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4)崩解(上)

玩物(4)崩解(上)
大學生活並不是我想像中的美好,這個又是男又是女的身份成為了眾人目光的焦點,入學第一天就被人指指點點,就算對我再友善的同學相處上也都帶著淡淡地冷漠。不只一次不小心聽到嘴巴壞一點的同學在我背後說稱呼我是那個”人妖”、”陰陽人”,這些雖然令人不滿但也只能往肚裡吞。一下的課業不少連貫著一上的課程而來,必修課被檔修又要忙著工作,雖然有幾個比較願意跟我互動的同學,但無法稱得上是怎麼交心。總是一個人默默的上課、下課、吃飯,有可能一天下來說不到一句話。申請復學的時候知道只要學分足夠,我能夠跟班上同學一樣大四下學期就畢業,我這學期甚至超修了一學分,星期一到星期五,只有週五下午的空檔我可以小小的喘口氣。 但把課程排得滿滿的後果就是,我無法每天準時五點上班,我的工作從原本的全職變成領時薪的工讀,算一算薪水整整少了1/3,在不動用哥哥那筆存款的原則上我的經濟頓時沈重起來。晚上工作結束還得趕快回家準備作業、複習功課,最慘可能睡個1、2個小時就要爬起來準備上課,只能用化妝掩蓋日益憔悴的神情。

雖然跟哥哥說過不要來找我,但哥哥無法克制的每隔幾周就會跑台中來。每次下班看他蹲坐在我租處門口,很難也很捨不得拒絕他。「怎麼變這麼瘦?」這通常是哥哥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整整一個學期,我體重往下掉了5公斤能不瘦嗎。每次他來找我,我們哪些地方都沒有去,除了我去上班,持續整天的瘋狂交歡是我們唯一的活動。「哥哥,好厲害!!好棒…又要去了…」哥哥的肉棒讓我能夠忘記所有的煩悶,每一次的交合都讓我徹底淪陷。一想到下體被插入的是有著親生血緣關係的肉棒,每次都會興奮的顫抖,違背倫常的刺激卻是維持我們親密關係的墊腳石。雖然體重不斷創新低,但女性荷爾蒙塑造出來的豐胸、翹臀仍舊挺立的吸引哥哥去含弄,去揉捏。「小另,你好香…我要緊緊抱著你…幹死你…幹死我的妖妹妹!!」我覺得我好髒,好不要臉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對睡夢中的哥哥做那種事情,怎麼可以讓哥哥把精液撒在我的身上、我的體內,眼看他逐漸沉溺在畸戀中快要無法自拔了,但我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有不斷拒絕哥哥再來找我,但卻又在他前來時迷戀在他醉人的擁抱裡。

不斷拒絕同學們好意邀約的出遊、跑夜店、聚會等等的行程,已經很難融入他們的我還被歸類”難搞”、”自命清高”。壓力、不順心讓我開始易怒,更加封閉。課業雖然因為之前多少有預習一上的課程,所以程度上不會落後太多。但好不容易稱到學期結束,成績排名全班第五名,雖然看起來風光但若是要申請獎學金卻又不夠好,我難過得在公佈欄前面痛哭失聲。「名次拿這麼高?真的假的」「動手腳吧?還是帶小抄!假的阿!哈哈哈」情緒夠糟糕的我又在班版的佈告欄上看到影射我靠著作弊才拿到這麼高分的文章,讓我情緒進一步崩潰。明明可以輕輕鬆鬆的渡過暑假、或利用暑假多接打工賺錢,我卻整天躲在房間裡哭,哭到傍晚才用濃濃的眼粧勉強壓住紅腫的眼眶,掛著微笑的面具去上班。經常走在路上就突然忘記等 一下要做些什麼,我要走去那裡。莫名其妙看書看到一半就眼淚掉個不停。

知道我放暑假了,哥哥又興衝衝的跑來找我。一看到我,哥哥就抱住了我「小另,哥哥每天都在想你!想你的臉孔,想你的聲音,想你~」邊說就邊要吻我。我推開了哥哥,我冷冷的看著哥哥。「哥哥,我到底哪裡好?我只不過是個變性人,我是假的,哥哥你知道嗎?」但哥哥不想正面回應我的話,甚至連我情緒的低落都沒有看出來,只不過一直說著「小另最漂亮了」「小另比女人還要棒」….他說這些話只是讓我情緒變得更差。我咬咬牙跟哥哥說「小另有東西要給哥哥看,看完再說好嗎?」我要哥哥坐在椅子上,還說要用他之前買的情趣手銬將哥哥的手腳都給牢牢的扣在椅子上。或許以為我想要玩什麼新把戲,哥哥沒有抗拒還笑嘻嘻的讓我給固定住。我打開了電腦點開了一個準備了好久的影片檔,那是特地為哥哥準備,辛辣的特效藥。我把我曾經拍攝過的性愛圖片、影片剪接成了長達兩個小時的性愛光碟。從蔡叔叔把我壓在床上的影片,我跟小蔡為了刺激在安全梯口交的套圖,到後來跟一群又一群外國人群交、濫交的影片統統都剪在裡面。當時的我,就是希望哥哥能夠看清我是什麼樣的人,不要沉迷在我的肉體上,也藉此戒除我已經上癮的悖倫性愛。

我選擇了將我最污穢的一面展露在哥哥面前。哥哥的臉上變化著不同的臉色,我還從他背後環住他,在他耳朵邊為他介紹每一位曾經享用、蹂躪我身體的男人。哥哥無奈的看我點開影片。我告訴他影片中出現的男人是我的第一個男人「哥哥,你知道蔡叔叔最喜歡怎麼幹我嗎?他最喜歡在廁所裡面幹我了。我就是再公廁裡面被他強迫口交的。那天晚上我被他逼到廁所的角落,逼著我要含著他酸臭得雞巴。哥哥,那時候我卻興奮了!我的小雞八翹得好高,越吃著蔡叔叔的雞巴我就越硬。所以我才會跟他回家。」哥哥叫喊著他不想聽不想看,但我用口塞球塞住他,讓他只能嗚嗚的聽我說話。「哥哥,他是蔡叔叔的兒子,小蔡,你看他的雞巴,是不是彎曲的好像香蕉對不對。我超喜歡在戶外被他幹到喉嚨深處呢,光是跟他口交我就可以射出好多好多的體液耶,哥哥。你看小另被他幹得時候叫得這麼爽,小另是蕩婦,不,不對我是人妖,所以是蕩妖。哈哈哈。」明明在笑但我的眼淚卻不斷地滴下來。「哥哥你知道小蔡多壞,他要我穿得跟妓女一樣,你看…我就坐在長椅上被路過的男人用視線姦淫。我那天超級騷的,還跑去那個郊區那邊的土地廟要那邊的阿伯幹我,那邊有三個人你知道嗎,哥哥…啊!差點錯過了他是Sam」我加油添醋的誇張我身體的骯髒,「他是Alex…」「他是blah blah…那根超厲害的…」每個出現幹我的男人都被我一一介紹給哥哥認識。長達兩個小時的影片我硬是逼著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就算他不看,進入他耳朵裡的東西也絕對讓他從此用下流的眼神看著我。

影片最後一大段是我跟Cindy、還有兩個老外出去玩的影片。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是Cindy的男友Jay跟黑人Jamey他們都是我學校的外籍生。為了那天出遊我去特地染了一頭亞麻色的長髮把它綁成清純的雙馬尾,但卻劃了強調輪廓的濃妝,眼睛用白色的眼線去凸顯,加上濃翹的眼睫毛,把原本秀氣的女孩臉蛋變成了異樣的妖豔,穿著綠色的低胸碎花連身裙搭配金色的高跟鞋,走在路上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在車上Cindy充當媽媽桑介紹著用著充滿誘惑的聲線介紹我「Everyone!look here ! such a beautiful ladyboy , don’t you wana fuck her ?」「yah !」「But , you guys so strong , I afraid my littleRing can’t handle you… hmmm… I thought you should pay something to get her … oh! no~ money ? you are too dirty ! baby ! uh…. I think some sperm will be awonderful charity , isn’t it Ring ?」Cindy的開場白,讓我笑罵的要Cindy閉嘴。男人們熟門熟路的開車帶我們到一間山間的小房子。走進屋子裡他們,光溜溜的下半身赤裸裸的展露著他們的兇器。我跟Cindy協助把窗戶打開讓屋內通風。他們還未膨脹的大雞巴邊走邊晃得,讓我看得臉紅心跳。Jay打開電視機,播放著他們自己剪輯一幕又一幕的情色影片搭配著電音為我們助興,裡面出現的女孩清一色都是台灣女孩,有看起來文靜的氣質妹、有穿著火辣的夜店女孩、有上半身還半掛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妹….,而她們身後插著淫穴的就是我們眼前這兩個老外,「Ring,你知道我都怎麼說服那些妹妹跟Jay相幹嗎?我都跟她們說,幫幫我,我快被我男友幹死了~~反正她們被幹過一次之後就會跟我一樣離不開了。」這個淫穢的Cindy….。

「hey come here suck my dick ! Some charity for you」Jamey扯著我的頭髮拉到他身邊用命令的口吻要我去吸吮他的黑雞巴。「hey ~carefully ! it’s hurt ! 」「OK OK .. take easy .Cindy told that you’re a good cocksucker aren’t you ?」黑人帶著輕蔑戲謔的口氣對我問話,我微笑不語只是溫柔的靠到他懷裡,像妓女服侍恩客一般,我把我的連身裙褪到腰間,引導著他的手讓他握住我露出在外的奶子,我嬌喘著印上他的唇。吻了好一陣子,我蹲下身像是本能般地開始吸吮起嘴裡的肉棒。他撫摸著我的頸項、肩背,他的動作就如同是在撫摸著馴良的寵物一般。我賣力地舔吮著口中的大陰莖。粗大的肉棒在我嘴裡進進出出,嘴角流出唾液,潤滑著無法整根沒入口中,尚留三分之一在外面的部份。直抵到喉嚨深處的龜頭,令我幾乎換不過氣來。龜頭突出的冠部緊緊刮搔著上下口腔內的黏膜,讓我的口水不斷地分泌出來。我賣力地吮著。舌頭在龜頭上仔細磨舔,用舌尖輕輕撥開馬眼,忽快忽慢地在馬眼開口處滑動。「oh yes …oh …」Jamey被我吸吮得發出呻吟,他怕太快被我吸出來,依依不捨的將他的大陰莖拔出我的口中還用他的大陰莖左右拍打了我臉頰,甚至一口口水的吐在我臉上。被這樣羞辱,我卻沒有生氣,也不去擦拭那穢汙,只是露出委屈的眼神讓Cindy手中的攝影機留下一個淫蕩的特寫。Jamey把我拉到一邊的沙發床上,把他那黑紅色的嘴唇對著我的乳頭就是一陣啃咬,接著就是大力的吸吮。「阿~…Jamey …阿…」半氣音的呻吟,是那麼的淫蕩。他的手蹂躪著我已經勃發的小蓓蕾,輕輕的捏住,不停的搓揉。我根本來不及喊出個不字,就被敏感的觸覺搞得呻吟連連。Jamey的手指不但粗而且還帶著厚繭,當他用沾滿口水的手指撥開我的包皮,直接刺激我敏感的小龜頭,「阿…鼻要這樣…別…」我呻吟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了。肉體的快感,駕馭了我的理智,Jamey看著時機成熟分開了我的雙腳,用他那個黝黑又漲紅的陰莖沾著潤滑油,滑弄我的菊穴,或是緩緩的將龜頭前端擠進我的身體,搔著我的癢處,卻又不插到底給我的身體滿足。「please….」「what? please what ?」「I’d want you dick get in….please…」我的身體巴不得他可以快一些插進來,什麼矜持都不顧了。Jamey哈哈大笑的將他的大雞巴捅進我的菊穴裡,Jamey把我抱起來坐在床緣,男女上的動作,我倆的下半身緊緊結合在一起,我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我大力搖動著我的屁股,讓粗黑的陰莖深深地刺入我腸道的底端,他不斷輕吻我的耳朵和脖子。「oh…oh…your dick too big ,oh… I … oh…so beautiful I can’t leave such beautiful dick.」深深進入的姿勢讓我敏感在他身上顫抖著,「嗚~阿~噴出來…噴了…」上下晃動著小弟弟不斷將我的分泌物撒在他身上,接二連三的高潮讓我的身子癱軟,Jamey讓我從他身上下來趴在床上,軟綿綿的身子只有淫蕩的屁股能奮力的翹起好迎接Jamey的大雞巴。「oh…too tired … uh …pleasse short in my ass…oh…」終於迎接他遲來的精液撒在我的腸穴之中,但Jay卻又立刻接手了我的身體。還在滴著精液的小菊穴再度吞進了一根長度與粗度都不輸Jamey的大白屌。「阿….怎麼這樣…會…會被幹死啦….」Cindy用她的妹妹堵住了我抱怨中的小嘴。

整個晚上,他們三個人輪流使用著我的嘴巴、我的菊穴,唯一能夠補充體力的東西只有男人、女人下體的分泌物,我失神得有如一個人型玩偶般任他們操弄。客廳的鐘聲告訴著淫亂的身體,現在是凌晨三點。我還坐在地上吸吮著Jamey的大雞巴,缺乏水分的身體,唾液也分泌不出來,Jamey用了潤滑油才讓我能夠順利的吸食他的大雞巴。「youare a good girl , baby …oh… you will be a good slave . 」,看我沒有反駁,「Good girl . Good lustful slave !」哈哈大笑的Jamey抬起了我的下巴就用他那粗長大陰莖直接深入我乾啞喉嚨的深處。被那可以跟乒乓球媲美的龜頭粗暴的深入,強烈的嘔吐欲望讓我快要窒息,但他硬是又狠命的抽插了幾下才抽出,我腹內的酸水也無法抑止的跟著嘔出。我嗆咳著,臉上掛滿淚水、鼻水、還有剛從肚子裡翻出來的酸水。Jamey 就任憑著我一個人癱坐在那邊,身體實在太累了,連起身也沒有辦就在地上深深的睡去。

影片結束,我解開了哥哥的束縛。「哥哥,你認識的小另不在了,我是人妖婊子,我叫Ring。Ring是個免錢的妓女…你有更多好女人可以認識…嗚…」他難看的臉色讓我的說話一句也說不下去。「你想要我離開你,也不要這樣做賤自己…,我知道了,我不會再來找你的…」哥哥說完這些話就離開了。我想追上去,想跟哥哥說對不起,想哭著挽留他回來,但我卻忍著…修長的指甲深深的抓進自己掌心,任由鮮血滑落,無論如何不能再讓哥哥與我糾纏不清。

我推開了身邊最後一根稻草,任由已經異常精神狀況繼續沉淪下去。像是行屍走肉雖然勉強維持著白天起來做運動、看書,晚上工作的生活,但那都是無意識的彷彿機械依照既定的程式去做,害怕思考,也害怕人群,連在店裡要跟客人講話都會在轉過身後就開始胡思亂想他們是不是在嘲笑我,他們一定在罵我等等的。還好一個要好的同事Luna發現我的古怪,硬是搬來跟我住一塊,在我哭的時候陪著我安慰我,我看書的時候就幫我遞茶送水的當書僮。

躺在床上的我像是個小孩,要Luna抱抱,鑽進他的懷裡吸吮他那美麗的D杯乳房。「小寶貝乖,媽媽在這裡,喔..你吸得媽媽好想要..」沒有奶水,我總是學著男人在我身上的作為刺激著她的乳頭,忍受不住的Luna摳弄著不斷分泌出晶瑩淫水的妹妹,發出交乎「Ring,輕一些,喔…」。我愧疚的讓她坐在我臉上,讓她用肥厚充血的陰唇刷著我的臉,我的唇,我的舌頭服務著她溼漉漉的小縫,沒有奶水好吸,我就將Luna的淫液當作奶水,男人、女人的騷液就是輔育我的奶水。總是被男人們稱讚的靈巧小舌,連Luna也無法抵擋「阿…我的pussy好爽…阿…就是那裏…不要停下來」,直到我的臉上都是淫水了他才依依不捨的起身。一件會讓我們兩個會瘋狂的情趣內褲是她懲罰我調皮得讓她洩身的器具。這件特製的內褲,再會陰部上有一根 20公分的直挺肉色陰莖,內裡卻還另有一根小號的卻毛茸茸的淫具,讓穿上去的女孩在幹人的時候也能充分的享受著快感。「恩…LUNA媽媽好厲害…好厲害…」明明出生時就是個男孩,現在卻在一個女孩的身下呻吟、嚎哭。粗硬的假屌狠狠的進出我的菊門,Luna對我的施慾帶給我的是無法形容的舒暢感覺,那感覺混合了安心與滿足,還有一個是想到這個下賤身體被男女征服都會高潮的異樣羞愧。

Cindy偶爾也會甩開男人的邀約過來陪我,她們輪流照顧我直到我好轉。那段時間的記憶我好模糊,其實什麼都想不太起來,但印象最深的是我一個人在家就還好,但是一但外出就像是個小女孩,走到哪裡都要人陪伴,一轉頭要是發現身邊沒有她們的身影就會全身懺抖嘴裡低聲喃喃著「Luna…Cindy….媽媽….救我….!!」「Luna…Cindy….媽媽….救我….!!」,直到她們回到我身邊,才用啜泣掩蓋掉喃喃自語。直到有一天我醒來,一個人默默的看著在身邊熟睡著的Luna,我發現我的精神變得好冷靜,一個人看著窗外默默的坐了好一陣子,然後出門走到巷口買了早餐再走回來,一切都平靜得不得了,沒有緊張,沒有顫抖。當我回到家,看到抱著電話著急的在找我的Luna,我抱抱她「Luna別擔心,我想通了,我好了!」。Luna繼續住在我這裡兩三天確定我都沒事了才回去。我仍舊會難過會心痛,但我不想再因為那些事情掉眼淚了。對Luna跟Cindy來說還有一件事情很困擾她們,「老娘避孕措施做很好齁,我才沒有你那麼大的女兒啦!」這是Cindy的說法。「帶一個女兒會破壞人家的行情啦!」Luna經常這樣對我說。雖然年紀也都才大我一歲兩歲,但我總是叫他們媽媽,總是不管身邊有沒有人就跟她們撒嬌,也讓他們難以招架。

有了上學期的慘痛經驗,二年級開學我的課雖然仍舊很滿,但我盡力的穿插了幾個空堂在其中,拿來趕報告、補眠都很好用。對於同學們對我的那些毒言辣語我也練就了左耳進右耳出的功夫,兼顧課業跟工作都來不及了,空閒時間拿來補眠絕對比去傷心那些垃圾話來得有幫助。我的不回應讓那些嘴賤的同學自感無趣,加上班上幾個跟我走比較近的同學跳出來為我指責那些嘴賤的人,我真的很感激他們,無論如何這個學期我的性別不再是焦點,也總算較能夠融入班上的生活了。因為好多課都必須跟一年級一起上,甚至有幾個學弟希望我能夠跟他們交往。當然是都被我回絕光光了。我可沒興趣因為這件事情再度挑起大家對我的指指點點。每天都是上課、上班忙碌的生活實在是沒什麼機會有個固定的男友。只有幾次在學校餐廳巧遇Jamey,都不知不覺的被他說服帶到廁所裡為他口交。「不要忘記你個好奴隸。」我看這是他說得最字正腔圓的一句中文了。有機會品嘗一下他的大雞巴當他的奴隸又有何妨,每次都要在廁所吞吐他那龐然大物半個多小時,滿足的看他被我的吸吮舒服到仰頭呻吟,看著他的腹肌在我眼前跳抽搐,他為了舒服總是要我伸直了頸子讓他能整根沒入我的嘴裡,要在狹窄的廁所中這樣做,我只能在坐在髒污甚至殘留尿漬的地板上,仰著頭讓他由上往下撞擊我的臉龐。他的身體衝擊我的小臉蛋,喉頭被粗壯的棒子給撐開,總總不適讓我的眼淚不自主的狂掉,當他滿足的退出我嘴裡後我卻只能趴在馬桶旁聞著那可怕的尿騷味不斷的嘔出酸水。我不曉得為什麼我會享受這種被糟蹋的感覺,當他拍拍屁股走人後我仍舊坐在那充滿尿騷味的空間中玩弄著自己的私處,享受著那被被征服後的餘韻。我被教育得每次走進公廁裡,唾腺就不斷的分泌唾液,身體也會不自覺得躁熱起來。還好我堅持不給他我的電話,不然我一定會變成他隨叩隨到的外賣妓女。

二年級下學期的期末考前,好久沒跟我連絡的小蔡打給我,問我要不要參加他的婚禮。這個小蔡女朋友交了半年就把人家的肚子給搞大,才剛畢業就得奉子結婚,差點把平常都沒在管他的蔡叔叔氣死。「好…好…我會回去,恩…我要跟新娘說你的弱點在哪裡,要他把你管得牢牢的!!哈哈哈….好….就這樣,掰掰。」期末考結束那天我就搭車跑去蔡叔叔家。小蔡跟新娘坐在客廳看電視,在電話中就知道新娘是小蔡工作地方的店長,比他大了兩歲。她看我拿著她們家的鑰匙開門走進來,有點錯愕的跟我打了個招呼,小蔡介紹我說,「這是我爸的前女友,小另,現在才唸大二。」意想不到的答案讓新娘嘴巴張得老開,口水都差點滴下來了。「蔡叔叔不在?」「對阿,他明天才從香港飛回來,你會住到我們結婚那天吧?」「當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沒有地方去!」新娘對我們對話越來越迷惑,直接抓著我就問「妹妹…你…真的是蔡爸的女朋友?」「姊姊,你叫我小另,也可以叫我Ring,我之前真的跟他爸交往過,他沒有騙你啦。」「天阿,你們差幾歲阿?這….這….」我撇了撇小蔡,明明就知道我今天會到,幹嘛不先跟他老婆講清楚這些,真是的。「姊姊,先別急著問這些,我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字耶。」她這才跟我自我介紹,她的名字很古典,叫楚雲,不過我就直接叫她雲姊了。

「小另今天跟我睡!」接受完雲姊的疲勞式拷問,她突然睜著亮晶晶的眼睛要我一定得答應今天晚上跟她一起睡覺。她有著一種傻大姐的個性,實在是很難讓人拒絕她,但,「不行!」我跟小蔡異口同聲的說不行,「為什麼?小另這麼可愛,讓姊姊抱著睡覺啦!」「你們是夫妻要跟蔡哥一起睡!」「我們三個一起睡嘛~」明明就比我大了5、6歲怎麼比我還會盧…我趕忙找了藉口跑離開蔡叔叔家,讓小蔡自己去應付這件事情。

好久沒回來了,夜風帶走了一絲溽暑的熱氣,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咀嚼著剛剛跟雲姊的對話,嘴角不禁露出微笑。不知不覺的我踏在回家的路上,眼看再轉個彎就會看到我們那棟大樓了。我硬生生的停下腳步,逼自己轉身,突然眼前又是一片茫茫。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走的,明明眼前被淚水弄得一片模糊,卻還是走到了之前放學後躲起來變裝的公園廁所,坐在馬桶上抱著大腿,鬈曲著無聲哭泣。哭了一下,心情有好一些了,這時門外傳來對話聲,「對啦,就是這裡啦,有個女的走到這附近就不見了,一定是進來這裡啦。」「幹,女廁就沒人阿!」「不會走到男廁吧,我們去看看!」很快的,門被拉動了一下,「低家啦!」隔著門板,男人粗俗的歡呼令人不禁害怕起來。我只帶了一串鑰匙就出門了,連手機也沒有該怎麼求救?只好隔著門板強壓著不安對他們說話「你們想幹嘛?」「要棒賽啦!快出來!快出來!」怎麼可能會是他們說的那樣,我不吭聲任由他們拍著門板要喊著要我出去。「我已經報警了!你們還不要離開嗎?」「大仔,走啦,條子來了就麻煩了!」「怕什麼,剛剛一點聲音都沒有,她有講話嗎?他只是嚇你的!」恰好這時候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我連忙大喊「救命阿!強姦阿!」才聽到他們幹聲連連的跑開。

我也慌忙的衝出廁所,深怕那陣腳步的主人離開了。那是一對來公園散步的中年夫婦,他們聽到我的叫喊又看到兩個男人跑出廁所,連忙問我有沒有怎麼樣,我只請他們陪我走到明亮的地方,謝謝他們說沒事了。坐在7-11裡面平復著忐忑的情緒,一台車駛到門口,從側座下來的是好一陣子不見的爸爸。我連忙壓低頭,深怕爸爸發現我。爸爸走進店裡買了包菸,就站在門口跟另一個人講著話。我低著頭假裝在研究商品目錄,邊偷聽著爸爸的談話。「恩恩,阿佑…在越南那邊…還不錯…明天…去醫院….檢查…」只能斷斷續續的聽他們講幾個字,爸爸抽完菸他們就離開了。我卻還在沉思著爸爸的背影。整個晚上經歷了那麼多事情,讓我一回到蔡叔叔家就累得上床睡覺,當然是毫不客氣的睡在主臥房阿。

「你過來幹嘛!!」半夜小蔡居然爬到了我的床上,把我給抱在懷裡。「你瘋了嗎…走開,走開…雲姊就在樓上耶…」我推著小蔡想把他給趕走,但小蔡太清楚我的弱點了,他掐著我的乳房,手指輕輕的在我乳首上畫著圓「嗚…你不要太過份…恩…」「小另,你越來越騷了…讓我檢查檢查一下.。」他那不安分的手又搭在我的小陰莖上輕輕的把玩著。我受不了他的挑撥,連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深怕我那淫蕩的呻吟傳了出去「恩~…你會被雲姐發現啦…快上去…」我努力的想要避免淪落成破壞人家家庭的小三「小雲都不讓我碰她,我憋得好辛苦,小另…幫我消消火…」「明天!明天雲姊不是要上班嗎,明天再給你碰…你給我滾回去睡覺啦!」為了制止這個精蟲上腦的王八蛋我只好跟他定下了約定。他又對我摸摸拉拉了好一會才回房間。但是火熱的身體讓我再也睡不著,我起身走到廚房倒了杯水,坐在後面的陽台躺椅上看著這個繁華都市的夜景。

雖然沒有睡好,習慣早起上課的我,仍舊一早醒來準備大家的早餐,看著被兩個男人糟蹋了兩年的廚房,我嘆了好大一口氣,住在這裡這幾天我應該是不得閒了。我忙著切東切西的時候,屁股卻被重重拍了一下。「阿…你這個…」我以為是小蔡,轉過頭就要罵人,卻看到雲姐笑咪咪的站在我身後「小另早!你穿這樣好性感喔!」一早迷迷糊糊的還分不清楚狀況,我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上半身什麼也沒穿,就直接披著圍裙在廚房弄東西。「阿…我忘記蔡哥也在了…我趕快去穿衣服…」其實我是忘記你在了…雲姐。我換了家居服就跟著雲姐在廚房裡弄早餐,看她如數家珍的說著小蔡愛吃什麼,什麼小蔡不愛吃的,我覺得她好窩心,那個負心漢小蔡等一下要好好的罵罵他。「小另、小另,我說話你怎麼放空了?」「阿…我想事情想到恍神了啦」「想男朋友齁…我剛跟他交往的時候也會這樣呢…」真的是受夠了這個幸福的女人了。我跟雲姐邊吃早餐邊聊,直到她快遲到了才催她趕快去上班。小蔡這個時候才醒,跟雲姐在門口卿卿我我了一下,就跑來找我討早餐吃。「小另,早!…小另,餓!」還真像在跟媽媽討早餐一般。他睡眼惺忪的用下巴靠著餐桌,我把早餐丟在桌子上開始將廚房洗洗刷刷。我用小蔡很快的就跑來打擾我「小另,你答應我了…」「我不要,雲姐是真的愛你,你要珍惜她。」「那我現在硬的發痛怎麼辦?「打手槍啊!….去去去…不要來吵我,婚前你有很多事情要忙吧。」小蔡看我真的不讓他得逞只好摸摸鼻子回房去。弄了大半個早上,才將那充滿油污的廚房洗刷的閃閃發亮,我出門買了一些菜跟生活用品,就滾回床上繼續睡回籠覺。睡夢中我的乳頭感到一陣酥麻…是小蔡吧,我心想著,睡意朦朧的我連眼睛都沒睜開用手撥開了那正在吸吮我胸部的色頭,「蔡XX,我警告你,我說過不了…不要吵我睡覺!!!」「你說誰?」嗚…怎麼是叔叔…我驚醒得彈坐起來。

蔡叔叔就躺在我身邊,臉上的神情說不出的複雜。「叔叔…」我怯生生的叫了他。「妳剛剛叫誰的名字!」「人家睡迷糊了啦…叔叔剛到嗎?」我想要裝迷糊,但卻瞞不了他。「小另,別裝傻,叔叔知道你跟那不肖子的關係。」!!!怎麼會?我眼睛瞪大的看著叔叔,他繼續說著。「我不氣你們亂搞,但我氣他都要結婚了還不好好對待他老婆!!」「沒有啦,叔叔你聽我說…蔡哥是…」我費盡口舌才讓叔叔相信小蔡沒有想要跟我怎麼樣。「叔叔…你怎麼知道我跟蔡哥有…」解決了一樁差點發生的清門風的慘案,我好奇的問起蔡叔叔怎麼會發現?「你哥哥告訴我的。」「哥哥?」「去年的事情了,都快一年了…那天我下班看到一個年輕人一直瞪著我看,我問他我們認識嗎,那就是你哥了。」…那天離家後我要哥哥帶我來這裏,沒想到被哥哥猜到是蔡叔叔家。「我邀請他上來坐坐,他就坐在客廳,把你給他看影片的事情說給我聽。」「其實我也沒有很驚訝,你跟我兒子互動那麼頻繁,我也早就在猜了。但是沒想到你居然偷襲你親哥哥…我調教出來的小淫女也太淫蕩了些。」「哥哥連這個都跟你說!!」我羞紅了臉,碰著頭不敢相信。「你想跟你哥哥見面嗎?」「叔叔跟哥哥有聯絡?」「呵呵,我還跟他一起去香港呢。」說完叔叔就離開了房間去打電話。

————————————————-
本來想要一口氣完成這個章節一次發佈的…可是不斷修修改改又重寫…弄得人家好煩躁。

重申一下,這篇的小另跟前兩篇的小另都是同名不同人。

對….前兩篇,我最早的作品<我是個淫蕩的變性女孩>,也是小另喔…(偷偷打廣告…)

用小另自己來當主角才最有動力寫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