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女王!請溫柔的閹割我

[轉載]女王!請溫柔的閹割我

自小時候我就幻想著被女人閹掉,經過一番周折後,我終於找到了心目中的女王,讓她用玉手擠出了我的蛋蛋並割下來了,令我找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快事。以下是我真實的被閹經歷。

我一直是Heeljob網站的一個會員,常從上面下載些足交鞋交和虐陽的小電影,我很喜歡裡面的女王 溫柔的用穿著高跟鞋的美腳為男奴腳交,尖尖的鞋跟不時刺弄著睪丸,然後奴隸哼哼著射出精液,每次看到這樣的視頻都能給我帶來極大的快感,通常我一邊看一邊 手淫,在射精後幻想著女王用她那尖尖的高跟鞋鞋跟,用力挑破我的卵袋,把我的睪丸踢了出來然後用漂亮的高跟鞋碾碎……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我給該站的管理員寫了封Mail主動請求閹割,隔了兩天見沒有回音我又寫了兩 封,第三天,收到了回信,信的內容如下:尊敬的客戶,你來信要求被閹的事經過我們全體成員的討論,認為不可行,如有更多疑問,請至電 136XXXXXXXX咨詢詳細信息。我收到回信後一陣失望,不過猶豫了一番後還是播通了電話,接電話的是一名女性,很有磁性的嗓音,當我問她為什麼不能 閹我的時候,她笑了:“你真的很想被閹嗎?”我回答:“是的,如果有機會能看著美麗女王用嬌嫩的手擠出我的睪丸後割下,那是多麼幸運的事啊。”對方又笑了 笑說:“被閹了後你會不會後悔呢?”我斬釘截鐵的回答:“絕對不會,我想感激女王還來不及呢。”對方:“這樣吧,你先來我們公司,我們一起討論一下這件事 是否可行。”我當時興奮的不行了,問:“怎麼找到你們呢?”她說:“你到溫州車站後打電話給我們,我們會派車去接你。”然後掛斷了電話,我家住在上海,離 溫州不是太遠,於是便匆匆的買好了車票,帶上信用卡便搭火車到了溫州,然後拔通了電話,不到十分鐘,便來了一輛黑色奔馳500,打開車門,上面下來一名美 女,我定睛一看,哇,這不是讓Lice女王嗎,我看過該站上的好多小電影,裡面的女王大多我都認識。Lice女王下車後四顧看了一圈,我連忙走過去,對著 Lice女王鞠了個躬,說:“你好,我是建民,很高興見到Lice女王。”Lice女王見我認識她,變得很高興,把我讓上車後讓便開車向市郊開去,我仔細 打量了一下車內的餘下三位美女。其中有兩位我認識,一位是安娜(Anna)女王另一位是簡(Jane)女王,另一位開車的女王我沒見過,我激動的跟她們打 著招呼,幾位女王笑著說:“喲,都認識我們,看來也是我們的老常客了啊。”我應著:“那是那是,我看過很多你們的電影,內心特別崇拜你們。”大約40多分 鐘的車程吧,車子在一座6層高的樓房前停了下來,簡女王對我說:“到了,這就是我們公司,我們進去談吧。”我先下車幫她們打開車門讓她們下車,然後我四處 看了一下,四周較荒涼,只有這座樓房看上去很醒目,樓門入口處掛了一個很大的牌子,“性疾病研究中心”,我在女王們的帶領下來到一樓會客室,坐在沙發上, 簡女王和我坐在一起陪我聊著天,其它三位女王都上樓去了。不一會,會客室的電話響了,簡女王接起電話聽了一下便“哦”了一聲掛斷,回頭對我說:“樓上會議 室都安排好了,我們上去吧。”然後我跟隨著她來到二樓會議室,會議室裡坐了大約十幾個女王吧,大部分我都在電影上看到過,她們個個打扮的性感迷人,坐在會 台前議論著什麼,見我們進來了便停了下來,我向她們一一鞠著躬介紹著自己,說實在的,第一次同她們見面感覺異常興奮,但是如果讓我向她們行跪拜之禮我還是 難以接受的,在我行完禮之後,簡女王讓我坐在她身邊的椅子上,說道:“我們開始吧。”然後便開始了正式會議,女王們一一向我問著問題,開始還是學歷、家庭 狀況、經歷等問題,到後來茹絲(Rusi)女王問我:“你性慾強嗎?一周手淫幾次?”當著這麼多女王的面我有點不好意思回答,簡女王在我身邊拉著我的衣襟 鼓勵我,我便回答到:“性慾很強,一周手淫四次。”幾位女王咯咯的笑了起來,隨後月女王問我:“你手淫的時候是不是想著我們用高跟鞋踩著你的小弟弟啊。” 我不好意思的低頭回答:“是!”全屋的女王都笑了起來,把我搞得面紅耳赤,隨後她們開始向我介紹公司的情況,這時我才了解到,原來她們是個很龐大的組織, 總部設在美國,大陸是影片拍攝基地,但影片拍完之後拿到美國加工剪輯,然後再上載到服務器上供顧客們下載,女王中大多是醫生或護士,也有退役警察和女兵, 還有大學生,更令人驚奇的是茹絲女王以前還做過空姐,成員共35名,她們這裡只有三名性奴為男性,其餘人等包括攝影師全部是女性。她們藉著“性疾病研究中 心”的招牌私自搞著SM影片的地下拍攝,有時候她們也會做些其它收費項目,比如接受顧客的約定為他們做HeelJob或FootJob的活動,有時也會接 受與顧客們進行SM角色扮演類的遊戲或拷打、坐臉、聖水等服務,收費相對來說較高,一次足交收費是600元,還有一小時的時間限制,高跟鞋交是1800元 一小時,不足一小時也會按小時收費,其它各項目較便宜,一般是300-500元每小時不等。最後我們談到了閹割的事項,安娜女王向我詳細的介紹著,她們這 裡也接受閹割請求,已經成功的做了60多例了,我驚訝國內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閹割愛好者。閹割前一般會做一次正規的身體狀況檢查,之後會簽一份正規的閹割手 術協議,完全是醫院的正規操做流程。閹割在封閉的地下室執行,由一名女王主刀進行閹割,可以接受錄像的閹割收費較低,一般是割一顆睪丸3000,割兩顆睪 丸5000,連陰莖一起切下收費1萬5000,如果不接受錄像的,割一顆睪丸2萬,割兩顆3萬,連陰莖一起割下10萬,包括住院期間的護理醫藥費用等,閹 割分兩種,一種是無麻醉或微麻醉的閹割手術,這時候病人會有較強烈的痛感,對於一些希望體驗的人來說很適用,專用的手術架會將接受閹割的人緊緊卡住,令他 們全身關節無法活動,以防在手術中病人受不了劇痛而活動時發生意外,還有一種就是局部麻醉,這種病人不會在手術時有強烈痛感,無需綁縛。不過這也不是絕對 的,如果接受無麻醉閹割時病人受不住痛,也會給打上麻醉,以防病人受不了休克。這裡閹割手術做的好的有4名都是醫生,還有一名獸醫有過閹割經驗,簡女王曾 做過警察,但她也會閹割,有時候其它女王也會應要求進行閹割手術。她們在給病人執行手術時將會依照病人的要求著裝,比如你就喜歡醫生閹,那她們就會穿醫生 裝束,如果你喜歡其它類的,她們就會穿其它類的裝束,裝束一般分為醫生、護士、警察、空姐、獸醫、OL等,可以執行情景閹割,就是以故事情景的情況進行閹 割,比如:你可以選擇做為犯人角色,被警花逮住後,審訓後閹掉,也可以選擇做辦公室老闆調戲OL被迷倒後閹掉,或者你扮成小豬,被漂亮女獸醫逮住後閹掉 等。

開完會後,我被一個醫生女王帶去檢查室檢查身體了,女王檢查的很仔細,她那帶著橡膠手套的小手接觸到 的陰部皮膚時,一種涼涼的感覺令我陰莖慢慢勃起了,我的陰莖較長,完全勃起時約有20CM長,這時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卻滿不在乎,仔細測量了我陰莖睪丸 陰毛的尺寸,然後一一記錄在病歷上,然後又取了些陰部皮膚組織留做化驗用,最後她取了我的精液,在她取精的時候我感覺很刺激,她先將一個軟試管套在我的陰 莖上,然後在帶著乳白色橡膠手套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抹了些凡士林,然後兩指插入我的肛門,冰涼的手指在肛門裡面用手指揉按著直腸前壁,她這麼一按,我竟 然忍不住的射了,還射出不少來,隨後她又給我陰部消了毒,令我穿上衣服回去等待化驗結果,檢查就這樣結束了。
簡女王帶我來到她的辦公室,和她聊了起來,通過了解我知道我至少要在這裡住三天等化驗結果出來後才能 簽協議選主刀女王對我進行閹割,當時我心情又激動又興奮。當時都有一種衝動跪在簡女王的腳邊舔她的高跟鞋,不過被簡女王制止了,隨後我們又來到會議室,這 次女王們較少,只有五人,她們仔細向我詢問了閹割的相關事宜,最後問我選擇哪種閹割,我回答說選擇無錄製無麻醉全部閹割,最後她們帶我去交費處付定金,我 沒上沒帶多少現金的,準備去取錢,沒想到她們這裡竟然也接受信用卡支付,真的驚嘆她們的專業性啊!交完定金後,我還是跟著簡女王一起回到她的辦公室,我們 坐下來聊了一會SM相關後,她問我:“想不想我為你做一次腳交?”我說好啊,她又說:“你現再是我們特殊的顧客了,三天內所有的項目都會免費,你的選擇是 正確的,如果你選擇有錄像閹割的就沒那麼幸運了,只能在閹割前體驗一次腳交或手交,其它時間全部要收費,並且在做閹割時還要配合錄像師的指導進行錄製。” 我高興的差點沒跳起來,我做夢都想體驗一下這些美麗女王的腳,這下終於實現了,當時我高興的點點頭,隨後簡女王帶我來到一個房間,房間裡空空的,只有一個 沙發和一台電風扇,還有一個鞋架,上面放滿了各式性感的高跟鞋,當我進屋後簡女王讓我脫下衣服,然後讓我選擇用哪雙高跟鞋進行腳交,我選了一雙黑色的金屬 尖跟高跟鞋,看著簡女王慢慢穿上,然後簡女王帶上橡膠手套,抓住的我陰莖套弄幾下,等我陰莖完全勃起後用一條橡膠管貼著陰莖根部連同睪丸一起扎了起來,然 後用高跟鞋美腳開始慢慢的搓揉著我的睪丸,說實在的,高跟鞋交根本沒你想象中的那麼消魂,硬硬的鞋底不時的搓動著陰莖,帶動苞皮引起陣陣撕裂般的疼痛,尖 尖的鞋跟觸碰到睪丸時也會引起陣陣悶痛,只是我在看到她那高跟鞋美腳後便興奮不已,陰莖一直挺挺的豎在胯間,在她黑色高跟鞋下接受著蹂躪,她搓動了一會, 感覺累了,便讓我換個姿勢跪在地上,她坐在沙上坐我背後胯間伸過腳來用鞋尖挑動著陰莖,再過一會又讓我換個方向,她在側面用一隻腳墊著,另一隻腳踩著陰莖 搓弄,有時還讓我跪在沙發前,將我的雞雞踩在沙發扶手上蹂躪,足足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我還是沒射出來,把簡女王累得香汗淋漓,最後她脫下高跟鞋,用穿著白 色短絲襪的美腳又搓弄了一會,仍然沒射,不得已她只好解開我陰莖上的綁束,用帶著橡膠手套的手給我做起來,這下我終於挺不住了,射出一大堆精液,然後她幫 我擦乾淨陰部,讓我穿上衣服又帶我回到她的辦公室,剛射完有些虛,我靠在沙發上休息著,不一會竟然睡著了,等我醒來時,簡女王已經不在了,我喝了杯水,坐 在沙發上看著雜誌的時候,簡女王回來了,她告訴我說,現再正準備一次閹割手術,女王和奴隸都準備好了,問我要不要去看,我說好啊,然後就跟著她來到地下 室,這時女王和男奴都在地下室裡等待著開機了,錄像師簡單了交待了一些具體情況,他們這次閹割選擇的是女獸醫閹小豬,獸醫女王由茹絲女王扮演,因為男奴是 選錄像閹割的,所以他沒權力選擇項目,項目是由攝影師制定的,因為女獸醫閹小豬這個情節是不需要捆綁的,所以一定要選擇麻醉閹割,一個護士女王走進來後在 男奴的陰莖和陰囊上注射了一定量的麻醉,過了約五分鐘,女王拿起一根消過毒的鋼針慢慢拈動著扎進男奴的睪丸,一邊觀察男奴的表情,檢測麻藥是否起作用了, 看到奴隸臉上並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然後女王拔下鋼針,說聲:“閹割開始!”讓男奴爬了起來在地上繞著圈子爬著,女王則在他身後追趕著,茹絲女王此時穿的 是雙粉紅色高跟鞋,鞋跟又細又高,追趕起來相當不便,有好幾次抓住了都沒能按倒“小豬”,最後女王累了,乾脆站在原地休息,“小豬”仍然悶頭跑著,卻直接 撞到了女王腳下,只見女王抬起腳,在“小豬”的肩頭輕輕一蹬,“小豬”便倒在了地上,還沒等他掙扎著爬起來,便被女王用腳牢牢踩住。“小豬”在哼哼著掙 扎,女王從身邊一個護士女王手中接過橡膠手套,帶上後又拿起一把剃刀,在“小豬”的陰囊上用手揉了幾下,便在“小豬”陰囊根部捏緊,用剃刀對準正中偏右的 睪丸,輕輕拉動幾下,乳白色的右睪丸便突地一下跳了出來,睪丸上被割了一個深深的刀口,刀口向外翻,露出鮮紅的睪丸實質,鮮血順著刀口向下淌著,女王放下 剃刀,拿起一瓶乙醚噴劑。對著刀口噴了兩下,血便止住了,隨後女王又用一塊止血紗布擦了擦血跡,用手指捏住睪丸把睪丸拉了出來,切斷輸精管,然後在莖索和 血管的根部打了幾道結,便切下一隻睪丸放到一邊的碟子裡,然後女王又把另一個睪丸擠弄到刀口處,拿起剃刀在睪丸上深深割開一個口子,割破鞘膜,將睪丸擠了 出來,在莖索根部打了幾道結後,割下放入碟子裡,隨後拿起縫合針,在“小豬”的陰囊切口處縫了四針,又擦了擦血跡,“小豬”的陰莖一直挺得很高,繃得發亮 的龜頭上掛著一滴從馬眼流出的液體,女王笑了笑說:“這小豬還挺倔的啊,看來我只好把他的雞雞也割下來了。”說著從護士手中接過一把環割刀,沿著“小豬” 陰莖的根部慢慢的將整 條陰莖割了下來,然後又噴了些止血乙醚噴劑,涂上了很多止血藥,在尿道口處深深的插入一根橡膠管子直到膀胱,然後用繃帶包紮起來。將小豬扶起來由兩個護士 扶著去病房養傷了。我看了一下表,整個閹割過程從下午3點20分開始,到3點50分結束用了差不多半小時。

跟簡女王回來的時候我從她口裡了解到,閹割後的男人陰囊傷口一般在第四天就可以愈合,第六天就能拆線 了,但是陰莖的切口最少要10天才能恢復,並且為了防止感染,那根橡膠管子至少要在尿道裡插20天以上,一個月後才才恢復正常,當奴隸被閹割後麻藥勁消失 了會疼痛難忍,這時候需要打安定和杜冷丁來止痛。聽她介紹的差不多了我問她:“閹割的時候可不可以慢點啊,就是讓整個閹割過程加長,這樣會更讓奴隸強烈的 感受到征服感。”簡女王說:“可以啊,閹割時間最長可以長達5個小時,不過這樣折磨後奴隸可能會受不了。”我又問:“那在閹割的時候可不可以用針進行穿刺 而激刺奴的疼痛感呢?”簡女王說:“當然可以啦,不過這一般都是做拷問場景的閹割時才會做,我最擅長這項了。”我心底一陣刺激。回到簡女王辦公室後,我們 又聊了一會,然後一起去吃了晚飯,飯後簡女王說:“你這幾天都要住在這裡了,一般我們給待閹的奴隸準備的是一個單間,不過奴隸要是願意的話可以選一個女王 來伺候,只要女王同意,那麼他晚上就可以和女王同住一屋,但是不能侵犯女王,我們這裡較為正規一些,女王和奴性交的事是不允許發生的,女王一般也不會選擇 舔陰或口交等項目,如果奴隸違反了條例,將被視為棄權而驅離出去。”我哦了一聲,隨後又跟簡女王說:“我想伺候簡女王,不知簡女王是否會給奴一次機會 呢?”簡女王微微一笑:“你說呢?我可是很殘忍的哦,到時候你如果受不住了呼天叫地也沒用了。”我聽後心中一喜,說真的,我最喜歡那種殘忍的女王了,當下 打定主意要伺候簡女王,於是我說:“我只伺候簡女王,換別人誰也不肯。”簡女王笑了笑說:“好吧,那我就收下你這奴隸。”說著她將我帶到她的住處,一個約 30平米左右的一個小單間,屋內有一張床,一個電腦桌,一個梳妝檯,還有個衣箱,裡面是陽台,陽台側面是洗浴室和洗手間,屋內挺寬敞的,門口放著鞋架,上 面擺放著各種高跟鞋、拖鞋、涼鞋等,地面整潔滑滑,纖塵不染,我脫掉鞋襪跟她進了屋,頓時有些不自在了,兩人坐在床上聊了一會,我便感覺到下體脹脹的不舒 服,雖然我有奴性,但是面對著大美女任誰都不會一點慾念也沒有。她好象也看出來了,笑著對我說:“我們開始吧,先進去把你的身子洗乾淨然後跪在床邊等 我。”我遵從了她的指示,進了浴室把自己洗了個乾乾淨淨,然後穿上衣服出來,她坐在床頭看著一本雜誌,見我穿衣服從浴室走了出來,笑了:“傻樣,一點規矩 都不懂,做了我的奴隸了是不可以穿衣服的哦,連內褲都不可以穿。”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頭一次經歷這種事情,渾身緊張的發抖,但也順從著把身上的衣服除的 乾乾淨淨,在床邊跪在她的腳下。她滿意的看著我,伸出白嫩的腳用腳背抵著的我睪丸揉弄了一會,然後命令道:“小狗奴乖乖的跪在這裡等我哦,一會本女王洗完 了再出來收拾你。”我應著,她卻又俯在我耳邊悄悄的說:“你要是覺得跪累了忍不住了可以偷偷的到床上躺一會哦,不過你可別讓我看見,不然有你好受的。”說 完在我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麻麻癢癢的好舒服,說完她拿起一塊浴巾進浴室洗澡去了。
女王看著我堅挺的下體滿意的點點頭說:“好,你去門口鞋架上拿一雙高跟鞋來。”我爬過去,選了一雙粉紅色繡面高跟拖鞋,想用嘴叼著獻給女王,可是兩隻鞋怎麼 弄不到一起,女王見了咯咯笑了起來:“笨奴笨死了,你不會一隻一隻叼過來啊,嘻嘻……”我聞言忙將兩隻鞋一隻一隻分別叼到床邊,整齊的擺放在女王腳下。女 王從床頭拿過一包東西,慢慢打開,是一雙淺灰的長筒襪,女王慢慢將絲襪套到腳上,雙腿挪到床邊,將美腳伸進高跟拖鞋裡,然後用手輕輕撫摸著我的頭說:“懲罰要開始了哦!第一項是踩踏。趴下!”我乖乖的趴到地上,女王將穿著高跟鞋的腳放到後背,一下一下踩了起來,越來越重,但她始終沒有從床上站起來將重心全 部放到腳上,踩了大約十分鐘吧,我後背的每一寸肌膚都讓她纖足踩遍了,女王命令我翻過身來,然後踩踏我前胸,腹部和大腿,她不算是很用力吧,說心理話我不太喜歡她這種溫柔的調教,但是她的嬌媚聲音和溫柔的動作卻能激發起我強烈的慾望,讓我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期待她的下一個動作,又差不多十分鐘過去了,我正面 也被女王踩了個遍,她這時換了一種口氣,獰笑著對我說:“嘿嘿……現再要進行更Hard一點的項目了哦,第二項,鞭笞!”說完她拿起床上放著的皮鞭,捋了 一下鞭稍,揮起持鞭的手臂,“啪”的一聲,皮鞭重重的抽在我的前胸,我不禁“啊”的一聲,感覺胸前火辣辣的,看著前胸凸現出一條紅紅的鞭印,女王柔聲問 道:“能受得住嗎?”我點點頭說“能”,女王又揮動著抽下第二鞭、第三鞭……慢慢的我適應了,閉目聽著皮鞭劃破空氣發出的嗚嗚聲,感受著女王的皮鞭給我帶 來的刺激和痛楚,下體漸漸脹了起來,突然我感覺到什麼東西觸碾壓著我的陰莖,我睜眼一看,原來是女王的高跟鞋踩住了我的下體,鞋尖輕輕扭動著,鞋跟不時觸 碰著我的睪丸,同時手上繼續揮舞著皮鞭一下一下的抽過來,大約抽了20多鞭吧,我由於極度興奮沒記清數目,女王命令我翻過身來,然後她抬起踩在我陰莖上的 腳,我翻過身來,她的腳又放在我的屁股上,將重力全放在尖尖的鞋跟上,踩著我的屁股扭動著腳,同時手上不停的揮舞著皮鞭一下一下的抽在我後背上,感覺她抽 後背時我力度要比抽前胸大得多,一下比一下痛,我不由忍不住哼了起來,女王見狀停下手來溫柔的問:“疼嗎?由於後背的忍受能力比前胸強,所以我加大了抽打 的力度,你能忍住嗎?”我點點頭說:“能忍住,請女王繼續恩賜。”女王又開始抽打我了,或許是女王溫柔的話語起到我鎮痛作用,或許是女王放輕了手勁,感覺 後面幾鞭便沒那麼痛了,又抽了20鞭左右,女王停了下來,坐在床沿上嬌喘著問我:“感覺好些了嗎?”我下體頓感膨脹欲裂一般,女王溫柔的話語和不痛不癢和 幾鞭更強的刺激了我的性慾,火熱堅挺的陰莖緊貼在涼涼的地面上,不住的抽動著。女王休息了一會,命我翻過身來,我剛翻過身來,胯間陽物失去壓力,一下就挺 了起來,還一抽一抽的,女王看著陰笑了起來:“哼哼……下一個項目是虐陽和閹割了哦,再讓你的小弟弟挺那麼高。”說著抬起腳踩在我陰莖上用力蹂躪著,堅硬 的鞋底不時給我的陰莖帶來陣陣撕裂般刺痛,女王見我不停的皺著眉,咬著銀牙獰笑著:“嘿嘿……這樣就受不了啊,等下還有更Hard的節目哦。”說著她用高 跟鞋尖輕輕向我睪丸一踢,雖然只是輕輕一踢,我還是吃不住痛捂住下體叫了起來,女王吃吃地笑著。用高跟鞋拔開我緊捂下體的手,又是輕輕一腳,我感覺睪丸好 像要在她那堅硬的高跟鞋尖下爆裂了,在地上翻滾起來,女王突然把腳踩到了我的胯下,鞋尖緊緊碾住陰莖,鞋跟抵在會陰上,我登時動彈不得了,躺在地上用哀求 的眼光望著女王,女王好像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抬起踩在我陰莖上的高跟鞋俯下身來,臉上帶著殘酷的笑意:“哼哼……更激烈的來了。”然後有些粗暴的扯著 我的頭髮把我從地上拎起來,讓我跪下,然後用高跟鞋在我的左右大腿內側拔了一下,示意我叉開腿,抬起腿重重的就踢了一腳,我立時捂住下體縮成一團滾倒在地 上,劇烈的疼痛令我大腦一片空白,也聽不清她在說些什麼,只顧著不住的哀嚎著,好一陣子才從劇痛中緩過神來,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像死豬一樣躺在地上, 女王用腳輕輕踢一下,我卻無力再爬起來,在地上蠕動著身子,女王伸出手,拉著我的胳膊把我拉起來,扶到床邊讓我坐到床上,一手溫柔的給我按摩著睪丸,本來 已漸漸平息的痛在她靈巧手指的拈動下又痛了起來,我不住的呻吟著,忍受著她帶給我的陣陣疼痛,下體又恢復了慾望,持續的膨脹著,女王站起身來,走到櫃子邊 上,打開櫃門,從裡面取出了狗鏈、乳白色橡膠手套和一副手銬,還有一個小塑料盒,不知裡面裝著什麼東西,女王來到我身邊,先將我手背過去反拷起來,然後將 狗鏈套在我脖子上,另一端系在床上,轉過頭高聲宣布著:“本女王決定收容狗奴同屋睡下,為防止狗奴侵犯女王,本女王將用針刺閹割來消除狗奴的性慾。”我驚 恐的望著女王慢慢的戴上手套,然後打開塑料盒,從裡面拿出一根鋼針,一手捏住的我一個睪丸,慢慢的將鋼針刺入我的睪丸,我驚恐的望著她的手,看著她手指上 捏著的鋼針一點一點沒入我的睪丸,心都縮成了一團,可是奇怪的是,我除了陰囊皮膚有一點點刺痛外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到傳說中針刺睪丸的劇痛,難道我的睪丸被 她踢碎了?正在疑惑間,她突然向上一拔,把沒入睪丸的針拔了出來,我也只是感覺陰囊皮膚上一陣輕鬆,沒感覺刺痛,我正奇怪間,她笑迷迷的衝我說:“怎麼 樣,這種感覺很爽吧?”我微微點了點頭,女王笑著把手上我鋼針放到我面前讓我看,原來並不是她真的把鋼針刺入我的睪丸,而是在拈動時手指放鬆鋼針滑著被我 的皮膚頂著另一端從她的手指滑出來,從而給我造成一種鋼針刺入睪丸的假像,我松了口氣,卻又浮現出一種失望,但胯間的陰莖卻一直挺著,龜頭被繃的發亮,馬 眼處掛著一滴亮晶晶的液體,這時女王又問我:“如果我把針刺進去你會不會認為女王殘忍呢?”我搖頭說:“不會我,我希望女王這樣做,只要女王願意。”女王 微微笑了笑說:“現再我可不會這樣做哦,我只有在閹割別人時才會刺他睪丸的,現再你還不是我的閹奴呢。”我懇求女王閹了我,女王卻不同意,說:“要等三天 後化驗結果出來後才能由你選擇由誰對你進行閹割的,現再我可沒權這樣做。”說著女王解開拴在床頭的狗鏈,拿起皮鞭趕著我走進浴室,然後放掉浴缸的水,讓我 躺進浴缸裡,然後用皮鞭輕輕抽打著我,一邊用高跟鞋輕輕蹂躪我的陰莖,嘴上說道:“本女王要讓你發泄一次,你喜歡用什麼方式?”我答道:“最喜歡女王用高 跟鞋踩出我精液,不過我沒有在高跟鞋下射出的經歷。”女王說:“是嗎,白天你不是享受了一次了嗎?”我說:“白天感覺雞雞在女王的高跟鞋下好痛,就一直沒 有射出來,後來還麻煩女王用手幫我呢。”女王笑了,說:“好吧,今晚我就讓你在我的高跟鞋下發泄一次。”然後腳上高跟鞋慢慢用力,她就坐在浴缸邊沿上,用 皮鞭一下一下抽打著我,在女王的皮鞭下我漸漸興奮起來,也感覺不到陰莖在女王的高跟鞋下的痛苦了,渾身只感到一陣陣舒服,感受著女王尖尖的鞋跟在觸碰到我 睪丸時給我帶來的一陣陣輕微刺痛,終於我忍不住了,陰莖在女王漂亮高跟鞋的碾動下劇烈的噴出了一股股乳白的陽精,女王見我射了後用鞋尖輕輕碰了一下我的睪 丸,然後解開我脖子上我狗鏈,把浴缸裡放滿水,命令我:“洗乾淨後爬出來等候女王的懲罰。”然後轉身出去了,聽著女王高跟鞋輕輕敲打地面的聲音漸漸離開浴 室,我用極快的速度把身上清理乾淨,然後擦乾身子爬了出來,又跪到女王腳下,女王此時已經脫下了高跟鞋,只穿著淺灰色絲襪坐在床上,淺灰絲襪被女王的秀腿 繃得緊緊的,在燈光下閃著亮光,我不覺間下體又硬了,女王見我下體又硬了,不由得生起氣來,說:“你怎麼搞的啊,剛射出來就又硬。”說著抬起腳在我胯下就 是一腳,睪丸在她的腳面上跳動著發出陣陣悶痛,但我卻更興奮了,陰莖竟然一下一下的抽動起來,希望女王繼續用她的美腳踢我。女王又輕輕踢了幾腳後,又把我 牽到浴室,讓我跪在地上,然後又帶著手套的的手劇烈套弄起我的陰莖來,在我快射的時候,她猛然停止了套弄,用拇指用力壓在我龜頭上,一股滾燙的精液就這樣 生生被憋了回去,女王用手揉捏著我的睪丸,另一隻手輕輕撫弄著我的龜頭,不一會我又到達了噴發的邊緣,女王卻掌握的很好,每次就在我噴發的邊緣手力掐住我 的龜頭,就這樣我在極度興奮的邊緣徘徊了5次,終於女王讓我射了出來,滾燙的精液一股股順著女王的手上流了下來,那次我射了好久,女王在射精時用手按住我 陰莖根部,令我持續更久的噴射著,終我的陰莖停止了抽動,女王摘下沾滿精液的手套,丟到垃圾桶,然後洗乾淨手,便出去了,我把浴缸的水放滿,再次清理乾淨 身子,爬著來到女王床邊跪好,此時女王已經有點累了,剛我進來後把腳又伸向我的胯下,摩擦著我的睪丸,見我沒再硬起來,便把我脘子上的狗鏈一端拴在床頭 上,說:“本女王累了,今晚你就睡在地下,如果你侵犯了女王的身子,後果你自己想去。”然後她脫下皮衣絲襪,穿上睡衣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我見女王 睡著了,便蜷縮在地板上,回想著女王剛才溫柔的帶著我達到高潮慢慢進入夢鄉……
  就這樣,三天內我一直在做簡女王的奴隸伺服著她,享受著她,白天簡女王去辦公室時也會帶上我,不過她 把狗鏈摘掉了,有時候無聊了就會命令我脫下褲子,然後她用高跟鞋玩弄我的雞雞,有一次Lice女王路過簡女王辦公室時看到了,也湊過來玩弄了一會,那次我 在兩位女王的腳下射了。到第四天上午,簡女王帶我來到辦公室,不一會便接到電話,她應答了幾句後放下電話對我說:“恭喜你,你通過了身體檢查,走吧,我們 去會議室,商量你閹割的具體事宜。”然後她帶我來到會議室,一齊坐了下來,不一會,又來了幾位女王,等她們都坐好後,一位醫生女王遞過一個檢查表,還有一 份手術協議,檢查表上寫著我雙側睪丸破裂,需要做摘除手術,而手術協議上也是同樣內容,我在滿懷激動的在手術協議上簽上了名字,然後輪到我選由哪位女王對 我執行閹割,我想都沒想就選了簡女王,簡女王坐在我身邊,見我選她後有些高興,在桌子下邊伸手輕輕的掐我的大腿。會議開完後,簡女王帶著我回到她辦公室, 然後對我說:“從現再開始,你身體的一切都歸本女王所有了,你要遵從女王的一切命令。”我點頭應著,女王又說:“你的手術將會被安排在明天下午執行,這段 時間內你不能吃東西,從明天上午開始水也不能喝了,你要記住。”我又點點頭。然後女王帶我回到她的房間。進屋後女王突然轉身抱住我,雙手勾著我的脖頸,在 我脣上留下滾燙的一吻。我被女王這一舉動驚了一下,隨後配合著她熱烈吻了起來。朗良久,我們分開,女王臉上帶著興奮的紅潤,把我拉到床邊坐下,然後對我 說:“從現再起,你不再是我的奴隸了,而是我的犯人,明白了嗎?”我點頭稱是,女王又說:“明天下午就要閹你了,有沒有什麼感想啊?”我激動的說:“感謝 女王賜與我這次體驗的機會,我願意為女王付出一切。”女王笑了笑說:“你有沒有想過要與即將閹割你的女人做愛啊?”我一楞:“不是你們這不允許女王的奴做 愛嗎?”女王笑了笑,臉上帶著紅潤說:“那是沒確定身份的奴不可以與女王做愛,你不同哦,我們這裡允許女王同閹奴做愛的,而閹奴也將會體驗到和一個即將閹 了他的女人做愛時的快感。”我下體興奮了起來,緊緊把女王摟在懷裡,在她那性感嬌艷的脣上吻了起來,女王呼吸急促起來,一隻手主動除去外套,然後幫我脫下 衣服,兩人一起滾倒在床上……我總是認為女王是高貴不可侵犯的,所以第一次與女王做愛時特別興奮,努力的配合著女王用力抽插著,一邊狂熱的吻著女王,女王 在我的努力下很快達到了高潮,不久我也一泄千里……我們相擁著躺在床上,女王在我耳邊輕輕的說:“第一次和閹奴做愛,感覺好刺激哦,想著不久後我將親後閹 割了我身上這個充滿激情的男人,割下他的睪丸陰莖,剝奪他的性權力,越想越刺激。”我吻著女王的額頭問:“你以前不也閹過男人嗎?你沒和他們做過?”女 王:“沒有,他們太俗了,根本沒辦法激起本女王的興致,就算他們要求要發泄,我也只會用腳擠出他們最後一次精液,不會讓他們碰到我的身體的,而你就不同 了,你知道嗎,我們在一起的頭一天晚上我就想占有你這個羞澀的小男生的,不過礙於規定我沒有,說真的,你那時想不想?”我激動的摟緊女王說:“當然想啦, 只是擔心女王生氣了會不要我了,不敢侵犯女王那高貴的身體。”女王手伸到我下體,輕輕掐了一下我的睪丸說:“傻樣,就算你侵犯了我,我也舍不得把你趕走 的,如果我不說,別人誰也不知道啊。”我再一次激動起來,緊緊摟著女王在她嬌艷的脣上又狂吻起來……

    女王輕撫著我的下體,感覺它在慢慢的興奮,一邊喘息著射開我的熱吻一邊說:“唔……小東西又不老實了……唔……看等我割下它們時……唔……它還會不會這麼野蠻了……”我一邊感受著女王溫柔的手給我帶來的快感,一邊吻著她再次進入女王的身體……

    等我們激情過後從床上起來時,天已經快黑了,我們在床上激情了差不多一整天,女王被我野蠻的衝撞著, 十分疲憊,躺在床上嬌喘著,我去給女王找來可口的食物,並給自己買了兩瓶牛奶帶回女王的住所,我們一起吃著晚餐。晚飯後,女王要和我幫她洗澡,我們都脫得 光光的來到浴室,我輕輕的擦著女王的身子,不時吻一下女王的耳垂,不想女王又被我激起興奮來,她把我拉進浴缸,玉手輕撫著我的下體,輕聲對我說:“小東 西,害怕被我閹割嗎?”我回答:“不怕,我渴望被女王閹割。”女王笑了笑說:“我可要在閹割你之前吸乾它哦,不能浪費了這麼可受的小寶貝。”我吻著女王 說:“只要女王高興,奴隸隨時準備奉獻著。”女王小手輕輕一掐我的睪丸笑道:“淨會說好聽的。”然後一手勾著我的脖子,一手牽引著我的下體,慢慢進入了 她,我們就這樣在浴缸裡再度進入激情……等我們激情過後,女王用手指挑著我的下巴,對我說:“越來越舍不得閹你這個勇猛的小男生了,不過還是要閹的哦,明 天下午你便是我的犯人,我審訓你,虐打你,然後將你閹割,你會感到興奮嗎?”我心裡一陣感動,跟上說著:“一定會的,求求女王到時候慢點閹我,讓我好好體 驗一次。”女五笑著說:“我會的啦,我決定用5個小時來折磨閹割你。”我心頭一陣高興,摟著女王又開始狂吻著她……
第二天下午,女王將我帶到地下閹割手術室裡,然後她把我帶到手術室後邊的浴室,一邊為我清洗著身子, 一邊不時的吻著我,當我被她挑動的激情四射時,我又一次進入了她的身體……激情過後,女王用一把剃刀小心的幫我刮去陰毛,然後撫弄著我軟軟的陰莖對我說: “現再它保遛在你身上的時間可是越來越少了哦。”隨後女王把我帶回手術室,她換上一套夏裝警服,穿上肉色長筒絲襪和一雙很漂亮的高跟鞋,用手銬把我銬了起 來,然後開始用皮鞭虐打我,用高跟鞋踢我,我忍受著女王給我帶來的疼痛和興奮,看著女王慢慢把我綁到手術台上,然後她對我說:“閹割準備開始了,慢慢享受 吧。”女王的手很溫柔,但同樣給我帶來巨大的疼痛,因為我選擇的是無麻醉閹割,當女王把一根鋼針刺入我的睪丸時,我幾乎痛的暈了過去,這次可是真刺啊,當 女王把針拔出來時,一絲血珠從針眼裡冒了出來。女王在我的兩顆睪丸上都刺了幾針,每次都疼得我大叫,最後女王終於割開了我的陰囊擠出了睪丸,止血後她把我 那被擠出來的睪丸用手把玩著,不時還拿針刺一下,我終於忍受不住疼痛暈了過去……等我再次醒來裡,女王依舊把玩著我的睪丸,不過這次沒有痛覺了,只是覺得 睪丸在女王的手上被她慢慢摩擦著有種舒服的感覺,女王見我醒過來了,輕聲對我說:“忍不住痛就早說嘛,害人家替你擔心了半天,現再好了,我給你打了麻醉 了,你不會再感到痛了。”然後繼續玩弄我的睪丸,不時往裡面插一根針,我再也沒有痛覺了,只是從視覺上激烈的刺激著我的神經,她玩弄了好一會,放開我的睪 丸,對我說:“現再到陰莖了。”然後拿起鋼針,在我的陰莖上一根根穿了下去,直到上面布滿了鋼針,就這樣她玩弄了很久,才慢慢拔下刺在陰莖和睪丸上的鋼 針,然後拿起手術刀,割下了我的睪丸,隨後又慢慢切下了陰莖,我就這樣親眼看著她一點點將我的生殖器割下,精神上獲得了極大的滿足,我閉上眼睛回味著……

    過了許久,女王將我的下體包紮好了,然後扶著我到病房休息了。隨後的幾天裡,我默默忍受著下體傳來的 劇烈疼痛,回味著女王留給我的溫柔……女王幾乎每天都至少來看我三次,幫我打著止痛藥,換著紗布,她幾乎代替了護士的角色。二十多天后,我能下地行走了, 女王帶著我到外面散步,她問我:“有沒有後悔被我閹割了?”我回答:“沒有,我只是回味女王留給我的溫柔,如果我的下體還能再生,我一定會再次送過來給女 王閹掉。”女王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說:“如果能再生就好了,不過我再也不會閹掉你了,現再我後悔了。”說著她眼圈紅了,我動情的望著嬌艷欲泣的女王,輕輕把 她擁在懷裡,動情的吻著她……

    又過了十天,我出院了,和女王依依不捨的道了別,回到了家。事情過去三年了,我漸漸沒有了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