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9)插曲

這個寒假我們餐廳工讀生臨時跑了兩個,缺人的情況下,我找了還留在這裡趕畢業專題進度的阿草來幫忙「吼呦來幫忙啦,不然我上班會上到死啦,你不是說你做過fridays,我們這個小case啦」「我專題趕不完啦!!沒空沒空!!」「….專題進度還落後多少?」「很多」「寒假晚上來賠我上班,白天我幫你一起寫專題如何?」「你確定….」「姊姊我就算整個寒假都賣給你,姊姊的專題進度一樣超前啦!」其實我的畢業專題已經寫好躺在哪邊了,只是怕太早給老師看會要我又加強東加強西的,所以都按照著進度在丟東西給老師看。反正在我利誘之下阿草答應了當我們餐廳的工讀生。「阿草,阿草~你那個男朋友又來接你下班了耶!!」CindyLuna很快就發現每天都跑來癡癡等阿草下班的維尼是一對的,而答應要幫忙阿草弄專題的我,現在連維尼的份也要攬下來….「阿~~~…….」「小另你幹麼大叫阿?」「你你男人是白痴嗎?我幫他找好論文、劃下重點、連草稿都幫他打了,只要他換句話說,修飾文章你看他寫的是什麼東西啦?」「寫得很好阿」「不是前面是後面前面我改好了」「呃這個豬頭寫這什麼東西難怪有時間跟我」「蛤?有時間什麼?」「阿沒什麼」「算了嘿咻就嘿咻咩幹麼怕人家知道!」「小另!!」通常中午過後,阿草就會來我房間寫專題,我就是幫他找資料畫重點,跟他討論專題論文的方向,不像維尼的專題根本就是一團糟,都打好草稿的東西還有辦法寫得跟小學生作文一樣文句不通,氣得我白頭髮都快跑出來了。「小另過年放假不會回家嗎?」「不會吧,才休三天,我姊姊又不在。」「是喔,不過CindyLuna都要回去耶!!」「唔那我只好在家裡補眠了」「哈哈,我也沒有要回去啦,你家借我住,我要趕進度!」「回你家趕啦!讓我補眠~」維尼要是沒有來接阿草下班,阿草有的時候會懶得騎回家就住我這邊,對我來說,跟個日系花美男睡覺可一點都沒有損失阿。

「嗯嗯,老公新年快樂,嗯~愛你~」除夕下午,我丟下一個嗲聲嗲氣在跟情人談話的清秀男孩不管在Motel裡跟Sam的一群朋友一起狂歡雜交著。在房間裡四男、四女玩弄著6根小弟弟,咦?是5隻吧怎麼會變成6隻?不是我算錯,而是女孩中的Betty是來台灣表演人妖秀的人妖女郎,除夕不用表演的她現在正抱著我的屁股在地毯上演出人妖互玩的戲碼給其他人欣賞。另外兩個女孩也正被幹著,她們是一對姊妹,念國三的妹妹正在Sam身上,上半身赤裸的露出還粉嫩可愛的椒乳,下半身被Sam的要求穿著學生裙在Sam的身上飛揚。裙擺隨著律動上下飛舞,兩人交合的部位時不時的展現在我們眼前。而高一的姊姊則被兩個大雞巴老外同時操著前門跟後門,還抓著第三人的雞巴把玩著。「老師老師你好厲害喔……」國中女孩浪聲叫著。兩個女孩都是Sam補習班的學生,姊姊早已經是Sam Party中的常客,而妹妹應該也跑不掉了。「喔好棒…Ring的菊穴好緊喔…Ring …我要把你帶回劇團去我要讓你在舞台上被我向這樣的幹著!」我也浪蕩的喊著幹我的人妖的名字「Betty…yes…oh…Betty..不可以只有你幹我..要很多人幹我花錢看我表演的人都可以幹我..oh…yes…oh ~solovely… honey…oh…Betty雖然有著還不錯的漂亮雞巴,但或許也是有用女性荷爾蒙吧,稍嫌不夠硬挺,快快就射精的她也讓我欲求不滿。我起身禮貌性的親他一下就坐在地上看著其他對的演出。地毯上的空位很快的就換成了Betty被幹得唉唉叫的戲碼了,我起身喝了杯酒看了看閃著信號燈的手機,手機裡有數通的未接來電。

「喂怎麼都打不通」未接來電全是阿草打的,電話打不通讓我莫名的有點擔心,於是跟Party的同伴們到了歉,允諾會再找時間補償他們。搭了計程車回家,卻沒想到我一開門,就看到一個裸男蹲在床邊安慰這一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孕婦「你你們在幹什麼啊」「我」阿草剛要開口就被我揮手阻止了,「我我先坐一下頭暈。」衝衝忙忙趕回家又喝了不少酒的我感到頭好暈。「你怎麼會來?雲姐」緩了一下神,我問起突然出現在我家的雲姐。我離開家之後,阿草在我房間睡了一陣子,然後跟維尼玩起了視訊網愛,當阿草正跪趴在在鏡頭前用按摩棒發騷的插入自己的小菊中,搖尾擺臀的挑逗維尼時,沒有鎖的門被雲姐給推開,他們對望了一下,當雲姐想到這時候應該要尖叫時,阿草這個羽球隊隊長瞬間用了平常鍛鍊出來的超高反應,跳起來摀住了雲姐的嘴巴把她給啦進房間內,害雲姐以為他是打算要滅口強姦擄人勒贖”…嚇得大哭。阿草連忙想要解釋,但是雲姐卻哭得一句話都聽不下去,兩個人就這樣堅持著,阿草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打電話給我要叫我回來處理。「靠腰勒!死阿草!!你你在我房間玩網愛!!」「你….先穿衣服好嗎」雲姐看我回來就比較冷靜了些,我抓抓頭還是介紹了阿草跟雲姐互相認識,並讓驚嚇過度的雲姐先躺在我床上休息,怕他動了胎氣。

雲姐張著漂亮的大眼睛,而且紅通通的掛著淚珠,那模樣真的有如文字描述的梨花淚雨,我見猶憐,我打發了剛穿好衣服的阿草去買點甜食來為雲姐安安神。「雲姐,大過年的你怎麼有閒情跑來中部阿?」「我」吞吞吐吐的雲姐讓我覺得奇怪,「姊姊,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沒關係阿!蔡哥要是欺負你,我就幫你報仇」我拍拍她的頭「齁呦,你怎麼也跟小蔡一樣喜歡拍我的頭啦,我比你們大捏~」雲姐突然爆出這句話讓我噗哧的笑出來。「好啦!!我說啦!!」雲姐看我笑個不停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解釋他來找我的原因。「我前天大掃除的時候在小蔡的抽屜裡翻出了一個隨身碟,破破爛爛的才2GB我想說把隨身碟的資料備份一下要把它給回收了,結果我看到了你的照片還跟他」「蛤!!!」我聽到這裡大大哀號了一聲!!「阿~~死小蔡我要他都刪掉了說!!姊姊,你要相信我,我來中部之後都沒跟他亂來了他對你很專情的,你不要想太多我們沒有什麼了」我連忙的向雲姐解釋,「小另,我不是要跟你說這個啦我知道他很專情啦不過你跟他又跟他爸這樣是不是亂我不是要說這個啦你不要亂想」看著雲姐羞澀的說著小蔡很專情的那個神情,不曉得為什麼,我覺得很羨慕雲姐可以這麼專情的喜歡著一個人。「我想說的是,我看到了你的裸體每張照片上都有小雞雞!」「阿下面有小雞雞?蛤?對齁雲姐你還不知道」「嗚是真的嗎!!」雲姐還以為照片是被修圖修上去,現在我這麼一說她才知道這是真的「小另你是男的??怎麼會!!你這麼漂亮怎麼怎麼會這樣」雲姐說著說著突然掉下眼淚來,她這次是在哭什麼鬼的啦,我又是手忙腳亂的安撫了一下,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雲姐,你知道叔叔辦公室的那群姊姊嗎?」「知道阿,我知道他們都跟公公有些關係啦!這個我知道我知道!」雲姐收起了眼淚露出了一副得意的笑容。「那些姊姊他們都跟我一樣」「什麼!!!他們也是男的??」雲姐目瞪口呆的看著我「嘉嘉我姊姊去年才從哥哥變成姊姊」看著失神瞪大眼睛看著我的雲姐,我忍不住又拍拍她的頭。「小蔡是公公的養子嗎?」這是雲姐好不容易回過神後的第一個問題。之後我亂七八糟的把來龍去脈解釋給雲姐還有買甜點回來的阿草聽。這兩個聽眾聽得連手中的蛋糕都忘記吃了,「嗯大概就是這樣摟,聽說我姊姊應該會是最後一個了吧。」「那那個蔡叔叔也太神奇了吧」雲姐連忙點頭的附和著阿草的反應。「我也覺得很神奇,雲姐有空問問小蔡,他說不定會知道。」「這個我問不出口啦!!」

小蔡正在當兵,過年後才有放家,而蔡叔叔又帶著眾女飛去香港玩,本來嘉嘉還想留在台灣照顧懷孕不能坐飛機的雲姐,但雲姐說他回娘家過新年就好要嘉嘉也去玩。沒想到卻因為太想問我問題,所以開著車就到台中來找我。「姊姊很危險捏,你弟弟不是也回家了嗎,叫你弟弟辛苦一點來載你啦。」很不放心她開車的我又不會開車,只好不斷要她把車放這裡,搭公車或是請她弟弟來接送,不過雲姐很堅持自己開車回去,也只好留了她一晚隔天早上才讓雲姐回家。我還有帳找阿草算呢。

「死阿草,雖然我跟你說我不會回家,不過你幹麼在我房間玩啦!」「小另別生氣啦是維尼」「誰管那個色慾薰心連報告都寫不好的色胚啦!雖然你是好姊妹,可是可是想到我的螢幕出現真人版維尼的裸體我就覺得很噁心啦!!」「好啦,好啦,我請你吃飯啦,別生氣嘛!」「不要雲姐都看到你插肛肛的照片了,我也要看啦!!」這個阿草平常雖然帥氣逼人,但是在維尼面前就是一副小受的樣子,我故意耍賴著鬧他。「不要啦小另你笑起來很變態不要這樣」「不管啦,你補償一下我受傷的心靈啦做錯事的人沒有講價空間啦!」「我叫維尼來你欺負他啦!」「我才不要,你比較帥,我幹麼換人」「維尼很帥阿!!維尼的綽號可是根據他的身材還有笑起來的憨樣得名的耶,阿草不曉得那根神經不對了。「好啦好啦~給你看啦!不可以對我亂來喔!」「那你要重頭到尾演一遍喔!」「不要啦~我會害羞啦!」「不管不管,你害我沒有爽到就回家了捏!」「好啦好啦,我做!我做!」「幹麼不情願,我也可以給你看阿!」「我不要看啦!」

阿草在我面前脫光了衣服,明明就是個陽光氣質男孩為什麼會被維尼吃掉對我來說真的很匪夷所思。他羞澀的摀著自己的重要部位跪坐在床前,剛好跟懶懶的斜躺在床上的我面對面。「手拿開,我想要看看小阿草!」我略帶強硬的口氣讓阿草滿臉通紅的把手給放開,「哇~怎麼有點興奮啦?」阿草被我的目光盯著,他那敏感的部位正悄悄的產生變化「呵呵,被我看你會變硬喔?你不是喜歡男生嗎?」「我」阿草囁嚅著說不出話「你好興奮喔阿草豎起來了耶!」我不斷用著一種挑逗卻又冷蔑的口氣刺激著他,就如嘉嘉姊姊在教育小母狗的時候一般。「阿草,你不是要表演什麼嗎?」「感覺很奇怪啦,不知道怎麼動!」「齁!好啦好啦~你要是表現好,我給你看個好東西!!」看著阿草豎立的陽具,本來只是看好戲的我也有點興奮了起來。他開始羞澀的撫弄自己修長的陽具,一手輕輕玩弄著自己菊門的入口。看著他的羞澀,我還故意的走到他身後問他「維尼是不是喜歡從後面來阿?」「他弄你舒服嗎?」我看阿草被我的問話弄得全身火燙了,我褪下了下半身的睡褲,晃著晃著走到他面前,把我的下體暴露在阿草的面前,「阿草,我這邊可愛嗎?」我那孩童般大小的陰莖在阿草面前晃阿晃,我看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就彎下腰將阿草的手拉著,讓他撫摸我的小陰莖。「阿草,摸摸他好嗎?我給你看看我珍藏的照片喔!」邊說邊把我的手機遞給他,上面已經開好了一個我平常都藏起來的資料夾。從上往下看著阿草邊撫摸我的小陰莖,邊滑動著螢幕邊閃過一張張拍攝著黝黑的陰莖抽插著菊門的照片。黝黑的陰莖是小黑那粗硬的分身,而張開著菊門迎合著的是我那雪白的翹臀。「阿草,這個陰莖很棒對不對!維尼應該不能比吧!那是我的老公身上的喔!」我用氣音把陰莖的主人告訴不斷吞嚥著唾液的阿草。

「阿草,你很癢了嗎?想要大雞巴插進去了對不對?」我看著他的手自顧自的玩弄著自己的陰莖。「我來幫阿草頂頂後面好不好~」「」我走到阿草身後,他自動崛起了屁股上身靠在床上,我用已經沾滿口水的食指挖弄阿草那緊實的菊穴。「哎喲,阿草的菊穴好有彈力,好會吸喔!」,我持續的用言語攻擊阿草,聽著他的喘氣聲我用我的下身那興奮得滴水的小陰莖磨著阿草的菊門「阿草,我沒有操過人,你讓我操好不好~」雖然小陰莖不能插入,但是隨著我擺動著腰,讓小陰莖不斷的重擊著他柔嫩的股間。「嗯~好奇怪好怪好怪」我興奮的看著被頂得不斷往前傾的阿草撫弄陰莖的手動得越來越快,欲望尚未達到頂點的我可不想他那麼早就射精了「阿草,手來~」我把他的手壓制到背後拘束了起來,我的動作輕輕的讓阿草不懂得反抗。「阿草,你好可愛,讓小另幹你好不好?」「嗯」阿草頭埋在被單裡輕輕的點著頭,「可是,小另的雞雞不會變硬,阿草要吹吹嗎?」他乖巧得點了頭。他轉過身含住了我那只有小指頭大小的小弟弟,「阿阿草吸慢一些對了很好」我特地將他的眼睛封起來,用我的腳縫輕輕的柔柔的刺激著他那硬得發紫的龜頭。「阿草~小另弄得你舒不舒服阿?」「舒舒服」他的嘴裡有著我那細小的小陰莖跟他鮮紅色的舌頭交纏,雖然不會勃起,但龜頭被刺激得不斷排出的液體正在他的嘴裡流淌。「阿阿草好棒怎麼阿~~阿~~」阿草被我的腳趾頭玩弄到射出了精液來,而高潮的他不自主的用力的吸著我的小陰莖,我那小陰莖被他當作了吸管,吸取我囊中的那液體。

「呼臭阿草害人家都洩到無力了還把人家的腳弄得那麼濕」我的腳背上居然被他噴了滿滿的一攤白液,高潮過後的我無力的攤在椅子上,本來想用衛生紙擦掉,但卻不自主的把腳向前伸,阿草正跪在我身前,被拘束著眼睛也看不到的腳尖就擱在那微翹又豐厚的唇角,指甲輕輕的刮著他嘴角邊液體滑過的痕跡。「舔乾淨!」窗簾拉上而昏暗的房間裡,我的語氣又像是拜託又像是在命令,配合著指甲刮弄的動作,我又重複了一次!「舔乾淨!」這次的口氣更為強硬了些。阿草默默的含住了我的指尖,從拇指、食指、到小指頭,依序的含進嘴裡用舌頭舔過之後又吐了出來,連腳縫也沒有放過。舔過腳趾後,他的舌頭開始刮過他那黏滑的體液,明明就被我羞辱了,但昏暗的影子中,他的跨下又挺起了一個圓柱形的黑影。「小壞蛋!怎麼舔我的腳也興奮了呢?」我用腳背清點了兩下他的臉頰,然後又落上了他的腹股之間。「怎麼了?喘氣喘成這樣?」我並沒有踩痛他,像是小孩玩弄泥巴般的隨性,恣意。阿草的神情又扭曲又愉悅,我知道他正滿足在我的玩弄之中「阿草,我羞辱你你興奮嗎?」「……」「我正踩著你的小弟弟耶!」「……」「阿草的頭頭怎麼越來越濕呢?」我扯下他的眼罩,讓他可以看見我。微光中我坐著,光線透過窗簾映入我的房間。我知道,現在我臉上掛著冷冷的淺笑踩著阿草,卻用寵愛的眼神盯著阿草,我彷彿姐姐的翻版,臉上的神情學著在陋巷中羞辱、俯視我的姐姐,不用鏡子我也知道映在阿草眼裡的臉蛋跟那晚浮現在頭上的臉蛋一模一樣。感到阿草微微的失神了,他的肉棒淺淺的淡淡的抽搐,它又快要吐出白色的淚珠,我於是收回了腳。「阿??…??」「你都不回我,我累了!!」阿草立刻福現出悵然若失的神情,我要他挺起身,伸手就往他那硬得不斷跳動的陰莖摸去。阿草以為我要用手為他服務,身子更挺直了些,眼神像是一隻想要主人撫慰的小狗盯著我看。我並未如他的願,只是握住了那合手的陽物,食指的指甲尖抵著那多在下方的繫帶,用著會抓痛、抓紅他的力道慢慢的往上刮過,最後又用拇指的指腹用力摩擦了那龜頭頂端的裂縫。「嗚」阿草露出了不解又惱怒的神情,這疼痛消彌了他射精的慾望,卻又不會讓他已膨脹的陰莖軟下。「還沒呢不是答應我,要用按摩棒來玩耍的嗎?在他耳朵邊說完話我俏皮的伸腳鑽開了他的雙腿,在他胯下用腳趾刺激著阿草粉嫩的小菊穴。

「阿呦」阿草呻吟著,「來,躺下,對面向我」我舉起了昨天阿草穢玩到一半丟下的按摩棒要阿草重新的舔過「很好,好乖呢。」看著黑色的按摩棒上面晶瑩的唾液,我將它深入自己的嘴中,又加了一層潤滑。「腳張開挺起來一點好,進去摟!」「嗯~嗯~停一下,痛!!」我稍稍停了一下,又稍稍的往前擠了一下,太緊的菊穴,只好再拔出來加點潤滑油。「阿好飽好粗」這次進入,阿草開心的呻吟了,我聽著他的聲音,不斷變換方向轉著摳著,就是要讓他的呻吟越來越淫蕩。「阿草你怎麼這麼淫蕩這不是維尼的肉棒耶你怎麼可以這麼開心的呻吟著。」我越是捉弄他,他就越是興奮得呻吟。「阿小另,可以摸摸我那邊嗎?好酸」我似乎探到了他的花心,那淫慾的前列腺。我加重著對他菊穴的攻擊,抓弄他陰莖的手只是擺擺樣子的刺激著他,敏感他的神經,就是要他越來越興奮卻不想讓他愉悅的噴發。「阿求你..小另幫幫我」「阿草很想要嗎?」「是好難受拜託拜託你」不曉得是我刺激得不對,還是阿草的前列腺沒那麼敏感,我沒有辦法讓他在菊穴的抽插中得到高潮,但看他那難受的神情我都快要忍不住高潮了。「那阿草來舔我這邊,你讓我開心了,我就讓你出來好不好?」我趴下來,讓阿草從背後用舌頭瘋狂的舔著我的菊穴,「阿好癢鑽進去一些再快一些」為了達到快感,阿草忠實地遵從我所下達的每一個指令。「嗯好了吐一點口水在那邊沒錯去那邊坐著。」等阿草坐定我撲到他身上,用我被他弄得溼潤的菊穴吞入了阿草的陰莖,「阿草乖~主人讓你開心!」我自稱了主人,但阿草也沒有抗拒,被吞入的肉棒跟所有插入的陽物一般得硬挺,沒有因為他是喜歡男生而有所不同。「阿阿草不是喜歡男生嗎?怎麼在我體內這麼硬喔亨挺腰配合我…yes…快一些」快要被我搞到錯亂的阿草也無法顧及是男、是女,或是人妖?我綁在他雙手的束縛被他掙脫,他猶如餓瘋的老虎一般抱著我,緊緊的抱著,臉直接埋在我那棉柔的胸部上,奮力的擺動著他的腰。「阿太快太快了啦不要不要那裡怎麼出來了」就當著我快要被他幹到頂峰的時候,他突然深深地吸進一口氣,他把那憋到快不行的精液像是水槍噴濺般的衝擊著我的內壁,一股又一股的水流流淌到我的體內,但還沒有滿足的我,將他壓在床上瘋狂的動著腰「阿小另不行感覺好奇怪小另停下來不要動了」阿草越是呻吟,我就越是瘋狂的擺腰,他的陰莖一度有點軟化,但在我緊夾的擺動中再度恢復了雄風。「阿好麻好麻等一下等一下」很快的他又再度噴發出來,這次在他的噴發中我也滿足的獲得了一次高潮。「呼快死了」,阿草像是剛溺水被救上岸的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而我的喘氣聲也不晃多讓。「阿草~你當男人也不差嘛!」「你你夠了你怎麼怎麼那麼變態啦!」「可是你很開心耶?」「你你知道,你要我憋了兩次嗎?」「當然阿你憋著的樣子這麼可愛。」「我」「而且你這兩次也射太多了吧。」「你你讓我超敏感的」「蛤?太小聲了啦最後兩個字再說一次?」。阿草躺在床上,我躺在地上,兩個人都無力得動彈不得。

小小地插曲讓我們的相處尷尬了一陣子,但還沒開學就恢復了平常的相處方式。阿草愛上了強烈又刺激的性愛,跟維尼的互動就變得很不滿足,經常為了這件事情吵架的他們還因此被同學們發現了他們在一起的秘密。「什麼!!小另你說你早就知道了!!中秋節就知道了??」午休,柔柔八卦的跟我談起他們的事情。「對阿,托你的福。」「什麼福??」「你在廁所淫叫得太大聲摟!」說完這句話我哈哈大笑得丟下滿臉通紅的柔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