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作為人妖的一生

看著玻璃鏡子里面的人儿,我心里感動得震撼,淚水就留了出來,太美了:
那有如秋水般都眸子,精致小巧的瓊鼻,紅艷性感的嘴唇,恰到好處的布置在瓜
子臉上,組成了一副絕美的臉蛋。

  那水嫩的肌膚猶如冰雕玉徹一般,修長的身線凹凸有致,特別那一對長長的
美腿,絕對讓無數賤男搶破頭來跪舔。

  我激動得流淚了,我終于如願以償,成為一名人妖!

  唯一有點遺憾的是,胸腔還是比盤骨大了點,這是個致命的缺憾。再有就是,
赤身的時候,胯下那一根小雞巴實在太礙眼。

                第一節

  經過精挑細選,我終于選定了青女王。青女王今年19歲,樣子不太出眾,
但勝在皮膚好,腳丫很嫩白,估計也不是那種千人枕万人騎的騷貨。

  先交代一下。我太愛sm了,太渴望成為善良女孩的寵物了。我不喜歡殘虐,
我喜歡的是溫情的sm,就像是女孩主人與小貓或者小狗之間的關系。我之所以
選擇做人妖,正是為了如此,我覺得我這個樣子會讓女孩更容易接受些,況且平
時還可以為女王做陪調的女s或者女m。

  與青女王約好的時間快到了。我跪在房門后,靜靜地等著她駕到。好一陣,
我才聽到門外響起的敲門聲。

  我迅速站起來打開門,只見一位嬌小可愛的女孩,與在網上看到的照片一樣,
普普通通的容顏,略帶點儿可愛的嬰儿肥,長發披肩,一身的粉白連衣裙,簡簡
單單的,看起來十足是鄰家小妹。

  青女王疑惑的看著我,問道:「你是住這里的嗎?」

  青女王表示疑惑是很正常的,我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十足十的大美女,高挑身
材,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膚,加上一身OL的職業裝。這些都足以讓她自慚形
穢。

  我拉起青女王的小手,感覺很細嫩柔軟,這是她的天生麗質。而我的樣貌皮
膚,全是人工做出來的,是手术刀和荷爾蒙激素相互作用的結果。

  我拉著青女王進了房間,讓她坐在床上。而我則拉起自己的套群,脫去內褲,
露出自己的小雞巴。

  青女王很驚訝,小手掩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我跪下來,從隨身的包包里取出一千塊,雙手奉上給青女王,說道:「對不
起,尊貴的女皇陛下,我沒事先告訴你,求陛下恕罪。」

  青女王接過錢,放進自己的包里。然后用手挑起我的下巴,笑著說:「小賤
貨,你真有趣。說說你想本小姐怎麼調教你呢。」

  我看著青女王的臉蛋,她畫了個淡妝,確實不漂亮,只能算是個普通的女孩。
不過我對女王的樣貌沒太大要求,只求她善良脾氣好。我說道:「希望陛下能對
自家的狗狗那樣子對我,和我玩。」

  青女王笑著說:「恩,行啊。看著你這幅漂亮的小臉蛋,我真不忍心虐待你
呢。」說著她就取出狗鏈子替我戴上。說實話,這鏈子很丑,且也不符合人体工
程學。

  她站起身,扯扯鏈子,對我說:「先帶我家小狗去散散步好啦。」

  我租住的是一套高級別墅,有一個不小的花園,地上是很柔軟的草皮。

  青女王嘻嘻笑著,拉著鏈子在花園里到處走,顯然對這地方很感興趣。

  走得累了,青女王停在水池邊,坐在圍基上,伸手進去池子里,挑起一圈圈
的波紋。

  我也趴在水池邊,汪汪的吠嘞兩聲,伸出舌頭去舔池子里的水,像足了喝水
的母狗。

  青女王看我這副模樣,樂得呵呵笑,「哎呀,小母狗怎麼還穿著衣服呀,快
脫光光啦。」

  我剛剛在屋里只脫了套群,上身的小西裝還未脫下來,于是對青女王說道:
「汪汪,小狗哪會自己脫衣服啊,主人要幫忙脫下來才行的。汪汪。」

  青女王樂了,伸手捏我的鼻子,「臭狗狗,」接著就開始替我脫衣。

  我的肌膚很嫩白,奶子也漲得如同個水球一樣,帶著粉嫩粉嫩的錢紅色。這
都得益于雌性荷爾蒙的作用。

  青女王對我的身子很羨慕,一邊脫一邊說道:「你的身材真好啊。」

  我笑著說:「是啊,很不錯呢,我自己也覺得很美。」

  青女王很不樂意,使勁的扯我耳朵,「死賤狗,得意什麼啊。」

  我吃疼,搖頭擺尾的說:「不是啊主人。奴才再美也及不上青女王你啊。跟
你比起來,奴才只不過是只稍微好看點的母狗,主人怎麼可以跟母狗生氣的呢。」

  青女王放開我的耳朵,嘆嘆氣,「算啦,我也知道自己不漂亮,不過被大美
女這麼誇,感覺真好。雖然你不是真正的美女。」

  「誰說青女王不漂亮了,那是他們沒眼光,我覺得青女王是最美麗最純潔的。」

  青女王笑笑,「漂亮的小母狗,你就別瞎說啦。如果別人看見,一定會以為
我是你的母狗,而不是相反。」

  我想了一會,把腦袋蹭著青女王的小手,說道:「主人你是最美的,我發誓。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開始崇拜你了,很渴望有朝一日能跪在你腳邊下做你的小狗。
我從小就長得嬌小軟弱,經常被別人欺負,有一次是你救了我。那時候的你,可
能發育得早,看起來挺高大的,三几聲就把那几個小男生嚇跑了。自從那時候開
始我就喜歡你崇拜你了。」

  我說的話,半真半假。我事先對青女王的經歷做過很詳細的調查,她小時候
確實富有正義感,也確實是班里的大姐頭。所以她為某個小男生出過頭是很正常
的。而她曾救過我的事,當然就是我瞎掰的,今天才是我第一次看見她而已。

  想起小時候的事,青女王頓時就一臉的笑容,「原來這樣啊,你是几班的?」

  我繼續瞎掰:「我比你高了一屆,你應該全都忘了吧,畢竟你是大名鼎鼎的
女俠啊,那里記得住這麼多救過的人呢。」

  之后,由于我和青女王多了一層校友的關系,說話就親密多了。她撫著我的
大奶子,嘻嘻笑著說:「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被她這麼溫柔的摸著奶子,我頓時就興奮了,雙眼迷離,輕輕的呻吟出來,
「我真的很喜歡很崇拜你,很想成為你的小妹,做你家的小狗,我們一起生活,
每天好好的伺候著你。」

  青女王樂了,「好呀,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本小姐的妹妹了,不過有時候你也
要做母狗給我玩哦。」

  我心里樂開了花,這麼几句話就把這單純的妞儿給糊弄住了。單純的女孩通
常都是很善良的,這也正好適合我對女王的要求。

  青女王還摸著我的奶子,而且越來越起勁了。

  自從身体被改造之后,我就越發敏感了,輕輕的逗弄都能讓我欲望大起,全
身軟軟的。我取出一條穿戴式陽具皮褲,呻吟著說:「求主人玩弄奴才的屁眼。」

  青女王卻說道:「以后呢,你就叫我姐姐,你要自稱狗儿,知道嘛?」

  「好的,姐姐,狗儿知道了。」

  青女王嘿嘿一笑,把皮褲穿上,扯著我的頭發,把我腦袋按在她的襠部,為
她的假陽具口交。

  這皮褲是我千挑万選的好貨,做工非常精致,女孩穿上后,與她本來的膚色
同出一撤。如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是一條皮褲。而且,假陽具可以隨意變大
變小,可以射出乳白色的汁液。最重要的還是,整個皮褲可以調節溫度,可以如
真陽具一樣熱辣辣的。還有就是,皮褲里有一小條伸進穿戴者陰道里的自慰器,
可以隨著假陽具的動靜而顫動,從而達到高潮。整体上可謂極品中的極品。

  我張嘴吞下假陽具,努力的淺嘗又深喉。假陽具沒有令人作嘔的塑膠味,而
是一種仿真的下体騷味,這種騷味可以自己人為添加。

  青女王也因皮褲里的自慰器顫動而興奮起來,接著,在我深喉的時候,惡作
劇般連續射出大量的白乳液,嗆得我好一陣咳嗽,臉上也因而潮紅得誇張。

  青女王嘿嘿淫笑,拍拍我的腦袋,示意讓我轉身向她露出屁眼。

  我好一陣激動。自從成了人妖之后,我越來越鐘愛被爆菊了,這會使我達到
真正的高潮。

  青女王用小手摸摸我的屁眼,酸酸的說道:「狗儿的屁眼這麼好看啊,嫩嫩
的粉紅色,姐姐都忍不住想吃一口啦。」

  我呵呵笑著說:「很髒的哦,姐姐還是不要吃的好。」

  她又伸手抓著我的小雞巴,輕輕的擼了几下,「如果沒有這個雞雞,狗儿就
完美啦。」

  我嚇了一跳,雞巴是我的命根啊,「不能沒有啊姐姐,以后還要它生孩子呢。」

  我的雞巴尺寸很小,也是粉嫩粉嫩的,停留在好像十歲孩童的階段。這可能
是吃得太多多的雌性荷爾蒙的緣故,不過幸好它在適當的時候還是會勃起和射精。

  青女王一聽就樂了,「生狗崽子麼。」

  我笑著說:「是啊,生一打狗崽子,公狗也像我一樣變作人妖,母狗就不用
了。我要從小就教他們好好的崇拜姐姐你,都要讓他們做姐姐的奴才。」

  青女王呵呵直笑,「哪能這樣子呀,不是個個人都喜歡sm的。」

  「我的崽子們誰敢不崇拜姐姐,我就掐死了再生一個。以后姐姐也會結婚生
子的,公狗就做你女儿的奴才,母狗就做你儿子的性奴。一代一代的傳下去,呵
呵,我們家世世代代都是你家的狗奴才。」

  青女王笑得眯著眼,拍拍我的屁股,抬起襠部的假陽具就往我的屁眼插進去,
嘴上還說著:「小賤貨,你怎麼能這麼賤呀,本小姐都喜歡死你啦。」

  這一下我就軟軟的趴地上了,伴著愉悅的呻吟聲響起來。被青女王爆菊真是
太爽了,遠不是自己插自己屁眼可比的。

  她抽插的節奏和深淺都控制得不太好,皮褲里的自慰器讓她都高潮兩輪了,
而我的小雞雞還是沒射出來。她累了,癱坐在沙發上,抽出假陽具,拍打著我的
屁股,罵道:「小婊子,本小姐都累死了。」

  我轉身跪在沙發,為她脫下皮褲,看見她誘人的陰唇鮮艷欲滴,晶瑩的淫水
嘩嘩的打濕了兩條大腿。

  青女王是可愛型的女孩,嬌小的身材,配上白皙的肌膚,略微有些嬰儿肥,
摸起來有點肉肉的感覺,看起來卻是均勻窈窕。

  我把舌頭伸得長長的,細心地為她舔干淨大腿間的淫水,接著腦袋埋進她的
尻間,輕輕地舔著她的外陰。淫水的味儿都是騷騷腥腥的,但我卻陶醉于其中,
感覺這是世上最美味的飲品。

  青女王估計沒多少性愛經驗,陰道的色澤呈粉色,美麗而誘人。

  我的舌頭努力地在她的陰戶里探索,偶爾也輕輕含住她的小陰蒂,力道和節
奏都均勻適中。很快,她的臉蛋又泛起了潮紅,抽搐著泄身了。我張大嘴巴封住
她的陰戶,美味的淫水被我一滴不漏的全吞下了。

  青女王拍拍我的腦袋,呵呵笑著誇我說到:「小婊子的口交功夫還真是了得
呀,本小姐愛死你啦。」

  我歡快的汪汪吠叫著,「狗儿之前看過很多書,專門研究過的呢。姐姐你喜
歡就好了。」

  青女王笑著指指自己的私處,說道:「好啦,我家小狗這麼乖,要獎賞下才
行啦。」

  我會意,她這是要賞我喝聖水。我高興得直叫喚,立即張嘴蓋住她的陰道口。

  青女王見我已經准備好了,于是放開閘門,金黃的尿液頓時就一瀉千里,急
促澎湃的涌進我的嘴里。

  我之前確實練習過直接喝聖水,不過還是受不了這麼急促的尿尿,況且尿液
那股味道和口感確實很嗆人。最后是,青女王的聖水流了一地都是,太浪費了。

  青女王看我因嗆得咳嗽而臉上泛紅的樣子,一時就樂了,嘿嘿壞笑著說道:
「小美人,紅紅的臉蛋比剛剛更好看哦。」

  好一陣之后,我才平復下來,清洗好自己一臉的尿液,再為她舔干淨下体。

                第二節

  在我苦苦哀求之下,青女王最終答應在我家住下來了。

  我每天勤勤懇懇地做著奴隸所有應該做的事,服侍得青女王無微不至。可能
她本來就是個很懶很貪玩的女孩,現在在家里,她的時間要不就是在床上玩手機,
要不就坐起來玩電腦。而我則是只能跪下她身邊,默默地舔她的腳丫。

  有一次青女王坐在大班椅上打游戲,我趴在她腳邊舔她的腳丫。我舔著舔著,
舌頭就慢慢的往她小腿和大腿上面游走。

  當我的舌頭接近她的私處時,她身子起反應了,手腳軟了一下,她玩著的游
戲角色就被打掛了。然后,她怒了,伸手扯著我的頭發把我從桌子底下拖了出來,
啪啪啪的就給了我好几個大巴掌。

  常年在雌性荷爾蒙的作用下,我的皮膚是很嫩的,這几巴掌讓我臉蛋頓時通
紅通紅的,火辣辣的疼得我眼淚立時就流了出來。

  青女王還不解氣,又給了我一飛腳,把我踢到在地,然后一甩手,氣呼呼的
躺床上玩手機去了。

  我抹干臉上的淚水,爬到床前,汪汪吠叫著,又猛地磕了几十個響頭,「姐
姐別生氣啊,狗儿知錯了,真的知錯了。」

  青女王這時才放下手機看向我,招我爬上床,把我的腦袋按在襠部,語氣中
還有點余氣未消:「小婊子害我掛了,這几下懲罰是你應得的。」

  她的這種小孩子脾性,我是很喜歡的,盡管大多時候我都是這脾性的受害者。

  青女王來了我家半個月了,我對她付出所有的真心,對她是有求必應,無微
不至。想必她是能夠感受到我的心意的——打心里喜歡她尊敬她崇拜她,打心底
里渴望做她的奴隸。

  慢慢地,我能感受到她對我的心意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變成是是真正的喜
歡。這喜歡當然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而是對自家物品的喜歡,就如同喜歡ip
hone,或者是家養的貓狗。

  而且,我相信,只要我繼續努力,青女王對我的喜歡會繼續向好的方面轉變,
比如上升到對親妹妹的喜歡。

  今天陽光很明媚。青女王很意外的要和我一起出去逛街。在外面,青女王是
小青,而我是九姐姐。

  步行街上,青女王拖著我的胳膊,看起來就像是兩姐妹。

  我穿著OL職業裝,170cm的身高,高挑而窈窕,看起來簡直就是迷死
人的服裝誘惑。只不過那些偷看我的賤男卻不知道我下体長著一根小雞雞而已。

  而青女王穿著淺黃色的連衣裙,青春活潑。不過她與我的外表比起來,如同
丑小鴨和天鵝走在一起一樣。

  在一家服裝店里,我坐在椅子上,而青女王則在試穿新衣。我對那一件件的
漂亮衣服沒什麼興趣,自變成人妖之后,我只有几套職業裝,對其他衣服是完全
提不起興致的。

  我的外表實在太迷人了,引得某個自命不凡的高富帥都過來搭訕:「高貴的
美女你好,我叫阿賓,我一見著你,就好像無法自拔了。」

  我很討厭這種賤男的嘴臉,應該說我討厭所有男人的嘴臉,完全不想廢話:
「請別擋著我的陽光,請別污染我的空氣。」

  高富帥是有涵養的,當然不可能大街上就死纏爛打,訕訕兩聲就知趣地走開
了。

  青女王穿著新衣,走過來嘿嘿壞笑,細聲說道:「如果那帥哥知道你下面有
條小狗屌,那會怎麼樣精彩呢。」

  她的新衣很合身,模樣儿看起來更可愛了。我把腦袋往她的小肚子蹭了几下,
撒嬌般的對她小聲說道:「那些賤男都是瞎的,我姐姐這麼漂亮的站這儿都沒看
見,就看見姐姐的賤母狗了。」

  青女王呵呵笑著,「你這小狗嘴越來越甜啦,是不是又想要好吃的啦?」

  青女王這麼一說,我又覺得口渴了,于是站起來拉著她走進換衣間,鎖上門,
就迫不及待跪下來,學著母狗的樣子伸出舌頭呼氣。

  青女王每次看我一副母狗樣,都樂得呵呵笑。她說看見個大美女甘心跪在自
己胯下,不惜變作小母狗,就為了討自己的歡心,就會覺得很自豪,「狗屁的大
美女呀,在本小姐面前還不是一條小賤狗嗎,都爭破頭的爬到本小姐胯下搖尾乞
憐,就為了喝點儿本小姐的尿尿呢,呵呵。」

  我一聽就高興了,青女王擁有做女王的應有的自信,這是件大好事。我努力
做出卑賤的狗樣,吠叫著說道:「對啊對啊,姐姐說的太對了,汪。姐姐本來就
是全宇宙最尊貴的女皇陛下,能做姐姐的小母狗,我真是幸福死了。」

  青女王樂得眼睛都眯成縫了,把自己的連衣裙拉起來,脫下粉色的小內內,
「嘻嘻,小狗儿天天都能喝到本小姐的聖水,開心死你了吧。」

  我立即就把腦袋埋進青女王的兩腿間,嗅著這熟悉的小騷味,確實感覺很幸
福。

                第三節

  剛進家門,青女王馬上就讓我爬在地上,要騎著我進房門。

  青女王真的很懶,在家基本上什麼都不做,現在已經發展到走路都要騎著我。
雖然在家爬行的距離不太長,但也讓我嬌嫩的皮膚苦不堪言,手掌和膝蓋都已經
換過兩次皮了。

  除了堅持要騎著我走路之外,在其它方面,青女王倒是沒怎麼虐待我,待我
就如愛狗的小姑娘那樣對待自家最寵愛的小狗。

  之所以說是愛狗的姑娘,是因為青女王很多時候都不會把我當成自家小妹看
待,甚至于不把我當人看。

  有一次她生氣了,原因是她打游戲一連輸了整個下午,而我做的晚飯又不合
她的口味。于是我悲劇了。她差點就扯掉了我的耳朵,訓狗一樣怒罵了我大半個
小時。

  最后她還是不解氣,竟然把廁兜衝水的水閘關了,要我把她拉在廁兜里的黃
金舔吃得一干二淨,不能遺下一丁點的污跡。

  我欲哭無淚。一開始,我就說明我對黃金是沒愛的。對青女王來說,我吃不
吃她的屎是無所謂的。所以我一直都只是作為她的手紙,為她舔干淨大便之后的
屁眼。

  但是那次卻要我吃干淨整整一大廁兜的黃金,我想反抗,卻看見青女王那藏
著冰霜的眼睛,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樣,我立馬就萎了。我是發自真心的崇拜著青
女王的,她就是我這一生唯一的女皇陛下,我早就已經把靈魂托付在她的腳下。
如果她狠心用嫩白的腳丫輾壓一下,我就只能死去了吧。

  我忍著反胃干嘔,一點點的吃下這惡臭的大便。直至過了后半夜,我才把廁
兜清理干淨。

  當我强打著精神告訴青女王,我已經完成任務了。而青女王早就睡下了,被
我的狗吠聲吵醒之后,氣得又發火了:「死賤狗你膽子大啊,敢打擾本小姐睡覺!」

  于是她走進廁所,又在廁兜里硬是逼出一小條黃金。她抬腿把我的腦袋踩在
這條新鮮熱辣的黃金里,罵道:「叫你死賤狗敢吵醒我!給本小姐再吃干淨了!」

  當晚,我一直都在吃屎,嘔了好几次。我沒有用水把黃金衝走,我是絕對不
敢違逆青女王的,即使她不知道。

  所以很多時候,我總會想,青女王女王究竟是不是我理想中的善良女孩?她
的單純會不會只是個外表上的假象?

  青女王有好几個長期調教的男m,都是一等一的屌絲賤男。今天她把男m約
來了我家里。

  我一開始就向她表示過,我家就是青女王的調教室,而我自己就是陪調的女
m,或者女s也行,不過不管怎樣,調教過程中我都要比男m地位高。我受不了
做賤男的m。

  那男m到了,看起來實在是夠猥瑣的,進了門就跪了下來,而眼睛則是一直
一動不動的盯著我看,差點就流口水了。

  青女王還在打游戲,一時半會是沒空搭理這賤男的了,只好由我暫時應付一
下。

  我一如既往的穿著職業裝,走到這賤男面前,低頭俯視著他,「小雜種,沒
見過美女嗎?」

  賤男問道:「高貴的美女主人,青女王是不是已經成了你的母狗了?我是青
女王的狗儿子,青女王是你的母狗,那麼你就是我的奶奶了?」

  賤男說話的聲音不小,而青女王就坐在五米外的大班椅上打游戲。這話都讓
青女王一字不漏都聽得清楚了。

  我二話不說,抬腿就把賤男踢到在地。

  賤男的話把青女王刺激得不行了,她一手就甩掉鼠標,轉過椅子,滿臉寒霜
的瞪著我。她覺得侮辱她的人不是說這話的賤男,而是我。

  我頓時就萎了,立馬跪下來,對著青女王磕頭。她滿臉寒霜的模樣很威嚴,
每次我都會被她的這模樣嚇得哭出來:「姐姐別生氣,狗儿知錯了知錯了,求姐
姐恕罪。」

  青女王當然不會輕易就放過我,狠狠地甩我几巴掌,然后又喝道:「賤婊子,
誰他媽是你的姐姐了,操你媽。立即把衣服脫光了。」

  我忍著臉上的疼痛,開始脫衣服,露出炫目的冰肌玉骨。

  想不到的是,被我踢到在地的賤男,這時候卻衝著我說了句:「難以忍受,
最美的天鵝竟然成了丑小鴨的奴隸,只要你說一句,即使闊出我這條狗命也要把
你救出這里。」

  這賤男本來就長期做青女王的m,今天才第一次看見我就背叛青女王了。賤
男都這樣嗎,對更好看的女人表現出的奴性更强烈。

  我真想當場就把這賤男踩死了去。不過我不敢,因為青女王的臉蛋越發沉了,
無盡的寒霜仿佛直直的扑打著我。我只能一絲不苟地去做著青女王的要求,抽泣
著脫光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粉嫩的小雞巴暴露了出來。

  賤男看見我的下体,目瞪口呆,好一陣才輕輕說道:「人妖也能做女王啊,
至少我覺得你比青女王更美麗更高貴。」

  我算是明白了,這賤男對sm的嗜好只是出于肮髒的性欲,射過之后就會把
女主人甩一邊去了。世界上,這種人多的是,全都只因在現實中解決不了性欲,
才扭曲成對sm的興趣。

  青女王一點都沒對賤男生氣,她只覺得自己所受到的侮辱是因我而起。她怒
極反笑,對我說道:「呵呵,本小姐還比不上這賤婊子呢,是不是呀,高貴美麗
的小婊子?!」

  我第一次看見青女王竟如此生氣,嚇得說不出話來,只是爬到她腳下,抱著
她的小腿,哭著求饒。

  我怕的不是青女王的懲罰,而是她可能因此而拋棄我。畢竟被別人這麼侮辱,
女王的尊嚴早已掃地,以后還有何面目去面對其它m。

  青女王一腳就把我踢開,好一陣才說道:「賤婊子,去服侍好那賤男,要像
最下賤的婊子一樣服侍他。要不然,就別認我這個姐姐了。」可能青女王早就知
道我發自真心的崇拜著她,她好像從不擔心我會反抗起來。

  盡管我很厭惡男人,但我對青女王的崇拜超越一切。我曾想過要換一個女s,
但我不能,對sm的鐘愛使我不能棄主人而去,除非主人拋棄我。

  我忍著心底對男人的厭惡,扶著那賤男坐在沙發上,為他脫下衣褲。我明顯
感受到賤男身上散發的雄性氣息,這是我認為的世上最難受的惡性臭氣。

  我跪在沙發下面,一手抬著賤男的大雞巴,一手捋起自己的秀發,埋進他的
胯間,伸出舌頭使勁舔弄他的睪丸和屁眼縫。

  賤男的下体很騷很臭,粗壯的雞巴黑黑實實的,簡直是丑陋的沒邊了。說實
話,我情願吃一百次青女王女王的黃金,也不願吃他的大雞巴。

  賤男享受著我的口舌侍奉,舒暢得直哼哼。我只是一邊舔著賤男的睪丸,一
邊抓著他的雞巴,一分鐘沒到,他就射了。他覺得美麗的人妖比普通女子還要誘
惑一万倍。

  我頓時就放松了,總算完成任務,厭惡的甩開賤男,回頭去看青女王,希望
能聽到青女王對我的寬恕。

  青女王臉上的寒霜一點儿都沒減退,毫無表情地說道:「繼續,還有口爆,
肛交,吃精,飲尿,吃屎。」

  我說不出話來,青女王對我竟這麼狠,她的怒火究竟有多旺盛。我真的傷心
了,流著淚卻哭不出聲。

  賤男一聽就樂得嘿嘿淫笑,捧起我的腦袋,故作溫柔的對我說道:「放心吧
小美人,我會很溫柔的。」說著就把我的嘴巴按向他那軟踏踏的大雞巴上。

  我沒力地伸著舌頭,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那令人作嘔的大雞雞,心如死灰。

  沒几分鐘,賤男又勃起了,讓我轉過身去向他露出屁眼。

  賤男用力抓著我的屁股,可能被我屁眼儿的粉嫩吸引住了,趴下身体用舌頭
用力地舔弄著它,還用手指頭插進去試試它的寬度。

  盡管我很厭惡這賤男,不過我身子卻不自禁地興奮起來,嘴上開始呻吟了。

  賤男的大雞巴硬硬的如烙鐵一樣,在我嬌嫩的屁眼里橫衝直撞,毫無一點憐
香惜玉。雖然嚴格意義上,我並不是香玉。

  盡管我被賤男插到疼得要死要活,卻也很爽,我嗚嗚咽咽的淺唱低吟著。他
的抽插比青女王的假陽具更令我痛快。

  啪啪啪的過程持續了几分鐘,賤男在我身体里射了,而我的小雞雞也受不了
這快感,几乎與此同時射了出來。

  我軟趴趴的趴在地上,一動不能動,高潮的余韻實在妙不可言。不過我心底
卻痛苦的要死,滿心里想著的都是我竟然被賤男玩弄了菊花,而且還無恥的因此
而高潮,我覺得對不起最崇拜的青女王女王,覺得這是一種可恥的背叛。

  賤男卻不管這麼多,扶我跪起來,張大我的嘴巴去含他滿是粘液的大雞巴。

  我身子一點力氣都沒有,毫無反抗,任由賤男擺布。我臉上已經毫無表情了,
如死灰一樣,只有淚水一個勁的飆著涌出來。

  青女王一直都關注著我,此時可能終于是于心不忍,把賤男打發走了。

  我就像死蛇一樣,癱軟在地板上,無神的眼睛時不時偷偷瞄几下仍在生氣的
青女王女王。

  青女王注意到我時不時怯怯的偷看她,一時就笑了,布滿寒霜的臉蛋儿如春
風解凍后的百花爛漫,那可愛的笑容看得我都痴了。

  她說道:「小狗儿你這樣子,以后怎麼服侍好我老公呀?我遲早都會結婚生
寶寶的。」

  我急著說:「如果是姐夫,我會很崇拜他的,不管他是怎麼樣的人,因為他
是最尊貴的女皇陛下你的男人。都說好了不是嗎,我家要世世代代都做姐姐家里
的奴隸。」

  青女王一聽就笑了,「瞎說,不過姐姐就先信著你吧,」她又嘆嘆氣說道:
「其實我知道,小狗儿很喜歡很崇拜我吧,也感受到這崇拜是真心的。而且我也
挺喜歡小狗儿的呀,但一想到你長得這麼好看,還要把我比下去了。被自己家的
小母狗比下去啊,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我跪起來,爬到青女王腳下,用腦袋蹭著她的襠部,輕輕地說:「其實姐姐
用不著生氣的。那些賤男都是一條條的公狗,而我是母狗啊,他們當然對我更加
感興趣啦。」

  青女王覺得我的話很有道理,猛地嗯嗯几聲點頭贊同。

  我又說道:「姐姐其實是一位真正的美女,應該與人類中的高富帥談戀愛。」

  青女王拍拍我的臉蛋,嘻嘻直笑:「我家小狗的小嘴呀,那個叫做甜啊。」

  我也笑了,:「都是因為常常喝著姐姐的聖水啊。」

  青女王站起身,脫下可愛的小內內,「小狗儿,姐姐賞你好喝的。」

                第四節

  自上次之后,我和青女王又回到往常的日子里。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懶洋洋,
稍有不順心就罵我,偶爾把我的臉蛋踩在黃金里,倒是很少打我了,可能因為她
也知道我的皮膚真的很嫩,經不起几巴掌。

  剛剛青女王打游戲又輸了,一肚子的悶氣沒處發泄。現在她正在拉屎,惡臭
一陣陣的扑著過來。我跪在她腳邊,小心翼翼的不敢動彈,生怕惹著她,力求避
免又再被逼吃屎的悲劇。

  好一會儿后,青女王稍稍抬起嫩白的小屁屁。我會意,立即爬到她的屁股后,
伸出舌頭為她舔屁眼。

  青女王的屁眼儿呈嫩嫩的粉紅色,几條皺褶如波紋起伏,美麗至極。

  平時,我最愛的就是舔吃她的屁眼,散發著一種幽幽的處女味儿,又夾雜著
一些似有似無的屎臭味,混合起來竟讓我如此陶醉。只不過,卻不是她拉屎的時
候。盡管我已經吃過好几次青女王的黃金,但我還是毫不習慣,對此深惡痛絕。

  我忍著惡臭很用心的為青女王舔著她屁眼邊上的少許黃金。她的屁眼因為被
我舌頭刺激,時時都一縮一張,那誘人的嫩紅色在我眼前盡展魅惑之能事。

  好不容易舔干淨,我為青女王拉上內內,然后跪趴在一邊,希望她直接騎我
背上,就此走出讓我懼怕的廁所。

  青女王站起身來,二話不說就抬腿踩向我腦袋,把我的臉蛋又踩在廁兜的黃
金里,嘴里說著:「哼哼,小狗儿,本小姐有氣沒處使,會悶壞的!給我吃干淨
了!哼!」

  我腦袋埋在惡臭的屎堆里,悲嘆著命運的無情,默默的張開嘴巴,一點點的
吃起來。青女王女王就是我的女神,她掌控著我悲哀的命運。

  這次青女王沒走出廁所,第一次看著我吃黃金的樣子,樂得笑容滿面,呵呵
直笑。

  我抬起滿是黃金的臉蛋,對她說:「姐姐出去吧,這里很臭的。」

  青女王搖搖頭表示不出去,而是繞有興致的看著我,語氣中不無自豪的說道:
「看著個大美女吃本小姐的屎,這麼肮髒惡臭的排泄物呀,這個比我漂亮一百倍
的大美女還吃得津津有味的,覺得很開心耶。嘻嘻。」

  我的臉蛋和身材都確實被加工得很精致,甚至比最當紅的青春玉女尤有過之。
每次照鏡子時,連我自己都忍不住去崇拜這副皮囊。

  我也笑了,只要青女王開心起來,我多吃几次黃金都無所謂了。我發覺自己
越發崇拜她了,在青女王面前變得越來越卑賤,只要她高興,我願意為她做任何
違心的事。

  在青女王眼皮子下,我第一次開心地享受這豐盛的黃金宴,吃著吃著竟然有
些幸福的感覺。最后,意外地只花了大半個鐘就吃干淨了,不留一點污跡。

  青女王是很懶的,通常都是一周才會有一次穿起假陽具皮褲來滿足我,而只
會要求我為她口交。她極其贊賞我的口舌功夫,每天都要高潮四五次才肯罷休,
滿足地沉沉睡去。

  這晚,青女王意外地主動穿起皮褲,對我招手,嘿嘿淫笑。我高興了,立馬
爬上床,跪在她的兩腿間,迫不及待的把腦袋埋進她的尻間,舔弄著她的假陽具。

  這假陽具,現在整一根都已經散發著青女王私處的騷味。這騷味是我花了兩
周時間鼓搗出來的,用青女王的尿液,淫水,汗水,白帶,月經等等,蒸餾提純
而得來的。反正她私處分泌的帶氣味的物質,都讓我加進其中,最后還有少許的
屎。我覺得青女王的屎臭味,若是適量的話,那種味儿很誘惑,而不是刺鼻。

  我舔著青女王的假陽具,很享受自己的杰作,這味儿實在太妙了,光是聞著
就能讓我的小雞雞漲得發紅發紫。盡管它發紅發紫后還是尺寸很小。

  青女王見我一副極其享受的模樣,就裝作男子射精時身体抽搐的樣子,說了
句「臭婊子,爽死大爺了,」就讓假陽具射精了。

  假陽具的仿真精液也被我換了。現在的仿真精液呈金黃色,材料當然都是青
女王分泌的体液,主要都是:尿液,汗水,淫水,口水,黃金,經血,白帶,嘔
吐物(如果她曾有嘔吐的話)。其中聖水和黃金是最大量的,所以呈金黃色。我
又加了一些調味劑,好讓這精液好聞些,好吃些。

  我把仿真精液吞了下去,一點都沒留,對我來說,青女王体液和排泄物的混
合物是如此美味,盡管仍是難免有些騷騷臭臭的,「姐姐的精液真是齒頰留香啊,
真不知道以后吃不到的話,狗儿還能不能活下去了。」

  青女王樂得呵呵笑,「小賤貨,嘴巴真甜呀。都不過是些臭臭的排泄物啦,
用的著這麼誇張嗎。」

  我抬眼仰視著最敬愛的女皇陛下,認真地說道:「狗儿從來不說假話的,姐
姐相信狗儿好嗎?」

  青女王笑著捏我的鼻子,說道:「好啦好啦,姐姐當然信我家狗狗是真心話
啦。不過,說實話哦,每次看著你這漂亮的臉蛋,卻每天都在我的小屄下面這麼
犯賤,比真的小狗還要賤得太多啦,總是感覺怪怪的。」

  我努力做出一副更加卑賤的模樣,「這都是因為姐姐你才是真正的大美女啊,
與你比起來我只是一條好看點的小母狗。所以我才這麼崇拜姐姐。」

  青女王嘟著嘴,「賤貨少瞎說,本小姐漂不漂亮難道自己還不知道嗎。算啦,
反正漂不漂亮,還不是大把大把的大美女爭著來崇拜本小姐嘛,為了討本小姐的
歡心,都一個個都賤得比本小姐的一堆屎還不如。呵呵,小賤貨你說是不是呀。」

  我一邊埋頭舔著假陽具,一邊說道:「是啊,姐姐就是最偉大最高貴的女皇。」

  青女王嘿嘿一笑,拍拍我的腦袋,「去,把你的小賤屄露出來,大爺我的大
雞巴要爽爽。」

  我立馬就興奮了,立即轉過身,牽起自己的套裙,對著青女王露出屁眼。

  青女王用手指頭撐大我的屁眼,往里面吐口水,又把手指插進去,抽插了几
下。然后,她才挺起假陽具對准屁眼,一挺腰杆,就衝著插到底了,整根末入。

  這一刺激可不了得,我差點疼暈了去。那假陽具可是大尺寸的好家伙,頂得
我腸子都漏屎了。

  青女王只顧著樂,皮褲里的自慰器弄得她也興奮起來了。她一邊有節奏地抽
插著,一邊使勁地拍打著我的屁股,嘴上還不忘歡快的喊著:「啊啊啊,真爽呀,
小賤貨還不開始叫亞麻爹?!」

  我有氣沒力地呻吟著:「啊啊,啊,亞麻爹,啊亞麻爹……」不知什麼緣由,
反正自變成人妖后,我的身子就變得很敏感,只要稍加挑逗,我就軟軟的了,提
不起力氣來,只能任人魚肉。

  而青女王的体質卻正好相反,性興奮不能使她軟下來,反而讓她更加高亢,
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這几個月來,她每天都在我的口舌侍奉下高潮四五次,累
計起來起碼都500+ 次了。這麼高强度的高潮,已經使她對性愛有了更高的要
求,普通的性刺激早就難以使她輕易泄身了。

  而我已經很久沒射精了,這次實在受不了青女王的假陽具,早早就射了,軟
趴趴的趴在床板上。但我還是努力的高高撅起屁股,盡量滿足她的性亢奮。

  這次啪啪啪的過程好持久,我也很難明白為什麼青女王的体力竟如此之好。
我的小雞雞射了第二次之后,就沒再硬起來了。

  性欲消退之后,我只能感受到肛門那劇烈的痛感,疼得撕心裂肺的。現在的
我純粹是憑著一股崇拜青女王的韌性,硬是堅持著不讓屁股離開她的假陽具。

  就在我疼得出現幻覺時,青女王終于停下來了。我能感覺到她那熱辣辣的身
子趴在我背上,緊緊的摟著我,雙手還狠狠的抓著我的大奶子,嘴上還大喊大叫
著嗯嗯啊啊。

  謝天謝地,青女王終于高潮了。

  由于劇烈的運動,她全身香汗淋漓,脈搏跳動得好快,呼吸也是渾厚而急促
的。我用盡最后一絲力氣,鑽進青女王的懷里,蜷縮著身子,感受她身上散發的
氣息,這是少女特有的芬芳和汗味,還有些淫靡的氣味,混合在一起實在太迷人
了。

  青女王真的很累了,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睜不開來,卻不忘對我說:「小賤貨,
本小姐今晚才第一次高潮呢,都累死人啦,接下來就看你的小舌頭啦。」

  她迷糊的模樣實在太可愛了,我忍不住偷偷的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幸好沒被
她發覺,不然恐怕就不是吃屎的懲罰這麼簡單了。

  青女王很在意自己的身子,嚴格規定我的活動范圍只能在肚臍以下,從不允
許我碰她的上身。有一次我為她口交時,不覺意就越舔越上,才剛舔到她的肚臍,
她立時就發飆了,扯著我的頭發啪啪啪的就給了我几個大巴掌,跟著當然就是一
頓黃金盛宴了。

  青女王確實還是沒把我當人看,甚至于某程度上,我在她眼里還不如一條真
的小狗。若是愛狗的姑娘,都喜歡抱著寵物親吻,而我與此的距離還很遠。我很
多時候都會為此而獨自傷心。

  有次青女王生氣時,曾對我說過:「賤狗就是賤狗,就算你長得再漂亮,在
本小姐眼里始終是一條只配吃屎的下賤母狗,別以為你有幅好看的臉蛋就能得意
了。你就是個下賤的小狗屄,賤得沒邊儿了,騷得發臭,臭得遺臭万年,本小姐
吐的痰都比你香比你干淨,給你吃本小姐的屎都太抬舉你了,賤貨!下賤的婊子!
下賤的騷狗屄!」

  青女王說的話可能大部分是氣話,不過我卻還是從中聽出,她真的打心里不
把我當人看。如果不是我每周付給她兩千塊的調教費,估計她眼眉毛都不會眨一
下就離開了。

                第五節

  我做好家務,走到青女王身邊跪下來,汪汪的吠了兩聲,就想舔她的小腳丫。
她的腳丫嬌小玲瓏的,目測不過36碼,皮膚很嫩很白,足弓的弧度很大,呈一
個極其美艷的弧形。

  青女王正坐在大班椅上專心致志的打游戲,劈劈啪啪的響個不停,想來戰況
一定好激烈。她趁游戲的空隙時間,用嫩腳丫踢踢我的臉蛋,說道:「小狗儿,
替姐姐畫腳趾甲。」

  自青女王在我家住下之后,我學曉了好多的美容護膚和衛生技巧。她的秀發,
肌膚,指甲,陰毛,肛毛等等,都是由我一手操辦的。

  她打游戲時,真的很投入其中,順心時呵呵直笑,不順心時張嘴就是「操你
媽逼」。而且她的身子很不安分,動靜是很大的,因此我根本不能好好為她畫腳
趾甲。

  我對青女王說道:「姐姐要靜下來,狗儿才能畫得好的。」

  青女王聽后,立馬就甩了我一巴掌,罵道:「賤貨!叫你畫就畫,哪來這麼
多廢話。」

  我無奈,只好爬進電腦桌下,小心翼翼的為她畫腳趾甲。不過盡管我再小心,
也應付不了她打游戲時的手舞足蹈,很自然就畫得一塌糊涂。

  當青女王打完游戲,低頭看看自己的腳趾甲,毫不意外的就發火了,二話不
說就扯著我的頭發甩我大巴掌,又大聲罵道:「你這條騷屄狗真是又賤又蠢!畫
個腳趾甲都給弄成這個樣,欠抽是吧,狗屄又癢癢了是吧!」

  我欲哭無淚,這都能怪我麼。身為母狗,不怪我怪誰去,只能認命了,「姐
姐,狗儿知錯了,姐姐恕罪啊,姐姐。」

  青女王當然不可能就此消氣,扯著我的頭發就把我拖進廁所,把我甩在一邊,
自顧自的脫褲子拉屎了。

  我看著她粉嫩粉嫩的屁眼儿一張一縮的,伴著惡臭的大便就破土而出了。這
又是一頓豐盛的黃金盛宴。

  從上几周開始,青女王拉完屎之后,不管生沒生氣,每次都會把我的臉蛋踩
在屎堆蹂躪一番,直到使我在屎堆中透不過氣來,這時她就會松一松踩在我頭上
的嫩腳丫,讓我透透氣之后,又再使勁踩下來,如此重復好多次。青女王覺得這
樣玩很有意思,整個過程都樂得嘻嘻笑。她不生氣的時候,倒是不會要求我吃光
這一堆惡臭的黃金。

  青女王對我說過,她一直都把我當成是女人,一位真正的大美女,所以她要
求我平時都穿著衣服。每次她凌辱我時,看著我美麗的臉蛋,心里就會很自然地
升起一種成就感。憑她自己如此普通的外貌,就讓大美女臣服在腳下,還一臉幸
福的吃著自己最肮髒的屎,這讓她的驕傲心膨脹到爆棚了。

  既然青女王玩得這麼開心,我當然毫無怨言,也不敢有怨言。我實在太崇拜
她了,做m做得太敬業了。

  我跪在青女王旁邊,看著一條條金黃的屎從她屁眼排出來,心里對黃金的恐
懼比起以前已經丟淡了好多。畢竟這段時間以來,我已經吃過太多了。

  我舔干淨青女王的屁眼之后,她就站起來,如往常一樣,抬腿就把我的臉蛋
踩進屎堆里去,嘴上還氣呼呼的罵道:「叫你亂畫本小姐的腳趾甲!死賤貨!臭
婊子!騷屄狗!蠢母狗!……」

  我嘴里和鼻孔都塞滿了她的黃金,嗚嗚的發不出求饒聲,窒息的痛苦實在難
以忍受。

  在我快要受不了時,青女王終于松開踩在我頭上的腳丫。我抬起腦袋,張大
嘴巴努力地呼吸著充滿惡臭味的空氣。沒一會儿,青女王的腳丫又壓落下來,頓
時又是好一陣熬人的窒息……

  大半個鐘之后,青女王總算是踩得累了,雙手抱胸地站在一邊高高俯視著滿
臉屎漬的我,眼神說不出的蔑視和厭惡,聲音也好像火氣更大了:「賤狗,你配
吃本小姐的屎麼,你媽逼連本小姐的屎都比不上!叫你賤狗都侮辱了那些可愛的
小狗!操你媽的,你就一條吃狗屎長大的屎蛆!本小姐真是瞎了眼才收一條屎蛆
做家奴!操你媽的死賤貨!給你吃本女王的屎,連本女王都變不值錢了!看你這
死賤樣,真叫屎都瞧不起!媽的,操你媽的騷逼!」

  我惶恐地望著威嚴的青女王,眼淚不自覺就流出來了。我從沒見過她竟這般
生氣,她也從沒這麼惡毒地辱罵過我。

  她厭惡地吐了我一口濃痰,就轉身走了出去。

第六節

  看著空落落的房子,我心下難受的緊。我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自問做狗
奴做得很敬業認真,為什麼青女王一聲不吭就拋棄我了。

  此后半個月,我每天只是抱著青女王遺留下來的衣物,苦苦尋找和感受她的
味儿。即使被拋棄了,我仍是忘不了她的好。

  青女王很有女s 的范儿,舉手投足都是高高在上的頤指意揚。我感覺她身為
女王的驕傲不是裝出來的,而是內心深處確實有著高貴的基因,這是我越發崇拜
她的原因。盡管她的外貌並不是鶴立雞群般的出眾,但有何不可呢。

  現在我每天都會花好几個小時,登上青女王的QQ空間,瀏覽她的照片和近況。
她像從前一樣,在一家絲足會所做女s ,做些有償調教。

  我估計在青女王在絲足會所里,做得並不愉快。因為她太普通了,最致命的
是她的兩條略有肉感的大腿並不修長,缺乏誘惑的魅力。很難吸引戀足的賤男。

  今天,我一如既往的登上青女王的空間,卻看見她的狀態寫著「請長假,歸
期未知」。直覺告訴我,青女王遇到麻煩事了。

  自從被她拋棄之后,我一直不敢再聯系,生怕再被她辱罵,更怕惹她心里不
痛快。但這次,我毫不猶豫地撥通了她的電話——她依然是我最崇拜的女主人,
盡管被她拋棄了。

  電話通了,我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麼。

  電話那頭的青女王說話了,語氣甚是悲涼:「呵呵賤母狗,我現在比你還要
下賤,我去了酒店里做婊子了,插過我屄的雞巴沒一千也有八百,我吃過的精液
都能淹死你。還記得那個插過你屁眼的賤男嗎,我昨天才喝過他的尿,舔過他屁
眼里的屎。我就是個最下賤的婊子。」

  她的語氣不像是說笑,我聽得目瞪口呆,只無意識地說了句:「為什麼啊?」

  兩個小時之后,我坐在一家餐廳里,青女王面無表情的坐在我對面,對我伸
出手。我默默地從包里取出五百塊,遞到她手上。

  這五百塊,是青女王的外出費用。她的確是在酒店里做妓女,一小時三百,
兩小時四百,外出五百,包夜八百。我知道,這個是最低級的妓女的身價。

  她自嘲般的解釋說:「店里與我條件差不多的女孩,要價都是一小時四百。
我想多吃几條雞巴,就開了低價,服務也是我做得最賤的,回頭客特別多。現在
我在店里都已經是最搶手的婊子了,除了早上睡几小時,其他時間都在舔雞巴。」

  我聽著聽著,就流眼淚了,心里特難受,為曾經無比純潔的青女王心疼難受。

  我送青女王回去酒店的路上,路過一個僻靜的小公園。這時,她終于忍不住
難過了,腦袋貼在我的大奶子之間,緊緊摟著我的腰間,嗚嗚的大聲哭了出來。

  我溫柔地撫著她的秀發,輕輕問道:「為什麼?」

  好一會儿,青女王才止住哭聲,抽噎著說道:「我媽病了,要好多好多錢做
手术。如果沒錢,我媽就只能等死了。」

  青女王的內心是善良的,我果然沒看錯。即使她迫不得已之下,做過最下賤
的婊子,但我不介意,我仍願意奉她為主,崇拜她,做的胯下的母狗對她搖尾乞
憐。

  況且,只要我這時挺身而出幫她一把,想必以她善良的秉性絕不會再拋棄我
了,還可能對我更好了。

  我問道:「需要多少錢?」

  小青一想到錢的數目,憂心得又哭了,說道:「痊愈最少要三十万,就算我
每天接二十個客人,都不夠用……」

  三十万說多不多,我還承擔得起,于是帶著青女王來到銀行,辦了轉賬。

  滿臉愁容的青女王頓時百花齊放一般燦爛,管不上跟我說話,就急急忙忙地
往醫院跑去。

  我看著她的背影,心想,如果她就此一去不反,我根本沒能為力,就當有眼
無珠好了。

  不過,我打心里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青女王必定會回來我身邊,因為她是
善良的好女孩儿。

  第七節

  一個星期之后的午后,我激動地跪在家門后面,等候青女王的大駕。

  青女王進了門,看見跪在地上的我,就笑了:「小狗儿。」

  青女王還是穿著連衣裙,清清爽爽的模樣就像是鄰家小妹妹。我立即扑到她
的腳下,摟著她的兩條大腿,把腦袋埋進她的尻間,使勁地呼吸她下体的氣息。
我太激動了,闊別兩個多月了,再次感受到她的味儿,以至于忘乎所以地陶醉其
中。

  青女王輕輕推開我的腦袋,扶著我站起來,說道:「我們先好好的談談啦。」
她說著就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我走到她跟前,很自然地就跪下,汪汪的吠叫了兩聲。

  青女王呵呵一笑,指著身邊的空位置,讓我坐上去。

  我跪趴在地上,正想吃她的嫩腳丫,說道:「狗儿怎麼可以和高貴姐姐女皇
平起平坐。」

  青女王嘟著嘴,略有些不滿地說道:「讓你坐就坐啦,是不是不聽我的話啦?」

  我只得坐上沙發,卻是渾身不自在,我一直牢記自己的母狗身份,從沒試過
與最崇拜的青女王坐在一起。

  青女王見著我渾身顫抖的樣子,一時就來氣了,氣呼呼地罵道:「真是賤貨,
坐都沒坐的樣子,扶都扶不起的騷母狗,喜歡跪就下去跪著吧。」

  我如蒙大赦,立即爬下沙發,跪在她腳下,喜滋滋的吠叫了兩聲。

  青女王一看我的模樣,噗嗤一聲笑了,「小狗儿,為什麼你這麼賤呀?」

  我望著她的笑容,說道:「因為我本來是姐姐的小母狗啊。」

  青女王捧著我的臉蛋左看右看,最后把我的腦袋放在她的襠部,嘆嘆氣說道
:「如果我也有你這麼好看的臉蛋就好了。

  「對不起,小狗儿,之前我這般對你,還一聲不吭就離開了,對不起。其實
我只是妒忌你擁有這麼好的樣貌,雖然你做得真是很好,但我還是妒忌你。每次
見著你的臉蛋,我心里就很不得勁,雖然我知道你很崇拜我,在我屄下面很犯賤,
但我老覺得這是對我的嘲諷,我恨不得一腳踩爛你的臉蛋了去。跟你比起來,我
真是丑小鴨一樣。那時候我越想越生氣,就想盡辦法侮辱你,到最后還把你拋棄
了。小狗儿,姐姐真的對不起你。

  「雖然我明知道你其實是個人妖,但是你的樣子比外面的美女都漂亮太多了,
我覺得就是來嘲笑我的,我哪能不生氣呢。

  「我這麼對你,你還這麼喜歡我,還幫了我的大忙,那時候我真是感動死了。
你這麼好的人,而且還這麼崇拜我,我真的覺得好幸福。

  「我來之前就想好了,無論你有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二話不說就
去做。就算是要我做你的老婆,或者做你的奴隸,我都願意的,雖然我挺討厭人
妖的,覺得他們都很惡心,呵呵。

  「對啊,之前你對我這麼好,我都喜歡不了你,不只是覺得你在嘲諷我,還
因為我覺得你們人妖都好惡心哦,呵呵。

  「但現在,我卻是很喜歡你了,人妖不人妖都沒關系啦,最緊要你是個好人。」

  我趴在青女王的襠部,呼吸著她的氣息,抬眼仰視她的臉蛋,聽著她說的話,
感動得眼淚鼻涕嘩啦啦。

  青女王也低頭看著我,眼睛里說不出的歡喜。從她的眼神中,我終于感受到
了她對我的喜歡,是一種對親人的喜歡。

  謝天謝地,那三十万,我總算沒白白耗掉。

  青女王紅著臉蛋,細細聲問我:「那,小狗儿,你會不會要我嫁給你?還是
做你的女奴?」

  我猛地搖搖頭,說道:「狗儿只求姐姐,別再拋棄狗儿了。我只願意一生都
做姐姐你的小母狗。」

  青女王一聽,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拍拍自己的小胸脯,然后就樂了,對我說
道:「嘻嘻,我就知道小狗儿最崇拜本小姐啦。老實跟你說哦小狗儿,我還接受
不了與人妖做愛呢。嘻嘻,我們還是像從前那樣好啦。不過呢,本小姐就法外開
恩,不再把你的漂亮臉蛋踩到屎里去啦。」

  我也笑了,「如果姐姐生氣了,不踩我的話,會悶壞的。」

  青女王狐疑地看著我說道:「小狗儿你是不是愛上本小姐的屎啦?」

  「是啊,那都是姐姐身子里的聖物,狗儿都很喜歡的。」

  青女王一聽就樂得呵呵直笑,捏著我的鼻子說道:「呵呵,我家小母狗怎麼
就這麼賤呢。」

  我也笑著說道:「俗語都說,狗改不了吃屎啊。」

  青女王笑得合不攏口,「小賤貨啊,本小姐愛死你啦。不過呢,以后沒我同
意,不准吃本小姐的屎,知道嗎,吃屎多惡心呀,還有害健康的。如果讓我知道
你偷偷吃了,哼哼,叫你好看的。」

  我心下一陣感動,青女王終于曉得為我著想了,「狗儿好久好久沒喝過姐姐
你的聖水了。」

  「呵呵,小賤貨,本小姐不在家的時候沒尿尿,是不是都憋壞啦,」青女王
一邊說一邊掀起連衣裙的裙擺,露出兩條雪白的大腿。

  我太激動了,終于又能喝到魂牽夢繞的聖水。我顫抖著脫下她的內內,卻看
見她的私處已經不復當初的粉嫩了,淺紅色已變成深紅了,細看還能發現這美妙
的青草地已略有些灰暗。而且它的騷味濃重了好多,當初那使人陶醉的少女芬芳
早已消散得無影無蹤。

  我呆呆地看著青女王的陰戶,心里很難受,最高貴純潔的女皇陛下竟被那些
賤男糟蹋成這個樣子。

  青女王見我在發呆,立時明白我在想什麼了。她也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經歷,
竟哭了出來:「連我家的小狗都嫌棄我做過婊子了嗎?」

  我慌了神,忙著說道:「不是啊,狗儿絕不是嫌棄姐姐啊。狗儿是在詛咒那
些賤男。姐姐別哭了啊。無論姐姐變成什麼樣子,我還是姐姐腳下面最忠心的小
母狗。」

  青女王梨花帶雨的笑了,撫著我的臉蛋說:「乖,乖狗狗,姐姐最喜歡你了。」

  我用最溫柔的力氣去舔著青女王的陰唇,心里想著她做妓女時,這里肯定被
賤男們插得很痛吧。

  第八節

  晚上,吃過晚飯之后,青女王坐在沙發上玩手機。我搬來一水盤的牛奶,還
有許多護膚品。她受辱的那段時間,肯定沒心思護理自己的身子。

  青女王看見我搬來各種各種的家伙,奇怪的問我:「小狗儿,你這是做什麼
呀?」

  我脫掉自己的上衣和奶罩,在青女王跟前跪下來,笑著說道:「狗儿要為姐
姐護理皮膚啊。」

  我替她脫下拖鞋,把她的嫩腳丫放進牛奶中浸泡。我又把各種護膚用的乳液
倒在自己的大奶子上,再挺著胸用大奶子摩擦她的小腿。

  我的奶子很軟很嫩,摩擦在青女王的小腿上,舒服得讓她眯著眼睛直哼哼。

  青女王一副極其享受的樣子,嘴上呻吟著對我說:「哎呀,好舒服呀!小賤
貨速度加快點儿啦。」

  其實我已經很累了,不過青女王喜歡這樣玩,我卻不得不加快速度。

  半小時之后,我快累得不行了,青女王才戀戀不舍地抽出小腿,說道:「好
啦,小狗儿也累啦,今天就玩到這,現在幫我洗干淨啦。」

  為她清潔完之后,我捧著那盤牛奶進廁所想要倒掉,但想到這牛奶里滿是青
女王的污垢和皮屑,倒掉怪可惜的,于是伸出舌頭,慢慢地舔吃著。

  牛奶還是牛奶的味道,還有些護膚品的味,沒什麼特別。我不死心,越喝越
多,想要把青女王的体味嘗出來。

  這時候,背后傳來青女王的喝罵聲:「賤貨你敢偷喝本小姐的洗腳牛奶!」

  我一驚,剛轉過身去,就被青女王扯著頭發,啪啪啪的好几個大巴掌。然后
她把我甩到一邊,走過去一腳就踢翻了裝著牛奶的盤子,流了一地都是。

  剛剛洗完腳丫之后,她叫我把牛奶倒掉,而我卻敢偷喝,難怪她會發火。

  我爬向青女王的腳下,向著她磕頭求饒:「狗儿知錯了,姐姐別生氣啊。」

  青女王氣呼呼的又賞了我几巴掌,「哼!滾一邊去賤貨,本小姐要拉屎!」

  她拉屎的時候,眼睛卻是瞪著我看,火氣還挺大的罵道:「賤狗看什麼看,
還不滾過來,好好聞著本小姐的屎味儿。」

  我爬到青女王腳邊,鼓起鼻子努力吸氣,好讓她能聽到我的呼吸聲。我家一
直用的是蹲廁。

  青女王又說道:「滾過來本小姐面前,抬起腦袋。」

  我照做了,跪趴在她面前,剛抬起頭,卻又被她狠狠地甩了一巴掌,「鑽到
本小姐的屄下面去,好好聞屎味儿。」

  這情景好違和啊:一個小姑娘正蹲著拉屎,而她的屄下面卻趴著一個長著雞
巴的大美女,正一臉享受地呼吸著小姑娘的屎臭味。

  便后,我清潔完青女王的屁眼。她站起來,一腳就把我踩進屎堆里,狠狠地
蹂躪了好几下,嘴上還罵著:「死賤狗,叫你不聽話,叫你不聽話,本小姐踩死
你。」

  我被踩得鼻子發痛,張大嘴巴也透不過氣來,只有滿嘴滿鼻的黃金。

  青女王放開腳丫,讓我透透氣,問道:「賤貨,知錯了嗎?」

  我努力咽下塞滿嘴巴的黃金,盡量分泌多些唾液來滋潤粘粘稠稠的嘴巴,才
說的出話來:「狗儿知錯了,姐姐,狗儿再也不敢偷喝洗腳水了。」

  青女王蹲下來,盯著我滿是黃金的臉蛋,溫柔地說道:「那洗過腳丫的牛奶
里都是各種各樣的護膚品,不能喝下肚子的。小狗儿知道嗎,我現在可喜歡你了,
万一把你喝病了,我會心疼死的。」

  我真心是感動了,青女王真的把我當親人看待了。

  我伸長舌頭,圍著嘴邊轉圈圈,舔吃著嘴邊的屎,吧唧吧唧的吃得有聲有色。
青女王的黃金對我來說,已經不可怕了,盡管還是難以下咽,不過習慣了就一切
都好說。

  青女王看見我的模樣就笑了,嘻嘻笑著說道:「小賤貨,本小姐的屎好好吃
嗎。你呀,真是賤的太可愛啦。不過不准吃了哦,趕緊把自己洗干淨了。」

  青女王沒有出去,而是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著我做事。我在她的眼皮子下,
把地板上和自己身子上的屎衝洗干淨。

  這時候,青女王笑眯眯的對我招招手說道:「小狗儿爬過來這里,姐姐好久
都沒騎過你啦。」

  我最喜歡的就是,看她臉蛋上可愛的笑容。我跪在她跟前,搖著腦袋繞著她
轉了兩圈,最后從后面鑽進她的胯下,汪汪地吠叫著,吠聲很輕快。

  青女王一屁股坐在我背上,一手扯著我的頭發,一手拍打我的屁股,笑著說
:「嘻嘻,我家的小母狗太饞嘴啦,老是偷吃臭東西,越來越不聽話了。不時時
看著你,都放心不了,真是操碎本小姐的心啦。」

  青女王懶懶地坐在沙發上玩手機,腳趾頭卻插著我的屁眼,有一下沒一下地
抽動著。

  其實我的屁眼已經被開發的好大了,完全可以容下她的整個小腳丫。還記得
當初,她粗魯地把腳丫全都插進我的屁眼里,當時撕心裂肺的疼了我整一個星期。
但現在,她是打心里喜歡我了,舍不得虐我,對我確實如自家妹妹般溫柔。

  我軟軟地趴在地板上,高高撅起屁股,享受青女王腳趾頭的溫柔抽動,嘴里
輕輕地呻吟著。即使她的動作不大,但我仍感覺爽死了,小雞雞漲大得發疼。

  青女王突然抽出腳趾,讓我轉過身。她把我的腦袋貼著自己的小胸脯,對我
說道:「小狗儿,我媽想見見你,想當面向你道謝。我媽做完手术了,現在能下
床出去散步啦。」

  看著她純真的笑容,我也替她開心:「真好啊,伯母也是狗儿的媽媽,我也
很開心呢。」

  青女王卻捏著我鼻子說道:「見到我媽,臭狗狗要像個正常人哦,知道嗎。
就做我的契姐姐好啦,如果媽媽見到我的契姐姐是個大美女,她一定會嚇一跳的,
嘻嘻。」

  「不如讓狗儿做伯母的契女儿,好不好?」

  「這樣啊,也好呀,我媽一定會好開心的啦,嘻嘻。」

  我心里樂開花了,這時我才百分百確定青女王果然把我當親人看了。我賭誓
說道:「我一定會好好孝順契媽的,就像崇拜姐姐一樣。」

  青女王也感動了,情不自禁的在我額頭上輕輕親吻了一下,「謝謝你,小狗
儿,遇到你,我真的很幸運。」

  我呆了。這是青女王第一次親我,第一次表達出對我的喜歡。

  她看著我的呆樣,嘻嘻的笑著,眼睛都彎得成新月了,「怎麼啦,妹妹親自
己的姐姐,都不行呀。」

  我把腦袋埋在青女王的小胸脯里,激動地說:「幸福死狗儿了。」

第九節

青女王的老家在郊外的農村里,遠離繁囂,山清水秀,是個養人好地方。

她的媽媽,亦即是我的契媽,能走動就出院了,回到這里靜養。

契媽不到四十歲,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外貌甚至比青女王更有魅力,想必她年輕時肯定是一位招蜂引蝶的美人。她對我很感激,初次見面就向我跪下來叩謝大恩。

我驚慌失措,連忙扶起她,表示我是青女王的契姐姐,接著還認她做契媽。

契媽很高興很激動,差點就流眼淚,一連喊了好几聲“好,好,好女儿,乖女儿”。

而青女王則站在一邊笑吟吟地看著我們,這是才走過來說道:“媽媽,姐姐,我們以后就是一家人啦,好開心耶。”

午后,慵懶的輕音樂在閨房里回蕩著。青女王躺在藤椅上閉目小憩。而我則軟軟地跪趴在藤椅前面,高高撅起著屁股,嘴里輕輕地發出淫賤的呻吟聲——青女王的一只嫩腳丫正插在我的肛門里面,兩個小時有多了。

只要是可以讓青女王舒服開心的事,我都會很努力地做得好好的。比如讓她的腳丫插在我的屁眼里面。

肛門里的柔軟和溫熱感,受刺激而慢慢蠕動和漲縮著的腸子,可以使她的腳丫很舒服很愜意。這和賤男的雞巴插進美女嘴里的快感比起來,還要舒服一百倍。

青女王生怕弄壞了我的身子,才不願再這樣玩。本來她就很喜歡我的肛腸的按摩服務,在我的苦苦哀求下,最后經不起這種享受的誘惑,最終還是同意了。

其實她的嫩腳丫真是很小,與大尺寸的陽具差不多大小,所以我也不怕會插壞肛門和腸子。

突然,契媽闖了進來,看見我和青女王的動作,一臉的不可置信,掩著嘴說道:“你們。。。”

日啊,我竟然忘了鎖好門。

我大驚失色,驚慌失措地扭動屁股。青女王感受到我的動靜,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罵道:“小賤貨,誰讓你動了呀,本小姐還沒睡夠呢。”

契媽轉身走出去了,還順手帶上門。

青女王聽見關門聲,也嚇了一跳,連忙從我屁眼里抽出腳丫,焦急地問道:“是不是我媽來過?都看見了?”

我的臉色很不好,是給嚇的,對她點點頭。

青女王懊惱地拍拍自己的額頭,想了好久,又突然問道:“我媽看見你的小狗屌了麼?”

我上身的衣物全脫光了,下身卻只脫了內褲,臀部還穿著寬松的套裙,“契媽應該只看見我的奶子吧。”

青女王可愛地舒了一口氣,把嫩腳丫伸進我嘴里,讓我舔干淨附在上面的粘液,對我說道:“那就還好啦,起碼她還不知道你是人妖。告訴你哦小狗儿,我媽她年輕時也做過女王呢,不過她沒告訴我,這是我偷偷看到的。以前我爸還在的時候,他們倆常常都躲在房間里玩虐待呢,嘻嘻。”

我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青女王的內心里作為女s的自信和驕傲,竟是基因遺傳和家庭教育的結果。我很早就發覺,她的脾性就是天生的女s。

待我舔干淨腳丫后,青女王讓我穿好衣服,騎在我背上走出閨房,去找契媽談心。

契媽坐在椅子上,臉色平靜。

青女王坐在契媽的對面。而我則跪在青女王腳下,腦袋貼在她的襠部上。

青女王的小手撫著我的腦袋,一邊為我梳理秀發,一邊對契媽說道:“我很喜歡姐姐,姐姐也很喜歡很崇拜我。姐姐喜歡做我的小母狗,我也喜歡她在我腳下面汪汪叫。我們這樣子很開心。”

契媽卻問我:“你是真心的嗎?是自願做小青的奴隸嗎?不是被强逼的嗎?”

我點點頭,毫不猶豫地回答是,“是的,契媽。我真心崇拜著青女王,我願意死在青女王的腳丫下面。”

契媽愣了好一會儿,才開口說話,語氣中甚是惋惜:“委屈你了,好孩子。多好的女孩,竟然糟蹋在這里。”

青女王聽著就不樂意了,嘟著嘴巴,“什麼叫做糟蹋呀,我不好嗎,大把大把的帥哥美女都爭著來崇拜我呢。我挑中誰,都是誰的福氣。”她又低頭看我,對我說:“是不是呀,小母狗?”

我狠狠地點頭,說道:“能遇到小青女王,能做小青女王的小母狗,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

青女王樂得呵呵直笑,彎下身子,在我額頭上狠狠地吧唧了一下,“本小姐最喜歡我家的小狗狗啦。”

契媽看著我們也笑了,伸手捏著青女王的鼻子,說道:“看你得意的。你們的事儿,我就不管啦。不過呢,你不可以欺負她,不能强迫她做不願意做的事儿,要把她當成親人一樣愛護,知道了嗎?”

青女王撥開契媽的手,嘻嘻笑著說:“知道啦,她就是我的親姐姐,我當然會愛護好她啦。”

第十節

自從與契媽說明白之后,青女王每天在家就肆無忌憚了,常常當著契媽的面,就各種各樣地玩弄我。

我們三母女圍著在餐桌上吃飯。青女王突然就對我說道:“小狗儿,本小姐的小屄有點儿癢癢的,快過來幫我看看呀。”

我只得放下碗筷,鑽到桌子下,爬到她跟前,替她脫下小內內,伸長著舌頭舔吃她的陰戶。

下体瘙癢是很常見的事儿,過一會就會自然消失。而青女王卻每次都小題大做,要我好好舔她的陰戶,直到她高潮。

契媽無語地看著兩個女儿,嘆著氣搖搖頭,裝作沒看見,繼續吃碗里的飯菜。她都懶得說我們了,因為說都沒用,青女王還是我行我素,而我當然順著青女王的性子了。

几分鐘之后,青女王嗯嗯啊啊地泄了身。我的口舌功夫實在太高明了,即使經驗豐富的青女王也堅持不了几分鐘。

我繼續用舌頭輕輕地揉著青女王的陰戶,舔吃四周的淫水。她高潮之后的几分鐘內,繼續溫存一番,才能使她更好地体驗到完美的性愛。

青女王終于從高潮的余韻中回過神來,拍拍我的臉蛋說道:“好啦,上來繼續吃飯。”

晚上。青女王躺床上玩手機,而我跪在床下吃她的嫩腳丫。她的小腳丫很多汗的,平時穿著鞋子就很容易捂出酸酸的汗臭味。不過這酸臭味並不難聞,有著少女特有的芬芳,反而給人一種酸酸甜甜的感覺。

青女王無論玩手機還是打游戲,都很入迷,一玩就是几大個小時。這期間我絕不能去打擾她,只好舔她的腳丫。正好她的腳丫時時都在不停地流汗,所以即使連續舔吃几小時,我都不覺得無聊。

深夜了,青女王玩手機玩得累了,讓我去廚房給她找點吃的。

在去廚房的過道上,我經過廁所時,卻看見廁所門沒關上,里面開著燈,契媽正蹲在那里撒尿,水聲嘩啦啦的響。

契媽也看見我了,笑著對我招招手,讓我進來。

我走到契媽面前。她剛好撒完尿,笑吟吟地說道:“好女儿,你願意舔契媽的屄嗎?不過就肯定不及小青那里嫩嫩的了。”

我想了想,沒多少猶豫就跪下來,伸出舌頭去舔契媽的大腿根部,那里粘了不少尿液。

契媽的身子很不錯,皮膚白白嫩嫩的,身線看起來也很窈窕,比青女王略有肉感的身子誘惑多了。但是她的陰戶確實不如青女王的粉嫩,色澤很不好看,呈暗紅色,陰毛亂糟糟的,外陰唇已經不能閉合了,露出內里的鮮紅色。至于其氣味,則是中年婦女常有的重重的騷臭味,與少女的騷味根本沒法比。而她的尿液倒是沒什麼特別,與青女王的差不多。

我忍著騷臭,盡量不露出厭惡的神色,舔干淨陰戶附近的尿液,然后開始把舌頭探進陰唇里面,如蛇一般蠕動著。

不一會儿,契媽興奮了,嗯嗯啊啊地在我嘴里泄了身,高潮的呻吟聲與青女王的如出一徹。她兩條白嫩的大腿緊緊地夾住我的腦袋,“好女儿,你太棒啦,爽死契媽啦。”

這時,青女王也闖進來了,一看見我和契媽的動作,頓時就火冒三丈,大聲說道:“媽媽你怎麼可以對自己的契女儿!怎麼可以這麼對我的姐姐!”

契媽和我都嚇了一跳。我不明白青女王為什麼發這麼大火。

青女王對我罵道:“賤貨!滾過來!!”

雖然我對青女王為什麼生氣不明所以,但我還是立即從契媽的尻間鑽出來,爬到青女王面前磕頭求饒。反正不管什麼原因,做錯事的肯定是我,受罰的還是我。

青女王憤怒地看我几眼,然后像是用盡全身力氣地甩了我一巴掌,把我甩到地板上。

我立時就疼得好像沒了知覺,趴在地上,呆呆地捂著臉蛋。這次絕對是青女王打我打得最狠的一次。

后來,契媽走過來,扶著我坐起來,摸摸我的臉蛋,憐惜地問道:“還很疼麼?小青下手太沒分寸了。”

我回過神,四下望望卻沒看見青女王,連忙問契媽:“小青去哪了?她為什麼生氣了?我從沒見過她這麼生氣的。”
“她啊,剛剛氣呼呼地跑回自己房里。那孩子,就是小屁孩的性子,看見你吃契媽的老屄,就覺得自己最心愛的東西被搶走了,所以才發火的。去哄她兩句就沒事了。”

我尋思著,越發覺得契媽說得太對了,于是就急急忙忙地跑回青女王的閨房里,也沒顧得上與契媽說話了。

青女王趴在床上,手腳並用地虐待著無辜的床單,都沒發覺我進來了。我走到床前,跪下來汪汪的吠叫著。

她終于放過可憐的床單了,立即翻起身,狠狠地瞪著我看了兩秒鐘,又抬手賞了我一通大巴掌,“騷屄!騷母狗!叫你賤!叫你犯賤!”

我忍著疼說道:“狗儿知錯了,以后狗儿只會好好服侍姐姐一個人。姐姐別生氣了啊。”

青女王終于停下來,看我的眼神也慢慢地變了,那雙眼睛由怒火衝天變得幽幽怨怨的,最后竟還升起一陣濕重的霧氣。

她的表情變化太戲劇性了,搞得我都反應不過來,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她卻突然爬下床,伸出雙手緊緊地摟著我,抽泣著說道:“剛剛看見你在服侍我媽,我心里就難受,好害怕你會被別人搶走了。。小狗儿只可以做我的小狗,只可以在我屄下犯賤。。”

我心里好高興,想不到青女王竟這麼喜歡我依賴我,“姐姐別哭,狗儿永遠都只是姐姐的小母狗,誰都不能把狗儿拐跑的。”

青女王突然親吻我的嘴唇,還把舌頭探進來,輕輕地搞弄了好几下,才放開我說道:“嘻嘻,小狗狗的口水還挺甜的嘛。”

我愣在那里,不敢相信最高貴的青女王竟與我舌吻,太懷疑是不是幻覺了。

青女王撫著我的臉蛋,說道:“這一下就當補償小狗儿啦。臉上還疼嗎?”

我摸摸自己的嘴唇,“狗儿都甜得發膩了,哪里還會疼啊。”

第十一節

几天之后,青女王就帶著我離開老家了,回到城里。雖然她不願意承認,但契媽和我都知道她急著離開,是因為她害怕契媽會搶走心愛的小母狗。

晚上。青女王坐在大班椅上打游戲,連續輸了好多盤了,嘴里咒罵著“傻逼操你媽”之類的聲音。

我跪在她腳邊,已經停下來沒舔她的腳丫了,一動不敢動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惹來火山爆發。

青女王又輸了一輪,賭氣似的甩掉鼠標,轉頭看向我,立時就給我一飛腳,“賤貨,本小姐沒讓你停,你敢停,好大的膽子啊!”

真無辜啊。上次也是這種情況,但我沒停下來繼續舔她的嫩腳丫,她也是給我一飛腳,還罵道:“吃屎的賤貨瞎了啊,沒看見本小姐心情不好,還敢舔。”

青女王突然又一巴掌甩我臉上,罵道:“把本小姐的大雞巴拿過來,看本小姐今天不肏爛你的騷屄。”

她穿上皮褲之后,一點儿前戲都沒做,對准我的屁眼就是一通猛衝猛插,毫無章法。我又疼又爽,軟軟地趴地上嗚嗚直叫。

她還狠狠地拍打著我的大屁股,咒罵著:“爛屄,賤貨!本小姐插死你,插到你懷孕生一打賤狗崽子。”

我心里奇怪地想著,如果自己真能懷孕,懷上青女王的孩子,為她生寶寶,那還不幸福死嗎。我第一次為自己不是真正的女儿身而懊惱,不過又想到青女王就是個女的,懷個毛線孕啊。

在我亂七八糟地想著時,青女王已經停下來了,趴在我背上摟著我的大奶子,抽搐著泄了身。

我翻過身,替她脫下皮褲,為她清潔晶瑩剔透的陰部。這一段時間,我親眼目睹她陰戶的色澤慢慢變淺,變嫩,濃重的騷味也消散了許多,多了些少女的氣息,甜膩膩的。

畢竟她還是個少女,即使做過最下賤的婊子,只要調理得當,陰部的色澤氣味都還是能逆轉,回到當初那樣子。

青女王對此很開心,陰戶慢慢變回少女的模樣,使她越發感到自豪驕傲,她覺得這是真正的女王應該擁有的天生麗質。她曾鄙視我:“小賤貨,在美美的小屄下面自慚形穢吧,讓你舔本小姐的美穴真是便宜死你啦。”

她把我的腦袋緊緊地夾住在胯間,用小穴裹住我的鼻子,嘿嘿淫笑著:“小賤貨,好好聞本小姐屄里面的氣味哦,是不是很香呢。”

陰戶里根本就沒有空氣可供呼吸,盡管我很享受她其中的淫味儿,不過卻快要窒息了。

這時,青女王翻起身坐起來,坐在我的臉上,手舞足蹈地搖晃身子,卻不准我動一下,說是要用小穴强奸我的漂亮臉蛋。

我心里暗笑,如果我不主動舔她的敏感區域,即使她搖一晚上都不會到達高潮。盡管她的性經歷挺豐富的,不過技巧卻沒學會多少,況且她的体質還不是很敏感。

正如我說預料,半小時后,青女王早就香汗淋漓,身子也有氣沒力了,卻仍是與高潮的快感相距很遠。

她不樂意了,氣呼呼地掐我的乳頭,用屁眼使勁地蹂躪我的臉蛋,“小賤貨,快舔本小姐的屄,一分鐘之內本小姐不泄身的話,哼哼,叫你好看的。”

我開工了,舌頭掰開她的外陰唇,吸住里面的小陰唇,滋滋有聲,活像小孩子吸母親的乳頭。我很早就發現,青女王的身子好奇怪,最敏感的亢奮區竟是小陰唇,只要對此稍加挑逗,她就能爽得沒邊。

我看著牆上的掛鐘控制時間,快到一分鐘時,突然加大吮吸的力氣。青女王隨即就趴在我身上,抽搐著嗯嗯啊啊地泄了。

之后,我繼續溫存青女王的陰戶,讓她好好享受美妙的余韻。

她卻驚叫一聲,一下就翻起身來,呸呸呸地往床邊吐口水,還說著,:“髒死了,髒死了,賤貨的小狗屌髒死了。”

我心里偷樂,估計情況是她剛剛高潮的時候,一不小心就碰到我的小雞巴了。

盡管青女王很喜歡我,現在也准許我舔她的小乳房及以下的身体部位。但她還是嚴禁我親她的臉蛋,除非是她主動親我。除了用小腳丫之外,她也從不碰我的下身,即使生氣時,也很少願意用手碰我的下身,更別說用嘴巴親了。

她說過,到現在她還是接受不了人妖,老覺得人妖好惡心,而且她覺得自己是最純潔的好女孩,打心里不願意與低賤的騷屄狗過分親密。只能說,身為女王的她實在太驕傲了,即使很喜歡與我親熱,內心很糾結,卻還是放不下s和m之間的身份隔閡。

青女王對我怎麼樣,我倒是沒所謂。只要能呆在她的腳邊,做她胯下的母狗,我就心滿意足了。

青女王突然坐在我的奶子上,嘟著嘴吧說道:“小賤貨,是不是很想讓本小姐吃你的小狗屌呀?”

我不明白她為什麼問這麼奇怪的問題,卻抽筋似的點點頭。

青女王頓時就來氣了,氣呼呼地賞我大巴掌,“賤貨你配嗎!操你媽!還想讓本小姐吃那根肮髒下賤的狗屌!操操操!”

我欲哭無淚,無辜地仰視著她,都是你臉上寫滿了冤枉,“只是想了一想啊,姐姐饒了狗儿吧。”

青女王卻不管不顧,一個勁地甩我大耳光,“想想都不行!吃屎的賤貨!比屎還下賤的騷屄!”
“狗儿知錯了,想都不會想了,姐姐饒了我吧,很疼啊。”

她打得累了,從我身上爬下來,踢了我一腳,“滾下去!賤貨!跪著打飛機吧,不射夠三次今晚就別睡了!”

我暈了,射三次還不要了我的狗命啊,自成了人妖之后,性能力下降太多了,一天兩次就已是極限,之后根本就不能再勃起了。

我差點哭了出來,哀求道:“姐姐饒了狗儿吧,要不罰狗儿吃黃金好嗎姐姐?”

青女王把自己的小內內揉成一團,扔到我腦袋上,氣得笑了:“放你媽的狗屁,那樣太便宜你了,現在吃本小姐的屎都不是懲罰了,而是賞你了呢。”

我無奈,只好把她的內內套在頭上,讓緊貼私處的位置正好對准鼻子,嗅著她誘人的騷味儿,就開始擼了起來。

我的雞雞尺寸實在小了點,長度大概如成年男子的大拇指差不多。小雞雞在我手掌中顯得過于微不足道,一點都不協調。

青女王看著我擼雞雞的滑稽動作,就樂得呵呵直笑,指著自己的白襪子說道:“呵呵,套上去再擼吧,小賤貨。”

她的嫩腳丫老是出很多汗,所以襪子總是酸酸臭臭的,略帶點似有似無的小甜味。平時我就很愛吃她捂了一整天的嫩腳丫。

套上臭襪子擼,果然爽了好多,第一次很快就射了,但第二次差不多花了一小時才完成。

這時,我的小雞雞已經軟踏踏的了,小小的縮在陰囊上,粉嫩粉嫩的呈深紅色,與陰囊配在一起,遠看活像是長在襠部的小乳房。

青女王一直都繞有興致地看我打飛機,現在看見小雞巴變成這樣子,樂得笑不攏口,對我招招手讓我爬上床,說道:“呵呵,現在看起來好多啦,小狗屌變成小奶子,可愛死啦。”

可愛是可愛了,不過卻疼得要死,强行擼出來是很疼的。

青女王突然來了興致,讓我把粘滿精液的襪子涂在她的腳丫上,說是要用小母狗的淫液來護膚。

我服了她了。把精液吃下肚子還多少有些營養,但用于護膚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我對她說:“精液沒護膚作用的,還髒兮兮的,姐姐還是不要涂了吧。”

青女王從來都是我行我素的,從來容不下反對意見,立馬就賞了一下大耳光,“賤貨!讓你涂就涂,本小姐用的著你來教麼。”

我只好順從她的意思,默默地用襪子,為她擦拭腳丫子。

青女王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說道:“小狗狗儿,我心里好厭惡人妖呢。但我又想和你親密些,想完全忘掉你是個人妖。我會努力去適應你的,說不准哪天我就完全喜歡上你了。到時候我就不把你當母狗了,嘻嘻,而是把你當公狗,做本小姐的性奴隸。我們可以做愛,噢,不對,你是狗,我是人,我們那是獸交,嘻嘻。。”

暈,好一個獸交。。。
  我呆呆的趴在青女王的屎里,默默地舔吃著早已化開成一灘的黃金,心里疼
得緊要。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最尊敬的青女王會這樣對我,我只知道原因不可能是
亂畫她的腳趾甲。

  舔干淨青女王的黃金之后,我清洗好自己的身子,走出廁所,頓時就覺得不
對勁。我迅速尋遍整間屋子,卻沒看見青女王,只能找到她留在晾衣間的襪子和
內內。

  青女王離開了,就這樣棄我而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调教, 人妖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