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5)崩解(下)

玩物(5)崩解(下)
等待的時間過得很慢,我想再追問一些哥哥的事情,但叔叔都不肯透露只說有問題等哥哥來再問,我只好默默的掃地拖地板,不找些事情做我跟本就定不下來。「我才剛回到家耶,就迫不及待要人家過來啊…」我正在浴室洗洗刷刷時,一個尖細卻說不出是男是女的聲音在客廳對叔叔嬌嗔。我走到客廳看到了〝哥哥〞…或是說留著長髮穿著女裝長得像我哥哥的妖艷女子。「哎呀!!」哥哥看到我轉身就想跑。「李家俊給我站住!!」我現在的心情跟爸爸媽媽知道我穿女裝時候的心情差不多吧。「我要你去找個女的交往,不是叫你去當女的,你…你…胸部怎麼比我還大…啊…我都不知道我在唸什麼了啦!!」「還有你..你是不是吃掉我哥,我…」我像是抓狂的母老虎對著眼前兩個王八蛋咆哮。要不是雲姐這時候下班回來我應該會繼續崩潰下去。「Hi…爸我回來了。嘉嘉也在啊,怎麼都站著勒,來來來,大家坐嘛,小另來跟姐姐坐。」雲姐沒有意識到我正在發脾氣,我跟雲姐說「雲姐,也認識我…姐姐?」「啊呦,你不是在生氣爸爸跟嘉嘉的事情吧,那個姐姐跟你說…雖然你跟爸爸在一起比較早…」「楚雲,你先去房間,讓我們好好聊一下。」蔡叔叔打斷了雲姐的話,讓我們獨處。我乘機會打量了一下哥哥的打扮,不得不說雖然熟悉他的我能夠看出他的男兒身,但是本來就英俊他打扮起來也不失豔麗,很難讓人辨識他男人的身份,臉上還有著幾分我的影子,說是我的影子也不對,應該是說我們兄弟都遺傳了媽媽秀氣的臉蛋。「這…該怎麼說好…」雲姐上樓後,哥哥開口說話了「我來說吧!」蔡叔叔接過話。「那天他來找我,說了很多事情。最後他哭著跟我說其實他一點也不在意你跟什麼人交合過,他很喜歡你,不想跟你分開。

「為什麼,小另不能夠跟我在一起?蔡先生你比較瞭解她吧,你可以告訴我嗎?」客廳裡,哥哥,也就是雲姐口中的〝嘉嘉〞哭著問叔叔。「我想她應該也是很捨不得,不然不會用這麼殘忍的方法逼你放棄啦。」雖然知被告知兒子也跟自己的女人搞過,情緒不佳的蔡叔叔還是耐著心情安慰哥哥。「我真的不懂她,從小到大一直長大,我還是不了解他。」「你不是他,怎麼能完全的了解他。或許要從他的角度去想像吧。」「那…我該怎麼做呢?」蔡叔叔為難的不知道如何回復這個大哉問。他看著眼前泣不成聲的男人,雖然有著肌肉,但身材精瘦又四肢修長,隨口把心裡話說了出來「不如,打扮成女人看看。」這句話造成了之後一連串的連鎖。

「你170才62公斤啊,我前妻還比你胖勒」叔叔拿了幾件他那離婚太太穿過的裙子還有上衣出來讓哥哥換上,「真的是兄弟,好像…」叔叔觀察著他的背影。「真的很像嗎?」叔叔緩緩的點點頭。「可是小另更漂亮…」「試看看化妝如何,我可以教你」蔡叔叔讓他坐在梳妝台前,「我畫一邊,你畫一邊,好..很好,你抓到訣竅了…對這邊打陰影就更像了…對對對…」「還差頭髮」「先用這個小另以前頭髮還不長的時候用的…」兩個人在房間裡,憑著他們的記憶把哥哥的身體當作模特兒,塑造出不在場的小另。「這樣有九成了,胸部還要墊一下…成了…站起來我看看。」「不…不行…」「怎麼不行?」「我…有點興奮…」哥哥,換上女裝就叫他嘉嘉吧,摀著下身堅挺的棒子。「嗯…下面這麼突出就不像他了。」「怎麼辦?」「來,你看著鏡子,看看你的臉。」嘉嘉看著梳妝台的鏡子,一個較為成熟帶著男子氣息的小另從鏡子裡看出來。蔡叔叔把房間的燈都關上,只剩下梳妝台上一顆小小地燈泡朦朧的發出微弱光芒,讓嘉嘉只能注意到鏡中自己那神似小另的身影。叔叔拿出了一點香精點燃了放在梳妝台前,「小另老婆」蔡叔叔故意在他耳朵邊叫著我的名字。「憋在內褲裡很不舒服吧…讓老公看看好不好…」叔叔撩起了她的裙擺,「調皮的壞東西,這麼大一個阿…」「我…有點不好意思…」「小另老婆平常不是都很大膽的嗎?讓老公摸摸…」香精裡帶有些微的迷藥,讓聞的人頭腦昏沉無法正常的思考。「對…我是小另…叔叔…我真的是小另嗎?」「不,你不是小另,你是小另的姊姊,你叫嘉嘉!!」惡魔的呢喃在嘉嘉的耳邊響起「我是嘉嘉..對…我是姊姊嘉嘉!!阿…」叔叔的大手搓揉著嘉嘉硬挺的大雞巴。「嘉嘉果然是姊姊,下面比妹妹大好多…讓叔叔幫你吃吃好不好阿…」「不…人家沒有洗很髒…阿…」不容嘉嘉的拒絕,叔叔吞下了嘉嘉勃發的陰莖。

「阿…好害羞…阿…不要舔頂端…人家會瘋掉」被叔叔的話語催眠得以為自己是女人的嘉嘉坐在梳妝台前享受著叔叔用嘴巴對她的疼愛,看著鏡中那潮紅的臉龐、迷濛的媚眼,嘉嘉的心態逐漸轉變著。「原來人家當女人這麼漂亮…阿…被小另的男人疼愛著…我是不是可以理解小另呢…阿…不行…快要到了…阿…」老經驗的叔叔發現嘉嘉快要高潮了,吐出嘉嘉的肉棒,用力用手搓揉著嘉嘉,還用手指沾滿口水刺入嘉嘉未被開發過得肛門中。讓嘉嘉射精的同時能夠感受到肛門的飽實感。異樣的刺激讓嘉嘉到達了史無前例的噴發,梳妝台的鏡子也被撒得水漬斑斑。「嘉嘉你看,你的臉上是不是被噴滿了精液阿,好淫蕩的樣子喔。」叔叔要嘉嘉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鏡中攤在椅子上喘氣的她隔著鏡片上的精液倒映在她的眼簾。「真的…嘉嘉看起來好色…好像小另…」「來,這顆藥讓你心情穩定一些,今天睡在這裡好嗎?」嘉嘉點點頭,聽憑著叔叔對她的安排。

叔叔自己也說不上來,怎麼會再那天對嘉嘉使出這種迷惑他看上眼卻又得不到的小男生時才會使出的下三濫手段,或許是因為我跟他兒子交合讓他遷怒到跟我有血緣關係的嘉嘉身上,也或許氣惱眼前這男人跑來戳破這面紗…更或者是想要再度擁抱著那個小另的身體也不一定。嘉嘉已經是個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但是在精神受到挫折的時候,這樣的迷惑卻剛好為她自己塑造出”嘉嘉”這個逃避的天地。嘉嘉在叔叔家裡一住就是一個星期,正好出國去畢業旅行,小蔡並不在家,嘉嘉都在叔叔房裡一步也沒有離開。「嗯…叔叔的精液好好吃。」「哈哈,叔叔你弄得人家好癢。」,拉起窗簾,充滿迷香的陰暗房內的電視反覆播放著小另跟蔡叔叔共同拍攝的影帶,嘉嘉身上的女裝凌亂的掛著,她的肛門被自己拿著細長的香水瓶的手給撐開,另一隻手不斷撫弄著自己半軟卻興奮的雞巴。沒有開冷氣,她身上汗水淋漓,但她只在乎著自己的動作。「阿…又快要出來了…被貫穿好爽…好爽…」叔叔餵她吃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穩定心情的藥,而是會讓人不停興奮的春藥,還要求嘉嘉照三餐吃。只吃了幾天,嘉嘉就跟她妹妹一般的淫蕩了。

「叔叔,嘉嘉想學小另,想當叔叔的老婆!!請指導嘉嘉,一個女人是要怎麼服侍老公,拜託你了…老公。」叔叔看著關在房內好幾天的嘉嘉羞紅著臉龐提出這樣下賤的要求,抓起他的臉蛋「嘉嘉寶貝,你願意聽叔叔的話,變成叔叔的人嗎?」聽到叔叔這樣說,嘉嘉嬌羞的嗯了一聲。整天不間斷看著、聽著小另幸福的淫聲,讓嘉嘉既是嫉妒卻又無比的羨慕。「我來教你一個淫蕩的人妖老婆要怎麼服侍她老公,好嗎?」「你首先要….」

「我,李嘉嘉,一個淫賤的人妖,就連自己的妹妹也一樣的下賤,嘉嘉為自己流有這樣卑賤的鮮血感到自豪。整天想的都是怎麼取悅男人,想讓雞巴天天操我,想學妹妹天天喝精液。今天開始嘉嘉要服侍這個讓我理解這一切的男人,讓嘉嘉這個人妖女履行妻子的義務。嘉嘉願意接受任何一切教育,就算把嘉嘉當成母狗飼養也無所謂。妻子的任務就是滿足老公所有的需求,讓他開心,照顧他的雞巴,讓他把我幹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感謝老公願意接受嘉嘉,疼惜嘉嘉。」

我看著叔叔播放的影片,哥哥畫著女裝戴著長髮,赤身裸體的跪在房間的地毯上,雖然那時的身體毫無女人味,但他誠摯的眼神,刻意打扮的女性臉龐,讓我隔著影片也感覺到這是個誠摯的妻子正渴求著先生的疼愛。

「好老婆…來,你再把這顆藥吞下去…很好,先把老公的雞巴舔一舔。」說著嘉嘉立刻趴下去如獲至寶的仔細地舔起露出西裝褲外的陰莖。「對,對了…就是這樣…你很聰明,不像是第一次舔雞巴阿…」「因為人家一直在用香水瓶練習…」初次舔舐陰莖的興奮讓嘉嘉不禁偷偷的撫弄微硬的小雞巴。「騷老婆,你看看那面立鏡,你看看你還像個男人嗎?」嘉嘉轉頭過去看了看自己的騷樣「阿…人家好醜…」看到自己裸身的樣子,嘉嘉似乎回想起自己的男兒身,猛得抱住了自己的胸前低著頭癱坐在地上。但蔡叔叔在此刻加重了猛藥,蹲在嘉嘉身邊,拉嘉嘉的雙手,輕輕的用舌尖在嘉嘉的乳突上畫圓,又是輕彈又是啃咬,最後開始用力地將兩側的肉往內擠「來…嘉嘉,用手夾住,對…夾緊,低頭看看…」淺淺的一條凹陷,稱不上是”溝”但卻讓嘉嘉有了自己也有女乳的錯覺。「老婆乖乖聽話,老公讓你的身體越來越漂亮好不好…」嘉嘉點點頭,最後一次,能回頭的門被關上了。

「來,抬起頭!!」坐在床上,嘉嘉抬起漲得紅通通的小臉,但卻主動撫摸起蔡叔叔硬梆梆的肉棒,再度低頭舔舐。叔叔的陰莖再度被口水給包圍,他拿起潤滑油滴在嘉嘉翹得老高的屁股,把整個屁股都給用的油膩膩的,當然仍舊是處女的緊密肛門也不會放過。「老公,嘉嘉今天清潔過了,嘉嘉想要被老公破處。」嘉嘉被叔叔的手指玩弄著,忍不住哀求著叔叔為她開苞。「這個善解人意的淫婦!」叔叔將濕淋淋的的大肉棒抵到了嘉嘉的洞口,輕輕的在粉嫩的花瓣上摩擦著。嘉嘉自己用雙手扒開了股溝,好讓叔叔能夠更加刺激自己的門戶,阿…「好痛喔!」叔叔的雞巴猛力貫穿了守護腸道的菊門,嘉嘉痛得留下了眼淚,「阿,不要…好痛好痛,快拔出去!」「我是男人,你不要幹我…不要…」劇痛讓昏沉的腦袋清醒了一些,但,早有準備的蔡叔叔拿起早已準備好的錄音筆播放著才剛說完的誓詞「我,李嘉嘉,一個淫賤的人妖…」隨著不斷重複播放的聲音,叔叔緩緩的抽送他的雞巴,嘉嘉的翹臀不斷地扭動,她那成熟的雞巴縮成一團,掙扎得晃來晃去。十幾分鐘過去了,嘉嘉一開始補充的淫藥逐漸發揮了作用,已經適應粗大圓柱的菊穴除了痛還產生了痠麻的感覺。「好痛…好酸…阿…酸死人了…」不斷哭喊著疼痛的嘉嘉終於多了些痛以外的形容詞。「好嘉嘉是男人還是女人阿?」叔叔戲謔的問著「不知道,嘉嘉不知道,阿…好酸…嗯哼…阿…」「嘉嘉說不說?」叔叔壞心的用手把玩著嘉嘉縮成一團卻又敏感的小陽物「阿…嘉嘉什麼都不是..阿…阿哼…嗯…」前後的刺激讓嘉嘉雖然嘴硬,但卻又不得不發出淫穢的浪聲。「你什麼都不是…你是人妖…老公的人妖老婆對不對?」「對…對…阿…那裡…那裡…尿尿…老公戳人家那裡讓人家好想尿尿…阿…」「老婆不要忍耐,你快要享受美妙屬於女人的高潮了喔!!」叔叔更加速的抓住嘉嘉的臀部狠命的操著!隨著一下一下的碰撞,悶熱的房間裡嘉嘉香汗淋漓,汗溼讓假髮歪斜,髮絲紛飛晃動的雞巴不斷灑出點點的淫液「不行了…不行了…人家真的不行了…要尿了…尿出來了…」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看完了哥哥被開苞的紀錄,身體發燙,呼吸也急促得不得了。畫面停留在哥哥仰起身體不斷噴灑著一股又一股精液的畫面。哥哥,不,嘉嘉算好了時間走進房「好害羞…」她那女性的反應我還是不太能接受,「被妹妹看到這個影片好害羞…」「哥哥,對不起」不知道說什麼,我向哥哥道歉「哥哥的身體…」「漂亮嗎?做的…」「爸媽…」「沒回家不知道!」「你現在的工作?」「在他公司上班」嘉嘉比了比門外。「他開公司喔…」「你不知道?」「哇阿摘,他只跟我說他工作很自由阿。」這樣一問一答,我忍受不住把她的衣服脫掉想看看現在他的身體。「好…好軟…好大…真的是做的嗎?」「嗯嗯…去年底從B升級成D罩杯」「…你還做了兩次」「想用D杯幫老公打乳砲阿…不過真的背好酸喔。」我脫掉了嘉嘉的內褲,嘉嘉的雞雞還在,「哥哥還能勃起嗎?」「自發性的話是不行的,不過有做假體值入,姊姊弄給你看。」「姊姊…我還能跟你…發生關係嗎?妹妹好想要姊姊抱抱。」姊姊伸手進去我的衣服裡撫弄我的早就挺立的小櫻桃,她那裝在體內挺立的假屌被我握在手心,我看著她,彷彿看著自己的倒影「姊姊也舔舔我…」柔軟的床墊上,兩個相似的女體,一個充滿成熟女性的嫵媚,一個楚楚可憐得惹人憐愛,她們的頭抵在彼此的下陰,吸吮著不應該出現突起的突出物。

假體不如真正的肉棒那般堅硬,觸手下去軟軟的反彈,卻感受到內裡的扎實。我充滿感激著吸吮著,雖然變成姊姊了,但是這裡還是哥哥的味道。感到叔叔走了進來,但我們兩個淫亂的人妖誰也沒有空理會她,嘉嘉姊姊的舌頭鑽進我的小門戶中,我猛然意識到今天還未來得及清潔,我吐出口中的肉棒哀求著嘉嘉「姊姊不要,我今天還沒有洗過!!」「滋…滋…沒關係…姊姊用舌頭幫你洗。」我想要扭動屁股躲開嘉嘉的服務,但她溫柔的摟住我的屁股不讓我亂動,我只好含著她那大雞巴來報恩。叔叔上了床,靠在我的背後,「你們姊妹兩個,真是漂亮!!」叔叔從背後把我的努力進步到大B小C的乳房給一手握住,原本空虛的胸部被他搓揉著,讓我顧不得吸吮,發出淫聲。「嗯…嗯…嗯哼…」「老公…妹妹喘氣的樣子好可愛喔…」嘉嘉停止了對我下部的攻擊,轉過來觀賞我的表情。我羞澀的低下頭,被親人妖姊姊這樣盯著我看,我還下流的興奮不已。「來吸吸姊姊的大奶。」變成了女生的嘉嘉在床上說話既是下流卻又直直的挑逗我的靈魂。「嘖…嘖…嘖…」我的前胸被叔叔給握住搓揉著,而我的頭埋在嘉嘉柔軟的乳房中吸吮著,嘉嘉一手包覆住我的小弟弟輕輕的揉捏,而我的小菊門口則有叔叔的大龜頭刺激著。三人都沒有出聲,我前後的男女正隔著我用深吻分享彼此的唾液。我幸福得將體液不斷得排在嘉嘉手上。…姊姊抬起了被我弄滿液體的那隻纖纖玉手,「妹妹好敏感喔…小另妹妹的體液好香…嘖…嘖…」姊姊淫蕩的舔起手上的體液「嘖…妹妹說得沒錯…這個東西好好吃…姊姊每天都在辦公室吃這個當早餐呢。」我回過頭看了看背後的那個男人,他們到底在公司做什麼的阿。我起身去浴室清潔一下我的小菊門好迎接接下來的淫戲,當我離開浴室,嘉嘉正伏在地上舔著蔡叔叔的腳趾。「妹妹,我們一起服侍老公好嗎。」嘉嘉看著我,鼓勵我學著她的姿態。但我搖搖頭。「姊姊,妹妹不是不願意陪你一起服侍,但是妹妹有些話要先跟你們說。」我噗通的跪在地上

「我,李維另,一個淫賤的人妖,整天想的都是怎麼取悅男人,想讓雞巴天天操我,連親身哥哥都不放過,就算在公廁吸吮男人的雞巴都會高潮。今天開始小另只要在姊姊身邊,就是姊姊養的母狗,讓姊姊主人還有姊姊的老公玩弄,小另願意接受任何一切教育,母狗的任務就是讓主人還有她心愛的人開心,照顧他們的雞巴。」

嘉嘉跟叔叔兩個發著楞看我,這是我讓哥哥變成人妖姊姊的贖罪。「變成母狗,姊姊會忍不住欺負你喔!」「老公,怎麼辦,可以收留這隻流浪的小狗嗎?」「你喜歡的話就收下來吧。」「呵呵,好阿…母狗妹妹過來~」被叔叔用重手法給強制轉換性向的嘉嘉,雖然成為淫蕩的賤妖,但內心深處卻已經崩解,現在出現了一個可以讓她發洩的對象,她的腦海裡浮出了一個美妙的藍圖。「老公,幹我,在小母狗面前幹人家。」嘉嘉搖動著屁股讓叔叔幹她,「喔…老公被小母狗看著變得這麼硬,阿…阿…小母狗你聽著…」姊姊邊被幹邊說著淫蕩到不行的自白。「阿…姊姊現在沒有男人的雞巴就會活不下去。…阿…老公你的雞巴好硬…姊姊被老公調教才知道…喔…才知道當女人的快樂…嗯…老公好棒…不行…人家說不下去…阿…阿…」嘉嘉被叔叔用狗爬式幹到了花心,正愉快得享受那前列腺被狠狠刺激的快感。我的手不自覺得撫摸著下陰「阿…小母狗,主人…主人命令你,手只能摸自己的胸部…阿…還不快做…」我聽著嘉嘉的話乖乖在她眼前玩弄著自己的胸部,但下體的搔癢卻只能靠著緊夾大腿來獲得一絲的快慰。「啊…啊…幹死我這賤人妖…啊啊哦…」姊姊噴射了…她的淫液噴灑出來,有一大半噴灑在床底下跪著玩弄自己的小奶的母狗臉上跟前胸。「呼…呼…阿哼…小母狗不可以擦掉它…那個是姊姊主人的食物先保管在小母狗身上…」蔡叔叔仍舊重擊著姊姊的臀部,她上臂已經無力,臉埋在手臂之中發出悶悶的淫聲。但我只能默默的雙手交叉把玩自己硬得發痛的奶頭,聞著身上精液的氣味,全身興奮的看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