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7)現實(上)

玩物(17)現實(上)

過幾天後,我從姊姊那邊輾轉得知安叔叔因為平素在處理事情上就得很多人,他那天晚上被路人發現送去醫院,很快的仇家就又上門把他架走,之後的下場就不得而知了。姊姊不說她跟爸爸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只跟我說等爸爸從越南的工廠回來我再問他。如果照姊姊說爸爸去越南工廠的時間,那姊姊那天晚上又是去了哪裡呢?我擔心這樣太刺探她的隱私了,也沒多問,只是暗暗的在肚子裡瞎猜。對蔡叔叔來說,他調教出來的這些人妖女孩他也絕對不會過問,反而還希望各各都有好歸宿呢,所以當然也不可能從他那裡得到什麼資料了。

小蔡還不知道雲姐已經知道我們苟且的事情,偶而有空閒跟我聊天還抱怨著雲姐最近對他都愛理不理的。不過雲姐對他這樣的態度是我指使的。現在雲姐常常跑到我的住處看著我或是姊姊在調教室裡面被人姦淫、浪叫的畫面手淫著。這是讓雲姊姊變得更淫蕩的第一步,我要讓小蔡在我設計出的全新雲姐面前死心塌地。

不過有點思念老師了,我跟Lisa姐請了兩週的長假,回到台中重拾一下賢妻良母的角色。雲姐的調教還暫時輪不到我親手出馬呢。

婷婷跟巧巧補習完發現我跟老師一起來接他們,高興的大叫。「姊姊要來住兩個星期喔!」我開心的跟他們宣佈。「耶!那我要跟姊姊睡!」「婷婷你很笨捏,姊姊要跟爸爸睡啦!」「小壞蛋你說什麼!」我捏了捏巧巧的耳朵。我牽著老師的手,兩個雙胞胎走在前面。她們嘰嘰喳喳的跟我說著學校,朋友,出遊等等的事情,彷彿要把我離開的時光都給補回來。

原本的規劃中,白天我就在老師的研究室幫老師做一些查找資料的工作,不過現在當老師助理的同學柔柔莫名的對我有些冷淡。或許是心情不好吧?但是過了三五天,我發現她的冷淡漸漸帶有了敵意,「柔柔,這些考卷我改好了,可以麻煩你幫忙把成績登錄一下嗎?」「你沒看到我在忙嗎!」只要老師不在研究室裡,諸如此類的對話就層出不窮。我也想說私底下跟她談談,但是柔柔卻也不想跟我有接觸。但是每天都這樣,我的心情就算晚上跟老師獨處也被這件事情哽在心頭,沒有辦法盡情的開心。

或許是我侵犯了她的空間吧?我心想著。於是我決定剩下的日子就不去學校了。但是這樣卻又悶得發慌了,該怎麼辦呢?

「Cindy!好久沒見面了!」「阿!小另!好久不見了!穿這麼清純是想勾引誰阿!」Cindy給了我一個大大地擁抱,這才像是好久不見得好朋友咩。Cindy現在跟男友改裝一輛小貨車賣起窯烤比薩,她現在的男友看起來就是個忠厚的好男人,Cindy也一反平日火辣的打扮,簡單的T恤牛仔褲就陪著男友風吹日曬的。「他這麼厲害可以滿足你?最近沒有在做壞事吧!」趁著他男友阿力回去補貨,我一臉壞笑的問著Cindy。「沒有…太累了…回到家還要先補貨叫貨,洗東西、備料,躺到床上就睡得跟豬一樣,哪有你哪麼爽。」「我哪有很爽…」

我有點心虛,雖說在蔡叔叔的公司工作,但三天兩天說不想去就不想去,就算去了也是先被某個姊姊叫到茶水間或是廁所好好的嬉戲一番了才開始工作,每個月的薪水雖說不是很豐厚,但絕對十分的充裕。比起其他人,我現在的生活可以讓人稱羨了。

我也跟她抱怨了有關柔柔的事情,Cindy對我翻了一個大白眼,「姑娘你傻了嗎?她對你老公有意思你看不出來嗎?」「蛤?可是他有男朋友阿?」「你在台北難道沒有腿開開給別的雞巴幹過?」「齁,你怎麼這麼低級啦!」我輕輕搥了Cindy的肩頭。的確…柔柔對我態度變差是發現我跟老師手牽手走進辦公室開始,沒有跟她明說,但我想她都看在眼裡。「不管她了,我又不是那種男人跟別人上床會吃醋的女人,她要是有本事就去把我老公阿,哈哈哈。」

「對了,我大後天有接一個外拍,阿力說他看了會生氣不陪我去,不然你陪我去如何阿?」「正經的外拍?」「對啦,正經的啦,合作很多次了。去大肚山上面的那家溫泉景觀飯店喔!」「晚上嗎?」「下午啦,反正你又沒事。」「好啦好啦…」Cindy的邀約令人難以拒絕,又說是正經的外拍,那應該不會怎樣吧。

「蛤?老公你今天要晚點回家?我煮了很多菜耶…喔…好…」我無奈的掛上電話,看著桌上那一大個手工比薩以及一大堆的家常菜嘆氣,我催促著婷婷跟巧巧快快吃過晚餐,等一下他們還要趕去補習數學呢。連在台中都要一個人空虛的渡過晚上,我嘟著嘴巴轉著無聊的電視節目。

「餐廳收拾好了,飯菜冰好了,廁所洗過了,地板擦過了…呼阿…好無聊阿!!!」我伸了一個大大地懶腰,時間過了九點,這時門鎖被人從打開,我以為是老師回來了,我回過頭去沒想到是一臉寒霜的柔柔站在門口。「你怎麼在這裡?」「我住這裡不行嗎?」她冷淡的問我,我也不開心的回她。「那這些等老師回來你拿給他。」柔柔抱了一包公事包,裡面沉甸甸的似乎是什麼文件資料。「嗯,交給我吧。」我把資料接了過來,柔柔生硬的轉過身就要離開。「你跟老師是什麼關係?」柔柔原本已經邁開腳步,卻突然冒了一句。「我是他女朋友。」我挑明了自己的身份「不要臉的死人妖!」柔柔冷冷冒出難聽又刺耳的話語刺激了我,我一個氣不過把她拉回頭就給了她一巴掌。

當老師接了補完習的婷婷跟巧巧回到家,我跟柔柔已經被鄰居叫來的警察給制止了,正坐在客廳讓警察調查。老師把雙胞胎趕進房間,陪著警察又重新看過一次走廊的錄影監視畫面。畫面中只看到我動手打了柔柔,然後她也回了我一巴掌,兩個人就這樣你來我往,拳腳相向。柔柔向警察哭訴說我無緣無故的對他動手動腳,我說她先用言語攻擊我,但要我直接說出她罵了什麼我吞吞吐吐的不太好意思說,卻變成了柔柔說我編造故事的藉口。

好不容易警察離開了,柔柔對老師點了點頭也想離開。「柔柔,我要跟你談談。」老師叫住了她。「有她在我談不下去。」那賤人說的是什麼話,我哼了一聲撇過頭不理她。「小另,幫我去看看婷婷跟巧巧好嗎?」老師居然柔聲的要我離開,我驚訝的瞪著他。「去阿,阿不是老師的女朋友,連這點事情都不會幫忙喔!」柔柔說的話讓我火氣又冒了上來。「柔柔!」老師帶著三分火氣的吼了她要她別說話。「我去陪她們。」我走進了婷婷跟巧巧的房間,雙胞胎ˋ靜靜的寫作業,不敢看還在發火的小另姊姊。還好他們談了很快,幾分鐘後我就聽到了玄關開門,關門的聲音。

「走了吧!王八蛋!」我低聲咒罵著。「姊姊你怎麼跟柔柔姊姊吵架了?會不會痛?」婷婷還是忍不住走近我身旁跟我對話,我抱了抱兩個乖巧的孩子,「沒事,沒事啦。」我忍著不去破壞柔柔「我不喜歡柔柔姊姊!」「對阿,她好凶」兩個小孩一言一語的抱怨著柔柔的事情,但我感覺怪怪的。這時老師走了進來,制止了孩子們的對話。「小另我們去外面擦藥。」我跟老師坐在餐桌上,我皎潔的手臂被柔柔抓了好幾道血痕,她還真不留情面。

「柔柔很常來?」「對阿,常常來。」「老師跟她有發生關係?」「沒有阿…」「那她在對我兇什麼?」「或許是…」「幹麼吞吞吐吐阿?」「他有跟我告白過…我沒有回應她…或許是這個原因吧。」他抓頭的樣子傻氣得有點好笑。「真想再多打她幾拳!」「不要打了!」老師居然敲了我的頭。我抱著頭委屈的看著他,「你女朋友被欺負了耶!你還打我!!」我戲謔的打了他幾下,接著被他抱住。「我忘不了某人胸口上好幾條鞭痕,還要我去舔,去吸,說越痛就越爽的媚態呢。」

不得不說他這招整個戳中我的弱點了。為了避免影響到孩子們,我跟老師都不能好好的歡愉,現在這個樣子在雙胞胎還沒有睡著就開始調情就讓人感到血脈奮張了。「老師…」老師的壞手正放在我胸上輕輕勾引著我時,我撇頭發現了雙胞胎的房門被打開了一個小縫,嚇得彈了起來。「婷婷、巧巧!不乖!」

跟Cindy約好的當天,我穿了一件白色的無袖連身套裝,搭了一件短版的牛仔外套,跟Cindy搭上了攝影師的車子。「阿才,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好朋友Ring。」「你好你好,Cindy姐的朋友也是大美女呢。我是阿才,這個不愛講話的是阿洛,另外還有一組等一下到了再幫Ring姐介紹。」「阿洛你快說看看哪個比較美阿!」Cindy打趣的問著阿洛。「都…都很美啦…」是個害羞的男孩呢。

邀約Cindy外拍的攝影師總共四個人,除了來接我們的阿才跟阿洛之外,還有緯恩跟阿賢。她們四個人都是跟我們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他們挑選的房間景觀很好,甚至可以坐在浴缸裡看著美麗的台中市景。

一開始我無聊的看著Cindy依照他們的要求坐在窗沿、桌邊賣弄著自己的性感身材「Cindy手放在胸口,對…胸部再挺一些,好…很好…」阿才很專業的指示Cindy搔首弄姿,一個姿勢剛擺好就聽到攝影機咖啦咖拉的狂響。除了偶爾換動作之外,Cindy也盡責的沒有喊累,畢竟從我剛認識她到現在好歹也有5,6年外拍資歷的老鳥,在阿才的指導下還能夠加入自己的想法,真是專業的不得了。

但是接下來要換衣服的要求就讓Cindy不是很開心了。「換裝可以阿,可是當初就說好是一般的拍攝,為什麼要換這麼暴露的衣服!?」Cindy看了看攝影師們準備的衣服,非常的不滿。不過我自己暗自好笑,Cindy的樣子完全就是要講價的表情,認識她太久了,這個小變化逃不過我的觀察的。「不要,不要,跟當初說好的都不一樣嘛。」只見阿洛低頭跟緯恩說了些什麼,緯恩笑了笑點點頭,阿洛就開口了。「Cin…Cindy姐,我們知道你是想要我們加碼,不過你的行情已經比別人高出不少了…我們可以把你這趟的費用再提高一倍,不過可以請Ring姐也一起下來拍嗎,她的費用比照你的價碼如何?」

怎麼扯到我頭上來了,我臉上浮出了三條線。「恩…我先跟她討論一下,你們出去一下,順便去幫我買點喝的。」Cindy把那四人趕出了房間。「你不是要我下去搔首弄姿吧?」我笑著看著Cindy「小另,對不起,我需要多點錢,我們攤子的生意並不是很好,會接這個外拍也是想要能夠多點現金週轉…」「我知道啦,不過就是拍一些性感照嘛,我會幫你的。」「謝謝你…」Cindy抱了我一下。

談妥了條件,我先試拍了幾張清純的家居服形象等到習慣了他們侵略式的鏡頭拍攝後,我就換上一襲黑色的緊身馬甲,跟高筒黑色皮靴,手上套上黑色的長手套。惹火的裝扮

,配上為了這個造型精心畫上的煙燻妝,撫魅勾神的大眼不斷勾引在場的男性們。

淡洋紅的唇蜜讓我的櫻桃小嘴更顯得豐潤,黑色馬甲推擠著我軟嫩雪白的美胸,緊束的水蛇腰讓胸口到骨盆呈現完美的S曲線。連內褲都是他們提供的綁帶黑色薄紗蕾絲內褲。

「你們說,是我漂亮呢?還是這個淘氣的白天鵝漂亮呢?」

Cindy的裝扮跟我雷同,但是她那身馬甲是閃亮動人的鑽白,搭配的是蕾絲的白色手套以及白色的馬靴。她那剛染過金紅交雜的波浪大捲髮,讓她的豔麗更加動人。

被攝影機擋著,又有攝影燈打在四周,我分辨不出誰是誰,只是本能的聽著聲音引導,與Cindy擺出性感的動作,像是上身前傾,仰面前視,我笨拙又生硬的動作讓他們不時的停下來用手幫我擺弄姿勢。男人們有意無意的碰觸到我跟Cindy的敏感地帶。乳房跟大腿根部,更是會被「不小心」的劃過。不單單是我,Cindy的臉色也開始紅潤,鼻息也漸漸沈重了起來。

隨著一個個的姿勢變換,他們的腳架越擺越近,人都站到了床緣邊。就在一個我呈現M型大腿,Cindy從我背後托住我胸部,我雙手環繞著她頸背的畫面剛拍攝完的同時,緯恩一個箭步,走到我身前一把抓去我下身的黑色內褲,把鼻子湊上我那帶點騷味的蜜穴口聞了一下,我被嚇了一跳卻沒有動作,因為我的雙手被人抓住,Cindy那掙扎的嗚嗚聲,讓我知道她也正被人騷擾著。

Cindy被人從我背後拉走,我的雙腳被緯恩拉開,他的舌頭正舔著我因為擺弄騷姿而微微溼潤的小穴,雙手就在我光滑的大腿上遊走。我的乳房被那個壓著我雙手的男人揉捏著,我大叫他們快停「住手!不要,放開我!」我轉頭看向Cindy,在他身邊的是阿才跟阿賢Cindy的馬甲已經被拆開不知道哪去了,兩個男生分成左右壓著她的四肢,各舔弄著她的一個乳頭。阿賢的手正撥開她的陰唇摩擦她的陰核。cindy的身體扭曲掙扎著,可是被兩個年輕力壯的男生壓制住,怎麼掙扎都是多餘的。

在我轉頭的同時,在我上半身的阿洛又是搓揉又是揉捏的照顧我的兩個乳房,而緯恩還是在我身下瘋狂的舔弄我的穴口,還不時將舌頭深入我敏感的穴道內。他們並沒有脫下我的馬甲,而是將布料拉下,讓兩顆奶球彈出晃動。「阿…阿…」緯恩的舌頭好靈巧,我忍不住的呻吟出聲。轉頭看向Cindy,她留著眼淚正用嘴型跟我說著對不起,我對她搖搖頭,哀戚的望著她。

緯恩的陰莖已經挺立的在我的陰部挑逗的滑動著。我喘著大氣,蚊子般的求饒著請他不要放進去,但是內心卻又期待著他粗暴的插入。他的挑逗太久了,我已經忍不住動了動屁股。緯恩的陰莖好燙,而且龜頭分泌了好多興奮的液體,我的屁股都被它給弄濕了,顯然我的變化,被阿洛發現了他,在我耳邊很溫柔的說:「Ring姐,不要掙扎了,這樣你也累我們也累!你們讓我們開開心心,剛剛的價碼我們再多一倍給你們,你說好不好。」我看向Cindy,她閉上眼睛輕輕點了頭。

從原本的強姦變成了賣淫,我們放鬆了抵抗。緯恩的那根大肉棒,遲遲的不肯插入,她的陰莖帶著濃重的臭味刺激著我的嗅覺神經,我好想馬上享受龜頭鑽開我小縫的感覺。我的 乳房好漲,全身都好燙,我的小嘴輕輕舔著嘴唇,我的手玩弄著頭頂上阿洛的陰莖,我的小穴流出了大量的淫水,「Ring姐,你看起來這麼清純,原來也是個騷貨阿!」阿洛聽到了我下體被玩弄出的水聲,又狠狠的捏了我的胸部一把。

Cindy這時已經像狗一樣被抓到地上趴著,被人一前一後的幹著。阿賢抓著Cindy的頭髮,讓Cindy的頭仰高,從她的前方把陰莖插入她的小嘴中。Cindy看不出有一點難受,反倒配合著發出吸吮的嘖嘖聲。後面的阿才早就抓起Cindy的屁股猛幹了。

       「你心急了吧,別急,少爺我會讓你開心的。」緯恩突然把兩根手指插入了我的小穴,快速得抽弄,我舒服得不知道怎麼辦,「啊…啊…啊…好奇怪…好舒服…好奇怪…啊…快一點…再快一點…舒服死了…啊…好舒服~~」連叫的都語無倫次,不過我的叫聲卻大大激起了男生們的獸性。阿洛把陰莖塞入了我的小嘴,用力抽插著,而Cindy也被更激烈的前後抽插著。

      身上的衣物被緯恩褪下,腳上的靴子,手上的長統手套卻還戴著,這樣的裝扮更顯得情色。緯恩終於插進了我的小穴,我跟Cindy一個在床上,一個在床下都被兩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向妓女一般玩弄著。我兩的小嘴都被插得口水直流,要不是有兩個大雞巴塞滿了我們的小嘴,我們的叫春聲一定會非常的誘人。阿洛瘋狂地像插穴一樣插著我的喉嚨,陰莖上的淫臭有著作嘔的芬芳。

緯恩拍打著我的屁股,「有錢就能幹的臭婊子…啊…想要錢就夾緊一點…喔…好會夾…好緊…」我緊夾著小穴,但滑潤的腸道讓緯恩能超快而且大力的插著我的穴,我吐出口裏的陰莖,大聲浪叫著「啊…緯恩好棒…好會插…用力幹我…阿…幹死了…幹死了……」我拋開了阿洛,狠命榨取著緯恩的陰莖。突然一股熱流燙進我的小穴之中,我知道他射了,把他又白又濃的精液流入我的體內。「阿…怎麼射進去了…人家會懷孕…」我假意抱怨著。

可是話都還沒說完,阿洛跟緯恩前後互換,又一根大傢夥插進了小穴裡。「哦…好棒…太舒服了…好厲害…要到了…要到了…別停…就讓妹妹懷孕吧…啊…啊…啊….」淫叫到一半,緯恩那滿是精液與淫液的陰莖就放入了我的口中,我認命的幫他清理乾淨讓他的陰莖只留下我的口水,而把其他的穢物給吞進肚子裡。

「…好厲害…愛死了…幹我…我又要高潮了…快…啊……死了…死了…」旁邊的Cindya滿臉精液的搖著屁股,緯恩見狀走過去推開了射精的阿賢再次用陰莖堵住了她的小嘴。

我們兩個的身體身體是男人發洩性慾的性器官,粗大的陽具用力磨擦我的口腔,又不時的深入我的喉嚨,一陣陣強烈又酥麻的快感。我忍不住緊抓的地毯,屁股翹得老高迎合著阿洛的陰莖。「啊!!好緊…好緊…要…要射出了!!」他的精液量好多,一股股的熱流把我灌得飽飽的。雖然他射精了,但卻還是用力頂著我的下陰。每當他一用力頂進我的裏面,就有一陣強烈的快感刺激著我,但是這樣慢條斯理的捅著我,我一點都得不到滿足。他對我說「怎麼樣,小賤貨,想不想爽一點啊?」

「呀…還要阿!求你了!…再…再幹…快一點…哦…你這樣弄…喔…小穴要發瘋了…啊…對…快一點…喔…來了…來了…」

阿洛一下快一下慢的刺激,原本已經到頂口的情慾非但不能宣洩,反而又被推得更高,在我還沉醉在從身後被抽插的快感時,他將我抱了起來,開始由下往上用力的幹我,這樣的姿勢讓他的陰莖更加的深入我,這下我瘋狂了,我的小穴突然迎來了高潮,猛烈的收縮讓他更能感受到我小穴的緊實,他於是更加激烈的在我體內抽送,阿賢這時站在我身前壞笑著。

他將他勃起的陰莖抵著我的小菊穴,他把用口水潤滑的肉棒慢慢的滑進我緊緊的肛門,尚未潤滑的痛楚,讓我的眉頭輕蹙,他的陰莖已把我的菊穴塞得滿滿的,我被當成了夾心餅乾,躺在他們中間,體內兩根陰莖正一快一慢的抽動著,我的臀部、我的胸部都有男人的手在揉捏著。「輕點…輕…一點啊!不是你…是你…喔…對…就是這樣…啊…喔…」淫蕩的菊穴很快就適應了,滿脹的痛楚變成了滿滿的快感。

「啊!…又要去了…阿…阿…阿…好厲害…還沒射…用力一點…阿…」他們又接連幹了我大約二十分鐘,才幾乎同時的往我身體用力一頂。我只覺得有兩股熱流灌進我的體內,白濁的精液從我兩個穴口中流出,這時Cindy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喘氣,姦淫她的男人們還未回過氣來。她的背部,胸部,屁股還有嘴裏,都被噴上男人的精液,男人就拿起相機拍著我們狼狽的樣子。

「Ring姐,你結婚了阿?看不出來兩個女兒這麼大了阿,跟Ring姐一樣都是大美女呢。」阿賢看著我手機的桌面雙胞胎的照片「恩…對…我結婚了…恩…」不想解釋那麼多,我躺在地上慵懶的回應著他。「Ring姐,有老公了還出來賣阿!」「Ring姐你這麼騷,你老公怎麼餵得飽你?」「你看看她那麼清純,被我們幹了卻那麼騷,說不定連她的女兒也跟她一樣騷呢?」「那我們更應該把Ring姐的下面灌得滿滿的,幫你生一個男寶寶去幹他的姊姊,你們說好不好阿?」

「讓姊姊休息一下…好累….」被連續幹了好久,雙腿都軟了,但是他們並不理會我的要求。把我跟Cindy抱到床上,他們開始輪流的狠狠狂幹著我跟Cindy,我被幹的是我的菊穴,因為他們不管是誰要射精了,就把雞巴塞進我的小穴裡,把精華噴進我的小穴中。

一開始我只是暗暗感到好笑,他們再怎麼努力,我也不會懷孕。但是在他們精壯的身體持續的輪姦下,我連續高潮了七、八次,菊穴也好,小穴也好,都已經麻痺到有點疼痛了。

體力耗盡的Cindy已經像塊破布一般的被丟在地上,我仍在床上被他們一前一後的夾在中間,一次又一次的插入,歡愉已經變成了凌虐,疼痛的穴口仍舊迎合著男人的肉棒。我疼得哀號,他們就越開心。我的臉上紅通通的挨了幾巴掌,只因為我試圖掙扎,逃離他們的插入。不曉得又被插入了幾次,我的小穴流出來的精液帶著淺淺的粉紅色,他們才幹煩了我,一疊鈔票撒在床上就離開了房間。

「喂~老公,恩,我跟Cindy在外面,對,我晚點才能回去,好…愛你…」雖然身體疼痛又疲憊,但我還是強忍著不適,邁開抖個不停的腳步走去看看背對著我一動也不動的Cindy。「Cindy…Cindy…」Cindy滿臉淚水的啜泣著。「小另,對不起,我很賤…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對不起,我還連累你了。」「Cindy…不要這樣…起來…」我用力搖了搖她,但是沒有用。「Cindy…不過就是被男人上了…我們以前被上得還不夠多?」我試圖替今天的事情找一個藉口。「不…他們要你下來拍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對了…對不起,我應該拒絕的…可是他們又說願意付我們雙倍…」

「Cindy…你常做這種事情吧。」我的手摸下了她的小腹,玩弄著她稀疏的毛髮。「小另…」「妳是不是常常引誘攝影師幹你…然後妳再跟他們拿更多的錢阿?」我貼著Cindy的後背躺下,手輕輕的撫摸著她敏感的部位。我的下腹隱隱作痛,我雖然氣憤Cindy的作為,但是那又能怎樣呢?她還是我的好姊妹。落日的餘暉把天空撒成一片帶著暗紫的紅色,兩具赤身的女體,也帶著妖異的紅光反射在落地窗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