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男子俱乐部

【人妖 女装男子俱乐部】作者:a1238850

女装男子俱乐部

作者:a1238850
字数:4W

第一次听说女装男子俱乐部的时,是在海哥的嘴巴里听说的。海哥是个双性
恋,男女通吃的,几个朋友都是知道的。

所以听他说出来,也没有觉得特别突兀还是怎么样。海哥还在滔滔不觉的讲
述着他那天晚上玩弄那个女装男的情景。听得我有些无趣。倒是有一两个人听得
津津有味,问道:「那些个男的这么够味?比女人还骚?」海哥得意一笑:「你
不知道,骚得要死啊,特别是裙子下的JB,太有味道了。」我找了个借口跟他
们说我有事先走了。他们也没怎么挽留。离开包厢的时候他们的取笑声还是被我
听到了。什么早泄男,假男人,没骨气什么之类的。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他们
笑了。

听到了虽然很不爽,但我也没办法反驳什么。我那方面的本事很差,被海哥
他们笑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对于他们讨论这些关于新酒吧啊什么乱七八糟的内
容我也不喜欢听。但想着他们讨论我的时候那轻蔑的语气,心理怎么也不是滋味。

回家的路上,路过一间公园的时候,却无意间在在路灯下发现了一个风骚妩
媚的,看上去有些落寞的女人?出于好奇,我多打量了两眼。女人很高挑,而且
尤其知道该如何表现出自己的妩媚,大概有165CM,加上6CM的黑色高跟
鞋,显得身材更是纤细迷人。两条丰腴而又白晰的大腿上套着一层薄薄的黑色透
明黑丝袜,配合上紫红色的紧身吊带裙,处处勾动男人心弦。我看得不由得一阵
热火。

女人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目光,抬起头看我,眨了眨眼,然后柔媚一笑。那是
一张艳丽十足的鹅蛋脸,描得淡淡的眉,露出一抹动人的妩媚。如同一新婚的少
妇,既还带有少女时期的青春,也有二十多岁时最能勾动男人心魄的那一丝妩媚。

发现到她在看我,我有些自卑的低下头,急忙想走开。因为我有些早泄,很
多时候跟女人面对面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说不上的自卑。她却拉住了我。「小弟弟,
想不想和姐姐去玩玩一些游戏?」她的声音很是妩媚,妩媚中带有一丝沙哑,说
不出的性感。我一听她的声音就觉得有些奇怪,很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笑咯
咯的递了一张名片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女装男子俱乐部,洁儿。我愣了愣,看
他,问道:「你是男的?」眼前这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怎么也不会把他跟男人
这个词语联系在一起。洁儿咯咯的笑了笑,「是男的呀,怎么了?」我说不出话
了。

洁儿笑笑,也不勉强我,把名片塞到我包里,然后说:「觉得郁闷的时候来
找姐姐,我挺喜欢你的。放心,不收你钱,嘻~ 」弄得我有些莫名其妙。回到家
的时候我推开我女朋友小萱的房间门,发现她还没回来,就打电话给她,她很是
不耐烦的说:「这几天我都不回去了,跟老总在出差。」听了之后我也有些烦躁。

我女朋友是她总经理的情人,跟我在一起完全就是拿我在当挡箭牌。这是在
跟我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才跟我说的,当时我很气愤。质问她。小萱听了却很不屑
的笑,「就你那样,又矮又穷,还早泄,你觉得不是像我这样,你能找到别的女
朋友?」

后面气头过了,我很悲哀的发现,虽然小萱说的很难听,但是却是事实。而
且小萱在外人面前是给足我面子的,我也需要一个女朋友来帮我遮挡一下我那方
面的问题,索性也就将这个有名无实的男女关系保持了下来。虽然是这样,但是
听着自己的女朋友明着告诉我她在和别的男人鬼混,我心里怎么也有些不舒服。

烦躁的躺在床铺上,却是无意间翻到那张名片。女装男子俱乐部,洁儿的名
片。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我心一横,播打了过去。接通电话后洁儿咯咯笑了起
来。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倒是直接,直接就问:「你家在哪?我过
去吧。」

我把地址告诉她,没多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打开门的时候,看到洁儿那
张很是娇艳妩媚的脸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忽然跟猫抓一样,痒痒的,我女
朋友也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但是有些时候我看到她连硬都硬不起来。洁儿
对我笑笑:「不请我进去?」我尴尬的让了一个身位,请她到了客厅沙发上坐下,
然后打了一杯开水递给她。洁儿嘻嘻笑着,「请我来就是请我喝水啊?」我摸了
摸鼻子,不说话。洁儿好奇的打量了房间,发现了女友的衣物,笑着说,「请我
来不怕你女朋友吃醋?」我有点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叹了口气。洁儿也不追问。

我见气氛有些尴尬,主动扯起了话题:「能跟我说说你们那个俱乐部么?」

洁儿:「怎么了?好奇?」「算是吧。」洁儿妩媚一笑,却是忽然抓过我的
手,牵到他的裙子下。「就是这样。」隔着裙子蕾丝内裤,我清楚感觉到了洁儿
软却粗大的传来的温度。我被他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想呵斥他,但身体却
莫名的涌出一股温热。洁儿调皮的笑了笑,右手却是很娴熟的解开了我的裤带,
翻出我的小DD,就套弄起来。洁儿的手端很是娴熟,套弄的手段很慢,力度也
很轻柔,但我却就是感觉我兴奋异常。短短几分钟,我就一泄如注。洁儿笑着说
:「这么快啊。」我很是尴尬,但很是奇怪,明明是嘲笑的词句,从洁儿嘴巴里
说出来却就是让我感觉不到难受,甚至,还有一些挑逗的味道。出于好奇,我问
洁儿:「你为什么会要想… 这样?」「怎么样?」「就是,穿女装,打扮成女
人,这样。」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问的这一句话,居然,是我人生转折点的,开始。

洁儿笑笑,「当女人很好啊。」我问他:「有什么好的?」「可以和男人撒
娇,可以穿漂亮衣服,还可以… 享受和男人不同的持续长时间的完美性爱,这
样为什么不好?」我有些怪异,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洁儿笑了笑,又伸出手去
摸了摸我的,低声说道:「既然你早泄,那试一试一个玩法,怎么样?」我奇怪
道:「什么玩法?」洁儿神秘的笑了笑:「交给我就对了。」我点点头,既然都
到现在这样了,在装矜持也没什么用。洁儿笑了笑,「你先把衣服脱了吧。」我
脱干净后,洁儿又轻柔的套了套了我的鸡吧,我只是感觉很温热,但是却没办法
硬起来。

洁儿转过头,从包包里掏出了一捆胶带。我奇怪道,「你想干什么。」洁儿
调皮的笑着:「你别管,交给我就对了。」说着,用一个胶带将我小弟弟的头给
绑了起来,然后将两个睾丸往后一收,收了腹部,用胶带固定了起来。最后在把
给收了进去,然后贴稳。把我下体收拾的平坦得仿佛就跟女人一样。感觉很是奇
怪。

我觉得我脸有些发烫,低声问:「这样干什么?」洁儿笑笑,却是把我摁在
沙发上,然后自己缓缓站了起来,在我眼前跳起了艳舞。我忽然感觉下体一阵热
流冒了出来,但由于鸡吧被抑制住了,没有办法硬起来,那股无法发泄的情欲立
刻就从下体蔓延到全身,直冲脑海,那种感觉,比平时硬的时候,要强烈得很多。

洁儿挑逗的看了我一眼,将一只黑丝袜高跟鞋的美腿翘了起来,一只手放在
上面轻轻的抚摩。我对黑丝和高跟鞋有着不一样的偏好,平时自慰的时候也是喜
欢在网上找这样的图片来看。这会儿有一双这样惊的美腿放在我的眼前,虽然我
知道,这是一双属于男人的美腿,但我还是下意识就想伸手去套自己的。但是套
到了一片平坦。洁儿笑了笑,扶身到我跨下,伸出舌头,淫秽的舔弄起我平坦的
下体。

我脑子一下子就崩出了几团炽热的火焰,烧得我几乎没有办法思考。那蔓延
到全身的热流,几乎就仿佛自慰时,即将要喷射出精液的感觉。那却要比那个快
感强烈数倍,而且久久不停。我还在失神间,洁儿有些冰凉的手却已经抚摩上了
我的菊花,食指,很突兀就插进了我的屁眼。我只觉得身体里嗡的一声响。然后
我知道,我射了。虽然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硬起来,但是我射了。一股热热的暖
流从下体缓缓流出,那是精液,但我还沉浸在刚才那个说不出的快感中,无法自
拔。

洁儿笑笑:「很爽吧?」我闭着眼睛,没有回答。见我不说话,洁儿又轻笑,
「如果还刺激到了前列腺,那快感更加强烈。」过了很久,我才缓缓回过神来,
看着洁儿,有些不好意思。当晚我们抱着一块睡了,在属于我和我女朋友小萱的
床铺上,我抱着一个不像男人的男人睡了。第二天送洁儿出门的时候,我还有一
些不舍。自从早泄后,我已经很久没尝试到这么舒服的性爱了,没有人的嘲笑,
没有人的鄙夷。洁儿似乎发现了,轻轻的抱住我,在我耳朵边低语:「没关系的,
随时可以打我电话。」沉浸在这种诡异的依恋中的我,自然是没有发现,洁儿,
已经偷偷在我的饮水罐子里,注射入了很多,不知名的药物。小萱和他的那个经
理情人足足出差了两周。

回到家的时候,脸上写满了满足的潮红,果然欢愉满足后的女人就是娇艳。
但奇怪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特别的不爽,甚至还有些无所谓的态度。这两周以
来,我也没有在去找洁儿,也没去那间海哥一直在说的女装男子俱乐部。只是一
直在家,工作,吃饭,休息。偶尔也会想起那次和洁儿的温情,我都会心里一颤,
但我却强烈的抑制住自己不能在去找他,我怕我会这样沉沦下去。小萱把行李放
下后,忽然很仔细的看了我一眼,说:「老公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你皮肤白了好多?」
「没有吧?」我下意识的抓了抓脸。反驳道也没注意到其实我潜意识里,听到这
句话居然有些欣喜。

小萱也懒得理我,自顾自就走回房间睡了起来。吃过晚饭后小萱又不知道跑
去哪鬼混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无聊的看着网站,无意间点到了一个名为女装男
子俱乐部的宣传网业里,点进去一看,居然就是我们城市里的那间俱乐部。浏览
着上面介绍的,娇媚迷人的,或是穿着性感制服短裙吊带丝袜的男公主们,我的
心底又涌现出一股热流,但我的小依旧是软绵绵的这些女装男都好漂亮啊… 我
好想…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停留到了小萱之前换下的那双黑丝
上。这个时候,我脑袋中冒出的想法,居然是把这一双性感至及的大腿黑丝袜,
给穿上?我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我赶紧把网站关掉,然后走到卫生间里洗了好
一通冷水。

然后蒙上被子,想快点睡过去。但很压抑的是,脑子中老是不停闪过洁儿,
那些女装丝袜男公关,还有那双似乎还带着小萱体温的黑丝袜。我觉得我要疯了。
终于,我克制不住心理那个让我几乎就要窒息了的诡异欲望,我拿起了那双小萱
的丝袜,慢慢的穿上我的大腿,丝袜摩擦着我光滑的大腿肌肤,感觉… 真是舒
服极了。我又射了,刚刚套好丝袜,我的小弟弟就已经不可抑制的喷发了出来,
还是没有硬,但是确实就是射了。

白白的精液喷射在黑丝的丝袜上,看着这样变态的自己,我的混乱思绪却无
法安静下来。终于,两周后的我,再一次播打了,洁儿的电话。我也不管什么沉
沦了,我只需要,快乐。洁儿技术还是那么的好,把我弄的欲生欲死,生生射了
三次。

好久以来,这几乎是第一次在同一个晚上射了这么多次。我躺在床铺上,喘
息着,这次虽然我很满足,但我知道,我心理那股不知名的渴望,越来越强了。

我从床头柜子上拿出1000块钱递给了洁儿,洁儿也不推迟,笑着收下。

想了想,我把之前穿了小萱的黑丝袜的事跟洁儿说。也奇怪,这样难以启齿
的事情,跟洁儿说,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害臊。洁儿笑笑,从包里掏出一些药物和
一盒录音带子,跟我说:「你这是阳痿早泻了太久的心理病,没关系,吃些药听
些心理治疗就好了的。」我接过一看,药盒上没有写什么东西,我打开,里面的
量很多。

洁儿跟我说:「这药一天一颗就好,如你真觉得太烦躁,那多吃点也可以。」

我点点头。

激情过后,我把洁儿送出了门。他还是那句话:「随时打我电话。」第二天
小萱又跑去和她的那个情人经理出差去了。我有些无奈,但我发现自己对这样的
事越来越无所谓了。依旧每天工作,休息,空闲的时候,约洁儿出来吃个饭什么
的。

然后每天吃洁儿给的药,听洁儿给的录音带子。不知不觉得两周过去了,我
发现我身上的肌肤越来约光滑,肤色也越来越好,白皙细腻,原本就不算多的腿
毛更是全部脱光了,我把这样的改变告诉了洁儿,洁儿笑着告诉我:「这是正常
情况。」挂上电话后,我看着自己洗过澡后白皙细腻,修长得如同女人美腿一般
的双腿。

比小萱的… 还要长,还要漂亮呢。要不要穿黑丝袜看看?这个想法忽然就
从我脑海中冒了出来,越演越烈。我就不受控制般的走向小萱的房间,拉开她的
衣柜。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女式内衣,丝袜,裙子,很多情趣内衣。不知
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衣物,我忽然我感觉我的心被什么很柔软的东西,给触动
了一下。

我拿出一件吊带式的蕾丝黑色丝袜,对着自己的大腿缓缓套了上去,然后站
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修长绝美的丝袜长腿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心理的
渴望越来越强。不够,光光丝袜是不够的。我拿出一双白色的6CM坠边的高跟
鞋,一件黑色的情趣睡裙。讽刺的是,这件情趣睡裙小萱都没有穿给我看我,现
在,却是已经穿身为她的老公的,我的身上。看着镜子,那仿佛不是我又真真实
实确实是属于我的,那个娇俏短发性感小女人的样子。我的小DD硬了,很硬很
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我伸出手,撩起裙子,白皙细长的手指缓缓抚摩
了上去。

这个时候,镜子出的那个俏丽的短发女人,脸上浮起了一抹娇媚的红云。我
迷失了。镜子中的自己,好漂亮啊。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我,显然没有发现。门
后已经回来的小萱,正在面色复杂的,偷偷的看着我。那一次过后,不知道为什
么,我对女装的依恋越发越强烈。但很无奈的是,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小萱都没有在一次出去和她的情人老总出差。她似乎知道了什么,我也不确定,
她也什么都不跟我说。但她不离开家,我自然是没有什么机会在一次碰到她的女
装衣物。我越来越觉得身上那粗糙丑陋的男装怎么穿怎么难受,心中那说不清楚
的烦躁感觉让我越来越纠结。后来,当我发现洁儿给我的药剂可以抑制住我心底
那股狂躁感时。我便开始加大剂量服用洁儿给我的药剂。还有那片没有任何内容
的随身听带子,虽然听不到什么东西,但带上耳塞,总是可以给我带来唯一的一
点宁静感。原本2个月的药量,在短短的三个星期内,已经被我吃得一干二净。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实在忍受不住那种感觉,播通了洁儿的电话。当听到我
提出在要一些药剂的要求时。洁儿咯咯的笑了起来。「不行吗?」我有些失望。

「怎么不行?」洁儿笑声中,透露出说不出的娇媚:「只不过现在我不方便
去你那边,要不,你来我这?」「你这是哪里?」我焦急的问。「女装男子俱乐
部呀。」

「好,我马上过去。」我回答他。挂了电话,随便批上一件外套,跟小萱随
便编了一个借口,然后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出了家门。

女装男子俱乐部位于城市的比较偏远的地方,但当我从出租车下来之后,却
发现门口的停车位里都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名车。推开大门进去的时候,门口的两
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很是不客气的将我栏了下来。「你是来干什么的?」他们
质问道。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在电话已经接通,接到电话的洁儿匆匆忙忙的从
里面走了出来,媚笑着对两个保安说道:「李哥黄哥,这是我的熟客,你们就放
他进来吧。」李哥黄哥一看到洁儿表情立刻变得淫秽了起来。黄哥更是出声调戏,
「洁儿什么时候好好让哥哥爽一爽?

「好久没能好好干一干你了。」洁儿妩媚的白了他俩一眼,低声笑道:「会
的会的。」

我是很喜欢洁儿,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洁儿这样在自己的眼前跟别的男人
调情,我却一点都不觉得吃位,甚至还有一些淡淡的刺激感。随着洁儿进入女装
男子俱乐部,首先到的是一间大大的,似乎是酒吧一样的宽敞的舞台里,灯光幽
暗。舞台上有几名妖娆性感的女孩儿,穿着性感的黑色小吊带衫,雪白的胸脯好
似能看到乳沟,酥胸鼓鼓的,下身是统一穿的是一条很小的红色超短裙,一双白
白嫩嫩的长腿,穿著黑色鱼网情趣丝袜和一双水晶凉鞋。

妆都化特别浓,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金属圈大耳环,披肩的波浪
长发。这几个女孩立刻吸引我的注意力,洁儿看到我这样,也笑着不说话。只见
这几个女孩在舞台上尽情的甩着极度风骚的舞姿,有几个动作风骚淫荡,甚至是
把那红色的超短裙都给卷了起来,都不在乎!但这几个动作,却让我诧异的发现,
舞台上那几名妖娆性感的女孩儿,裙子底下,全都拥有着和我下体一模样一样的,
软绵绵的可爱男根。「她们… 都是男的?」我愣愣,问洁儿。洁儿笑着点点头,
「这里是女装男子俱乐部嘛。」

说完,洁儿顿了顿,然后说:「这里基本上全部的‘美女’全都是穿着女装
的年轻可爱男,不存在女人。」我看着身边经过的一位穿着学校紧身套裙的美女,
白色衬衫遮掩不住丰满的胸部,黑色丝袜配上白色的高跟鞋显得诱惑异常,特别
是裙子两腿的中间,硬挺挺的粗大男根很是明显的被紧身布料给勾勒出来,一种
说不出的感觉,不停的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我忽然有种冲动,不是要跟这样的
女装美男子发生什么。

而是,想要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份子。洁儿带我越过酒吧,带我上了三楼,
走入了一条很长的楼道里,然后走到一间门牌上写着洁儿的房间前,打开,带我
走了进去。「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洁儿对我温和一笑,「我还有客人,晚点
在过来陪你。床头柜上有水,还有点零食,饿了可以吃。」我点点头,问道:「
大概要多久?」「很快。」洁儿告诉我,说完就离开了房间。洁儿走后,我有些
好奇打量着眼前的这一间房间。

这是一间粉红色为主色调的房间,不是很大,大约50平,墙边放着一张看
上去很柔软的床铺,床铺旁是一个巨大的衣柜。柜子前,放着一片穿衣镜。好奇
心作祟下,我打开了柜子。里面的东西,一下子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很多很风骚
很漂亮的女装!小裤裤、胸罩、丝袜、假发、窄裙、高跟鞋、化妆品,琳琅满目。
这些东西猛的触碰到了我心底的那股柔软,前段时间穿小萱女装的那种美妙感觉
立刻就蔓延到了我全身。我要穿,我要穿这些东西!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已经被那
股强烈的欲念给占领,已经没有办法思考别的东西了。

我拿出洁儿常用的玫瑰香水在身上一喷,那股蔓延在周身的女人味道让我几
乎失去了理智,随后,我挑选出即将要穿在自己身上的美丽女装,那一套天蓝色
情趣超短裙警察制服。轻轻柔肉的区出窄裙,慢慢的穿上,将妖身的细带轻轻的
包裹着我的屁股上端,令修长白皙的双腿在窄裙的拘束下并笼了起來。

穿上窄裙后,走路不能大步。我幽雅得像个模特般在房间里轻轻的走动,看
着镜子中的自己,似乎还少了些什么,对了,丝袜。我拿起黑色透明缀花边袜口
的大腿丝袜卷了起来,轻轻的往自己腿上套。丝袜摩擦着我光滑的大腿肌肤,那
种致命的舒服感,让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腿,已经变得白皙不长一丝腿毛,漂亮的美腿曲
线诱惑动人,我自己看得都很是心动,都会为之疯狂的美妙曲线。随后是12C
M的蓝色坠花高跟鞋,穿好后一站,整个身资仿佛都变得柔弱女性化了很多。最
后,带上一顶假发,镜子中的自己仿佛又多了一分娇媚。好美,镜子中的我,没
有一丝妆容,却更是清纯美艳,真的好美!!

看着这样的自己,心理一股说不清楚的渴望,却变得说不出的清晰!我想让
人欣赏我,我想让人欣赏女性姿态的我!我想让别人看看现在的我!!那么美丽
的我,不应该独自一人呆在房间孤芳自赏,我要出去!我有些心虚的小心奕奕的
推开门,楼道上没有什么人,迈着轻盈的步伐,12CM的美丽高跟仿佛天生就
是为我设计的,听着高跟鞋噔噔噔的响在楼道上,我的体态越发越女性,心里那
股柔软的感觉,越发越明显。

楼下的酒吧依旧是热闹非凡,我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着舞台上裸露着男
根,穿着性感女装情趣丝袜高跟鞋的风骚可爱男们,以及在台下叫得兽血沸腾的
男人们,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我心里浮现。现在的我,不正和那些可爱男们,是一
样的?「你好。」正在我坐在那儿发呆的时候,我旁边的位置,一个成熟的中年
男人对我微笑着。我回给他一个笑容,妩媚万千的笑容。

我并不知道我这样清丽的笑容,会给男人带去多么大的诱惑力。他似乎呆了
下,但很快能回过神来,很是绅士的说道:「我能请你喝杯酒吗?」我轻轻点点
头,那种有人赞同我的女性姿态的礼貌,让我几乎有种晕厥的冲动。

服务生很快端上两杯酒,在我不注意之下,他在递给我的那杯酒之后,下了
一颗微小的药丸。两杯酒下肚,我们聊得越发越起性了。过了一会,他提议到:
「我们出去逛逛?」

看来他是把我当成这里的女装男了。我笑了笑,本是想拒绝的,但是心中一
股越来越旺盛的欲火令我脱口说道,「好啊。」我酒量不是很好,站起身来的时
候,一阵头晕令我有些站不稳,他很快就扶住了我,接触中,一股令人迷醉的男
士气息扑面而来,而他的手,也很是不规矩的摸到了我的大腿丝袜的袜口部。臭
男人,我心里想着,却很是诧异的发现,为什么现在的我,思考这么女性化?我
想推开他,但是发现全身无力的我,只能任由他抱着。他索性将瘦弱的我横抱了
起来,大步走出酒吧。

逛逛的地方,自然是旅店,同样身为男人的我,自然是理解他想要干什么,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拒绝,反而却是像个被人包夜了的妓女一般,微笑着看
着那个抱着我的男人,任由他的双手在我身上吃足了豆腐。我爱足了这样淫爱的
感觉!

他迫不及待的将我抱进了旅馆,将我丢到了床铺上。「张开腿。」他说:「
今晚,我要成为你的男人!」我很想拒绝,但是身体不由自主,仿佛有另外一个
下贱风骚的灵魂,在控制着这具肉体。我听着他的话乖巧的坐在了床铺上,叉开
双腿。

他喘着粗气,一把就抓住我的粉红色蕾丝边小裤裤,撕破。他看着我已经硬
得发烫的,低声喃喃道:「好美。」我感觉我自己真的是太变态了。感受着菊门
裸露在空气中的那种羞耻感,一股红晕,慢慢的涌上我的脸上。我为什么会做这
样下贱的事情?但情欲已经蔓延盘踞住我的脑海,这样的问题,根本就想不清楚。

「屁股在翘高点。」他扶着我的腰部,双手抓着那件被提到了腰部的紧身窄
裙,贪婪的闻着我身上那股奶香味:「一个男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香的味道。」

他陶醉道。对,男人。现在正趴在桌子上,穿着性感的黑色透明丝袜,12
CM的蓝色坠花高跟鞋,以及一身情趣超短裙蓝色制服的我,正是一个货真价实
的男人。

一个穿着女装做着下贱淫荡的事情的男人。他的手熟练的伸到了我的跨下,
温柔的抚上我那根因为射得太多而早就瘫软无比的男根上。传来的温度和舒适,
让我冷不丁一颤,下意识的躲了躲。「还害羞?骚货。」他笑了一声,手上熟练
的把玩着我的两个蛋蛋,弄得我的男根又不停的流出一丝丝粘稠的液体。「不…
不要这样叫我… 」我嘤咛着,用着一种似哭非哭的颤抖声音说着。

但不可否认的,那句骚货,却让我全身一阵发软,一种我是女人了的感觉,
越来越强烈。他的笑声越发越淫邪,「你不是骚货吗?那还想不想要?」说着,
他重重的拍了拍我的屁股。「想要就叫我老公。」这一巴掌下去,一股说不出的
暖流从身体深处传了上来。我好怕失去这种淫爱的感觉,咬了咬下唇,低声娇叫
道:「我是骚货~ 我是老公的小骚货。」说完这句话后,我头埋得更低了,他满
意的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找了张凳子坐下。将内裤解开,将他自己那跟巨大无比
的狰狞给展露了出来。

「过来。」他对我挥了挥手。我乖巧的点了点头,婀娜万千的走到他的面前,
轻柔的并拢起穿着性感黑丝的修长双腿,扶着他的巨根鸡吧,轻轻的跪了下去。
「很好。」他低声笑道:「一会满足你。」穿着女装的我此时似乎化身成为了一
个女人,我很轻柔的套弄着那根即将会给我带来巨大享受的,低下头,张开粉红
色如的小嘴,含了进去。

「哦。」他满意的发出一声呻吟,「真棒。」听到他的赞赏,我更加卖力的
吸了起来。「你真是尤物。」他叹息道,迷醉的看着正在给他淫荡口交的我,清
丽而又淫秽的模样。我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沉浸在这种姦淫的气氛裡,虽然是第一
次吃着别的男人的男根,没人教过我该怎麼做,但这样的画面却仿佛在我脑袋裡
出现过无数次,我卖力地舔吮著口中的。粗大的撑得我的娇艳的仿佛抹了口红的
樱桃小嘴又酸又麻,忍不住从嘴角流出唾液,眼前这个男人的男根比我的长了很
多,跟他的男根比起来,我的那柔软的白嫩的小弟弟,仿佛真应该去做女人似的。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渴望嘴裡那又黑又大的,不单单只是在我嘴巴的抽动而
已,还要… 还要能,能够贯穿我身后那已经骚痒难耐的,菊洞里?我在想什么?
含了大概十分钟,口中的似乎已经膨胀到了最大。他抽出来的同时,我莫名感觉
到了一丝失落。失落的同时,我内心却莫名地兴奋了一下。

我知道,很快,那根令我恋恋不舍的玩具,将在我身上找到另外一个家。男
人一边迷醉的抚摸着我的丝袜长腿,一边命令到:「趴到床上。」我乖巧的如同
一个女奴般扶在了床铺上,窄裙早就已经被卷起到了臀部,粉嫩的菊花裸露在男
人的视线中,被撕破的蕾丝小裤裤布料还挂在大腿的丝袜上,更是显得柔弱而女
人,本应该为此而羞涩的我,却是被渐渐涌现出的渴望给占领了思维,转过头,
满怀期待的看着那个男人。

他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看着我趴坐在床铺上一付任人摆佈,脸上羞惭交错的
表情,他很是兴奋的扑了上来,没有任何润滑,没有任何前戏,急切的他,甚至
没有套上安全套,就已经挺直了男根,硬生生进入了我的后庭,当我第一次被这
跟巨大贯穿了身体后,我很悲哀的发现,我被这根男性性具给征服了。虽然我也
是男人,但那种被另外一个男人贯穿身体,被另外一个人的粗大进入自己菊门的
巨大快感,已经深深的刻入我的记忆中。

一种完全臣服于男人淫威下的性奴心态油然而生,我似乎,已经离不开男人
了!那是一种我自从早泻后就在也没有享受过的完美高潮,不,就算是我没有早
泻,就算是曾经的完整的男性高潮,也根本没有办法跟这样一阵阵的强烈的快感
比拟!「恩… 啊… 呀~~不要~~好爽~~啊啊… 干~ 干死我~ 让我死… 好爽
~ 好爽… 」我发出娇媚迷乱而又风骚淫荡的呻吟,更是刺激了身后的男人,他
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那种完美的高潮一阵又一阵的刺激我的神经,在这样下去,
我还如何能离得开这样的淫爱?在这样下去,我还如何能离开,拥有巨大男性性
具的… 男人?正在我沉浸在如此强烈的快感和高潮中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原先不想理会,但那个电话响了一次又一次,依旧还在倔强的响着。

「接吧。」他一边抽插着我,一边伸长手,接过床头的手机,递给我,然后
说道。迷乱的我忍着强烈的快感接过手机,可当我看清楚那个号码的时候,手忽
然一抖。「你老婆?」他也看到了我手机在上的显示,笑着说,仿佛是在嘲笑,
眼前这位妖媚十足的太美人,居然还有一个老婆。我一边娇喘着气,一边伸出手
做了个嘘的手势,打算接通电话。却没想到这个表情却是不知怎么的就刺激到了
他,他兽性大发,猛了扑向了我,把我就地摁倒在床铺上,将我那双黑丝美腿分
开,摆成一个M字型,也顾不上我,巨大的,就这样又一次挺进了我早就湿润无
比的菊门里。他胯下硬邦邦的,又在我柔嫩的肛门中猛烈地抽插起来。「啊~~」
那突如起来的快感令我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我摇动着高翘的臀部,手不由得摁
下了接通键。「老公,你在哪?」电话里传来了我的身为男人的妻子的质问声。
「我… 我跟我们的总经理在… 在应酬。」

我一边沉浸在被男人干的那种强烈的快感中,一边胡乱的应付着老婆。只不
过怕是老婆怎么也想不到,身为她的老公的我,此时却是穿着这么性感的女装,
做着如此下贱的事情,去取悦一个男人。「你早点回来,我有事跟你说。」小萱
在电话里头这样告诉我。「你真是个骚货。」男人俯在我的耳边,嘲笑道:「为
了当我的女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要了,你说你贱不贱?」我风情万种的看了他
一眼。

什么也没说,挂上了电话,然后紧紧的抱住了男人,低声说着:「干我,死
劲的干我,人家还想要~~」第二天。我被身旁的男人的一个小动作给惊醒。看到
躺在身旁的男人,昨天发生的淫荡的一切就又清晰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看着自
己身上那已经破损了的情趣内衣,和大腿上那精迹斑斑的黑色丝袜,一股悔恨蔓
延上了我的脑海!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小心奕奕的推开身旁的男人,整理了一下
着装,逃似的跑回了女装男子俱乐部,洁儿的房间里。洁儿懒洋洋的趴在床铺上,
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你给我的药
有问题?」我喘着娇气,也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脸上带有什么表情。

我身体的女性化,渐渐白皙的皮肤,还有越发越雌化的思考模式,都是从开
始服用洁儿给我的药开始。洁儿也没有否认,微笑着点了点头。「你这是在干什
么。」我懊恼的扯掉假发,愤怒道:「你这是在害我!」洁儿没有正面回答我的
问题,却是反问道:「昨晚,愉快么?」想起昨晚那要人命的舒适,我红着脸,
没有反驳他。

洁儿继续说,「做男人?想你以前那样?硬又硬不起来,朋友嘲笑你,女人
不理你,公司冷落你,有意思吗?」洁儿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指了指我身上
那已经有些残破,还沾满着白色精斑的黑色丝袜,说到:「像昨晚那样不是很好
嘛?又有男人疼,又可以穿风骚性感的可爱女装,又可以撒娇装嗲,多好,不是
吗?」我面红耳赤,匆忙换回放在他房间里的男装,头也不回的跑开了女装男子
俱乐部。「你会回来的。」洁儿在我身后,意味深长的说。回到家以后,我脑子
乱忽忽的,却根本就没有想到小萱却是正坐在客厅中,低头抽着闷烟,盯着我。

我强笑了一声:「怎么了。」小萱问:「你昨晚怎么没回来?」我心理咯噔
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小萱:「找别的女人去了?」这一句话一问,心底就
涌现出一股羞耻感… 找女人?你老公昨晚是给别的男人当女人去了。「没有的
事!」

我干咳的一声,想结束跟她的谈话。我知道离婚的事她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
说出口的,有这么好的一个挡箭牌帮她挡着偷情人,换个男人,可能么?她的情
人老总是有老婆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和小萱结婚的。小萱放缓了语气:「我只是
想跟你好好谈谈。」「我们能谈什么?」我的语气越来越不耐烦。小萱说:「谈
谈我们的问题。」我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却对小萱没以前那么
怨恨了… 长年对面一个性无能而又软弱的男人,她能怎么样?而且昨晚上的我
… 还不是跟小萱一样?就是一个… 淫妇?「我跟你没什么好说。」我摇头。

小萱也有些生气了,语气不由得有些大声:「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不是
我想怎么样?」我气道:「是你想怎么样?」小萱语速越来越快:「你一个男人,
赚钱没我多,又阳萎,长得又白白嫩嫩的,跟个女人一样,要来有什么用?还不
如就去当个女人啊!」明明是羞辱我的话,但是那句跟个女人一样,还不如就去
当个女人,却是说得我有隐隐有些兴奋… 我真的是堕落了?小萱似乎察觉到自
己说的有些过了,放缓和了语气,有些歉意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是,我
是阳萎,又不能赚钱。」

我回应她道:「所以,你还是去找你的情人老总吧。」

说完,我砰的一声关上门,跑出了家。一路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要去什
么地方,想了想,也只好打车到了女装男子俱乐部,找到洁儿。虽然很气愤他所
做的事,但是跟洁儿在一起,我心里老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洁儿倒了一杯咖
啡给我。

然后坐在床铺不上,笑咪咪的看着我。「我能不能在你这里住几天?」看着
温柔的洁儿,我有些尴尬的开口问道。「怎么了?」洁儿问我。「我跟我老婆吵
架了。」

我不好意思的开口。「老婆?」洁儿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咯咯笑了起来。笑
得我脸都红了… 我和男人交媾时候的淫荡样子又再一次浮现出我的脑海,这样
的我,确实… 没什么资格喊老婆。「可是… 」洁儿想了想,然后告诉我:「
我在这里,房间里如果出现个男人,不太好吧。」我有些失望… 「不过。」洁
儿话锋一转,笑道:「如果你愿意保持穿着女装的样子呆在我的房间,那就没什
么问题了。」保持女装的样子吗?我愣了愣,心里却是一股说不出的期待。

这个时候,洁儿的房间有人敲了敲门,一个声音传了进来:「洁儿,10号
包厢的客人点你的钟。」洁儿应了一声,然后低声跟我说:「你可以先在我房间
呆着,如果到晚上你还没决定好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了。」我点点头,呆呆的
看着他推开门,高跟鞋蹬蹬蹬,下楼的脚步声。看着洁儿满衣柜的,根本就不属
于我现在这男儿身的玲珑衣物,脑子一片空白。做男人?想以前那样?硬又硬不
起来,朋友嘲笑你,女人不理你,公司冷落你,有意思吗?你一个男人,赚钱又
不多,又阳萎,长得又白白嫩嫩的,跟个女人一样,当男人来有什么用?还不如
就去当个女人啊!

我抚摩着洁儿丢在床铺上的那件白色蕾丝边纺纱睡裙,忽然觉得自己身子软
化了。

想起女装的美妙的柔软… 想起那天晚上跟那男人疯狂的性爱。我迷失了…
对… 我要当女人… 我要当一个被男人疼爱的女人。当洁儿回到房间时候,看
到穿着睡群的我,满意的笑了。「这才是我的好妹妹。」他这样说道。接下来的
三个月里,我和洁儿同吃同睡,他去接客的时候,我就会在他的房间里上网看一
些女性网站或者翻一翻洁儿买的女装杂志。

我也加大了洁儿给我吃的药的药量,在短短的三个月里,我头发已经从男性
的小碎发长成了披肩,而且皮肤也越来越白嫩,甚至胸部,也到达了A罩杯。我
知道那个药就是雌性激素,但是很奇怪的是,在我服用药的这段时间里,我的小
弟弟却似乎第二次发育一样,竟然隐隐还比以前大了一个档次。我把这样的变化
告诉洁儿,洁儿笑笑说很正常。这段时间里,偶尔我也还会跟洁儿做爱,但我发
现,光光是让洁儿含我,或者让我的小弟弟进入洁儿的菊花,这些都没有办法满
足我的淫欲了。我也和洁儿学习很多关于打扮和化妆方面的问题,三个月以来,
我几乎跟我以前的男性生活隔绝了,起初,小萱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但是我没接,
后面,她也没有在打过来。

忽然有一天,洁儿跟我说:「想不想被男人干?」那时候我的正在对着镜子
尝试着浓艳的化妆,听到这句话,心跳忽然加速,嘭嘭的直跳。我本想拒绝,但
是那句不想被男人干的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样也说不出口。洁儿笑了笑,抱
住我,在我耳朵边,跟我说,「好好打扮一下。这个样子,怎么能下去见男人」
洁儿说完,便翻出衣柜,开始找起衣服来。他帮我选的是一件雪白针织连身裙,
黑色的透明连袜丝,白色绑带细高跟,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慢慢从一个男人,变
成了一个短发妩媚的女人… 却见镜子中的女人,生的漂亮,瓜子脸,淡淡的柳
叶眉,五官精致,凤目妩媚,配上她高佻的性感身材,雪白的肌肤,亭亭玉立,
风情万种。

我一时沉浸在一种奇妙的感觉中,不可自拔。过了一会我问洁儿,说不带假
发么?虽然三个月后的我,头发已经比男人长很多,但是相对女人来说,还是有
些短的。洁儿一边摇头,一边换上精致的黑白格子针织棉裙,纤秀的黑色棉袜。
显得很是清秀,年轻,让人有种迫不及待推倒的清纯感。洁儿笑着说,不是说长
发就是漂亮的。

你看看自己,多美?我看着镜子中那个漂亮异常的自己,一种说不清楚的异
样从下体蔓延到全身… 好想… 好想让人肆意玩弄,玩弄镜子中这风骚的自己
… 跟着洁儿小心奕奕的在走道上走着,听着自己穿着的高跟鞋走出的咯咯声,
很奇妙,全身女装的柔曼感又让我觉得混身上下很是柔弱,很是渴望能有个男人,
能抱住我。洁儿看得出我有点小紧张,笑着摸了摸我的腿,说:「没关系的,小
美人,等下就会有一个男人来疼爱你,把你带上幸福的颠峰。」我想起那晚自己
莫名就被一个男人玩弄的欲生欲死的感觉,脸就有些红了。

走到一个房间,就看到包厢里有两个男人坐在那里聊天。看到我和洁儿走进
来的时候,就有些眼前一亮的感觉。洁儿熟络的坐到了其中一个男人的大腿上,
娇笑道:「王总,好久没来了,是不是忘了人家了?」那个被称呼叫王总的男人
哈哈大笑,手也是很不老实的摸起洁儿的丝袜大腿。说着还不忘记眼神一撇我,
说:「什么时候你们这有了一个这么美的人儿,都不给我们介绍一下?」洁儿娇
笑道,「这是新的姐妹,两位老板要多多照顾呢?」听到洁儿用姐妹来介绍我,
我也不知道什么感觉,身为一个男人,却是被眼前这么一个娇俏的大美人叫做姐
妹,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觉,让我混身有些发烫。王总哈哈大笑,说:「既然是
新货,那就先让黄总尝尝新鲜。」

那个黄总满意的笑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我乖巧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刚刚
一坐下,我柔嫩的屁股就感觉到一根坚硬的棒子,顶在我的菊洞附近,我脸一下
子就热了。黄总十分猴急的捏了捏我白皙的丝袜长腿,摸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
不过瘾,又撩起我的裙子,抓到了我半软半硬的棒棒上。我的小棒棒已经处于兴
奋阶段,不停留出的淫液早就已经把粉红色的蕾丝内裤浸得湿滑无比,黄总有些
毛糙的手熟练的把玩,更是让我浑身骚动了起来。我真是个… 淫荡的骚货啊。

黄总满意的笑道:「听老王说这里都是像你们这样带把的骚货,还这么漂亮,
我还不信,现在一看,真不愧是好货啊,玩弄你们这样的女装男婊子,就是世界
上最好的享受。」「黄总你真讨厌。」洁儿娇嗔了一声,却是若有似无的看了我
一眼。

我知道这是洁儿在提醒我放不开,虽然最近做春梦的时候,老是会梦见自己
是个任人随意玩弄的女装男妓,但是真的看到男人的时候,还是有点说不出的紧
张感。

黄总玩弄了我一下,似乎感觉到我不是很配合。就有些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说:「骚货,这么矜持,是不是不想被干啊?」我忽然就觉得脑子有点乱,仅剩
下的那点男性的自尊忽然就冒了出来,勉强笑笑:「对不起啊黄总,我想去下洗
手间。

说完然后没有理会洁儿有些奇怪的眼光,推开门走了出去。女装男子俱乐部
的洗手间不分男女,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这样的我该进哪一间。我的小弟弟虽然
是很兴奋,但却柔软无比,我撩起裙子,却怎么也尿不出来,只能蹲下。结束后
我对着镜子,看着镜子中那张清丽无比的脸蛋,拿出口红,轻轻的抹了抹。这样
的我,还是一个男人么?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间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我惊呆了,
那里面的人,居然是… 我第一次的… 那个将我带到另外一个境界的… 那个
成熟英俊的男人。他也看到了我,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是你?」我发现我心
里嘭嘭嘭的乱跳,连忙转过头,想跑开。他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我:「别走。」

我不敢回头,只觉得脸上热热的。他从身后抱过我,在我耳朵边,有点开心
的说:「我还以为你不在这呢,你上次怎么留了个假电话给我?我找了你很久,
终于让我找到你了。」他略带迷醉的话语几乎让我沉迷了。但说出的话却是有点
莫名的酸:「找我干什么?」「干你。骚货。」我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
「我想死你了。」我感觉我身体一下子就软了,我听出了他的话里,居然有一丝
深情… 那丝把我当女人看的感觉,让我一下子有了一种,就算当他一辈子性奴,
也无所谓了的冲动。就在这个时候,洁儿的电话打了过来:「你在哪?你这样弄,
人家黄总会生气的?」我没说话。他看了我一眼,低声问:「有人点了钟?」我
点点头。「电话给我。」他命令到。

我乖巧的拿起电话,递给了他。他在电话跟洁儿说了几句,却听到电话那头
黄总愤怒的吼道:「是谁抢我的人?」那声音大得连我都能听得清楚。他看了我
一眼,笑了笑,然后对电话里说:「你告诉他,那是我的人。」说完挂上了电话,
环腰搂住我,「我们走。」刚一进房间,我就被他摁到在墙壁上,他试图想吻我。
我轻轻推开他,走到床边,并拢起那双修长的黑丝腿。做完这个举动之后我又有
一点后悔,我也是男人,我知道这样矜持的举动,反倒是更能刺激男人的征服欲。
他倚靠在墙壁上,肆意的打量着我。「你真美。」

我脸一红,转移话题,「我要怎么称呼你?」确实,虽然跟他有过… 一夜
的激情,但现在回过头来却是发现,自己连他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叫什么都可
以,」

他那写满侵略的眼神野兽一样的看着我,有些好奇的问,「你们俱乐部,一
般都是怎么叫客人的?」「怎么叫都有吧… 」听他这么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心
底涌现出一丝担忧… ,他,是不是介意… 我是一个女装的,骚男妓?他慢慢
靠过来,粗野的把我压在了床铺上,凑在了我的耳朵边:「你喊我老公吧,我想
听你喊。」我挣扎的想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去,却被他一下子就吻住了嘴唇。他
那充满烟草味的成熟男人的味道,一下子就让我迷失了。这个吻吻了不知道多酒,
他才把我放开。我满脸通红的喘了口气:「你不要这样… 」说完之后我就觉得
我说话的语气就跟娇啼一样。他笑了笑,吐气在我雪白的脖颈上,低声说,「来,
叫声老公听听。上次不是叫得很好吗?」我赌气的白了他一眼,说:「千人骑万
人操… 而且还是个男人,你也逗弄。」

他大手拍了拍我的大腿,有些粗糙的手部皮肤摩擦着我光滑的黑丝袜,一瞬
间让我想起了那天在他身下婉转求爱的样子,一下子有些痴了。「我就喜欢你这
样的骚货,来,跟老公说说,被几个男人上过了?」「很多个。」我娇喘的白了
他一眼,但是我觉得,那样的媚眼,几乎是跟挑逗没什么差别。他贪婪的吸着我
身上的气味,低声说:「以后别接了,我养你。」

我迷醉了,这句话,几乎是把我身上潜在的女性人格给带了出来。只觉得,
我想属于他,我想属于眼前这个男人,成为他一辈子的女人。我慢慢低下头,双
手温柔的解开了他的皮带,脱下内裤,眨眼间,硕大的阳具,挺到了我的眼前。

我含情脉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温柔的将他的大棒棒,吞进了我温润的樱桃
小嘴里。

他满足的呻吟了一声,「好棒。」我一边缕着头发,专心的,仿佛是一种本
能,开始吸吮起嘴裡的棒棒。随着我不断上上下下的吸舔,他的大棒棒逐渐撑得
我涂著口红的小嘴又酸又麻,忍不住从嘴角流出唾液。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大,
更长的无法整根没入口中,尚留三分之一在外面。大概含了十分钟,我只觉得口
中的男根越发越热,越来越硬,随后,他满意的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我感觉,
一大滩浓精射到了我嘴里。这段时候来偶尔我和洁儿做爱,洁儿也会把他的精喷
到我的嘴里,但是洁儿的味道。却跟眼前这个男人的浓郁的味道不一样,眼前这
个男人的味道,是真正属于男人的味道。

他笑了笑,似乎对自己这样简单就喷出来很不满意。我看了他一眼,说:「
上次在酒吧里,是你给我喝的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吧?」他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
点点头:「我怕你不愿意跟我走。」「你就这么在意?」我挑拨出嘴角的精,妩
媚的一舔。他神情一正,很认真的说:「非常在意。」说完,低下头,撩起裙子,
用手扯下我的丝袜,张开嘴,把我粉嫩的没有一丝体毛的男根,给含进他的嘴。
下体传来的温暖让我忍不住抱住他的头,吃了洁儿给我的药之后,我的棒棒反而
比之前的时候还要大上一些,硬起来也有快15公分的大小,只不过,单纯的抚
摩却是很难让我射了。他含了一会,然后又缓缓吐出来,「软软的,好可爱。」
我有些脸红,用手一捏,把棒棒用双腿一夹,夹在了股沟后面。

他手却轻轻的一掰,摸到了我的大腿之间,抓住我的棒棒,柔捏起来。「不
用掩饰,我喜欢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说完,手一使力,然后将我一转,抱近
了他的怀抱里。坐在他的大腿之间,我只感觉,身后,一跟硕大的铁棍,已经顶
着我的柔软的屁股。他从后面拉下了我的黑色蕾丝内裤… 用力很大,几乎快要
把内裤给扯破。他的大棒棒轻轻的在粉红的菊洞附近摩擦,我心跳忽然变得很快,
想起那美妙的感觉,我只觉得全身柔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凑到我耳朵边,柔声问到:「我进去了?」我如蚊鸣一般轻
轻的恩了一声。菊洞早就因为我的骚情而变得湿润无比,他摩擦了一下,忽然一
口气整支干进了我的嫩菊穴!我娇喘一声,瞬间的疼痛过后立刻就被身体一阵阵
的酥麻,由身体传来的连续的快感而掩盖。好棒。

我立刻呻吟出声,「恩… 啊… 好棒。」妖媚的骚叫声立刻刺激到了身后
的男人,他闷哼一声,立刻开始抽插起来。如此强烈的快感一下子令我迷失了起
来,如同大海中欲坠的小船,任由着身后的狂风暴雨在突袭。这个时候,我早就
忘记了我身为男人的事实,也丝毫不会觉得有另外一个男人把他象征征服的男根
插入我的后庭有什么不妥。我就是个女人,我就是一个任由男人征服的,淫荡的
女人。沉浸在这种难以名状的快感之中,我只觉得我整个人的臣服在了欲望里,
在这种极度的刺激兴奋之下,突然间,我耷拉在双腿黑丝上的男根上一阵酥麻,
流出了精,天啊,我射了?可是我的棒棒并没有勃起啊?

我居然被另外一个人操射了?他似乎也临近高潮水,运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终于,在我不段喷射的同时,他也射了,我只感觉,一股麻麻的热量,从后庭里,
蔓延到了全身。好满足,天啊,当女人被干怎么那么爽?我侧过头,看着他那英
俊无比的侧脸,不由得痴了。他笑了笑,凑过头来,含住了粉嫩的红唇。这一夜,
风月无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正躺在他的怀抱里,这一夜,睡得很香
甜。他似乎早就醒了,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想推开他,他却抱得更紧,坏
笑道:「你别乱动,如果惹起火了,你要负责的哦。」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现在的我,全身上下也就只有腿上的黑丝和胸口的蓝色蕾丝胸罩没脱,下体
光溜溜的,感觉很不舒服。他感慨道:「我也上过不少女装男,但是只有你,在
穿的这么少的时候,还是跟个女人一样。」说着还捏了捏我的小棒棒。

我赌气的白了他一眼,「我就是女人怎么了。」他温柔的抱着我,「当女人
很快乐吧。」我有些害羞的恩了一声,不说话。就这样抱了不知道多久,我有些
累了,想站起来,推了推他,却发现他纹丝不动。「放开啦。」我不自觉的就撒
起娇来,说完自己也觉得那句话简直嗲的不可理喻。「叫声老公我就放手。」他
坏坏的说。

我脸一下子就红了… 身为男人,怎么能?激情过后我倒是想起了自己男人
的身份,羞耻得让我脸热得发烫。「叫声来听听。」他倒是耍起赖皮,跟个孩子
似的。

「老公。」我用几乎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喊了句,然后飞快的从他的
怀抱里挣扎出来。淫性开始逐渐减退,脑子开始产生罪恶感的我现在根本不知道
怎么面对他,只好跑到洗手间里,打开热水喷头,温热的水流喷溅在我的身体上。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具雏形的少女身躯,洁白细腻的皮肤,最近隆起的小
巧的乳房已盈盈可握,A罩… 或许已经是B罩的小淫乳随着温水流过,微微震
颤,嘛酥酥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雪白清丽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纤细的腰
身,还有那双我自己看了都心动的光滑诱人的笔直细长的大腿。自己的一切,还
是男人吗?那着浴巾把自己随意的一裹着,但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浴巾
盖住了胸口部分。走出去,看到他抓着我的手机在玩。一看到我,眼睛一下子就
直了。

我感觉到了他下体开始膨胀。我脸一红,「大清早的,你别这样。」他尴尬
的笑了笑,扯过棉被盖住:「大清早的,男人,你知道的。」我怔了怔,晨勃这
样的事,好象好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了。他把手机递给我,然后满足道:「记得,
以后不要随便换号码。换了也要告诉我一声。」我接过手机,只见他在上面存了
个号码,号码上清楚的写了两个大字,老公。我赌气想删掉,他却一把扯过我然
后翻身压倒在床铺上,包裹着的浴室一下子就被扯掉了。「不许删,」他蛮横道。

我扯过浴巾想盖住下体,却被他野蛮的吻着。吻过之后,他把我推开。「穿
衣服。」

我虚脱的喘了口气,检起昨晚丢了一地的丝袜,蕾丝内裤,内衣,裙子穿了
起来。

蹬起高根后,他也穿好了一身挺直的西装站了起来。他真的很高,我穿上高
跟后也还是比他矮那么一点。要知道,高跟可是有10CM的。他挽着我下去前
台结帐的时候,服务员和路过的行人都频频侧目。我红着脸问他:「他们是不是
看出我是男的了?」他笑着捏了捏我大腿:「能觉得你是男的,都是眼瞎的。」

我白了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却是有点小甜蜜。退了房间之后,他问我:「
你要回去俱乐部?」我点点头。他瞪了一眼:「不要回去,我弄个地方给你住着。」

我就妩媚的笑:「你真想包养我啊。」「恩。」他说,眼神清澈认真。我却
是想起了洁儿,有些担心。「不要紧,我在俱乐部没有挂牌的。」我柔声说:「
我是你的人。」他点点头,也不在说话。回到俱乐部的时候,洁儿已经睡醒了。

只穿着一件睡裙和丝袜,正在很是不满的瞪着我。我知道昨晚的事做得很不
地道,柔声说了句:「对不起啊洁儿。」但是洁儿似乎很生气,一把把我摔倒在
床铺上。

说完,还用他的丝袜脚狠狠的踩到了我的蛋蛋上。我娇哼了一声,洁儿不是
真的生气,只不过是想要发泄一下而已。洁儿的脚力度很适合,轻微有些痛的同
时却是还是很爽。「洁儿对不起。」我道歉道。洁儿似乎真有些不爽,一屁股做
到我的胸口前,撩起的睡裙,洁儿的粉嫩的小弟就弹到我的眼前。「舔。」他狠
狠的瞪我。

被他这么一瞪,我也自觉有些歉意,反正以前跟他一起住的时候也没少玩色
色的游戏,咬住洁儿粉嫩的小头时候,洁儿就笑了,一把推开我,「行了,够听
话,原谅你。」说完提上蕾丝内裤,一下躺在我身边,把我抱住。我咯咯笑,一
把抓住他的白嫩的胸部。他服药比我早,也比我多,胸部早就很大了。

俱乐部里其实也有很多纯粹女装的骚男人,不服用药,但是这样的人身上通
常都还有一点男人的痕迹,除了一些特殊的客人,也不太会有人特别去找那样的
女装男。说着话,洁儿又递了一瓶子药给我,问道,「你还要吃吗?我上次给了
你的那些,估计你也应该吃得差不多了。」我有些犹豫,但一低头,看见自己的
那双夹得紧紧的丝袜腿,又想起昨天晚上,自己被另外一个男人,弄得欲生欲死
的自己… 就叹了口气,这样的我,还,能算个男人吗?(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 调教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