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胶紧身衣变装生活

現在是夜晚10點,天基本上已經黑了,是時候體驗自己生活的時候了!我先洗個早,把身上的污垢都沖洗掉,然後用吹風機把身體和不長的頭發吹干。接下來就是穿上裝備的時間了。我先用衛生棉和膠帶處理好下體,然後穿上束腰和義乳,為的是把曲線先勾勒出來。收緊束腰,裝進義乳猴就要開始穿緊身膠衣了。我用的是全包緊身膠衣,不過也不完全是全包,因為為了帶上面具後盡量少的阻擋視線和更逼真的嘴部動作我開了眼孔和嘴孔。穿上緊身膠衣後我穿上一套黑色的性感內衣,並穿上一條白色的褲襪,這樣,內衣部分就基本上完成了。穿上一雙黑色的長筒高跟鞋,一條黑色的短裙,一件低胸的白色短袖T恤,我的頭以下就基本上看起來有點樣子了!為了多少對我心愛的緊身膠衣上的手套有點保護,我帶了一雙長至手拐子前的黑色乳膠手套。完成裝束後我便開始戴乳膠面具了。我用的面具是歐美人比較喜歡的乳膠仿真面具,我的面具比較薄,所以在後面帶子系得比較緊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到面部表情。仔細的戴好面具後我先沒有帶假發,而是系上了一跳絲制的短圍巾,為的是遮蓋好面具末端的瑕疵。戴好面具,我在頭上套上一頂全套頭式的黑色假發,我的裝扮就完成了。戴上一副沒有度數的眼鏡,照照鏡子,我發現自己又變成了那個久違了的活撥少女了!出門前為了在開車的時候保護假發不被風吹跑,我又帶上了一頂白色的運動太陽帽。由於這個是個新的小區,住的人並不多,所以我可以大膽的從家門口一直走到停車場,找到為了這次出行找租車行借的一輛紅色小車。由於小區的的出入門是由住戶用出入卡自助出入,所以在一般情況下如果保安不多事來問一兩句話我這樣出入基本不會有什麼問題。我駕著車行駛在馬路上,車裡的音響播放著我喜歡的輕音樂,微風吹在我的“臉”上和“皮膚”上,就連我的“秀發”也隨風發出一絲絲輕微的聲響,這樣的感覺有一種格外的刺激!不知不覺,我的車到了女朋友家附近。我打電話給她,問她是否想和我兜風,她答應了,並說10分钟後在他家大門口見。她原來不是十分了解我對這方面的嗜好,但我多次有關緊身衣和褲襪的暗示她並沒有顯示出不悅和抗拒,而且還饒有興趣的和我探討了一下有關緊身衣穿在身上是什麼感覺的話題。這次一方面我想給她個驚喜,一方面我想真正了解她對我這種愛好的真實看法。她出來了,在大門口我的車子前東張西望看了一陣子沒有看到我平常開的車,我便看見她拿出了手機,隨後我的手機就響了。我把響著的手機伸到窗外搖了搖,似乎她會意了,便上了我的車。上車後我看得出她驚異的表情,但一會兒後便恢復了正常。我問她想去哪兒,她說我們去湖邊的長堤上走走吧,我們便向目的地進發了。在路上我們幾乎沒有說話,她沒有問我什麼,我也沒有說什麼,我想讓她多少緩沖一下對我的理解,畢竟她肯上車並一起去兜風大約說明她接受了吧。到了長提,我停住了車子,她沒有馬上下車,而是用雙眼看著我什麼都沒有說。這時我主動問,“你喜歡嗎?”,她什麼都沒有說,而是用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把嘴唇貼到了我的嘴唇上,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我的嘴裡。。。。。。為了讓女友對我的這點癖好更了解並接受,我打算讓她進入我的變裝生活。
這天我把她打電話約她到我的家裡,她同意了,還說買些吃的東西來一起在家裡吃晚飯。我的家並不大,不過足夠我一個人居住,是一個對於我這樣有特殊癖好的人絕佳的自我空間。想到一會兒女友會來,而且還計劃過要讓她接受我的嗜好,總得做一下准備,我便開始忙了起來。
由於這是在家裡,不用當心用什麼人會來打擾,也不用當心外面可能從別人那裡來的奇異目光,變裝就可以更加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設計自己的形象。
我先洗了一個澡,把身上的污垢清理一遍,用吹風機把身上吹干後在全身都抹上雪花膏。為什麼用雪花膏呢?因為我要穿全包的乳膠緊身衣。全身都抹好以後,在胸前粘好義乳,我就是開始穿我粉紅色的乳膠全包緊身衣了。這件緊身衣是我在德國一個網站上提供了我全身關鍵尺碼訂做的,而且還連著一個我挑選的面具,這樣,這件緊身衣便可以成為我全身的第二層皮膚了。
從腳部開始,讓緊身衣從下到上貼緊我的每一寸皮膚,待把緊身衣穿到胸前這個部位的時候,已經是十多分钟過去了。我把面具調整到合適的位置,對准眼睛和嘴後,就開始從背後拉拉練了。雖然這是為我量身訂做的緊身衣,但由於我要求穿上後緊貼全身的肌膚,所以這件膠衣是比較緊的。隨著拉鏈環接近頭頂,我感覺到全身都開始為之收緊,我並住呼吸,一口氣把拉鏈從後腦一直拉到了末端。瞬時我感覺到了一種與世隔絕的真空感,並感到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獲得了新生的人一個粉紅色的乳膠少女。
頭頂部拉鏈的末端有一個小環,我用一個精制的小鎖把這個環和拉鏈環上的小環鎖了起來。由於這個小鎖的鑰匙是十分精制和復雜的鑰匙,按常理來說如果沒有人幫我是無法打開的除非破化緊身衣。
穿完緊身衣,我在頭頂上戴上一個全套頭的黑色假發,由於假發和緊身衣的頭頂都特別設計了按扣,就算做大的動作假發也會留在頭頂。戴上假發,我在腰上穿了一個能把腰圍收到很小的乳膠黑色封腰。穿上封腰後我的身體呈現出少女般的曲線。穿上黑色的乳膠內褲,一衣套性感的短袖女傭服,一雙到手肘的黑色乳膠手套,一雙黑色的大網眼絲襪,一雙精制的女傭布鞋,一個黑色的乳膠頭飾。我心目中所向往的那個乳膠女傭出現了。門鈴響了,我不由得心頭一緊,因為小雯(女友的小名)應該還有40分钟才會到,現在門外的不速之客會是誰呢?
為了“安全起見”,我便“光著”腳慢慢走到門前,透過視線本來就不是很好的面具眼孔從貓眼裡觀察外面是什麼人。一看原來是送信的,因為想到這個時候不會有什麼重要的信件,我便沒有開門也沒有出聲。5分钟後他大概感覺裡面沒人就走了,我便回到茶幾邊跪下繼續恭候我的“主人”。
時間慢慢的流逝,大約1個小時後門鈴再次響起。我還是蹑手蹑腳的走到門前,透過貓眼看外面是什麼人。這次果然是我期待已久的小雯。確定是今晚的另一位主角後,我先在門前跪下,頭低下看著自己的膝蓋,右手放在腿上,用左手用力把門緩緩打開。這樣小雯從緩緩打開的門裡看到了一個恭敬的,等待著為主人服務的乳膠女傭。
我雖然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我想她一定多少感到驚訝了吧!
她慢慢走進來,關上門,把我扶起來,我們慢慢走到客廳,在沙發上坐下。她什麼都沒有說,僅僅是用雙眼注視著我的雙眼,從她的眼睛裡我看到了從未看到的愛和興奮。這樣過了不到一分钟,我意識到似乎作為女傭不應該和女主人一起坐在沙發上,馬上起身跪在小雯的腳邊,低下頭,雙手放在自己的膝蓋上。她笑了笑,坐到了地毯上,我的面前,雙手抱著我,並用臉貼著我的臉,輕聲說:“我也想變成和你一樣的樣子,可以嗎?”。我馬上猛點頭,並用手勢告訴她等一會兒,我幫她去拿裝備,並指了指浴室,讓她去洗個澡。
她笑著點了點頭,拿著自己的毛巾便進了浴室,我則到自己藏裝備的房間開始幫她挑選今天的裝備。挑選好東西後我回到客廳,把東西都放在沙發上,自己則繼續跪在茶幾旁,等著她從浴室出來。
大約過了10分钟,小雯身上帶著熱氣走了出來。我招手示意她過來,她指指身上,大約是問是不是不用穿衣服了,我點了點頭。她便披著毛巾走到了我跟前。我站起來,把她身上的毛巾取下,放到一旁,這樣,她就光著身子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先幫她在全身塗上專用的潤滑劑,然後拿出一件和我身上穿的這一件一樣,只不過是按照小雯身材訂做的全包乳膠衣,示意讓她穿上。小雯把膠衣拿在手上,我能看出她臉色暈紅,大概多少有些羞澀。我幫她把膠衣的腳部套在她的腳上,並把膠衣順著她的小腿往上穿,大概是膠衣和小雯的皮膚貼得很緊,我能從膠衣上感覺到她的體溫。大約10分钟後,我幫小雯把膠衣的面具套在臉上,從後面把拉鏈由腰部拉到頭頂,並鎖上小環,小雯就變成了一個沒有頭發的粉紅色乳膠娃娃。
她選了一頂金黃色的假發套在頭上,穿上了一套黑色的文胸和內褲,還有一雙大網眼的褲襪,套上一雙我為她准備好了的長筒高跟鞋,一雙過肘黑色乳膠手套。這時,小雯變成了一個穿著女王服飾的粉紅色乳膠娃娃!
小雯著裝完畢後我們來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我問她:“喜歡嗎?親愛的”
“我真想以後都這樣,這太美妙了!”她回答道。
“真的嗎?親愛的,你想以後都這樣?變成一個可愛的乳膠娃娃?”
“實際上我今天到你這兒之前就猜到你要給我看什麼了。實際上我也是個緊身衣愛好者,不然上次你那樣到我家樓下我還能那麼冷靜嗎?”
“那。你是想以後都這樣穿著?成為一個‘全職’的乳膠娃娃?
“嗯,我一直都希望有這樣的經歷,但因為這樣的癖好實在太難尋找到知音了。既然我們能在一起,這也許是我們的命運吧。來你這裡之前,今天下午我已經辭掉了工作,和家裡人說公司派到外地去,可能需要最少半年時間才能再見面。我還把我所有的緊身衣和一些衣服都裝進了旅行箱裡,現在就在你這兒樓下我們的車庫裡。”
“小雯,真感謝你能這麼信任我。你說得對,我們在一起也許真的是老天的安排。我們在這個自己的小天地裡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對粉紅色的乳膠姐妹,只要你願意,親愛的。”
“來的時候我想最後試試你,從今天看到你所做的,和你剛才所說的,我完全信任你了,今後就讓我成為你的乳膠娃娃吧。不過你得把我的行李箱拿上來,裡面可是有我的很多寶貝哦!”
我說好,但問她是不是現在就去,如果現在去這樣出去可能就會讓我們的秘密不再是秘密了。小雯說這也倒是,不如現在也不要脫下這剛穿好的裝備,晚上我們悄悄的去把箱子拿上來。反正東西是在我們自己的車庫裡,想什麼時候去拿都可以。
就這樣,我和小雯,不,應該是兩個粉紅色的乳膠娃娃纏綿在一起,一直到天黑。
天黑定以後,小雯說我們一起去拿箱子,我說兩個人去太著眼了,不如我一個人去就行了。何況小雯不是要在我們這個自由的空間裡無拘無束的當一個乳膠娃娃嗎?小雯笑了笑,同意了,但一直囑咐我一定要小心。
我穿上一件黑色的風衣,帶上一個白色的大口罩,頭上圍上了一條深色的頭巾,再帶上一頂棉帽,就打開門出發了。因為現在已經是冬天,這樣的打扮並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從家門口到車庫,拿出箱子再往回搬,一路上很順利。小雯的箱子挺大,而且鼓鼓的,但並不是很重。我不是很費力的就把箱子搬到了我們的大門口。在大門口我聽到裡面有“咚咚咚”錘子敲打金屬的聲音,但沒有在意,便按下了門鈴。
小雯打開門,吻了我一下,便和我一起把箱子搬進了客廳。關好門,我脫下剛才偽裝的衣服和帽子,露出了自己的“本來面目”和粉紅色性感的小雯相視而對。
小雯說,我想給你一個驚喜,但你不可以激動哦!我說好啊,快給我看看。
小雯轉身去拿來一個小盒子,裡面有小節小節的金屬小片,不過很容易看出是鑰匙,而且是四把。我差不多猜出是什麼了,心裡頓時產生了一中奇妙的快感,但我依然保持著平靜,等著小雯親自告訴我這是什麼。
小雯說:“親愛的,這就是我們這兩件乳膠緊身衣頭頂上小鎖的鑰匙。”
正如我所想,這就是那兩個鎖的鑰匙,而且這裡的四把還連上了備用鑰匙。如果沒有鑰匙我和小雯是沒有可能打開精鋼所制的小鎖的,除非用剪刀破壞緊身衣,但因為緊身衣很薄,而且和皮膚貼得很緊,這樣做肯定會傷害到自己。想到這裡,我們無法輕易的脫下這緊身衣,我心裡的快感更加明顯了,我看到小雯的胸在前後浮動,正在喘粗氣,知道她也十分的興奮。我們便再次纏綿在了一起,這次我們脫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只留下了緊身衣和假發。。。。。。
今後我們怎麼辦呢?總不能就這樣整天在家裡不出去,但緊身衣無法脫下,我們能想出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嗎?小雯的大箱子裡放了什麼?想要知道這些答案,請關注後面的章節!
由於我一開始就把空調定到了很低的溫度,所以做了那麼多動作依然不是很熱,但有一點點累。我便在茶幾旁跪下,把雙手放在大腿上,低著頭,像女傭那樣等待住人的召喚。
10多分钟後,門鈴響了。。。。。。
就這樣,我們在乳膠緊身衣下,我們的秘密私人空間裡生活了幾天。由於兩件緊身衣都在下體做過特殊的處理,所以正常的上廁所是沒有問題的。
這一天,家裡吃的東西都差不多沒有了,需要出去買一些,但我和小雯身上的“乳膠皮膚”還是沒有辦法脫下來,我問小雯有沒有辦法。小雯咯咯笑了笑,雖然我無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應該感覺得出來是挺得意的神情。
小雯拿著她行李箱的鑰匙到了儲物室,不一會兒她拿著兩個肉色的東西和一個裝著透明液體的小瓶子走了出來。
“這是什麼?”我問
“你猜猜?親愛的”小雯說
“看起來像是面具哦,這樣的面具我也有啊,用我的就可以啦”
“真笨,如果和你的一樣我要拿出來干嘛,當然是有區別的啦。你答對了,確實是乳膠面具,不過和你的乳膠面具可是有很大的區別哦!”
“呵呵,是麼,那你准備怎麼做呢?”
“你可是要聽我說的做哦,拿個凳子來坐下,我幫你套上你的‘臉’”
“遵命,親愛的!”
我拿了一個椅子來坐下,小雯走到我的身後,摘下我的假發,把面具和假發放到了一旁。她打開那個小瓶子,擠出了一些透明的液體在她乳膠皮膚的手上,然後就在我的頭上抹。我問她這是什麼,她說這就是這兩個面具和我的面具不同的秘密。我便沒有再說什麼。液體均勻的塗滿了我的面部,和整個頭部,甚至還塗到了脖子上。塗完液體,小雯拿起了其中一個面具,撐開下面的開口便開始往我頭上套。
我看了一眼面具,感覺面部十分的逼真,但我的仿真面具並沒比它差多少,到底有什麼不同呢?也許不同就是我的仿真面具是從後面用帶子系緊,這個是直接套在頭上吧,我想。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面具已經完全從覆蓋了我從頭頂到脖子的所有地方。而我看到嘴前面有長長的一條東西伸著,讓我無法清楚的說話,我便指了指。小雯笑了一下,便把這一條東西往我嘴裡塞,一直塞到了喉嚨那個部位。
“你先不要說話,先自己適應下這個面具,一會兒你會感覺到它的神奇的。剛才我塞到你嘴裡那個部分的下面有個洞,你把舌頭伸進去。”小雯說
我照做了,我把舌頭伸進了小雯說的那個洞,我感到這個洞大概就是專門放舌頭的地方吧,因為我張開嘴伸舌頭便能看見。這時我感覺喉嚨裡癢癢的,不過沒有在意。
“趁現在你幫我帶上我的‘臉’吧,親愛的”小雯說道
按照剛才她幫我帶的方法,她先做在椅子上,把假發放在一旁,而我先幫她抹那些透明的液體。抹完以後我幫她把另一個面具往她的頭上套。我這才發現面具實際上很小,但居然沒有費什麼力氣就一直套到了小雯的脖子。
然後我照她所做的把嘴前面的那一條東西往她嘴裡塞。這樣,小雯的臉也從粉紅色的乳膠娃娃臉變成了肉色的人臉。因為沒有鏡子,我無法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不過從小雯的樣子來看,這是一張十分標准的東方美女的臉,而且不像其他的仿真面具一樣感覺很死板,反而是十分的生機勃勃。這時小雯正閉著眼睛,按她的說法是在適應這個面具。
“呵”我笑了一聲
不出聲音便罷,一出聲音我自己都差點嚇了一跳,剛才我發出的居然是清脆的女聲。這時我看到小雯的臉動了一下,可以看得出來她是在笑。
“這就是你這兩個面具的特別之處?親愛的”我用這個不熟悉的聲音問道
“呵呵,你發現啦,不過還有更神奇的地方呢,這以後慢慢告訴你”小雯用和我很相近的聲音回答到。
這時小雯站起來,又走到儲藏室裡,拿出一個鏡子和兩頂黑色的假發,一頂戴在自己頭上,一頂幫我帶上。她拉著我坐到沙發上,把鏡子放到我們前面讓我看。我驚訝的發現我和小雯簡直成了孿生姐妹,我們的樣子幾乎是一樣的,除了一些十分細微的差別以外。
“你一定在想這是什麼面具吧,親愛的姐姐,讓我慢慢告訴你”小雯吻著我說………………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紧身衣, 变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