蘿莉與

很餓。
  很冷。
  在路德米爾這個貧苦懸殊的城市,像我這種身無分文的窮人有很多。
  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
  原本想在森林獵點東西吃,甚至採個野果裹腹。
  但在冬天,森林裏面那會吃食物?
  不過留在城市,也不會有人施捨食物給我的了。
  走著走著,前面好像有間大宅,看起來也是貴族人家的房子。
  再沒有地方可以走了。
  腳步越來越浮。
  趴倒在地上。

  這裏很暖。
  我能張開眼睛。
  這不是天國嗎?
  看來我被大宅的人抬了進去撿了一命。
  當我想留意房間的裝潢的時候,房門突然無原無故的打開。
  誰也沒有走進來。

  是叫我走出去的意思?
  肚餓,餓得肚子尖痛。
  希望出到外面有一餐飽飯吃。
  當我步出走廊,我直至不遠處的房間的所有燭台都點起火。
  這是叫我過去的意思嗎?
  真是詭異的東西,是魔法嗎?

  當我走過去燭光的盡頭,那個房間就打開了門。
  這裏面滿桌子的食物!
  不用再餓了!
  我衝進飯廳,連忙坐在椅子上面。
  我連忙把食物塞進口中,大咬特咬。
  當我狼吞虎嚥的時候,背後有人拍我。
  「從你吃下我們東西開始,你就是我們的奴隸了。」
  我轉身一望,是一對貴族姊妹。
  她們看起來很幼稚,兩個人都身穿貴族童裝。
  姐姐是粉紅色的,妹妹粉紫色的,兩個人都有一頭粉藍色短曲髮。
  「你慢慢吃,待你吃飽以後,就進行奴隸的儀式。」
  姐姐從左面撫摸我的面頰,妹妹由右面把我的頭推回食物中。

  當貴族的奴隸?也好,至少不愁三餐。
  「我們是德哥列的詛咒蘿莉。」姐姐跟我說她們的來歷。
  「簡單來說就是不會老又不會死的姊妹。」妹妹補充。
  「我叫做蕾莉塔絲,蕾莉塔絲 德哥列。」姐姐告訴我她的名字。
  「我叫芺理塔絲,芺莉塔絲 德哥列。」妹妹也跟著說。
  「當然你永遠不可以直呼我們全名,但僕人不知主人姓名是很羞家的事。」姐姐一本直經的說。
  「我們呆了這兒三百多年,最近都沒甚麼人來探望我們了。」妹妹插話。
  「總之叫我們做小姐吧。」姐姐說罷,就再沒有出聲。
  妹妹就說了很多她們三百年前的家族事跡。
  聽她們說從前家族會經常以她們做人柱來施放魔法,所以她們精通了所有魔法。
  我只管吃,慢慢的吃,誰知道一會兒奴隸儀式會做甚麼?
  我也很奇怪這兒為什麼沒有其他僕人;這對姊妹絕對有問題!
  姐姐也似乎察覺了。
  「看來你應該吃夠了。」
  「也。差。不。多。了。」妹妹瞪大雙眼望著我。
  「芺莉,別這樣嚇人。」
  真的有病。
  但吃了人家東西也沒法子了吧。

  我跟著她們走,牆邊的燭台跟著我們的步伐燃起,果然是魔法。
  是因為有魔法的原故所以不需要女僕嗎?
  為什麼那要我做奴隸?

  我們走到一間舒適的客房之中。
  「把衣服脫掉,躺在床上。」蕾莉塔絲命令我。
  真的要脫衣?這是甚麼儀式!
  「脫!」蕾莉塔見我有點遲疑,再喝叫一聲。
  「要是不脫的話,妹妹我就用火燒你的了。」芺莉塔絲的手上燃了一個火球。
  「妹妹,別用魔法嚇人吧。」
  我把衣服脫下,躺在床上。
  蕾莉塔絲爬上床上,雙手抬住我的頭,把頭靠向我。
  我真想不到我這窮等人家也有機會和貴族接吻!
  她的吻很柔,很順。
  我感覺到下體被人撫弄,應該是芺莉塔絲做的吧。
  蕾莉塔絲深深的吻,配會撫弄的動作,我的感覺很快要來了。
  當我陶醉在蕾莉塔絲的吻的時候,我感覺我蛋蛋有一陣涼意。
  蕾莉絲開始整個人壓在我身上,雙手按著我的身軀
  等等-這是把刀!

  痛!

  蛋蛋傳來一陣痛楚!
  一陣錐心的痛!
  我奮力的想推開蕾莉塔絲,但手腳好像被鎖死的一樣。
  「沒事的,只是姐姐不想懷孕而已。」
  甚麼!所謂儀式就是閹了我不成?
  跨下傳來一陣火燒。
  蕾米塔絲終於鬆開口了。

  「啊-」我放聲大叫,發洩我的痛

  「姐姐,他下面還硬硬的,這個奴隸沒問題了。」
  她騎在我上面,滑落在我的跨部。
  可能因為痛楚的刺激,我看得見我的陰莖還是硬硬的。
  蕾莉塔絲脫去她的洋裙和內褲。
  「放心,你的性能力不會因為沒了蛋蛋而消失。」
  她用粉嫩的肉縫把我孤獨的陰莖吞噬。
  如果今天不是受閹的話,真是很性福。
  「你在這裏的工作就是在我們想要的時候和我們做。」
  蕾莉塔絲搖動腰部,把我的肉莖不停抽送。
  「沒了那個,你可以肆無忌憚的抽插我們。」
  「當然,你不聽話的話,我就不給藥你吃,把你變得不男不女。」
  「你的雄風都在我這裏。」

  她騎了我五分鐘,跨下的痛楚漸漸減去。
  「妹妹,要換你嗎?」
  「再等一下,我要把他的禮物做成記念品。」
  「妹妹的性格是這樣的。」
  沒再想甚麼,反正我已經是她們的玩物。
  我的存在價值,只是一條不連蛋蛋的男根而已。
  她的臉開始變得通紅,呼吸也變得嬌嫩。
  「呃-呀-」
  下面濕得亂七八糟。
  我開始感覺到插送的感覺,是種要衝出去的感覺。
  沒有蛋蛋這感覺怪怪的。

  蕾莉塔絲爬開了我,躺在我身邊喘氣。
  「唉-哈-夠了…」
  手腳也重撿了力量了。
  我爬了起身,壓在蕾莉塔絲上面。
  「唉…不要啊,我夠了。」
  「但是我還未射。」
  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情況下會射出甚麼來。

  「姐姐,輪到我了!」
  芺莉塔絲拿著一瓶標本,赤身露體的走過來。
  那應該是我的蛋蛋了吧,跟我的子孫說再見吧。
  她把標本放在書桌上面,然後爬到床上。
  「之前說好了一人一半的。」
  好的,那我爬過去芺莉塔絲上面。
  我們彼此深吻,彷彿我沒捱那一刀一樣。
  我在她平坦的胸上面遊走,她嬌嫩的嘆了幾聲。
  輕輕的觸碰乳房,她就尖叫了。
  我右手滑到她的小蓬,已經可以拉出一條銀絲了。
  於是我把玉莖慢慢的探進去。
  她叫得比我受刀更大聲。
  「溫柔點…你弄痛了她了…」蕾莉塔絲有氣無力的說。
  「這是你們的第一次嗎?」
  「嗯」
  「之前都是我和姐姐在自已做的。」
  「男根的感覺是不同的。」蕾莉塔絲滿足的說。
  我輕輕的吻她一下,又插進一點。
  她的嫩鮑,比蕾米塔絲的更要緊。
  我深深的吸啜她,把她的痛苦都吸走。
  輕輕的推一下,由下面傳來一種全新的感覺。
  就是那種要出的感覺,比從前的輕快很多。
  放下那兩粒多餘的東西之後,一切都輕鬆很多。
  反正我再也不能傳宗接代了,就射在裏面吧。
  我打開她的肉蓬看看,裏面的都是透明的和帶血的液體。

  「雖準你這樣看妹妹的?把我們下面的都舐乾淨!」蕾米塔絲起來命令我。
  以後,我就在性那方面,全力的服待這兩位小姐了。

=============================
我有查過資料
沒了蛋蛋,只要一直補充雄性荷爾蒙就可以正常性交
射出來的是透明的前列腺液

第二天起身,下身傳來一點陰陰的痛。
  摸摸下面。  唉,蛋蛋沒了。
  原本陰囊的地方結了疤,是燙傷的疤。
  大概是被芺莉塔絲用火魔法燒過了吧。
  我還是和昨晚一樣沒穿衣服,連原本的衣服也被收走了。
  要出去找件衣服嗎?

  芺莉塔絲啪的一聲,撞門而入。
  「你醒了!」
  她拿著我蛋蛋的標本遞到我面前。
  「這是你的禮-物-呢。」
  她搖動著那瓶怪怪的東西,那對東西在液體中互相碰撞,很有彈性。
  「美不美呢?」
  美?倒又是的,要不是切了出來,否則永遠也看不它們的真面目。
  「這倒是給你看看而已。」她連忙把標本收起來。
  「這是我的東西。」

  「那麼…那個,我的衣服在那裏?」
  「這個…不知道啊…嘻嘻。」
  我下了床,打開幾個衣櫃翻開看看,但裏面都是空的。
  難道要我光著身在周圍走?
  「待我心情好的時候,就叫姐姐幫你弄件衣服吧。」
  芺莉塔絲離開了房間。

  一架餐車由外面駛了進來,沒有人推動著。
  上面有很多食物,有湯也有麵包。
  是用魔法推動的餐車嗎?
  這麼還需要僕人嗎?
  似乎我在這兒也只是個花瓶而已。

  「姐姐你真壞啊。」
  「不要啊,不要啊,呃-呵-」 
  在我吃東西的時候,旁牆傳來嬌嫩的呼叫聲。
  把東西吃完之後,餐車就自已走了。
  然後走廊的燭台著了。
  燭台燃起的路很短,就只是到了旁邊的房間。

  我推開房門走進去,看見芺莉塔絲壓在蕾莉塔絲上面。
  二人赤身露體的,妹妹用手抽插著姐姐下面,使她舒暢的呻吟著。
  蕾莉塔絲正面對我,忍受著強烈快感的同時指著我罵。
  「你…你…無禮…」
  「未問過我們就想參一腳了對嗎?嘻嘻。」芺莉塔絲笑說。
  「雙手放後面,站在我們面前。」趁芺莉塔絲說話的時候,蕾莉塔絲指令我。
  「呃-未…有我指示之前…不可以摸自已。」芺莉塔絲又開始抽插了。
  妹妹吻著姐姐,姐姐妖魅的擺動身體。
  看到這鼓情景,我真的很想…
  很想…
  硬了。

  淫水不停由妹妹的手中洩出來,流到整張床也是。
  妹妹呼了一口氣,姐姐就淫穢的笑喊著。
  我不能夠動。
  我只能搖動腰部舒緩心中那鼓想去的感覺。

  妹妹騎在姐姐身上,下身一對嘴唇在濕吻。
  這…這…
  姐姐大力的喘氣,抓緊床鋪。
  妹妹也開始喘氣。

  妹妹騎了一回兒,開始累了,就雙腿分開躺在床上。
  真想插入她們呢…
  真的很想…
  真的很想…

  不管了,走過去才算。
  「站回去!這是我們兩姊妹的事。」
  蕾莉塔絲見我走到床邊就喝令我。
  我上芺莉塔絲身邊,把陽具插進去。
  插入去有點卡卡的,可能她只是濕了一點。
  「真是不乖的孩子啊,今星期就不給藥你的了。」

  芺莉塔絲側頭望著姐姐。
  「不對啊,這不是我們收他的原因嗎?」
  「不好好控制搞不好他會來強暴我們。」
  我摸著她的大腿,又滑又暖的舒適感。
  當平民的日子根本沒可能摸到這樣嫩滑的東西。
  妹妹的叫聲,比姐姐更要尖嫩。
  姐姐爬到妹妹身上。
  「平時都是你在攻我,今次就由我主動吧。」
  她吻了妹妹的一下,然後探索她的身體。
  抽插的動作強化了這種感覺,妹妹叫得更有頻率。
  我感覺到下面越插越是濕潤。
  當叫聲去到高鋒,聲音就軟下來了。
  她癱軟的躺在床上,完全放鬆的樣子。

  「她應該夠了;奴隸,輪到我。」蕾莉塔絲跪在床上,用屁股和小穴對著我。
  原本被芺莉塔絲玩弄過的小穴已經夠濕潤,所以一插就進了。
  探盡的時候,她叫了一聲大的,然後收了細。
  「手不要懶。」
  我順著抽插的節奏,手在她的背上遊走。
  然後我抓住她的乳房。
  「太粗暴了,很不舒服。」
  慢慢的在乳房遊走,蕾莉塔絲也繼續呻吟。
  淫水越來越多,我也有種要射的感覺。
  「感覺要出來了。」
  「抽出來,我想看看你會射點甚麼。」
  甚麼?

  蕾莉塔絲轉回身,坐在床邊。
  「現在你自慰給我看。」
  「剛剛抽插了這麼久,應該很快射出來了吧。」
  既然這樣…
  我就用手繼續剛剛未做完的愛。
  我就在她面前打了割蛋蛋後第一炮。
  淺黃色的液體,而且非常稀。
  不經意的濺在她們兩個人身上。
  蕾莉塔絲本能地擋了一些,但面上還是射中不少,甚至嘴角上還有一些。
  「你竟感顏射我!」
  她好奇地舐了一些。
  「咸咸的,苦苦的。」
  她走過來抓住我濕漉漉的下面,用力的抓下去。
  一陣陣的麻痛!
  「別忙記你可以和我們做是我賜給你的福份。」
  「滾回自已的房間。」
  「我的房間…」
  「旁邊那一間。」
  於是我就走回去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