阉割的自述

一转眼,失去那些东西一年多了。总是想忘记,但永远不能忘记。每次蹲着小便的时候,每次自己一个人洗澡的时候,每次看到别人双宿双飞的时候,唉,失去的东西永远不会回来了。
在这里写点回忆录,记录一下我走过的路,也让那些和我想法相同的朋友有个借鉴吧。

以前我也是个普通的男性,但是不知不觉间就对阉割产生了兴趣,从很小的时候吧,大概十几岁,既不清了,是中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想了解这方面的内容。那个时候网络还不够发达,我也没有接触电脑,只好从书本中找相关内容,所以我经常去书店,看关于太监的书,并且知道了大致的情况。

后来上了大学,我的想法越来越明确,我知道自己不是SM,不是Gay,不是TS,而只是想摆脱那套男性器官。我就开始在网络上找资料,有几个专门介绍这方面内容的国外网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这更加深了我的这种想法。开始的时候,按照网上说的,绳系、挤压,试过很多次,后来发现,这些都是SM自虐,而不能真正摆脱那套男性器官,唯一的解决途径就是手术。那段,我花了很长时间在图书馆里查阅相关资料,外科学、男科学、解剖学、手术图谱等等,现在专业词汇经常脱口而出,很多人甚至会以为我是学医的呢。了解了相关内容,我知道,自己动手很不现实,必须找到一个专业的医生帮我做这件事情。但是,我害怕周围人知道,所以不敢告诉任何见过我面的人,只好在网上找能够帮助我的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那个人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一个学医的朋友推荐的,原来是医院的外科大夫,后来在北京郊区开了一个个体诊所。经过我的软磨硬泡,那个人终于理解了我,并且愿意帮助我实现愿望。

XXXX年3月14日,我动身去找那个医生,由于以前都沟通好了,过程一切顺利,到了后的第二天,手术就在他为我安排的一个旅馆的房间内进行了。本来我想在他的诊所进行的,但是他怕担责任,只好在他为我安排的旅馆里面动手了,还好,没有什么意外。</font></font></font></div><div align=”left”><font color=”#000″><font face=”宋体”><font size=”3″>XXXX年3月15日,我永远忘不了那天。我的改变就是那天开始的。

手术之前的准备工作很简单,我自己刮干净下体所有的毛毛,然后用肥皂仔细清洗了一下下半身。坐在铺着多层手术台布的床上。先是消毒,用络合碘擦洗多次,防止感染。然后是麻醉,局部麻醉的第一针有点痛,不过接下来的几针就不痛了,一共用了十几瓶利多卡因,多次注射。几分钟后,下面一片就都只有麻木的感觉了。这是我第一次被做手术,第一次感受到麻药的滋味。

手术正式开始了,第一刀划开阴囊,暗红的血一下子流了出来,没想到那么多的血,我立刻紧张起来。医生让我躺下,我也就不再坚持看手术过程了。不过能够感觉到他在干什么,只是不痛,很奇怪的感觉。不久后,感觉小腹一阵牵拉感,我抬头一看,左侧的睾丸葆露出来了,他正在结扎精索。没想到,睾丸竟然那么大,比在外面看的时候还显得大,睾丸外面包裹着一层灰色的膜,膜上有很多血管。我不敢再看下去,接下来的时间我在半睡半醒中度过,下体不时传来阵阵钝痛,不过不严重。我偶尔抬起头,看看手术的进展,并且逐渐适应了看到自己血液。手术中,先摘除两个睾丸,然后切开很长一个切口,从XX根部到会阴,接下来分离尿道,切断阴茎海绵体,然后切除多余的皮肤,并且尿道造口,最后止血和缝合创口。

切下来的东西放在盘子里面,两个睾丸还算完整,XX已经体无完肤了,还有几块血肉模糊的组织,估计是皮肤和多余的尿道。看到那些东西,我才有了点解脱的感觉。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手术完成了。原来XX和睾丸的部位变成了一道缝线,伤口十几厘米长,红红的,周围还有几块紫色的淤血,据说是皮下出血点,问题不大。一根导尿管从会阴部新造的尿道口插了进去,很快进入了膀胱。经过清洗后,伤口用厚厚的绷带一层层包扎起来。这时候,下面还全是麻木的感觉,不觉得痛。

尽管屋子里不是很热,我还是出了很多汗。没有什么兴奋的感觉,只是很累,非常的累。包扎上后不久我就睡着了。
手术完了后没有兴奋的感觉,只是疲惫,从头到脚的疲惫,很快就睡了过去。醒来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是被痛醒的。疼痛的感觉从下面传上来,感觉像是有人要把我从中间劈开。不过还好,没有想象的那么痛,勉强还可以忍住。小腹里面还有一种拉拉扯扯的感觉,像是有人往外拽我的睾丸,但是睾丸早就没了。我一直保持平躺的姿势,两腿一直是分开的,只要轻轻一动,就非常非常的痛,尽管腰部以下都非常酸了,可是仍旧不敢翻身、不敢移动。

醒来后,就觉得有想小便的感觉,但是下面一直插着导尿管、挂着尿袋呢。仔细看看,尿袋也没有满,估计是导尿管刺激膀胱导致的。我吃了一片事先准备好的止痛片和一片安定,然后喝了一袋牛奶,不久就又一次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晨了。下面还是痛,不过没有刚做完的时候那么重了。我掀起被子,想看一看手术部位。但是下面包着厚厚的纱布,什么都看不到,纱布略微向外突出,像是那些东西还在上面。能看到的只有导尿管从会阴正中穿出来。

手术做完的24小时太痛苦了。身子要一动不动,感觉全身都酸麻了又不敢翻身,两条腿一直叉开的,角度都不敢变。

记得第二天换药的时候我才第一次仔细看了伤口,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到那道伤口的情景。伤口大概10厘米多点,正好位于中线的地方,还有点红肿,周围有几块淤青,两边的皮肤被黑色的缝合线连在一起,比想象的难看很多。伤口的顶端起自原来XX的根部上面,一直向下延伸到会阴,末端是尿道开口,由于太靠下了,看不清楚尿道口周围,只知道一条导尿管通出来。唉,XX、睾丸和阴囊就消失在那道伤口的位置。

第三天开始我就可以小范围活动了,就算移动两条腿,也不是很痛了,不过仍旧不敢用力动。第三天就可以下地了,不过走路的姿势很难看,叉开两条腿慢慢往前移动,像是蜘蛛一样。。。伤口已经不是很痛了,但是膀胱一直很难受,就像是有尿一样,但是一直用着导尿管,里面显然不会有尿液。

随后的几天恢复很快,第4、5天左右伤口周围的淤青就消退差不多了,伤口也不那么红肿了,只是在皮肤接缝的地方还有浓液和少量血液流出来。伤口一直包着纱布,没什么特殊的感觉,甚至很多时候觉得那些东西还在原来的地方。</font></font></font></div><div align=”left”><font color=”#000″><font face=”宋体”><font size=”3″> 手术后皮肤愈合的非常快,第7天的时候,多数都已经长好了,只有几小点还在流脓。医生为我拆掉了一半的缝线。下面还是包着纱布。本来想把导尿管拔出来的,但是发现尿道口周围愈合还不是很好,就又用了几天导尿管。

第10天的时候,我自己拔除了导尿管。没想到拔导尿管那么痛,一点点地拔出来像是在切割尿道一样,不过好在导尿管在体内的部分很短,只有10厘米左右,但我仍然拔了几分钟,。这种疼痛并没有延续下去,半个小时之内就不再痛了。

做完后,第一次小便的感觉很难忘记。拔掉导尿管一两个小时,就觉得有想上厕所的感觉,开始觉得挺兴奋,毕竟是第一次蹲着小便。不过,到了厕所蹲下去后,就发现不是那么容易了。我无论怎么用力,就是尿不出来,没办法只好再等一下多了再说。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尿意更浓了,从新在厕所蹲下,继续用力。终于尿出来了,不过太痛苦了,尿液经过尿道,尤其是在出口附近的时候,感觉下面像是用火烧一样,不过还好,小便的流速比以前快了,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只觉得尿道口附近还在疼痛,用卫生纸轻轻擦了一下好了很多。

手术后10天伤口基本恢复了,只有几个地方还有点红肿,有几处还有浓液渗出来,不过已经不痛了。拆掉所有缝线后我回到学校,开始全新的生活。还好,大四的时候大家都经常外出实习、找工作,消失10天是很容易找到借口的。

做了这个手术后,最直接的感觉和影响是走路和上厕所。走路的时候觉得前面空荡荡的,两条腿不自觉地就并到了一起,大腿内侧更紧密地在一起摩擦,身子的重心也总觉得往前倾,不过不久后就习惯了。

新的尿道口开在了会阴部位,大概是离肛门外面5厘米左右。当然不可能站着小便了。每次上厕所的时候都要选人少的时候,找一个单间关上门解决。这是最麻烦的事情了,每次小便都要脱裤子,一层层脱下来,然后蹲下解决,再加上穿裤子,要多花一倍的时间。小便完了后总有几滴尿液残留在尿道周围,每次都要擦,并且不能太用力,否则下面会红肿。
做了这个手术后的第一个重大问题是各种激素失调的症状接踵而至。大约手术了一个月多一点的时候,我就开始感觉到了不适。最开始是出汗,出汗的感觉和天气变热那种出汗完全不一样。开始的时候只是每天早晨醒了后出一些汗,后来有时候平白无故坐着也能出汗,尽管屋子里很凉,但仍旧能够看到脸上的汗滴。有几次周围的朋友甚至以为我病了。在北方,4、5月份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但无论什么天气,无论在哪里,都会出汗,经常莫名其妙的一身汗。除了出汗外,还经常感到心慌,心里面总像是没了底,干什么都没有兴趣,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懒得玩游戏,坐着发呆,更是心慌。不过我的睡眠变得更好了,那段时间,我每天要睡10个小时左右,身体也胖了10斤。

后来,出汗、心慌更加严重了,我在夏天的时候只好补充雄性激素,还好,甲睾酮很便宜,每天一片,一个月也就几元钱。激素很灵验,吃了后没几天,所有症状都改善了。。。。

但是吃激素的副作用也很明显,肝和肾受不了,尤其是肝脏。后来就不得不停用了激素,但是停用后激素缺乏症很难受。我以前为了阉割,自己查找了不少的资料,具有一定的医学知识,有人说中医的一些药物可以改善,但是我不相信中医,觉得那是骗人的东西。

于是改吃雌激素,效果比甲睾酮好很多,副作用也没那么大,肝脏也还好,但是又出现了另一个问题,胸部越来越大了。夏天我不敢穿太薄的衣服,因为看起来很明显,和女人的一样。

但是后来因为胸部越来越大,悲剧了,终于被家人发现了。
因为经常不在家,每年只回去一次,在家也就不到一个月,父母也不太留意。 不过这些年一直吃雌激素,胸部越来越大,父母终于觉得不对劲了,那天,我只好向他们坦白我没有睾丸了意外受伤摘掉了。

父母很痛苦,但是他们更担心我,反而劝我积极面对。父母的爱承受了这个结果。

可是我现在却有些孤单,想找一个女朋友,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处理,一直在纠结,一直在纠结。

如果说后悔,现在是有了,可是又能怎样呢,这么多年了,我想还是这样继续下去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