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7)婚禮

小蔡婚禮那天,我穿了一套鵝黃色的小禮服參加了婚宴。低胸又挖背的剪裁讓我的身材變成眾人的焦點,前胸上了同色系的數朵珠花讓我在展露性感的同時又不失高雅的氣質。我跟姊姊還有她美麗的同事們協助當婚宴的招待。姊姊私下就告訴我,她的女同事們都是被叔叔一手改造的美豔人妖,大多都是青少年時就被叔叔姦淫得不想回家,在叔叔協助他們變性之後還讓他們在公司工作。叔叔的眼光真的很厲害,他收集的女人環肥燕瘦,各有各的風情,很快的我就跟她們親暱得以姊妹相稱,而我們這些美麗的招待也成了目光駐足的焦點。沒有想過當年在公園遇見其貌不揚還穿著便宜運動服的叔叔居然是一間工廠的老闆,一想到我差點就成為他蒐集的變性女孩的一員就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

開席後除了當司儀的Lisa姐之外,我們這些接待坐在門口旁的預備桌聊天。「欸小另,你臉紅通通的好可愛捏姊姊想要咬一口。只大我兩歲卻已經在叔叔公司當會計的妠兒坐在我身邊問東問西「冷氣很冷耶,妳怎麼一直冒汗?你的呼吸好急喔?」妠兒的問話讓我看向嘉嘉姊姊。「另,把腳打開給妠兒姊姊摸一下!」我羞澀的把腳打開讓妠兒的手在桌下摸向我的裙底。「哎呀,怎麼怎麼在婚禮上還在用這東西啦!」「這要問嘉妹妹啦!小另現在是嘉嘉妹妹調教的小母狗喔~」「阿!雙雙你也知道喔?」「老公昨天跟我說得阿。」

在等待小蔡舉行婚禮的這個星期,我每天晚上都要化身成小母狗接受姊姊的調教。「小母狗,跟姊姊上街!」這是姊姊下班後要調教我的信號。姊姊最喜歡看我走在路上打扮火辣,卻舉步維艱的羞澀模樣。我每天都有不同的裝扮,但無論是什麼裝扮,衣服的底下,總有一根被我緊緊夾住的遙控按摩棒。不被允許穿上內褲的我,只要跨步的步伐大一些,那羞澀的東西就會從我的菊門中滑出來,而姊姊隨機操控的振動又總是讓我不自覺的不顧一切發出令人發軟的淫聲。「喜歡嗎?小母狗?」「小母狗很喜歡。」前兩天,我跟姊姊發浪得在一個陌生又黑暗的防火巷中含著姊姊的大雞巴,兩腳開開用按摩棒不斷地抽插自己的菊門。「阿在外面好敏感」姊姊摀著嘴巴,卻仍從指縫中流出她淫悅的聲響。「小母狗很乖….等一下姊姊回去姊姊餵你吃飯」淫亂的姊姊不但讓我吸著他的陰莖,她自己體內的那個按摩棒也從她體內發出嗡嗡的馬達聲。「阿要出來了」姊姊把她的淫液撒在我的臉上,她捧著我的臉看著精液從我的頭髮、鼻尖緩緩的滑落。「乖母狗的嘴巴很厲害捏,不過母狗要是還不能用按摩棒把自己弄到高潮,姊姊就不要幫你把臉清乾淨喔!」聽到要滴著精液走回家,我更是賣力的玩弄自己的菊穴,但一路從家裡被插弄到現在的小菊門已經麻痺了,雖然興奮卻沒有辦法達到姊姊的要求「阿求求姊姊求求姊姊主人可以讓小母狗揉揉前面的小龜頭嗎?」「怎麼可以姊姊不是說小母狗壞東西裡面的調味料等一下要回去幫姊姊的晚餐加料的嗎」「求求姊姊」「好吧那姊姊來幫你好了要謝謝姊姊喔!!」「嗯嗯姊姊主人對小母狗妹妹最好了謝謝主人。」「那小母狗躺下!」「躺下?」「還不照做?那起來好了,我們回家。」「是小母狗躺下。」我仰天躺在陰暗又濕漉漉的防火小巷內,不時駛過的機車、汽車要是停駐在巷口用車頭燈一照一定會看到一個豔麗的女子正看著一個淫亂的人妖裙子撩開,光著屁股雙腳翹得老高躺在地上用按摩棒戳弄自己的菊穴。姊姊把高跟鞋給脫下,用她穿著絲襪的腳丫輕輕踩在我的小陰莖上,用他腳趾頭中間的絲襪薄膜來回的撫弄我已經敏感到不行的龜頭頂端。「阿姊姊好刺激好爽~~~」被姊姊這樣羞辱的對待,我一下子就把淫精統統給噴在姊姊的腳丫上。「阿人家的腳都濕了啦給人家清乾淨!」姊姊把沾滿我淫精的腳丫給鑽進我的嘴裡,讓我用舌頭把我自己的體液都給括乾淨,「嘖」我津津有味的舔著,但姊姊卻很不滿意「誰要你舔了越舔越濕了啦討厭」姊姊把腳縮回去用紙巾擦了擦,穿上高跟鞋,接著居然用鞋尖對準了我的菊穴鑽進去。「阿」姊姊用鞋尖將我菊門那根按摩棒推進我身體的體內,她的腳還不停的轉動,「乖母狗,這是處罰母狗喜不喜歡。」「阿喜歡喜歡」被姊姊這樣的作賤,原本麻痺的菊穴再這個更強烈的刺激中讓我得到了一陣令人暈眩的絕頂高潮。「好好厲害」我暈呼呼的躺在地上喘著氣

姊姊在桌上把這件事情輕描淡寫的說給同桌的這幾位姊姊們聽,我的臉更是紅到不行,「哇嘉嘉你好壞喔」「怎麼想得出來阿!!」「小另乾脆不要唸書了,跟我們一起上班啦,這樣我們可以一起玩喔!!」小彤、雙雙、妠兒七嘴八舌的出意見,乘著空檔跑下來偷吃東西的Lisa姐更是語出驚人「小另來不用工作啦,小母狗讓我們養在宿舍就好啦,在辦公室要是去引誘工廠那些外勞怎麼可以。」妠兒看我都不作聲,靠在我身上用手輕輕的推弄我菊門口的矽膠玩具「小另怎麼樣阿,姊姊們都有很多花招的喔~」「不行不行~姊姊你們這些壞人不可以誘惑她,等小另唸完大學再說!!」嘉嘉姊姊趕忙跳出來撲滅那些惡魔的誘惑。話是停住了,不過妠兒的手可沒有縮回去「阿妠兒姊姊不要再頂了人家會受不了」「受不了就出來阿怎麼?要嘉嘉同意嗎?我幫你求情!」「不是現在人家不是小母狗不用主人同意裙子會弄髒啦!!」「這樣阿好啦好啦,姊姊想辦法幫你解決喔~」妠兒沒有放鬆對我的刺激,不過卻拿了一個玻璃杯套住我那已經不斷滴出分泌物的小陰莖。當我伏在桌子上忍住尖叫顫抖著將液體全排進杯子裡之後,妠兒姊姊拿起杯子給大家看,「阿不是很多耶看來不夠興奮喔?」「她是最近排太多啦,傻妠兒」他們取笑著輪流傳遞著玻璃杯。「欸,妠兒我跟你說」雙雙跟妠兒不曉得嚼了什麼舌根,又轉頭過去跟小彤姊姊說了些什麼,就只見他們三人拉了嘉嘉姊姊一起去廁所,過了快要半個小時才回來,留我一個人看著一整桌的菜還有厚厚一包的現金袋。姊姊他們回來的時候帶了一個7-11的咖啡杯給我,「你們放著整桌菜不吃跑去喝咖啡??」「垃圾桶撿的啦,忘記帶杯子去廁所了!」「垃圾桶?廁所?你們到底是去幹麼阿?」「你先看看杯子裡面」我打開了杯子的白色塑膠蓋「!!你們」我說不出話來,妠兒把杯子接過去把裡面的液體倒到一個新的杯子裡,滿滿的倒了一杯。「真的很像芭樂汁耶!」「怎麼辦,還有一些」「倒到小另剛剛用的杯子裡!」剛盛裝我液體的玻璃杯現在被補到了半杯滿。這些蕩婦們,居然弄回來了那麼多的淫精「忘記把你這小騷貨下面那一根拿去用害我們在廁所裡面弄好久!嘉嘉剛剛告訴我們,原來你是自願插著它來喝喜酒的阿」,妠兒跟小彤姊姊交換了座位,跟雙雙還有嘉嘉在利用著半滿的那杯體液混合果汁、葡萄酒弄特調,而小彤就摟著我繼續用言語來挑逗我。「好想要你這個淫蕩的妹妹來宿舍陪我們住喔,一定會很開心的。」「你知道我們用這些要幹麼嗎?」我搖搖頭除了喝之外他們倒在玻璃杯裡還有什麼意義嗎?「等一下新郎來敬酒的時候,這一杯純的就是你的!」「什麼!!不要啦」「不准反抗喔~新郎的特調他們在準備了!!」「你們也玩太大了會被發現啦」「不會不會,你是我們姊妹裡面唯一吃掉小蔡蔡的,你不是還跟嘉嘉說小蔡的精液超美味的嗎,這杯就是姊姊們要你嚐嚐的小母狗特調摟。彤姊姊要你在你的姦夫面前吞下去,好不好阿」「好」。

婚禮結束的晚上,我在蔡叔叔家客廳看電視等著送姐妹回宿舍的姊姊跟叔叔回來,邊跟那個結了婚都快要當爸卻一點都不正經的小蔡聊天,而雲姐早就因為疲憊的跑回房睡覺了。「唔怎麼還在暈」「你喝太多了阿!」「不過小另,你們那桌怎麼會有芭樂汁阿?我們沒有叫芭樂汁阿」「那個彤姐為了要弄特調跑去跟隔壁場換來的啦有剩下的我就要來喝了」「原來喔,難怪,不過比起其他桌你們的特調還不錯喝耶!!」當然不錯喝阿,小蔡來敬酒的時候,我被妠兒拱著說要我代表這桌先乾為敬,我就在站在新人的面前,把那杯四人份的白色體液咕嘟咕嘟吞下喉,還用舌頭轉了杯子一圈,把杯緣舔得乾乾淨淨。「不公平,小另喝芭樂汁你們怎麼端這杯散發奇怪味道的紅酒給我阿,你們參了什麼?」不知死活的小蔡嚷壤著。「怎麼還跟小時候一樣愛計較好啦好啦,姊姊們疼你,我們陪你一起喝!」小彤姊姊早就知道小蔡會想賴皮,他們一人一杯捧在手上陪著小蔡喝下肚。「欸,味道還不錯耶」這是當事人的評語,不過也讓我們笑彎了腰。

「你那些同學有夠狠的,灌酒毫不留情耶」談話繼續著。「哪有辦法,誰要我在畢業典禮那天發帖子給全班,一個都跑不掉。」「你夠狠,之後的打算呢?」「還是先當兵阿,出來趕快找個工作。」「去你爸的公司上班不就好了。」「不要了,爸爸的工廠應該會給Lisa姐他們吧。爸爸老是說那是他欠他們的。而且Lisa姐管我超嚴的我不喜歡。」Lisa是叔叔公司裡年紀最大的大姐,算是目前陪叔叔最久的人了。「你什麼時候知道他們的事情阿?」「聽我媽跟我爸吵架知道的,那時候我爸讓Lisa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我媽還能忍耐,我都被Lisa教功課的。不過過兩年我爸又帶了彤姐到公司的時候,我媽就暴走了。本來要帶我離開啦,不過我不喜歡跟我媽住,我媽超歇斯底里的。」「要是有你爸那種老公真的會歇斯底里你還有跟阿姨聯絡嗎?」「她喔,沒有阿,聽到我不跟他離開她還打我一巴掌耶,他們離婚後就沒再跟我聯絡過。」我們又聊了好一陣子,叔叔他們還不回來,隔天要早起搭車的我就躲回房裡睡覺了。

「嗯哼」早晨,我被姊姊的嬌喘給吵醒。微微張開眼睛,姊姊趴著,正被叔叔壓在的跨下享用著。姊姊搓揉著她自己那膨脹的大陰莖,但又三不五時的分心去摀住自己的嘴巴,像是怕自己叫喊出來吵到我。懶得起身的我於是鑽到姊姊的身下,懶懶的摟著姊姊「我也要我要你姊姊插我,現在你身下的是可憐的小母狗要棒棒疼。」情慾迷亂的姊姊也不吭聲,粗狂的抓起了我的腿,把我的菊門給抬高,他的陽物隨著叔叔身後的擺動給用力的捅了進來。「阿姊姊..」我的高亢的呻吟,引導著姊姊譜著淫蕩的音響,而叔叔的擺動就是這樂曲的指揮。「阿老公還要用力妹妹好爽好爽對不對」「阿姊姊用力一些叔叔用力叔叔越用力姊姊就越用力幹人家」姊姊被前後包挾著,雙重的刺激讓她在每一次的高潮裡都散發出大量的體液塞入我的身體裡。「阿人家不行了壞了壞了老公饒了我吧老公去餵飽小另那個丫頭小另不要夾啦又要去了阿~~~」姊姊像是一塊破布一般精疲力盡的滾倒在一旁,我跟叔叔抱在一起,我纖細的雙腿挾著叔叔的腰際,「阿叔叔你是我姊夫捏..怎麼幹我幹得那麼爽」「喔姊夫叔叔,要對姊姊好一點這樣小另也會愛你小另想要姊夫把精子射到小另的身體裡進來了….好多好熱」。想要保存在我體內久一些,我用一個肛塞塞住兩人噴灑進我體內的體液,起身整理行李。

姊姊特地起床陪我吃過早餐,才請叔叔開車送我去搭車。雖然時間離我訂的車票時刻還有一點時間,但恰好有一班自強號要發車,我就搭了上去。車上滿滿的人潮我只能站在門口最外緣的那層踏階看著窗外,但大事不妙,因為走路又久站,深深卡住的塞子正慢慢的被推出我的體外。體內尚未被腸子吸收的大量體液已經緩緩的漫出低在我那件粉紅的絲質內褲上。這麼多的人潮我不可能做出去摳弄自己的屁眼把塞子重新塞進去的羞事,而廁所又遠在車廂的另一頭要擠過那麼多的人潮是不可能的,這台自強號又是一過中壢之後就直達台中的快車,我羞紅著臉感受著體內的液體慢慢的濡溼了我褲底,一滴又一滴的水滴沿著我亮麗的大腿曲線滑下,還把我水藍色的荷葉裙也印上深色的水漬,並越擴越大片。「羞死人了,到底還有多少阿」彷彿酷刑一般,雖然擁擠的車廂除非碰到不然不會有人注意到,但腳上那一滴一滴滑落的體液,那溼透冰涼的衣料都不斷地的刺激我敏感的神經。我的臉面像窗外,我那腦袋不停的打轉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只有不斷地浮現要是被看到之後每個人會怎麼想。

「小姐,你的裙子濕了喔!你的腿上怎麼有一條一條的水痕?」我的呼吸急促了起來。男人的聲音小聲的問著「小姐怎麼不說話呢?你的臉好紅讓我看看好不好?」我的裙子被撩了起來,一隻大手探入了我的褲底「內褲都濕了,中間這是什麼?你這個淫蕩的小東西,搭火車也這麼飢渴嗎?讓哥哥用手指頭安慰你好不好阿」「不要」「不要什麼阿?你不要的話,我要去跟人家說,你這個蕩婦在車上自慰到淫水把裙子都弄濕了喔!」「不要不要跟人家說求你」「那讓哥哥好好安慰你好不好阿」「等一下等一下下車你要怎麼樣都可以」「呼~…」我恍惚的沉入自己的幻想之中,等我不自主的緊緊夾住雙腿,不自主喘出氣的小小呻吟了一聲才發現自己根本是一個人在發浪,真想打開門就這樣跳下去,羞愧死人了。

整路車我都漲紅著臉不敢抬頭,有人竊竊私語我就想著們是不是在說「那個人怎麼坐車坐到在淫叫啦」「淫蕩死了應該是在做雞的吧」就這樣亂想得好不容易撐到站,我立刻用背包當掩護火速衝進女廁內,我整個人腿軟的癱坐在地上,手不停的撫弄著下身,「都是姊姊啦,把人家的身體弄得那麼淫蕩」好不容易換好衣服,卻還敢開門出去,等聽到下一班車到站的開門聲,我才走出廁所躲進人潮之中。結果停在車站前的機車又因為被移出停車格而被拖吊,搭計程車去牽了車騎到一半又是鑰匙飛出去繞回原路看了半天才找到,又沒油熄火在大太陽下滿頭大汗的把車邊牽邊找加油站,氣死我,中港路是上坡耶整得我七葷八素的,明明中午就到台中,卻消磨了一整個下午去處理這些事情,回到租處洗個澡整理一下就拖著疲憊的身體去上班了。

暑假期間,叔叔跟姊姊還有妠兒,那群姊妹裡面最活潑的小姊姊來餐廳找我,他們說談生意剛結束路過來找我吃個飯,姊姊還是不喜歡吃太硬的東西,我幫他們配好了餐點就得去忙也沒聊到什麼話。倒是開學後因為姊姊的緣故我又在班上成為矚目的焦點,不過這次倒是好的。「小另你快點來看看!!」我才剛到教室就一群女生機機喳喳的拿著一份蘋果日報要我看。「不會是阿明那個線上直播被蘋果爆出來吧…不是跟我說什麼那是國外的又要會員付費才可以看,什麼的嗎…」我在心裡叨念著,在等待婚禮那期間我還兩三次跟姊姊跑去找那兩個高職生免費當他們直播的女優,雖然有看過影片知道那個影片根本暗到不要說臉,身材都看不清了,聲音也都失真的沙啞,但是難免忐忑不安的接過報紙。「美豔美女大直擊!!」看了標題我就鬆了一口氣,不是那個就好。

報紙上滿滿的一頁都是美女的圖樣,同學要我看的只是我跟姊姊在逛街的時候姊姊被邀請拍的照片。一口氣好像拍了2、30張吧。本來想說什麼只是今日我最美那之類的東西,我在一旁看沒有跟著拍,姊姊那陣子很認真的每天翻蘋果日報,想說會不會刊載出來,沒想到卻是現在才跟其他的美女一同亮相。「她是你對不對!!」「一定是你啦,阿捲髮很漂亮,你怎麼又把頭髮洗直了!!」「你是台北人嗎?在那邊被拍到的?」「你怎麼打扮的那麼漂亮!那天是不是要去約會?」「你那麼正要我們怎麼活啦…」鶯鶯燕燕高分貝的在耳朵邊轟炸真的很可怕。「那是我姐…不是我…」「怎麼可能~不要騙人啦~」「來來來…看這邊…看看她沒有喉結對不對…來..米米你摸我我這邊…see~」姊姊的喉結動手術拿掉了,這大概是她全身上下我最羨慕的手術了,我的喉部有一個小小地突起雖然要我仰著頭才會被發現,但總是覺得不滿意。「我有跟姊姊的合照啦,你們看!」那天婚禮結束後我姊姊拍了好幾張合照。「你跟你姊姊好像喔!!」「你穿得好漂亮喔,姊姊這樣看起來更漂亮啦」「我就說你看起來沒那麼成熟咩…」「介紹你姊姊給我認識好嗎」「男生不要插嘴走開啦!!」女生問完換男生,整整一天我都被同學們包圍著疲勞轟炸,比我剛復學的時候還誇張。一到餐廳,Cindy手上拿著報紙衝過來「Cindy 媽咪,你不要拿報紙給我看了,那是我姊姊,上次來吃飯你也看過…」「蛤…你知道了喔…真不好玩,你看這一段:拍攝當天,L女的妹妹也在一旁,姊妹都是漂亮的清秀佳人,可惜妹妹極度害羞不願入鏡。這個總該是你了吧。」「嗚…寫這個幹麼阿…」那天攝影師不斷邀約我也一起拍,什麼姊妹花一起入鏡更吸睛的,但我卻有苦自己知,那天上街,我套著件寬鬆的飛鼠袖棉T一件熱褲,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可愛的打扮,但棉T下的身體,沒有內衣,只貼著兩塊會導電的電極在乳頭上當作胸貼,電極的電線就連接到熱褲內被姊姊插入菊穴的電動按摩棒上,姊姊隨時都會在人多的地方打開開關。要是由我來擺那種小露領口的動作,攝影師就會相機快門中發現我那寬鬆的領口內其實裡面什麼都沒穿,是個表面清純卻上街享受著視姦與羞恥調教的變態人妖母狗而已,屆時一定會被拖去旁邊的廉價賓館賞我大雞巴吃的吧。姊姊上新聞的風波還不只同學,升上三年級我還是有一堂主修要跟一年級的學弟妹一起上課,結果那周上課老師居然在學弟妹面前幫我打廣告…氣得我忍不住打電話跟姊姊抱怨。「喂~Ring~我是小彤…嗯…找嘉嘉有什麼事嗎?」「彤姐?…姊姊不方便接電話?」「喔..嗯…你等一下…阿…嘉嘉,Ring找你」「嗯…喂…小另嗎?」「姊姊我跟你說,你上蘋果你知道嗎,蛤?這樣喔…好…你忙…你忙…」姊姊因為上新聞這件事情讓她又好好的被那些淫亂的同事給好好的招待了一番,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姊姊正在茶水間裡被小彤跟Lisa給姦淫著。她趴在小彤的身下舔著小彤才剛被叔叔給姦淫過還在滴著淫精的菊穴,Lisa也正用大陰莖好好的調教著姊姊的小菊穴。聽著他們的浪聲對我來說太痛苦了,還是先掛掉電話比較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