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3)哥哥

玩物(3)哥哥

在交合的時侯被人盯著看,讓人好害羞卻又特別的興奮,被人視姦的那種羞恥感,讓人嘗試過了就很難忘懷。那天之後整整過了三天我走路時才不會感到刺痛,而且每天邀約我出遊的人都不間斷,在那群外國客人中放浪的小人妖聲名被傳開來了,也讓我差點丟了工作,老闆表明了他不喜歡員工裡有這樣的行為,他直接挑明著說我這樣很像個妓女在這裡攬客。如果我要這樣的話那麼我工作也就別做了,Money is everything 於是我除了一開始有個幾群外國客人出去外,之後幾乎把這些邀約都給推得一乾二淨。有工作的日子我幾乎都過中午才起床,用跟同事便宜買來的二手電腦播放健美操的教學做操維持美麗沒有贅肉的45公斤,然後逼自己多少唸一些書再睡個回籠覺到傍晚起床化妝上班。這樣雖然每個月只有兩萬的薪水,但是扣掉房租跟生活開銷後,我每個月都還能存到將近一萬元。

穩定的日子也很快的過了半年,我去學校瞭解學籍問題,知道可以下學期就復學便順便辦理了復學申請,但是申請復學還要什麼監護人簽章的倒是難倒我。我打通電話問唯一可以幫上忙的哥哥,哥哥二話不說要我把申請書拿給他,他會去偷拿媽媽的印章幫我處理這件難事。年初三哥哥帶著我的復學申請單來中部找我。退伍後就在爸爸公司工作的他身材維持的還不錯,一看到我就拍拍我的頭,說我瘦了好多。半年多沒有看到家人,我的眼眶瞬間紅了起來。抱著他哭得悉哩嘩啦的。過年期間老闆出國去玩,從除夕開始直接讓我們休了十天,於是我留了哥哥要陪我幾天,等到開工了再回去。

我有買一台破破爛爛的二手100CC機車當代步工具,當天我們兄妹兩人就騎著這台破車從台中市區一路玩到谷關泡溫泉。我們挑的溫泉飯店是聽說很有名的惠來谷關,裡面的擺設也的確讓人感到豪華。進房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橘紅的夕陽斜斜透過木格窗灑進半露天的浴池裡,很是漂亮。我們特地觀掉了房間的電燈,享受著斜陽夕照的美景。我用浴巾將身體包得緊緊的跟哥哥肩並肩坐在池子裡,蒸氣氤氳,好久沒有感到的悠閒讓我嘰嘰喳喳的跟哥哥說個不停,什麼工作的時候太囂張居然靠在第一次來客人的肩上阿,做瑜伽做到腳抽筋阿,都讓哥哥捧腹大笑。但熱呼呼的泉水也讓我的眼皮沈重起來,不自覺的靠在哥哥的肩上睡著了。感覺睡了好久,我醒來時熱水都涼了,我頭枕在哥哥的胸膛上,勻稱的呼吸聲說明了他還在睡覺。耳朵裡傳來哥哥穩定又強壯的心跳,噗通、噗通,讓人放鬆又讓人想要緊緊依偎著他。但泉水已經變涼了,我不自主的打了個冷顫,這個動作驚醒了哥哥,他伸了伸懶腰看看在他懷裡的我,咧嘴笑了一下,「醒了阿?肚子餓了嗎?我好餓喔!」真是煞風景的哥哥,一醒來看到一個美女躺在他懷裡還說這種話,難怪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不過他提到了肚子餓,讓我的肚子也不小心的叫了起來。

晚餐沒什麼好選擇,隨隨便便買了7-11的飯糰果腹,我慵懶的攤在房間沙發上拿著哥哥新買的NDS玩遊戲,哥哥也懶懶的斜坐在床邊看電視,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不過我遊戲越玩越不順哥哥又不肯跟我說訣竅讓我不斷地卡關,一氣之下就又跑去泡溫泉,這次哥哥沒跟我一起泡,我樂得在水裡解開了浴巾,舒舒服服的享受按摩水流對皮膚的衝擊。泡沒多久就聽到隔壁房裡傳來一聲又一聲的淫呼,「阿好猛好舒服老公好壞不要在這裡」沒想到有人在浴池裡就忍不住相幹了起來,又叫得那麼淫蕩,聽得讓人害羞卻又令人好笑,我正想轉頭招呼哥哥過來聽,卻看到他躺在床上,下半身都還擱在床緣就這樣睡著了。打著呼的哥哥身上的浴袍敞開,只穿著一條緊身內褲擋住他的重要部位,兩腿中間的突起物鼓鼓一大包顯眼的不得了。我包著浴巾,小心翼翼地走到哥哥身邊,把手伸過去輕輕地拉開他的內褲,他的陰莖軟軟的攤著,跟小時候的印象相比大上了數倍不止。看他沒有反應,我坐在床邊用手大膽輕撫著他的腹肌,頭就隔著內褲靠在哥哥的陰莖邊,感受那男人的氣息。哥哥仍舊沉睡,但是他的陰莖卻被我的呼氣弄得逐漸勃然挺立,原本就鼓脹的小丘逐漸長大,鮮紅色的龜頭甚至突出到內褲外面。看著不輸洋人尺寸的陰莖在我眼前長大,淫蕩如我怎麼能夠忍受。我將他的內褲給拉下,讓那龐然大物出來透氣。哥哥的陰莖黑黝黝的又粗又長,龜頭上一片一片白白的恥垢散發著濃濃的騷氣,本來只想好好看看的我忍不住用鼻尖從根部往上沿著繫帶一路劃到頂端,讓我的鼻尖還殘留哥哥陰部的騷氣,再張開小嘴將龜頭給輕輕的含住。

我真的是不知羞恥的賤人,連自己親哥哥的陰莖也不肯放過。口腔裡濃烈的尿騷味刺激著我的味蕾,我的舌尖輕巧的將龜頭上白白的恥垢一一清潔乾淨,有這麼愛乾淨的妹妹真是哥哥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今天騎了一整天的車,哥哥真的是累壞了吧,重要部位被我這樣的刺激都沒有醒來。舌頭刺激那龜頭前端的馬眼,看著他在睡夢中頻頻的皺眉,還喃喃地吐出模模糊糊的叫聲,我幸福的微笑著。哥哥的大陰莖被我溫柔的上上下下吸吮著,一想到那是哥哥的陽物我就無法自持,我的手也跟著我嘴巴的節奏掏弄著自己小陰莖還有淫會的菊門。哥哥的陰莖沾滿了我的唾液,還不停的沿著股溝滴落到地板上。被淫蕩的我含住命根子,雖然仍在夢鄉,但哥哥的上半身不時輕輕扭動,也不斷的蹙著頭眉。擔心哥哥會突然醒來,我始終保持著同樣的節奏伺候著這個從小陪伴著我的親人,每一次他身體的抽搐都會讓我心驚膽跳,再怎麼不檢點的女人也不會像我這般偷偷地為自己的親兄弟口交吧。在我還想著哥哥怎麼這麼持久時,他的精液突如其來的噴灑出來,一股又一股的濃稠物不斷注入我的嘴裡。連忙吞嚥卻也來不及迎接那麼多的液體,從嘴角滑落的精液沿著我的乳溝向下流,索性不再吞嚥讓那液體直接滑落,沾滿我的身體。我把哥哥的陰莖用毛巾草草的擦乾淨,把這寶貝收進內褲裡,起身躺在哥哥身邊也沉沉的睡去。

一覺到天亮的我醒來,發現不知何時睡在床中央身上蓋著一層厚厚的被子,而應該在我身邊睡覺的哥哥卻披著毯子睡在沙發上。我起身的動作吵醒了哥哥,他笑著對我說「小另快去洗臉,你嘴邊都是乾掉的口水了」。聽到哥哥這麼說我害羞的摀著臉跑去洗手台,還好哥哥不知道我的臉上的痕跡不是口水,而是乾掉的精液。洗手台的大鏡子,反映出昨天刻意沒有擦拭掉的污漬,從嘴角、臉頰、胸前、乳溝我敞開了浴巾,那污漬一路到我的小腹上都還清晰可見。我看著昨晚荒唐的證據,臉上一片燒紅,我趕緊走進沖洗室好好的把身體洗刷一遍。

我跟哥哥拖到最後一刻才退房,不經意喵到發票上讓人咋舌的金額,我吞吞吐吐的要跟哥哥平分,但哥哥不肯說我出門在外比較辛苦什麼的,只好作罷。騎在回程的山路上,我緊抱著哥哥,哥哥頻頻問我是不是會冷?我只是俏皮的跟他說是讓他體會一下載女朋友的滋味。哥哥好氣又好笑的撥開我的手,要我放尊重點,他也是很有行情的。我們就這樣一路說說笑笑回到我的租屋處。哥哥觀察了我的房間就又拉了我出門,不斷地念著我怎麼過得那麼清貧,他給我的錢是要我好好過生活,不是要我當苦行僧。他問我說我知不知道他都還有陸陸續續匯錢到他給我的戶頭之中,我搖搖頭,哥哥的那張提款卡除了來這邊的第一個月房租、押金我有動用到之後我就沒有再拿出來用過了,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我跑去提款機看了一下餘額才發現哥哥總共又匯了5萬多給我。我鼻子很酸,站在提款機前眼淚不停的掉。本來還想著一直抗拒進爸爸公司工作的哥哥怎麼會在退伍後就直接進去上班,一定是因為爸爸願意給他比較高的薪水。哥哥看我哭得悉哩嘩啦的,默默的把我抱在懷裡,「小另,哥哥說過願意尊重你的選擇,哥哥不懂你的事情,只能夠在經濟上支持你,你很辛苦哥哥知道,你要堅強!!」可惡的哥哥越說越讓人想哭,害我丟臉的在大賣場的提款機前止不住眼淚哭了十來分鐘,不但妝都花了還得張著紅腫的眼睛跟他一起逛賣場。

哥哥硬是花錢買了一堆我覺得不需要的生活用具給我「不用電風扇啦!現在是冬天耶!」「夏天就用得到!」「我房間很涼,不需要啦!」「我不管,我喜歡他的外型,我要買!!」每一件物品都要經過一番爭執然後就被哥哥塞到購物車裡。就連我要付帳都被哥哥用一句「這些都是我要的,只是先給你用,所以我出!」給塞住了嘴。我破爛的小一百根本載不了那麼多東西,哥哥還叫了計程車給送到我租處。把買的東西分門別類整理好,本來空蕩蕩的小套房頓時覺得有點擠了。哥哥滿意的點點頭,攤開唯一他用得到的東西睡袋舒服的鑽了進去,但過沒多久就滿頭大汗的推開了睡袋。「哥哥,我房間雖然有點涼,但是應該還用不到那麼好的睡袋吧,袋子上面寫說零下20度可以用耶~」無奈的哥哥把睡袋給整個打開當作地墊鋪在地上,我跟他坐在上面一起看電視。無聊的電視節目讓我一台又一台的轉來轉去,哥哥更是心不在焉的玩著NDS又撥弄著我的頭髮,正想提說不然就關燈睡覺吧,但這時我的電話響了「Hey ,Sam  ! What’s Up ! Sam說他們有一個Party 女伴不多,希望我能夠過去玩,但是難得哥哥來找我,我才不想去跟他們鬼混。「NO~ Maybenext time , yah  I have associated with me, no~ ,he’s my brother , yes ! yes ! Goodbye asshole !」被Sam盧了快十分鐘才掛斷電話,哥哥笑笑的問我說是不是男朋友?我給他個白眼「只是砲友啦!」雖然是事實,但哥哥卻當作是玩笑話笑得很開心。

我走進浴室卸妝,脫掉衣服想要好好的洗個澡然後就跑去睡覺,這時浴室的門被打開了!哥哥裸著身體走進來。我尖叫一聲,飛快拿起衣服遮掩自己的前身,卻被哥哥逼到角落抱住。他急促鼓動的胸膛貼在我身上,發硬的陰莖豪不演是的抵在我的小腹上。浴室的燈泡在哥哥的身後,斜光讓哥哥的臉是一片的黑影看不清他的表情讓我不禁打了一個哆嗦。「其實我昨天醒著!」我驚呼了一聲「你醒著?天呀!!」哥哥突然的坦白我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其實,昨天你在溫泉裡面睡著的時候我就忍不住偷偷摸了你幾把了!」我傻眼的看著哥哥,但他繼續說著「我怕我再看到你入浴的畫面會忍不住對你亂來,所以在你再度去泡溫泉的時候我就逼著自己躺著睡著,還好夠累很快就入睡了。沒想到你會跑來玩弄我的下體。」「你含住我雞巴的時候我就醒過來了,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阻止你,只好繼續裝睡。」我遮著臉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連耳朵都是一片火辣。「妹妹,你知道你睡著的時候我有多難熬嗎?我看著你的睡姿,你毛巾下那若隱若現的乳房,我打了好幾次手槍才精疲力盡的睡著。」「可是今天一整天,我還是不斷想著你的身體。我憋不住了,你都含過我了,可以滿足我的欲望嗎?不要拒絕我好嗎?」心理上與哥哥做愛我毫不抗拒,又有什麼樣的男人要上我我會拒絕呢?只是看著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哥哥,這樣的求我,想著我被十多名男人碰過的骯髒身體,我也不知道該回什麼樣的話,點點頭已經是我能夠做到最大的回應了。我要哥哥轉過身,讓我從背後抱住他,我小巧卻堅挺的B乳就壓在哥哥的背上。「哥哥,你不嫌棄我不是真的女孩嗎?」「我第一次是被強暴的,可是我還是爽到噴精,哥哥你知道嗎?」「你不知道你這個妹妹很髒,被男人調教到只要有雄性在身邊就會很興奮嗎。」「我曾經跟很多人發生過關係,哥哥你真的無所謂嗎?」不論我怎麼問我哥哥只有不斷地回我,我不在乎,而他的陰莖還越聽越硬,我妥協了。

「哥哥,讓妹妹服侍你!」我轉開水龍頭為他擦洗身體,將沐浴乳倒在乳房當作擦拭的器具從上半身到腳底都為他擦上一層肥皂泡,比我高出不少的壯碩身材,我要他坐在馬桶上,我跪蹲在旁用手仔細的沖洗他的會陰處。哥哥的肌膚摸起來很有彈性,陰莖卻如鐵棒一般的硬挺。手上弄了一堆的肥皂泡就抓著他的陰莖雙手並用的前後搓揉著。看他享受得向後仰,我逐漸加重力道,直到他把精液排到了我的手上。他喘著大氣讓我幫他把肥皂泡沫沖個乾淨,毛巾輕輕的擦拭他的身體要他去床上等我。我匆忙的把身體洗乾淨,並用溫水好好的再沖洗一次我的腸道,用一條小毛巾繫在我的腰上,遮住了我不完美的性徵,這才離開浴室。哥哥坐在床上靠著牆等我,我忐忑不安的接近哥哥,跪倒在床邊用我所能的溫柔含住那尚未恢復雄風的大陰莖。我的嘴巴好像越來越厲害了,一含住他就舒服的呻吟起來。我讓他的陰莖在我體內慢慢的膨脹,連續好幾下的深喉讓陰莖上面滿滿的覆蓋著我淫慾的唾液。我要哥哥關上電燈,窗戶撒進朦朧街燈的黯淡光芒,我摟住哥哥給他一個深情醉人的吻,讓他將我推倒在床上,我分開大腿用手引導著他插入我那唯一能給他抽插的菊門。因為想要將哥哥初次的插入銘刻在心頭上,特地不潤滑我的腸道,我噢了一聲,乾澀的刺痛感帶來強烈的不適,指甲狠狠的在哥哥身上留下印記,卻不讓哥哥停下。由於乾澀,大陰莖雖然已經被我的口水給潤滑但也不得不放慢了抽插的動作。哥哥喘著大氣由淺處深入到底端,感受著陰莖被緊緊包住的緊實再慢慢的抽出,連續幾次下來,腸道分泌的腸液混合著摩擦破皮所流出的血液潤滑了乾澀的腸道,讓哥哥得以加大他的動作,我扭曲著身體,從痛苦中享受著哥哥陰莖的刺穿。「哥哥,用力,,,..把小另幹壞」「阿救命好痛別停下來再幹我用力幹我一些….」我的呼喚哥哥照單全收,這是他第一次幹著手掌以外的東西,喘氣聲中不斷夾雜著他片段的感想「怎..怎麼這麼緊?比打手槍還爽」「呼妹妹,你好棒,你本來就該是個女人才對」他就這樣抓著我纖細的腰肢,猛烈用他那公狗腰指揮著大陰莖在我的菊穴中抽動著。雖然疼痛,但哥哥的抽插還是免不了刺激著我那不乖的前列腺,近親相姦的事實刺激著它快快排空裡面的體液,「阿小另要噴了怎麼又~~~~…又到一次了啦」我們只用了最基本的男上女下的姿勢,而且破皮的菊穴還疼痛著,我卻第一次還在姦淫中就連續到了好幾次的高潮。體液是排空了,但是哥哥的大陰莖還很精神的撞擊我的下體。我連配合他動作的體力都耗盡了,只有在又一次高潮的時候狠狠的抓住床單,忍受下腹的抽搐,「阿!!~~~~」,最後一次,我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嚇得哥哥連忙把陰莖給抽出來。「哥哥哥對不起,你太厲害了,妹妹爽到沒有力氣服務你了」,看著哥哥仍舊挺立的大雞巴,雖然疲累,但我仍舊奮力的挺起上半身堅持著要為哥哥口交。那黝黑的陰莖上殘留了口水、腸液、血液交雜的氣味,我手口並用的舔著,像是一個女僕在侍候著心愛主人一般,好不容易才讓哥哥達到高潮,將他的精液噴灑在我頭臉上。

哥哥喘氣的打開了燈,看著我臉上不斷滑落的白濁體液。「哥哥,你連續兩天射精了怎麼精液還是這麼多啦!」我用雙手捧著他蘊含著好幾千萬子孫的體液,手中聚集了小小地水窪後我才咕嚕咕嚕的嚥到腹內。「這麼喜歡吃那個東西喔?」「對壓,這個很營養呢,不過像哥哥的那麼多吃下去,人家很快就會變胖啦。」把臉上、手上的體液都刮到嘴裡,他那尚未平息的大陰莖我也沒放過,用舌頭給舔得一乾二淨。我拿來遮掩下陰的小毛巾早就掉在一旁。我爬不起身只好將它收到兩腿間夾著,我盤坐在床墊上,菊穴痛得有如初次被開苞一般,但是我享受著這份痛楚,這是我淫蕩的勾引我親愛哥哥的處罰。單人床上,我跟哥哥抱在一起談著話,但是這個話題卻讓哥哥有點生氣。我告訴她我不希望他經常來找我,他問我為什麼,我跟他說因為我看到他,我們單獨的在一起,就會會情不自禁的想跟他發生關係。「哥哥,我們的關係是亂倫,你知道嗎?」哥哥用力的搖搖頭,他不想聽我說這些,「哥哥,我 不是個真正的女孩,你應該去找比我更好的對象!」「你想想看,如果爸媽知道了他們的小兒子一心想變成女孩,而且還跟他大哥發現了這樣亂倫的事情 ,要他們怎麼能夠接受!!」哥哥沉默了,我說的話都是事實,他也沒什麼能夠反駁的。

隔天傍晚哥哥必須回家趕後天的開工,而我卻因為菊穴的疼痛讓我舉步維艱無法送他離開,我目送著他離開我房間,看著因為他離去後房間頓時變得空蕩蕩,讓我又哭了其實我叫這個唯一能夠見面的親人不要來看我對我來說是多麼不捨得,但我卻又不得不這樣做,不難想像我們兩個越陷越深的後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