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V-L (17)

NDV-L (17)

  「你們竟然拿我打賭?很過分耶!」我捶著傑的肩窩大聲抗議。

  傑不斷地笑著賠不是,像哄女朋友似地向我道歉,不知怎麼回事,我和他的互動極為自然,全身赤裸的我甚至能自在地靠在他懷裡撒嬌打鬧,簡直就像交往一段時間的情侶,意識到這一點的我雙頰再度飛紅,羞慚不已。

  經過傑的解釋,我瞭解到他和健一負責觀察我,並且身負重任,要引導像我這種骨子裡渴望變性卻壓抑不敢承認的人,透過不斷的誘發和刺激,讓我產生非原生性別的自覺。

  總而言之,我是屬於悶騷的類型,他們被允許用任何手段讓我面對「真我」。

  起初的測驗早已揭示,在我的潛意識裡潛藏著強烈的變性欲,但個性阻礙了我的蛻變,傑坦白地說,我是飛機上堅持最久的乘客之一,所以才會接受後來的特別待遇。

  首先,傑和健一同時誘發我的好感,配合測驗步調對我種下暗示。接下來兩人採用的策略南轅北轍:健一擅長日式的凌辱,交相運用情境和言語逼嚇我,意圖使我身心崩潰;而傑用自由感性的方式引導,讓東方傳統背景長大的我慢慢放下衿持。

  就因多堅持了一陣子,當健一主動認輸時,我便自然而然地投入了傑的懷抱。

  「還好妳選擇了我,否則健一是有能力把妳調教成肉奴隸的喔!」傑眨著眼睛說:「他還是女人時,曾是日本相當被看好的AV女優,據說和南佳也、加藤鷹都合作過,要是他把所學全部施展出來,妳一定會瘋掉的!」

  「什麼……別嚇我……你是說被當成性玩具嗎?」我馬上聯想到東京熱系列的橋段,不由得吐了吐舌頭。

  傑趁隙而入,給了我足足長達十秒的深吻,在腦袋發暈、渾身酥軟之際,我感到雙手脫離了手銬的拘束。

  「啊……」我高興地歎息,頭靠在傑的胸膛上捨不得離開。

  既然他們是我的觀察員,種種醜態肯定都被看光了,但在接受自己的身心都徹底變成女人之後,那種不甘心的屈辱感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渴望被佔有的衝動,以及期待自己變得更完整的羞怯。

  他們的賭注是我的初體驗……而我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過份豐滿的乳房形成我和傑身體間的障礙,我將它們往前推擠,勃起的乳頭隔著襯衫緊貼傑的胸口,成了挑逗他的重要工具。我強忍著因襯衫纖維摩擦而產生的敏感搔癢,重獲自由的小手偷偷扯住傑的衣角。

  體貼入微的傑輕易察覺到我的心思,細而綿長的吻,吻得我幾乎失去意識。

  「慢慢來,妳可以先休息一下。」傑吮著我的嫩頸,輕聲說道。

  我漫無目的地搖了搖頭。

  「我是說真的,雖然我和健一打賭,但妳不想要也沒關係。」

  雖然通通被看光很令人害羞,可是傑的表現未免也太紳士了吧!

  我終於體驗到電影裡女主角看到男主角時,心中那種小鹿亂撞的感覺。

  無論是生理上或心理上,女人都會把繁衍後代的機會交給這種雄性吧……

  又硬又熱的物體頂著我的腰間……天啊,我到底在想什麼?

  「沒關係,是你的話……我的第一次想要跟你……」

  慾望背叛了理智,心裡頭的秘密從我的小嘴巴輕輕地流洩出來。

  「妳真的不後悔?」傑將我擁得緊緊的,眼神已不讓我有說不的可能了。

  「讓我成為真正的女人吧……」我輕嘆了一聲,主動挺身回吻傑。

  充滿肉慾的一吻。

  我們像兩尾小丑魚一樣,直到嘴巴發痠才狼狽地分開。

  傑抱起我放到洗手台上,背靠著大鏡子,他要求我把腿張開。

  一般女生做M字腿都會害羞了,何況是我,但傑堅持。

  「讓我幫妳檢查一下嘛。」傑輕哄著,見我用手掌遮住下體,感同身受地說:「我了解,被健一折騰那麼久,肯定很辛苦的。」

  聽傑這麼一說,雖然在人前露出私處很丟臉,我還是聽話地照做了。

  「哇……曉曉……這實在……妳的陰戶好美啊……」

  傑的讚嘆使我更害羞,我感到下體陰毛牽動,接著肉縫被分開了。

  我不自在地扭著大腿,傑的動作雖輕,卻牢牢壓住我的雙腿。

  他靠上來溫柔地啄了一口我的唇,要我放心,然後又蹲回去檢視我的私密部位。我原本羞恥緊張的情緒不知何時轉為嬌羞,興奮的身體輕微地顫抖著。

  希望傑以為我只是害怕或緊張,要是讓他發現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和他妖精打架的畫面,真的會羞死人啦!

  隨著陰毛的牽扯,我感到柔嫩的陰部微微張開,敏感的黏膜似乎能感受到傑的呼吸,小穴內的搔癢有如被千萬隻螞蟻啃咬著,害我忍不住反射性地蜷起雙腿,連傑也壓不住,差點被我踢中臉部。

  「對……對不起……我……」我焦躁地喘氣,紅著臉害羞致歉。

  傑微微一笑,似乎理解我的苦衷,但下一秒我發脹的陰唇就被翻開了!

  「呀……這……這太……啊啊……你……可不可以……停一下……啊啊啊……」我伸手推著傑的頭,手心傳來傑的吻。

  「會疼嗎?」傑抬起頭輕聲問道。

  「不要……不要問這種奇怪的問題呀!啊……又沒……怎樣……唔……」

  怎麼會疼呢?我把傑的好意當成了使壞的調戲,像吃不到糖果的小朋友般埋怨他。

  接下來,傑的一根……不,至少有兩根手指撐開了我的陰道!在稍早被玩弄所分泌的淫水強力汁援之下,輕而易舉地滑入了體內。

  「不夠……嗚……只是這樣……不行……啊……」

  我感到一陣悸動,伴隨著膣肉的收縮,一股濃熱的體液從花心湧出。

  雖然我的囈語難以辨識,然而從身體的反應中,傑肯定感覺到我的亢奮。他只是出於禮貌不拆穿我淫蕩的回應,手指持續藉由愛液的滋潤,滑順地循著淫徑深入,播弄我的慾火。

  被男人愛撫的陌生快感令我坐立難安,潮濕的肉襞也不斷發出啪答啪答的淫響。我舉起小手遮掩羞紅的臉蛋,順便摀住了嘴巴,以免淫語因為情不自禁而一洩千里。

  「有點紅腫,不過沒什麼影響。」傑一邊探索陰道,一邊正經地向我說明。

  討厭……把人家弄得興奮起來,卻是這種態度,好奇怪啊……

  「陰道已經自然擴張了,陰唇充血肥厚,顏色也變深,是正常女人的生理反應……別害羞呀,我要先確定妳的身體準備好才和妳做愛,否則我的曉曉會受傷啊。」

  「哼……什麼叫我的……嗯啊啊……」我間歇發出微弱的呻吟,又羞又慚,卻還是忍不住透過指縫窺視著傑的一舉一動。

  好歹我是有女朋友的正常男人,曾經……

  所以說……女人的反應我當然清楚。

  不過當局者迷……用女性的身體親自體驗時,一切變得難以捉摸。

  原來是這麼舒服而迷幻的感覺,才會讓平常看來很有氣質的女友,在床上搖身一變成為那種飢渴的蕩婦……

  幾個小時前還是正常男人的我,在傑細緻的撫觸下,敏銳的感官正在覺醒,每次指尖的觸碰,都讓我產生了「正常女人」的生理反應!

  大量肉體和心靈的陌生官能淹沒了原本熟悉的人生經驗,我對「初體驗」的期待與恐懼此刻才真正湧現,一想到男女交合的未知境界,頓時令我不知所措起來。

  我知道傑是出於好意,才會向我解釋這些我早已明白的事,但他擅自為我取了小名,並且親暱地呼喚著,配合手上無意停止的溫柔愛撫,處處讓未經人事的我嬌羞難堪,無法壓抑的鶯啼不停地從口中流出,連我都覺得自己在故意挑逗他……

  不是啊……真的好舒服,我不是故意叫春啊……

  「啊……那裡……不……傑……不行……」

  我的聲音還滿好聽的……可是……怎麼聽起來那麼色啊……

  我用一隻手捂住臉龐,另一隻手伸下去壓住傑的手背,哀求他不要再來回摩擦陰道裡同一塊敏感的部位,傑卻一邊忍著笑,一邊用指腹更快速地搓揉!

  「哇啊……傑……不……不要……」我夾緊雙腿尖叫起來。

  「嘻嘻,指檢沒問題,器官發育完美,分泌物也正常,陰道緊實,進出又很順暢。我測試一下……嗯,再進去一點……這應該是子宮口……」

  傑的手指深入到底部,抵住一塊發硬的部位後,用指尖輕輕地揉弄。

  「啊……啊啊……我……啊啊啊……」

  猝不及防的突襲使我達到了臨界點,後腦一陣發麻,強大的電流蔓延全身,小腹和大腿內側的肌肉開始微微痙攣。

  我勾住傑的頭,他順勢起身靠上來,讓我可以貪婪地親吻他。

  傑放任我飢渴地吸吮他的嘴唇,溫暖的慾望透過舌尖的唾液傳遞,靈巧柔軟的舌頭探入我口中恣意漫遊,使我不禁閉上雙眼,享受如醉般飄然的愉悅。

  「奪走我的第一次吧……」我夢囈般地說道。

  「等妳清醒後會後悔的。」

  聽起來像是拒絕,但聲音裡其實沒有拒絕的意思。

  傑在試探我,他希望我給他堅定明確的回應。

  我微微睜開眼,在下一個吻追上來之前,我搖了搖頭。

  「曉曉,我真的可以?妳真的準備好了?」

  「我已經能接受自己變成女人了,我……我的一切,都給你……」

  我激情地吻著傑,腦子一陣發熱,狠下心直視他下達了命令。

  「快……快強暴我!」

  一個美麗而赤裸的女孩央求眼前的男人強暴她,這畫面有多怪異啊!但我迫不及待地想感受初體驗,一時口不擇言,低賤的請求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曉,妳知道我做不到……」傑果斷地回絕我,他的回答令我心碎。

  「不……別露出難過的表情,我的意思是……我不會傷害妳……」

  炙熱的吻灼傷了我,我的小身體被溫暖的胸膛裹住,肌膚起滿了雞皮疙瘩。

  我睜大眼睛,像個傻瓜似地看著金黃耀眼的光影在視野裡交錯。慢慢地,傑的金髮和俊美的臉龐才退開,他就只是看著我,露出好看的微笑。

  當我還在回味那甘美的味覺時,傑輕撫我的臉頰,碧綠的瞳孔含滿柔情,直視著我說:「曉曉,成為妳的第一個男人是我的榮幸!我要給妳最美妙的初體驗,讓妳永遠也忘不掉,一輩子都記得!」

  「傑……」我感動得說不出話,眼淚在眼角打轉。

  傑將我已習慣的手指抽了出去,讓我的身體變得有些空虛,但他緊緊環抱住我,潮濕的觸感停留側乳上,使我既感到害羞,又有著無法言喻的幸福和滿足。

  除此之外,難以控制的情慾早已布滿全身。

  「曉,妳好像快坐不住了。」傑在我耳邊小聲調笑著。

  「胡說,我可是一個正經的女人!」我忍了幾秒,兩腿間濕濕的感覺卻一直讓我分心,害我馬上就破功了。

  傑看我一直笑,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我怎麼好意思說出來。

  「好丟臉……我覺得我比過去交往的每任女友都夠飢渴,你能接受嗎?」我婉轉地表白,然而還是有點擔心傑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

  貼在這男人的胸膛上竟讓我覺得心安,果然我的內在完全被同化了。

  「傻瓜,我也曾經是女人,怎會不瞭解妳的心情呢?我和健一都希望妳能認識自己的性向,面對慾望並且真誠地看待。親愛的曉曉,妳的身體早已準備好了,最重要的是妳的心也準備好了!妳無須害怕,也不要保留,盡情發掘女人美妙的世界吧!」

  我興奮地渾身顫抖,捧著傑的臉狂吻,然後附在他耳邊輕佻地說:「換我幫你……你懂我的意思嗎?我迫不及待了……」

  傑笑著點點頭,要我環抱他的胸膛,然後用雙手捧起我的屁股,將我從洗手台抱下來。我跪在地上,看著傑的褲襠隆起處,想都沒想,雙手便迫不及待地為他鬆開皮帶。

  「我從沒想過會幫男人口交,而且是以女人的身分……好奇妙,我竟然不覺得可恥,而且好興奮……」

  傑也很開心,任由我脫下他的長褲,等待我幫他服務。他用手撫摸我的頭,鼓勵我繼續,於是我拉下他的內褲,露出藏在其中的寶貝。尚未勃起的生殖器是我小巧拳頭的三四倍大,光是看到這種尺寸,就已經快讓我瘋掉了!

  「唔……這傢伙抓狂時多大啊……」我講得含蓄,但傑聽得懂吧。

  「沒有意外的話,勃起後全長有25公分,妳受得了嗎?」

  「意外是指什麼?」我盯著傑的胯下,心想難怪有人說東方女人喜歡CCR,雖然我覺得那是男人的酸葡萄說法,但親眼所見後,如今又站在女人的立場,的確會感到心動不已。

  「嘻嘻,看到像妳這麼辣的『女孩』,就有可能變得更硬更長喔!」

  「少……少貧嘴啦!」我狠狠地捶著傑,他笑笑地承受,想必我現在的粉拳沒有什麼力氣。在他眼中,我想要教訓他的心情,反而變成了兩人之間的情趣吧。

  「我是認真問,因為怕妳受傷,畢竟妳現在還算是一個『處女』。」

  傑說的沒錯,雖然用過按摩棒,但跟真正性交還是差距甚遠……

  面對金色濃密的陰毛,我偷偷嗅聞著濃郁的男性體味,最後點了點頭,算是回應了他的問題。雖然沒有把握,但女友曾說,女人那裡可以容納很大的東西,只要做愛前有足夠的前戲,況且都可以生出小孩了,25公分應該不是問題吧……

  傑的陰莖在我的撫弄下膨脹,即使畏懼那驚人的尺寸,仍無法控制地張開嘴巴,將碩大的龜頭塞滿整個口腔。

  「嗚噁……」無論氣味或大小都令我忍不住乾嘔,但我不願停下來,陽具崇拜的意識在我心中產生,如此雄偉的男根怎麼捨得放棄,我想要征服它!

  傑憐惜地撫摸著我的髮梢,口腔習慣他的尺寸後,我才吐出龜頭,撥開金色的陰毛,輪流含入兩顆大肉丸。滑溜溜的口感讓口水不停分泌,舒緩了方才的不適,小穴也再度湧出大量淫水,弄得兩腿間潮濕不堪。

  稍作放鬆後,我吐出傑的蛋蛋,重新挑戰那根巨碩嚇人的大肉棒!

  有了剛才的經驗後,我先含住富有彈性的龜頭前端,接著放慢速度,慢慢吞沒白嫩的陽具。傑對我的適應力有些吃驚,原本想讓我停下來,卻無法抗拒本能,屁股順勢一挺,龜頭便深深抵住了我的咽喉。

  忍住反胃的自然反射,我像A片裡的女主角一樣,收起牙齒,賣力吞吐肉棒,取悅將雙腿間空位保留給我的男人。

  習慣深喉嚨之後,我發現口交沒有想像中困難,由於曾受過無數A片的薰陶,數小時前還是男人的我,渾然不覺自己正緊握著傑的肉棒,有如片中性慾中毒的痴女,自然且熱中地含弄著!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