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苦自知

很久以前连着看了几篇夫妻共侍一男的故事,那叫一个鸡动啊!动笔写了这篇东西,本来想了好多好远的情节,但热情一过就无限期搁置了,也不太可能再续写下去了,而且H的内容用在了另一篇小说里,这个留在手里怪别扭的,如约发出来吧。

  我叫乔如。我是个男人,喜欢女人。
  直到有一个男人说爱我,我才发现原来我应该是个女人,或是说应该像个女人那样享受男人的爱……
  我有一个女朋友。我们是彼此的初恋,都没有什么性经验,真有些遗憾——我始终没给她开苞。我们交往了一年的时间,手和嘴能做的都做了,就是没插进去,因为小茵(我女友的名字)反应很强,总是叫疼。我也(很不正常的)没有一般青年男性那么强烈的欲望,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似的。但我们的感情很好,连亲友们都已经认定我们迟早是要结婚的。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我的男人……
  梓翰并不是同性恋,在认识我之前,和不少女人发生过关系,还让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怀了孕,那个女人本身就已经有个上初中的孩子。这是梓翰后来对我说的,因为他说肏我比肏其他女人都爽,而且很像那个给他怀了孩子的四十岁女人,因为我屁股大而且肥。甚至他在干我的时候还喊过:“你也给我怀一个吧!”因此我从不怀疑梓翰和我上床的时候是把我当成真的女人,这种感觉总是让我产生难言的兴奋。
  梓翰很壮,那东西也很大,奇怪的是他进入我的身体时并没有那么强烈的难受,倒是很舒服,每次他坚持的时间都很长,我们的第一次他大概做了有四十分钟,而且他的阴茎保持硬度一直没变。
  我们俩是在我和女朋友参加一个聚会时认识的,梓翰是小茵闺蜜的哥哥,还是小茵的学长,当然早就相识。梓翰长得很帅,是那种很男人的帅,与他相处会感到扑面而来带有侵略性和压迫感的男人味;也常有人说我长相很好看,但我知道,那是种随和与阴柔的“漂亮”。第一次见面,我们互相多看了几眼,可能就是这几眼吧,决定了我们后来的生活。从那之后,我和梓翰很快成了相见恨晚、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我们的互补性实在是太贴合了,完全是相反性格的两种人,单独拿一个出来,都有优点而也有巨大的缺点,但把两人放在一起就弥补了对方的缺陷,就像太极的双鱼有了另一半才成了一个完满的“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小茵倒是也很喜欢这个有大哥哥感觉的学长,见我们总是“粘”在一起还半开玩笑警告我不要占用太多梓翰学长找“未来学嫂”的时间。
  几个月后,又是在一次聚会上我们都有点喝多了,乱哄哄的安排顺路的搭伙回家,一会儿包括小茵就都走了,猛然发现只留下了我和梓翰。
  我独住的租用公寓离饭店很近,我们商量好把他的车就停在这里不动,今晚去我那里住一宿。两个步履蹒跚的醉鬼相互扶持着踽踽而行,连路人都没有觉得异样,只有我知道自己的心砰砰乱跳,好像预感到要发生什么。
  到了家我让梓翰先洗澡清醒一下,还没等他洗完,我觉得头晕晕的想吐,冲进洗手间抱着马桶干呕,可折腾了半天却始终没有真的吐出来。天旋地转,嘴里苦苦的难受极了,此时梓翰轻拍我的后背抚慰着我,那种被关爱和呵护的感觉——真的好幸福。
  我抬起身转过头,看到他关切的目光。
  我们有点尴尬,因为全身赤裸的他为了给我拍背,站的离我很近,跪坐在地的我一转身,脸几乎碰到他粗黑的鸡巴。时间像停止了一样,不知这个姿势僵持了多久,我突然一口含住梓翰的阴茎!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楚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会和另一个男人干这种事,但真的发生了却很自然,事后回想起来,梓翰好像也在我把他的龟头放入口中的时候如释重负的长叹了口气。
  我为他口交了好久,可能是我没有经验,也可能是他酒后的持久(后来才知道他每次都很持久),他一点要射的前兆都没有,我的嘴巴酸到没了知觉,口水顺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淌下来。他按着我的肩头拔出鸡巴,俯视着我,认真的问:“我想上你,可以吗?”
  突然我想要被肏的欲望非常强烈,喉咙发干、两腿发软、脸颊滚热,默默地点点头。
  得到了我的认可,梓翰几下就把我扒个精光,又挤了好多浴液,在手里搓了搓看着我,眼里有种烫人的让我不敢对视的感觉。我俯下身双手扶浴缸对着梓翰撅起屁股,此时他竟笑了,像是受降的将军,一副胜利者的可恶嘴脸。
  他从后面抚摸我的全身,特别是屁股,被他弄得全是泡沫,突然手指插了进来,我呜咽了一声。
  他问我:“你以前做过吗?”
  我回过头,抬起眼皮看着他,想问他同样的问题,但肛门里首次被插入异物,猛然发现自己竟说不出话来。
  梓翰:“天啊,你的眼睛会说话……我也没有过,舒服还是难受?”
  我调整了一下翻涌的气息,才轻声回答他,“都有一点……”
  “你屁股真的很大,还圆,说实话,女人都很少有你这样的屁股。”
  我跺脚微嗔,“讨厌~”当时我觉得自己的语气很像小茵被我“非礼”时的样子——羞涩却又充满爱意的无奈和期待。
  “宝贝儿,你身子肉肉的,摸着真舒服。”
  我被他弄得全身酥麻,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只待宰的羔羊。
  后来我坐在马桶盖上,腿盘着他的腰,梓翰的鸡巴顶住我的屁眼,也不打招呼,猛地一下子就插进来了。说来奇怪,我自己本来已经硬挺起来的阴茎在男人进入我的身体后迅速软了下去,但我仍然很舒服、很满足,是不同于男性在性交中得到的满足,我想这就是女人才能享受到的快感吧。
  开始他慢慢的抽出去,又慢慢的插进来。速度逐渐加快,而后又放慢。就这样深深浅浅,时快时慢的被他弄了半个多小时(之前我为他口交大概有十几分钟吧),梓翰终于射进了我的身体里,中间我们还交换了一次姿势,他坐下,我跨坐在他腿上,由我掌握主动套弄他,但不到三分钟我就累的动弹不得了,所以又换了回来。他射入的东西好像很多,之后的一整夜我都觉得股沟黏黏滑滑的有液体流出来。
  其实梓翰高潮的时候我已经在酒精和肏弄的双重作用下进入了半昏迷状态,我一直没有射,甚至本来就不大的鸡巴都没有再硬起来,只是持续从顶端冒淌出清澈的前列腺液,但我真的很爽,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全身荡漾着柔弱和被征服的感觉,作为男人那很可耻,但如果身为女人的话,这却是幸福的。
  第二天,直到中午我才醒来,宿醉后的头还有一点痛,发现自己蜷缩在他的怀里,两人赤裸相对着。我用了几分钟才回想和整理出昨晚的记忆,除了仍然湿滑的肛门处还有轻微的麻痛外,一切都不那么真实。我有些无法想象今后的日子该怎么办,轻轻的翻身背对着他,眼泪毫无预兆的滑落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也醒了,霸道的从后面抱着我。片刻才发现我在哭,问我怎么了。
  “我不是同性恋……”我哀怨的说。
  “老子也不是!”梓翰说的斩钉截铁。
  “那……我们这算他妈的怎么回事啊?”我急了,放声痛哭起来。
  他轻抚着我的胸口等我平静了些才说:“我是把你当成女人的……”
  梓翰的一句话惊醒了我,是啊,昨晚我也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是作为一个女人和他发生的关系。但是,这并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啊,虽然我皮肤白皙无毛,四肢纤细柔嫩,甚至还细腰丰臀的……总的来说就是个像女人的男人,但我没有真正女人的乳房,却多了女人没有的那条肉虫……

  “我爱你!”他在我耳后大声的说。
  “啊!?”我被他惊得不知所措。
  “直到昨天你咬住我的命根子那一刻,我才真的抛开顾虑对自己承认爱上了你,其实这些日子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是把你当成女人的,而且是最好的女人,我现在说这一辈子不会娶妻生子那绝对是在骗你,如果你是真的女人我一定娶你!但是……我真的爱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他的话虽然有点混乱,但恰恰是这样才显露出真诚,如果他说的是要与我厮守终生,我肯定会起身把他撵走还会在他身后狠狠的踹一脚。听着他霸道而深情的表白,我心里只有甜蜜,虽然是略带负罪感的甜蜜,就在那一瞬间,确定了我一生的性别角色。如果我们是gay,那毫无疑问的他是1我是0,但我们都有默契的觉得自己是异性恋,那我就是女人,他是男人——我的男人!
  “我才没有咬你的……那东西呢……”我愈发像一个初尝禁果的小女人了。
  “哈哈哈,你当时像只发了情的小猪似的,还记得咬没咬吗?又舔又吸又……”
  “好啦~你……你讨厌~”
  我们在床上说说闹闹的,他一直顶在我屁股上的“坏东西”又茁壮起来。
  我们渐渐安静下来,我享受着男人的阴茎在依然滑腻的臀瓣里跳动的感觉。
  半晌,他有点忍不住了,凑到我耳边说:“老婆,你的屁股夹得我真舒服,洞里又热又紧,再让我肏一次吧。”
  “呸~谁是你老婆啊——诶,想插就插吧,反正你是我的男人,想什么时候来就来吧……轻点!坏蛋……啊~”还没等我说完他的鸡巴就进入了我的身体。我们的姿势依然是他从后面拥着我,我调整了一下,向上抬了抬腰,肥软的屁股整个贴在梓翰结实的小腹上,方便他的肏弄也让我舒服些。
  才十几下我就进入了状态,呼吸急促起来,腰肢情不自禁的扭动着。他的双手分上下同时玩弄着我的乳头和玉茎,从后面好整以暇的动作着,似乎很享受地看着我花枝乱颤的发浪,还不时用话挑逗我。
  “你比女人还好,没有经期啊,哈哈……可以让老公天天干……”
  这家伙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诶,算了,最大的便宜都让他占尽了,还矜持个屁呀。“哼~没经期你就天天上啊?你不用休息我还要……噢~慢点……休息呢~拜托你怜香惜玉一点好不好,老婆我可是才被你开了苞的……”
  “好好好,乖老婆,叫声老公来听听!”
  “老公~”
  “嗯,真乖!你的屁股真肥啊,难得的是又白又嫩的,插进去真爽!诶,要是乳房再大点就好了,老子就是喜欢大屁股大奶子的女人……”
  “不知足!就这么个平胸的老婆,爱要不要~”
  ……
  又被他插了半小时,我在他的抚弄下终于射了一次,那又是另一样的快感,能同时享受男性和女性的高潮绝对不是每个人都有经历的。可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持久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梓翰仍然在很有节奏的肏弄着我的屁眼,完全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停……停一下,老公,我想去尿尿……”
  “啊?哦,女人就是麻烦!去吧去吧,快点,一会儿要是我的鸡巴软了你得用嘴给老公舔硬起来!”
  “好啦~真霸道!”
  我急忙忙的跑进洗手间小便,刚射过一次的玉茎更小了,缩到只有拇指那么点了,真奇怪,虽然我的鸡巴本来是不大,但也从未这么萎顿过的,难道小弟弟知道我当了人家的“老婆”自觉害臊了?诶,冤孽啊!
  阴茎太小了,我怕会尿在外面,很自然的坐在马桶上,小鸡鸡不用手扶,软趴趴的贴在阴囊上缓缓排出了尿液,还有些流到了股沟里,难怪女人小便也要用手纸啊,完事了我也煞有介事的擦了擦。
  站起来一抬头,看见挂在浴帘杆上的胸罩和女式内裤,这是小茵前两天在我这儿换洗下来的,负疚感在心里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他刚刚说的那句“喜欢大屁股大奶子的女人……”
  我从洗手间探头出来,见他已经很无聊的在床上坐起来了,抽着烟在发呆。我进来很久了吗,自己都不觉得啊。
  “老公,再等人家一下下好吗~给你个惊喜哦~”我自己都觉得声音好嗲。
  梓翰瞥了我一眼,心不在焉的应了我一声。
  我把洗手间的门关上,先洗了个澡,然后站在浴室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从外观上看没什么变化,但怎么感觉更没男子气概了,人家说少女在被男人“滋润”过以后会更有女人味,难道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我这个假女人?本就白皙的躯体似乎更细嫩了些,我天生没有体毛,连胡须和腋毛都极少(因为胡须少,为了省事,我平时都是用拔的),全身只有头发和阴毛,而这两个地方的毛发还特别浓密并且生长得飞快,似乎要把其他地方毛孔富余的能量都用尽,而今天毫无活力的玉茎几乎被茂盛的耻毛完全遮掩了,对于我现在女性般的躯体一点都不扎眼,只是胸部太平坦了……
  用浴巾从胸部把自己围好出了浴室,梓翰刚要和我说话,我猜一定是想埋怨做爱到一半时把他独自凉在床上,但我低着头不理他快步走进书房,因为我要给他一个“惊喜”。
  先说说我租的这个小公寓。没有客厅,除了还勉强过得去的厨房和厕所兼浴室外,只有两个房间,稍大一点的作为我的卧室,但摆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台电视后就没空间了,其他东西都放在了另一个房间,我和小茵叫它“书房”,其实除了衣柜、穿衣镜和电脑桌以外连个小书柜都放不下了。今年夏天小茵每隔几天就会在我的公寓过夜(同床但不办事),为了方便换洗,留下了几套夏装,还有内衣裤、袜子、鞋子和化妆品什么的。我要给梓翰的惊喜就是穿上小茵的衣服,打扮成女人被他爱,他一定会更爽,我也会更有感觉。
  其实穿女装我没什么心理准备,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扮搭配。一边回忆着小茵的样子,一边试了套内衣,感觉慢慢好起来了——也许是我真的天生丽质,对着镜子看见自己身着乳白色碎花胸罩和同款女式三角内裤,腰细细的,屁股大大的,腿上白嫩嫩没有体毛,刘海湿漉漉的搭在前额,遮住一半含春的凤眼,不算很漂亮,但绝对有女人味。
  因为小弟弟今天的“羞于见人”,而且我把阴囊向后推夹在双腿中间,女式内裤前面虽然很窄小,但我穿上的观感只是好像阴阜较大的女人。
  罩杯里空空的有点碍眼——手感也不好啊!猛然想起去年小茵嫌自己胸前不够丰满,在网上买了套nubra,试穿后又说不舒服就一直扔在我这儿了,我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找出来,按说明戴好。这产品真不是吹的,我没什么肌肉但胸前胖胖的,戴上nubra竟一下子挤出了条深深的乳沟,再穿上胸罩,肉肉差点就能填满罩杯,真和小茵不相上下了,她的身材比我小一号,穿着她的内衣却更显我的丰满和性感。
  “接下来是衣服吧,要不要穿丝袜呢……”我正对着衣柜犹豫着,猛被人从后面抱住——当然是他。
  原来梓翰等不及进来看看我在搞什么鬼(梳洗打扮和自我陶醉的时间也的确是长了些@^_^@),看到的是我把自己羽化成女人的全过程,也感受到了我“女为悦己者容”的心态,我想我的样子一定让他为之迷醉了,从昨晚到现在第一次见他这么冲动,一把把我横抱起来几乎是小跑的走进卧室,又轻轻的把我放在床上,好像怕摔坏了我似的。

  他压在我身上,从额头到脚趾一遍遍的吻,没有漏掉一寸肌肤。梓翰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直到扯碎我那条布料很少的内裤,他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如同怒海中的一片小舟,任由他在我的身上驰骋、宣泄,与昨晚和刚刚的两次不一样,他的肏弄没有了节奏、没有了怜惜,本就壮得像公牛的梓翰用出了全身的力量,粗长的阴茎每次都齐根没入顶的我直翻白眼,又整根拔出像是要把我的灵魂都一起带了出去。
  我好痛!但也好幸福!柔弱的我就是爱他的粗放!我的心里大喊着:哦!这就是我的男人!他正在我的身体里发泄着欲望!我要满足他,做他的女人!做个能满足他的女人!
  “老公~来吧!插我~肏我~射给我!”我忘情的大声叫着床。
  他把我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动作更猛烈了,“好老婆!好女人!老公来了……给你……都给你!”
  “肏我爽吗……老公~比别的女人……啊!怎么样……”
  “爽!真好……老子搞过好多女人,都没肏你这么爽,你比小处女还紧、比老娘们还骚,以后我只干你一个人……宝贝儿,你也给我怀一个吧!把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奉子成婚……”
  他边干着还不忘调侃着我,我知道梓翰一定是又暗暗用我和那个被他搞大了肚子的女人作比较了,我倒没什么妒忌吃醋的感觉——我们之间并没有海誓山盟的承诺,他也说了迟早会另找女人结婚的,但我一想到如果真能为一个心爱的男人怀孕生子心里就莫名的悸动。
  “好啊~你要能让我怀上的话,你想怎么干都行,让我也体验一下大肚婆的感觉……”
  这次也许是太猛烈了,才过了十几分钟梓翰就开始冲刺了,“老婆,我要到了!叫啊,叫我!”
  “嗯~老公!来吧~射吧~射进我肚子里,让我怀孕,啊!坏男人,我给你生孩子……”
  “哦!嗯……”梓翰猛地把我抱得紧紧的,脸埋进我的颈窝里,我的双腿也被他压在我隆起的乳房上动弹不得,屁股被迫离开床面高高的撅起,体会着他整根阴茎插在我的身体深处急剧的跳动,随之喷射。
  柔弱的我承受着他雄壮身体的全部重量,阵阵窒息让我产生极逼真的幻觉,似乎我本就是女人,在这彪悍的男人身下委婉承欢,我的柔情让他迷恋、我的肉体让他疯狂,此刻这男人正把他的种子播撒在我的处女地上,我们的生命结合了、融合了,他的种子会在我的身体里开花结果,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哦,我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那次的激情让我终生难忘,梓翰也说是他最忘情的一次。
  但激烈的交媾中发生了一个让我难堪欲死的插曲:我大小便都失禁了。梓翰插得真的太深了,我也真的被搞得太兴奋了,我们又都没有肛交的经验,等平静下来才发现不知何时我已被肏得屎尿齐流,弄的两人下半身和床上到处都是,难闻死了……
  从那以后,每次做爱前我都不敢喝太多水,还主动为自己灌肠,实在没有灌肠条件时就要求梓翰戴套,但他非常讨厌那个东西,说戴着安全套很影响他的感觉,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本来他就很持久,有几次我“强迫”梓翰套上才插我,结果弄了个把小时他都没射,最后实在受不了的还是我这个作人家老婆的,可怜的小屁眼都红肿到要滴出血来了,只好跪在男人脚下手口并用的让他射在我嘴里才算了事,可恶的梓翰得便宜卖乖还一脸不舒服的样子,难怪女人都说男人在床上是最自私的,现在我真是深有体会啊。但当女人的就是“贱”,每次捏着鼻子咽下男人浓稠的精液时还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摆足身价,好好难为这个坏蛋,可真到了下次,只要他勾勾手指我就又乖乖的翘起肥嫩的大屁股任其施为了,诶……
  梓翰是个性欲极强的人,只要他兴致来了,才不管我这个小“情妇”有没有准备和心情,绝对是霸道蛮横的典型大男人,把我的裤子(裙子)一扒(掀)就上,为了满足这个随时都可能发情的“野兽”,现在我已养成了灌肠的习惯。每天清晨早起半小时洗澡并且灌两次肠,一整天身子里外都干干净净的,这样才好随时受到老公的“临幸”。时间一久发现灌肠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本身长期便秘,如今每日清洗肠道,我的小腹更加平坦了,脸色也比以前更红润晶靓了。
  小茵最近总说我从体态到气质都有很大变化,虽然没有挑明但言下之意就是越来越女里女气的,问我是怎么了,这让我如何回答呢?不能说的秘密(尤其是对小茵)就是我服用雌性激素和物理丰胸了。开始时只是想让我和梓翰都更有感觉,偷偷的在网上买了个真空丰胸器,但效果不是很显著,每次忍痛使用后第二天就会“消肿”,后来我把心一横,找熟人开了女用丰乳药(据说含雌性激素但停药后效果会随之消失,而且副作用也较小),可能是我本身雄性基因就不强,服药后不仅副作用没有传说中那么强烈,而且药效相当明显,配合着丰胸器使用,才不到三个月我的乳房就长到了A罩,好像还有很强的继续生长趋势。身体其他方面也更趋向女性化,四肢更加纤细,腰部少许的脂肪下移到了臀部,面部轮廓圆润了许多,嗓音也好像被拉高了……
  原本我是想说服自己成为双性恋——保持与梓翰的肉体关系享受身为女人快乐的同时,还是作为小茵的未婚夫,在她身边保留一点男人的尊严。但事实上,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女性身份的路上走得太远了,我走火入魔般的迷恋着女装与梓翰做爱的感觉,相反的,之前对小茵不多的一点冲动现在几乎没有了,虽然我们还是一直约会,相处时也耳鬓厮磨,但感觉上却更像是闺中姐妹的亲热。有时拥着她的娇躯,她的乳房和我束紧的胸口隔衣相抵,我不仅没有冲动,还会产生羡慕小茵天生身为女人的情绪。也曾想过提出分手,但多年的感情始终难以割舍,更害怕面对亲友们的责问,而且分手的理由也没法说出口,如果告诉小茵,她的未婚夫现在喜欢的是穿着女人衣服被别的男人肏,而且她留在我衣橱里的内衣都被我和男人疯狂做爱时撕烂了,恐怕会给小茵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吧。
  一到了周末或节假日,我会比较忙——有时要和小茵约会,有时要和梓翰约会。她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而他是我实际上的情人,面对小茵时我要时刻提醒自己保持男人的气质,与梓翰相处时我的女人天性就会连同得到解放的乳房一起显露出来。
  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真面目:心灵如女性般的乔如才是真实的我。
  世事无常,半年前还没有遇到梓翰时我想不到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半年后的今天,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也不愿回头了。
  我不敢想象后半生将如何自处,最糟糕的结局就是梓翰找到了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而小茵发现我变态的生活愤然离去,而后与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结合……世上只留下一个不男不女的我,也许那将是我生命的终点。所以我不敢想,只能得过且过,这一男一女都是我的爱人,我在他们的夹缝中努力挣扎出一点空隙安置了性别错位的自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