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2)離鄉

玩物(2)離鄉
我身體的變化在這個暑假最後終於也藏不住,我在家洗澡換衣服的時候忘記鎖門,被闖進門的媽媽給發現了。媽媽打了電話給爸爸,爸爸一回到家就直接把我的衣服給扒光,也不讓我遮住前胸與私處,直接拿起一條皮帶對我一陣狠打。我無助的用雙手護著自己的頭臉,哭喊著,不斷道歉說著「對不起」。「賤人,好好的一個男人不當你要當女人。」、「你知不知道羞恥,你要你父母的臉往哪裡擺。」父親邊打邊罵,直到他打累了,我手抱著雙肩啜泣,在一旁哭泣的母親心疼的檢視我身上的傷痕,他邊撫摩著那一條一條腫脹的傷口邊問我「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告訴我阿?說話阿?」,我打著哆嗦搖搖頭不敢說,但換來的又是爸爸一巴掌。「賤人,當女人也不算女人!你只是人妖你知道嗎?」,父親邊說話邊掐著我的乳房,「你哪裡來的錢去買這些豐胸產品我不管,但我明天會把你帶去醫院讓你變回男人來。」我被爸爸反鎖在房間裡,想到明天就要被爸爸帶去醫院我就急得跳腳。這時候媽媽似乎冷靜了一些,進到我房裡來,問了我許多的問題「你用藥會不會傷身體阿?」「為什麼想變成女生,跟媽媽說好嗎?」…媽媽連珠炮的問話讓我招架不住,邊解釋,眼淚邊不停的往下掉。不過不管我說些什麼媽媽總是連連搖頭,我們兩人在房裡就哭了一夜。

爸爸一大早就想拉我上醫院,但我就是死活不肯,於是我在度被爸爸用皮帶跟掃把柄給打得渾身是傷。身上的傷痕讓我足足修養了一個多星期,爸爸拉我去醫院不成,索性把我關在家裡不讓我出門,連眼看要開學了成也被爸爸去辦了休學。媽媽更請了長假,整天在家裡因為我的事情搖頭嘆氣,但我也倔強,毫不遮掩直接換上女裝跟他們大眼瞪小眼,直到在金門當兵的哥哥放返台假回家那天。他看到穿著女裝的我坐在客廳,整個人就呆楞在門口。哥哥雖然從電話中知道了我的事情,但第一次看到我女裝的裝扮,哥哥整個人還是不敢置信。「哥哥,你回來了喔?」我的呼喚把哥哥的神智給勾回來。「對…對…小另我回來了」,我的裝扮似乎很和哥哥的口味,他的眼神都不敢往我身上飄,只敢偷偷的打量我。我笑了笑就想要閃身回房,哥哥卻跟著我一起進房。

哥哥問了一堆媽媽問過我的問題。「小另,你吃藥多久了?」「8、9個月吧…」「印象中吃藥不是很好不是嗎?」「我其實遲遲沒有出現第二性徵,好像我的睪丸小時後被擠壓過已經沒有功能了,不會產生雄性賀爾蒙,查過資料這樣的我在用女性荷爾蒙對身體的傷害會小很多。」,我一一解答了哥哥的問題,甚至開玩笑的跟哥哥說反正他沒有交過女朋友,我可以給他抓一抓胸部讓他感受一下。哥哥沉默沒有說話,他把一張提款卡丟給我,跟我說「哥哥尊重你的想法,爸媽的觀念太保守很難改變,哥哥之前打工跟當兵存了十幾萬你拿去用,等一下哥哥帶你離開家,你就暫時先別回家了。有地方可以住嗎?」我點點頭,眼淚不自主的往下掉,哥哥沒有動作,也沒有再說話,只是拍拍我的頭,就出門了。

哥哥跟媽媽講了好久,接著就要我換上衣服跟他離開。第一次直接從家裡穿著女裝出門,感覺有點不習慣下意識的就勾著哥哥的手。哥哥不太習慣讓我勾著手一起走路,但很快的就覺得帶著我這麼可愛的女孩出門好像很風光,也就放鬆的隨我勾著他。「以前覺得你的行為舉止很娘泡,沒想到真的想變成女生耶!」哥哥的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氣得我用拐子頂了他的腰窩一下,哥哥看我嘟著嘴,笑笑的摸摸我的頭,「這樣摸摸也不錯,還好妳夠可愛,不然我就會覺得噁心了!!」連稱讚我可愛也要嘴賤,但這樣也讓我的臉多了些笑容。餐點很快就吃完了,我氣氛又再度沉靜了下來。餐點很快就吃完了,我有點不捨得跟哥哥告別,我原本的手機被爸爸摔壞了,哥哥要我抄下他的電話有事情跟他聯絡。

那天,18歲的尾端,再過幾天就是生日,我離開了家,好幾年沒有再回去過。

我住在蔡叔叔家幾天,雖然蔡叔叔跟小蔡很歡迎我在他們家久住,但那種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的感覺還是讓我每天以淚洗面,我失落了快要一個星期,之後想想還是先去我要讀的學校附近找個地方住,並且打工賺學費,到時候想要復學也不用再換工作。我很幸運的在學附近找到一間美式餐廳的工作,下午5點才營業的餐廳忙到12點才關店,兩萬起薪又有供餐,很符合我的需求。美式餐廳大半的外國客人,讓我的英文也溜了不少。

蔡叔叔偶而會來中部找我吃個飯,看看我的情況,但我只有跟他保持著肉體的交合,從沒有拿過他的錢,連持續服用的女性荷爾蒙藥物也自己花錢購買。當然我淫亂的身體仍舊可望男人來滿足我,被小蔡撩撥起的暴露欲望,讓我在衣服的選擇上也越來越裸露了。小蔡說我的體態會散發一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媚態,男人看到我就很難忍住想要與我交和的慾望。我算是贊同他的描述,畢竟我從國小開始就不斷學習AV女優們勾引男人的各種體態咩。

我們餐廳的制服是仿照國外啦啦隊的服裝設計,緊身的熱褲還有完全服貼的緊身低領T恤,把我的好身材給顯露無遺。每當我彎腰為客人服務時,我的乳溝也豪不遮掩的讓客人們大飽眼福。兩個多月的時間,生活的步調穩定了,也新認識了不少的朋友,不過都幾乎是同事或是常客啦。那天我與同事Cindy承受不住一群老外死纏爛打的邀約,答應下班後跟他們一起開Party。我們在motel裡面狂歡,60吋的大電視播放著他們自己混音的電子音樂,我跟Cindy被男人的包圍在中間,互相扭動著屁股貼面跳著性感撩人的舞姿,接過一杯又一杯的香甜調酒,我整個人暈呼呼的轉個不停。我被兩個白人包夾在中間,逼著分開不小心的一個踉蹌就往眼前的男人胸膛靠上去,手也不經意的摸到他的褲縫中間。我對著他傻笑,手卻沒有離開反而大膽的用手指滑過他的陰莖,感受這個男人分身的威猛。我的翹臀被另一個男人的大手給掌握著,他的下半身緊緊貼著我屁股的那條裂縫,隔著褲子還是能夠感受到他的陰莖硬挺著。男人拉開我那緊身的上衣,他的大嘴含住我的乳房,我抱著他的頭發出淫穢的呻吟。而我身後的男人把魔爪往我的私密處伸去。

我的小分身被男人握住,他驚呼了一聲「What’s that?」他的呼喊引起大家的關注,另外兩個包夾Cindy的老外也把眼神望向了我。「she…she have a cock… 」男子比著我大喊,我無奈的看著他們,其實要參加這個party之前我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了,雖然同事們都知道我的身份,但在Cindy面前被男人這樣比著我大喊,還是感到火燒般的羞辱。「Uh , look like I’m an unwelcome person ,ok i will go out here.」說完我就想去拾起被丟在一旁的上衣。但原本吸吮著我胸部的老外卻抱住了我不想讓我離開「Don’t , little girl ,don’t leave us , we are appalled . That you are so beautiful does,t it guys ?」小小地插曲破壞了原本的氣氛,雖然男人們向我道歉,但感到被羞辱的我還是想要離開。

「Ring,別這樣嘛,人家也不是有意的,也跟你道歉了阿。」Cindy叫著我的英文名字,勸我留下。被她這樣勸說著我才點點頭繼續留下。我坐在沙發上,被吸吮我胸部的男人Sam摟著腰調情著,而Cindy因為挽留我有功則又被多灌了好幾杯酒,正躺在床上被兩個男人給包夾著肆意的愛撫。而那個大驚小怪的男人Alex端了杯調酒給我,露出歉意的笑容。「I think I shouldaccept your apology ?」我笑著街過了他遞過來的酒杯。Alex笑笑的聳聳肩,這時Sam的魔爪再次襲上了我的胸部,「hey , do some thing fun ~ like them , hmmm? 」Sam沒有等到我的回應就再度跟Alex配合著把我剝得精光。

Sam壓在我身上,與我唇齒相碰舌頭交纏著,而Alex則用沾濕酒水的手指挑弄我的小菊穴。他們把沙發攤成一張床墊,讓我躺在上面享受著Sam高超的舌技,Sam的舌頭勾引著,挑逗著,我被他他親得渾然忘我,加上後面又被Alex玩弄,我不自覺得開始撫摸自己的小陰莖。我一手抓著Sam的大陽具一手自己玩弄著自己的小陰莖,我的後庭被Alex給撞了進去。這個色老外不知道何時已經抹好了潤滑油,他的陽具好燙,讓我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嘴巴被Sam給封住,連叫都叫不出來。

Sam看Alex搶去我下面的淫洞,於是把他的陰莖灌入了我的嘴巴,一前一後的兩個人,把我幹得嗚嗚亂叫。兩個男人像是說好了一般,比賽似的操著我上下的洞穴。我聽見Sma他輕輕地呻吟,他捧著我的臉,屁股一挺一挺的往我嘴里送,他抱住我的頭用力往我嘴里抽插,像是幹著女人的小穴一般,他一挺屁股直直的頂到我的喉嚨,我想嘔吐但不願放棄舔食大雞巴的機會。每一次挺進,他淡金色的陰毛就會服貼的搭在我臉上。而Alex的表現也很棒,每一次的進出都會狠狠的提醒我他的存在。我的腰肢隨著他的進攻而拋動,B+的渾圓乳房更不斷波動著,感覺到菊穴裡的龜頭不斷刺激著我的長壁。若不是嘴巴被塞著,很難想像我會吐出些什麼可怕的淫語。Alex在我的緊嫩的後庭中狠插了百多下,我被他給弄到了一波高潮,我低吼著緊緊抓住Sam的大腿,我被幹道噴精了,而且腸道在射精時強烈地收縮著,讓Alex暴脹的陰莖也噴射出一股又一股精液。Sam看我眼珠都翻白了,連忙把他的陽具從我嘴巴拔出來,我嘴邊也被他的大陽具帶出好幾條晶瑩的絲線。我對Sam揮揮手表示沒事,把正面轉向他,大腿張得開開的讓他的大陽具也能夠插進我的菊穴之中。我的菊穴還滴著Alex的體液,但Sam也不介意直接就把他的大陽具給插了進去。嘴裡沒有了阻礙,我開始放浪的哀號著。「Sam好棒,Sam的雞雞幹得Ring好爽!!」「啊…啊…求你…求你把火燙的精液…啊…射進我的身體吧…啊…」也不曉得Sam聽不聽得懂我在叫些什麼,不過他把我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用力把腰肢一挺,整根肉棒深深地插入我的體內,我忍不住又騷浪的大叫,被抽插得死去活來的我,只能發出一些沒有意思的聲音來表現我的愉悅。

我的表現讓Sam也快快的把精液送入我體內。我感受著他的體液一波波的蔓延在我的腸內,讓我的直腸沾滿了精液的氣味。我看到Cindy那邊也完事了,那淫蕩的女人雙腳開開的攤在床上,我連思考都沒有思考,就四肢著地的爬向Cindy,用我的舌頭舔著他晶瑩的小縫。我用我的舌頭將她陰道內的精液都給挖出來,先在嘴巴裡玩弄了一番再吞下去。Cindy毫無招架之力只有在我的舌頭狠狠刮過她的小荳荳時她才會哎呀的呻吟出來。我搜尋著精液,不但是撒在Cindy的陰道內的,我也不斷用手指摳弄著我菊穴裡的精液,把它們往嘴裡送。幹Cindy的老外之一Jason,笑著比比地毯上從我的菊穴裡滴落的精液,我毫不猶豫的趴下身給吸進嘴裡。

我額外的放浪行徑,讓四個男人又重振雄風起來,只是可憐了我的菊穴,又被狠狠的給操過了一輪。隔天醒來,其他人都還還在床上賴床,我卻被Sam抱著坐在他的大腿上,任他把我的雙腳打開,給眾人看著我被他幹到發浪。他的體力彷彿無窮無盡,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著。「阿….阿…..小力點…我好痛…好舒服…喔…」,這樣的呻吟聲更刺激了他,坐在他身上的我被他不斷地由下往上頂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讓我不停的的亂叫著「阿….好爽….插的我好爽…阿….阿…好厲害阿…」,淫蕩的身體享受著男女歡愛的美妙滋味,我爭奪過交合的節奏,屁股扭動著,好讓他的陽具更深入我的體內,填滿我空虛的小穴。我像是要榨乾他似的在他身上賣命的動著我的翹臀。體內的陰莖一陣又一陣的抽蓄,感到他要射精,我更是努力的動著屁股,「阿∼∼∼」當他將精液撒進我體內的時候,我也達到了一陣陣的高潮,我的小弟弟不能控制的將一堆液體噴灑在房間的地毯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