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中的注定

改编自《我被朋友强奸和诱奸,并爱上他的真实经历》,原作者“情意浓”,网上可以搜到,耐心点,多翻几页就有了,有兴趣的可以对照原文。
  连角色名字都没改,只是把第一视角的性别换为了变装女,加入了一些cd元素、一点对话,再替换掉部分错别字和标点,算是简单粗暴了,凑和着看看吧。

  我和浩嘉是在去年部门辩论赛上认识的,彼此是各自队伍的主将,起初是敌人,赛后成了知心朋友。一来二去的,他知道了我喜欢变装的隐私,还曾半真半假的说过如果我真的是女人,他就非我不娶,平时接触中也似乎从不把我当做真正的男人看待,常有些超越了男性朋友间的亲昵小动作。但我明确的告诉过浩嘉,我只是喜欢穿女人的衣服,绝不会踏入同性恋的门槛,况且也已经有了一位女朋友,是我的大学同学,不过不和我在一个公司上班,她并不知道我的CD爱好。
  浩嘉是个聪明调皮的男生,还蛮帅的,当我变装时,倒真的希望有个男性同伴或是说“观众”在身边,以满足我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女性情节,浩嘉就是个绝佳的人选。首先他的嘴很严,不用担心他会把我的隐私说出去;再者他总能发自内心的把我当做异性对待,让我过足了当女人的瘾;最重要的是,当我全身女装出现在众多陌生人面前时,比如伪街,浩嘉是我最好的搭档——有哪个女人不希望依偎在帅哥的身边呢?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和浩嘉的情谊也在一天天加深,男装时我们是好同事、好哥们,但女装时的我会不知不觉的把浩嘉当做最亲近的人,甚至投入到他女朋友或妻子的角色当中去(没有肉体关系),只是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或刻意不去想罢了,潜意识里有些自欺欺人的想要维持住这份布拉图式的感情。
  去年九月,单位团委周末举行爬山活动,所有人都背着大大的旅行包,里面有食物、水、御寒衣物以及其它必备品。
  可惜天公不作美,连着阴霾了好几天,更糟的是,我们刚爬到半山腰就开始下雨。我们一共分了10支队伍,从不同的地方爬山。浩嘉一直在我身边,总找各种借口拉我手。雨越下越大,体力不好的人,比如我,就开始落后自己的小队了。他在我身边给我打伞,让其他同事先走。
  我累的气喘吁吁,身上又冷,实在不想爬了。雪上加霜的是我开始发烧了。浩嘉给团委书记打电话说我病了,要送我回去。于是我们开始下山。
  雨天在山上很难辨认方向,我们凭着记忆向公路的方向走。大概快中午的时候到了公路上,本以为艰难的爬山要结束了,谁知道我们下山的方向开始滑坡!泥土混着雨水从山上滚了下来,纵使我们腿再快,也来不及跑出滑坡范围了。盘山公路被泥土覆盖,我们也被冲到了山下。好在浩嘉拉着我爬到了一颗大树上,才没有被泥土封埋,只是浑身泥巴。
  原本被他救应该挺感动的,但他那双手实在让我感激不起来——都是生死关头了,他居然还用满是泥巴的手趁机摸我的胸部和屁股,当感觉到我的外衣下贴身穿着胸罩和小内裤时他还嘿嘿的傻笑了两声。平时女装时倒也没少被他揩油,但这么惊心动魄的时刻他竟还有心思“调戏”我,服了他了,真后悔今天鬼使神差的在比较厚的登山服和牛仔裤下穿了女式内衣裤。
  既然发现了,恐怕免不了被他戏谑几句,再占点手脚便宜,我勉强向旁边挪了挪身子,回头嗔怪的瞪了他一下。其实我更担心山上的同事们,他们比我们更危险。后来浩嘉说,滑坡主要在我们这个方向,他们应该是安全一些的。我终于有些放心了——其实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
  我们被泥水冲到了山谷,又顺着山谷继续往下漂,山上不断掉下来石木,我俩都被砸到一些,受了点轻伤。我还在发烧中,不会就死在这偏远的山里吧?命苦啊!浩嘉看我满面愁容,很自然的把我揽在怀中安慰我说没事的,我们会平安的,听着他的话,我的心情真的平静了些,把头偎在他肩膀上,庆幸此时有这样一位有担当的好朋友可以依靠。
  可是,一直这样坐在树上漂流也不是办法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后来在一个转弯处,浩嘉抱着我抓住了一个小树枝,爬上了石坡,终于暂时安全了。
  我的旅行包已经被冲跑了,他的还在背上背着。我们找到一个能避雨的石凹躲进去。
  他让我先脱下又脏又破的衣服,换上他包里的。我已经发烧了,可不想病死,伸手接过他递来的一套运动服,可是见他仍没有背过身去。
  每当我穿起女人衣服时,心理也会变的和女人一样,这些浩嘉是知道的。所以平时虽然我们无话不谈,也会小小的有一些越矩动作,但浩嘉从未见我的裸体或换衣服的样子。
  “喂!你转过去不许看~”我忍不住提醒他道。
  “怎么了?你现在不是男人装束吗?怎么说话变得嗲嗲的了呢……”这小子明知故问,真是太可恶了。
  “讨厌~你明明都已经摸到了……装傻!”
  “嘿嘿,刚才你大腿被石头砸的那一下好些了吗?快把裤子脱掉让我看看要不要紧。”
  浩嘉说出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我想想倒也是,事急从权吧。
  我满脸通红的脱下外面的登山夹克和T恤,露出胸前戴着的淡粉色胸罩,蕾丝边、薄纱、透明……感受到浩嘉火辣辣的目光一直盯着我的胸口,好难为情啊,赶忙穿上他的大运动服,不理会他。
  我的牛仔裤不是很紧身,毕竟是要爬山啊。不过里面超小的女式三角内裤怎么好意思让他看啊!我的脸滚烫滚烫,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裤子脱了,查看浩嘉刚提起的那块瘀伤,还好,并不严重。反倒是浩嘉一看到我下身仅着内裤的半裸样子,忽然呼吸声变的很大,我怔怔的看着他,他一下冲到了雨里,背对着我。我赶快把他的运动裤也换上,从石壁上接了雨水把脸洗干净。
  过了一会儿,他回来了,拿出背包里的面包和纯净水当做我们的午餐。我们俩的手机都进水了,开不了机,现在只能指望天晴后点一些火放烟让人来救援了。
  浩嘉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连我的一同用雨水洗了洗,然后挂在石凹里。
  他只穿一条四角内裤应该很冷吧,向我靠了过来。我注意到他裤裆里突起的部位,想起他刚刚明显克制住的冲动,有些害怕,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闲话,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但事与愿违,浩嘉的眼神越来越可怕,呼吸也不稳定起来,双拳攥得紧紧的,仿佛在竭力控制自己。
  “你怎么了?”我感觉到了危险,但还心存一点点侥幸。
  “我……我受不了了!给我……”他突然全身向我压了过来。

  “你别这样!我们是朋友啊!我是男人啊!”我故意强调自己真正的性别,再次提醒他。可是他已经抓紧了我的手腕,让原本就生病的我无法反抗,而且此时此刻,我的反抗根本就是徒劳,挣扎几下后,我只好任由他摆布。
  浩嘉的呼吸声很重,一边像野兽一样吻着我,一边解开我的上衣(其实是他的上衣)。可能是太急了。他没有解开我胸罩的扣,直接隔着薄纱的罩杯啃咬着我的乳头。
  我羞愧难耐,把脸侧了过去,想喊救命,想挣扎,但是我知道,在这个地方,没有用。
  他停顿了一下,又猛的把脸埋到我的颈窝又舔又咬。
  “不要啊~”我不禁喊了出来。可是……可是,我的乳头居然淫贱的挺立了起来。“别这样!求求你……”
  他的手用力的揉搓我的胸口,一开始很疼,但是后来,竟然越来越感觉刺激……我实在太下流了!嘴上说着不要,可下面的玉茎却随着他隔着几层布料的摩擦渐渐有了感觉。
  浩嘉见我还在挣扎,并没有直接脱去我的裤子,而是一边用手隔着裤子在我的阴部摸索,一边继续贪婪吃着我的脖子、锁骨、奶头。讨厌,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可是身体不听我的!他的身体在我上面反复挪动,用手挑逗我的大腿内侧。我无意间,没有控制住自己,让自己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让自己不小心小声的哼叫出来。
  这个致命的声音,让他瞬间失去理智,疯狂的扯下我的裤子、内裤,掰开我的双腿,硬生生把他的肉棒插进我那从未开垦过的后穴。我紧闭着眼,大声叫嚷着,求他别这样……他疯狂的在我体内碰撞,完全不顾疼得死去活来的我。他太用力、太投入了,很快就射了。让我痛苦的是,他射在了我的体内!我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被另一个男人在体内注入了精液!
  我哭了,因为自己的下贱,也因为自己的清高。
  他看到我哭了,向我道歉:“对不起,我失控了……我真的很爱你!做我的女人吧,我一定对你好!”
  我没有说话,眼泪继续管不住的流,连衣服都忘记穿了。
  大雨停了,太阳在暴雨后开始有了出头的预兆。
  浩嘉又轻声说:“对不起,我射的太快了,没让你享受,我是第一次……”他最后一句说的特别小声。什么?他那么好色,是第一次?我才不信!我哼了一声没去看他。
  “是真的……我上大学到时候有过女友,不过我是住家里的,我爸管的严,所以……我真的很喜欢你,很爱你,总想拥抱你!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完美的女人。”
  我突然醒悟到,之前的种种,其实根本就是我自己一直在和他玩着危险的“擦边球”游戏,今天的事情可能是迟早要发生的,但无论如何,被强奸的我还是有理由生气的,“你根本就是单纯的发泄性欲!”我边说边穿上衣服,“你要是真心爱我,才不会不尊重我!”
  浩嘉看上去有些难过:“我……我对不起,请原谅我吧……但是,我是真心喜欢你,所以也特别想和你做爱,平时就想拥有你……”
  “别说了!”我打断了他,不想听他说下去。也许,他真的爱我?可是不行,毕竟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我们沉默了一会。
  其实,我生他的气,也生自己的气。凭良心说,我不讨厌他,甚至可以说早已不知何时就喜欢上了他。他很帅,很有才华……我,对他无法恨,就算是被他强奸了,我都只能是嘴上说,心里却做不到恨他。
  就是我发呆的时候,浩嘉又过来了。我现在才注意到,他的肩膀被划破了。
  我忽然想到,泥水里,是他抱着我保护我。如果没有他,那些划伤就会出现在我的后背上了……不行不行!我怎么对一个强奸了我的人心存感激?
  就在这个时候,他一把抱住了我说:“对不起,但是我……”我不知道他还要说什么,但他没有说,而是亲吻我的唇。我预感他又要来一次……反抗也没用的,他力气比我大多了。他抱着我,吮吸我的唇舌,将我一点一点压在石地上。
  他这次很温柔,缓缓的解开我的衣服,卸下我的胸罩,用舌尖滑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我被他撩的有些难受,浑身痒,尤其是我的乳头和肛门……好舒服啊……
  他一手托着我的屁股,一手抚摸我的蛮腰,用牙齿把我身上仅存的内裤咬了下来,丢到了远处。我看他对自己做出这种事,心理居然很激动,感觉特别刺激,又难受。我决定不再忍了,让自己跟着他的行为淫荡的呻吟起来。他把手放入我的臀瓣,摸了一手白色半透明的爱液,让我看……那是他刚才射近我身体的精液,现在慢慢流出来了,天啊,好淫靡的感觉。
  “饶了我吧……我……求求你……”我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身体,“给我……插我吧……啊……”
  浩嘉被我突然的淫荡惊了一下,但是他没有马上操我,而是把一根手指深入我的屁眼,慢慢抽插,然后又加了一根手指,让我叫,叫,再叫。他的手指越来越快,用力捅我的菊穴,快到我受不了了,啊的大叫一声,腹部开始抽搐,享受着从未有过的异样快感……我,高潮了……
  他欣喜的看着我,我羞涩的用衣服包起自己,不敢看他。“你……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没经验的吗?”
  他轻轻笑道:“我看过毛片,里面就是这样演的……你好像比那里面的女忧还敏感呢。”他一边笑着,一边抱住我,让我看他那根直挺挺的大鸡巴,说:“你看,我的兄弟在抗议呢。因为你,因为你太美了!”
  他抓起我的手,放在我已经萎下去的小阴茎上,弄得满手都是湿漉漉的。“你看,这些是什么?是你对我的感觉!别再骗自己了,让我们好好享受吧……”我刚刚结束的欲望又重新点燃了,让自己湿乎乎的肛门再次为他,为眼前的这个男人,骚动着,淫乱着……我自己把手插入后穴摸啊,摸啊!发出淫荡的声音,勾出更多更多的液体,求他和我一起,来啊!我们一起,什么都不管了,把身体尽情释放!让我好好的体会你的爱,快啊,我受不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骚“女人”,狠狠的扑倒我,一口吸住我那湿润的肛洞!
  “啊~”没想到,他……他分开我的双腿,一边舔,一边咬!我下体的前后被他肆意玩弄,他的牙齿咬着我的嫩肉有些疼,可是这种疼,淡淡的,爽爽的……“啊~哦!啊!”我叫的很浪,真的太爽了。
  他抬起头,双手用力揉我的屁股,硬硬的鸡巴在我的腿旁蹭来蹭去,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不插我,好难受啊!挣扎的起身,扑到他腿间,含着他的大鸡巴努力的舔,求他快日我,快!
  他终于满足我了,把他的鸡巴插进我的骚洞,然后,我的淫叫声似乎充满了整个山谷!
  天晴后,我们在石穴外点了篝火(还好打火机能用),等待救援。可惜很快天黑了。衣服干后,我们搂着睡了一夜。那天,他对我呵护备至,让我的心沉沦了。我原谅了他的过错,与他的石洞,彼此情愿的,又美美的做了一次。第二天,营救人员把我们带回了市里。从此,我和他,相爱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