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女特务 1-19

(1)
  祖儿,35d-24-35,168cm,23岁
  现在是晚上8时正,当祖儿去到一间餐厅准备她的晚餐时,待应送来的是一张秘密任务,上头要派祖儿去伊拉克查一宗4亿美元的毒品,当接到任务,马上出发……
  目标锁定,是当地一间医院内,祖儿假份成医生,还载上可以录影的眼镜,据消息指示,阿以达组织的总部在地下二楼的手术室内,她小心地进入了手术室,室内还没有人,她拿出一个特制的探测器,发现在房内的一角有一个秘密地下入口,打开入口处只见一条长长的楼梯,当她以为可以找到一些资料的同时,房内的针孔型监视器一早就发现祖的一举一动,祖还不知自己已被发现了。
  沿楼梯走下去,差不多要4- 5分钟,看见一个一条长走廊,走廊四周全是钢制的墙身及有几间房间,当祖走到第一间房间时,在房门上细小的窗口处看见几个样似科学家,身穿白衣,想是在制造毒品。再走到第二间房,里面无人,可以入去查取资料,里面放了很多文件柜,拉开柜,用带着的眼镜影下很多资料,在不留意下,觉得背部一麻,转身想作出反抗,迷迷糊糊中只见有几个身裁大只的大汉,手上拿着电棒,然后就晕到了……
  醒后发觉自己被锁在一张圆形的刚床上,身上只余下小内裤,手脚大字形被分开锁在四边的皮扣扣上,上面有个大大的镜子,能看见自己的样,雪白的35 d的胸部觉得凉凉的,张望四周,看见有几张放着一些檥器的钢抬,还有几个穿着白色衣服,还载有面具的男人。
  祖儿本能想反抗,但越是想反抗,身体及四肢好像不受控制,失去气力的。
  一个被称呼为调教师走过来,用右手在祖儿身上由胸部一直扫到小腹上,在小腹上来回轻轻的按了几下,问我是谁派来的,祖儿当然不会说出来的,反而问他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调教师大笑的说:“我不怕你不说,一会儿,你什么都会乖乖地一一说出来……”
  祖儿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身为国家特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出买国家……
  调教师说了一声开始吧,一个面具人在一张台上按下一个红色按扭,祖儿全身立即通过电流,一股快感的电流,让她毛孔轻轻抖震了。
  “啊……”祖儿轻轻的叫了一下,眼睛好似看不见东西似的,祖儿觉得整个人好像升了上天的,腰部微微的向上庭,乳头立即变硬,由于电力不是太强,祖儿还是可以支持住的……
  电力停了,调教师走过来讲我知“我们这里除了制毒外,还制造性奴隶,你咁好身裁,唔做我们的奴隶真是浪费了,如果你乖乖地讲我知你既身份,我还可以让你舒服些……要不然,你可有排受了……哈……哈……”
  祖儿无有理会他的说话,只是想办法离开这里……祖儿说:“啍……我什么都不会讲的!”
  白衣人再一次按下红色制,祖儿又再一次全身麻痹,这次电流与刚才的不同,带有一种波埸,祖儿感觉电流好像识走到她的乳尖及下体里……祖儿腰部比刚才庭得更高,在这电磁波的刺激下,她开始按不住呻吟了……
  “嗯……喔……”眼睛禁不住瞪大,手指及脚指都登直了……祖儿直觉下体不自觉地流出爱液“嗯……喔……”
  电流再次停了下来,祖儿才可正常的呼吸,然后面具人走过来,手上拿着一樽药及一支针筒,针筒上是无针的,他用针筒吸了一些液体后,在祖儿柔嫩的下体打了入去,祖儿开始有点害怕了,叫着:“不要……停手……”
  但叫总是无用的,液体注满祖儿阴道壁及子宫内,祖儿开始时觉得一阵凉,慢慢地,由凉转为发热,好像火消的……
  他更将那些液体涂在祖儿的乳头上,只是数十秒,祖儿已觉得阴道内像有万千条虫在爬行,乳头像蚂蚁咬似的……
  双腿已不能受控地夹紧,爱液亦不受控制地大量流出,十只手指合紧又分开,发出不知是害怕还是快乐的呻吟声……
  “噢!……啊……啊……”
  在傍的调教师冷冷的笑了“想不到咁快就湿了……哈……,这是我们发明要来对付一些意志坚强的女人,叫做虫钻”
  祖儿开始觉得自己的思想开始迷糊了,只是在天花板上的镜子看见自己的身体不停地扭动,祖儿强忍着那麻痒的感觉,但那麻痒感觉慢慢地变为快感……阴道里像有虫在钻动着,那药力果然厉害,使祖儿的阴道不自觉地抽搐,好像有一条阳具在抽插,但感觉还是有点空虚,心知快要到高潮了……
  室内只听到祖儿的呻吟声“噢!……啊……啊……”
  已前和男友做爱,都未试过咁强列的反应……不行了……要到高潮了……
  “啊……啊……”
  腰部由那张床高高的贡起来,长长的叫了“啊……”

  (2)
  高潮过后不到几分钟,阴道内又再痒了……这次面具人在台上拿了一个黑色软胶的物体来,放在祖儿的乳房上,还有几条电线接在那软胶上,软胶非常柔软,可以迎合不同型状的乳房,可以把祖儿整个乳房盖住,在她还未完全清醒时,那软胶振动了,那微微的振动,令祖儿的感觉再推上一层……啊……祖儿又再受不住了,以前的艰苦训练,现在一下子就……
  那软胶里似有一种按摩的手在搓柔着的乳房,在中间处还有个东西能够发出吸力,将祖儿的乳头不停地吸吮着,软胶还会发出一些压力,把乳头夹住,感觉比男人的手还要灵活得多,但有时又有点粗暴,祖儿觉得很舒服,全身不自觉地抖震,祖儿那时很想用她的双手去搓揉自己的乳房及下体,强忍地过了一阵,又到高潮的边沿……“噢!……啊……啊……”
  面具人按了另一个制,软胶即通上电流……
  “嗯……喔……”祖儿快要死了,整个乳房都发麻,乳房起伏不断,祖儿已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自己已经有了三次高潮了,在那药物的控制下,祖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软胶开始加强震动,电流的感觉似被温柔的搓揉乳房,她觉得身体每个部位都非常敏感,爱液不断地流出,流在她腿间那个10x10cm大的洞,原来那些人发明了用爱液来制造毒品,服后会使人更加兴奋,出售价钱亦相当高,所以建造了这间实验室,专门找一些女人回来吸取爱液,祖儿现在成了其中一个被吸取的人,他们会用药物及新制品来使女人成为性奴隶,帮他们制毒。
  调教师下了一个指令,叫“白合”出来加强祖儿的爱液流量,白合是一个精通女人身体性感部位及精通所有淫具的一个28岁的女人,只见旁边的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皮制的服装,只是几条皮带包住身体,基本上整个身裁都可看过清楚,身裁也有36- 24- 35,170cm高,手上拿着两支最新发明的像真阳具及其他用具出来
  她先把用具放在一旁,在祖儿面旁吻了一下,然后用舌头在她耳的周围来回的舔,右手在那软胶上搓柔,软胶加上白合的搓柔,更加发挥它的功效,祖儿觉得很舒服,“嗯……喔……”想自己搓那涨满的乳房很久了,虽然知道自己身处危险之地,但欲念一早已经将祖儿原来的本性完全忘记了,只觉阴部非常痒的祖儿,很想白合用手去摸她一把,然后白合挎在祖儿的身上,用舌头一边舔祖儿的粉颈,一边用她的阴户磨着祖儿的阴户。
  祖儿已不理一切,只希望她可以把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内,白合一直吻下去,腰间,去到腿间的位置时,祖儿又再庭起条腰去迎接白合,白合继续舔下去,舔到大腿内则,小腿,以至脚趾脚板,白合用舌头去舔祖儿的脚板底,祖儿相缩起只脚,但却被缚住不能动,不知什为么,脚板底竟然带给祖儿的感觉会是这么快感,应该是虫钻的影响下,白合先用剪刀剪开祖儿的三角内裤,然后用手指轻轻抚摸祖儿的阴蒂,阴唇,祖儿下体已不停的流出爱液,迎着白合手指的抚摸,祖儿合上眼睛不停地呻吟“噢!……啊……啊……”
  白合用舌头轻舔祖儿的阴蒂阴唇,由下而上,一下一下的慢慢舔着,爱液都沾在白合的面上白合说:“想不到这个妞儿会有咁多爱液,今次我们要好好利用她啊!”
  白合再将舌头慢慢钻入祖儿的阴道内,用鼻子磨着阴蒂,用舌头去撩动阴道内的上壁,相信撩到祖儿的G点,祖儿的呻吟声越叫越大声,撩左大约一分钟,祖儿只觉得阴道不自觉地收缩着,祖儿已经要高潮了“噢!……啊……啊……”
  白合将其中一件用具“指震”带上手指,然后将手指放在阴道口,开动开关制,震动着祖儿湿润的阴蒂,将手指则插入阴道内撩动,只见祖儿身体不停地震着,口里想说话但又说不出“噢!……噢!……噢!好……想……要……啊……快……俾……我……”爱液亦不断地流着白合加强震动,看见祖儿的阴蒂被震到越变越大,祖儿下身也不自觉地震动。
  白合用邪邪的眼神说:“你真幸运,我们刚发明了几件淫具,可以令你一试难忘的,你慢慢享受下啦,等一阵有样最好既野留俾你试……哼……”
  接着白合用另一个串珠,在串珠上涂上虫钻后,将珠推入祖儿的肛门处,串珠是用特制柔软的软胶制造,珠的大小是可以调较的,看见白合将那串珠一粒一粒的放入祖儿的肛门入面
  祖儿还未尝过肛门被插入异物,心里感到害怕,但快感由白合一粒粒的进入而增加,每入一粒祖儿就叫一下“噢!”
  当入了大约六粒珠后,白合就在最后一粒珠上按下按下,在祖儿体内的珠像被充气般随着白合的按动而变大变小,加上虫钻的药力,祖儿用力收紧肛门去迎接那珠,祖儿从未试过这种刺激,感觉像有一条虫在肛门内爬行,越收紧就越觉快感,一道快感由肛门涌至头上,又再一次泄了“不成了……啊……我要泄了……啊!”今次的高潮是以前从未尝试过的,感觉灵魂都快要飞出了。在那床上一动也不动……
  白合说:“还有好野未试?,不会咁快满足吧……哈……”

  (3)
  白合今次用一支有着真人气味,外表的质感都和真人一样的阳具,用支架故定放在祖儿的口里,出出入入,祖儿以前都帮过男友口交,但无这支好味,阳具上涂上一种使人越含越想含的液体,而具还可以增加祖儿体内的爱液流量,当祖儿吸啜那支阳具时,阳具头部会放出一种液体,使祖儿欲念不断地增加,身体更加敏感
  白合问祖儿“真的这么好味吗?哈哈……”
  看见祖儿还喘着气,白合今次用那支最新发明的阳具,阳具上有很多凸起的圆点粒粒,5cm粗,30cm长,阳具的中间位置有个可以吸啜阴蒂的震动器,电棒头部有一个小小的金属点,可以发出微微电流,尾部是个控制器,可以将圆点粒变为5mm长的幼虫般的幼条,而中间里面还有多粒可转动的钢珠,棒中间顶部有粒稍为大少少的凸点,会自动寻找女性最敏感的G点,看见这支电棒,祖儿面上流露出又怕又喝望的表情,白合慢慢将这电棒放在祖儿的阴道口撩动着,祖儿只叫着“快……插……入……来”,当白合开始插入祖儿的阴户内,已差不多晕倒的祖儿又再呻吟了……“啊……啊……”
  白合笑着说:“用过这支新制品,无一个人能够受得住两分钟而不泄的,而且你会立即上隐不能自拔的……等我看看你会泄多少次先……哈……哈……哈……”
  阳具的设计是会因每个人不同的尺寸来变粗变幼,当那支阳具一边推进祖儿的阴道时,祖儿就觉得有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及舒服感,当完全插入了祖儿的阴道内,祖儿已经发觉好像有电通往全身,白合只抽插了几下,由于阴道壁的受到刺激而抽畜,阳具上较大的凸点便会自动找到祖儿的G点处,在那处不停按摩,祖儿无想到每插一下都在G点上磨着,每插一下,祖儿就会呻吟一声“啊……啊……”,而棒上的震动器会吸啜祖儿的阴蒂不放,边吸啜边震荡,不会给祖儿一个喘息的时间,阴道及阴蒂同时受到这强列的刺激下,几下抽插已经使祖儿按捺不住要泄多一次了……口里不停的呻吟“噢!……啊……啊……”,刚插入还不到一分钟啊……
  白合开动扭动功能,阳具在阴道内左右扭动,高潮过后的阴道本来非常敏感的,祖儿在电棒的扭动下快要支持不住了……祖儿无意识地使劲将阴道夹紧来增加自己的快感,扭动的电棒头部不停的撩着祖儿的子宫,麻痒的感觉变成快感,快感再变成另一次的高潮“噢!……啊……啊……”,看见腿间下的容器已装了很多祖儿的爱液,白合再按动一个制,那粒粒按摩着祖儿的阴道壁,粒粒温柔地按摩着阴道壁,配合阴道的收缩,祖儿得到未尝过的快感,不断用腰去迎接那扭动,现在的祖儿只会说:“噢!……啊……啊……”白合再按另一个制,那粒粒变了幼虫般在阴道内不停地磨擦着转动着,幼条的头还会吸啜阴道壁内的每寸肌肤,使阴道内每个部位都受到快感的冲激,这种刺激带来的快感相信在任可人身上都不可能得到,祖儿已不知有了多少次高潮,只知道很快又一次高潮,很快又一次高潮,爱液亦不断地流出,当白合按动另一个制时,电棒头部的金属点发出了电流,电流刺激到子宫处,祖儿感觉是被射精了,身体一抖震,乳房及阴户还有肛门内同一时间被刺激着的感觉,再忍不住又来了一次高潮,“噢!……啊……啊……”
  这次比刚才的高潮来得更长,爱液如洪水般涌出,双眼都反白……抽畜抖震的在床上喘着气……这次的高潮比刚才的还要高几倍,祖儿以前和男友做爱都不能得到这种刺激,看祖儿以后无了这支电棒是活不了的。
  过了一会儿,当大约十次高潮后的祖儿开始有番知觉时,调教师走过来问祖儿你叫什么名?
  满身大汗的祖儿疲倦地说:“我……叫……祖……儿……”
  调教师再问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呀?
  祖儿还喘着气地说:“我……是……特……务……,来……查……毒……品……的……啊……噢!……”

  (4)
  调教师叫手下把收取来的爱液拿去制毒工场,并将她收在型室内,还叫白合给祖儿穿一条有两条阳具向入凸出的皮裤,皮裤穿上后要密码才能除下来的,而皮裤上的阳具还会每隔一段时间会自己震动的,目的是吸取更多爱液,疲倦的祖儿给带进型室了,型室内只有一张床,床边有食物及水。
  翌日,祖儿醒了,知道自己被抓了,想办法逃走,但身上只净下一条皮裤,而且她感觉到自己下体及肛门很涨,里面好像有条阳具般的物件,当她起身走过去门口时,突然下体一麻“噢!……”了一声,差点儿站不隐,要马上坐在床上,而那震动还越来越大,祖儿双手按紧阴部上的皮裤,还加以拖压,心想又是那淫药的催使,下体里传来的快感,使口中按不住呻吟出来“噢!……啊……”,那皮裤上的黑胶阳具刺激着祖儿的阴道每个部位,阳具还会自己变粗,而且还会不停伸缩扭动,在阳具的顶部及径部有多个小孔,能把祖儿的爱液全部吸下,而肛门里的阳具会发出微弱的电流,刺激祖儿的直肠,祖儿给震到坐都坐不到,一下子倒在床上,双手不自觉地搓柔自己的乳房,以配合更多快感,震动大约持续三十分钟,给虫钻洗过的阴道很快有了三次高潮,祖儿喘着大气……“噢!……啊……啊……”爱液被阴道内的阳具吸晒,好一会,震动停了,祖儿已没有气力再站起来,而且觉得身体里有点变化,现在只要有轻微震动刺激到阴道,欲念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想要高潮不可……
  在型室的门口可以看见有很多间相似的房间,相信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偶然间会听见远处传来女人的呻吟声。
  在这基地内,多间密室内都有着不同种类用来刺激女人性欲的用具,任何女人只要进入了这些密室而被调教后,必定成为淫娃
  不知过了几多天了,只见祖儿的眼神越来越模糊了,每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在型室内呻吟……祖儿紧有的意识已被那棒弄得变成只有欲念,变成只是想追求震动快感的一个淫荡女人,信相她已成为阿以达组织其中一个性奴隶了。
  调教师突然有一过想法,叫祖儿回去总部,引更多的女特务来吸取更多爱液
  祖儿身穿着皮裤外面穿回自己的衣服回去总部了,回到总部,遇着一个同事静雯,她是一个高级特务
  静雯问她“近来好吗?”,祖儿说:“很好”,然后便急急地走向总部大楼内,静雯觉得祖儿好像有点怪,便偷偷地跟宗着祖儿走,看见祖儿走向资料房,把所有女特务的资料都取下
  静雯问她“祖儿,你在做什么呀?”
  祖儿知道被发现了,因为这个地方无上头许可下,是不可以进入的,祖儿看见这情况,心想就将你带去一起享乐吧,就将发现毒品的制毒处在那说给静雯听,说本来想找一个合适人一起去消灭他们,还叫静雯一起去将他们绳之于法,但叫静雯不要向其他人讲,我们自己去,说怕有内鬼,会影响计划。
  晚上,她们一起去食晚饭,准备明天一起起程,祖儿待静雯不为意时将一支药液倒入静雯饮品中。
  她们食过晚餐后各自回自己的房间睡,静雯在回程途中,突然觉得身体里好像有种被咬的麻痒感觉,原来祖儿在静雯的饮品中放了少量虫钻,所以静雯回家后就进入了浴室自慰起来,她拿了一个震蛋出来用,这是她独自想要解决时的好帮手,过了十分钟,静雯得到个强列的高潮,心想为什么我会这样,今次的高潮比以前的来得更舒服,她还不知自己已给下了淫药……

  (5)
  翌日,她们一起出发去到那间医院内,在进到一个密时,祖儿说我们分头找寻犯罪资料,然后,静雯就开始到处收集资料,看见很多他们犯罪的资料,在收集时突然声见有人行过,她立即走到写字台后面,那些人手上都拿着一支电棒,他们好像一早已经知到静雯在这房间里,那几个载着面具的人大声说着“出来吧!”
  现在只有用武力冲出去啦,静雯几下手脚将那几面具人打低,果然是高级特务,身手不凡
  调教师亦在摄影机上看到静雯的身手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真有趣!”
  正当静雯想走出这个房间时,那刚门突然自动关上,在室内墙角处放出一些红色气体,静雯无办法之下吸了几口气体,身体突然像无晒力气似的,但那几人给打低的人反而站了起来,这些气体好像只对静雯有效……
  原来是昨晚祖儿给她饮了的虫钻有关,当虫钻加上这些红色气体后,会使人有麻痹的感觉静雯不到五秒钟,就倒下在地上晕倒了……
  当静雯醒时只见自己在一间四面都是钢墙的密室内,她那娇人的身驱34C – 23- 34,170cm高的身体,身上已一丝不挂,但她今次不是在那圆床上他发觉自己双手左右向上分开被金属钩缚在X型的椅上,自己则坐在黑色皮椅中间,双脚好像女人分娩那样分开缚住,在阴部对落有个容器,而旁边放了一个研究用的台,台上还有一些电脑设备,过了一会,四个身穿白色衣服的人进了这房间,两个看来是男的,另外两个是女的,他们都带上面具……
  第一个开声说话的人是那调教师,他说:“想不到会有咁多美女当特务啊!”
  然后问静雯知唔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呀?静雯只顾叫他们“把我放开,你们走不到的!”
  调教师说:“待一会儿完事后,我自会放你的,放心吧,最怕你到时不肯走啊……哈……哈……”
  说完这句话便叫另外一个面具人开始啦……
  面具人今次拿了一个头带,将静雯的头缚住,而带的两旁有两条电线接在太阳穴位置,然后又把那次用过的软胶贴在静雯的乳房上,然后站在旁边的一个女人拿出一支细号的假阳具,阳具的底部接着一条管喉,那个女的原来是白合,另外一位竟然是出卖静雯的祖儿,但载上面具后,静雯不知她的就是祖儿……
  白合将那支细阳具慢慢放入静雯的阴道内,静雯当然反抗啦,尽量将身体左右独动,不想白合放那支阳具入内……
  但被缚在椅上的静雯又朵得去那里……只见白合已把整支都放入了静雯的阴道内,那冰冷的感觉使静雯打了个震,不自然地叫了一声“啊!……”“这是什么?不要放入来!快把它拿走!”
  之后白合将喉管的另一端放在一个药樽里,开始慢慢将虫钻注入静雯的阴道内的小阳具内,小阳具吸收到虫钻后,便由小阳具的表皮渗出去,药液把静雯的阴道每处都涂满了,只过了几十秒,静雯开始感觉有反应了,身体到处都觉得酸麻痒的,和昨天晚上饭后的感觉很似,下体开始痒痒的,但身为高级特务,无咁容易被驯服的
  静雯开始强忍着下体里的火热酸麻感觉,双腿想尽量去夹紧,但双腿给分开缚着,酸麻的感觉实在不好受,阴道由酸麻变成自动在抽畜,静雯觉得下体亦开始微湿了,但静雯始终不叫出声……
  接下来面具人开始按下红色按扭,一股电流直通静雯的脑袋,使静雯有点儿集中不到精神的震了几下“噢!……”
  身体上那被虫钻动的感觉再加上电流的刺激下,使静雯好不难受,急促的呼吸令胸部起伏不停,但心想死都要坚持,不可以就这样放弃的……
  今次面具人开着另一个按扭,静雯胸上的软胶亦开始震动,搓柔,吸吮住静雯尖挺的乳头,静雯开始受不住了,微微的呻吟几下“噢!……啊……啊……”
  在她受不住这刺激的同时,她的爱液亦从大腿的顶部开始流下来,人的意志始于有限,静雯由开声呻吟的同时,她知道这次会任人娱欲了……
  白合将那放在静雯阴道里的小阳具拿出来,静雯即时觉得下体有种空虚感,阴道像要找什么似的,自己不停的蠕动着……
  白合对静雯说:“我会有另一个更舒服的用具给你用的,现在忍下吧……”
  被搓弄乳房的快感不断地传到脑袋去,下体亦不断地流出爱液,虽然静雯心理上知道自己不应在这种地方产生舒服的感觉,但生理上的反应就是控制不到,静雯有多厉害也好,始终难禁喉胧里发出小小的呻吟声“唔……唔……啊!……”,如果是其他女人,一早以经求侥了,爱液流水般流出。

  (6)
  白合走过去静雯旁边,将她那张皮椅调教到使静雯开始向后卧,卧后的静雯,闪亮的阴户清楚的暴露于大家面前白合看见静雯好像还可以忍受着,她拿另一盒药膏出来,用手指把药膏涂在静雯的阴唇及阴核上,静雯哀求地说:“不要!……不要啊!……”
  这种药膏一但给涂上后,便会被皮肤所吸收,以后那处都会经常有麻痒发烫的感觉,正在强忍着的静雯,这次再也受不住了,开始呻吟着“噢!……啊……啊……我……好……痒……好……难……受……”始时静雯的爱液亦加大了流量,白合说:“现在可以让她先来一次高潮吧……”
  头上的电流停了,变成另一种按摩的频率,按着静雯的太阳穴,但静雯以经不能再集中意志了,只觉全身麻痒渐渐的强烈到无法忍受,口中已不停地在呻吟着“噢!……啊……啊……呜……”白合和祖儿一起走过去招呼静雯,祖儿用舌头在静雯面上舔上去,舔她的耳珠,还将舌头都伸入去撩动静雯的耳洞入面,静雯全身打了几个震抖,长呼一声“噢!……”祖儿再将舌头转移至静雯的粉颈上,不停地舔……双手亦不忘在静雯的乳房上温柔的搓柔着……此时祖儿还在穿着的皮裤也开始震动,震动的速度已被调低了,所以她只会感到很舒服,流出爱液,但不会站不起来……祖儿也发出断续的呻吟声……
  另一边白合集中在静雯的腿间用舌头来对付静雯,白合那超凡的性技,舌头只在阴户的旁边舔来舔去,但是舔不到阴道口,使静雯的麻痒感觉不断地提升,静雯的身体已不能控制地扭曲着,尽量想将阴户让白合去爱抚……口中发出快乐又期待的叫声“噢!……啊……啊……呜……给……我……吧……快……”
  白合说:“好啦,现在给你啦!”白合将舌头移至静雯的外阴唇上,舔着她快活的淫液,静雯给白合这么一碰,整个胸部向上侹起“噢!……啊……啊……呜……”
  白合再将舌头舔到静雯的阴核上,温柔地不停撩拨,舌头在阴核上打圈,顶着,磨着,有时会用咀吸啜阴核,静雯开始觉得身子变轻了,口中说着“噢!……我……要……到……啦……泄……啦……啊!……”一阵电阵般感觉直冲大脑……泄了啦……爱液亦大量地流出来。
  静雯的男友都会用舌头帮她口交的,但从未试过这么舒服的……白合的舌头像装了摩打似的,震动着静雯肥大的阴蒂上,技术超凡的白合,没有因为静雯到了高潮而停下来,反而继续进攻她的阴核,还把舌头伸进阴道口内,像祖儿那次一样,寻找她的G点……以白合的技术,很容易就找到静雯的G点处了,她用舌头钻入静雯的阴道壁内,不停的向上撩拨,静雯的阴道受到外来的刺激,立即收缩着,把白合的舌头尽量吸啜入去,静雯刚才的高潮还未消失时,另一个高潮又到了……“噢!……我……要……到……啦……又……再……泄……啦……啊!……”
  静雯尽量将身体扭曲到最大极点来低挡高潮的冲击,整个密室里都充满住女儿香及爱液的气味……淫荡非常白合看见静雯的流量比祖儿还励害,说着“今次又找到一件宝物了!哈哈”
  静雯只有几分钟的喘气机会,因为接下来还有更多淫具要用在静雯身上。
  今次带来的是一件可以穿在腿间的震荡器,也是他们研究出来的,一个由黄色通明软胶做的,貌似八爪鱼的震荡器,中间部份有一支凸出来13cm长的八爪鱼头形的胶阳具,阳具上有像八爪鱼吸盘的小型吸盘,白合把它穿在静雯的腿间,开始把阳具插入静雯的阴道,下体给填满的静雯不自觉地又再呻吟了“噢!……啊……啊……呜……”
  穿上这个震荡器后,白合把那八条触松付在阴道口旁,触松的作用是用来按摩阴户四周的,有两条特别长的触松,把它钻入静雯的后眼处,八爪鱼刚刚插了入去,八爪鱼头已经自己开始扭动着,原来这是一种新制品,这种物料只要碰到有爱液的地方,就会自己不停地扭动同吸吮着阴道壁上的爱液,直至它感觉不到爱液才会停下来的,所以如果无人把它除掉,被载上的人一定会液尽人亡……它还会一直申长申进去入面寻找子宫,子宫亦难逃被吸盘吸吮着,不停的吸吮带来的快感真是不能形容出来,平常人无可能放个咀入去阴道内吸吮……
  现在只见静雯的身体不停地抖震,她求侥地说:“唔……得……啦……我……受……不住……啦……你们……放……过……我吧……啊!……”
  她现在只有咬住咀唇去抵住这不停的超快感,有时瞪大眼睛,有时又合紧,双手紧握拳头……
  脚趾都登直了,口中叫着已不知是说什么了,只声见“噢!……啊……啊……呜……”
  “噢!……我……要……到……啦……泄……啦……啊!……”只是这样吸吮,静雯的身体已抵受不住了,身体连续打了几个抖震后,再到了另一次高潮,这次的快感比刚才的更强烈……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白合现在才开启这八爪鱼,除了不停吸吮阴道外,那小吸盘还会放出小电流,阳具径不断按摩着静雯的阴道,那种被不停推上高锋的感觉,除非你可以快速又不泄的情况下抽插她……静雯觉得高潮停不了似的,一个接着一个的,静雯已不知有多少个高潮了,只知身体不自觉的抽畜,下体还不停的痉挛,口中已听不见她的呻吟声了,只见她身体不停的抖震着……满头大汗的,下面不断流出爱液。
  这种高潮须要的体能,比跑三千米长跑还要大,现在静雯想走都无力气了。
  白合见都差不多了,停了那震荡器,把它除下来,静雯就卧在椅上喘着气。
  全身都流着汗水。
  爱液的流量已超出常人一般的流量,这样下去她可能会身体缺水而死的。

  (7)
  白合说先给她补充一下体力先,一阵仲有另外的调教。说完,祖儿到旁边的柜上拿了一支针,这是一支可以补充人体失去水份及营养,打一支出好过饮十支力保健,祖儿将针打在静雯起伏着的右边乳房与腋下之间上,这样会吸收得更快,打了针的乳房好像大了一个尺寸似的,由34C级升上34D级,果然神奇,乳头都变得更为粉红和尖尖的凸起,静雯这时看上去反为好像年青了,面色都立即转好,但人依然是没有力气,因为这针不能保补充肌肉抽畜带来的疲倦。
  这时,调教师叫了他们的改造思想必杀武器出来,说要把静雯变成听从命令的性奴隶,其实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性性奴,这人身上只穿载一条有刚钉的皮颈带,头上带住黑色皮制面具,只看见眼睛及咀巴,他那条长八寸的阳具不停的在上下抖震,像饿了很久的大蛇,这大蛇表面凹凸不平,好像有很多胶珠在里面,而且这条大蛇是经过特别的改造,除了长之外,他还可随意控制它的肌肉,想多硬就有多硬,想变粗多粗都可以,还可以控制龟头自转,像电动的一样励害,他走到柜旁,穿起一双黑色软胶手套,在手掌位置有很多很小很小的金属点,然后走到静雯旁边用四只手指由静雯的腋下慢慢的扫落去,去到乳尖,还在那里打了几个圈,静雯立时叫了“噢!……啊……呜……”因为手上的小金属点会发出一些电流,那电流可以刺激皮肤,每一下刺激都会将快感传送去到大脑,用以减低那人的脑意识,控制其思想。静雯现在就是受着这可以洗脑的快感……脑中开始只有快感……性奴然后再将手指扫到两腿之间,他用右手抚摸静雯左腿的内侧,性奴再将左手摸到静雯的阴户上,食指及中指有节奏地按压阴唇及阴核,那电流再次由阴户经过胸部转去大脑,阴道亦被电到立即收缩,收缩程度可以夹住你的阳具动弹不得……性奴将静雯乳房上的软胶拿走,改用他这双电手,性奴的双手比那软胶更为灵活,他用手指夹实静雯的乳头开始搓柔,静雯开始瞳孔扩大,口中不断的呻吟着“噢!……啊……啊……呜……”然后再将双手握住整个乳房搓弄,静雯呼吸不断加快,呻吟亦不断加密“噢!……啊……啊……啊……呀……啊……呀……呜……噢……”下体似乎有流不尽的淫液,不断地涌出来……
  性奴走到静雯两腿间,准备把八寸长的阳具插入静雯的阴道,双手托住静雯的双腿,电流不断的送到大脑,由于静雯阴道收缩,所以完全承受晒阳具的凹凸纹,性奴时慢时快地抽插,快感之处不比之前的电棒弱,静雯使劲地去夹紧他,希望得到更大的快感,性奴的棒受到夹紧同时,本能反应会将身上的血再推到龟头上,使龟头再澎涨,大到好像鸡蛋般,变大了的龟头顶住静雯的子宫,好像要把整个子宫都侵食了,性奴的屁股有节奏地上下左右旋转着,用阴茎在静雯的下体里打转,又使劲令到龟头向上跳动着,将静雯的G点顶得快活到死了似,抽插了不到两分钟,静雯已经受不住有了一次高潮……“噢!……啊……啊……呜……到啦……”
  这次的高潮由阴道一直传到大脑处,使原本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现在静雯的脑里大部份的记忆,现在只有享受,快感,高潮和呻吟……性奴这次换个姿势,将静雯反转,面向地下,他解开静雯双脚的扣,让她站在地上,从后面看过去,阴户涨涨的,好像在心呼吸般,那44寸的长腿加上结实的屁股,真想把自己的老二插入去享受……
  性奴这次走过去柜旁拿了一个胶圈套,套在自己的阴茎上,那胶圈上也有小金属点,另外更有很多条幼小胶条凸出来,好像“红毛单”般,性奴走到静雯背面,把阴茎从后面插入去,胶圈的电流不断传到阴道壁,加上强劲不停的抽插,静雯的叫声似哭似乐的变成连续无断“呀——!”乳房都不停地前后摆动着,手性奴左手抓住静雯的腰间,右手的食指全跟插入静雯的后眼不停的撩动,只见静雯的淫水不停的滴到地上,高潮爆炸般的一个接住一个……
  白合笑着的在旁边问她“你叫什么名呀?”静雯回答“我……哦……我……叫……啊!……呜……”
  白合说:“说不出吗?你以后在这里就叫淫花啦!”静雯说:“系……我……叫……淫……花……啊!……啊!……”
  不知过了多少个高潮后,静雯终于晕倒了……
  白合说:“人的弱点就是高潮那一刻间,只要令到你有高潮,就算你平时怎意志坚强都无用……一样受我们控制……哈!哈!哈!”
  白合将她关在另外一个型室内,里面有张可以较高低的水床上,可使静雯进入一个无重状态下得到更高的高潮,令到她心神丧失,增加内分泌,静雯的手扣在床的两边,脚就分开用绳向上钓着,好让她的阴户尽现眼前,在她两腿间的尽头穿有一个可以吸收淫水的两头软胶电棒,插在静雯的下体及屁眼内,白合说静雯的意志比其他人强,应该还未十足成为奴隶,所以把她关在这间房内,“待她接受这电棒调教多四天,相信什么人都会听命于我们啦!”白合笑一笑后就走了
  之后四天内,静雯每次都被那电棒弄至双眼反白才会停下来,这几天内静雯有了一世都不可能有的高潮次数,而她的爱液亦为组织制造了更多毒品
  在远处另外一个较大密室内,里面放了二十张调教床,每张床上都缚着一个少女,她们都正被用各种各样的用具刺激着,祖儿亦不例外地成为其中一个,她们虽然经常被吸收爱液,但样貌身材反而越来越好,胸部饱满,乳头粉红,阴道收紧,应该是打针后的效果吧,另一方面她们经过虫钻的洗礼后个个都练成可以控制阴道肌肉的功夫……

  (8)
  她们每次被吸完后,都是全身无力地被抬走;另一边有三个新来的少女,被选为接受药物测试的奴隶,他们会不断研究新药物去使女性爆发春潮,一般被做完药物实验的少女,双手只会放在自己的乳房及阴部不断搓柔,但他们不会给这些少女慰籍,看她们可以支持多久……有些支持力不好的,已经高潮到晕了……
  原来医院内的护士,全部都已穿上那黑色有震荡棒的皮裤,男医生就是那些面具人,他们表面上是帮病人医病,但其实是收集少女爱液的组织,看见有合用的少女,就会叫她们去一间特别的房间做身体验查
  现正有个合用的少女在那间房内,医生入来会叫她们先饮下一杯药水,少女饮完后,不到一分钟,便会开始喘着气,身体内好像有团火在烧,那种热的感觉会不断扩散,去到阴道及乳房……
  少女说:“医生,这间房好热啊!我觉得我好像发烧啊……下面很痒啊……”
  医生说是正常的,然后他带上手套走过去少女处说:“拉高件衫等我听下心跳……”
  其实那个听筒是一个会放出电流的听筒,说完就将听筒放在少女的乳房上……当探到乳头时……医生只手一按,听筒放出电流……少女即时全身麻痹。
  医生问她“下面仲有无痒?”少女点着头,然后医生拿了一支肉棒出来,说:“放这个入去下面就会不痒啦!”
  说完就将肉棒插进少女的阴道,少女即时觉得无咁痒了,反之是一阵阵舒服的快感,有些少女更会爱上这种快感,像吸毒般,上了隐一样,少女会好像做梦般,自摸起来……这时医生会为她插入可以吸收爱液的电棒,待她多次高潮后,吸够爱液后,医生会为她们打营养针,她们醒后会不知道之前做了什么……这就是他们的营运方式。
  这次他们正研究一种无色无味的催情气体,被测试的地方是其中一个型室,他们选了其中一个新来叫羡妮做测试。那时的羡妮还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突然间,羡妮觉得自己阴道内好像有虫在爬,不知是什么事,还觉得胸部很麻的,由其是乳尖,心跳开始加速,阴道内越来越热,双脚不自觉地夹紧,不到三分钟,觉得下面爱液开始控制不住地流出来,眼神开始有点迷糊,双手不自觉地伸到下体及乳房上爱抚着,心里还未想得清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需要,口中已开始发出一些呻吟声“噢!……啊……”阴道里的虫开始愈变愈多,不停地向子宫处爬,羡妮将双腿用力地夹紧来抵受住那麻痒,渴望着可以被阳具抽插,右手的手指已不自觉地搓柔着阴核,左手搓柔着乳房,一切的反应都不到五分钟……羡妮的呼吸越来越急,口中的呻吟声遂渐变大“噢!……啊……啊……”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羡妮把内裤除下来,爱液马上从阴道口流到屁股处……后来羡妮发觉阴道里面自动的在抽畜着……心里的性需要越来越大,这种需要一定要用男性的精液才可平息……原来虫钻已被研制成可以经空气传播
  羡妮阴道内那万千的虫,现在好像合成了一条大虫似,在羡妮的阴道内爬行着……羡妮感到下体的快感不断的在变化,有时是万千的虫在爬,有时是一条大虫在蠕动,有时变成多条幼虫在吸阴道壁,把淫水一直吸出去……果然利害,这种气体竟可以这样控制人体内的肌肉动作,在监视器里看着一切的调教师不禁笑了出来,看到羡妮的反应,就知道这药成功了
  羡妮已受不住里面的扭动,高潮在未有准备下突然爆了出来“噢!啊……”
  这高潮的快感还在脑袋中旋转时,又来一个高潮……“噢!啊!啊!!!”
  因为羡妮第一次中了这药,所以在未适应的状态下连续来了五个高潮……她终于尝到高潮的知味是这么快活的,因为以前羡妮从未试过高潮的知味……全身无晒力的羡妮又再感到下体在抽动着……她……忍不住又开始呻吟了“啊!……啊……啊……”
  看见羡妮整个屁股都沾满淫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无,全身只是沉醉在这抽畜的高潮里……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药力开始散了,但见羡妮已经在地上喘着气,全身酸软无力。
  调教师想着,“如果这房间内是一群女特务……哈哈!”相信入得黎都不用想再出返去啦……
  过了四天后,白合和调教师去型室观察一下静雯的反应,看见她已成为一级性奴隶了,口中只懂说:“给我吧……给我吧……给我吧……”调教师看见静雯我身体说:“真的很美啊……胸部线条比初来时还要靓……极品极品!”
  白合说:“给药物调教后的静雯,现在比淫娃还要淫,可以说是一旦男性将阴茎插入她的下体,阴道就会把他吸啜至干才肯罢休,这可说是对付男性的秘密武器!”

  (9)
  调教师说:“把我们新的晶片值入淫花的乳房内啦,等我们可以经过晶片知道她的一举一动。”晶片值入了淫花的左边乳房,现在任务讲俾淫花知,叫她通知总部须要更多人支援。
  淫花接到命令后就回到总部,她首先第一个要找的人是一个中央电脑程式员,叫华达。
  静雯要进入中央电脑,将资料传送到组织,所以她先要对付华达
  静雯走到电脑房门前“咯,咯!我可以进来吗?”
  华达知道她是静雯,所以说:“进来吧。”
  进来的静雯穿着办工制服,西装短裙,恤衫开了三个扣,令到一双34D的乳房呼之欲出,静雯看见里面无其他人,可以向他下手了。她走到华达的背后,说有些电脑的问题唔明,要请教。
  静雯左手放在华达的肩膀上,右手按在台上,将身子弯下,让华达可以看到那深深的乳沟,身上更加散发出独特的香气,一种可以令男人神魂颠倒的香气,华达看见那引人的场面,但又不好意思直看,使他做事都有点不专心,静雯看见他这个样,不禁从心里笑了出来,她说:“讲个秘密你知……”
  “有什么秘密呀?”
  静雯将咀巴靠到华达的耳朵旁细声的说:“其实我很喜欢你的”然后就将乳房压在华达的肩上,被一个有着神秘香气的尤物挑引着,右手慢慢地滑向华达的手,华达一时间不知怎做好,静雯更向他说:“你的耳朵好香啊……可以舐下吗?”话未说完便把舌头伸进华达的耳朵内挑引着,华达合上双眼不想反抗,因为看见这尤物,有谁不被诱惑,况且现在他都非常享受……
  静雯开始将右手移向华达的恤衫处,将扣遂一打开,伸手入内抚摸华达的胸,用食指指甲撩着细小的乳头,华达打了个冷震,令乳头都凸起,他的手亦开始不规举了,摸着静雯的大腿,以至静雯的下体处,他的手已经感到那处非常潮湿,滑滑的爱液从那T- back内裤里渗出来,更散发出一股引人的香气,令到华达更加不能自制,静雯心想这个人真容易对付,做少少野就顶唔住,咀角露出微笑,继续对华达施迷惑。她将右手渐渐地伸向华达的裤头上,用手掌轻轻磨着那凸起的地方,用掌心按着龟头处,静雯的手感觉到那凸起的东西在涨大“哗!好大啊……”华达不好意思地笑笑口……
  静雯的右手更进一步拉开裤的拉链,伸入去握住那东西,还用拇指在龟头顶的沟擦着磨着,华达呻吟了“啊……唔……”,静雯将口移到那棒上,她伸出蛇舌,在那蘑菇状的头处打转,右手握着他的茎部,左手抚摸着蛋蛋,舌头现在上下扫着,整支棒每一处她都不会放过,看来静雯好像饿了很久,开始用口啜住整支棒,上下含着,吸着……华达很享受地呻吟着,他在想,原来静雯的口技这么的劲,有很多次都差点爆发……静雯拉起自己的裙,挎在华达的腿上,面向着华达,华达再难以忍受了,将咀巴伸过去吸吮静雯的乳头,被吸吮的静雯亦都呻吟了“唔……啊……啊……”她合上双眼,让华达做主动,静雯受到性刺激后,下体已湿了一大遍,因为她穿了T- back内裤,所以很容易将内裤打横拉开,便马上坐在华达那支棒上,湿了的阴道令华达很容易就进入了,静雯开始上下騬骑着,乳房亦上下摆动着,华达双手握静雯的腰上,帮她更用力地摇着……
  过了两分钟,华达开始觉得下体好像被吸住,而且里面在不停地蠕动着,每坐下的一下,他的棒就被吸一吸,里面好像真空了似的,华达有着未有过的快感说:“啊!……我……受……不……住……了!……”一泄如注“啊!!!!……”
  静雯亦因为被精液喷射而大声地叫了“啊!好热啊……好舒服啊!!……啊……”静雯也一起到高潮了
  华达射了之后,静雯还坐在上面,慢慢的摆动腰支,用下体磨着他的下体,阴道内不停再吸着,好像口交一样,就算静雯不动,华达都感到快感……不用一分钟,华达的棒又再变硬了,心想自己从未试过可以一分钟又可以再来一次,还以为自己好劲……静雯说我们再来一次吧,说完就马上摇着屁股,静雯双手抱着华达的头,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中间,身体不断的升降,头发乱摆,静雯用乳尖磨着华达的面旁,一连串的刺激,令到华达再有射的冲动,心正在想着,下体已受不了那吸啜,屁股一缩,又射一注!射了的精液好像一点也没流出来,华达正想着够了啦……下体又被吸吮着……静雯好像食不饱一样,不停一次又一次的騬骑着,华达也不受制地射了七次,之后华达像死人一样晕倒在椅上,静雯就到电脑上开始偷取资料
  调教师在静雯的晶片上可以看见静雯看见的东西,他指挥着静雯偷取国家机密……

  (10)
  静雯快速地在键盘上按动,进入了第一级安全区,电脑显示出要入第二个密码,但静雯又不知道第二个密码,只想起她的老公说过第二个密码的事,调教师就指示静雯想办法从她的老公处得到密码,静雯把电脑回到之前的版面,免得有人发现,在离开房间时,华达还在椅上睡着,静雯在华达面上吻了一下,说:“多谢你的精液啊!”还用手在他的软蛇上搓了几下,好得意地走了。
  离开房间在走廊尽头碰到她另一个同事,叫慧仪,她是一个很爱美的女人,慧仪有一头红色的长发,直直的,只要有少少风吹到,都会四散飘起,身上经常都有阵香水味,身裁高挑,169的高度,再配合34- 22- 33的身型,无一个男人走过不会回头多看,今天慧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紧身长裤,一对三寸半的高跟鞋,走路时真系好像model在行catwalk,胸前还有两个水袋在上下震动,真想从她的背心边看入去,只是看到她乳房边的肌肤,都已经心跳了!
  慧仪看见静雯迎面走过来,问她“怎么不见几天,你靓左咁多呢?皮肤又滑左啊!”
  静雯说:“我最近去左一间新开的美容院,他们的仪器同埋技师都很好的,我只去了几天,整个人都靓晒,你有无兴趣呀?”
  慧仪当然唔会放过任何可以令自己变得更美的机会“好啊!什么时候得呢?
  不如就今天下午吧,我有空啊!“
  静雯本来想先回家找老公的,心想现在还早,今晚先对付老公啦。静雯就说:“那好吧,我们现在一齐去啦!”
  慧仪就来一句:“Yes!let’s go!”静雯用暗深的眼神看了慧仪一下,咀角露出奸笑……
  “我现在经常去这间按摩院的,他们的按摩手法真是一绝,一定令你舒畅无比,保证你做左一次就会上隐!”
  “咁励害!我真系要试下啦,嘻嘻!”
  “还有他们的先进仪器,真系神奇,做完之后,你既身裁仲会更美,我初初都唔信,但做完后就真系无话可说,你看我现在就知啦。”
  “前面就是那间美容院啦,我们各自享受吧!”
  她们走入了美容院,静雯向经理说:“我今天有个姐妹来做facial,帮她找个技术好的,不可以马虎啊!”
  经理笑着说:“无问题,包在我身上啦!请放心!”
  然后一个身穿长白衣的男人走过来
  “小姐贵姓呀?我叫Simon.”
  “我叫……慧仪……”慧仪不好意思的说,因为平时都是女人和女人做按摩的,但看见Simon都几高大英俊,都想试下给他招呼下“那么慧仪小姐请跟我来这边吧。”
  他们走进了一间房间,里面只有一张按摩床,室内充满香分的香气,令到慧仪感到很舒服Simon说:“我们这里每间房都是VIP的,不会和别人一齐做的,所以你可以尽情安心的做吧。”
  “你在那浴缸先洗个澡,我要准备一些要用的东西”
  慧仪在那按摩浴缸里先来享受一下,洗完后身上只围着一条白毛和一条白色小内裤,慧仪始终都是不好意思Simon叫慧仪睡到按摩床上,然后问他想怎样做呢?慧仪说要跟静雯做一样效果说完后,Simon就将一个仪器包在慧仪的大腿和腰间上,然后再放入一些可以发出电流的接片,当准备好了后,Sim on叫慧仪只需合埋眼就得啦,慧仪就合上眼等待着,由于是新地方,心里不习惯外,又有另一种刺激感,心跳开始加快跳动,当Simon开动仪器,一阵电流通过她的大腿和腰间,当然会经过她的要害之处,慧仪感到下身像自己做运动似的,大腿的肌肉自己在跳动,而腹部也同时不受控制在动着,连阴户都感到在跳动,Simon坐在慧仪的头顶旁,为慧仪做头部按摩,慧仪真的感到很舒服,所以开始放松自己身体。
  Simon此时为慧仪按手部,一直按到肩部,Simon的手指在慧仪乳房上则按着,虽然未按到乳房,但慧仪已像感到乳房很舒服的,再下去Simo n按在慧仪的腰则,慧仪的敏感部位受到刺激,不奇然地轻轻叫着“啊……好舒服啊……”这时Simon按到慧仪的大腿处,Simon专登在慧仪的大腿内则加以按摩,一直按到大腿的根部,慧仪的腿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而下体都感到开始有微湿,心想Simon的按摩手势真的不错,Simon叫慧仪反转身,为她按背部,Simon强而有力的手,好像知道人体所有穴位,每个部位都给他按得很舒服,Simon用手指在慧仪腰间两则轻轻地扫着,慧仪忍不住细声的呻吟了……
  Simon的手从上面一直按到屁股处,手指在屁股中间的位置推着,有时还会用手指碰到肛门处,当Simon的手按到慧仪的肛门时,慧仪又忍不住声的叫了“噢!……啊!……”慧仪感觉下面的水越流越多,好像小裤子都湿了,真不好意思,但又很舒服,不想他停手,此时Simon把电流集中在两腿间,使慧仪的下体加快抽动着,慧仪的叫声亦都随着下体的动作加快地呻吟着“啊……啊……唔……”Simon问慧仪舒服吗?慧仪只是点头,口中还是呻吟着。
  Simon拿起一樽透明液体,叫慧仪再反转身,因为要倒润滑液,所以胸部是要赤裸,心想平时去按摩院都是赤裸的,但平时是女生,今次是男生,慧仪不敢张开眼睛,只是跟他意思做,Simon把润滑液倒在慧仪的身上,把慧仪身上的仪器除了,全面用手按摩,Simon说着“我们的VIP是做全身按摩的,你不用怕,只要合埋眼去享受下啦,润滑液不是一般的,是含有催情成份的,Simon把润滑液倒在慧仪的乳房上,然后用手轻轻的搓柔着,慧仪自己都不知为什么会给他按着乳房,只知不想他停手……
  Simon的手在慧仪的乳房上转圈磨着,有时还会用手指夹一夹乳头,慧仪感到乳房开始发热,乳头都伸直了,心跳得很快,连自己的呼吸都变快了……
  Simon再将手按到慧仪的小腹上,虽然在外面按着,但慧仪感到自己的子宫被按着似的,下体里像有一阵电流直达头顶,胸部都不奇然微微升起“啊!”
  Simon再将润滑液涂在慧仪的阴户上,用手指公按摩着慧仪的阴核,食指撩动阴道口,还慢慢将手指伸入阴道里,慧仪心里是不想他这样做,但下体传来的热力,令到慧仪有种很想要的感觉,快感使慧仪的腰不停地扭动,双手捉住Simon的手,想推开但又无力气,此时Simon的手指快速地在阴道里撩着,慧仪像是很痛苦的表情,但她的叫声使人明白她现在很爽,Simon的手不停地撩,慧仪开始觉得有种想小便的感觉,口中大声的呻吟着“啊!!!……啊!!!”
  慧仪终于忍不住要喷了,一条水柱直喷出来,而慧仪好像有了高潮似的叫着,身体震抖着。虽然有了高潮,但是乳房和下体都在发热,慧仪难忍那热力,越来越想要一支肉棒来填实下体的空虚,慧仪的手不自觉地摸着Simon的裤浪中间,Simon心想你这个淫娃,我要好好的对付你……

  (11)
  慧仪用手上下推着Simon的小蛇,希望他的小蛇可以尽快变大,但总是推磨捏都不变大,Simon问:“慧仪小姐,你是否要我们另外特别的服务呀?
  我们可以提供客人做阴道按摩的,但一般要客人要求才会做的。“慧仪喘着气双腿用力夹实地说”我下面好痒……啊……我……我要……啊……快给……我……啦……啊!……“
  慧仪尽量用自己的大腿互相磨着,希望可以减轻下体里的痕痒,爱液不断流出来,阴部入口已经张开了,凸出的阴核令到慧仪更加敏感,Simon叫慧仪用口把那小蛇变大吧,他把裤脱下来,一条未变大但都有4寸长的小蛇向着慧仪的咀放入去,并叫慧仪用舌头把它撩起,慧仪现在已不顾一切,右手已经拿着那肉棒放入口中,她用力地吸啜,希望它会快点变大,用舌头在龟头又舔又挑又磨,慧仪感到肉棒开始有变化了,心里开心之余,眼见肉棒不断变大,差不多有六寸了,应该够了吧,慧仪右手搓柔着龟头,舌头在茎部来回的舔,好像食雪条一样,慧仪手中的肉棒还不断在伸长,天啊!已有七寸了,直径都有两寸,看它还未想停止,慧仪从来都未见过这样大的肉棒,Simon叫慧仪将整支吞入去吧,慧仪又不是特技人,怎可以将七寸长的巨物吞入口中,慧仪将量吞,入了四寸半,已顶住了喉咙了,慧仪继续用舌头托住支肉棒,她感到有些咸咸的味道,是龟头的分泌液吧,慧仪好像很喜欢那味道,不停地舔啜,此时Si mon了一个震荡器出来,像是按摩用那种,一支长手柄,前面一个飞碟型,说这是用来段练阴核的,Simon把它放在慧仪的阴核上,开动了电制,强劲的震动使慧仪忍不住将头向后伸,口中大声的叫“啊!……呀!……呀!……”
  双手用力抓住按摩床两边,那震动一直震到子宫处,令到慧仪整个阴道在抽缩,Simon说这个过程要做15分钟的,慧仪那忍得到15分钟,只需两分钟,慧仪已经到了高潮,Simon再将慧仪的口移回自己的肉棒上,慧仪喘着大气继续去含,还加快速度,右手都握住肉棒快速地上下抽动,口中还不断地呻吟着,因为那按摩棒还在慧仪的阴户上,又一个高潮了,慧仪又再离开那肉棒,将人拉紧地叫着!来回四次高潮,Simon终于都忍不住了,把热热浓浓白色的精液填满了慧仪的口腔,慧仪还不及离开,已经将全部精液吞了下去,Sim on的肉棒真励害,射完还是坚硬的,他把慧仪后床尾拉下,然后用推车式抱住慧仪的两只腿,将肉棒插入慧仪的阴道里,刚插入时都比较难入,慢慢阴道开始适应这个粗度,加上大量爱液,肉棒一插就到了子宫处,慧仪的阴道得到填实后,又有另一种快感冲到头上,她又开始呻吟着,Simon二话不说便用最快速度去抽插慧仪,慧仪简直像疯了,双眼紧闭,口反而是打开大声的叫“啊!!!……爽……爽……啊!!”
  快速的抽插使慧仪得到连续的性高潮,Simon还在抽插,房门突然打开了,是静雯进来了,静雯走到慧仪旁边看着慧仪样子多么的爽,自己都想要Si mon的肉棒,静雯手拿着一支针,把药液注打入慧仪的乳房上,慧仪感到脑子好像不见了,什么都想不到了,脑海一片迷糊,感觉只净得下体的快感,迷糊中看见一个人影,好像是认识的……
  晚上了,静雯在家中做好了晚餐等待老公(国荣)回来,静雯身上穿了一件吊带背心,一条热裤,内里是真空的,可以清楚看见胸前凸出的两点,国荣是国家保安部司长,国家电脑保安是由他去监管的。
  国荣回到家,不知到静雯已在家中,听见一句“老公你回来啦?”国荣听见静雯的声音,心里很开心,因为已很多天无见面了,一股无明火从下体处涌出来,静雯冲出来抱住国荣,两个弹手的乳房压在国荣的恤衫上,即刻来一个湿吻,两条舌头互相缠绵着,国荣吸着静雯的香舌,国荣像开了电制一样,一触即发,他用力抱住静雯,一边吻着,一边已急不及待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国荣觉得今晚的静雯特别性感,乳房好像大了啊!静雯说不要这么性急吧,等我先服侍你啦,静雯把国荣的裤扣打开,脱下他的裤,静雯的右手在国荣的三角裤上抚摸着,看见裤内的东西开始凸起,顶起了三角裤,静雯用舌头在裤的凸起点舔了几下,再用咀唇吸一吸那个位置,国荣已很急了,把三角裤都脱了,静雯开心的看着国荣的肉棒,他们饭都不吃,就在餐台边口交起来,静雯的口技本来都不差,经过改造后更是进步不少,静雯很专心的吸啜着肉棒,还时不时用挑引的眼神看一看国荣,静雯含住肉棒,舌头在里面打转,一时又用牙齿轻咬龟头,一时又用力吸啜,国荣都忍不住要呻吟,静雯叫他不要死忍啊,忍不到时就射出来吧,过了五分钟,国荣终于忍不住了,他双手按着静雯的头,一注白色的精液射在静雯的口腔里,静雯将全部精液都吞下去,还用舌头把国荣的龟头舔干净,国荣还未知道现在这个人已不是以前的静雯,在未有防备下,国荣的静雯一起食晚餐,但身为司长的国荣感觉到今晚的静雯好像很不同,心想可能无见个多星期,心里禁不住欲火吧,自己还不是一看见静雯就按耐不住,可能屋内只得他们两人,所以国荣都只穿一条三角裤,而静雯在用餐过程里,一只腿都一直在国荣的挎下,静雯的腿趾无停过在国荣的内裤上按着,眼睛也离不开国荣,那微微细眼,极度挑引的看住国荣,静雯说:“一会儿我们玩一些新玩法好吗?”国荣当然无问题啦,以前想玩激些都不敢开口,难得今次静雯先开口,他们食完晚餐后,静雯叫国荣在睡房等她。
  国荣已急不及待在那6×6尺的大床上等着,过了两分钟,静雯出来了,一身黑色光皮胸围及光皮内裤出现在国荣眼前,国荣感到很新鲜,心里兴奋无比,静雯手中拿着手扣和皮鞭子站在床前,舌头舔着自己的咀唇,左手摸着自己的阴户,口中还有一丝丝呻吟声,静雯说:“老公,我今晚要吸尽你的精力,你准备好未……”国荣未想及她是说真的,回应着“放马来吧,我有很多储备!”静雯先把国荣的手脚扣在床架上,然后跨在国荣的身上,坐着国荣的肉棒,国荣兴奋非常,阳具一早已经硬到不得了,静雯从国荣的耳朵开始挑逗,舌头钻入耳朵,舌头舔着朵珠,国荣感到今晚的静雯很香……吸入那种香气可以使人进入忘我境界,阳具长时间坚硬不倒,就算精尽都一样坚硬。静雯此时舔到国荣的小乳头上,舌头的力度刚刚好令国荣感到非常的麻痒,静雯一直舔下去,舔至国荣的肉棒上,然后她从床头柜里拿了一樽油性物体出来,静雯将那油涂在国荣的龟头上,然后继续舔到袋袋处,她用口含住一粒,舌头在里面撩拨,此时国荣感到阳具开始发热,而且越来越硬,好希望可以射一次舒援一下,他感到好像不行了,阳具硬到想爆一样,他开始有点怕,问她刚才涂的是什么,静雯回应“你爽吗?哈……哈!”
  国荣开始怀疑静雯,问她“你是谁?你不是静雯!”国荣想反抗,但手脚都被扣起了,动弹不得!
  静雯说:“我都说过今晚要吸尽你!刚才涂在上面的是我们组织用来对付男性的”刚霸“,给涂上后,你只会充血不断加硬而不射,时间长了你就会充血过多爆血管而死!除非有解药……”国荣问她“你是什么人?来这里为了什么?”
  “我是你太太啊,难道你不认得我吗?哈哈!我要国家保安电脑的密码,你给了我,我会为你舒缓下面的,你现在只有两个小时,看你现在这么辛苦的样子,我都不舍得啊……哈哈!”国荣真的感到很难受,下体的痕痒,令到自己呼吸不断加速,越是加速,下体就会越多血到……
  静雯这时还在国荣身上自摸起来,一脸姣样加上销魂的呻吟声,看得国荣更加辛苦,静雯说:“好吧,你不说,我来啦……”然后将肉棒插入自己的阴道里,阴道一经异物插入,就会开始自动收缩,阴道壁把国荣的肉棒夹紧不放,阴道内的肌肉不断的按摩着国荣的肉棒,国荣感到异常兴奋,肉棒被强力的夹紧,吸啜,搓柔,那种知味令到国荣很快就有想射的冲动,静雯问他“爽吗?老公……啊!……呀……”
  静雯的腰不断的摇摆着,屁股不断的打转,国荣很想射,但偏偏又射不到出来,但肉体上的兴奋又令到血液自动的充到去海绵体上……
  静雯都受不了得到高潮,那高潮带来阴道的收缩,把国荣的阳具夹得更紧,阴道里的每一下收缩,都令到国荣死去活来,他终于受不住了把密码说出来“好!
  我说吧!密码是HJDR17564JQ……我好辛苦啊!快给我解药!“

  (12)
  静雯按了一下个感应器后,另一个少女走进这间房,是祖儿,身上穿了全套红色的胶皮衣,只露出了乳房,眼睛,咀巴,下体的位置是开了一个大洞,上面穿了胶皮内裤,连头都是载上红色胶皮头罩,在灯光的反射下,她一身充满光泽,屁股的线条更是美得不可再美,静雯叫祖儿“做你爱做的事吧……”,自己就穿回衣服回总部对密码,静雯说:“如果密码正确,我会给你解药的。”临走时还给国荣一个Goodbyekiss
  接下来是祖儿用什么方法对待国荣了,国荣说:“你是谁,不要过来!”祖儿不作声爬上国荣身上,她将下面的皮内裤脱下,还将内裤套在国荣的头上,私处位置对着国荣的鼻,国荣吸着祖儿内裤的气味,一股迷人的气味,吸入鼻孔内,使国荣情欲更加高涨,祖儿用乳方压在国荣的面上,还用乳房左右拨来拨去,然后又将乳房压在国荣的胸上,来回作按摩,天啊!看国荣已经这样辛苦,还要给他做人体按摩,国荣发出不知是痛苦或是兴奋的呻吟“啊!……啊!……”祖儿将乳房一直扫下去,去到肉棒处,她把肉棒放到两个乳房中间,双手将乳房济压着肉棒,上下的济压,肉棒受到另一种软绵绵的磨擦,国荣又一次死去活来,组织内每个女奴隶的性技都是非常高超,就算死蛇都会充血勃起,更何况是普通人。
  祖儿的口更将乳房中间的肉棒头含住,用舌头在那头上打转,一般人去到这个程序必定忍不住要射精,今天的国荣是想射又射不出来,祖儿拿了一个红色透明的吸啜器出来,她将国荣的阳具插入胶洞内,柔软的胶再加上洞内的凹凸环纹,带给国荣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祖儿用手拿着吸啜器用力加压,一种想爆的感觉即时去到国荣的大脑,好像一股很强的吸力,想把阳具内的东西都乍出来似的,国荣又再呻吟了“啊!……啊!……”祖儿问他“舒服吗?”祖儿开始拿着吸啜器套弄着阳具,上下上下的,阳具在洞内滑上滑落,真的很舒服啊!吸啜器的尽头是阳具凸出来的头部,祖儿一边套弄着一边用舌头去舔着头部份,国荣受不了这双重刺激下得到了高潮,红红的龟头涨得好可怜啊,祖儿现在反方向阴部对住国荣,乳房在肉棒上推上推下,看见国荣的肉棒已满布青根,肉棒的粗度已超过他平时最粗时,祖儿一口把粗大的肉棒含入口中,开始用口去抽送,咀唇用力加压去磨着棒身,快感不断的送到大脑处,国荣受不住又有了高潮,肉棒在祖儿口中弹跳着,屁股都不自律地震抖着,但是精液始终射不出来,祖儿的爱液不断的流出来,把国荣的面都弄湿了,国荣此时只懂呼吸,心跳,快感……祖儿说:“挡不住的快感吧……哈哈!”
  祖儿把国荣屁股尽量打开,先用湿滑的舌头舔着屁眼,她看见被舔的屁眼自己在收缩着,祖儿很高兴地把舌头钻入屁眼处,国荣即时有种屎急的感觉,但又觉得很舒服,很难顶……祖儿在床的旁边拿了一支串珠出来,是上次祖儿用过的那支,她把串珠一粒粒的插入国荣的屁眼里,国荣高声的叫了“啊!啊!……”
  之后她好像上次那样按动底部的珠,在国荣体内的珠不断的变大变细,每一下的快感都直冲到脑顶上,他又一次高潮了,肉棒又再弹下弹下的,龟头的皮肤都已经给澎涨得非常光滑的,得了几次高潮的国荣,感到手脚都开始软弱无力,祖儿又拿了另一个电棒出来,电棒的头部是一个好像平时切piazza的转刀,但刀的部份改成了多支针,祖儿把电棒放在国荣的肉棒上滚动着,那尖尖的针刺着肉棒,还有电流通过他的肉棒,电棒每到的位置,都使国荣的阳具跳动起来,国荣痛苦的呻吟着“不要啊!快停手!我受不了啊!……啊!!……”
  祖儿问:“好玩吗?哈!”祖儿现时坐在国荣的面上,阴唇对住国荣的咀,爱液一直流到口中,国荣也忍不住这诱惑,伸出舌头去舔,他把爱液都吸下去,还用舌头去撩拨祖儿的阴核,祖儿都兴奋地呻吟着,她不断用阴户压着国荣的面,差点使国荣呼吸不到“唔……唔……”祖儿又拿了另一个阳具震荡器出来,把它套在国荣的肉棒上,开动震动器并上下套弄着,国荣的肉棒已非常敏感,再给震动,国荣的屁股都一起在震,口中唔唔声,已不知是不是高潮了,国荣只知自己的肉棒一阵又一阵的抽畜麻痹,祖儿都给国荣舔到高潮泆起,祖儿再穿上了另一条皮裤,裤前装有一条7寸长黑色的胶阳具,看来祖儿想强奸国荣了,她将国荣屁股抬上分开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在胶棒上涂上特制的爱液,此爱液会使人有麻痒的感觉,还会使肌肉自动放松及收缩,她开始将胶棒对着国荣的屁眼,全力推进去,国荣在不可拒绝下,承受了屁股内的充实感,祖儿开始抽送着,看见国荣脸上的表情,就知他非常的痛苦,但奇怪地过了两分钟,国荣开始由痛苦变成享受,口中啍着快感的呻吟,是那爱液的功效把国荣从痛苦中释放出来吧,抽插了十多分钟,祖儿按动胶棒的蛋蛋,一股暖暖的爱液射入直肠内,国荣感到屁股内的肌肉在自动抽畜,快感使国荣双眼反白了……祖儿始时将国荣的手扣放开,心想放了你都走不远……
  祖儿抓在床上,示意国荣从后面插入来,国荣都忍了很久,终于可以做主动,起身双手抱住祖儿的腰,粗大的肉棒一下就插入祖儿的阴道,他用最快的速度抽插,希望可以把精液射出来,祖儿也给插到双眼反白,腰部廷起,只用手擘支持着身体,祖儿说:“再快D!大力D!再插深D……好舒服啊!……啊!……噢!……好爽呀!……”高潮不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只净下10分钟时间,两人淫荡的做着,叫着!看来女特务很董得怎去对付人啊!
  电话响起,静雯说:“已得到了所有资料,所有特务都在我们掌握之中了,你给他解药后,把他吸干!明白吗?”
  祖儿说:“我明白怎做啦”
  之后祖儿将另一支药液涂在国荣的龟头上,国荣感到下体像开了锁一样,精液从蓬中流出来,他开心之余,祖儿又爬上他身上,坐上他的肉棒,国荣忍了这么久,很想痛痛快快的做一场……国荣抱着红色胶皮衣的女人用劲的抽插着,情欲已经盖过理志了,终于下体一股电流直达四支及脑袋,一股热热浓浓的精液大力的喷射出来,国荣终于舒服地睡在床上……
  祖儿说:“这么快无啦,我还未够啊!”“今晚将会是你难忘的一晚……”说完后屁股又开始在肉棒上打圈加压……

  (13)
  国荣虽然已经很疲倦,手脚都无晒力,但给一个这么诱人的女人骑着,一副不可再淫的样貌,生理上的反应就是自动充血,意志怎坚定都敌不过祖儿阴道里的吸啜,收缩及扭动,国荣从来未试过这么强大吸力的下体,亦未试过与这么诱人的女人交合过,快感不绝的送到全身,国荣想反抗,但四支无力,又被祖儿用手脚好像蜘蛛般包着自己,使他有心无力……国荣开始感到高潮给他带来升天的感觉外,还将他的思想都带上天上,下身已不能受控,屁股抽畜的次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精液已不能再射了,祖儿看见国荣要虚脱了,便用最后一道气用力一夹,国荣下体即时一道紧余的精气都被吸尽了,下体开始枯干,收缩……
  翌日早上,一大班FBI到国荣家里验尸,死因是过度虚脱致死,现场里找不到精液,只在国荣的肉棒上找到女性的爱液分泌,探长浩然觉得很奇,怎么死者是精尽人亡,但又找不到精液,到底精液去了那里呢?他们收取爱液样本回去做化验。另外在床边台上找到一封信,信里写着:静雯已在我们手里,如果不想她有事,三天后找人把二千万带存我们户口里!
  国荣已死,他们也不想静雯有事……
  两天后,化验报告指出爱液里含有可以使肌肉抽畜的成份,浩然初步分析是死者和一个阴道可以抽畜的女人做爱后,肌肉抽畜以至不断射精而死的,他们开始相信与反毒集团有关,并相信他们用女性作为武器。
  国家收到这个消息后,即时叫浩然找几个合适的特务去处理这件案,还说一定要尽快查出什么人做的。浩然先后在电脑上找了三个特务肖娇娃,因为他相信,如果是男性做这任务,一定会相同的死法,所以他这次要用女性来对付女性……
  但他这样做就中正阿以达组织的阴谋,他们正想多些女特务的爱液制毒……
  这个下午,三位肖娇娃到了浩然办公室,她们分别是诗曼,秀媚,丽缇,三位表面姿式真的不错,如果未尝与三位交过手,无人会知她们的功夫底子。
  浩然说:“今次是一次很危险的行动,如果失败,你们可能再回不来了!知道吗?”
  诗曼问:“这次任务是什么?”
  浩然说:“我们需要你们三个潜入阿以达组织,先救出静雯,然后粉粹阿以达的阴谋。”
  秀媚说:“这是我们的专长,放心吧!”
  浩然说:“这是一位同事国荣给阴道杀死的资料……”
  她们听到后觉得很奇,一个人怎会给阴道杀死呢??
  浩然说:“我这里有一樽液体,是在国荣下体上找到的,它能改变你的肌肉组织神经,假如这液体有你的阴道内,它就可以随意的控制你的肌肉活动,使阴茎受到强列的刺激而不断射精……但奇怪地找不到精液,所以我希望你们其中一位做一个测试,我已研制了解药,所以你可以不用怕。”
  丽缇说:“这真是奇啊,但要我们做测试……”
  浩然说:“今次测试可以令你们先了解这东西,免得在行动中出事”
  诗曼说:“由我来试吧!”
  浩然说:“好吧,你先将液体放入你的阴道里,如有什么不对劲,我会立即给你解药的。”
  之后,诗曼开始将20cc液体灌进自己的阴道里,只过了两分钟,诗曼开始有感觉了……
  诗曼说:“我觉得阴道里开始发热,有少少麻痒的感觉……像一般春药,我应该可以应付的……”
  再过一分钟,诗曼的手不自觉地伸到自己的下体处,心跳开始加速诗曼说:“我觉得阴道里开始抽畜,像在找什么似的……而且我感到下体里不断在分泌。
  我的内裤都湿了啊……(有点难为情的样子)……感觉开始有点怪……啊!“
  诗曼的双手已经不停在下体处抚摸起来,口中禁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这个比一般春药强得多,啊……真的……很……难……受……噢!……很想要……啊!……给我……肉……棒……”诗曼在沙发上扭动着腰部及下体,爱液已经从内裤里流到沙发上了。
  浩然说:“用这一支成人用品,放入去测试吧。”
  浩然正想把胶棒放入诗曼的下体时,诗曼已经全身抽了一抽,泄了!丽缇说诗曼已经到了高潮,由开始到高潮还不到五分钟,这东西真励害!(秀媚及丽缇心想这东西虽然励害,但看见诗曼这个反应,心里真的有想试下的冲动,而且她们都感到自己不禁地有点湿了……)
  浩然现在把胶棒插入诗曼的阴道里,充实的感觉使诗曼又再呻吟了,阴道里立即收缩,扭动着,浩然看见胶棒在诗曼的下体处摆来摆去,过了两分钟,他把胶抽出来,诗曼又再到了一次高潮了……看见胶棒棒身已经和之前的形状不同了,可想而知阴道里的力量真不可小看……
  浩然把解药放入诗曼的阴道里,已经满头大汗的诗曼开始舒援下来,阴道里的抽畜开始停下了,诗曼在喘着大气说:“我真差劲……还在大家面前泄了!呼!”
  秀媚好奇的问:“刚才的感觉和男人做时,那个强列些呢?”
  诗曼说:“我从未试过在这么短时间内得到两次高潮,而且亦从未试过有这么湿过……”
  浩然说:“相信你们都知道这东西的励害了,如果你们不幸地有刚才的感觉时,就用这解药吧!”
  秀媚及丽缇一副肖皮地说:“我们还未试过啊,嘻嘻!”
  浩然说:“要试一阵你们自己试吧,我们已经收到程报,在市区中的一间医院内是他们的大本营,我要你们装成一般少女,到目标位置查探,希望可以潜入他们的大本营救回静雯!”
  三位娇娃分别由三路进攻,诗曼首先假份病人,潜入医院内,秀媚由天台进入,丽缇则由水渠进入医院地牢的杂物房,她们各自带备先进仪器,自动手枪,定位坐标,感热探测透视镜。
  另一方面,静雯已在等待这三位娇娃光临,一切行动都在静雯掌握之中……
  诗曼正在医院大堂等着,她四处观察,觉得全部医生及护士的眼神都很怪,而且病人多数是女性,忽然广播器叫起自己的名字“徐诗曼六号房!”
  在进入医生房时,诗曼开动了透视镜,看见里面只有一个男医生,没有什么动静,便打开门入去了。
  医生问诗曼“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呀?”
  诗曼说:“只是有点头痛……”
  医生说:“先饮下这杯药先,一阵再同你做验查。”
  诗曼当然不会饮啦,她假装饮下,其实待医生不发现时将之倒了。
  然后医生开始帮她听心跳,手拿起听筒穿过衣服放到诗曼的胸上,那时医生已经知道她无饮到那药水,因为心跳正常……医生再叫诗曼脱鞋后,卧在床上。
  诗曼跟着照做,医生说:“不要紧张,放松点,睡平……”医生用电筒照诗曼的眼睛,再用听筒放在诗曼的乳房上,手指一按下小按杻,诗曼全身触电一震,本能想拔枪反抗,但因为被震了一下,反应慢了一点,就是因为慢了一点,医生在床下面按了另一个制,床上突然有四个钢扣把诗曼的手脚扣起,然后医生翻开诗曼的短褶裙,取走大腿处的手枪。医生说:“欢迎来到阿以达组织!”然后医生用一支喷雾在诗曼的面上一喷,诗曼眼前一黑便晕倒了……

  (14)
  另一方面,秀媚在天台上小心奕奕走到入口处,竟然天台都装有密码锁,秀媚拿出一张电磁卡插在密码锁,然后在手表上按了几个制,门“卡”一声开了,通过一条楼梯,秀媚看见墙上装有监视器,秀媚再拿出一支原子笔,扭了一下,原子笔发出电磁场干扰监视器,秀媚一下子就穿过楼梯到达顶层走廊处,秀媚先用透视镜观察四周,看见有几个人影走过来,还推着一张病床,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当他们经过那通往天台的门时,秀媚看见床上躺着的人就是静雯……
  他们在走廊尽头处转了右边的一间房内,秀媚小心地跟前去到那房门前,正当秀媚想通知诗曼及丽缇时,在定位器上看见诗曼都在这房内……诗曼通知丽缇找到静雯了“丽缇,我已找到静雯了,在顶层,你那边情况如何……”
  丽缇“我都看见定位器,你和诗曼现在很近。我很快会到!”
  秀媚“诗曼……你是否都在这房内?”
  诗曼回答“是!我都找到静雯,等他们走了后,你进来吧!”诗曼不是已晕倒了吗?怎会回答秀媚呢?原来是静雯用变声器,静雯拿了诗曼的定位器知道秀媚的位置,所以就将计就计引她跌落这陷阱,有了定位器,静雯亦知道丽缇的一举一动……
  房内几个穿着白衣的医生护士离开了这房后,秀媚小心地入了这房间,看见静雯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布,秀媚走过去摇着静雯“静雯!快醒吧!”
  静雯微微张开眼睛伸出右手,想开口但说不出话的样子,秀媚将静雯扶起,静雯双手撘在秀媚的颈上,正当秀媚想找诗曼帮手的同时,突然觉得颈上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麻痹的感觉由颈上快速传到全身,眼前影像由清楚变成模糊,秀媚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模糊中看见静雯自己站了起来,还把秀媚身上的装备拿走,然后就是眼前一黑就失去知觉了……
  然后房门打开,几个白衣人将秀媚放在病床上推走了……
  现在只净下丽缇一人未到手……静雯在定位器上看见丽缇正在地牢底层,那里是型室的地方,亦是被调教的密室,静雯便易容变成诗曼的样子。静雯去到地牢和丽缇会合,说:“秀媚已救了静雯,你跟我来,我知他们的大本营在那里,一阵秀媚都会和我们会合的。”她们拿出装有灭声器的手枪,小心地走到一个房间前,静雯小心地打开房门,两人一个跟斗就入了去,里面墙身都是用钢做的,中间有个好像是控制中心般,有个半圆型钢球体。
  静雯说:“这里是他们的中央资料库,只要我们把资料拿到手便可知道他们的一切了!”她们打了一个眼式后,丽缇拿出一个红外线探测器,在眼镜内看到全部的红外射线,她小心地穿过这些红外线,走到那球体前,球上有几个制及一个放光碟的位置,丽缇按下制后,光碟由顶部退出来,丽缇把光碟拿走,突然房门自动锁上,一道钢闸把静雯及丽缇分开了,不幸地丽缇被关在里面……
  丽缇走到钢闸处,发现闸上已通上了电流,于是丽缇向钢闸开枪,但子弹跟本无用……丽缇大声叫诗曼,但一点回应都无,突然房内天花放出气体,丽缇不知不觉间吸入了气体,正当她在想办法出去时,突然感到全身在发热,下体不觉间流着分泌,当时丽缇已知道自己中了这药,她尽快将解药服下,但热力没有减退,反而快速变成一种极度虽要的感觉……原来国荣肉棒上的爱液是静雯专登留下的,一切报局都在静雯控制下。
  丽缇开始受不了热力,自己把衣服脱下,只净下胸围及比坚尼内裤,丽缇伸手到内裤上,已经湿了一大片,阴道开始抽畜着……丽缇口中说着“点解!点解会这样……”手已伸到内裤内,用手指搓柔着阴核,丽缇突然感到阴道在抽动,比之前所试的还要强列,右手的手指已经插入了阴道里面,左手用力在搓柔一双坚挺的乳房,口中发出极淫荡的呻吟声“噢!……啊……啊……”一个正气的特务,不用三分钟就变成一个淫娃,丽缇在地上扭动腰支及双腿,丽缇现在好想有条肉棒插入来,这感觉真的很难受,突然控制台顶部升起一支九寸长的粗大像真肉棒,难耐的丽缇爬上控制台,将阴道对着肉棒坐落去,一阵舒畅快感直达全身,丽缇不停骑着肉棒,一下子高潮爆发出来,这个高潮来得很强,丽缇一连得到三个高潮,然后在阴道里的肉棒发出一阵强列电流,“啊!!!……”丽缇全身一震便倒在地上……
  另一边,诗曼在医生房失去知觉后,两个白衣人把她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把她放到病床上,一双丰满的乳房在空气中起伏着,白衣人再将一条涂有虫钻的震动胶棒皮裤穿在诗曼下体上,一旦穿上皮裤,胶棒便会开始第一级的震动,微微的震动使诗曼在迷糊中轻轻的哼着呻吟声,在途中,诗曼开始有少少知觉了,她感到自己躺在床上正被带往不知什么地方,好像被人推去手术室一样,双眼被蒙上眼罩什么都看不见,有了知觉的诗曼使下体的感觉变强,开始感觉到之前在浩然办公室的经历,阴道里开始发热,并且开始抽畜着,她立即将预先放在口里的解药吞下,阴道停止抽畜了,诗曼感到手开始可以发力了,她一手翻开被子,脱掉眼罩,跳下床想逃跑,虽然身上没有衣服,但现在可不顾一切了,诗曼走不到五米远,白衣人手上按下控制器二字……皮裤的震棒开始二级震动,一阵酸软从下体传来,诗曼还继续跑,白衣人按下三字,诗曼立时双脚发软,倒在地上,诗曼想脱下皮裤,但因为有密码锁扣着腰间,无办法之下继续发力想逃跑,白衣人再按下五字,诗曼立时大叫一声“噢!……”眉头一锁,然后倒在地上扭来扭去,一只手按着自己的阴部,一只手向着白衣人求侥,双腿不断互相么擦,阴道里连续的快感一直涌到全身,口中已忍不住呻吟起来“啊!……嗯!……噢……快……停……啊!……”
  白衣人将扭作一团的诗曼抬上病床上继续推去地牢的三号调教室,途中诗曼受着这五级震动,不到高潮的快感使她死去活来,阴道内的爱液一一被胶棒吸着。
  秀媚晕倒后亦被脱去衣服,那飞弹般的乳房,就算秀媚躺在床上也是高高耸起,下面的毛发很整齐的,应该是平时也会去修剪,两条大腿上缚有两支半自动手枪。白衣人将一套特制的皮衣穿在秀媚身上,从上面起是一条皮颈圈,在圈后是一条皮带贴着尾龙骨连着胸围及皮内裤,胸围是一条一寸阔的皮带,横挎在乳房上,经过乳头位置是一个小圈,套在乳头上,乳头由那圈中凸出来,而小圈就贴在乳晕上,然后下面一条T字型的皮带缚在腰间,下面一条皮带经过下体连到背后的皮带上,下体的皮带位置装有一个三寸长的海绵体,软软的付在阴唇上,吸揉着阴核,这也是他们研究用来防止逃跑用的控制内衣。
  穿上特制衣后,白衣人将秀媚弄醒,他们在秀媚的颈上再刺一针,秀媚开始有知觉张开眼睛,顿觉身上一凉,原来自己已差不多全裸,但奇怪地身上多了一套古怪的装束,她张望四周,只见到两个白衣面具人,第一反应是挥拳打向那两白衣人,正当她一挥拳,拉动身上的皮带,乳头即被那圈拉紧,一股刺痛由乳头处传到乳房,以及颈上的皮圈亦被拉紧,使呼吸都有困难,秀媚痛苦的叫了一声,一只手按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模着颈上的皮圈,辛苦地喘着气,白衣人初初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之后其中一个白衣人拿出一个控制器,在上面按下一个制,乳头上的圈发出强列电流,电到秀媚的乳头都不禁勃起,全身一麻又再躺在床上,电流停了,白衣人问秀媚“想走便走吧?”秀媚心想双手不能大动作,就用双脚吧,她慢慢下床,然后挥腿劲踼,白衣人不为意她会用脚,秀媚一脚把其中一个踼倒,将他手上的控制器踼走,再一转身连环踼腿,把另外一个都踼晕了,果然好功夫,秀媚想把身上的装束脱下,但无密码跟本能不把它脱下,秀媚暂时不理身上的衣,她把白衣人的外套穿在自己身上,然后打开房门,看见走廊上无其他人,她就急脚的走到后楼梯……
  另一方面,调教师正在监视器上看着秀媚的一举一动,秀媚走到天台上,她打开了天台的门,当她踏出第一步,特制衣再度发出电流,而且下体上的海绵体更开始伸入阴道里变硬,原来这衣一离开控制范围后便会自动发出使逃跑者不能再走的程式,秀媚感到下体里的东西不断的变粗,还不断在阴道里伸缩着,秀媚被那东西抽插到不能再走动跪在地上,一种被填满的感觉从阴道里传到大脑去,她都不知是什么感觉了,只觉得抽插时很舒服,涨大时很痛苦,眼泪禁不住涌出来,双手按在地上,双脚已无力再站起来,然后天台门打开了,两个白衣人把她扶起问她“这感觉如何?待一会的感觉更棒啊!……”
  白衣人:“把她送到地牢的三号调教室!”

  (15)
  走进三号调教室内,房内有六七个白衣人,诗曼及丽缇一早已被锁在一个仪器上,身上一丝不挂,手脚分开被扣着,眼睛被眼罩蒙上,两个乳房被两个像扩胸用的吸盘吸着,吸盘内还有个震荡器震着乳头,吸盘顶部有条喉管连在仪器上,真空的吸盘将乳房都吸到变了形,下体已被插入一条粗大的蛇,看见蛇身内像运送着东西出来,那条蛇身上有着滑滑的鏻,湿湿的,还活跃地摆来摆去,有时蛇头会伸出出再插入去,看见蛇头的样子就像一个肥大的龟头,两人不断的大声呻吟着,,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到死的样子,她们还不时叫着“停啊!……我快……受不了啊!……噢!……呀!……”她们的表情令秀媚知道自己将会和她们一样……
  秀媚被带到那仪器上,他们先让秀媚坐在一条两尺直径的钢圆柱茎上,前面的平面是一些电子按杻,柱身上有两个洞,秀媚就是坐在这洞上,然后双手被分开缚在椅背上,像一个Y字,然后双脚在钢柱下被扣在一起,形成好像用脚去夹实这条钢柱,之后他们把秀媚身上的特制衣脱掉后,一个女人走过来,是白合,白合手拿着一支针及一樽药液,秀媚看见白合开始用针筒吸着药液,心里感到非常不安,一种莫名的恐俱感涌上来……一个白衣人走过来,把眼罩带在秀媚的眼上,蒙上眼后的秀媚现在更加害怕,心跳得很快,心想着如何才可以离开这里。
  同时,秀媚感到口部被塞进东西,感觉上是男性的肉棒,肉棒是付在一个皮带上,他们把皮带的扣扣在后脑,然后感到口里的肉棒开始变大,是白合在口罩外充气,肥大的肉棒顶着秀媚的口腔,使她不能用口来呼吸……秀媚突然感到乳头上被刺了一针,痛楚使秀媚大叫“唔!……”白合说:“这是”淫荡升天“可以令你更快进入状态,只要你乖乖的坐在这里,一阵你会快乐到不得了的!”秀媚开始感到一阵酸麻由乳房扩散开去,那种感觉使秀媚不禁地扭动着腰支,麻痒一直去到下体处,阴道里的热力使秀媚很想解放自己,秀媚开始喘着气,双腿用力夹紧钢柱,口中已忍不住呻吟着……“嗯……唔……”
  白合用手抚摸一下秀媚的巨乳,秀媚像触电般去逃避白合的手,身体上任何位置突然变得非常敏感,碰一碰都快受不了,快感一直传去到阴道里,秀媚感到下面的阴核非常凸出,已碰到冰冷的钢柱上,白色的爱液像决堤般涌出来。白衣人在柱上按了几个制,条柱开始震动起来,震动使秀媚的身体不停地震抖,秀媚想避开这震动,但双腿反而紧紧的夹在柱上,秀媚心想不可以有高潮的,只要一到高潮,便不能再变回自我了……药力加上阴户被震着,使秀媚多次在高潮边沿,每到高潮位,秀媚就会强忍着,用气功的心呼吸来避过,震了五分钟后,钢柱停下来,秀媚像死里逃生一样喘着气……
  白合说:“你们这些特工,个个都好有忍耐力啊,看来要加些电流给你享用一下啊……”
  白合将一些胶贴贴在秀媚身上的性穴位上,秀媚感到这个女人的人体常识非常专业,身上的腋涡,乳房,乳头,腰间,耻骨,大腿内则,脚板底,手指,耳背都已给贴上胶贴,每个胶贴都有一条电线连住仪器,然后钢柱开始第二个程式,柱上的洞伸出一条滑滑的东西,是刚才看见的蛇吗……心里感到不安之时,蛇已钻入阴道里,蛇身在阴道里滑行着,然后是慢慢变粗,把阴道壁填得满满的,刚好到最令人舒服的粗度时,它就停止再变……然后开始抽动着,蛇身还会变出多种不同的纹理,使秀媚经常有不同的快感,蛇头在阴道里转动,磨着子宫头,秀媚快要适应不了这快感,一阵舒服的快感传到大脑处,又到高潮边沿了,爱液不断的流出来,全身快感就像要从下体一直向上升起,快要把灵魂都升上了,秀媚又要用气功忍着,看见秀媚头上的青根,就知到秀媚忍得很辛苦……
  白合说:“看你忍得几耐……”白衣人按了个制,电流即通过秀媚身上的穴位,秀媚全身即时拉直,多个穴位同时受到刺激下,一股电流直冲大脑神经,“依!……啊!……呀!……呀!……”下体已忍不了抽畜着泄了……泄了的秀媚在钢柱上震抖着,意志被这从未尝过的高潮攻破了……
  白合向调教师报告“现在三位俏娇娃都已经过高潮的洗礼了,身体很需要被慰藉,你不是很讨厌这些特务吗?要不要我叫几个性奴去招呼她们呢?”
  调教师走到诗曼前面用手摸着下体“好湿啊……果然好淫,绝对要好好对待她们……每人给她三个性奴吧!”
  之后白合打了一个手势,白衣人将她们由仪器上放下来,多个高潮令三人已经没有多余气力了,白衣人将她们抬到另一间型室,里面有一张擂台般大的床,旁边还放了多种性用具,九个性奴和三位俏娇娃十二个人就在这房间开始着集体性交……还记得一个性奴已经令静雯死去活来,腾云驾雾,现在三对一,不知她们会变成怎样呢!
  调教师说先来一个玩法,我想看看她们有多淫,就是叫她们其中一个锁在玻璃箱内,然后在箱内注水,另外两个娇娃要想办法令挑好的其中一个性奴射精,时间只有三十分钟,如果超过时间的话,水箱就会注满水,你们其中一个就会死,好!现在开始吧!
  诗曼说:“你们真下饯!我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调教师说:“你怎样不放过我呀?你看那边站着的人是谁吧?”
  她们看过去,看见从黑影中走出来的人竟是静雯!未有命令下,静雯只呆呆的站在一旁,身上穿上了防逃走内衣。
  调教师说:“再过一会,你们都会和她一样,听从我们的命令了!哈!”
  白合说:“秀媚最好忍耐力,就把她关在水箱内吧!”
  一个性奴就躺在大床上,诗曼和丽堤走近性奴,看见那5寸粗大的阳具还是软软的,而秀媚被关后开始注水,全身酸软的秀媚就坐在地上,水已浸到脚眼处。
  调教师说:“你们还不快点,时间过得很快啊……”
  诗曼就开始用手握着阳具套弄着,丽堤就伸出舌头在性奴乳头上舔着,时间已过了十分钟,性奴的阳具开始变硬,在诗曼的手里澎涨着,诗曼的手开始握不了整支阳具,两只手都不可以将整支肉棒包住,丽堤不断四周去舔,差不多把全身都舔过了……时间已过了十五分钟,性奴还未有想射精的冲动,情急下诗曼用口含着支肉棒“噢!……唔!……”性奴的龟头比一般人都大,诗曼要将口尽量打开才可以含住龟头,在含啜间,诗曼看见水箱的水已去到秀媚的颈上,秀媚亦都用紧余的气力站起来,水才回到腰间……
  时间过得真快,已过了二十分钟,诗曼都含了五分钟了还未射,此时诗曼亦不顾一切,一下子挎上性奴身上,用下体坐在阳具上,阳具太大了,诗曼面上露出痛苦表情,她只坐到半支肉棒已顶住了子宫,在爱液润滑下,诗曼开始慢慢地扭动着下身,希望性奴可以快点射精,但诗曼动不到两分钟,已受不了肥大的龟头刺激,快感快速的冲上大脑“啊!……我……要泄了……”丽堤说:“等我来吧,你休息一下!”时间已余下三分钟,水已升到秀媚的肩上……
  丽堤一下子坐上大肉棒上,快速摇摆下身,速度太快了,丽堤受不了一分钟就已经高潮了,但她不顾得了,继续骑着,水已去到鼻子位,看见秀媚开始要跳起来呼吸……丽堤用力收紧自己的阴道,希望可以夹到他射精……终于性奴都忍不住射出大量精液,热腾腾的精液射在丽堤的子宫处,丽堤大叫一声便倒在性奴身上抽畜着身体……

  (16)
  看见水箱里的水开始减退了,调教师说:“可以在三十分钟内令性奴射精,果然有点料子,现在换另一个人吧……把丽堤关在水箱里!”
  刚刚才到达两个强高潮的丽堤,给白衣人拖着身体往水箱用,这次由性奴做主动,秀媚躺在床上,诗曼坐在秀媚旁边,另一个性奴过来,将肥大的龟头往秀媚的嫩肉处插入去,秀媚“啊!……”了一声,承受着在强大的肉棒抽插,由于极淫升天的药力还未过,下体里极需要的感觉被填满后,令秀媚的快感一再向上升,性奴只抽插了两分钟,已令秀媚接近疯癫的摆着头发,似哭似叫的呻吟着,诗曼此时站到性奴身后,将34寸的尖乳压向性奴的背后,不断的在磨擦,还伸出小舌舐向性奴的耳朵内,诗曼现在只可以在外面刺激性奴,因为再给抽插,一定会高潮到晕倒,性奴这时将阳具变形,阴茎上突然多了几粿凸出的粒粒,位置刚好在秀媚的G点处,天阿!看见秀媚双手抓紧床单,口里说着“啊!……呀!是什……么?……啊!不……得……了……呀!……泄……泄……啦!……”
  调教师说:“你们还有十分钟啊!要快啦,不要只顾自己享受啊!”
  看见性奴的肉棒上已沾满秀媚的爱液,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性奴这时换个体位,他把秀媚屁股反过来向上,肉棒从后面抽插,秀媚知道如果再不令性奴射精,丽堤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她开始运气,把气运在单田内,开始用内劲使阴道壁一开一合的夹着,性奴的动作突然停了,好像抽不动了,进退两难,肉棒锁在阴道内被揉着,秀媚的阴道变成了鲤鱼咀似的吸啜着肉棒,秀媚的功夫果然了得,练了十几年的气功,想不到会这样用着,秀媚突然大叫一声“嗨!”性奴即时屁股打了几个震,连续射出几下精液,时间只到了二十五分钟,性奴退出肉棒,精液从秀媚的阴道口流出来滴在床单上,秀媚因为用了大量真气,所以亦都疲倦的躺在床上。
  调教师说:“原来秀媚不但功夫最好,原来还有一个名器啊!好啦,游戏玩完啦,现在开始一齐来吧!”三个娇娃在这半天内已经受了十个高潮以上,刚才对付一个性奴都要付出两个高潮的代价,三个一齐来,会否倍数的增加高潮的数目呢?白合此时帮三个无力气的娇娃打上营养针,她们只有接受白合的注射,因为身体跟本已无力低抗……注射后的身体开始变得红润,乳头变得粉红,皮肤白里透红滑不溜手……
  (以下性奴用一至九号代表,方便令大家知道那个性奴在做什么)
  一号性奴开始走到诗曼背后,双手从后将诗曼抱入怀里,诗曼亦都作出无谓的反抗,双手想将一号推开,一号强而有力的左手抱住诗曼的纤腰,右手握住诗曼的左边乳房无力搓弄,一号更伸出舌头去舐诗曼的粉颈,另外二号拿起诗曼的右腿,用舌头不断的从脚眼一直向上挑引着,双手在诗曼的腿上轻轻抚摸,诗曼的双腿只作有限度的反抗,因为身体上几个敏感部位给刺激后,全身已经非常酥软无力,口中发出不愿的呻吟声,然后三号过来了,他手上穿上电极手套,三号一开始就用手指捏那胸上粉红的葡萄,诗曼即时全身震了一震,电流由乳头散到乳房,一种像高潮一样的触电感使诗曼加大声音呻吟着,三号用另一只手放在外阴唇上,诗曼的屁股即时打了几个冷震“啊!……呀!”触电感由外阴唇迅速的传到花心处,使整条阴道都发麻,爱液不断流出,像已经准备好可以进入的样子,一号亦不时用手指挑拨着诗曼的乳头,又用手指放入诗曼的口里,一连的快感使诗曼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她拿着一号的手指不停地吸吮,像很好味道一样,二号看见她这样,便拿出大肉棒放到诗曼面前,诗曼之前已感受到大肉棒的威力,一条可以给人快乐到死的肉棒,诗曼贪心地握着放到面上,用面,咀及鼻子去感受他的热力,断而张开小咀吸啜着前端的肉,又用鼻子嗅着它的气味,舌头开始在肉上卷着,眼睛半开的看着大肉棒,三号开始伸出他的大肉棒来撩拨诗曼的外阴,湿滑的阴道使三号的肉棒很容易插入去,但三号只是在外面不停用龟头挑引着大阴核,使诗曼挺起下体,希望三号可以大力的插入下面的空洞内,电极手套不断在诗曼身上游来游去,电极的快感已使诗曼迷失自我,沉醉于三个大男人给她的快乐之中……诗曼现在已处于极度希望被插的状态,一副淫到出面的表情,加上可以令男人马上充血的呻吟声,双腿已向两边张开了,她来不及顾到乳房上的快感,身上又有电极的快感,快感连续输送到诗曼的身体里,突然下体又有涨满感,三号终于将大肉棒插入了,他只是慢慢的抽插着,慢慢的节奏跟本满足不到极度需要的诗曼,诗曼感到此时更加难受,全身酥软都不得了,她哀求着“大力插啊……快……我快……酥死……啦……大……力!”
  三号说:“你说自己是淫娃,我就会加快速度……说吧!”身为一个国家专业人士,从来无想过说这些下贱的说话,但身体里的毒素加上三个强而有力的大男人挑引,诗曼开始说着“我……是……淫……娃……啊!……”她说了一句后,三号便快速的抽插了十下,下体里的爽快感使诗曼发出快乐的呻吟,然后三号又回复慢慢来,使诗曼又再难受,屁股不断向上挺,希望可以得到更多快感……三号又说:“再说吧,说得多,说得快,我便抽得快……”诗曼不顾一切了,大声地说着“我是淫娃!我是淫娃!我是淫娃!……”
  三号又一连串快速抽插着,诗曼给抽到头发乱飞,咀里说着“有啦……有啦……泄啦……啊!……呀!……”高潮到了三号还未减慢抽插,第二个随之而来,诗曼还未受完这两个高潮,第三个又来了,一下子给了她三个高潮,二号的肉棒都从她的咀里跌了出来,反正出了来,就将肉棒放到诗曼丰满的乳房中间,在两团肉之间抽动着,然后一号躺下来,让诗曼坐在一号的肉棒上,诗曼坐在肉棒上已无力再动了,一号就开始挺起屁股,向上抽插着,看见诗曼已快乐到死的样子,调教师在旁边阴笑着……
  二号及三号的肉棒一起放到诗曼的咀巴前,诗曼好像要感谢它一样,双手握肉棒互相舐着,一号将肉棒变出凸点,用力抽插着诗曼的G点,诗曼一下子应接不了这快感,口中发出连续的叫声“呀!”一道电流从阴道里快速传到脑里……
  又一次泄了,这次的感觉是诗曼从未尝过的快感,觉得人生有了这快感,其他东西都可以放弃了,诗曼已去到奴隶的边沿了,只要再给她几个极乐的高潮,她就会永远的变成一个无了性快感便不可以的奴隶……
  另一边箱,丽堤亦受到456号的施虐,丽堤双手被皮手扣扣起在床架上,然后被456号用各种不同的性具刺激着,丽堤看来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呻吟着,4号用毛笔在丽堤身上最痒处撩着,腋下,腰间,大腿内则根部,脚板底。
  下体里插着“销魂电极棒”,电极棒选用一种阴速电震器,那微波的震动可以使任何女人在两分钟之后不断的产生高潮,直至电极棒关了,丽堤已被震到双腿乱登,腰腹挺起,不停大叫着,在叫声中仍然可以听到丽堤说:“你有本事……就和我们……打过,不要……用这下……流的……手段……啊!……呀!”
  调教师说:“对不起,我们只懂这样对待你们,怎么呀?有不服?看你这么舒服的样子,你应该要多谢我啊!哈哈哈!……”“给我用摄录机拍下这精彩的场面,然后将带寄给国家总统,叫他们不要再插手我们的事,如果不是,就会有更多人像她们一样!哈哈哈!……”
  丽堤快要受不了,高潮就快要爆发了,4号将电震棒停了,一时间丽堤感觉像被人拉住,差少少到高潮的感觉使丽堤绝不好受,5号问她“还想要吗?只要你说自己是淫娃,我就会给你泄的……”丽堤难受到了极点,心想算吧,来一次好让自己舒服一下,其他事迟些再算,丽堤说了“我是……淫……娃……”说完后,丽堤反而觉得有一种特别的快感,做着淫荡的事,说淫荡的话,但表面上仍然装着淑女般……
  说完后,5号又开动了电极棒,快感迅速到达全身,使存了很久的快感一下子爆发出来,丽堤未想到这高潮会如强列,还不会停似的……

  (17)
  丽堤从来未想到高潮可以去到那么极乐,身体的灵魂不断向上升,她开始爱上这感觉了,很想它不要停……但如果不停地连续得到十个高潮后,思想就会变得麻木,身体只会成为快感的奴隶,看见丽堤不自觉地开始走上奴隶的道路了,丽堤的意志终于敌不过高潮,身体已不受控制地投向性奴,双腿用力地夹紧电极棒,口中吟着“啊!……停……停……不要停……好……爽!……呀!……啊!”
  5号把电极棒拿出来,看见棒内已装了很多丽堤的爱液,丽堤用哀求的眼神看着5号“不要停,断续插……给我……”6号此时已将一条粗大的肉棒插进丽堤的小穴里,丽堤开口说着“插吧!……用力插吧!……啊!……”丽堤眼神变得迷糊,现在只靠身体的感觉去做事,6号转用背后位抽插着丽堤,4号将自己那条硬崩崩的阳具伸给丽堤去吸啜,丽堤跪在床上享受着这一切,一种未尝过的快乐,三人同时给与的刺激使丽堤堕左奴隶的深渊里……6号一边插一边说:“小奴隶,你以后听听话话的我就会令你爽到天上……”
  丽堤说:“好……我是……小奴隶……给我……用力……点插……啊!……爽!……”丽堤的手扣被解开了,她转身双手抱着6号肩上,坐在6号的大腿上,不断的上下抽动着身体,两人的胸部互相磨擦着,然后6号躺下,丽堤变成骑着6号的大肉棒,丽堤差不多每隔两分钟便得到一个高潮,5号将丽堤身体向前推,准备用肉棒插入丽堤的后眼处,5号在肉棒上涂上润滑液,然后慢慢滑入丽堤紧窄的后眼里,丽堤眉头深锁,痛楚间带来另外的快感,两条肉肠相隔不到一寸的在下体里互相抽着,丽堤的眼睛已不能看见任何东西了,感觉像是进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快乐的空间,找不到出口的空间……
  另外789号也开始施展浑身解数,首先7号站起来双手穿过秀媚的腿下将秀媚抱起至腰间,然后将阴茎挺进秀媚的蜜穴里,秀媚敝起双眼叫了一声“啊!”
  秀媚为了避免跌倒,双手抱着7号的颈,7号只插入一半但不抽动,秀媚开始感到阴道里的肉棒正在澎涨,阴道里的麻痒一直没有放过秀媚,一种难耐的心跳使秀媚禁不住发出呻吟声“唔……唔……啊!……嗯!……”秀媚想用力抽动自己的身体,希望可以令到小穴磨擦到肉棒,一方面令自己舒服一些,另一方面想再用气功将这三个令人又爱又恨的怪物射精,因为秀媚知道男人只要高潮后,要休息一定时间先可再来,但7号的手擘的力气惊人,身体好像给锁住一样,动弹不得,7号看见秀媚想抽动身体,便用力抽插了一下,还问秀媚“要这个吗?
  是这样吗?“秀媚一时间得到一种舒畅的感觉,还用下体配合着7号的动作,但7号只动了一下就停止,使秀媚又再跌落难受的深渊,秀媚用力抱紧7号的身体,希望用身体磨擦的触觉来低消阴道里的难受,但是她越是磨擦,难受的感觉越是扩散至整个下身,双腿已发软无力了,然后7号问她”小奴隶,你身体那里最敏感呀?“
  秀媚当然不会说出自己身体的弱点,她装着听不见7号的问题……但其实身上其中一个敏感部位就已经给填满了,所以秀媚现在的感受已达到欲火焚身的地步,只是她一直装着无事,7号再说:“你不说那我们自己去找吧……”
  然后89号就开始用双手及舌头在秀媚的身上游走,四只手,两条揉软的舌头到处探索着,秀媚心知自己的敏感处就在腰间,粉颈,尾龙骨及腿趾,每当他们经过这地方,秀媚就会回应一个冷震的反应,口中强忍着发出更大的呻吟声,看见秀媚的头上已开始雾出汗珠,经过一段时间,89号已经掌握到秀媚的敏感地带,8号用手指按穴位的力度去按秀媚的背部尾龙骨,秀媚感到一阵酸软由背部传到全身,秀媚终于舒服到忍不住大声吟叫着“啊!……啊!……”
  8号再将舌头游到秀媚的颈上,挑引着粉颈及肩旁,秀媚终于开口说着“不要啊!……快停手!……啊!……啊!……”
  这次到8号装着听不见秀媚的说话,继续使出令人发软的指压,另外9号就用灵考的舌技舐着秀媚的小腿,一直向下舐,然后拿起秀媚的脚掌,将秀媚的脚趾放入口中吸吮着,用舌头舐着脚趾之间的位置,秀媚多个最敏感的部给刺激着,使秀媚的爱液不断地流出来,欲火不断向上升,难受到了极点了,7号再问她“就是这里吗?看你现在的媚态,一定是这些地方了。”
  9号将舌头移到秀媚的脚板底轻轻舐着,脚板底是一个充满神经反射的地方,秀媚给9号舐到双腿不断的扭动着,口中已忍不住发出快乐又难受的呻吟声,她看过去丽堤及诗曼那里,看见她们已疯狂的和那些性奴做着爱,自己则想着一定要集中精神,不可以就这样成为别人的奴隶,但丽堤及诗曼一早已扺受不住,双眼早已反白的在呻吟着,7号说:“你还有时间顾别人,先顾自己吧!”然后7号开始抽动着屁股,一条又粗又长的肉棒开始抽插着秀媚,7号再说:“你看她们多快乐,小奴隶……我们也一起去快乐吧!”秀媚给抽到双乳不断上下抛动,多处敏感地带被侵占,早已不能再集中了,平时就算什么酷刑都可以捱得过去,但偏偏就是性刺激受不住,秀媚开始感到快感一直涌往全身,很快就将秀媚的高潮推到边沿,秀媚想用气功忍着,但气劲已经不能集中了,因为精神已一样不能集中,秀媚绝望着任人娱欲。
  在绝望同时,一道电流从阴道里传到头顶,一个忍了很久的高潮爆发出来,秀媚大声的说:“不要啊!……我要……泄……啦!……不……啊!……”
  7号再说:“姶你更好玩的!”之后7号的肉棒变出多粒凸点,肉棒在阴道里扭着,凸点磨到秀媚不停抖震着身体,正享受着第一个高潮同时,秀媚又感到之前的感觉。
  “怎会……啊!……这……样……是……什……么……啊!……又要……来……啦!……呀!”肉棒把秀媚磨得像升天一样,突然秀媚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她将咀吧伸向7号的咀,自愿地和7号打着湿吻,她将小香舌头伸入7号的咀里,7号也吸吮着她的香舌,是快感把秀媚推向情不自禁吧……
  7号把秀媚放下床上,并将秀媚双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抱着秀媚的双腿不停地抽插着,秀媚已被插到不停浪叫着,此时89号亦不忙在秀媚身上不断抚摸搓揉着乳房,9号亦将肉棒放入秀媚的咀里,秀媚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这样淫荡,用手拿着肉棒不停用舌头咀吧吸啜着,只知到现在尝着从未尝过的人肉三文治,秀媚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高潮不断的一个两个三个……带秀媚到另一个世界,一个奴隶的世界!
  在三个娇娃给高潮洗脑同时,白合走过来,把一个先进的微形变速震动器值入她们的阴道里,这个震动器可在15公里内遥远控制,当这个震动器一开动,被震的人会在短时间内全身酸软,然后不断的高潮,就算淑女都会变成淫娃。
  调教师看见这三个完美淫荡的身体,不觉地下体已经充血变硬,很想泄一泄来减轻一下,调教师向白合打了一个眼式,白合便知道她又要出手了……
  调教师说:“将三个娇娃分别带到一二三号调教室,把爱液吸啜器插入她们下体进行吸取爱液,我过一段时间会过来视察。”
  然后调教师和白合就去了另一个密室里……

  (18)白合之迷
  回想到五年前,当时只有23岁的一个哈佛大学优异生,样貌可以称得上校花的生物研究生,在医药及生理心理学都取得了奖学金的柔儿,她的姿色早已深深的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皮肤白滑,大大的眼睛,留着啡红色的曲长发,她的咀唇更有着致命的诱惑,软软的,甜甜的,湿湿的,很想一尝她的咀唇的味道,手臂及大腿小腿的比列更是比上什么环球小姐还要好。就毕业那天,学校会在酒店举办毕业派对,一般这些派对都会有一些有钱公子参加的,他们都希望可以结识到一些又有才华又美丽的女子,彼得,汤斯,法特都是柔儿的校友,那个晚上彼得,汤斯及法特早已打定了柔儿的主意了,一定要在毕业前把柔儿弄到手,但以他们的资质跟本追不上柔儿,彼得就决意去了性商店买了两盒法国奴隶液回来,盒上写着只要在饮品中加上几滴,15分钟后便会欲火焚身,看来今晚柔儿跑不掉了……
  这天,柔儿穿着了一件全白色大V领的丝质长裙,加上一双白色丝质的长手套,胸前一条深长4寸的乳沟从那V处向上伸出,颈链及耳环刚好把柔儿衬得高贵又性感。
  汤斯看见柔儿的美貌顿时呆了好几分钟“Ohmygod……”不知说什么好,视线给那胸上的两团又白又滑的球体吸引着,好不争气的小汤斯开始顶着裤子,顶到汤斯感到有点痛才醒觉回来,汤斯双手按着自己的裤档说:“不好意思,我急着要去小便……嘻嘻……”
  汤斯真的去了厕所,但他不是小便,是要为那坚硬的小汤斯舒援一下,他一边打着小汤斯,一边想着柔儿的身体,想着柔儿一会儿变成淫娃的样子……他快速地用手套弄着肉棒……脑里是柔儿用柔软的咀唇为他口交着……
  彼得“我们玩一个游戏好吗?”
  碧姬“玩什么呀?”
  彼得“这样吧,我们都是高才生,就来一个生物常识问答吧,谁最迟答对的就要饮一杯酒,好吗?如果饮了十杯都无事的人就可以说出一个愿望,其他人一定要帮他完成这个愿望的!”
  咏琪“好吧,生物怎会难到我们呀?”
  彼得“好吧!问题一:男人身上有多少个头?”
  咏琪第一个答“哈哈!当然是一个啦!”
  彼得“错!这一杯是你的!有无补答?”
  柔儿笑着答道“男生应该有七个……对吗?哈哈……”
  彼得“你怎算呀?说来听听。”
  柔儿面红了“你忘记了我是读生物学的吗?”
  彼得“哈!哈!……错了,应该加埋手指头一定不止七个,哈哈!饮吧!”
  柔儿接过酒杯,看见她开始将金黄色的酒徐徐送上咀唇,然后慢慢饮下一杯有奴隶液的酒,酒经过她的口腔到达她的胃里,感觉是暖暖的,她们继续玩着游戏,柔儿无想过这是她的人生转泪点……彼得汤斯法特三人互相看了看大家,心里已打算着待一会怎样在酒店房内翻云覆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柔儿开始觉得胃里像烧着一样,很热,而且脑子有点天旋地转的,心想可能感冒,她左手轻按头部,她差点站都站不隐,右手要扶着旁边的椅子“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想上房休息一下,你们继续玩吧。”法特叫了咏琪送她上房休息,回到酒店房间,咏琪送她到房间后便离开了,柔儿便躺在一张6尺X6尺的单人大张上休息,但在她体内的药力开始使她感到越来越难耐,不知是什么感觉,心不断加速跳着,胃里的热力扩散到整个人,柔儿奇怪地看看冷气有无开着,为什么会这么热,她将身上的连身裙脱掉,身上净下白色小花边的胸围及小内裤,柔儿从镜子上看到自己的面已经红粉非非,柔儿走到浴室先洗个澡,希望可以降温一下,柔儿把沐浴液涂在身上,双手走过丰满的双乳,一种酸麻的感觉马上把乳头弄得尖尖的凸出,她一直洗下去,手指触及阴唇,另一种触电般的快感马上传到全身,柔儿感到非常舒服,性欲突然快速增加,然后就在浴缸内自慰起来,双手在身上游走,每个部位都变成非常敏感,生物系的她已知道自己被别人下了药,但到底是谁就不得知侥,刚才……她想到这里,已经禁不住发出了呻吟声“啊!……唔!……”双手大力地将自己的乳房搓弄到变了形,她再用两只手指夹住阴核不断的搓弄,身上的需要感觉越来越大,怎办好呢?
  身上又无按摩棒……
  她将两根手指插入蜜穴内,希望可以填补一下空虚感,正当柔儿高度兴奋之际,突然听见房门被打开了,不知是否待应生入了来,柔儿又不敢出声,因为现在她只可以发出呻吟声,快感不断升高,她开始忍不住叫了“啊!……啊!……噢!……”
  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走进了三个男人,这三个人正是彼得他们三人,他们三人一边站在门前看着柔儿自慰,一边将三条肉棒拿出来柔儿“是你们……在我的酒里……下了……药?……啊……”
  彼得慢慢的走到柔儿身边“怎么?是不是很想要呀?……嘻嘻……下面是不是很热呀?要不要我们帮你一下呀?”
  柔儿将水泼向他们三人,但双腿仍然抵受不住春药的威力,不断的互相磨着柔儿“你们不要过来呀!……救命呀!……救命呀!……”
  汤斯“尽管叫吧,这间酒店的隔音都做得不错耶……”
  他们三人快速的将身上的衣物脱掉,然后就走进那五尺X五尺的浴缸内,三条舌头在柔儿身上不断的舐着,乳头及阴唇同一时间受到吸啜及挑引,柔儿想用力推开他们,但手脚好们食了软骨散一样,酸软无力,他们三人把柔儿弄得死去活来,柔儿开始流着泪,心想着一定要报复,一定要报复……
  法特“哗!个波真的很滑啊,又软又白……很弹手啊!”
  汤斯“她的口技就不是很好啊,用舌头舐我的龟头啦,小姐!……舐顶部……对啦,这才像样吗!”
  彼得“啊!她下面很窄啊,我两根手指都给夹住了,一会儿试一试大肉棒……哈哈!”
  柔儿已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快感使她开始享受着这侵袭柔儿“插我吧,快插入来啊!……我快痒死了……”
  彼得“不要这么急,我还未尝蜜汁的味道……我们上床再玩!”他们三人将柔儿抱到床上,另外两人就分享住两个丰满的乳房,彼得就用咀巴在柔儿的蜜穴上疯狂的舐着,又用咀用力吸那蜜汁,好像很好味道啊……柔儿给彼得舐到淫声四起,双眼紧敝,上身不停在扭动,双手按着彼得的头……
  柔儿“啊!……呀!……我快……死……啦……快……快……再入些……呀!……啊!……”
  彼得“好啦,到我的大肉棒了”彼得将硬了很久的肉棒慢慢的插入柔儿的蜜穴里,柔儿双手抓着床单大声的叫了“呀!……”
  彼得“啊!真的很窄!”在抽插中彼得看见肉棒上还沾上一些血渍彼得“原来柔儿还是处女!”他们的大计终于在这个晚上实现了……
  那个晚上,三条肉棒使她泄了很多次,做了四十多种不同的体位,他们一直做到零晨六时,然后大被同眠,翌日早上十时,柔儿醒后看见身边睡着三个面目可憎的人,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而且满是白色粘粘的液体,她感到下体很痛,不知给他们干了多少次……她很害怕,看见这三个人,真想把他们杀死,终于,柔儿在雪柜里拿了一把水果刀出来,愤怒之下,水果刀滑过他们三人的喉咙,他们惊醒已太迟了,双手控着喉咙发不出一声,鲜血满布床单,柔儿之后惊怕地跑离酒店,手上还拿着水果刀,她满手鲜血跑到酒店大堂,身上还是一丝不挂,刚好有个男人走过来,用一件大衣将她盖着,然后拉她上了一架黑色房车……
  翌日警察局已张贴了通缉令追缉柔儿,柔儿不知给带到什么地方,心情非常害怕,精神亦很差男人“你不要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你是那个哈佛大学的生物化学高才生柔儿,现在将你的名字改了吧,以后在我这里帮我手,不会再有人欺悔你啦,只要你有什为人不喜欢的,告诉我们,那人将会很快消失的。”
  由于柔儿不想坐牢,亦不想再有昨晚的事情发生,所以她最终决定听男人的话将名字成白合,更用她丰富的化学知识帮助男人……

  (19)
  过了一个月,白合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一切都要从新开始,每天三餐都是有专人送上来,食物还不错呢!
  白合问男人“这里是做什么的?我看见很多古怪的人在这里出入……”
  男人说:“这个你慢慢会知道的,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你食了什么药吗?”
  白合“那天……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的身体很热,下面好像火消一样,心跳得很快……”白合越想越面红“不知为什么很想要……我想是一种春药吧……”
  男人“你说得对,那是一种叫法国奴隶液,你只要喝下几滴,几分钟后就会产生性兴奋,只要有人碰到你的敏感部位,你就会马上投降献出你的身体……这里有一份成份表,你将它记住,将来对你有用的。”
  白合想起那天的感受,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虽然是不愿意,感觉很快活,下体不禁开始有些微湿……但一想到那三个贱人,又涌出一股怒火,恨不得将他们的阳具切下来给狗食,这几天,男人都是拿了一份一份不同的春药成份表给白合看,白合开始对这些春药了如指掌,但看了这么多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途?
  白合终于开口问男人“这些资料有什么用?”
  “相信天才生应该全部明白这些药物怎样令到一个人跳进疯狂淫乱的世界了,我告诉你,当一个人的身体到达极乐的时候,意志是最低的,亦即是在那时说你可以控制他的思想,想他做什么都可以,但这些药物都受到监管,不能令到一个人去到极乐,所以我们想你用你的聪明去研制一种可以令人去到极乐的药物,但药物一定要配合身体上的敏感位置,怎样可以令到身体内的细胞肌肉抽畜就要看你的本事!”
  白合本着好奇心,自己亦从来未研究过这样的实验,她问:“真的可以控制思想?我很想试一下……”
  男人“要知道人怎会产生快感才可以做出适当的药物,你知不知道你怎样才有快感?”
  白合又面红红低着头的回答“我……”
  男人“我教你人身体上的快感穴,我可以做到不用药物都可以令你有欲仙欲死的感觉,但要你亲身去尝一尝,你愿意吗?”
  白合心想只用技术不用药物还可以尝一下,反正自己对快感还有很多不明之处“你可否要慢慢来啊,因为我有点怕……”
  “好吧,你跟我来。”
  白合离开了她住的房间,沿着长长的通道,经过一间间的房间,白合看到有很多看似科学家的人在工作,看来这里是一个很有组织的地方,但又不知他们其实在制造毒品,一个庞大的反毒组织……
  白合终于去到男人的房间,里面布置简单清新,给人一种很舒畅的感觉,中间有一张圆形的大床,男人叫白合先洗个澡,然后穿上这套比坚尼装出来。
  白合洗完澡后走出浴室,双手遮挡着挺起的乳房,呼之欲出的身裁在那极少布的比坚尼内衣下更加诱人,一双雪白长腿更加滑不溜手男人“你真的很美啊……难怪有人对你下药……”
  白合“你不是又想下我药吗?”
  “怎会呢,我讲好不会用药的,我会教你性爱技巧,怎样令一个人死去活来,我们先上床吧。”
  男人身上只有一条三角内裤,他坐在白合身旁,用手拨开白合的长发,将咀吧靠近白合的耳朵,用鼻子在耳洞喷出热气,鼻子咀吧轻轻的碰着耳朵,左手在乳房上轻抚着,手指在乳房上凸起的地方扫来扫去,白合身体不禁地打起冷震,乳头越扫越勃起,尖尖的在布下凸出来,白合合起双眼去感受着快感,男人叫她要记着身体的反应,男人将舌头轻轻伸入白合的耳洞内,白合轻轻叫了一声“嗯……”
  男人叫她用手抚摸他的阳具,白合就慢慢的将手放在那凸起的三角裤上,手掌感到裤内有活力地跳动着,软软的一条像海参的物体,白合的手在上面捏着那柔软的东西……男人将用右手手指在白合的背腰位置轻轻的来回扫着,看见白合的腰已不规则的扭动着,口中轻轻的发出呻吟声“嗯……唔……喔……”男人开始将手移向白合的长腿上,抚摸着大腿下近屁股及内则,男人将白合慢慢躺下床上,白合感到自己好像在漂浮于空中,因为床芯是一张水张,使白合像荡来荡去,很舒服啊……
  男人将白合的手往上拉,然后用舌头在白合的腋下舐着,白合想避开这酥痒,但身体已经缺乏力气……
  白合“我出不了……力……身体……很……酸……啊……嗯……”
  男人双手握着那36的乳房,解开小绳子,露出雪白坚挺的乳房,一边温柔的搓弄,一边用咀去吸那乳头,每吸一下,白合就像触电一样,电流传到背上再传到脑上,使白合的头不规则的摆动着,男人将乳头含在咀里,用牙齿轻轻的咬,再用舌头在乳头上打转,然后像蛇舌一样快速的挑着乳头,白合发出了更大的呻吟声,她想记着这动作,但脑子好像什么都记不了,一股快感在脑内走来走去,男人开始将咀往下移,舌头舐着小肚池,再游到腰的两则,白合已全身酸软无力,男人再将咀移到耻骨,舐着内裤的小山岳,手指在阴唇上按压撩动,然后再将鼻子顶着阴户上的小凸点,白合轻抚着男人的头发,双腿尽量去张开,希望男人可以更深入的接触到花心处,男人的手指已沾有很多滑溜溜的液体,然后男人再解开内裤的小绳,女人最吸引人的毛发显示于眼前,男人用咀含食那毛发,鼻子嗅到那酸酸的味道,那女性独有的气味,他伸出舌头在那小粒上打转,一种强列的感觉即时传到白合全身,她忍不住大声的呻吟着,男人不停的在阴核上打转。
  白合开始受不了,双手用力按着男人的头,双腿用力将男人的头夹住,腰支不断的扭动着,白合叫着“啊!……呀!……不行……啦!……啊!”
  突然身体打了一个冷震,然后不断的在抽畜,抽畜之后是急速的喘气,过了三十秒,白合开始有知觉,男人问她“怎样?是不是有高潮?”
  白合点着头,然后男人就开始教她怎样取悦男人,男人躺在床上,叫白合开始温柔的用舌头去舐,像刚才男人做的动作,白合爬在男人身上,在男人耳边用舌头舐着,男人的手亦不忘在白合的阴户上搓弄着,白合不禁在男人的耳边呻吟着“啊……啊……”
  白合学得很快,高才生的吸收能力真是特别快,她将耳边的舌头移向颈上,将整条颈都舐了,然后用舌头在男人咀上舐着,温柔的将舌头钻入男人的咀里,很聪明,这是男人无做的动作,她吸食住男人的舌头,柔软的乳房压在男人的胸膛上,右手拿着微硬的肉棒,然后白合开始往下移,吸舐着男人的小乳头,像男人一样,轻轻的去咬,男人呼着气“呵……”
  男人说:“做得不错。”
  白合脑子里重现刚才男人所做的片段,她将舌头移向肉棒上,然后停了,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做,男人教她用舌尖轻轻的舐,不要大力,要碰到即止那种,用右手轻轻的握着肉棒,然后用舌头从下面开始舐,在那袋袋的位置开始,白合开始用舌头轻舐袋的皮肤,轻挑着两祼蛋,手里的肉棒开始澎涨变硬,然后将舌尖滑至茎部,继而去到两团肉的中间,在那位置打转,男人说:“对啦,做得好……啊……”
  用少少力顶着系带撩动,然后再向上舐,舌尖在龟头顶部轻舐着,在那顶部的肉缝中舐着,缝中溢出一点透明的黏液,舌头和龟头之间有一条长长的黏液,男人再说:“对啦,就在这里……啊……舐得很好……啊……”
  白合看见自己可以令男人呻吟,很骄傲地笑着,然后继续令男人难受,白合说:“你刚令我这么难受,现在要你都尝一下难受的滋味……嘻……”
  男人说:“好啦,我怕了你……将肉棒含在口里,然后用舌尖在龟头底部去舐,你要想像这是一条很好美的冰条,用你的小咀唇去磨茎身及头部……”
  白合跟着做,白合一边含着一边看着男人的表情,她开始觉得自己好像胜利了的感觉,男人紧闭着双眼去享受,口中不时发出微微的呻吟声,白合含了十多分钟,男人叫白合反转来,白合的阴部对着男人的咀,男人用手指沾上少许爱液,然后慢慢插入阴道内,舌头快速的舐啜阴核,白合即时扺受不住,手握着肉棒,样子好像很辛苦的在呻吟着“嗯……唔……喔……好啦……我认……输……啦……啊……你放……过……我……啦……呀……”
  “好啦,转过来坐在肉棒上”
  白合又害怕又想要,她将肉棒对准阴道口,然后用阴户套下肉棒,肉棒一时间不见了,白合长长的叫了一声“啊……”白合坐在上面不敢动,涨满的感觉使白合打了几个冷震,男人叫她慢慢地动,用她阴道内壁去感受阳具,将屁股打着小圈子吧,用忍尿的方式使阴道收缩,白合跟着做,她一边磨着肉棒,阴道亦被肉棒刺激着,白合发出连续的呻吟声“啊……啊……”男人坐起身抱起白合,白合用手及长腿像蜘蛛一样抱紧男人,男人开始抽动屁股,白合的叫声和男人的动作变成一体,抽了五十多下,男人将白合放下床上,将白合的双腿向上折起,然后开始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抽插,白合现在真是死去活来,男人亦给那柔滑紧迫的阴道夹到喘不过气,男人始时拿了一个小型震蛋出来放在白合的阴核上,然后快速的抽插,配合水床的摆动,男人每一下都插到花心处,白合再度忍尿,男人即时快不了,推进开始有些难度,但白合亦同时被震蛋震到魂飞魄散,双手抓紧床单“啊!……呀!……不行……啦!……啊!”白合再次打了个冷震,身体再次抽畜着“啊!……”高潮使白合掉下了眼睙,是太兴奋了……
  (待续)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调教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