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8)現實(中)

玩物(18)現實(中)

老公清晨的時候敲響了房門,我赤裸著身體迎接了他,熱情的吻著他。「小另還有人」他撇眼看到床上還躺著另一個裸背的身影,不好意思的要推開我。「她還在睡,我要你親我或是對我」我輕輕的咬著下嘴唇,挑逗的看著他。「還有人在不要鬧」「你以為我叫你來幹麼我知道你早上沒有課給我有婷婷跟巧巧在人家都不能很放鬆人家要

我黏在老師的身上放肆的撫摸他健壯的身軀。老師的顧慮根本就是多餘的,分享彼此的伴侶一直都是多年來我跟Cindy之間的小遊戲,雖說如果不是昨天的事情讓我覺得對他有虧欠,或許這個小遊戲的時間還會繼續的往後拖。

「小另聽話要乖,知道嗎?」這個不上道的老公像是哄著女兒一般哄著我。「不管,爸爸來幹我小婷婷想要吃吃爸爸的肉棒棒!」我裝著婷婷稚嫩的聲音,誘惑著老師。「你這」老師一副受不了的樣子看著我,但卻也不抵抗的任我跪在他面前掏出他的大陰莖含著。

「恩爸爸的陰莖真好吃」我還是學著婷婷的口氣,讓老師的大陰莖一下子就硬得發燙。「爸爸的陰莖好大婷婷吃不下叫巧巧一起來吃吃」我的眼角早撇到Cindy不安的扭動,「巧巧快過來!」

Cindy蓮步緩移的媚態根本就裝不來國中小女孩,但是這時候我的愛人怎麼會顧慮這麼多呢?「爸爸的手好壞阿!」老師的大手毫不客氣的揉上了Cindy的大奶。「乖女兒,你的胸部這麼大,爸爸當然要好好得揉揉阿!喔」我就是胸部不夠大怎麼樣,我啃了老師的龜頭一口。

「爸爸這麼辛苦的養育我們,我跟巧巧就用身體來回報你吧。」戲都開頭了,傳宗接代的本能會自動引領著我們演下去的。

Cindy依偎的貼在老師身上,將她的舌頭伸進他的嘴里,他們的舌頭不時露在唇外,深深的交疊糾纏,老師的雙手緊緊抓住她的乳房不斷的大力揉捏,Cindy雪白碩大的雙峰被染上深深地紅印。「嗯 他們嘴里都發出越來越來響的喘息聲,彷彿他們是熱戀中的情侶一般。

我一手握著老師的大陰莖邊用嘴巴吸吮著,一邊用手指撫摸我的外陰。經過一晚的休息我的下體疼痛感減輕許多,但卻也感到無比空虛,我需要他的撫慰,「爸爸婷婷好癢爸爸摸摸 我打開濕漉漉的小縫,要老師撫慰她。老師趴了下來,用他的舌頭細細的品嚐我的淫穴。

「婷婷的蜜水很濃稠呢。」老師舔著的,說不定是昨天被噴入深處的男精,我跟Cindy,兩人有默契的笑了笑。「爸爸,我來幫你舒服。」Cindy從老師的跨下爬進去,用她的大奶夾住了老師硬挺的陰莖。Cindy的大奶是那麼的柔軟,老師每一次的抽插都讓她的乳房變形,晃動,而我也抱著老師的頭把我的陰唇抵在他那性感的嘴唇上,猛烈的摩擦。老師的臉整個被我體內流淌的液水給洗過,我把那英俊的臉給捧起來,又是一陣深吻。

老師從Cindy的乳溝中抽出他硬到不能再硬的男根,老師用雙膝頂開我的大腿,奮力的往前一送。「啊爸爸好大把婷婷塞得滿滿的」老師粗壯的陰莖,狠命的摩擦著我的穴口,傷口再度被撕裂,但卻是又痛又爽。他在上方搖動著他的大陰莖,我只能無助的,任他擺布。

「啊爸爸好痛啊爸爸幹婷婷好厲害把婷婷塞得滿滿的 我化身成婷婷,大聲引誘著父親姦淫她的女兒,他邊幹著我,邊用雙手捧住Cindy的胸部,像是吸奶一般,用力吸吮著Cindy的乳頭。他們倆都發出模糊的呻吟聲和喘息聲,拌合著我淫蕩的嬌喘。我和他的結合處,被他的陰莖翻出一片白色的液體。每一次進入,都發出滋滋的水聲。

Cindy在一旁享受著老師爸爸的愛撫,她的乳房被舔得晶瑩發亮,被粗暴的吸吮而變形。「爸你在幹什麼呢?不要這樣」明明壓著被叫爸爸那人的頭不讓他離開呢。「乖女兒,爸爸要幹你們阿你看婷婷,很舒服的」像是真的安撫女兒一般,老師一邊親著Cindy,一邊又用那根又粗又長的棍狀物在我的陰道內不停地來回滑動,不停地同我的那小穴內壁相摩擦著。

老師悶悶的喉音,聽起來好性感。「爸爸,你幹著誰呢?你喊出來好嗎?」Cindy挑逗著要他在姦淫女人的時候,喊出自己女兒的名字。他停頓了一下,「婷婷這樣幹你爽不爽爽不爽」「嗯爸爸你好厲害讓婷婷好爽」我伸出雙臂將這名義的爸爸脖子緊緊摟住。「婷婷婷婷爸爸愛你」他的擺動越來越用力,這種背德感讓她的陰莖勃發的更加劇烈。突然他停止了聳動。與此同時,我感到自己陰道內那根硬得不能再硬的棍狀物不停地抖動起來,將一股股熱乎乎的液體射入我的陰道內。

「阿爸爸把婷婷射得滿滿的婷婷好幸福

才剛發洩過,他那灼熱的嘴唇堵住我的嘴親吻起來。而Cindy正從背後撫摸著老師的胸膛。「爸爸,你幹過婷婷了,那人家呢?」老師二話不說的把Cindy壓在身下,「乖女兒你是巧巧摟握住它把它弄大了爸爸會讓你很舒服~」他還是一面吻著我,一面低聲對Cindy說,同時也拉著她的手撫摸著那還生氣勃勃的陰莖。Cindy露出害怕的神情,用顫抖的手伸到握住父親的陰莖「爸爸好大好粗喔!」她一握住那陰莖就仿佛把玩著新玩具一般,發出閃亮的眼神。

老師享受著她的服務,也開始不停地在女人敏感的胸部、腹部、胯下亂摸亂捏,弄得Cindy渾身發軟、淫叫連連。「爸爸爸好癢……Cindy的呼喚,讓老師壓在她身上不停地親吻任何他親得到的地方。他柔聲說「乖女兒,讓爸爸幫你止癢。」說話間老師準確地將他胯下那根粗大得陰莖頂進了Cindy的陰道之中

「水這麼多了這麼騷,阿你這個淫娃這麼會夾」老師很滿意Cindy的陰道,他猛烈的與Cindy交合著,Cindy忘情的大叫「阿 ….別停~爸爸爸爸別停下來」「繼續….繼續我的愛人愛我再來!!」,充滿情慾的言語已經不管壓在她身上的到底是什麼人了。

Cindy的蜜穴裏柔軟、濕熱的皺褶嫩肉不停的蠕動著擠壓哪硬挺的肉棒,老師也更用力的將肉棒往裏頂。每一次都整根沒入,再整根抽出,雙手緊緊抓住Cindy的雙乳。「阿頂開了頂開了」老師的肉棒似乎每次都深深的抵達Cindy的子宮口,Cindy只能緊緊將他抱住,並將她的香舌吐入老師的嘴中。

「爸爸」我跪在一旁,手指頭不停的騷弄我的陰部,他們兩個火熱的淫戲,讓我不自覺得手淫著。Cindy有著可以傳宗接代的子宮,有著可以分泌奶水的乳房,老師只要播種在裡面,一定可以生出優良的後代的。我的腦子裡正胡思亂想著,如何讓Cindy懷下老師的後代,這時老師突然把陰莖拔出來,猛烈的噴發,讓Cindy的下腹到胸口都撒上斑斑的水跡。

「爸爸今天好快呢」我用手握住還在抖動的大陰莖,繼續用手挑逗著他。「女兒的服務,爸爸還滿意嗎?」我戲謔的舔著他胸前的兩顆葡萄,但卻被Cindy偷襲了我的下陰。「阿你好壞那裡很敏感啦Cindy的壞手讓我忍不住的反擊,我們就在老師的眼前上演著女女調情的戲碼,直到他恢復雄風又抓起我倆的屁股好好的操弄。性戲持續到退房前,我們才匆匆的盥洗退房。

為了Cindy的新工作,我不得不提早結束了台中的行程。或許是知道了他的嗜賭吧我就是看Cindy的男友阿力不順眼,我跟來送行的老師還有雙胞胎們輕輕的吻別,然後冷眼看著阿力跟Cindy在那邊你情我濃的就感覺噁心,好想跑過去破口大罵都是他才讓Cindy要這辛苦的去追錢,去過著用皮肉換取訂單的生活。Cindy看我臉色不對,這才趕忙拉著我走進高鐵月台。

離開台中依舊依依不捨,但是心頭上卻像是梗著什麼東西,說不上來卻又忐忑不安。

回到台北的生活,Cindy從上班到下班幾乎都跟Lisa姐同進同出,她也住在公司宿舍,Lisa姐代為墊付的債務是Cindy努力工作的最好動力。而我呢每天上班的時間卻變晚了。不是日上三竿了才不情不願的起床上班,是雲姐的改造計畫正火熱的進行著。

雲姐白天弄好全家人的早餐,就會來我這裡。一開始是看著調教室的監視影帶到我精心整理的調教系列A片,手淫著,讓她的身體對淫慾的需求越來越高。而從我回來之後,她的課程升級了。我要她在陰道裡面放入兩顆聰明球,只要雲姐一走動,球內的小鋼珠就會晃動刺激著小穴內的敏感神經,雲姐從家裡過來我這邊的一小段十幾分鐘的路程,就會被刺激得淫慾大開。

剛開始時,雲姐的尺度沒有那麼開放,一開始的幾天我都遠遠跟在她身後,欣賞著她那走沒幾步就開始潮紅冒汗的細緻臉蛋,我還好心建議她長裙裡要穿著安全短褲,就算戴著那玩意兒走路也不用擔心會掉出來。美麗的雲姐在這一帶的人緣不錯,只見她強裝鎮定的與人攀談,被調皮的鄰居小孩拉著又跑又蹲的。果不其然,還沒離家500公尺呢,她就摀著臉坐在路旁的石頭凳子上,整個頭埋在自己的大腿中。

「雲姐你該不會高潮了吧」雲姐只是搖搖頭不說話。我悄悄拉起雲姐的長裙,還說沒有我的手一摸到她的大腿內側就發現濕漉漉的一大片,「休息夠了就要再繼續摟~要努力走到我家喔!」 調教才剛開始,怎麼可以在這裡就半途而廢了,只是第一次聽說用聰明球就會高潮呢,這女人真有調教的價值。

平常十幾分鐘的路程,雲姐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她坐在沙發上打開大腿讓我將聰明球拉下, 一拉下,一股淫水就往外噴出,我的整個前臂都濕了。我壞笑的舔著手上芬芳的淫液「好香的淫水呢姊姊也來舔舔。」我把食指放進她的唇內,讓她品嚐自己分泌物的氣味。早就準備好的按摩棒一交給她,她就迫不期待往自己的小穴戳弄。身體的欲望讓她變成一頭母獸不顧羞澀的在我眼前自瀆著。

一天又一天,雲姐臉上的羞澀漸漸褪去,她的臉色由原本的羞紅逐漸轉成興奮的潮紅。甚至故意走進小賣店話個家常,串個門子。原本放入聰明球的時候都要使用潤滑液, 但是線在雲姐看到聰明球就會自己分泌出大量的體液,潤滑劑也就可有可無了。

每次看她夾緊著那壞事的球球走著路,享受那一陣一陣的震動, 手偷偷地在無人看到的時候捏住乳頭搓揉,就覺得她好可愛。她的臉緋紅的像顆蘋果,她的喘息嬌媚的有如黃鶯出谷,我總是壞心的要求不准她一進門就自慰。看著她閃爍著大眼睛趁著我不注意用桌腳,牆縫偷偷的摩擦想要增加更多的快感,雖不忍心卻更喜歡看她被我制止蹙著眉輕喘的樣子。

球球在體內的時間越久,內心就越會注意到它的存在。我原本以為這只是公司業務唬爛的廣告詞,現在看到雲姐的表現,看著她為了要自慰要高潮,隨我擺佈的樣子,我相信這廣告詞應該是業務的自身體驗吧。

每天拉出球球, 那上面白白濃稠的愛液,都在告訴著雲姐她有多麼淫蕩,但這還遠遠不到她拋棄尊嚴的程度。我嗅聞著她下身那股令人發騷的腥味, 好想趴在她的跨下用舌頭不行,我克制了自己的衝動。我改而舔了舔球上那不斷滴落的愛液,好想放進口中吸吮,但那是雲姐的工作。

讓她含著球球,為她塞入母狗的假尾巴,小小地尾巴上的小號的按摩棒是為了她尚未開發的菊穴特地拿來的。「乖乖,塞進尾巴後,你是誰阿?」「我我是」「大聲點」「我是母狗」恩還需要多開發一點呢。「漂亮的雲姐怎麼是可愛的小母狗呢?..母狗怎麼會沒項圈,母狗怎麼會向人類一樣坐在沙發上呢?」我用著她那漂亮的已經充分潤滑的小尾巴在她的菊穴進進出出的刺激著她,雲姐絕對不會想到,為了讓她更放得開,我總是偷偷在潤滑劑上面撒進一點春藥。

「我是母狗,請主人幫我繫上項圈。」雲姐順從的跪在地板上。「我不是你的主人,我只是在教你母狗禮儀的學姐!來幫我」我張開了大腿,讓她用嘴把我體內的聰明球給拉出來。一股體液沖向了那潮紅的臉頰,陪著她走來的每一天,我也是淫蕩的塞著兩顆球球享受著。我挾著她的頭不讓她閃躲,憋了好久的液體順著雲姐的臉下流,把上衣的前胸都弄濕了一片。

我把我那爽到漏尿之後的腥臊液體均勻的抹在她臉上,尤其是她性感的翹唇,「嚐嚐看,我們母狗最愛得飲料。」我吸了吸手指,也建議她舔舔嘴唇。她正循序漸進的愛上那騷味,就是要讓她聞到就覺得口乾舌燥,就是要讓她口渴了就想喝個兩口。不是要虐待她,也不是要羞辱她,為她所設計的課程都是要開發她,讓她從文靜優雅的天使,墮落成欲望的女神。

「你是好母狗嗎?」「我是」「好母狗要不要項圈呢?」「請幫我繫上。」「那你要表現些什麼,來拿到好母狗項圈阿?」我暗示的將還滴著液體的蜜穴抵到她面前。雲姐自覺的舔了起來,她伏趴在我的跨下,輕輕的怯生生的添著我。生澀的表現卻另有一番的刺激,我的小穴分泌的體液越來越多。而雲姐的手已經在自己的跨下游移了。

「阿用力點用力點….」我抓著雲姐的頭上上下下的,引導她的舌頭盡情的舔著我的陰唇,但是突然感到雲姐一陣的抖動。我狐疑的低下頭,雲姐整個人軟癱的坐著,被我的淫水弄得滿頭滿臉的臉蛋一臉呆滯,嘴角的口水往下連成了條銀線。我嚇得拍拍她的臉蛋,這才發現這可愛的蕩婦,把菊門內的小陰莖放進了自己的蜜壺中,把自己玩弄到高潮了。

「小母狗怎麼可以自己高潮了沒教養的小母狗」我好氣又好笑的把那泡在淫水裡的狗尾巴拿起來。「小母狗,母狗學姐還沒乾淨呢」她再度低下頭輕輕的舔著。看到那情純可人的淫態,我分泌的液體只會越來越多,怎麼舔得乾淨,我總是要她用那生澀的舌技讓我潮吹。看著我的液體再度噴撒了她全身,看著不待我吩咐,已經偷偷地舔弄著的小母狗。我緩緩的從椅子上滑落,就這樣抱著她,搶食著她頭臉上的體液。

我為她挑選了一條紅色的項圈,那款式不像是給狗用的,細幅的皮面中間鑲上一顆一顆連續的方形水鑽,只有中間最大顆的鑽石別有蹊蹺。那鑽石的鑲腳是伸縮的,平常按下去就有如一般的頸飾,但是稍微往上一提就成了可以掛上狗鍊的環扣。「母狗,這是學姐送你的除了睡覺,你要每天都戴著它。」可以無時無刻配戴的頸飾,我讓雲姐自己親手繫上了它,讓她自己幫自己走上當母狗的道路。

我用的春藥效力雖然沒有安叔叔那個霸道,卻也不是雲姐用小小陽具一次洩身就可以滿足的。為了能夠再次獲得掏弄小穴的機會,她只能服從我的命令在這房間裡只能用膝蓋跟手掌像是母狗一般搖著屁股慢慢的爬行直到我欣賞夠了,我最喜歡看她爬來爬去時,牽著鍊子走在她身後,用長鞭刮著那生過小孩卻還細嫩的陰唇,刮過那腳被曲折固定而朝天的細白腳底,看著她被刺激而努力掙扎著,卻又被鍊子拉著只能苦苦忍受的神情,我就好想大大地親她一口。

明明生過小孩,雲姐的身材仍舊保持得完美迷人,雪白的胸部又挺又翹,乳頭雖然被孩子吸得有點咖啡色,但卻更顯得性感。「喔真是美麗的胸部阿翹挺的小奶頭真可愛呀!」在她休息時,我總是要她跪在我身前,把迷人的胸部用手肘捧起,讓我又捏又抓的。

小另….可以了嗎?!」她臉上的羞紅總是會讓我玩到忘我,我搖搖頭,打開一小瓶礦泉水,慢慢的喝著。我的胸部不輸雲姐的翹挺,我總是讓水溢滿嘴巴,讓水珠從嘴角經過我細白修長的頸子,滑過嬌嫩的胸部,雲姐想要分享到一點水分就必須含著我嬌嫩的乳尖,期待著有水珠從乳尖滑落的機會。她嘖嘖的聲音有如尋求母乳的孩子,而我就是那哺育她的母親。

讓她補充完水分,就是滿足小母狗的時間了。我戴上一件內外側都有按摩棒的內褲,用外側那逼真的假陽具讓雲姐的小口習慣口交的滿脹,我指點她應該如何讓男人滿足,更讓她用口水充分的潤滑那粗大的玩具。

「阿小另好厲害」有點啼笑皆非,像這樣趴在女人身上姦淫,不應該是男人的工作嗎?我這個變性的人妖居然可以享受著擁美入懷的感覺。我痛快的動著我的腰肢。在我體內的那個陰莖也壞壞的攪弄著我。

「阿….」「歐亨」我跟她的淫聲此起彼落,敏感的她總是先沒力,厥高了屁股,享受我的姦淫。而我倆下體的分泌物,噗滋噗滋的響著,浸得潮濕內褲被我倆的陰阜夾在中間,其上的蕾絲摩擦更加刺激著陰唇。

激情過後,雲姐總是撲在我懷裡小憩一陣子,這才去上班。日復一日,雲姐在我的跨下呻吟,身體的敏感,與對性事的渴求都越來越大。過了一個多月後,往往都變成是她來撲倒我尋求著性慾的發洩。每天被我餵飽飽的雲姐,照著原訂計畫不讓小蔡碰她,總是把果果摟在身邊當作擋箭牌。

無可發洩的小蔡轉而找我發洩,邊跟我抱怨邊想要我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避免他忍到最後真的跑去外面亂搞,我總是在他快要爆發的時候跟著他進到廁所,幫他打個手槍。當然打槍打一打就變成了口交,口交到一半,我的內褲就會被撥開,被他狠狠的搗弄。時間一長,公司的姊妹們發現了這樣的狀況,紛紛來勸我不可以破壞人家家庭,但在我一一解釋之後,就一副無可奈何的在一旁等著看好戲了。

雖然雲姐變得淫蕩萬分了,但顯然只有在親密愛人前才放得開。我知道這樣的表現在小蔡面前一定只有及格分。但要找其他人來幫忙嘛,又怕雲姐退縮,要我進一步的調教嘛,我總會有點不忍心。左思右想沒有一個好主意。

直到有一天我跟雲姐上街,發現她不顧形象的逗弄著鄰居的孩子,任那孩子對她襲胸摸屁股的,對於這個卡了我快一個星期不知道該怎麼繼續進行瓶頸,我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