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毒枭

(一)
我是个卖粉的,这是谦虚的话。实际上,昏黄市所有的白粉都在我的操纵下。
我炒房地产,卖粉的钱拿到银行里面存起来?那是找死!瑞士的也不行。我还是比较喜欢做生意。把钱洗得干净一点,也是一条后路。
我做过的生意很多,年轻时卖过保险,也干过医药器材,后来去了趟金三角,才算发达了。我很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
如果有可能,我还是想放弃卖粉的生意,炒房地产的钱已经很多了,我不需要太多了。可是我不是一个人,我有一群兄弟跟我吃饭。手里的钱从二十亿变成十亿,虽然也够花,可是我的兄弟们都不会答应。我的脑袋还是别在腰上。
“阿东死了。”我跟我面前的秘书说的。这个人我相信他,他是我从倒卖医疗器械的时候就跟着我混的小弟,他的名字叫刘颖。虽然名字很女人,但这个人能力出众。排行第三,我一向叫他刘三,别人也叫他三哥。以前当过兵,现在虽然四十了,不过一米八的身高和魁梧的体魄告诉我,他还能!
“他不小心。”刘三回答,他坐在我的茶几上品尝安溪铁观音。
我说道:“他不小心,让条子给看上了。”阿东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他让警察给无间道,然后就死了。
刘三跟着说:“听说卧底的是一个女警。”
“嗯。”我知道这件事。
“用不用灭她全家?”刘三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暴力了,金三角的时候磨难太多了。
“她已经跳楼了。”我说道,“而且我不想咱们暴露。”
“那兄弟们怎么想?”刘三这个人,还是重感情。
“把阿东的储备金给他家送过去。”我想了想阿东账户里的钱,“再加一百万,晚上我去!”
“兄弟们的感情不能伤,刀口舔血,出来混,都是要还的,留一条后路给兄弟们就够了。条子再凶,也是理所应当。咱们干什么,自己心里要清楚!她就算不跳楼,咱们也不该报复。”我给刘三说道。
“嗯!”这几年都没有这种事发生了,大家做事都很谨慎,快忘了自己是干什么。刘三的脑子还是没转过来。
“好了,哪天你和底下的兄弟沟通吧。”我不想再说这件事了,阿东是从金三角带出来的人。
“夕阳路那块地怎么样了?”我问道。
“已经拆迁的差不多了。”刘三跟我说。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嘱咐一下:“跟拆迁队的人说,有事找政府,不要自己干,出了事,没必要!”
“黎哥,这几年你越来越小心了。”刘三还是有怨念。
“咱们搞房地产是正经生意,就正经来做!卖粉的时候再发泄一下嘛!”我倚了倚老板椅,“嗯,我看拆迁队里那个新来的小伙子身手不错,可以发展。”
刘三笑了笑,“你说阿宾?嗯,是谭腿的传人呢,一路腿法不错,比我当年都强!”
我也笑了,“你当年是用枪的,把你枪给缴了,你就剩下当兵学那点了!”
“你还说我?你连枪都玩不好,不是我,你早当花肥了!”刘三拆我的台。
“哼哼,我是老大!”我说道。
“对了,你儿子学习怎么样?”我们又说了些家常,喝着茶,一下午就要过去了。
阿东的妻子和儿子今天晚上坐飞机走,他的后路也是我安排的,警察已经解除了对家属的控制,我决定把他们送到泰国去。那里不会有人关注他们,让他们平安度日吧。
看着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离去,我还是有些忧伤的。
“细雪,上来吧。”我给司机打电话。
细雪是个好女人,从十八岁就跟着我,那时候我刚在昏黄市打开市场,她一路追随,直到现在。
门开了,我的门,只有细雪可以随便进来。之所以不给刘三机会,因为有几次我和细雪做事的时候被他看见了。
“黎叔,你怎么了?”细雪的眼睛很媚,笑起来尤其好看。
细雪随手关上门,婀娜多姿地走到我的办公桌上。今天她穿了一件热裤,白腻的大腿颤巍巍的晃动,从脚尖带着胸也微微荡漾。

细雪的表情看着像是想笑,可是又有点不像,我看不出来到底哪里有可笑之处。不过是阿宾回来而已,还用得到这样吗?
莫非阿宾整成刘德华回来了?他要是整成刘德华,我就把他送到海边喂鲨鱼。
就算整成梁朝伟,也是不行的!
“阿宾刚下飞机,在外面等着。”细雪告诉我。我忽然有了好奇心。
“让他进来。”我定了定神,吩咐细雪。
细雪把门带上,走了出去。
细雪出门一会儿工夫,门被轻轻带开,一个穿着黑色短裙白色衬衫的女秘书走进来。黑色的丝袜和黑色的三寸高的皮鞋看着十分诱惑,只可惜本人却走路迈着内八字,仿佛是高跟鞋带着他往前走一样。
“我不要水。”
我没要秘书来,她来干什么?
咦!这个秘书我没见过!
算了,说不定是细雪招来的人。
“让阿宾进来!”我吩咐道。
女秘书期期艾艾地说道:
“黎叔,我……我就是阿宾。”说完之后,阿宾低下头,脚迈着内八字,双手夹在两腿间,一脸不知所措。
“我顶你个肺!”我忍不住要爆粗口,这家伙去泰国一趟别的没学会,倒是把泰国国粹带回来了。
“你去泰国一趟就是割了鸡 巴当女人!干你妹,算你狠!”
“黎叔,我……”阿宾弱弱地反驳,“我,我没割 鸡 巴。”
听到阿宾说这句话,我忍不住笑喷了。
“哈哈……算了,随便你了。你过来,让我看看你。”
阿宾听我吩咐,一步步挪了过来,站在我面前,还有一丝惧意。
我倒也不是没见过人妖和变性人,当初在泰国的时候,每晚都要一个人妖来尝鲜,但是自家手下变成了前凸后翘的模样,实在还是第一次见到。
“放心,我也不会强 奸你。我给你花钱整容,总要看看成果如何。”我想不到一个谭腿高手,竟然像个被强 奸的初中生一样的表情。
阿宾听到我的保证,立刻几步走到我面前,在我的书桌上轻轻地倚上,双腿略微岔开,摆弄自己的裙角。撅着嘴好似要我亲她一样。
“站正点,这不是强 奸!”
“噢。”阿宾似乎有些失望地站直了身体。
我用中指点一下他的下巴,他很配合地顺着我的手指抬起头,一丝带着惊喜的笑意露了出来。
“噫,竟然没有整容。”
“我觉得,我长的还可以。”阿宾倒是不会谦虚。
我看了看阿宾淡妆的脸,鼻子英挺,眉毛弯弯,虽然俏丽,却也能看出真是阿宾。
“那这个呢?”
我忽然觉得,让阿宾去泰国不是一件坏事。我把手从阿宾的领口伸进去,阿宾挣扎一下就嘤咛一声不动,任由我在她的胸前摩挲。
“像是真的一样嘛。是不是用了很多钱?”我问道,其实我摸得很爽,那一点钱就无所谓了。
“没有,这是用腰上的脂肪填充的,医生说以后我坚持吃药,就不必再去手术了。”
原来是自体丰胸。
“听说,这是瓦塔纳医生发明的,去年还让中国的一家军医院买了技术。”阿宾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另一只手揽住阿宾的腰,一只手摸着阿宾的乳 房,滑腻的忍不住再摩挲一下。
“嗯,那你现在也不能再叫阿宾了,改一下名字吧。”我说道。
阿宾低头说道:“我的护照上叫梁冰。”
那就阿冰好了。
我一拍阿冰的屁股,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去买几件衣服,休息几天,然后来上班,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要考虑一下。”
阿冰本来有些陶醉的神情立刻变了,急道:“黎叔,我的功夫没搁下,真的!要不你找几个人来我给你看一下。”
“看什么?看你被人轮干?”我喝道。
“你师傅在慈善堂里当教官,教太极拳,你去看看他吧。”我顿了一下,再说道,“没说让你干什么。我本来打算让你当保镖,现在是不是改成贴身的?”我笑着问阿冰。
阿冰眼睛一亮,应道:“好,黎叔,我明天来上班。”
“不必了,让你休息两天就休息两天。”我说道。
阿冰看我不似说笑了,才应道:“好,黎叔,我过两天就来上班。”
我看着阿冰走出去,转过门之后“哎哟”一声,“啪”一声摔在地板上。
我无语了。
阿冰走了一会儿,细雪才进来。
我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细雪笑着回答:“是啊,阿宾做手术之前打过电话问我。”
我也笑着说道:“那你不怕他抢你的位子?还有,叫他阿冰吧。”
“好的。”细雪从善如流,说道,“我觉得,让她来也挺有意思。嗯,自从小荷死了之后,就我一个人了。”
小荷是她的姊妹,以前让我一起弄上床过,后来在印尼时遇上海啸,被海浪卷走,尸骨无存了。
“小轩窗,正梳妆。”我念着小荷最喜欢的诗句,忽然没有了和细雪来一发的兴致。
细雪见我有些低沉,便不再说这个,说起了正事。
“黎叔,十三刚才发消息过来了。要和你见一面。”
十三是和阿大同批进入警局的卧底,半年多前据说执行特别任务,又参加援藏干部,一直没有联络。现在算一下,应该是在西藏玩藏獒,竟然要和我见面。这里面有问题。
“嗯……”我想了一下,问道:“在哪里?”
“三哥开的神爱模特公司对面的四一九宾馆里面。”
“这个……”我忽然灵光一闪,对细雪吩咐道:“让阿大查一下半年前援藏干部的名单。”
细雪忽然也想到了:“黎叔,你的意思是援藏干部名单就是卧底名单?”
“有可能。”
“什么时候见面?”我问道。
“两天后,晚上再联络。”细雪说道,“我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他了。”
我点了点头。
阿冰果真说话算话。两天后的早上就站在我的门口。我去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她站在那里吓我一跳。
早上和细雪来一发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你先在我办公室吧。”我吩咐道。
今天阿冰不穿三寸高的高跟鞋,显然上次吸取了教训,穿着一双白色的低跟鱼嘴鞋,配上白色丝袜和米色的套裙,还有修剪过的碎发配着几缕挑染成紫色的头发,确实有俏佳人的感觉了。
我让细雪在我办公室里放了一张桌子,让阿冰先在那里坐着。
我的事情没多少,只是随便坐着,虽说对阿冰这个小人妖很有性趣,但是我也不是推了就上的莽夫。
这种事情,还是看环境的。
下午,细雪告诉我,十三在宾馆的419房间等我。
“黎叔,是用一个女人的名字开的。那个女人是神爱模特公司下属的模特。”细雪皱眉告诉我。
“不碍事,我今晚去看看就好。”
我相信十三不会出卖我。虽然我也很奇怪这件事。
“晚上我带着阿冰一起去,让阿冰保护我的安全。”我说道。
阿冰在旁边的小桌子上趴着,闻言眼睛一亮,用急促的语气说道:“好的,黎叔。”
我推了推眼镜,笑着让细雪离开。
晚上,我先在四一九宾馆附近看了看,周围确实没有条子或者其他人监视,才去了419号房。我让阿冰在楼梯口等我。一个人敲了敲419的房门。
“进来。”
一把女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我推开门,看到里面有一个穿着粉色睡裙的女人背对着我,慢慢转过身来。
十三呢?我想道。

大毒枭 第三章
我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女人,一个背影窈窕的女人在换衣服。露出的粉色胸罩和三角裤我瞄到了一眼,就披上了一件白色的纱裙。
“对不起,我走错了。”我退后半步说道。
我愣神间,那个女人已经转过身,五官清秀,鼻子挺拔,眼睛上挑,颇有些媚气,只是嘴唇略微厚了点,抹上粉色的唇膏更显得肉欲十足。
我心里有些火气,不是看见女人就上火。我这个年纪,对于女人来说,虽然有要求,但不是毛头小伙子,看见了就上。我是很生气,十三竟然在和我联络的时候还想着玩女人。
朽木不可雕,明天把他儿子好好培养一下。我心思转了几下,终于还是装作走错了房间。
我已经把半个身子转过去了,我确定我没走错,但是我不想和一个应招女说些什么。
明天让刘三好好跟夜总会这几个家伙说一下。算了,这也没用。
“黎叔,没错,就是等你了。”女人轻声说道。
我又愣了,她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我的语气一定很冷,因为我的心中有杀意。
十三要干什么?
我忍着没有把阿冰叫进来。阿冰刚做过手术,普通的保镖工作还能胜任,这个局是为我设的,他进来无用。
“你猜!”女人笑着说道,挺了挺胸,果真微波阵阵。
猜你妹!
我警惕地看着周围,周围没有异状,只有这个女人,坐在宾馆的沙发上。
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女人。女人笑着把一条腿敲起来搭在另一条腿上,身子向后一倚,私处若隐若现。
是色诱,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不过我仔细一看,心中的大石倒是放下了。
“十三,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过我想,跟你的工作有关,对不对?”危险既然解除,那就没什么了。这个女人十三,十三是男人,这本来是矛盾的,不过看到阿冰的变化,我就没什么不能接受。
宾馆的沙发并不大,十三摆出了《本能》里面莎朗的经典诱惑造型,就占了很大的地方,我只好坐在扶手上。
既然坐在扶手上,自然就会离十三很近。闻着十三身上女人的味道,我想要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
“黎叔,你怎么看出是我呢?”十三似乎很不解地问我。顺便,把身子向我的方向拱了一下。
如果这样我还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这么多年就是在干猪肉了。

大毒枭 第四章
八孔回来了,这是个好消息。
八孔在金三角负责那边的货源和实验室里面的提纯工作。这次来找我,想必有什么事情,比如金三角那边的货源出现问题。
将军那边的货源我已经不大想竞争了,最近边境的风声太紧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已经想走哥伦比亚的路子了。
但是八孔不知道,刘芒不知道,刘三也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在和哥伦比亚的人接触。
网路是个好东西,最近和哥伦比亚的大毒枭安德森的接触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只等一次见面,或者,一个契机。
将军的翻脸是个不错的机会。
我等着八孔到来,不过,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
我坐在车里,翻出了孤月给我的名单,上面一个个名字都是身为警官的男性名字,要从其中寻找现在的身份实在是一件难事。
交给刘三,让他暗中调查吧。
“谭孟伟!”我看到了这个名字,立刻想起了一个叫做“韩梦薇”的女人。
嗯,他不是女人。
前两天刘芒给我打电话,说我办事不地道。竟然送一个人妖给他。
听说韩梦薇在和刘芒上床的时候假阴脱落,让刘芒十分生气。
生物粘合剂虽然天衣无缝,但是时间是一个好东西。什么粘合剂都难以抵挡时间的摧残,尤其是使用过度的时候。
韩梦薇是一个美人,我看到了也会忍不住上了他。但是一个警察,我还没有那样的兴致去处理完结的问题。
看着这个名单,名字这么像。我若是想不到他是谭孟伟,我看我已经老年痴呆到一定程度了。
真正的韩梦薇已经死了,这是细雪给我的情报。
阿冰在开车,我也在想一些事情。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公司之后就让八孔来找我。
阿冰站在我的身后,不动不言。
今天阿冰穿米色的套装,和昨天的略有不同。肉色的丝袜恰到好处把他修长的双腿包裹起来,我忍不住想要去摸一下。不知为何,今天换上了一双比昨天略高的鞋。在慢慢适应高跟鞋,为以后十二厘米做准备?
阿冰的表情依旧没什么起伏,我说道:“现在不必你了,你随便在哪里坐着吧。”
阿冰点了一下头,很失望地坐在门口的桌子上。瞧自己的手指。
今天他的指甲上涂了紫色的指甲油,在心情上来说,是渴望被爱。
敲门声响起,门外进来了两个人。一个人魁梧高大,阿玛尼的西装穿在他身上仿佛紧身衣一般,一脸络腮胡让我非常不爽。这就是八孔,我一直以来的小弟。
“你今天又没有刮胡子。”我说道,“注意你的形象。”
八孔笑着回答:“大哥,这不是我的错,今早刮了,这么一会儿工夫就长出来了。”说着捏住下巴上的一根胡子拽了下来。
“你看!”
我看这东西干什么?
阿冰也在一旁看的有些傻了。
另一个精瘦的年轻人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眼睛中露出的也是渴望,不过却不是阿冰一般渴望被爱,而是一种向上的欲望。
“这是谁?”我问八孔。
“这是咱们研究室里的阮研究员,赛义姆。”八孔给我介绍。
“哦。”我不置可否地点一下头,这种人在研究室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没必要每个人都记住。
这个赛义姆看到我无可无不可的态度,略有紧张又在意的笑容僵在脸上。
“你先出去,一会儿叫你进来。”八孔挥挥手让他出去。
看赛义姆出去了,八孔递给我一份资料。
我并没有看,等着八孔的话。
“嗯,大哥,先说一下金三角那边的事吧。”八孔说道,“将军的人昨天到我那边去了,他们要停止对咱们直接发货。”
“哦?为什么呢?”一切皆在意料之中。
“咱们的需求太少了。”八孔说道,“那边刘芒承诺多吃进百分之四十的货,将军的意思……就是把货交给刘芒。”八孔说得有些结巴,刘芒本来是我的小弟,现在竟然不知怎么回事直接跟将军的人接上头,还要霸占我的份额。八孔当然很不高兴。
“大哥,我跟将军的人说了。你是我大哥,永远就是我大哥。刘芒那小子,算个屁!”
八孔忽然之间爆发起来,坐在对面的凳子拍着扶手。我只是笑着看着他。
“大哥,咱们弄死他!”八孔说道。
阿冰听到这句话,耳朵都竖了起来。
“都是兄弟,搞这些干什么?”我说道,“刘芒有本事,就让他干,他干不了,咱们再说。”
八孔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只是叹气。
“大哥,你就是太重意气了。”八孔对我的评价。
“没关系,你来就是这件事吗?”我问道。
“嗯,还有将军的人让我告诉你。”八孔说道,“将军的人在两个月之后挑选新的代理人。”
“嗯,这样啊。”我笑了笑,“没关系,咱们这几年炒房地产也赚了不少钱,不会让你没饭吃的。”
八孔只是摇头,说道:“我还是去做了刘芒。”
我回答:“都是兄弟,何必呢?再说不管怎样,研究室还是有用的。”
“大哥,我不是为了研究室,我是为了你是我大哥。”八孔十分动情。
“那边能想不到你要去做掉他?”我问道。
没有意义的事情,我知道。
八孔叹了口气,知道我真的不打算去把刘芒给杀了。
“刘芒手底下也有一班弟兄,你想要怎样?”我问道。
八孔于是摇头。
“说下一个。”我让八孔说别的事了。
“嗯,那说别的吧。”八孔情绪不高,“这个赛义姆,是咱们研究室的人,他说,他能提纯冰毒,做到和教授一样的效果。”
“哦?”我十分惊奇。教授本来是一个中学化学教师,不知为何发现了制作毒品上的天赋,就来投靠我。后来能力越来越强,能将冰毒的纯度控制在百分之九十九,这真是一个天才。我们就把他叫做教授了。
我为“九十九”这个数字骄傲。
看来这个赛义姆也是个天才。
“这个赛义姆跟着教授看了三年,每个步骤都能和教授做到一样。”八孔说起来,表情里透露的信息带着一丝兴奋,“而且我让他在我面前演示过,纯度也确实能达到教授的效果。”
我皱了皱眉头,笑着说:“这个中东来的看来是个天才。”
我正在看赛义姆的简历,是伊斯兰教教徒
八孔接着说道:“是的!这个家伙就是个天才。”
“你看呢?”我问道。忽然有一种好笑的感觉出来了。
“教授这些年也不年轻了,我的意见就是给他些钱,然后让教授颐养天年。”八孔说道。
好在没有卸磨杀驴,我想道。
“把中东的叫来。”我说道。
阿冰出门便把赛义姆叫了进来。
赛义姆进来之后,我才仔细看了看他。虽然带着金丝眼镜,但是额头和细眯的双眼显示,他果然不是本地人。
“听说你对教授的提纯很有想法?”我问道。
赛义姆略带拘谨的面容闻言忽然有了活力,说道:“教授这几年来的步骤,用料和用量我全部掌握,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不辜负黎叔对我的器重。”
我什么时候器重他了?
“黎叔,您放心,只要把研究室交给我,我每个季度的产量都会至少增加百分之三十。”赛义姆十分兴奋地对我说。
百分之三十?这真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那我是不是不用给你原料了?”我开玩笑道。
赛义姆的脸上立刻有了一丝尴尬,说道:“当然要原料充足,充足。哈哈……”
“现在研究室里面的人太懒散,每天只工作六个小时。黎叔,我觉得,咱们能提高产量的。”赛义姆接着说道。
“这样啊?”我问道,“原料的步骤,分量不能有一丝差错。你能做到吗?”
赛义姆拍着胸脯说道:“当然,我对将军的货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
我便明白了这个赛义姆的底细。
我对阿冰说道:“阿冰,来。”
阿冰立刻站起来站到我的对面,跟赛义姆距离不过三步左右。
“这个中东的交给你处理了。”我说道,接着意味深长一点地说道:“不要让我失望。”
赛义姆的脸上露出了仿佛做爱之后的轻松笑容,我也跟着笑了。
接着,一条美腿化作一团流光,重重地击在赛义姆的脖子上。
我愕然以对。阿冰一步飞身上前,裙子下面黑色的蕾丝内裤隐隐浮动,接着,他的那条纤细的美腿抬起,裙摆翻飞之间,赛义姆飞了出去。接着,赛义姆便七孔流血,显见不治。
“阿冰,不要杀人啊!”我惊得站了起来。
“这个……”八孔不知为何忽然有此变故。
我解释道:“对教授这个人的天才,不是模仿就行的。你虽然知道步骤如此,但是忽然一场暴雨,货又急着要,你说还等到湿度温度到了我能控制的时候再干吗?”
八孔闻言,方才了解。
“黎叔,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把这个中东的送到教授家当花肥吧。”我吩咐道。
“阿冰,我说过,不要杀人。”我语重心长地对阿冰说。这么冲动,也难怪对那个钉子户动手了。这种功夫,也难怪会杀人了。
阿冰低头说道:“对不起,黎叔。”
“想不到你割了鸡巴,还这么厉害。”
“人家……还没割鸡巴啦。”阿冰反驳道。

研究院不能给刘芒。
把研究院的不稳定因素排除之后,八孔却告诉我,研究院还有一个研究员已经去投靠刘芒了。
“没关系,一个人翻不出什么风浪。”我回答道。
八孔也只好无奈地告辞。
刘芒自己要筹措出一个研究院,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但是知道归知道,没有教授,他就做不了什么。和将军在一起时间长了,就更容易受到制约。
这些不需要告诉别人,自己知道就行了。
“黎叔,有你的电话。”阿冰在一边说道。
我看了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警察局的洛局长。”阿冰在一旁给我说明。
“洛局长,好久不见。”我开场就是毫无营养的话。这个洛局长名叫洛清云,是昏黄市警察局唯一一个女局长,虽然是副的。
“今天晚上,小轩窗。”只有一句话,然后就是忙音。
这是什么意思?我虽然和她见过几次,不过还没达到能晚上一起吃饭的地步。
我摇了摇头,这一定不是诱捕,不然警队直接就到公司里把我给弄进去了。
“嗯,细雪来了没有?”我问道。
阿冰扁扁嘴,说道:“黎叔,我也行的。”
我看了看阿冰,没有再说话。
阿冰夹着双腿低头走了出去。
今天,在细雪的身体里发射之后,我忽然想起了洛清云,那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如果让她穿着警服和我在床上,想必很有味道。
细雪察觉到我在想别的事情,在上面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我的分神立刻回来了。
“嗯?”
细雪问道:“在想什么?刘芒吗?”
我笑了笑,接着扶着细雪的腰部上下运动。
这种时候想一个男人是多么煞风景?
昏黄市的夜晚,华灯初上,虽然亮如白昼,但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是无尽的黑暗。
小轩窗私家菜,这是一处并不闻名的地方。洛清云选择这个地方,恐怕也是不愿意让别人发现。
我推门而入,阿冰挡在我的面前。
这是因为《马永贞》看多了吗?阿冰以为我推开门就是一把白灰。
这种小把戏,我早就不愿意干了。
我推开阿冰,笑了笑。
“在车上等我。”
阿冰十分听话地去车里。
穿着碎花裙的服务生小步上前,对我说道:“先生,七号包间。”
我奇怪地看着她。服务生说道:“黎叔,我是小陈的妹妹。”
是看门的保安小陈吗?
既然她认得我,那就没什么问题。
我推开包间的门,看到洛清云正在里面坐着。
“洛局长,真是久等了。”我进去之后,看到洛清云在里面冷着脸,便知道一定不是一夜情这种好事。
“不用客气。”洛清云是警局里出名的冷美人,虽然年过四十,却没有中年妇女应有的臃肿身材,虽然眉角有浅浅的鱼尾纹,却更增添一种风霜的韵味。
“洛局长邀我来这里,不知有什么事。”我问道。对于这种不明来历的事情,单刀直入总好过猜测不准。
啪!
一打宗卷拍在桌上。
然后,洛清云端着手臂倚在椅子上,无框眼镜后面冷冷的目光飘过来。
我虽然不明所以,但是答案既然在这里,翻开就是。
“咦,这是怎么回事?”
卷宗里面不是我的犯罪记录,也和我无光。而是一名叫做许若云的律师。
这是五钟市发生在上周的一起奸杀案。现场的一些照片,以及嫌疑人的证词。
看得出是一名出色的美女,可惜已经挂了,尸体旁边写着一行血字——你知道的太多了。
再看看嫌疑人的供词,写明是因为民事官司败诉,迁怒到律师身上。于是奸杀泄愤。
“你信吗?”洛清云问道。
“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我答道。
这么明显的事情,一定是报复,这个嫌疑人,也一定是个小弟。
洛清云听得脸上一片潮红,更添了一分妩媚,可是我知道这是气的。
“这是五钟市的,洛局长是什么意思?”我问道,忽然我想起了刘芒这个家伙。
“若云在上个月开始调查五钟市的毒品交易。”洛清云说道。
“她是个律师啊。”我说道。
“若云的老公因为吸毒,被抓进戒毒所了。”洛清云说道。
“然后呢?”我问道。
“若云要把害她老公的人绳之以法。”洛清云说道,“也为了让五钟市的毒品不再泛滥。”
“哦,我看不出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道,脸上一定很无所谓。
“黎叔,你是整个南疆毒品的老大。这你要否认吗?”洛清云一拍桌子,喝道。
“这么大细声,黑白讲也要负责的。”我笑了笑,我的履历清白的好像是处女。随便说两句又有什么关系?
洛清云定了下情绪,说道:“若云死了,我知道跟你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还是想把你叫出来骂一顿。”
“嗯,洛局长的希望就是我要做的。”我答道。出来混,挨刀都做好准备,挨骂这种事也该云淡风轻。
“那你能把南疆的毒品禁绝吗?”洛清云问道。
我只有苦笑:“有卖的人,是因为买的人。要是这个世上没有嗑药,罂粟花也只不过是一个观赏性的植物。黎叔倒下去了,刘叔也会站起来。洛局长,我能坐在这里,做事小心只是我的风格,真正支持我走下去的是人类的欲望。没有嗑药的欲望,我卖粉给谁呢?”
“若云死了。”洛清云低声重复。
“一个发正义春的女人,明明知道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还要一条道走到黑。见到棺材,还是走到黄河,人死还是心死,这看的是别人的心情。刘芒那个人心情一向不好。”我说道。
说完之后,便不等洛清云的话,我站起来径直走了出去。
只留下洛清云看着挚友的照片泪流满面。
走出去,正巧看到迎我进来的那个服务生,我拿出几百元,叮嘱道:“不要打扰里面的人,我先走了。”
服务生连连感谢,把我送了出去。
其实我的心情也不好,许若云无论怎么样,都是为了所谓的正义献身。刘芒这个家伙,做事这么绝,又这么张扬,迟早会被公安部备案。
嗯,或许不止是备案了。我听南疆公安厅的厅长前几天给我的电话,分明暗示我赶快和刘芒划清界限。
“黎叔,要去哪里?”身边阿冰问道,
“去你家,干你。”阿冰这个嘴边的肥肉,我只是等着一个时间而已,现在细雪不在,倒是可以了。
阿冰的脸上立刻红了起来。
“好……好的。”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注意开车,不要撞死在这里。”我心里还是有一股邪火,自从知道刘芒要自立一家之后。
当然没去阿冰家,要是遇见了阿冰那个师父,我当面说,我要干你徒弟,你死远点吗?
在我的别墅里,我看着浴室的半透明玻璃上的人影,听着阿冰在里面哗哗的水响,忍不住脱了衣服走进去。
“啊!”阿冰一声惊呼。我忽然有种夜袭的感觉。不过阿冰看到我来之后,便继续冲下身上沐浴露的泡沫。
阿冰的身材或许因为锻炼的关系,苗条异常却又。但是泰国大师的手段果真神奇,一点都看不出人工的痕迹,只有阿冰两腿之间软软垂着的一条,才有一丝违和感。
看着我慢慢走过来,阿冰有些紧张地问道:“黎叔,然后呢?”
我笑了,这种事不能不笑的。
“过来。”
我记得上次和细雪走后门的时候那一套工具应该还在,于是翻了一下,果然还在。
一个灌肠器,还有一些液体。我调配了一下,转头才看到阿冰怔怔地看着我,发现我回头,脸又慢慢红了,低下头说道:“下次我自己来。”
“好。”我说道。
我拨开他的双腿,阿冰急忙用手捂住下面那一条。
“抬高屁股!”我吩咐道。
阿冰依言坐在马桶上面,我将灌肠器插在他的后庭里,慢慢推了进去。
“啊……”阿冰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一番手脚之后,阿冰下面一条也慢慢翘了起来。我们两个人的猛然碰到一起,阿冰羞涩地要转过身去。
我伸手将阿冰抱了起来,并不重。走出浴室,放到床上。
“啊……”似乎下面一条让阿冰很困扰,阿冰一直试图掩饰。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真的。”我贴着阿冰的耳朵悄悄说道。
“是吗?”阿冰放松下来。我的手指趁机摸了过去,另一只手不断揉着阿冰的乳房。渐渐从一根手指到三根手指。
看阿冰渐渐适应过来,我把阿冰翻过身,说道:“我要进去了。”
“嗯。”
身子一挺,阿冰也跟着向前窜了一下,我按着阿冰的肩膀,说道:“放松些。”
“痛!”
“那要不下次?”我这样也知道,阿冰是第一次。
“不要!”
我慢慢把下面火热的阳具放了进去,终于感到紧逼的后面有一缩一缩的感觉,忍不住就要抽动起来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