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V-L (00)-(01)

NDV-L (00)

  「往東京的TS301班機開始登機,請乘客至十號登機門辦理登機手續。」

  我從洗手間走出來,伸了個懶腰,便拉著登機箱往登機門移動。我的習慣是登機前先清空膀胱存貨,這樣在長程飛行中才能睡得安穩,而且睡著有個好處,就是萬一墜機可以死得比較乾脆,畢竟對於飛機這種交通工具,我還是抱持摩登原始人的不信任感。

  無論如何,這趟意外的旅程原本就不在我的行事曆中,此時我應該直飛台北才對,一直到昨天晚上,我還得臨時通知女朋友取消接機,害我被唸了一頓,說什麼幹嘛為公司那麼賣命?唉,親愛的,妳以為外商公司那麼好待嗎?現在可是百年一回的經濟大衰退,要不是我業績好、能力強,妳覺得我能在美國混這麼好嗎?

  諸位讀者,既然我已經透露自己的資訊,不妨乾脆作個自我介紹吧。

  我叫陳曉恩,目前在一家洛杉磯的生化科技公司擔任業務專員。我研究所唸的是生物科學,所以當指導教授介紹我畢業來這裡工作時,我也認為理所當然。這家公司的董事長是老師的舊識,簡單說,這是一家典型的美方出資、華人老闆的高科技公司。

  公司的營業項目主要是人體組織替代品,舉凡醫學用像是人造器官原料、抗排斥材質,一直到整型用的填充用矽膠等等,都是我們公司的業務範圍。

  老外都說猶太人和華人最會做生意,一點也沒錯!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這次臨時變更休假行程前往東京,就是要和一家性產業科技公司談合作案。不過這是一項秘密任務,因為公司的研發工程師多以高科技貴族自詡,要是被他們知道的話,天曉得工會會搞什麼抗爭活動。

  不過賺錢的話就沒話說了吧?老闆看準這一點,在經濟不景氣時,只有「錢」是說話最可以大聲的,於是,我就這麼被派來了。

  至於要談什麼內容,我大概有個底,聽說剛在賭城拉斯維加斯舉辦的2009成人娛樂博覽會中,有所謂的VirtualHole展出,那是將影音和男性自慰筒融合的新電子產品。同樣也是日本研發但先行推出的SOM吞不下這口氣,不但研發更先進的專利,更打算在模擬材質下重本,以醫療級的材料製作產品。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而且他們根本不擔心蝕本,我們公司也沒道理把財神爺推出去,只不過我和女朋友計畫好的假期得順延了。

  對了,你們可能覺得我的名字像女生,那是因為我從小在教會孤兒院長大。雖然不知道生父生母是誰,牧師待我有如己出,因此我絲毫沒有對身世怨懟或感到自卑。也許由於我是孤兒,牧師要我特別珍惜遇到的一切人事物,順境和逆境都是為了成就將來的事業,這便是我名字「曉恩」的由來。

  登上班機就坐,很慶幸公司還算慷慨,至少沒讓我去擠經濟艙,雖然這班飛機沒有坐滿,大概只搭載了五成左右的旅客,但商務艙還是舒服許多。起飛前,我剛調整好姿勢準備抱頭大睡,空服員便走了過來。

  「先生,請問需要多的枕頭或毛毯嗎?」來自椅背後的聲音說著。

  我有點驚訝地回過頭,雖然我不是那種總愛趁商旅出差之際對空姐伸鹹豬手的豬哥,可是要遇到聲音這麼性感而且是少見的空少就難得了。可別誤會,我不是同性戀,只是同為男人的我也忍不住想看清楚聲音主人的相貌。

  唔……這空少不僅聲音好聽,連長相簡直都可以當模特兒了!金髮碧眼不說,深刻有型的五官和標準衣架子的身材,連比佛利山都不容易遇到這麼亮眼的男人。東方人的我頓時感到自慚形穢,真不知道這家航空公司花了多少錢才留得住這種等級的空少……

  不過我還是盡力不讓自己豔羨的神情顯露出來,點點頭向他拿了枕頭和厚毛毯。對方似乎也習慣受人注目,行止合宜地輕聲道謝,讓被服務的我感到非常愉快,隨即他又走到其他座位提供服務。

  哈哈,偷看到隔壁乘客的反應,還好我不是異類!隔壁那位男乘客比我年紀大些,大概已經三十多歲了,他吃驚的表情和後續反應,幾乎可以肯定是同性戀了!

  在洛杉磯,同性戀並不算異類,我也不歧視他們,更結交許多這類朋友,只是旁邊的騷動太有趣,而受到性騷擾的空少仍維持他的職業禮儀,真是難為他了!

  空少引起了我的興趣,於是趁飛機尚未起飛前的最後一點時間,我假裝上洗手間,稍微窺探了一下機艙內的狀況。

  走了這一圈更加深了我的好奇,我首先注意到這架飛機上的乘客似乎清一色是男性。雖然這種時段的航班多數是經年通勤的空中飛人,但總也會摻雜一些觀光客或家庭,概略掃視的結果,乘客多是二十到四十歲之間,除了幾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不過總括來說,在美國也算非官方的成年了。

  而最明顯而且特別的在於,空服員也一律是男性,而且相貌都不輸給剛才詢問我的那位!東西方的面孔各半,美國人就算了,日本人要找到帥哥可不容易,而西方的空服員中,還有一位是黑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帶著狐疑的想法走回座位。起初還不覺得怎麼樣,但全機都是男性,這可就讓我有點不蘇胡了……我可是要去談成人娛樂生意的,也就是說這機上的乘客「全部」都是我的潛在客戶,哎呀,想起來真的不太蘇胡……

  只是巧合吧……我想跟以前一樣趕快睡著,等醒來下機就過去了,幹嘛心裡起疙瘩呢?問題是,機上全是男人的想法使我睡意全消,眼下還有九小時半的航程,這會兒可難捱了……

 


NDV-L (01)

  我才不想帶著時差去談生意,只要精神不好,我的酒量就會變差;酒量變差,我的脾氣就會暴躁;脾氣暴躁,到時候會做出什麼事情,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以上是開玩笑的,談生意免不了應酬,應酬又不可能不喝酒,甚至接受性招待之類的,這就是成人的世界啊……不過我的原則是在生意談成之前禁止自己太放,否則腦袋不清楚,答應別人不該承諾的條件,對我和公司都不好。至於談完以後,廠商想帶我去哪玩就隨他們了,反正我不要告訴女朋友就好。

  從沒想過,容易入睡的我會面臨時差的困擾,尤其是這種十個小時左右、不長不短的航程。熬過去也不是,落地以後廠商才不會給我機會休息呢。等抵達東京,時間剛好接上日本的夜生活,說不定銀座的酒店都預約好了。表面上各位一定會認為我爽到了,其實在商場上,最有可能吃大虧的是我呀!

  要解決眼前的問題,恐怕非對自己下猛藥不可了。  一般大型客機的機組員人數有十五到二十名,扣掉正副機師,空服員就有十名以上。通常來說,服務頭等艙、商務艙和經濟艙的人員會分開,不僅是服務品質,連儀表談吐也有水平差。  因此這班飛機的特異處又讓我多發現一個,方才放眼望去,除了每段左右正常配置的兩名人員,艙尾和中段加起來還有十幾名暫時無事可做的空服員。艙門已經關閉了,所以他們是不可能下機的,三十位空服員配一百名出頭的乘客,平均一個服務三到四名旅客,服務品質也太高了吧?  還好是公費出機票錢,否則經濟艙除了位子小,好像也不會太差。  是冗員太多還是怎樣,這種編制符合成本嗎?我一邊在腦海中精算,一邊拿出機票檢查。TS?印象中沒坐過這家飛機,數遍知名航空公司,怎麼想也想不出來還有哪家飛這條線。  不好,想太多了,休假心情臨時調回作戰狀態,卻在這節骨眼啟動商業嗅覺……看來失眠已經開始對我的調整造成影響,我應該養精蓄銳才對啊!空中通勤能睡是最好的,自己睡不著,就只能靠助眠劑了。  我舉手召來空服員,人員多果然不怠慢,雖然升空後是服務乘客的高峰,離我較近的空少很快就來到我身邊,彎腰輕聲詢問我的需求。  「我要雙份威士忌,不加冰。」  「好的,請稍等。」年輕俊帥的空少躬身退開。  短暫的交談間,我稍微觀察了他,可以確定他是日本人,不過他的睫毛可真長,使我懷疑他是混血兒,同樣出色的優點也在他的長相和身材上顯露出來,身材可以鍛鍊,那種相貌只能靠天生、化妝和整型三種途徑獲得。  不會是整型吧?沒聽說日本像韓國一樣愛整,看起來是很自然……  好吧,就算整型,這種水準肯定是所費不貲!  正當這個問題困擾我的時候,紳士般柔和的聲音突然在我身旁響起。  「陳先生,您的雙份威士忌不加冰來了。」  「啊……謝謝你……」我肯定有點手忙腳亂,拿過酒杯啜了一口,竟然差點嗆到!  「不客氣,叫我健一就可以了。」年輕空少笑容可掬地說道,豎起托盤走開了。如果我沒聽錯,他似乎哼著曲調?  這種體貼的個人服務也是空少必備的嗎?而且他還哼著歌!?據我所知,日本人往往以姓氏互稱,因此他的話令我有些出乎意料。  然而雖然奇怪,我卻不反感,反而覺得這趟旅程很有趣。  糟糕的是,烈酒也無法助我睡眠,手中的威士忌已經快喝完了,我竟感覺精神越來越好。通常一上機就入睡的我不用餐,登機後會吩咐空服員別叫我;但如今我非但不睏,還覺得肚子餓了起來。好吧,吃飽說不定會比較好睡……  先前的金髮空少送來耳機,我打開頻道,轉到古典音樂,沈浸在優雅的旋律中。接著感覺肩膀被輕輕拍著,於是我側頭看去,又是健一。他笑瞇瞇地遞給我菜單,而我點了一份丁骨牛排。  「陳先生,請問要幾分熟?」  「五分熟。」我乾脆地回答。  「好的,丁骨是最嫩最可口的部位,五分熟可以完美呈現丁骨的美味,您是內行人呢。」健一笑著應和。  「呵呵,謝謝。」我微笑接受恭維,健一的殷勤服務令我印象深刻。  「喔,對了,陳先生,請您填寫問卷,協助我們改善服務品質。」  我接過問卷,驚訝地發現問卷使用電子紙!那是一種新型超輕超薄的顯示幕,用觸控筆點選選項,跟PDA一樣可以及時互動。我對他點頭表示我會使用,看他高興離去的樣子,實在會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好像我不是飛機乘客,而是他的主人或什麼的……  還運用了尚未普及的消費性電子產品,真是奇特的經歷……  回神後,視線落在問卷上,我有點失望,因為原本以為問卷會很特別,結果沒什麼特殊之處。制式的問題諸如「班機是否準時」、「乘坐是否舒適」、「機組員服務是否親切」等等。不意外地,我給全部打滿分,並非我的標準寬鬆,這確實是我最舒適的一次航程。  問卷填寫到末尾,我看到幾個顯眼的大字:「送出,第一階段問卷結束!」  「第一階段?」我疑惑地喃喃自語道,隨即恍然大悟,這家航空公司應該是針對全程進行分段調查,品質掌控如此細膩,難怪能維持高水準的服務。我知道這一行很競爭,只是沒想到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丁骨牛排也非常美味!在洛杉磯,只有頂級的餐廳才吃得到……不,說不定也很難喔!牛排油花均勻,鮮味和甜味飽滿濃郁,丁骨部位的油脂入口即化,只有經驗豐富的師傅才可能具備如此手藝啊!  我胃口大開,配上香醇的紅酒,很快就把牛排吃得精光!也顧不得別人眼光,不雅地吮著丁骨,意猶未盡。還好隔壁和前後乘客似乎也很滿意他們的菜色,刀叉碰撞聲不絕於耳,儼然全拋開了餐飲禮儀。  健一在我用餐時體貼地保持紅酒斟滿,讓我吃得暢快無比。看到我的吃相,他似乎也非常快樂,彷彿大廚看到料理被清空一樣喜悅。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他將杯盤狼藉收走。拍拍鼓脹的肚皮,我將頻道調成影像畫面。螢幕上播出的是維基基海灘日落,可惜取消休假的我沒心情欣賞;於是我往下轉,是一部不斷潑灑糖漿、女角要多露有多露的B級動作片;另一台是喜劇片,我笑了一下,男女主角被整得越穿越少,讓我覺得噁心,於是我又轉走;恐怖片也不是我的菜,雖然女主角頗有姿色,可是我覺得看恐怖片簡直是自虐。  接著我轉到一部劇情片,有點像傲慢與偏見那時代的風格,節奏輕快詼諧,描寫男女主角間,保守下隱藏熱情,感情細膩而動人。我被故事吸引,調整好舒適的姿勢,裹好毛毯繼續觀賞,此時身邊的電子紙突然發出聲音。  「第二階段問卷?」我看著電子紙生氣,有種被干擾的感覺,這個一定要反應才行。概略閱讀完問卷之後,我發現到先前的想法錯了,問卷的內容讓我糊塗起來。  題目跟飛航無關,問得全是和我相關的問題,像是我的嗜好、最愛的食物、常做的運動、喜歡的顏色等等,有些作答之後會出現子題,確實靠電子紙才方便互動。這是否侵犯了我的隱私?我思考著這個問題,同時發現子題出現時,不作答是無法繼續下去的。  「健一?」我呼喚空少的名字,來的卻是先前的金髮帥哥。  「叫我傑就好了,請問您有什麼地方需要服務嗎?」  「不做這份問卷可以嗎?」我帶著怪罪的語氣說:「我覺得有點超過了。」  傑保持微笑,並沒有因為我生氣而退讓,反而進一步說道:「陳先生,請您務必放心,我們對客戶資料採用嚴密的保護,絕不會有個資外洩的風險。而且公司會依照調查結果致贈您一份珍貴禮物,所以請務必保留您的權利。」  「是這樣嗎……」誠懇的解說使我有些動搖。珍貴的禮物?明知道是常見的廣告詞,我卻還是感到心動。回答這些問題好像也不吃虧,何妨呢?於是我回到問卷上,開始專心填寫答案。


大家好,我是grin

如文中的年份所示,創作這篇的時間點是四年前。之所以會停止寫下去,除了懶之外還有相當多的原因,煩惱的是一旦停筆,重新開始寫的壓力就變得更大,尤其這篇停下來時其實已經寫了2/3以上。

總而言之,事情就這樣那樣地發生了。

去年我用一個多月的時間,以個人而言奇蹟般的速度完成奇蹟之日和後日談,由於故事的完整性,以及觸及一般作者不會寫到的層面,我非常滿意,並以為即使在未來也很難再自我突破,因此在當時,NVD-L這篇的完成日期也隨之變得遙遙無期。

然而終究心中有個疙瘩,在放棄執著於突破之後,隨著一個契機,我決定將它完成。

至於之後還會不會寫,那真的是不知道的事了,至少,沒有留下斷簡殘篇,心中沒有掛念。

回到這篇題目為NDV-L的小說,經過這幾年,我一時也忘了為什麼當初要用這個名字,左思右想,才大概猜測出原因。NDV-L指的是曾如SARS一樣引起亞洲各國恐慌的新城雞瘟病毒,而這篇小說的背景是在飛機上,所以雞瘟機瘟,大概就是這麼來的。

我寫的小說中,心理和情色佔有很大的比例,所以請別再說太多肉戲看不下去,我已經提醒過了。

Enjoy!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