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V-L (07)

NDV-L (07)

  「開什麼玩笑!哎喲!」我按了一下自己的臉皮,又刺又痛的。

  既然心裡沒有主意,只好暫時接受現實,話又開始多了起來。

  「小心喔,現在是第二階段,肌膚還很敏感,為了穩定基因變異,我們會讓妳服用藥物,以減輕妳的不適。」

  「什麼藥,我才不吃咧!」我朝傑吐舌頭,然後開始懊惱自己怎麼會做出如此女性化的動作。

  「咦?伊凡說妳已經吃了呀?」

  我和他對看一眼,然後發出慘叫。

  「暈機藥!你們這群騙子,難怪我吃了一點『感覺』也沒有!」

  傑哈哈大笑,拍著額頭說:「我真是服了妳,遇到這種事妳還睡得著喔!不會害妳啦,口服藥真的能讓妳舒服些。還有,二十四小時內肉體的可塑性很高,可以順便整型或塑身,像是臉啊、身材等,豐胸抽脂之類的都可以唷!」

  「為什麼你一臉興奮的樣子啊?」

  我恨不得扁他一頓,卻感到自己力量減弱,早已手無縛雞之力。傑則是無視我的話,興味津津地打量著我。

  「我第一眼就猜妳是個美人胚子,果然沒錯,妳的臉已經很完美了!真羨慕妳,東方人的皮膚好好,那像我們西方人過了青春期就顯老得很快……」

  傑近距離盯著我猛瞧,突然間,我感到自己被那張帥臉電得七葷八素。

  「你!給我……保‧持‧距‧離!」我用力推開他,把毯子拉到脖子上。傑剛剛目光就落在我的胸口,雖然不大,但裸露出半球的乳房早被看光了!

  他蹲下來,笑瞇瞇地對我說:「這樣的胸部是很可愛啦,不過妳還有時間考慮增大喔!」
  「要你管!唔……胸部……胸部的事我又沒寫出來,你怎麼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本來我想賞他一巴掌,但看著他好看的臉,心又軟了,只輕輕拍了他一下額頭。

  「都能讓妳的身體構造徹底變成女人,分析腦波也不難啊。」傑握住我的手說:「人腦很複雜,所以這未必是妳最後的決定,我才說妳可以再多多考慮。」

  女朋友是屬於豐滿型的女人,因此我一直對平胸女生充滿好奇,然而當自己擁有這種身材時,又深深感受身體的確是女人自信的來源。聽到傑說二十四小時內還可調整時,我馬上就心動了,只是一時間不好意思說出口。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不知何時傑竟把我的手捧在他掌中,暖意沿著手腕一路延伸過來,感覺好舒服。我低頭呆呆看了幾秒,才急忙抽回手藏進毯子裡。

  對比之下,我才發覺自己原可掌握女友罩杯的手縮水了,而且又白又細,被傑握住時,看起來就像大人和小孩的手一樣!

  傑以為我還在為身體變化的事不高興,連忙繼續往下說明。

  「別氣了,人體劇烈變化時很難受的,哄妳吃藥是為妳好嘛。妳的新器官已經開始運作,所以妳可以自體分泌女性荷爾蒙了,只不過在內分泌獲得平衡之前,若不透過藥物輔助,妳的身體會感到異常混亂,那可比時差還痛苦多了喔!」

  連女性荷爾蒙都開始分泌了,也就是說我有卵巢了?

  這樣的話,子宮也應該有了吧……

  所以說我將可以生小孩,而即使是這樣的飛機場也能分泌出奶水囉?

  「妳怎麼臉紅了?」傑伸手撫摸我的臉頰問道。

  歇斯底里的尖叫聲壓過周遭此起彼落的呻吟,而我就是那可愛女聲的主人。

  傑一把摀住我的嘴巴,試圖讓我鎮定下來。

  我拼命揮手,但空氣越來越稀薄……

  傑手臂上的金色體毛搔過我的脖子,一股濃烈的體味竄進鼻腔,像電流般開啟了不知名的開關。

  我以前總覺得西方人的體味很重,聞起來不能說令人舒服,所以噴古龍水或香水是很日常的禮貌。

  為什麼現在聞到傑的體味時,感覺像吃了麻藥一樣,令我四肢萎軟……

  「別亂叫啊……被上面注意到的話,我就不能對妳偏心了,搞不好還會被換掉耶!」傑緊貼著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別大驚小怪,答應我才放手,好嗎?」

  我呼吸窘迫,也只能猛點頭,傑這才鬆開他的大手。

  「呼啊!」我用力吸飽空氣,同時也吸進滿滿的傑的味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羞,我接下來的動作很自然就把頭給整個蒙了起來,直到聽清楚傑的竊笑聲,才又鑽出去瞪著他看。

  裝腔作勢的同時,我心裡納悶的是剛才身體瞬間酥麻的感覺。

  「妳害我很想玩打地鼠……」傑遮著嘴忍笑道。

  「笑屁啊!幸災樂禍……你不怕做久了跟我們一樣變成女人嗎?」

  傑一定是有很多玩女人的機會才捨不得離開,但我沒有真的說出口,一方面覺得太刻薄,一方面覺得自己現在處境不利,不適合說那種話,否則傑生氣把我硬上了怎麼辦。

  沒想到傑出乎意料地冷靜,顯然不是因為性愛才做這份工作。

  只不過接下來的話更令我震驚。

  「當然不怕。其實我們這些空少,以前都是女人喔。」傑淡淡地說。

  出乎意料的回答,害我嘴巴都闔不起來了。

  既然起了頭,傑看起來也不想隱瞞,開始說起他的故事。

  「我出生於天主教家庭,從小就不認同自己的性別,不認為自己應該是個女孩,十六歲離開了波士頓,隻身南下到費城工作。雖然費城是個友愛之都,我也在那裡交過好幾個女朋友,但我知道那樣不夠,我的願望還未真正實現。」

  傑坐在地板上慢慢說著,我把手遞出去,被他緊緊握住,再次感受到那是結實多肉又溫暖的大手,讓人安心,只是沒想到這雙手的主人原本是個女生。

  「我辛苦工作了三年,打算把所有積蓄拿來做變性手術,結果我被騙了,有個混蛋不但把我的錢全部拿走,還下藥迷昏我,把我強暴了……」

  「醒來後,我驚覺自己遭遇了什麼,哭得跟普通女孩一樣傷心。後來我找到他躲藏的地方,用金屬球棒打斷他的手和幾根肋骨,還差點踢爛他的命根子。」

  「噢,傑,我很遺憾……」我同情地握緊了他的手。

  「我以為自己會被送進女子監獄……我寧可進一般監獄,我可以照顧好自己……不過那些後來並沒有發生,有個我偶爾會去活動的兩性基金會保釋了我,他們主導的一項計畫讓我重生了,而那項研究計畫就是這個的前身。」

  傑不好意思地笑著,說話時不斷溫柔地搓著我的手,讓我覺得很放鬆。

  「每個人的故事都不一樣,妳可以把我們當成心理輔導員,我們會很樂意分享各自改變的過程,包含了調適心情,以及未來如何重建人際關係……」

  我把手抽回來,指向外面,打斷他的話說:「可是我看到的是那種事情喔!」

  「哈哈,那是因為多數人比較老實嘛……」傑尷尬地笑著解釋。

  「這話是什麼意思?」

  見鬼,好像我不正常一樣!

  我有點生氣,但說也奇怪,以前我的情緒會這麼敏感嗎?

  傑驚訝地問我:「難道妳對自己的身體不好奇嗎?」

  怎麼可能不好奇!可是被他這樣一問,我說不出口啊!

  我死鴨子嘴硬回道:「誰跟你們一樣,只想做那種事啊!我問你喔,如果我反悔,想要變回男人怎麼辦?」

  「這一點妳可以放心,每個人的基因庫都已建檔,技術上可以準確還原,只要另外約時間就行了。不過妳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真的不想嘗試看看女孩子的生活嗎?」

  傑的嘴角微微上揚,彷彿看穿我真正的心思,卻故意說反話。

  「當然不想!」我不加思索脫口而出。

  但其實我非常心虛……

  「毀約的話會有懲罰條款喔:沒有通過心理測驗,或是一年內反悔並恢復性別的人,三年內將不能再接受性別轉換。不過由於名額遠低於想嘗試的人數,所以當事人幾乎可說是再也沒有機會接受這種服務了,這樣妳能瞭解嗎?」

  「這些事情怎麼可能合法,FDA每年審核我們的申請龜毛得要死!」一想到跟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周旋的事,我火氣就冒了上來。「況且好歹我也是生技產業的人,這些技術開發的消息我竟然完全沒耳聞過!」

  「呵呵,有兩件事是萬能的,那就是錢和人性。」傑捏著我的手臂,讓變化中緊繃的肌肉獲得了舒緩。「這技術發展很久了,只不過有很多……嗯,妳懂的『東西』在裡面,所以一直是極機密。」

  我料想得到這其中有龐大的利益,不過聽起來這不是只有錢在裡頭了……

  傑笑著補充:「跟妳說件真人真事,妳一定想不到柳文絲基是我們的客戶!當年她還曾發電報給基金會董事長,感謝他們幫她追到了柯林頓!後來因為事情鬧太大,她被逼得變回男人躲起來,否則很少客戶會因為不滿意而毀約的。」

  「回到問題的根本,我並沒有簽署正式合約啊!」我抗議道。

  「再重申一次,測驗本身就是合約,妳的回答就具有效力了唷。」

  「哪來的效力,政府法律有賦予你們嗎?」

  「雖然不是官方的,不過這背後的靠山比政府更龐大。」傑眨眨眼說道。

  可惡,一副我能拿他奈何的模樣!

  「你們是隨便找人當白老鼠嗎!?」

  「當然不是呀!」傑皺眉問道:「難道妳不是自願者?」

  我氣呼呼地回答他:「怎麼可能,我不是說過我一無所知嗎!」

  「這就奇怪了,等等先讓我查查看。」

  傑拿出PAD開始調資料,這中間他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困惑。

  「妳的送件申請流程查不出任何異常耶。」他搔了搔頭說。

  「我根本沒有被徵詢過意見的印象!」

  「所以妳真的不知情?」傑又問了一次,我用力點頭。

  他努力思考,但還是跟我一樣毫無頭緒。

  突然間他笑了起來,對我說:「沒關係,即使妳事前沒有準備好,但心理素質完全符合,也就是說妳本身具有強烈的變性慾望,即使非自願也沒什麼關係!雖然目前心理上會強烈排斥,但只要交給我們好好輔導就行了!」

  我不是在說那種問題啊!

  看著心思單純,又一副興高采烈的傑,我完敗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那就這樣囉,我得先去忙一陣子。」

  冷不防傑用手指戳了戳我柔軟的鼻頭,這調情似的觸碰根本犯規,一下子害我的心臟噗通噗通跳得好快!

  是是是,忙著去搞女人!那種像是吃醋一樣的心情又升起了。

  「啊,對了!」

  傑跨出去一半又突然折返,重新把布簾拉好後,從西裝口袋裡掏出兩個粉紅色紙盒塞進我的手裡。

  「這是什麼?」我警戒地看著手上的東西。

  「如果會不舒服的話,就用這個吧!」傑微笑著,但躲開了我的目光。

  「我才不要!」傑的笑法令我覺得不太自在,我沒多想,馬上把盒子給推了回去,但傑抓起來後,硬是塞進了我的毯子中。

  「收著啦,免得想要的時候後悔!」

  喂喂喂!不會是我想的那種東西吧……

  傑帶著古靈精怪的賊笑,迅速消失在我面前。

  明明有張俊美好看的臉龐,行為卻幼稚得可以。

  可是亂可愛的耶……

  糟糕,一定是女性荷爾蒙作祟,害我腦海裡烙印著剛才和傑聊天的畫面!

  其實剛才我一直在仔細觀察傑,記住他每個小動作和各種神情,那種雀躍的心情就像以前在海邊沙灘欣賞比基尼美女的感覺一樣……

  我紅著臉在毯子裡扭動,一時忘了那兩個內容物不明的小盒子。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