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割手记2

续集一
回到学校
我躺在火车的卧铺上,本来我是要坐硬座的,硬座460元而卧铺1120元,她执意让我睡卧铺。她说四天的路程在硬座车厢里人又多又挤,尤其我现在是太监了需要尿尿的时候不方便,于是为我买了卧铺票,而且是相对隐私一点的上铺。
我躺着看着她的信,信虽然不长,我看了好几遍,看着她的信有如看着她的心又像是见到她的人,脑中浮现出我们一起生活的一幕幕,仿佛一对孪生姐妹(我突然发现我已经情不自禁的把自己当做女孩子了)。两个月的经历对于人的一生来讲是很短暂的,但对我来讲是最难忘怀也是最真挚的。一缕眼泪刚刚从眼角缓缓滑落内急的感觉又上来了。
好在我的卧铺离卫生间很近又正好赶上没有人排队,刚脱下裤子尿液就一缕一缕的下来了,我蹲了足有6分钟努力想控净,只要一挤就出来几滴。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里面的,快点,我坏肚子了…”……回到卧铺上,我把手巾垫在下面。感觉这段期间似乎做了一场梦,想到了以后的生活自己不免有些紧张……我把信折回原来的形状放回信封揣在了包包的最深层,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我家是山东的,父母在南方做建材生意,2000年以后房地产市场开始火爆,父母只有春节的时候能回家待上10多天,而且其中还有好几天住在哥哥家。我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都成家了在济南各开一家公司,我在离他们三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城市,住着爸妈以前住的老楼里。妈怀我的时候正好赶上计划生育,因为坚持生我爸爸妈妈都被钢铁厂开除了,为了生计去南方做买卖,后来买卖越做越大。我天生很淘气很不省心学习也不好,爸妈对我都不像对哥哥姐姐那样好,原本打算高中毕业托人给我办份工作,可能是天注定,高考时有如神助考到沈阳的一所二本大学。
当我决定去见小薇的时候正好是大二刚放暑假,我骗二老说,我们学校组织假期实践要到新疆去,当时妈很支持我又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事后才知道:妈当时给系办和导员打电话核实,结果都没打通,后来打114问了我们学校不知哪个部门的电话拨过去了,也正巧不知道哪个老师接的,可能是把其他事情弄混了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家里边才放心。
火车上的四天很快就过去了,我从中国的西北角到了东北角。
过了锦州已经是夜里九点多,想到还有两个半小时就到目的地了,心里感到稍微轻松些。回来时我带了3条毛巾,又在火车上买了3条,不管白天晚上都有两条毛巾垫在内裤里,外面一个大裤衩外加一条牛仔裤,不巧的是车里靠在我这边的空调出了故障,穿得多加上没空调热的我大汗淋漓,更不敢多喝水,我倒希望把身体里的水份全都通过汗液流出去,这样省的没完没了的尿尿了。四天下来,我已经感觉到整个人都虚脱了,尤其是裆下大量的汗液混合着新的和已经挥发的尿液弄得我下身骚臭味非常大,每次下卧铺时,下铺和中铺的旅客都忍不住捂着鼻子。
平时睡卧铺几乎所有人头都朝里,自从我当了太监后头就朝外睡了,一是必须时常观察厕所的情况,二是我很心虚生怕谁会窥探到我下体所在的方向。这几天,我每天都要去10多趟卫生间甚至有一天可能都有20多趟,这还是能忍的住的都忍着憋着了,每一次感觉很急,但都尿不出多少。每次到卫生间都要小心翼翼的把垫在内裤里的毛巾拿出来拧拧,刚一解裤腰带一股浓烈的酸臭味扑鼻而来,毛巾一拧汗液夹杂着尿液哗啦啦的流下来,之后再换两条略干一点的毛巾垫里。因为毛巾没地方晾,拧完后只能投一投再拧,之后放枕头下吸得半干再垫上,我的牛仔裤也已经很潮湿了。每次在厕所里赶上门口有人路过,尤其是敲门,心里害怕得就像打鼓一样。
这四天来我感觉每个人都在看我,看到人们唠悄悄话时,我仿佛感觉是在暗地里嘲笑我是个小太监,我也生怕被人看到我那几乎光秃秃的下体……回到人群里,我终于发现我还没有完全适应阉人的生活。
到沈阳已经是9月5号半夜11点40多,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下了火车站在雨搭下的愣了十多分钟,这时电话响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谁,一接果然是小薇。她在那边说估计这个点火车应该到站了,问我旅途顺利不?身体咋样?还说我走后她非常非常想我,一想起我就哭,就把装着我的生殖器那个大瓶子拿出来看。反复问到我以后会不会再见面?
其实在火车上的一道我也很想她,恨不得每一秒钟都和她在一起。我回答道:信已经看过了,不要为这件事情自责了,这样我也会很难过的。经过两个月相处我感觉小薇姐姐是个好女孩,我不会忘记可爱的小薇姐姐的,我相信我们会有一个暂新的开始,是我们当初想象不到的新生活,缘份天注定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说的她在电话那边破涕为笑。
我们又谈到了我的生殖器,她说她把我的宝贝浸在装满福尔马林溶液的大玻璃瓶里和其他人的宝贝一起锁在一个大保险箱里,保险箱放在一个地下室的冰柜里,温度调成了10摄氏度,那个地下室就是给我和其他人做手术的地下室。放在那里十分安全,不要担心。本来自己从尸体上还有YG男人们收集的二十多套男性SZQ官,想全都自己收藏起来,但看我和她那么情投意合决定先帮我保存着,等啥时我想要回她会立刻还给我。我回答:放在姐姐那里保存一定比我自己保存的要好,我不能陪在你身边时它也能替我陪伴着你,就让它作为我们之间友情的证物吧……她那边又有些忍不住的抽噎起来说:谢谢你,谢谢你,你真好,把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了我,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沈阳那边下大雨了吧,现在也快一点钟了,赶紧找地方避避雨歇一歇,方便时再打电话联系。后来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此时这里几乎没有人了,我蹲在地道口的一个角落捂着脸哭了几分钟,之后找个背阴的地方把档里的两条毛巾掏出来扔掉,于是走出火车站。
刚一出站5,6个人围住了我,问:“小伙子住店不?便宜,15元一晚”,我木纳的晃了晃头,那些人知趣的离开去围捕下一个目标,又走出不到20米,一个熟悉的中年矮个男子站在我面前:“老弟,好久不见了,都想你了,我们这里新来了几个按摩小妹”,我说:“不了,改日吧,今天累了”,他说“正好去按个摩,睡一觉,还能舒服舒服”说完就要帮我拎包,我说:“哥,我着急回去有点事儿,等下会的”。他扫兴的答道:“唉!好吧,啥时想要了给哥打个电话或来找我”
我想:“哥啊!你可能永远不知道,我再也不能来找你了”如果没有被阉割,我的三大件子都在,已经在火车上憋了四天的我早就忍不住花上100块钱一猛子扎进去一顿巫山云雨了。
雨下的更大了,还刮着风,拿着伞也没用了因为雨是横着过来的,也就索性收起了伞。又要小便了,于是就直接往裤裆里尿了,反正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这时一量出租车过来了问我去哪?我说:“HK大学”。雨天路滑车开得很慢,将近40分钟才开到我们学校,火车上热的要命,一下来被雨淋的冷得要命直打冷颤,除了档里能温暖点,因为身体冷刺激着小便不由自主的顺着尿眼向外流。
到了学校已经是一点半了,我们7号开学,就是在学校待上半个晚上外加一天一夜就开学了。回到宿舍楼下敲敲门,同系上一年级的学长斌哥给我开的门,他和我关系相当铁,总一起出去包宿上网,吃饭喝酒,他的外号叫“三条腿”因为他的那个地方相当大,甚至比我留在新疆的瓶子里泡的那个还要大些,够恐怖吧!只见他仅穿着蓝色四角裤,前面顶的鼓鼓囊囊的,脚下塌啦着拖鞋,满脸困倦的出来了。他见到我满脸热情“是王老弟啊,一个假期没见,又出去祸害了多少小姑娘?”我说:“交不少桃花运”,他说“啥时候给哥介绍介绍经验,哥请你吃饭,还有祸害那么多小女生可得注意点身体,别给JJ累坏了”
宿舍楼一共七层,我住在第三层,八人间的,我睡在里面的上铺,寝室在水房和卫生间的对面。以前经常不回宿舍,要么和小女孩出去鬼混要么包宿上网,上大学的两年来,因为查寝不在不知道被批评过多少次,有两回找我们的导员李老师(平时都管他叫李哥),第一回请他吃的饭,第二回买条红河烟花了48块钱摆平了。
回到屋,一股浓烈的烟味酒味混合着臭袜子和汗味,总之,什么味道都有了,扑鼻而来。这味道和在小薇家她和表姐身上诱人的香水味相比,简直是一个天堂的太监被发落到地狱当太监来了。闻到屋里的味道我心里还是很得意的,这样多少可以把我下体的味道盖一盖。我仔细一看桌上有很多塑料袋和泡沫饭盒装的剩菜,两个白酒瓶一个空了另一个只剩不到二两,还横七竖八倒着一片啤酒瓶。一看就知道一定是老四老五老六他们三个死党吃完喝完就出去包宿上网了。宿舍里只有寝室长老大飞哥和老七大棒槌他们两个在,都在呼呼大睡,我在寝室里排行[lao_er],唉!排行[lao_er]的如今没了[lao_er],想到这我的心砰砰砰砰跳动的相当厉害。
我没有开灯,把湿透的背包悄悄的往地上一放,脱掉上衣放在盆里,之后面对着门,在他们两个看不到的视角悄悄的,小心翼翼的脱下了早已湿透的裤子和大裤衩一起放在盆里,我能清清楚楚的闻到下体巨大的腥臭味。夜非常静,飞哥和大棒槌的呼噜声相当响亮,这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的心立马一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门被钥匙打开了。来的人显然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晚了还有人没睡而且一推门就出现在他面前,我因为在心里和内裤里隐藏了一个巨大的怕被任何人发现的隐私,所以我更被吓了一大跳,还没等缓过劲来——灯亮了。原来进来的是老三“大京巴”,他是北京人,鼻梁非常矮,就像京巴狗那深陷的鼻子。
瞬时!空气仿佛凝固了,我都能听到我的心在嗓子眼跳动,我这时只穿了一个红色的小内裤。以前只穿内裤在寝室时,我那硕大YJ和沉重的GW鼓鼓囊囊的时常被大家夸奖,我也引以为荣,甚至还用大YJ敲桌子玩。可是现在,我从原来的“鸡肥蛋大”变成现在的“鸡飞蛋打”……我顿时感觉全身血流倒灌。
好在他没发现这些异常,老三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一进屋就牢骚起来:“我坐的乌鲁木齐到哈尔滨的车,坐整晚硬座,车里人真多,连上个厕所都得等半个点儿……,回来时出租车还坏半道了……”(天啊!这不和我坐的同一趟火车么?谢谢小薇,幸亏她的体贴没有让我那么尴尬)。老三边说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这时我见门口旁挂着一个踢球时穿的大裤衩,也没管是谁的直接拿下来穿在我的湿透的小裤衩外了。
老三的大嗓门把老大老七都吵醒了,他俩没好气的说:“大京巴小点声,大晚上都睡着了”,老三惭愧到:“没注意还有两个人那,好我泡完衣服就睡”。于是熄了灯,拿着盆和湿衣服就去水房了。我心里庆幸到自己躲过一劫,但以后就不知会怎样?!
我突然想起来了,整个宿舍楼只有处在顶楼的七楼厕所蹲便有门隔着的。于是拿起盆先把湿衣服泡上,又拿条新内裤风风火火跑上七楼,立刻进蹲便里了。进里面第一件事就是插门,我急匆匆的褪下裤衩屁股向后高高撅起,胸腹尽力向下呈半蹲半翘的姿势,将尿液一点一点的排出来,尿的便坑里便坑外脚脖子上到处都是。不过总算没人打扰,可以暂时放心的看看我被阉割过的下身了。这时一看还真的吓一跳,因为连续四天多不通风不通气更不可能清洗再加上大量尿液汗液的侵蚀,我尿道口,[yin_nan]皮,大腿根和屁股的一小块的地方长了一大片红疹子,有些地方已经破开流出了粘液。尿道口周围的硬痂还剩一点,有些刚脱落的地方有点发白略有血丝,旁边的肉色有点黑,但创口绝大多数的地方还是鲜艳的肉红色。
虽然这时水房没人,但没法在水房洗下体。于是我在水房的垃圾桶里找到两个大号可乐瓶,洗干净装满水又回到蹲厕里,把两个裤头都脱下搭在门上,开始用水冲洗下身,冰凉的水一接触我的下身就感觉浑身发冷,不一会就开始哆嗦起来,冷水一刺激尿道口就不由自主的渗出尿液,我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体寒特征。4升水浇下去我几乎冷的要痉挛了,本想多晾一会儿私处但我怕冻晕倒,我永远不能再像以前大小子火力壮在水房光着身子一盆接一盆的冲凉水了,我只有换上新的小内裤,外边套上半湿的大内裤回到寝室。
我收拾完,躺在床上一看手机已经是2点50多了。我给她发信息“睡没?”,不到20秒就受到回复“没睡!”,“姐姐干啥呢?”“想我的小太监呢,睡不着”,我把我下身的情况在短信中寥寥草草的告诉她,他回信说“你知道你不能再像做男人的时候只是在洗澡时捎带洗洗下体,因为你现在是太监了,下体天天都得洗,一定要洗得比女孩还要勤,一天不洗味道就很难闻。而且太监的尿道口不可避免的受感染,我阉割过的男人基本个个尿道口和尿路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和发炎,多数的人阉割后不久就患有膀胱炎和肾炎,不过这就像女孩痛经一样,习惯了就不会影响生活了。你在宿舍住真的很不方便,不过在人群中要学会适应这种中性人的生活”,我正在沉思着,又一条短信过来了“说实话,你恨我不?”我回复“我们是最亲密无间的好朋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我们共同分享我们所有的喜怒哀乐”过了几分钟她回复到“你真好”不一会又一条短信“这个时间大家都应该睡着了,你看情况,不妨可以把下身晾一会,千万不要用手摸”
受到了小薇的鼓励,我勇敢的将被子团在靠过道的一侧,掏出裤裆里的毛巾,脱下裤衩叉开双腿,上身穿着睡衣下身全裸着。因为四天多的劳顿,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