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被女人閹割

[轉載]被女人閹割
這三個女人將我摁翻在地,我的脖子被勒住,只覺眼前一花就失去了知覺。也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發現躺在一間黑暗的屋子裡,掙扎著想站起來,卻發現手腳被固定住了。我驚恐地打量著屋子,隱隱聽見嘩嘩洗手和三個女人的說笑聲。我拼命的想掙脫卻根本不能動彈,忽然燈亮了,一大片刺眼的強光射來,我無法睜開雙眼,我感覺到有輛推車停在了身旁。
好一陣子我總算適應了光線,睜開雙眼抬頭看見頭頂的醫用聚光燈,我被大字型固定在了一張手術台上。這是怎麼回事?記憶裡在酒吧我只想請三個美女喝上一杯,為什麼會到了這裡?

    “小子發什麼愣呢,今天你落入我們手裡算你倒楣,老娘好幾天沒玩男人了,今天看我們怎麼玩廢你。哈哈。”一個嗲嗲的聲音說到。這個是我最想泡的女人,有著魔鬼身材,天使的相貌。她自稱?。話音剛落我的襠部就被一把握住。“不知這小子的屌夠不夠肥,哈哈。”這聲音是辣妹?,她比?更多一份野性。我的生殖器縮成一團被她狠狠地捏了兩把,感覺一粒睪丸快被擠了出來。c是個文靜的女孩,但是此時她的作風似乎相當的利落——她用一把剪刀剪開了我的?恤。“嘖嘖,好白嫩的男生,居然沒有體毛。”?淫邪地笑道。“看看他下面有沒有毛。”話音剛落,只聽■嚓一聲,一道冰涼的感覺貼著我的大腿根部滑過。?剪開了我的內褲。“哈哈哈——哈哈”笑聲聚,集在我的下體四周。“看這騷男的雞巴,肯定搞過不少女人,龜頭都縮不進包皮裡的,哈哈。”猛然不知是誰一隻手伸過來捏住了我的龜頭,用力將我的陰莖拎起。“等等,像是割過包皮耶。”另一隻手拉直了我的陰囊。“看呀,兩顆卵子倒是挺飽滿的。”我聽見?說。“是嗎?”?湊了過來,並用兩根指頭用力地捏住了我的一顆睪丸,我一激靈,下意識地收緊了小腹。“看老娘怎麼玩殘你這賤男”?朝著我的陽具噴了口煙,狠狠地說道。我感到了恐懼:這三個如花似玉的女孩,竟然會如此憎恨男人。“我討厭他的陰,毛”?說道。“那就撥了它唄”?接口道。我下體的一撮陰,毛被狠狠地揪了起來,“啊”我大聲地叫道,並抬高了臀部。“閉嘴賤男”?罵道。一團內褲堵住了我的嘴。“硬撥他會受不了的,我可不想玩血淋淋的雞巴。”?說道。“對了,讓他嘗嘗我們撥腿毛的滋味”?淫笑道。“好吧。”?放開了我的陰,毛,開始拿剪刀將它們剪短,剪刀游離在我的下體,不時觸碰到我的器官,我的陰莖出現了變化。“看呀,這男人的雞雞大起來了。哈哈。他好賤呀。”我的下體周圍又傳來了陣陣笑聲,笑聲是那麼的淫蕩。我想克制,可是性器卻不聽話的勃起了。此時不知是誰一把握住了我的陰莖,一陣快感通過脊髓直竄進我的後腦。我的陰莖徹底膨漲了。“我喜歡他的香腸,好肥。”?說道。原來是?握住我的陰莖,她上下擼動著,我的腎上腺激素快速地分泌出來。“我喜歡雄性器官的騷味”?著迷地用鼻子貼在我的龜頭上貪婪得嗅著。我真的懷疑她是否和家裡的公狗也搞過。“好像不夠硬耶”?嬌滴滴地說道。“那就給他吃春。藥”?說道。我咬緊牙關,準備抵抗。突然會陰處的陰莖根部傳來一陣刺痛,天哪,她們竟然直接在我的陰莖上注射春,藥。閃亮的針頭插入了我勃起的海綿體,半筒藥劑緩緩注入,刺痛伴著快感,迅速在我的整條肉腸漫延,剎時我變得口乾舌燥,強烈的抽插慾望集中在了我的陽具頂端。莖體被血液灌滿,根根血管歷歷在目,肉條呈弧形向上奮力翹起,尿道海綿體高高地凸出,龜頭漲大了一倍,紫色泛著光亮。?撥出了針頭,興奮地盯著我的生殖器,“這才完美”她讚嘆道。?從推車上拿過一瓶baby油,從我的龜頭淋下,並用手涂滿我的性器。“看呀,這騷男的雞巴,像不像剛烤熟的台灣大香腸呀。”“是呀,好像!還是那種烤裂開的油油的肥腸耶,哈哈”?盯著我因為龜頭膨漲而張開的尿道口接口道。“喂喂,你們有完沒完,先把毛撥乾淨了”?大聲叫著。?用女人撥毛的膠布貼在我的命根周圍,用力摁平後拎起一個角使勁一揭,我痛得猛地扭動臀部,拼命地呻吟。再看下體光溜溜的連毛渣也被撥個精光。“不痛不痛,呆會讓你爽”?用BABY油抹著我被撥光毛的部位,哄著我說道。勃起的陽具和女人嗲勁,讓我的痛疼奇怪地變成了更加瘋狂的性,交慾望,我渴望抽插,我渴望射精,我努力挺直陽具,我想盡可能的把器官伸到她們面前,盡可能的引起她們注意。隨著藥物的作用,更可怕的意識出現了,我渴望她們虐待我的器官,甚至渴望被閹割。我使勁地晃動著我的老二,想誘惑著她們。“賤男”?對著我勃起的陰莖狠狠地給了兩巴掌,陰莖在我大腿間來回地彈跳,牽動了我的睪丸,我受不了了,我要被玩。我被強烈地意識控制著不能自撥。我興奮地看著?用一根細繩扎住我的陰莖根部然後套在一個肛門塞上塞入了我的後竅,陰莖被牽引著呈90度豎立。B用舌頭轉著圈地舔弄著我的乳頭,在我感到快樂時用夾子夾住。?打開了音響,強烈的搖滾樂撩動著我敏感處的每根神經。她們當著我的面脫光了衣物,互相在下體注射春。藥,然後淫。水四濺得相互摩擦直到外生殖器像饅頭似的充血鼓起,她們將陰,蒂包皮向上翻起,擠出腫脹的晶瑩的陰,蒂,用細繩扎住使之凸出陰,脣之外。以至於每次無意碰到一下都會興奮地夾緊雙腿抽搐良久。她們輪番地用乳房喂我,摩擦我的乳頭,大腿內側和快要爆裂的陰莖,用她們淫蕩的生殖器官坐在我的臉上,滑膩的黏液裡散髮的腥騷味彌漫著我的呼吸道。
?終於忍不住了,爬上了手術台,打開迷人的大腿,跨在我的下體間,用手握住了我的陰莖慢慢的放入她的陰。道,她的陰。道猶如真空助勃器,我的龜頭進入後被死死卡住,?瘋狂地擺動著腰肢,我驚恐地感覺到我被牽動的不是體外的那段陽具,而是整條包括體內的那一段陰莖,整條陰莖被最大程度的拉扯著,隨著?每一次的抬高臀部,我都能感覺到陰莖和盆腔的脫離,尿道拉扯著膀胱和膀胱的極度變形。我的陰囊有節奏的敲打著會陰,兩粒卵子感受著無盡的快感。我想我快要射了,全身毛孔豎起,龜頭上強烈的快感像電流似的通過脊髓傳送至後腦,我的睪丸收縮了,我的大腿根部繃緊,龜頭處傳來的一陣快感將大腦擊的暈眩,陰莖無意識的強烈抽搐,?在上面狂叫“他高潮了”同時她也癱倒在我的小腹上,用勃起的像肉刺一樣的陰。蒂瘋狂磨擦著我被撥光毛的根部,她的乳房死死地壓住我的腹部讓我透不過氣來。我感覺到一股暖暖的液體順著我的陽具流下,延著腹股溝,淌過我的春袋,淌入我的肛門。?站了起來,似乎忘了我的存在,抬步要走,我的陽具卻無法撥出,冠狀溝處被死死的卡在?的陰。戶裡,由於我的體重,陰莖拖出了一段?的陰,道,?力量極大,我不得不抬高臀部,陽具和身體相連的只有一根尿道。?尖叫著掐住我的陰莖根部,撥掉了我的肛門塞,並用手指捅入了我的肛門。“你這死男人居然下流到這種程度,爽過了還不想出來。”我大腦一片混亂:按理說我射精後,陰莖會疲軟,體積變小,感覺也會下降,今天怎麼仍有強烈想要的感覺而陽具體積卻是有增無減,難道是春。藥的作用?這時一旁?淫笑著說道:“臭男人,想爽呀?還沒門,你這精一時半會是射不出來的。”天哪,春。藥讓我不瀉讓我更加難受,我的陽具就是一條淫蛇,我的陰莖仍在抽搐做射精狀。太殘忍了她們讓我瘋淫而不能射精。我想死,我想被閹,我的陽具渴望著被剖開,睪丸渴望被摘下,我渴望她們當著我的面咀嚼著我的龜頭,活剝我的包皮,從牙縫裡拉出我的精索,卵子被咬開後卵黃四濺……。刺痛將我從瘋顛狀態帶回。?半跪在我下體,拿著一根閃亮的銀針,穿刺著我的陽具,嘴裡還不幹不淨的罵罵咧咧,銀針從我的陰莖背部刺入,從鼓脹的尿道穿出,每次撥出鮮血激射。?急忙阻止,“先別太狠,別搞殘了。”?恨恨地撥出銀針,我癱倒在床。也不知過了多久,?離開了我。我的陽具仍然90度挺立,鮮紅而油潤,龜頭更摻著青色的血管而有點發紫,肛塞又被塞回了體內。?仰躺在沙發上大腿八字大開,陰阜高聳,鮮紅的陰,脣兩邊張開,露出腫脹而無法合攏的黑洞洞的陰。道。紅腫的陰。蒂仍被細繩扎著,在小腹下反射著燈光,她好像睡熟了……。
一張開眼,我的體內馬上淫欲翻騰,春。藥讓我騷得難以自撥。?走到了我張開的大腿之間,從她體內流出的愛液,一直淌到小腿上。她捉住了我的陰莖,用手指撞擊著我的冠狀溝,她上下擼動我的陽具,將我的前列腺液從馬口擠出,我哭叫著求她幫我射精,忽然她像瘋了一樣擼動著我的陰莖,我的前列腺液像泉水樣流出,睪丸又開始收縮,陰莖強烈抽搐,我的下體開始失控抽筋。?狂笑著拿來一根體溫計,緩緩插入了我張開的尿道口,我眼前一片暈眩,又一次無射精的高潮來臨,我翻著白眼任由?玩弄著我的生殖器。長長的體溫計整個沒入我的尿道,直頂到肛門處的前列腺,?繼續握住我的陰莖體和包在尿道內的體溫計瘋狂上下擼動,我休克了過去,汗水已經淌滿了手術台。我被兩巴掌扇醒,?仍握著我的陽具,她正在給我口,交,她像一頭髮狂的母獸,用嘴套弄著我的雄性器官,不時發出低吼聲,我看到了我渴望看到的鏡頭,我想像著她把我龜頭咬下,活吞下去的場景。突然她牙齒真的咬住了我的龜頭,死死的咬住,我的龜頭被擠扁,她抬起頭看見我正在看著她,便咧開嘴脣露出兩排雪白的牙齒叼著的龜頭朝我晃了晃。用挑興的眼神盯著我的眼睛。我無處可避。我想她幫我咬下來,我想聽見那聲脆響。?把指頭插入了我的肛門,撫弄著我的那顆腫脹的前列腺,我的睪丸再次發出了射精的信號,陽具乾抽著,我的下體面臨著再次抽筋。終於她的手指離開了我的腺體,輕輕推動著我體內那一截尿道裡的體溫計,她鬆開了我的龜頭,用牙齒撥出了那支體溫計。我松了口氣,突然?又撲了上來,用牙撕咬著我的陽具,這次她一寸寸從我陽具根部一直咬到龜頭處,再從陰莖頭咬到根部,並且輪換著將我的兩個卵子吸入嘴裡輕咬。在我的器官帶著她的口水得以離開她的嘴時,我的陰莖已多處被咬破,紫紅的龜頭上布滿了密密的出血點。我不能得到一刻安寧,?也坐上了我的下體,瘋狂的抽插後我再次被折磨的死去活來。

我絕望的看著?,希望她把我閹了。?朝我笑笑說道:“我答應過會讓你爽的。”我不知道她又在搞什麼鬼,只見她回身拿過一支針筒,裡面有半筒白色液體。“希望我從哪裡插入?”她笑著問我。我迷惘的搖搖頭。?一把捉住我的陰莖,我等著在根部挨一針,誰知那女人竟然從我尿道口插入,針頭伸進馬口時手一偏,扎入了我的海綿體,我能感覺到冰涼的液體在海綿體裡的流動。她緩緩的推完了藥劑,輕輕地撥出,一絲血液跟著針頭從尿道口溢出,?用舌頭輕輕的舔乾淨,淫邪的看著我說,“我會讓你射個夠的”。這時?,?也都來到手術台邊。我知道新一輪的虐待開始了。?溫柔得套動著我的陰莖,搓弄著我的睪丸,我本沒停歇的性慾更加膨脹,生殖器興奮的抖動著。?開始為我口。交,我激動地看著陽具在她嘴裡進進出出,我繃緊了身體,極其淫蕩的把陰莖往?嘴裡送。睪丸的收縮再一次來臨,龜頭處極強烈的快感傳輸過脊髓衝擊著大腦,我翻著白眼,等待著下體再次抽筋的痛楚。“賤。人要高潮了,你看那副騷樣真想閹了他”也不知誰在說。?將我陰莖捏得更緊,她能感覺到我的高潮,更加快速的套弄著我的龜頭。猛然間我感覺到陰莖根部一股熱流噴涌而出,龜頭霎時向極限膨脹,“來了”?尖叫著看著我扭曲的表情,?扯住我的卵子。我的雙腳不由自主的顛了顛,我射精了。強烈的快感讓我差點暈過去。剛射精後的龜頭異常敏感,?惡作劇的伸過手猛搓我的龜頭,我痛不欲生,我拼命掙扎,?狂笑著,把我的陰莖從新放入?的嘴裡,?用舌尖伸進我的馬口,抽插著我的尿道,我的精液再次涌出,這時下體猛然傳來的刺痛再次喚醒了我:?在我射精的同時狠狠咬住了我的龜頭,她的牙齒深深陷入了我龜頭海綿體裡,鮮血伴著精液噴涌而出。?貪婪的吸食著,春。藥在發揮著強大的功效,劇痛沒有使我疲軟,相反更堅硬的勃起,更大量的鮮血輸入生殖器。?沒有停止擼動我的陽具,更強的快感奔涌而至,我的睪丸在?的手裡再次收緊,?掐住我的卵子向反方向猛拉,脊髓傳遞著高潮,我的精液又一次狂涌而出,鮮血伴著精液,我的體液通過我的陽具向外噴灑。我已開始神智不清。晃忽間我感覺握住我器官的人在?,?,?之間輪換,她們通過我膨脹的陰莖頭上可怕的傷口和尿道口吸食著我的男精和血液。我一點點虛弱下去。終於,我的陰莖又只剩下了乾抽,我再一次被搞的下體抽筋。我口吐白沫大汗淋漓,陽具依然堅挺,鮮血還在噴射。?拿來了膠帶為我止血。我驚訝的看見我的整條肉腸居然比平時勃起時大了一倍,包皮浮腫,龜頭血肉模糊歪向一邊,馬口大開旁邊粘著些液體。“看呀,他的包皮多噁心,像剝了殼的皮蟲”B扯著我的包皮說道。“我平時吃雞都不吃皮的”A跟著說。“我也不吃有皮的雞”C也來接口。“嘻嘻……”三個女人幾乎發同時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我憎恨自己的那根賤屌,居然還不知死活的高聳著。?拿來了一把手術刀,刀鋒閃過一絲白光。我心中一顫,三個賤。人要下毒手。我用盡全力扭動身體,卻根本無法動彈,我連叫喊的力氣都沒了。?開始為我手淫,器官上的快感讓我忘了恐懼。?拉過一台激光儀。“這是幹什麼的”?問道。“笨丫頭,他血流光了你玩什麼?”?答道。“哦”?會意的點點頭。?停止了套弄,握住我的陰莖向上提起,滋的一聲手術刀緩緩切開了肉腸根部的皮膚,?緊接著用激光封住斷開的血管。很快包皮在陰莖根部被環切開,?用手握住向上輕輕一擼,包皮被由下向上掀起,包裹海綿體的雪白的白膜霎時呈現出來,由於這裡沒有大血管並沒有出多少血。包皮被掀至冠狀溝相連處,被?用刀尖一圈劃斷,整條包皮像脫衣似的被摘除丟在一邊。剝了皮的陰莖,龜頭顯得異樣的龐大,莖身明顯細了一大圈,像極一顆細柄蘑菇,可怕的豎立著。?用手握住了我的白膜,我慘叫著繃緊了身體,她用手擼動著我裸露的神經未端,那種極端的刺激,讓我一次次休克。我的劇烈反應,讓她們頓時淫欲高漲:她們輪番為我口。交,手淫,甚至扯動我的尿道,她們坐上我的下體瘋狂的享用我那條被剝了皮的布滿了裸露神經未梢的肉腸。我聲嘶力竭的慘叫著,不斷昏死過去。終於記憶短暫停止了。當我再次醒來時三個惡魔已停止了對我的折磨。我全身軟如棉絮,但是我的老二仍立在那兒。她們終於想要離去,我暗自慶幸。“我想要他那玩藝兒”?突然說。我感到了害怕,我已不能承受。“好吧,那我給你做個玩具”?突然興奮地說。我無法猜測她想幹什麼,我只能任其宰割。?又拿來針筒,這次是特大號的,裡面灌滿了藥劑,針頭分別在我的龜頭,尿道,會陰處扎入並被緩緩推入了藥劑。在會陰處扎入的那一針,特別的深,直刺入我體內的陰莖未端。二分鐘後,?再次握住我的陰莖上的白膜,我等待著那痛徹心肺的刺激,怪事發生了:我不能感受到她的撫弄,我甚至不能感覺到我的陽具的存在。?介紹到:“我給他注射了塑型劑,這樣可以保持完美的型狀”?走過來開始調節手術台的位置,她讓我半坐起,並且抬高了我的雙腿,這樣能讓我看清陽具被摘除的全過程。?給我打了麻醉後利索地劃開了我的會陰一直到肛門處的皮膚,接著她伸手沿著我的肉莖插入我的下體腹腔內,我能感覺到她的手握住了體內的那一截陰莖直至膀胱處。“他的雞巴裡面還有這麼大一截耶”?無比興奮,她上下套弄著我體內的那截陰莖,我不能感覺到快感,我只能感覺到她的手和我屌的存在。突然我下腹一緊,只聽“波”一聲悶響,?拉斷了我和膀胱相連的尿道。我驚恐的看見一截鮮紅的肉條被?從我的會陰處拉了出來,未端還噴射出一股濁黃的尿液。“哇居然有這麼長”?,?異口同聲驚呼。“卵子要不要”?抬頭問道。?答道:“卵子也要,外面皮不要”。?熟練地剖開了陰囊,取出了我的兩顆白森森的睪丸,扯掉了上面和陰莖相連的淡黃色的精索丟給了?。?似乎有點急燥,她沒有完全割開我殘留的包皮,而是握住我的龜頭用力一扯,一條40公分長的肉莖被活活的從我下體拉出。我的下腹頓時空盪蕩的。我被眼前的情景嚇呆了,她們活摘了我的生殖器,我的陽具沒了……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勝利者似的高舉著我的陰莖,當著我的面為我的陽具口。交,手淫,並且插入下體。“想不想嘗嘗自己雞巴的味道”?湊近我,將我的生殖器的龜頭塞入我的嘴裡,並且狠命的向裡頂插得我喘不過氣來。“舔呀,把它舔乾淨”?拉著我的頭髮命令到。我無意識的舔著我被摘下來的雞巴:肉肉的,富有彈性,只是有點血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