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物(1)沉淪

from: eyny.com
by: nomokid

玩物(1)沉淪

無人的辦公室,男人有力的臂膀,將我的身子緊緊倚靠在他的身上。我那柔嫩的乳房跕在他地胸膛上,小腹則感受著那男性象徵逐漸硬挺的頂著。他強壯的臂膀環著我的腰,溫熱的鼻息吹過我的耳稍輕輕的撂動我柔順的髮絲。他的雙手很快的就滑落到我的屁股蛋上。「色鬼,這麼猴急阿!」我輕聲的抗議只是更加撩撥他的欲望。

玻璃窗帶進昏黃的燈光,我襯衫的鈕扣被他一一解開,紅色的褻衣下渾圓堅挺的C罩杯呼之欲出。男人的大手搓揉我的乳房,來自胸前的壓力使我輕吟著,他那不規矩的大手探入,用那厚繭摩擦我殷紅敏感的乳首。我的手也隔著西裝褲,輕重交雜的刺激著那嚇人的大陰莖。

我拉開了他的拉鍊,將那個男人的象徵從褲頭中給解放。「好大!」我輕呼了一聲,我的手指輕柔的撫摸著露出外面的它,情不自禁的蹲下身將它給含住。我慢慢的吸吮,感受那陰莖在我的嘴巴內跳動,我盡可能的努力讓我的舌頭滑過它那敏感的龜頭,沿著那繫帶慢慢將整個陰莖吞入,但最多也只含了一半吧。他抓著我的頭開始擺動著他的腰。每一次突進,都堵到我的喉嚨深處,然後又蠻橫的退出,就這樣來來回回的玩弄著我的口唇。

等到他退出我的小嘴,那陰莖上早就佈滿我晶瑩的口水,甚至還有好幾條絲線牽連著我的嘴角。我的唇再度重重印在那暗紅的龜頭上。我褪去身上的衣物,只剩下那設計過的內褲掩蓋我那不完美的下身。男人的臉上帶著淡淡地微笑,光是他的目光就讓我全身燥熱的發抖,他拉開我身上最後的布料,我羞恥的用手遮去已經春情氾濫的小縫,任他將我翻過身壓在辦公桌上。渾圓的乳房被擠壓成橢圓形,我的小穴被他雄偉的陽物給貫穿。早已經潤滑好的洞口,讓他的進入毫不費力。

我是陽物的俘虜,我叫小另,飢渴的渴求男人的寵幸。從國小開始,就希望當個能誘發男人獸性的女人。還記得醒悟那天,只有我跟念國中的哥哥在家。像似獻寶一般,哥哥打開電腦播放了A片給我看。不記得是什麼劇情了,只記得畫面一開始身穿輕薄褻衣的女優扭動著她勻稱美麗的身體,看著她趴在男人的胯下滋滋有味的含著那硬挺的陽具,男優的身體是那麼的健壯,稜角分明肌肉線條,讓人臉紅心跳,我想像著我幻化成了那美麗優雅的女優,盡心的為那男優服務。我羨慕那女優雪白的身軀,軟綿的胸部,以及閃著光芒的烏溜長髮。當女優跟男優交合,她發出那種欲仙欲死,嬌媚又淫靡的呻吟,一旁的哥哥忍不住褪下褲子,用手抽動他那堅挺剛長毛的陽具。而渾身發熱的我,悄悄的將目光移到哥哥的陰莖上,想像著用我的小嘴含住它。

那天之後,每到睡前我總是撫摸著自己那平滑的胸膛玩弄著我胸前的兩個小紅豆,想像著我正被一個男人抱著,任他輕薄我胸前的兩個小點,而我的手指則幻化成他的陽物在我的後穴進進出出的。可惜每當這時總會感受到我那小弟弟情慾高漲的硬挺起來,提醒我,我是男生這個事實。我討厭它,好幾次發狠想要將它除掉,但害怕從此不能尿尿讓我始終無法狠下心腸。於是我總是用力的捏住那淫棍下兩顆垂下的蛋蛋,讓他因為疼痛而軟下。我想要變成一個盡心服侍男人的女人。

每天揉捏睪丸,讓它失去了功能,我的第二性徵遲遲沒有出現,小弟弟比小指頭還要小。因為沒有發育,我永遠是班上最矮看起來最秀氣的男生,但反而讓我換上女裝後,就像是個真實的女孩。女裝打扮成了我夜深人靜候的休閒,網路的發達,訂購女裝、學習化妝連變性的資訊都能查詢得一清二楚。感謝當年媒體對COSPLAY的大肆宣傳,當我的化妝盒跟假髮、女裝被媽媽發現時,我說了句COSPLAY的用品就矇混了過去。

雖然身體停止了發育但青春期的肉體有著日益增加的欲望。那年我18歲,正是高三準備大考的日子,我開始在課後躲到公園內的公廁換上女服乘著昏暗的夜色走在公園內享受女裝的樂趣,從網拍購買的按摩棒深深地進入我的體內,想像著一群男人在這公廁內輪流玩弄我的身軀。淫蕩的想像讓我樂此不疲,每天總要在廁所內玩弄個把個小時才滿足的離開。穿著女裝在公廁內的胡來成了我可以逃避壓力的緩解。爸媽因為繁忙的工作東奔西跑,只要成績穩定也就任我自由了。就是在這個我經常變裝的公園裡,我認識了奪走我第一次的男人。

似乎是一個女生從男廁裡走出來的怪異現象讓他留了心,他觀察幾天後就開始了他的計畫。那天一如往常地,我走入最裡間的殘障廁所準備換裝,尾隨在我身後的他叫住了我。

「小女孩,今天比較晚喔!」

「你在說什麼阿?」

「別裝傻了小女孩,我每天都在期待著你的到來呢。」

我聽了他說的話感到很不安,匆忙的想要推開他離開這個地方。但他手上的照片卻讓我動彈不得。那是我的照片,還是我穿著女裝坐在馬桶上滿臉陶醉的用按摩棒刺激小菊穴的照片。我的腦袋發黑,居然完全沒有感覺到被人從上方給偷拍了。

「小美女,照片拍得還不錯吧。」

「你..想要我怎麼樣?」

「你乖乖聽我的話,我就不會對你怎麼樣,還會把照片都還給你。」

他命令我將衣服都給脫下,他打量著我蒼白又瘦小的赤裸軀體,口中喃喃的說著「還要改造一下!」,一邊將一個袋子交給我,命令我打開。袋子裡是一整套清涼的女裝。我猜測著他的心思,慢條斯理的扣上前陣子咬牙買下的義乳胸罩,感受胸前服貼的沈重感,接著換上他所準備的衣服。桃紅的襯衫背後卻被挖空了一塊,短得不能再短的牛仔褲露出我細心保養,修長雪白的長腿。他滿意的點點頭,我坐在馬桶上在他的注視下簡單的把自己的臉修飾得更秀氣更像女孩,最後再戴上黑色的長假髮。

完成一切動作的我坐在馬桶上,抬頭好好的注視著這個握有我秘密的男人。年紀四十幾歲的他身材些微的變形,滿臉的鬍渣,十足中年男子的形象根本不是我平常幻想中會出現的類型。但是他注視著我換裝的眼神,卻讓我心跳加速,有種說不上來的期待感。他的運動褲聳立成一個小帳篷,不用開口我也能感受到他的欲望。

「今天先讓你好好的含著他」,雖然早就幻想著能夠為男人服務,但我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要含住一個陌生人的陰莖。我就這樣坐在馬桶上看著他的褲子褪到膝間。黝黑的陽具在我眼前昂然聳立,頭前段散發出的尿騷味清晰的鑽進我的鼻腔內,我皺起眉頭,但已經沒有推縮的空間了。我先是輕輕的舔著帶有鹹腥味的龜頭,然後稍稍微的用嘴唇含住,品嘗令人作嘔的尿騷味。齒間傳來一陣陣的脈動,我的小舌頭緩慢的舔著龜頭中間的細縫,讓原本就勃起的陰莖在我嘴裡更進一步的漲大,感受到他因為我的伺候而感到滿足,我的小嘴讓他感到快樂。

我開始盡力的吞吐他的肉棒,指頭掐住那棒子的根部,嘴巴吸吮著棒子的頂端,滑嫩的小舌正狠狠的刮過他的馬眼。賣力的演出讓他發出滿足的低吼。「喔…小美女你的嘴巴…好厲害,好會吸…喔….」,我的表現讓他開始配合我擺動他的臀。每擺動一次,我的小嘴就被他更深入一些,我頻頻的想作嘔,但卻不讓他把動作放緩。喉嚨的不適讓我的眼淚不自主的滑落,眼球也不斷地往上飄。明明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卻能從他劇烈的動作中自主的迎合著他的需求,我期待著用我的嘴巴迎接他心滿意足後的產物。

並未如我的預期,他選擇從我嘴中拔出把他的的精華撒在我臉上,甚至濺入了我的鼻腔。我將他那白濁的體液從臉上刮下來含到嘴裡。臉上掛著淚珠,嘴角的唾液混合著刺鼻的精液。我的臉上充滿了他的氣味,強烈的精液味侵蝕了我的思考力,只能無神的看著他,乖乖聽從他的命令將嘴中的液體咽了下去。我的順從讓中年男人很滿意,他用紙巾將我的臉自仔細的擦過,命令我跟隨他回家。

那男人要我叫他蔡叔叔,他的職業是什麼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有著不輸年輕人的體力與精力。我跟他回家就被他硬是壓在身下剝去我下身的衣物。雖然經常使用按摩棒擴充,但卻無法減輕菊穴被初次侵犯的疼痛,雖然叔叔有在我的菊門抹上厚厚的潤滑油,但比起我慣用的按摩棒還要粗大的下體深入腸道的劇痛,讓我不自覺高聲的喊叫,「好痛,不要進來…快住手…」小手奮力的推開他的胸膛想要掙脫他,但已經被他給掌握住節奏,隨著他的腰部規律向前擺動,我只能哭喊著承受這一切。像是野獸一般的交和,明明是個男孩卻被個男人舉高雙腿進行著傳宗接代的淫事。他換過了什麼技巧我不太記得,只有從每個不同深淺的抽插姿勢帶來的或大或小的疼痛,我那小小的陰莖在我兩身體中間悄悄的撒出些透明的體液。緊密的穴口,以及強暴的刺激,讓他擺動一陣子就將液體噴灑進我的體內深處,我掙扎的想脫離他,但卻雙腿無力的被他拉回了身邊。初次與男人交合的沒有想像中的溫柔對待,而是粗暴的獸性發洩,讓我不爭氣的低聲啜泣。

蔡叔叔強行把因為被強暴而淚流滿面的我抱在懷裡,他吻著我臉上的淚痕,撥開那被汗水弄濕的假髮,他濃烈充滿菸草味的鼻息就噴在我臉上。

「哭什麼,都被幹到噴精了,還哭…」他的手又是玩弄著我腹部上那點點的白液,又是伸到我那義乳底下挑逗我那紅色的小乳豆。在他懷裡的我雖然啜泣著,但是他的魔掌游走在我身上敏感的邊界,而且菊穴處濕濕滑滑的應該是他那體液正點滴的排出我的體外,他的大陽具還硬梆梆的抵在那邊。「你有著令人憐愛的本錢」、「屁股怎麼這麼翹這麼可愛」…蔡叔叔撫摸著我光滑的軀體,纖瘦的身材被他說得像是美若天仙,原本淒苦落淚的我也被奉承得收乾了眼淚。我的呼吸變得粗重,情欲一點一點的被撩撥了起來,我的小弟弟在蔡叔叔的手中逐漸的發硬,被他輕柔的上下搓弄。

「我最喜歡這樣弄像你這樣愛穿女裝的小變態了!你其實很想要被男人疼吧!小人妖~」蔡叔叔一邊說話,一邊用力握著我的小陰莖,性器敏感的我只能用嗚咽聲來回應他。「要不要蔡叔叔再來幹你阿…」我慌忙的搖搖頭,剛被撐開的菊穴還隱隱作痛著,實在是不想繼續承受了。但我還在搖頭的同時,穴口又被他那抹好潤滑劑的龜頭給撐開了。

雖然依舊感到疼痛,但被挑起情慾的身體讓我想要試著去配合著男人的律動。感受男人的粗狂與堅挺,我環住蔡叔叔的背,感受那陰莖在體內深處攪動。我的臉龐因為身體的擺動而發燙,聽著蔡叔叔邊姦淫我邊讚美我「你這個發浪的小妖精」、「小淫婦、小蕩婦」,我底下火辣的疼痛都可以當作沒什麼了。

「蔡叔叔,你會好好疼愛我嗎?」第二次完事後我依偎在他的胸懷裡,尋求他的憐惜。「你那麼乖,又聽話,叔叔當然疼愛你阿。」明知道只是甜言蜜語,但對著這個佔有我第一次的男人,我怎麼能不愛聽呢。原本就習慣從菊穴中尋找快樂,很快的就習慣了蔡叔叔火熱陽具的進入,每天放學後的翻雲覆雨變成了例行的公事。每次當他的龜頭狠狠刺激到我的前列腺時,就會聽到我拉出長音的呻吟。「叔叔好厲害,好大喔!!嗯…喔~~..」「要死了….小蕩婦快被叔叔幹死了…」每次被蔡叔叔幹著,平時文靜害羞的我總是不知羞恥的叫喊著淫蕩的話語。而且身體更是肆無忌憚的尋求更高層次的歡愉。

蔡叔叔每天都讓我服用雌激素跟豐胸霜,還在青春期的我只過了兩個月就不得不用布條把已經有小B的胸部給扎緊才敢去學校上課。女性荷爾蒙的威力在睪丸已經萎縮的我身上作用得很快,動作也越來越有女人味。我很享受胸部腫脹的感覺,尤其是敏感的乳頭被蔡叔叔含住的時候會讓我不自覺得淫哼。但在學校卻成了我的負擔,我不敢抬頭挺胸的走路,深怕被人看出端倪。但赫爾蒙影響的不只是胸部,連屁股的脂肪也多了不少,原本就翹挺的屁股,現在變得更是突出,走路一搖一擺的彷彿在誘惑著過往的男人,讓我開始承受了同學間暗示或明示的嘲弄我是個同性戀、變態等等。雖然有想過要不要拒絕吃藥,但是擁有個女性的身體是從小的夢想,怎麼會因為這樣就停下來呢,我忍受著,直到學測甄試過後就找藉口儘量不到學校去,反正怎麼算理想的大學是上定了。

學測後我幾乎是住進了蔡叔叔家,除非爸媽打電話來查勤了,才會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家住個幾天。我以女主人的身分在蔡叔叔家整理家務,為他準備餐點,像是小女人般等待蔡叔叔工作後回來,在家裡都沒這麼認真過呢。蔡叔叔也精力過人,每天總是要在我服侍下噴發個兩三次才肯罷休,我喜歡吞嚥精液,就算是被噴發到腸道裡我也會用手指頭把液體全部送回嘴裡去。蔡叔叔手機裡每天都能更新我吐舌舔弄精液的淫蕩表情呢。

學測後在蔡叔叔家胡混也有三個多星期,每天都期待下午蔡叔叔開門走進來。但是這天卻進來一個年輕男人,感覺大我個兩三歲,我們兩個大眼瞪小眼的互看著彼此。還是他先開口問我「我爸還沒回來嗎?」我點點頭回應他「你是蔡叔叔的兒子阿,我是…蔡叔叔的…女朋友,你好!」蔡叔叔的兒子就叫他小蔡吧,他聽到我是蔡叔叔的女朋友囁嚅的在嘴裡不清不楚的說了幾句,就跑回他的房間去,直到晚餐才出現。蔡叔叔很少提起他的過去所以我也不知道蔡叔叔居然曾經是有家庭的,還有著一個這麼大的兒子。或許是年紀相近,在餐桌上很快的我就跟他聊了起來,尤其我們愛看的漫畫又都相近,更是有了不少話題。從他口中提到的大學生活讓我羨慕不已,巴不得想要趕快展開我的大學生活。

小蔡讀北科二年級,因為新的打工地點就在家附近,就從學校宿舍搬回家裡住方便打工。多了一個人闖進我跟蔡叔叔的生活之間,雖然我倆都沒提起這件事情,但總是覺得彆扭不敢太過激烈的歡好,一天兩三次的性愛變成兩三天一次,雖然這樣對我的小菊穴來說也是種休息,但總是感到些許的欲求不滿。

那天中午因為整理家務弄得渾身大汗,我褪去全身的衣物只穿著件內褲就趴在地上擦地板,沒想到小蔡提早回來了,我趕緊套上在身邊的白色T恤往身上套。渾身汗濕讓T恤緊緊黏在我的身上,玲瓏曲線展露無疑。乳首激突著,像是恨不得所有人都注視著它。我卻無自覺得在小蔡面前走來走去。他嚥了好大一口口水,我才想起,我的雙乳正在他眼前不斷地晃動著,我連忙轉過身,但我的身子就被小蔡給抱住,我的雙乳被小蔡的大手給緊緊的掌握著,,他的粗重的鼻息把他那帶著汗味的雄性荷爾蒙噴到我身上,我的身體發燙,不難發現我欲求不滿的情慾已經被撩撥了起來,我帶著少許的理智哀求他,「別這樣,我是你爸爸的女人…放開我,拜託你…我們可以當作沒事的…」,但小菜無法克制的將我推倒在沙發上。

我的內褲被他撕開,我不可告人的男性象徵就疲軟的嶄露在他眼前,他頓了一下,卻沒有停手反而露出竊笑。「早就知道我爸喜歡看人妖A片,沒想到還真的讓他找到一個這麼極品的… 」「不要反抗,不然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他甩了我一巴掌威脅我。小蔡把硬挺的陽具塞入我的口中我的口水好好潤滑了一番,就直接從我背後插了進來。又是刺痛又是麻癢,還為為乾燥的菊穴緊密的包覆住小蔡的大陰莖,我的腰肢被小蔡緊緊抓著,我的雙腳夾住小蔡的腰間,想要抵擋小蔡那豪不憐惜的用力撞擊。一次次深入的撞擊,正狠狠的侵擾著我的理智,但光有口水潤滑的菊穴根本不夠滑潤。「那邊的櫃子有潤滑油,請你去拿,我不會抵抗的」… ,不想要因為菊穴受傷而被蔡叔叔發現我被他兒子姦淫,我請求小蔡幫我潤滑菊穴。小蔡的陰莖跟蔡叔叔一樣大,但卻更長了一些,還微微彎曲著,每一次的抽差又都是從穴口直接往腸內深處鑽去,我感到我那敏感的前列腺次次都被狠命的刮過去。我無意識的抱著他口裡喊著叫著「你好厲害…把小另弄得好爽…好爽…」。我春情氾濫的任由小蔡在地上對我失暴,他的身子與我交疊,腰部動得更快了。被小蔡弄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我,自己微張著嘴唇靠上小蔡那性感的唇邊,香舌微吐讓小蔡的舌頭將它捲去。

就算跟蔡叔叔歡愛再怎麼激烈,我都很少主動的將嘴唇給湊上去,但今天著了魔一般,我主動的跟小蔡索吻,還不斷的吸吮他分泌的唾液。小蔡把我翻過身讓我用狗爬式跟他做愛。一邊衝刺,一邊把我的屁股打得啪啪作響。「這麼圓的屁股,幹起來真爽」「蔡哥哥,你喜歡小另妹妹的屁股…就請哥哥幹用力一點…喔…喔…」小蔡順著我的願望更加用力的姦淫我,而我的小弟弟也被撞擊得不斷噴灑出淺白色的淫液。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淫蕩,不是我爸的女朋友嗎,怎麼被我幹還會爽上天阿?」小蔡壞心眼的邊把我幹得說不出話來,卻又說這樣的話來羞辱我。

「小另很淫蕩,就算是不認識的人幹小另,小另也會很爽!」明知道他在羞辱我,但我卻樂於被男人羞辱。

「你剛剛叫我哥哥,你是不是很想被你哥哥幹,你哥哥不幹你才來讓我爸爸幹阿…」

「小另小時候看哥哥打手槍,小另就會興奮得不得了…」

羞辱人的對話讓我的身體更是滾燙,而小蔡的大陰莖更是賣力的在我體內進出。「小蕩婦,你要我把精液射在哪裡阿?」「快射在妹妹嘴裡,妹妹吃掉哥哥的精液,才會越來越漂亮。」,小蔡很快的把他的大陰莖拔出來,直接往我的嘴巴裡送。早被蔡叔叔訓練過的深喉技巧仍舊無法容納小蔡那微彎的陰莖,他噴發出來的量好多又濃稠,我不住得嗆咳,咳到連鼻腔裡都緩緩流出乳白色的鼻涕,更別說嘴角早已掛滿口水跟精液的混和物了。

我用毛巾把臉上跟下身的穢物都給擦拭乾淨,默默的起身想要去沖個澡,但小蔡卻跟著我進了浴室。我跟他在浴室裡擁吻著,他輕柔的為我抹上沐浴乳,我在他的伺候下把身體洗乾淨,跟他一起泡在浴缸裡。我跟他說了我跟蔡叔叔相遇的經過,也說了些學校的遭遇,小蔡默默聽著,難得可以宣洩情緒的我抱在他懷裡哭泣著把情緒一股腦的宣洩出來。哭了好久,浴缸裡的水都涼了,我替小蔡把身體擦乾,告訴他「謝謝你聽我說這麼多,可是你也要知道我跟蔡叔叔也是有感情的,我不會因為你就跟他分開,所以你不可以把我們的事情跟他說!」小蔡答應我這件事情,但也要我允諾有機會就要跟他出門。我跟小蔡抓緊了每一分蔡叔叔不在的時間歡愛著,有幾次我去迎接開門進來的蔡叔叔時,還要死命夾著小蔡的體液,儘量不讓他們滑落。

不曉得是女性荷爾蒙的關係,或是白天、晚上輪流的被兩個男人姦淫的關係,我覺得我只要跟男人對上眼就會心跳加速,不管他是老的少的、還是胖的瘦的,走在路上就幾乎是不斷的處在興奮狀態。我苦惱的跟小蔡抱怨這件事情,但他卻笑著要我換上暴露的衣物跟他上街。

「你看,那個男人一直在看著你!好像在想怎麼會有女孩穿得這麼騷」我跟小蔡坐在鬧區路邊的長椅上,我上衣是一件小背心把我上半身的曲線嶄露無遺,下身的迷你裙短得要是不用手壓著,我的內褲就要露出來見人了。小蔡還不斷觀察著過往男人的目光,低聲向我說著不三不四的話語。我的小背心胸口開得很低,豐胸有成的胸圍乳溝清晰可見,我故意彎下上身調整腳上的高跟鞋,讓男人的視線能夠更加的深入,不知他們會不會興奮呢?小蔡這時還故意在我耳邊說:「你的乳房快掉出來啦,嘿嘿!好性感啊!」被他一說,明明就是令人感到很羞恥的事情卻又那麼令人心跳加速。雖然天色漸漸轉案,但市區的街燈和商舖的燈光仍就能夠讓人看進我衣服的深處。我的臉頰羞紅,也說不上是因為害羞或是想到被路過男人給視姦而興奮。

我們不只在一個地方小坐,而是在鄰近換過了兩三個地方,我被興奮的情緒弄得好疲累。鬧著要小蔡帶我回家,但好巧不巧小蔡打工的地方希望他能夠過去代班,我也沒硬留他就一個人搭公車回去。公車搖搖晃晃的,讓疲累的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或許是下午興奮了太久,我都夢到我被一群男人包圍著,除了鞋子我身上一絲不掛,坐在地上打開我的雙腿,任他們評論我的私處,任他們嘲笑我這個不男不女的身體。我一手握著自己的乳房,一手拿著大號的按摩棒在他們面前抽插著自己的菊穴,希望哪個男人能夠跳出來幫我,幫我這個淫蕩的身體得到高潮。但沒有人要幫我,還被他們羞辱要我爬過他們的跨下,舔著他們發臭的肛門。 夢只進行到這裡,公車的緊急煞車讓我從好夢中驚醒。睡昏頭的我看看窗外,才發現公車都已經開到郊區,我大大地坐過了頭。

我懊惱的下了公車,在個荒涼的公車站牌前一個人等著回程的公車到來。說是一個人也不對,不遠處的土地公廟有著三個衣著破爛的流浪漢正在那裡喝酒,高聲談話。那是舉目可見的唯一一個建築物,不難想像我當時的緊張。公車遲遲不來,我聽著他們的談話的聲音,思緒又想起了剛剛的那個夢境,我禁不住幻想要是我被那三個流浪漢抓住了,他們對我胡來的畫面。想著想著我那嬌嫩的乳頭都發硬了,小小地陰莖也興奮的分泌著體液。被淫慾控制的我不自主的往他們走去,假借問公車何時到站跟他們談話起來。那三人看到一個妙齡女子穿著清涼的與他們問話,一個個都看得眼睛發直,連聲說著公車可能要很久才會來,要我先在廟前坐坐。我故技重施,坐在椅子上彎下腰假裝揉揉穿著高跟鞋的腳踝,撩撥著他們的欲望。不過還沒能把他們誘惑到衝上來幹我不識相的公車就來了,只好搭車回到蔡叔叔家。當晚當然是奮力的把蔡叔叔的精液都給榨乾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