衝動,把精液全部噴到我的體內深處。

完事的我躺在地板上,全身癱軟無力,跟父親的亂倫也就算了,他居然還勇猛得不像一個50歲左右的中年人。爸爸坐在一旁拿著面紙幫我擦拭身上的穢物。「你剛剛是說母狗女兒嗎?」爸爸的問句讓我羞紅了臉,在性愛中喜歡自稱小母狗的我居然一個不小心就脫口而出。「沒不小心說出來的啦。」「那我的母狗女兒還享受嗎?」「嗯,爸爸好厲害」爸爸笑了笑摟著我的腰也陪著我躺在地板上。

「爸爸說對我動心是真的嗎?」「是阿,當然了。」「那你跟Linda是什麼關係呢?」「她阿就朋友摟。」「真的嗎?算了不想說就別說了」「哈哈」我跟爸爸就躺在地板上交換分享了一些這幾年的生活,不知不覺的窗外的天空已經露出了些許的曙光。我的眼睛也不爭氣的闔了起來。

張開眼睛,發現我躺在床上,應該是爸爸把我抱到床上的吧。耳邊濃烈的鼾聲,赤裸肌膚的接觸讓我知道昨晚的荒淫並不是夢。清醒過來後隨即湧上心頭的是一股強烈的罪惡感,雖然回來台北之後每天幾乎都跟公司的那些姊妹們亂來,但我總認為那是姊妹間的嬉戲,而非男女間的交合。但是現在,我跟老師的前妻一樣在他的背後跟其他男人亂來,更不堪的是那個男人還是自己的父親。想到這裡我就一陣反胃,我衝進廁所,對著馬桶就是一陣作嘔。

我的動作驚醒了爸爸,「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沒事,有一點貧血」不知道怎麼跟爸爸說只好模糊的帶過去,爸爸站到了浴室前「爸爸知道以前對你很不好」「爸,不是,別說了」我阻止爸爸去回憶那些已經沒有必要回憶的往事,「肚子餓了,我們去吃飯吧」用吃早餐的名義把爸爸推進了浴室,我撥了通電話跟Lisa姐報告了一下今天不進公司「Ring,你今天不進來阿?」「對阿,公司沒事的話我有一些私事要處理,可以請假嗎?拜託~」我用撒嬌的口氣盧著Lisa姐。「好啦好啦,你可以不用進公司,不過你要找時間進辦公室一趟,有些文件要麻煩你翻譯一下。」

等到我倆整理好出門吃飯都已經中午了,我跟爸爸吃過飯後走在公園中散步,我們的相處有如親人,卻又帶著刻意避開肢體接觸的尷尬,「爸爸,我有一個穩定交往的男友」「恩,我有看到。」我想要把我們父女之間的關係給釐清,「昨天的事情」「我瞭解的,以後不會有了」爸爸有點生硬的表達他理解我想說得是什麼「對不起明明是我勾引你,還跟你講這些」「沒關係,你不是我女兒嗎?對我嬌蠻些也是應該的。」我鬆了一大口氣,把話題轉移到學業,工作上。直到吃過晚餐我才跟爸爸分開,我抓抓頭走進辦公室,桌上放著幾張產品介紹的說明書,「Ring,麻煩你翻譯成英文,這兩天要傳給國外客戶的,你趕工一下。」我讀了黏在那幾張說明書上的紙條,又翻了翻文件,看起來沒有什麼難度,就想說在辦公室裡面弄好,等一下拿去宿舍給Lisa姐。

在無人的辦公室裡翻譯著有如情色短文的產品說明書實在是令人心猿意馬的,加上說明書上印刷精美的產品與實品對照圖,越翻譯就越顯得燥熱。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阿!!!嚇死我了!!」埋頭翻譯文件的我都沒有尖叫,反而是推開門進來的小蔡叫得跟娘泡一樣。「臭小蔡,你要嚇死我阿!」看到是他進來,我一點也不客氣的鄙視他那娘泡的行為。「我看你們辦公室的電燈沒關,想說上來關燈齁,誰知道有一個白衣長髮的魔神仔坐在裡面阿。」「你說我是魔神仔」真是氣死人,不過小蔡不在乎的坐在我的辦公桌上,看著我翻譯的草稿。「……看不懂。」「看不懂你還看!」我搶回了草稿,被他這樣一鬧我也沒心情翻譯了,我把文件跟草稿都塞到手提包裡面。「你那天跑去哪裡了?」我追問起小蔡那天聯誼的行蹤,「哪天阿沒去哪裡阿哈哈」「你以為你不說就沒事嗎?」看到我目露兇光的盯著想要矇混過去的他,他只好簡短的交待了他的行蹤。「真的很下流耶你」「說什麼啦,你真覺得我會對酒醉的女人下手嗎?」「這是你會做的事情阿」。無言的小蔡重重巴了我的頭一下,臭小蔡結婚之後對我就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了。

我嘟著嘴,瞪了他一眼,他對我笑了一下。「幹麼?不開心嗎?」「不會不開心阿,我去跟雲姐說某人所作所為就好」「我警告你,你別亂說話喔!」小蔡嘆了口氣,「有時候還真懷念跟你搞在一起的時候。要幹甚麼也不用這樣偷偷摸摸的」「幹麼這麼說。」「唉,你也知道我就是喜歡玩一些刺激的,可是小雲就不能接受阿。」「雲姐是保守了一些,不過總是個賢妻良母咩。」我勸慰著小蔡,「小另,你….」看到小蔡的眼神,我才意識到孤男寡女在這下班後幾乎不會有人進來的辦公室實在不太妥當,「幹麼,我說過我不會背叛雲姐的,你要幹麼別找我喔!」「知道,知道啦讓我幻想一下會死喔」,我總覺得再待下去似乎有點危險,於是抓起電話瞪了瞪色心大起的小蔡「我要回去了,不跟你瘋了,電燈你自己關!」邊說邊拿起包包逃離辦公室。

回到家避重就輕的在電話中跟老師講了與爸爸相認的事情,沒有讓他知道我們相認之後發生的事情。老師也理所當然的稱讚我的懂事,至於負罪感?不會有下次了吧,先把它丟一旁吧。接下來好幾個星期整個工廠都因為要參加成人展的事情忙得不得了,讓我跟老師熱線的時間變得很少,但也這樣避開了與小蔡見面的尷尬

「呼~~」我躺在家裡的沙發上伸著長長的懶腰,前陣子的瘋狂加班真把人給累壞了。平常我在公司算是半個閒人,沒想到一個參展居然就整整半個月都加班到11,12點整理說明資料,準備PPT,不過想到老師再過兩天就要北上開會,還會多留個一天陪我,我的心情就一片大好。這時一陣敲門聲,奇怪?這時候誰會來敲我的門呢?我打開了門,是Linda跟爸爸站在門外,爸爸一副爛醉的樣子倚在一旁的牆上。「進來再說」

我家樓下的公用鐵門到底是怎樣阿,我平常沒帶鑰匙怎麼樣都打不開,每次爸爸要上來怎麼感覺推一下就開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又醉成這樣」我跟Linda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酒醉的爸爸安頓在沙發上,這時我跟Linda坐在餐桌的兩側互看著。「今天他在半路醒來,一直執意著要來你這裡你們的事情我有聽說了,應該不會造成你的困擾吧?」「聽說?他怎麼說的?」「這兩個星期李總天天來,每天喝醉了就一直說著醉話,說妳是他的女兒什麼的,又說想你又說很想抱你什麼的,還打去他前妻那邊鬧,平常在我那邊鬧一鬧也還好,反正等他睡了我再帶他回去就是,怎麼也沒想到今天他會執意成這樣。」

我扶著額頭,頭腦痛得要死,本來想說那天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沒想到對爸爸來說不是這樣。而且我們家的男人是怎麼了,難道跟我發生關係後腦袋就會退化嗎?是我說不可以有肉體關係就可以什麼都不顧了嗎?「Linda對不起,你應該跟他很親蜜吧?」我有點不太敢看她。「我們是朋友」「好吧,你說什麼是什麼了他沒有說錯,我是他的女兒」我把爸爸會變成這樣的原因盡量跟她解釋了一次。

就在Linda被我的故事虎得一愣一愣的同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Linda,你說他打電話去我媽那邊是什麼時候?」「ㄜ就剛剛沒多久」難怪媽媽打來的電話完全就是呈現爆炸的狀態,一邊忙著數落爸爸的不是,一邊說她是多麼命苦才會認識爸爸這個冤家,「媽媽!!!不要再說了,爸在我這邊,他喝醉了,不是故意的啦!」媽媽先是楞了楞,就急急忙說要來找我,怕我又被爸爸欺負了。「沒事的,恩,有爸的朋友在,恩,對,女生,沒事,我會好好處理的。」好不容易安撫了媽媽,我對Linda歉意的笑一笑。

「我跟爸爸的事情大概就是這樣了」我攤攤手「那他可以麻煩你照顧嗎,我這陣子都臨時離開,我怕其他的股東會」「好爸爸我來照顧就好了。以後還麻煩你多幫我看著他。」把Linda送出門,我坐在沙發旁的地板上,把頭靠著爸爸的手臂,看著天天買醉的他,不知道該把他好好的打一頓,或是摸摸他的頭疼惜他因為我這個禍水而難過。這時爸爸突然一個翻身,整個人從沙發滑落到我身上「小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我很愛」爸爸說著夢話,卻那是直白的訴說著他的需求,我奮力把他推到一旁,想著,應該要怎麼處理這個殘局。這時門口傳來鑰匙開鎖的聲音。

叔叔中風後,難得回來這裡一次的姊姊,出現在門口,他的眼神帶著三分的戒備。「爸爸怎麼躺在地上裡?」「他醉了現在睡著了,你來的剛好,我們把他抬進房間裡吧。」「讓他躺在那裡,死不了的。」「姐~不要這樣」姊姊坳不過我,把爸爸扛到床上去睡,她瞪了我一眼,「幹麼讓他進來他要是又發神經怎麼辦」「不會吧」姊姊的態度,讓我不敢跟她坦承我跟爸爸之間還有更深沉的關係。「不管你了,你們應該相認好一陣子了吧,我管你這個也沒用。……….那今天晚上你怎麼辦?睡這邊?」「恩,我也沒地方好去阿。」姊姊的臉上浮現了壞笑「小母狗,你說,我們在爸爸身邊亂搞會不會很刺激阿?」

「我不要喔!!你不要亂來」我的反抗已經來不及了,姊姊熟練的抱住我,雙腳環繞在我的腰上,「上次你說下次要給我玩弄的喔,現在沒有人,姊姊不讓你逃了。」姊姊的唇含住我柔軟的耳垂,她的舌尖舔弄著耳稍,「姊姊,不要啦」她不理會我的懇求,雙手遊移到我的胸前,食指就隔著衣服在我乳首前畫著圓。「你是個壞壞的小母狗,姊姊主人要好好的指導你一番。」姊姊的氣音甜絲絲的,極盡的勾人,她的壞手開始揉捏我的胸部,我挺起胸膛享受著他的撫弄,雙手向後勾著她的脖子,轉頭過去啃咬她的嘴唇。「小母狗怕羞,姊姊主人我們去調教室好不好?」「不要,主人要在外面玩弄小母狗,小母狗要小心不要把狗爸爸給吵醒了喔~」姊姊的蠻橫讓我無奈,但想到要在這樣的環境下被姊姊玩弄,卻又不自覺的期待。

「小母狗,把自己的外褲給脫下來。」解開褲頭,我悶了一整天的跨下散發出難聞的氣味,但對於兩個情慾勃發的淫亂假女人來說,這就是最好的催情劑了。我的私處曝露在空氣之中,姊姊的狼手在我已經溼潤的小縫上搓揉著,手指不停的搓揉我的陰部,我的菊門。我根本來不及喊出個不字,就被敏感的觸覺搞得呻吟連連。我的肩頸被她輕輕的啃著。上下交雜的刺激讓我本來就敏感的身體更是火燙,一個不小心就發出了淫靡的呻吟了。「阿~~」我的唇中吐出明顯的呻吟。

「你小聲一點就這麼想要吵醒狗爸爸嗎?」姊姊雖然嘴巴說著要我小聲一點,但是她的壞手並沒有減輕攻勢。「小母狗,講到爸爸你的騷穴就好濕老實跟姊姊主人說,是不是有勾引爸爸阿?」「小母狗沒有」「說謊的小母狗問你有沒有勾引他你就縮了一下,快誠實招來」姊姊甩了我一巴掌。「有小母狗有小母狗的騷穴迎接了親生爸爸的大屌,還是小母狗要他放進來的」姊姊主人這時停下了對我的愛撫,「你真的??」我對她點點頭。「你真的跟狗一樣下賤!」姊姊的口氣是那麼的輕蔑,讓我感到了恥辱。她不讓我表示意見,把我拉近了調教室,接著把我的手腳用地板上的扣環給固定住,精心設計的位置讓我就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屁股翹得老高,姊姊卻沒有進一步侵犯我的小穴或是菊門,而是默默走了出去。我趴在地上過了幾十分鐘,門才被重新打開。「爸爸爸?」

爸爸一臉尷尬的被裸著上身的姊姊拉著陰莖走進來。「老狗,去幹你的寶貝女兒阿!」姊姊把門關上,不客氣的跟爸爸說話。爸爸有點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阿俊,不要這個樣子」姊姊不理會爸爸的話語「你剛剛不是幹我幹得很爽?嘴裡還喊著小另小另的,女兒的小穴好幹吧?」「不是這樣的」「我說,去幹他!」姊姊盯著爸爸的眼神十分的瘋狂。「你們兩個不要這樣」「閉嘴,我不知道母狗還會說話!」姊姊走過來又打了我一巴掌,拿起束口球把我的嘴給堵了起來。

「快去,難道真要我跟全世界的人說你是個上自己兒子的變態嗎?」爸爸默默的走到走到我背後,用手指試探了我淫穴的溼潤度。爸爸的手指帶著粗粗的厚繭,粗糙的摩擦著我已經乾涸的小穴,忍不住的,我發出了因為疼痛的悶聲。「賤人,被狗公的手指插一下就唉成這樣!」姊姊已經把自己弄起來的陰莖狠狠的甩了我兩巴掌,我忍不住掉下眼淚,背後的爸爸仍舊用手指進進出出我的小穴,而姊姊趴在我在前方舔著我的眼淚,還大力的揉捏我的乳房,她的指甲狠狠的刮著我的乳首。我卻能緊握拳頭用悶聲來表達我的不適。

爸爸的陰莖終究還是再度放進了我的小穴,看著姊姊的微笑我就覺得跟父親的性愛是多麼的不堪,我的身體感到十分的噁心,頻頻的作嘔,可是下身的緊實,卻又讓人有著雞皮疙瘩般的歡愉。

姊姊這時潛到我的身下,長時間只能跪著趴著,我的膝蓋、手肘早就麻痺了,於是我的乳房就重重壓在姊姊主人的身上,而我的頭也剛好埋進她渾圓的乳房中。姊姊的舌頭有如靈活的小蛇,溫潤的刺激我發疼的乳首。「母狗奶好香阿」姊姊主人的挑逗讓人有了酥麻的感覺,爸爸大大的陰莖,把我的身下飽滿的被撐開,自發分泌的蜜液在我的體內為大陽具的進出潤滑著。於是乎我發出了嬌喘的悶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