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6)狗男女

玩物(16)狗男女

小蔡一路克制著已經性慾爆炸的我,一路來到我的住處。現在的我,還沒走進家門口,就在往頂樓的樓梯間跟小蔡歡愛起來,我正坐在他的腿上讓他彎曲的大香蕉狠狠幹我的菊穴。「嗯喔嗯啊爽,爽死我了小穴好爽蔡哥哥你的肉棒好厲害,小另愛死了,小另還要,還要,幹我,幹我」小蔡幹我的兇狠不輸安叔叔, 「妳這個欠幹的賤騷貨,之前我在那邊求半天,現在迫不及待的要榨乾我的大雞巴,操你媽的騷婊子。」

「歐人家就是騷小穴也要也要人家騷壞了幹死人家幹死小母狗」我發浪的淫聲讓小蔡不得不摀住我的嘴,把我向無尾熊一般的抱起,一步步走進家中。「啊好深好深走快一點好深」小蔡好不容易把我搬進了調教室。

短短的路程就又讓我噴發了兩三輪,沿路從樓梯間到調教室門口都有我的分泌物灑落著。小蔡忍不住就在調教室門口往我的菊穴中噴撒了精液。「小另,你的身體好棒,我可以不要停一直一直的幹你。」「不行不行小另不可以背叛楚雲姐,阿小另要你一直一直的幹小另。」我的意識斷續且混亂的,楚雲是誰我不記得了,我知道我不可以背叛她,可是不可以背叛她什麼呢?「那小另要付出什麼代價讓我一直一直幹你?」「小另的身體就是蔡哥哥的,蔡哥哥用力的幹小另,把小另用力的幹壞把小另幹壞

「蔡哥哥不想幹你了呢?」「那蔡哥哥就把小另給其他人幹讓其他人繼續幹壞掉的小另。」

隔天醒來不,應該說我從連連高潮的夢中醒來,我的下半身還漲漲的被兩根按摩棒插著,皮製內褲保證他們不會被緊密的小穴與菊穴擠出。乳頭上夾著的鐵夾鈴鐺已經把我粉嫩的乳頭夾到瘀血。脖子上的項圈還記得是我要求小蔡掐著我的脖子用力幹我時答應他的。我的手被手套綑綁,不能解開項圈上的鍊子,這也沒關係,因為我根本站不起身,不是因為縱欲過度雙腳發軟,而是我雙腳都被皮革的約束帶給綁起來,動彈不得的我叫喚著小蔡。

「醒來了啊有好一些了嗎?」「嗯解開我好嗎?」「不行,小母狗」「我好了,請你解開我」我的語氣變得嚴厲。但迎面而來的卻是臉頰被小蔡一巴掌一巴掌的輕佻拍擊著。「搞清楚你的身分,妳以為妳還能主導嗎?」「你想怎麼樣啦?」「讓我上妳,玩妳,玩到不想玩了,讓你去當妓女,就向妳昨天晚上親口說的。」小蔡說到最後,他沒穿衣服的下半身那陰莖還硬挺的抖了兩下。我卻只是羞赧的低下頭,沒有反駁他什麼。因為那都是在他身上放浪時我親口說得阿。

「那是藥物的關係阿」我低聲的抗議著,蚊子般的細音,是那麼的迷離。「你是說,你是純情的聖女?」小蔡的臉一下靠得我好近「不!你是母狗,一隻發騷淫蕩,近親相姦的人妖畜生」。他男人的鼻息噴到我臉上,明明就往來了這麼多男人,但我卻突然覺得有種內心世界被人窺視的羞赧。「蔡哥你不要欺負我」我將頭撇到一旁,「母狗,沒有我的口令你只能看我!」我的臉被他強扭了回去,一口口水就吐進我被他捏成O型的小嘴。

「說,你喜歡當人,還是當母狗!」小蔡的強勢讓我全身發燙,我嚥下了小蔡吐在我口中的唾液「小另是母狗,騷貨母狗」腿被束縛著,下陰又被插入大號的按摩棒,我這用後天打造的漂亮女形身軀跪坐在地板上,雙手上臂夾住自己渾圓的乳房,讓乳夾上的鈴鐺釘鈴鈴的響亮,在小蔡的注視下,用母狗的媚態來取悅眼前的飼主。

「幹玩真的」我淫蕩的姿態嚇到了只是半開玩笑的小蔡。「你不說,我不說,現在還是好淫蕩的小母狗,今天就當作給大恩人的小回饋嘍!」我又晃了晃波濤洶湧的奶子,揖揖下拜。春藥的效力似乎還沒完全消退,或是我本性就是如此的欠人教養,我只覺得身體又燥熱了起來,下身的按摩棒輕微的摩擦地板,我發出了嗯嗯的浪聲。

小蔡被我刺激得陰莖一跳一跳的。我見狀輕輕用鼻頭頂著他那龜頭下方的繫帶,下體濃厚又刺鼻的騷味,慢慢由上而下,我含著他的睪丸發出嘖嘖的聲音,釘鈴釘鈴的鈴鐺聲從我兩的下方傳出。陰莖從根部到龜頭都被舔得濕濕潤潤了,我抬起頭「主人小母狗可以吃大肉棒嗎?」楚楚可憐的眼神,像是又懼又怕的看著小蔡。「操你媽的賤貨果然是個騷母狗!」我沒等指令就想口含入,小蔡卻窮凶極惡的打了我一巴掌。

「你什麼身份,敢用髒嘴含它!」「對不起,主人對不起,母狗的嘴髒,母狗的嘴髒!母狗欠教養」我伏趴在地上,任由小蔡的臭腳在頭上踩踏。他用力的踩了幾腳後,牽著我的項圈,拉著我像是一條母狗似的用膝蓋與手腕爬出了調教室,在陽台像條正坐挺胸的狗坐著,等待著他的每個指令,我用嫵媚的汪汪叫以示服從。於是我充滿屈辱地趴在地上舔著小蔡的腳趾,我的乳房隨著我的動作框啷框啷的用乳夾與地板摩擦,發出悅耳的金屬樂音。豐滿的屁股左右搖擺著,束縛我底部的兩隻按摩棒,隨著在調教室褪下的皮褲被擠出遺忘在屋內。狗騷穴正渴望著大陽具的穿刺。

「老婆阿,對,她還在休息呢,嗯,好,晚上我帶她回家吃飯,好,好,好…]在冬日午後溫暖的陽光下,小蔡坐在陽台的躺椅上用電話跟擔心我的親朋好友們說出了一個大致相同的故事,只是被餵食的藥物從春藥換成了鎮靜劑,所以現在整個人還昏昏沉沉,不便接待訪客。但真實的我卻是表情淫媚,雙眼朦朧的當個舔食腳趾還會興奮的淫賤母狗。心理明明感到羞恥,明明害怕鄰居發現,但我就不停ˋ下乳頭發出的響聲,還是努力厥高我的屁股。我屈服著這種不安的酥麻,忐忑的緊繃,我沉浸在扮演與主人在冬日陽光下接收訓練的母畜。

「很乖,坐正!」我聽著口令,抬起上身,雙手放在地板上,當然不忘把漂亮的乳房用上臂集中托高。我的雙腳早被捆綁得酸麻得沒有感覺,還好有護膝跟手部的軟墊,不然我光爬行到陽台就無法維持著這漂亮的母狗坐姿了。「母狗,蹲著,雙腿打開,把那礙事的鈴鐺給拿掉。很好,雙手舉起,像這樣,對,吐舌。」「汪,汪!」小蔡要我維持著這個姿勢,他蹲在我身前,用手指頭摳弄著我的小穴。

「真是淫蕩的母狗穴,可惜不能生小狗。」「是的小母狗沒用,小母狗不能生小狗。」「那我養小母狗幹麼?小母狗沒有用!」「小母狗有用,小母狗有用,小母狗可以可以可以當主人的性交娃娃」「不夠。」「小母狗可以可以小母狗不知道了小母狗最能幹的事情就是被人幹。」

「那小母狗幫主人做一件事情。」「請主人指點沒有用的小母狗。」「把楚雲也弄成跟小母狗一樣的小母狗。」「怎麼可能啦!」小蔡居然異想天開的想讓保守的雲姐也弄成跟我一樣的放蕩女!?

小蔡笑笑,也知道這比起癡心妄想好不到那裡去,他聳聳肩,解開我腳上的束縛,直接在陽台上抽幹我的小穴,他用力拍打我圓潤的美臀,生怕沒人知道我們在做愛一樣。我還是像狗一樣趴著被他抽插淫穴「主人好大,好硬喔喔幹死小母狗了」,胸前兩個大乳房被小蔡幹得前後搖擺,他乾脆一手一個抓住,用力搓揉這兩顆大乳,放肆的捏擠,我全身上下不斷扭送搖晃,「真是她媽的欠幹!可惜就是表情太浪蕩了些。要是向楚雲那樣蹙著眉,輕聲的喊叫:還要,還要,那就完美了!」 「噢嗯噢是,我就是浪蕩雲姊姊是美女,但我就是愛穿漂亮愛勾引男人幹我的臭騷貨!哈啊哈啊幹我幹我幹母狗操死小母狗….嗯啊….嗯喔」

瘋狂配合小蔡的陽具往我屁股的撞擊一次比一次兇猛,我從昨晚狂歡到現在的疲憊虛脫肉體奈何不住他勇猛的穿刺,只能任由小蔡逞能的肆虐。抵在滿是塵土的地上,我熱切的迎接了滋補身體的濃厚精液。小蔡不可抑遏地抽動,扭曲就是要灌溉我結不出果子的田圃。精液在體內溫潤的灼燒我的腸內黏膜,幸福的感覺真難以用筆墨形容。這不是我第一次接受精液,但幸福感卻永遠都是這麼地美好。我奮力的轉過身,低頭含住那尚未疲軟濕潤的陰莖,滋滋的聲音從我口中傳出,大陰莖尚未排出的液體,也被我吸吮到乾渴的嘴中。

他的小弟弟在我的口中恢復雄風,小蔡躺成大字型享受我的口交。

「喔我要你,我要你跟楚雲一起服侍我,我最愛的老婆跪在我面前吸著我的蛋蛋,我的淫蕩小母狗用舌頭舔著我的肛門,阿然後我要狠狠的幹楚雲,把我的精液射在她體內,再叫小母狗把精液跟楚雲的淫水給統統吸出來。」我怎麼不記得他的呻吟這麼的厚實有味,他說的幻想加上我的努力大陰莖無預警的再度噴出精液。我沒有心裡準備,就這樣含著他的陰莖,被精液狠狠的撒入喉嚨裡。突如其來的嗆咳著,不少精液就從鼻孔跑出,我的嘴巴還有鼻孔都掛上緩緩流出白色的液體,眼珠裡的淚水只要一扎眼就會滑落。

淫蕩母狗爬上他的身子,用女上男下的方式將那還是硬挺的陰莖吞入菊穴之中,開始短時間內的第三回合榨取,這個姿勢搭配他的大尺碼陰莖剛好不斷刺激我的前列腺,小蔡沒讓我失望的恢復雄風。我浪叫著擺動我的腰肢,雙手死命搓揉自己的大胸部,他的手也放在我的腰上協助我擺動。接著小蔡挺起上半身,跟我用坐姿相擁著,然後用力的由下頂弄我的腰肢。

「好寶貝好厲害喔喔~歐吼」我沉醉著他的姦淫,突然間,我整個人突然被抱起,小蔡讓我的腰靠在牆上,我赤裸的美背就這樣展示在牆外,超淫蕩的我還在不怕羞的呻吟著。「被這樣幹爽不爽,妳昨天就是這樣被那畜生幹著的爽不爽?爽不爽?」「好爽,好爽這樣好深,要把狗穴操穿了」連我這種蕩婦都受不了了,難怪那姓安的有把握每個吞下這顆藥的女人都會離不開他。

小蔡快到的時候突然停頓想要拔出來,但是我不讓他得逞,我緊緊的用大腿夾著他,上半身後仰到牆面之外,高聲歡愉的迎接精液來汙染我的身體。高潮的餘韻蕩漾在我身上的每個細胞,我坐在牆上彎身抱著他跟他擁吻,並且緊縮臀部不讓他的液體給排出在我的體內。我好喜歡那種液體緩緩在體內流淌的感覺,似乎我用從男人身上採摘下來的果實在體內釀造名為淫液的乳白美酒。「小另,停一停,休息一會。」「不要不要人家還要蔡哥哥再幹小另,快點快點嘛……

短時間被我榨取了三次的精液,小蔡有點不堪負荷,但我的雙腿挾著他,菊穴一縮一縮的引誘著他,那陽具還是聽話的持續硬挺著,只是主人的臉色就有點男看了。「主人小母狗都餵不飽了有了兩隻該怎麼辦阿你忍心讓雲姊姊跟別的男人玩母狗遊戲?」「嗚等你真有辦法了再來再來說這個」這個變態又死心眼的臭男人雲姐嫁給他真是吃虧大了。

第四次取精結束,我讓小蔡緩緩氣,也讓自己已經滿足到麻痺的淫穴休息。我跟他躺在地板上,身上滿是一條條土黃的塵泥。「吻我。」我主動的跟他索取戀人的熱吻,經歷了昨晚驚險,經歷了持續不斷地性愛,現在內心空蕩蕩的,需要一點溫暖,一點即時的撫慰。本想就這樣依偎著某人沉沉睡去,但小蔡卻不知從哪裡拿出一根粗糙的毛鞭末端刺激著我那吐著大量白色泡沫的小花蕾,他沿著穴口一圈又一圈的刮過,麻痺的下體悶悶的傳來一陣一陣酸麻的感覺逼得我再度發出嬌吟,感覺理智都快要被性慾給吃光了,我握著小蔡變得軟嫩的小陽具輕輕撫弄著。

「小另,你的唇好軟你的頭髮味道好香好淫蕩的耳垂你的乳」小蔡輕輕的舔過他所說的每一個部位,最後深深地將頭埋進我那柔軟的雙乳之中。他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弄得我的小溝好癢,本以為無力再戰的陰莖又蓬勃的在我手裡奮起。「小另,你是我的,要你當我的二老婆,我對楚雲有多愛,我就有多愛你我要幹你像是幹我老婆那樣的幹你。」說著說著,他再度插入了我的體內,「喔怎麼還可以比剛剛硬」小蔡輕柔的抽動著,又溫柔的撫弄我的敏感帶,我在他的呵護中不斷地呻吟,情慾被挑弄還不斷地累積,我像是鴕鳥一般將頭埋入小蔡的胸膛上,蒙住我那不受控的呻吟。我的臉頰紅潤得像是出經人事般的羞赧,那可惡的男人卻將我翻了過來,邊輕柔的搗弄我的小穴,邊用手指頭摳挖著我的菊門淺處那羞死人的前列腺。

「騙人騙人怎麼比剛剛還強」小蔡的陽物越抽插就在我體內變得更大更硬,我嬌羞的發出了呻吟。我的腰肢歡愉得用著最後的體力瘋狂擺動,因為只有這樣,我的下身才會感到舒適,兩顆乳球不聽使換得上下亂甩。「阿好棒老公你好厲害!」

下身那無比的充實,我被小蔡抓起了大腿,淫穴向著天空,身子有如蝦子般的蜷曲,他向打樁機般一下又一下的狠狠往下釘,他粗壯的陰莖狠狠的刮著我嬌嫩的腸道,尋找我不存在的子宮。我自覺在他身下我就是應該要負起承接他一切願望的使命,終於,他把體液由上而下的重新注滿了我的體內。他將我抱起,「你這個淫蕩的騷貨!」他親暱的在我耳朵辱罵我。

「好吃,好吃,這個也好好吃。」被性愛掏空的身體正大口補充著雲姐精心烹調的美食。姦淫了我一夜又一天的小蔡精神萎靡的吃了兩口晚餐就找個藉口躲回房間裡睡大頭覺。蔡叔叔跟小彤姐看我沒什麼事情就依照原訂的計畫去參加朋友的晚宴。只剩下我跟雲姐面對面坐在客廳,心中有鬼的我有點不太敢直視雲姐。

「小另我今天下午買玩菜有去到你那邊本來是想看看你,結果卻發現你跟他在還在陽台」無人的飯廳,雲姐沉默了半響突然說,我脹紅了臉,「對不起。」除了這於事無補的三個字我不知道說什麼。「小另姊姊整個下午.心思都很亂」「對不起我不好,我背叛了你的信任,對不起」「不不是你聽我說我就在門口聽了好久,想衝進去找你們理論,卻又覺得很興奮的一直聽。你淫媚的喊著,叫著每一聲都讓姊姊興奮我聽你喊著什麼什麼小母狗的,姊姊的內褲也跟著濕的一塌糊塗」我搖搖頭,我下午想錯了,這對活寶真的該在一起的,天造地設的。

很突然的雲姐眼淚決堤般的狂掉。「小另,你跟他那麼契合姊姊可以把他讓給你」我扶了扶額頭。「姊姊我可以跟你解釋」「沒關係,你不用解釋他常常都說要我像你一樣淫蕩,我知道他的心思還是在你身上。」我狠狠的抓住雲姐的手,這才制止住她繼續說些瘋話。電死的明亮大眼,泛紅的眼眶,搭上皎白的鵝蛋臉以及細柔又烏黑的秀髮,坐在雲姐身邊,我都必須要大大吸個幾口氣才能克制噗通噗通的心跳。小蔡上輩子到底定是鋪了多少橋造了多少路的大善人阿?

「我可以說說昨天晚上的真實經過嗎?」「如果我不想聽,我就不會坐在這邊了。」雲姐的眼眶泛著淚水,雙手像是揉捏抹布般的捏疼了我的雙手。「可是我要先跟你說,有一點荒謬喔」「你說,姊姊相信你不會騙我。」沒辦法,我也只好把在酒吧遇到安叔叔,又被他追趕,被下春藥的經過真真實實的跟她說了一遍。

「小另,姊姊不知道居然是這個樣子姊姊錯怪你了」「沒這回事,你錯怪我什麼我真的跟小蔡他也有」楚雲姐居然沒有懷疑就全盤相信了我的話,她的善良更顯得我這人的卑劣「不是,雲姐本來還以為你跟小蔡他經常玩那種遊戲」「我哪有啦」「還好你有找他,不然你差點就要被那個禽獸給」「姊姊好了,別說昨天的事情了。我跟小蔡的事情是意外,不過對你造成了傷害,真的對不起。」我再次誠摯的跟楚雲姐道歉。

「小另,姊姊要跟你說小另以後就跟我們一起睡吧!」「嗯蛤!??」「姊姊要跟你多學幾招,我才不怕你搶我老公!」「姊姊」「我不要聽!姊姊豁出去了,我要看你跟他做愛,把你的招數都學起來!」認真說著這些話的楚雲姐比起剛剛楚楚可憐的樣子還要有殺傷力。

「姊姊」我一個突起,就襲擊了她的唇,也對她的胸部做出襲擊。「哎呀,你幹麼啦~」「姊姊,害羞是不行的歐,要是真的三個人一起來了,妳不淫蕩點這樣怎麼搶得贏我呢。」我舔舔嘴唇,把楚雲姐弄了個羞澀萬分。「你欺負我!」楚雲姐反擊式的對我搔癢。戲謔的把兩人間尷尬的氣氛給化解開來。

「雲姐,我跟你訂個約定。」「什麼約定?」「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吧?」「當然是阿。」「那我不想要破壞你的家庭。所以我要教你,讓你成為那個壞蛋最喜歡的蕩婦,讓他離不開你。」「…………………..好阿。」「這個要慢慢來摟讓妹妹為你好好的計畫一下。」我抱著楚雲姐輕輕啄了她的臉頰。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