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里的变装

作者:lmy199075
监狱的大门在我身后缓缓的关闭,我叫张奇,就在一个月前我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s市一家大公司最年轻的财务主管,今年刚刚25岁,还有一个已经订婚的漂亮女友燕燕,我又想起燕燕性感美艳的姿容,不禁一阵神伤,这次我因为挪用巨额公司财产罪被判了20年,可是我知道自己是冤枉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要报仇,可是等我出去已经是大叔了,昨天燕燕来看我,终于说出了分手,2
0年啊,不知道该不该怪她绝情,哎。
一进监狱就等于进了另一个世界,身体检查,发放衣物,我面无表情的跟着一帮犯人照做,在这个省监狱里有2000多名犯人,一路走过来,监狱的老油条们在一旁吹口哨,冷嘲热讽,我感到一道道目光像刀子割在身上,我听见有犯人在色迷迷谈我:「看那个小白脸”.「他完蛋了,一定得被老大干死」。我听着他们的议论心里不禁一阵发毛,我从小比较秀气,肤色很白,皮肤让多数女生都羡慕脸型更是尖尖的瓜子脸,燕燕以前常说如果我要是个女人,一定是个迷死人的狐狸精,而且168的身高使我更显得娇小,这也使165的燕燕平时从不穿
高跟。我现在早就心里打起了鼓,听说监狱里有的犯人喜欢搞同性恋啊,其实我没想到的是我的下场比这还要悲惨。
监狱的警察首先对新来的进行了教育,然后开始分配牢房,这时就下午了,今天没有劳动改造,我走进我的牢房,是二层最里面的一间,我一进去就楞了,一间牢房有6- 8个人,可是这件只有一个人,我心里胡猜,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最后一间吧,我看看我的这个狱友,四十岁左右,180的身高比我高出一大截,皮肤黝黑,身材修长但很强壮,尤其是那双眼睛,我看了一眼就赶紧把眼神移开,天啊,那是多阴沉邪恶的眼神啊。狱警简单的告诉我他叫刘黑子,就匆匆的走了。好想也很怕这个男人呢。
我按照监狱的规定收拾好我的床铺,这期间刘黑子的目光一直盯在我身上我
心里有点毛毛的。
突然,他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
「张奇」
「额,因为什么进来的。」
「贪污公款,不过我是冤枉的。」
「呵呵,十个人进来,九个说是冤枉的。」
「我真的是」我有点委屈的说。
「哼哼,我不关心这个。」刘黑子冷漠的说
说话时我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他,好像受气的小媳妇,我不服气的问:「你呢,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老大,你可以叫我黑哥,给我把这套衣服换上。
我这才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刘黑子从床下拿出一个置物箱放在床上,我好奇的看了一眼,里面是一套女人的衣服,而且绝对不会是什么正经女人的衣服,黑色丁字裤,黑色吊带袜,还有女式小皮靴,一套暴露的情趣学生装,黑色超短裙,V领白色上衣,我吃惊的看着这些衣服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变态的想法。
「我、我死也不穿这种东西。」我涨红了脸,大声叫嚷。
「不穿?」他走过来,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你不但要穿上它们还要化妆,带上假发,否则……」毫无预兆的他突然出手一拳打在我的小腹,我感觉我的身体好像被他打穿一样,立刻弯下腰去,眼泪都出来了,我从小就胆小,而且十分怕疼,小时候碰破一点皮就疼的哭鼻子,让人笑话我是小姑娘,所以一下我就屈服了。
「别,别打了,我穿。」我委屈的差点哭出声来,想不到一进监狱我就遇到这种变态,那个可恶的男人可能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配合,有点惊讶的站在一边,我第一次穿这种衣服,半天才歪七扭八的穿上所有衣服,看底下还有假发和发网,是一个俏丽的直短发,和一个大波浪的长发,我犹豫了一下,选了长发带好,然后有点手足无措的看看他,正碰上刘黑子饶有趣味的目光,我吓了一跳赶紧低头。
「好了,过来我给你化妆。」这回刘黑子的语气缓和不少。
「还要化妆。」我一阵郁闷这里那是监狱,简直就是换衣间啊。
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可是那人的拳头让我印象深刻,我只好做在桌子前,前面墙上有一面小镜子,是监狱统一发下来的,刘黑子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个小盒子,我一看,天啊,是整套兰蔻系列的化妆品有彩妆护肤等等,都是高档产品,这样一套要五六万吧,他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化妆品,这里是监狱啊。
「看好了,以后要你自己来的」
我脑子迷迷糊糊地,看着镜子里的人,那是我吗?长长的头发使我的面部线条柔和了许多,瘦瘦的小脸,尖尖的下巴,雪白的肌肤,大大的眼睛,我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恶的男人把我的眉毛修的细长,下巴上本就不多的胡须早就刮干净,然后是薄薄的珍珠色粉底,画上眼线涂上一层淡紫色眼黛,我的双眼皮和长长眼睫毛使他很满意,之后是腮红和一层粉红的唇彩,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天啊,镜子里狐狸精是谁,我简直不敢相信,看来燕燕一点没有说错。我画过妆后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勾引人的狐狸精,镜子里是一个让所有男人失神的美女,就我自己看了都愣住了,化妆品的魔力完全把我脸上最后一点男儿气也遮住了,我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甚至比起我的女友还漂亮不少,要知道燕燕以前在学校也是系花级的美女,而我虽然也算是个帅哥,不过并不突出,可是没想到化妆成女人后,简直可以媲美女明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黑哥拍我肩膀,我才下意识的回头,吓了我一跳,黑哥已经脱掉下身的衣服露出一条狰狞的大黑棒,虽然我知道这一天跑不了可是还是下意识的往后退。黑哥好像早就料到我的举动,一手就掐住我的脖子往前一带,我一下跪在地上,我的脸已经离他不远,那半硬半软的东西足有十多厘米,比我全硬时还大不少出乎我意料的是,监狱的卫生很好,离得很近却没有闻到强烈异味,只有淡淡的腥气。
「张嘴!」黑哥冷酷的命令道。
「不、不行,我不能干这种事,求求你放了我吧,要不我就报告狱警了。」我无力的威胁道
「呵呵,真是天真的孩子。」黑哥听完竟然笑了,「知道为什么我有这样的特别待遇吗,权势,你黑哥我不过在监狱里避避风头,过一两年出去监狱长也要怕我三分,不信你可以喊喊看。」
我一阵绝望,真的在劫难逃了吗?我感到掐在我脖子上的大手正在逐渐加力,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舔,要不今天就掐死你个骚婊子。」我双手使劲捶打他的身体,可是就像是打在石头上一样。我看着他冷酷的眼神。我终于屈服了,泪流满面的张开了嘴。
「小骚货,你要是敢咬我,我一定先掐死你」黑哥恶狠狠的警告道。
我伸出舌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给燕燕舔过,不知道男人是不是也一样,我心里忍受着巨大的屈辱,不断告诉自己,要能屈能伸,我今后一定会报仇,舌头终于第一次舔到了这个我日后还要舔千万次的东西,小舌头挨着龟头上下移动,黑哥的大jj一沾我舌头马上就精神了,来了个龙抬头,一下碰到我鼻子,一股腥风扑面而来,黑哥的jj一下暴涨到近20厘米,我下了一跳想往后退,可是黑哥马上把我的头牢牢固定住。
「乖,别怕,先从下面来。」黑哥一改冷酷,语气中多了几分温柔。我的头被按到胯下,入眼的是黑哥沉甸甸的蛋蛋,我正不知道从何下嘴。
「含住它。」黑哥命令。
我把心一横,张大嘴含住黑哥的蛋蛋,只含住一个就感觉嘴巴满满的,沉甸甸的在嘴里晃动,我不敢用牙齿咬,就抿着嘴轻轻吸,舌头在皱皱的表皮上来回舔动着,只想着让黑哥赶紧出来,好放过我。
「恩恩」黑哥满意的哼哼着,我大受鼓舞,感到黑哥大jj一阵晃动,这么快吗,我不禁有点诧异,翻眼瞧了瞧,我没想到自己的动作有多诱人,不过黑哥显然是被我的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风情给刺激到了,将粗大的jj一下就捅进我嘴里,此时黑哥的jj足有20厘米把我的嘴撑称O型然后开始做活塞运动,我回想着以前看过的日本电影,努力配合着,也许我真的有这种天赋,刚开始我只能含进去一小半,还老用牙齿碰到,可是五分钟不到我已经含进去一大半,大龟头一下下顶在我嗓子上。我的舌头也没有闲着,轻轻顶在肉棒上来回扫着。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黑哥满足的声音竟给我很大的成就感。就好像以前把燕燕送上高潮一样。
「好孩子,乖乖,舔的真好。」黑哥拍拍我的头表示鼓励,然后慢慢挺腰,黑色的大jj在我的嘴里快速进出,渐渐的竟然整个插了进去,大龟头挤进了我的喉咙,粗暴的挂着我的喉咙里的粘膜,于是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大量的口水流出来。
「呵呵,真是天生的小淫妇,第一次就都含进来了。」黑哥淫邪的笑道,这时我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本来我以为他快射了,才拼命的吞下,结果现在都快20分钟了,黑哥的jj依然坚挺,而我却处在大脑极度缺氧的状态,粗重的呼吸声已经清晰可闻,我感到一阵阵晕眩,好像要死似的,我又一次哭了,眼泪把妆都冲开了,黑哥终于停下来了,把jj拔出一半,波的一声,我的呼吸道终于畅通了,黑哥把我的身子转了一个角度,使我能够看到镜子,我顿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镜子里的美少女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正痴痴的含着一根大肉棒,嘴角边还流着口水,漂亮的小脸被彩妆染得花里胡哨,而她嘴里黑粗的jj,仅仅露在外面的长度就已经很吓人了。我感到自己的下身竟然可耻的硬了。
「小骚货,你是不是天生的淫妇,嗯?」黑哥得意的笑着,大jj又一次尽跟而入,我的大脑又无法思考了,肉棒在进出了无数次后,我终于赶到它一阵急促的跳动。
「骚货,张大嘴啊,哥哥给你好吃的。」黑哥刚说完,我就感到喉咙里一阵温热,又浓又腥的精液一瞬间充满我的食道,并急速的往下走,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咽下了不少,可是应为数量太多,我的脸涨得通红,咳咳的吐出不少。黑哥终于把肉棒从我嘴里拔出来,我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肉棒,粗黑的肉棒在射过之后稍稍软了一点,但还是那么粗长,黑哥开始把肉棒在我脸上摩擦,将精液都粘在我的脸上。
「不许浪费,舔干净。」黑哥粗暴的命令,我无奈的伸出舌头,不情愿的慢慢舔掉嘴边的精液。哪知道我不经意间的动作又刺激了黑哥,那根惊人的棒子立马恢复了活力,又一下插进我的小嘴,我嘴里还有残留的精液,所以很滑,大jj一下就插到喉底。
「小骚货,让你犯骚,插死你。」黑哥兴奋的叫道。我的脑子迷迷糊糊的,
也许两个小时,或者三个小时,我已经吃了四次浓浓的精液了,最后我竟然被插着睡着了,第二天我全身赤裸的从床上醒来。

第二天早上,我赤身裸体的从床上睡醒,我第一反映是我失身了,下意识的摸了摸后面,看来没事,,我还没被强奸。紧接着我的第二反映就是感到嘴巴一阵阵发酸,,昨天晚上不知黑哥到底插了我多久,我的嘴巴里还有浓浓的精液的味道。
「你起来了,快穿衣服吧。」黑哥就站在我床边,还好他穿着衣服,不知道怎么,我看到他有点害怕,有点痛恨,还有点害羞,我被这突然冒出的想法吓坏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不敢看黑哥的样子,背对着他穿上监狱要求的囚服。
今天是我第一天参加劳动,监狱工厂就在傍边几十米远的地方,有服装厂,印刷厂,由狱警给我们分配工作,黑哥果然不愧是这里的老大,他来上工只是做做样子,不用他吩咐自然有一帮小弟来帮他做,而他们似乎已经认定了我是老大的人了,所以我的那份工作自然有人抢着帮我干了。
一转眼,又到了晚上的时间,我半强迫的被画上艳丽的彩妆,不同的是,今天的我被要求赤身裸体,黑哥并没有给我穿上那套诱人犯罪的情趣制服。而是拿出一个大大的塑料针筒,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针筒,这样一个恐怕有500cc。黑哥从不同的药瓶里倒出各种液体,并把它们混合在一起。我昨天还在庆幸可以保住贞操,看来这都是痴心妄想了,我害怕的向后躲,可是黑哥的大手就像铁钳一样,一下就把我扔到床上,我的100多斤的身体在黑哥手里就像布偶玩具一样。我痛苦的呜呜哭了起来,在这个冰冷额监狱里,我好像有成了5、6岁的小孩子,格外的爱哭。
黑哥不管我哭的可怜,对着我我的小屁股狠狠的一巴掌,「小淫妇,快撅起你的骚屁股,要不我就打烂它,让你每天只能趴着。」
我不敢违抗黑哥的话,老老实实地在床上翘起屁股,把头埋到被子里,像极了遇到危险的鸵鸟。突然我感到屁眼一凉,我以为会是针筒,可是很快我明白那是毛巾,黑哥用湿毛巾吧后面打湿了,紧接着是黑哥在屁眼周围涂抹什么。
「这是什么?」我紧张的问。
「呵呵,放心,是让你变漂亮的东西。」黑哥说着手上不停的向我前面的小弟弟伸去。
「啊,别」我不好意思的夹紧了腿好像受到侵犯的少女一样,黑哥不管这些坚持在我下身摸着。
「呵呵,你这里还真是小啊,你女友一定很不满吧?」黑哥捏着我半软不硬的小弟弟。的确我的小弟弟全硬起来也就7、8厘米的样子。平时跟燕燕做爱的时候也要口手并用才能勉强满足她。听黑哥这么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了,和黑哥一比我的小弟弟就像小孩子的一样,更羞耻的是,被黑哥粗糙的大手在下身来回抚摸竟然使我产生了快感,本来软趴趴的小弟弟竟然硬了起来。我伸手想推开,结果黑哥只一只手就把我两手都反剪到背后,另一只还在我胯下抚弄两只手指摆弄着我的小鸡鸡,我不争气的勃起了,小弟弟慢慢抬头,黑哥的手指夹着我的小弟弟温柔的上下撸动,我竟然感到一丝兴奋,甚至希望黑哥可以再快一点,不知不觉的连屁股都随着黑哥的手指摇动起来,,就在我享受的时候,黑哥的手指却改到我涂满药膏的屁眼上,手指轻轻转了两圈,我只感到屁眼周围一阵清凉,我马上明白了,黑哥给我摸得是什么,很快屁眼又是一凉细细的针头已经侵入了我可怜的小屁眼,啊我叫了出来,屁股摇动想要摆脱入侵。
啪啪,黑哥在我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两下,我呜咽一下,委屈的趴好,感到凉飕飕略感粘稠的液体慢慢注入小屁眼,我不知到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一定不是水,黑哥用另一只手摸摸我被打红的屁股,嘿嘿的笑着:「别担心,这可是好东西,以后你一定会爱上这种感觉的,要是一天不给你的小屁眼灌肠,你肯定会哭着求哥哥的。」
很快500cc的液体已经全部注射到我体内,液体冲击着肠道,清理着脏东西,并且随着新注入的液体流动,肠道开始收缩蠕动,带来一阵阵的绞痛,不仅如此,一开始冰凉的感觉没有了,肠道好像对这种液体格外敏感,一会儿功夫,我就感到屁眼里的燥热和瘙痒,我努力想把液体挤出去,可是很快,黑哥发现了,把一个长五六厘米的玻璃塞子硬挤进我的小屁眼,这种中间细的塞子一旦塞进去紧靠肛门的收缩是没用的,我努力的想放松肛门括约肌,可是液体一次次撞击的塞子只能给我带来更大的痛苦。
不过一会儿我就发现这还不是最痛苦的,这种不知名的液体仿佛正在燃烧我的肠道,呜呜呜,我痛苦的呜咽出声来。
「黑哥,求,求你,让我,让我……」

黑哥一手把玩着我的屁股,另一只手探到我下身握住我的小弟弟仔细把玩。
我的小弟弟外形很漂亮,粉红色的小龟头,两只手指细的白净棒身,下面还有两颗光滑的肉蛋,我体毛本来就很稀少,下身只有稀疏的几根毛发,渐渐的我发现快感在增强,我清晰的感觉到黑哥火热的大手,灵活的手指,我竟然有了射精的冲动,可是我的小肉棒刚刚跳了两下在紧要关头,黑哥在我的精囊上狠狠一掐,啊,我疼的冷汗都留下来了。
「小淫娃,这么没用吗。」黑哥用力把我拉到床下,拿来一个马桶放到我身下,让我半蹲在床边,黑哥则坐在床沿上露出两腿间一根粗大的肉棒。
「快舔,贱货,今天不让我舒服了就塞你一晚上。」
我无奈的低头含住黑哥的大jj,强忍住下身的不适,开始运用昨天学到的技巧,黑哥的大jj还像昨天一样硬,但是有了昨天的经验,我惊讶的发现今天就适应多了,身下的痛苦让我今天变得格外主动,如果还像昨天那样久才完事,恐怕我非得憋疯不行。在黑哥的指导下,我乖巧的把整根肉棒都含进嘴里,双手在黑哥的大腿上乱摸,甚至嘴里学着以前看过的日本电影里的女优一样发出爹爹的呻吟。
「恩恩~ 呃呃呃俄???嗯嗯……」我脸色通红,发出让我自己都脸红的声音。
黑哥一抬脚,把自己一只大脚塞到我两腿之间,轻轻摩擦我的小弟弟,刚刚被掐下去的欲望又重新抬头,我发现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似的开始摇动下身,让我敏感的小肉棒在黑哥的脚面是摩擦,可是黑哥好像捉弄我一样,刚摩擦出点感觉,黑哥就把脚撤回去,然后又来挑逗我,我好像中了邪一样,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淫荡动作。
在我的殷勤服侍下,足足有半个多小时,黑哥终于忍不住了,抱住我的头,狠狠的在我的小嘴里抽插了几十下,然后突然拔出来,突突的一连十几股热热的浓精全射在我妖艳的小脸上。
「呵呵,小骚货进步很快啊。」黑哥舒服的抖抖大jj,在我嘴巴上蹭了蹭一股浓重的精液味道扑面而来,我却好似没什么感觉。一点不像昨天恶心想吐。
仅仅一天我就习惯了这种味道,也许以后我会喜欢上这种味道吧。我心里默默的想。
黑哥让我半跪在地上,从后面搂住我,抱在怀里,一只手探到前面握住我的小肉棒。
「小骚货,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就让你舒服一次,不过这之前你要叫我一声老公,这样就名正言顺了。」
我的脑子里乱乱的,心思全在下半身,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老,老公。」
「乖乖的骚老婆,要来了」黑哥一手握住我的小弟弟,另一只手捉住小屁眼里的肛门塞,黑哥温热粗糙的大手几乎能包住我整个肉棒加上蛋蛋,我忍不住妖娆的扭动着身体去迎合黑哥的大手。
「骚老婆,再叫两声听听。」黑哥坏坏的笑道。
「老公,老公,我,我要射了。」我此时几乎不能思考了。黑哥的大手轻轻揉着我的蛋蛋,粗糙的手指刁钻的摩擦我粉嫩的小龟头。
「骚老婆,你是女人呦,怎么能用射呢?」
「我,我要高潮了,我要泻出来了」
「再骚一点」黑哥命令。
「好老公,好哥哥,让人家高潮了,骚老婆要泄身了,呜呜」我憋着嗓子,用自己最娇媚的声音讨好身后的男人,妖娆无比的扭着身子,用下身主动摩擦粗糙的大手,只为能痛痛快快的在男人身下泻出身子。
黑哥也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配合吧,但手上的动作明显加快了。在前后双重的刺激下我几乎要发疯了,这种兴奋的感觉比起我和燕燕做爱时还要美妙,加上刚刚憋了很久,高潮不断的叠加,小肉棒一跳一跳的,已经要忍不住了。
「呜呜,不行了,要来了。」我全身冒出细汗,感到阴囊一阵阵发痛,黑哥在我白嫩的小肉棒上狠狠撸了两下。
「啊啊啊,来了」我感到精液喷薄而出,射的又急有多,同时黑哥吧塞在屁眼里的塞子突然拔出,在屁眼里翻腾了很久的液体如脱缰的野马汹涌而出,好像洪水泻闸一样,一种异样的兴奋开始席卷全身和射精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我全身都颤抖起来。我的意识因为过强的快感而出现短暂的空白,等我恢复了意识,我发现自己被黑哥抱在怀里,大手还在温柔的爱抚我颤抖身体,我吃吃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齐肩的假发已经被汗水打湿,脸上还有一丝潮红,嘴角上甚至还有一摊口水。

================================================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睡在黑哥怀里,屁股底下全是精水,华丽的婚纱已
经不成样子,我感到屁眼火辣辣的,简直不敢回想到昨晚我淫荡的表现,黑哥醒
来给我一个长长的火热的早安吻,我被吻的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换好的衣服,
下床走几步发现,红肿的屁眼稍微一动就疼,屁眼周围还湿漉漉的,我赶紧起床
收拾好自己,等出了门才发现,监狱的狱友都像饿狼一样看着我,我虽然已经换
回男装,但脸上的妆却没有洗干净,加上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屁股,怎么看都像
是女扮男装,更糟糕的是昨天晚上我的浪叫恐怕整个监狱都听见了吧,想起来昨
天自己被操的浪样子,我的俏脸羞的粉红,没想到我娇羞的样子更加迷人,旁边
已经有人看呆了,口水都流出老长,要不是有黑哥这个老大保护恐怕我已经被拖
到厕所里被伦奸了。

自从被黑哥开苞后,我自己都发现自己越来越女性化了,我再也无法忍受男
装的粗糙,不管什么时候,我总在里面穿上性感舒适的女性内衣,当然另一个原
因是我的胸部越来越大,已经有b罩杯了,如果不穿内衣的话胸部就像揣着一对
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有一天我只带了塑腰,没有穿胸罩,直接穿上外衣就出去
了,结果粗糙的布料摩擦我敏感的乳头,不一会我粉嫩嫩的乳头就硬了,走起来,
乳房一颤一颤的从外面就可以看到乳头晃动,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流了鼻血,一个
大叔更是直接把手伸进裤裆里,眼睛一面死死盯着我胸部,一面当众手淫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男人为我痴狂的样子,我内心深处有一种变态的快感,我不
想穿难看的男装,我想要穿上最性感的衣服,成为所有人瞩目的焦点,让男人为
我发狂。第二天我穿上一件性感的粉色蕾丝边的胸罩,又把我的上衣扣子解开两
个,露出粉色的蕾丝边,一路走过,我能清楚的听得身后吞口水的声音,黑哥在
我身边时还好,但当黑哥有事离开后,我明显感到周围的男人眼睛都要红了,我
正要离开,一个老男人终于忍受不住了,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没有撕扯我的衣
服,而是猛的趴在地上,抱着我的脚丫亲吻起来,我被吓傻了,呆在那一动不动,
等反映过来,我急忙拔足挣扎起来,结果一用力鞋子竟掉了,我为了不让粗糙的
男装磨坏我娇嫩的肌肤,我在里面穿上了一条黑色连裤袜,鞋子这一掉,露出我
那性感小巧的黑丝脚来,老色狼立刻发狂一样,将我的脚趾塞进嘴里吮吸,吸的
我脚趾麻麻的,别的男人也不甘示弱,都围到我身边,很快上衣被粗暴的扒下一
半露出性感的香肩,吊带式的蕾丝胸罩早被扯下来了,露出胸前一对白嫩的小玉
兔,两个幸运的男人抢占了有力地形,正一边一个用力吮吸我粉嫩嫩的小樱桃,
我身体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不争气的发情了,俏脸通红,一双媚眼仿佛要滴出水,
贝齿紧紧咬住红唇,生怕那丢人的呻吟声露出,可惜一只坏手摸到我敏感的小屁
眼,虽然隔着裤子,我也没法忍受那销魂的快感,小屁股扭动,躲闪着,可是又
有好几只手摸索着缠上来,” 啊啊啊……啊啊啊……” 我终于忍不住大叫出来,
我的思想已经被欲望控制了,现在我满脑子都是被一群男人强奸的场景,敏感的
小肉棒被一双大手隔着裤子又揉又捏,我很快就不行了,几下我已经抽搐着射出
稀薄的精液,再这样下去我恐怕会哭着求男人插入吧。幸运的是黑哥及时回来了,
我被救出来,我害怕的扑到黑哥怀里,像个柔弱的小女孩,黑哥安慰着我带我回
宿舍。

当天晚上,欲火激发的我在床上格外主动,翘着白嫩的小屁股不断向黑哥求
欢,黑哥的大肉棒不知道在里面射了多少次,我的嗓子都喊哑了,欲望强烈的令
人咋舌,一直干了大半夜欲火才平息下来。

发生上次的事情后监狱里越来越不安全了,我不敢一个人出宿舍了,最后甚
至黑哥这个老大都有点控制不住了,黑哥在监狱外面虽然是呼风唤雨,黑白两道
通吃的人物,但是现在是监狱,面对的全是不讲道理的亡命徒,而且还是被欲火
冲昏头脑的亡命徒,黑哥最后还是妥协了,为了安慰监狱里的兄弟们,每天晚上
晚饭后,我必须要给十个人口交,还得在一小时内完成,否则第二天就没有饭吃,
但是只是口交,我的身体不能触摸,我听到黑哥的命令不由得一阵绝望,我以为
黑哥是喜欢我的,我也在心底里把黑哥当成靠山,在身体不断地女性化的同时,
我的心里也产生了变化,对于黑哥我从开始的畏惧到后来慢慢依赖,对于自己身
体的变化也不在乎了,甚至觉得彻底变成女性也挺好,可以有男人的宠爱,可是
今天一切的梦想都破灭了,黑哥还是把我当作一只宠物,甚至可以随便送人。

第一次口交活动很快开始了,我和十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十个人有老有少,
年轻的看起来最多二十,年纪大的足足有五十多了,不过不论年龄大小,此时他
们胯下的鸡巴都毫无例外的坚挺着,而且看来为了争夺名额,大家还是进行过挑
选的,这十个人的家伙都在十六厘米以上,个个都粗壮坚挺,最厉害的一个甚至
有二十厘米,比黑哥的还大,十个人脱光了站成一圈,十个大肉棒像长茅一样指
着我,我跪爬在中间穿着性感的黑色超短群,仅仅能盖住屁股,可以清楚的看见
我黑色蕾丝吊带袜和黑色钉子裤,就来小肉棒都包裹不住露出一截,我穿得就像
夜总会里的小姐一样,难怪十个人都坚挺着,我从年轻的先来,那是一个颇为英
俊的年轻人,我含着他肉棒时还有点脸红,我温柔的舔着,就像小女孩舔冰棒一
样,很快年轻人就叫出来了,我心底也有些得意,黑哥教我的我全很好的学会了,
黑哥也夸我有天赋呢,我用了不到五分钟就单凭一条小舌头就解决战斗了,任凭
年轻人的精液射到地上,我转向第二个,我用手在蛋蛋上轻轻地抚摸,口手并用
下他只撑了三分,第三个年轻人最小,还不到二十的样子,还很文静,看起来像
个大学生,不知道怎么来的这里,他的下面倒是挺威武,足足有十八厘米,而且
龟头粉嫩,干干净净。看着让人十分喜爱。我刚刚含着他的大龟头,舌头绕了三
圈,还没好好开始,年轻人肉棒已经跳动起来,经验老道的我知道这是射精的前
兆,年轻人努力想坚持一会儿,脸憋的通红,可惜没有经验,还在我的小嘴里抽
送起来,结果当然是完蛋的更快,在我的吮吸下,小赵竟然叫出来,啊啊啊,恐
怕也就三十秒吧,其他人都笑了,” 小赵,这么快,不会真是童子鸡吧。” 此时
叫小赵的年轻人已经喷发,说话都不流利了” 是…我…我说过了,…你们不…信。
” 呵呵,看来只是小处男呢,我怜惜的用手轻轻揉他抽搐的精囊,让他舒服的射
在我的小嘴里,年轻人的精液又热又浓,味道还好,他强烈的喷出十几股精液,
看来真是憋了好久呢,我温柔的帮他吃的干干净净。

接下来的几个都是四五十岁的大叔,又一个个大肉棒又粗又长,而且来之前
还手淫过,我知道遇上了麻烦,第一个大叔足足用了十几分钟,第二个更是让我
使出了深喉技术,把喉咙都插肿了,最痛苦的是每个大肉棒那浓浓的味道,那种
精液的腥臭味,此时闻起来格外的浓烈,到第九个的时候,我让大肉棒深深插进
喉咙,鼻端满是刺鼻的精液味,我感到一阵阵恶心,想要呕吐却被大龟头死死顶
着喉咙,等那个大叔舒舒服服的射完拔出来后,我再也忍不住哇哇的大吐起来。
终于到了最后一个,看着足足有二十厘米的大肉棒我不禁有些发憷,一个小时的
时间早已经过去了,我明天看起来注定要饿肚子了,我认命的含住眼前的大肉棒
拿出最后一点精力,心里祈祷这个大叔最后是个银样镴枪头,赶紧射出来最好,
结果我使出浑身解数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嘴巴发酸,舌头发硬,被肉棒浓烈的味
道熏得昏昏沉沉,可是嘴里的肉棒依然坚挺,我无奈之下只好使出绝招,我把本
来就超短的裙摆撩起来露出里面性感的蕾丝丁字裤,手指拨开后面的细绳,食指
已经没入粉嫩的小屁眼。我晃动着小屁股勾引着眼前的老男人,只希望他能早一
点射精,果然眼前的美景终于使男人兴奋起来,肉棒像疾风暴雨一般在我娇嫩的
喉咙里抽送着,我翻起白眼,嘴角的口水流出老长,肉棒好像直接捅进我的脑子
里让我无法思考,满脑子只剩下一根肉棒,小屁眼里的手指机械的抠挖着敏感的
肛肉,快感侵袭着身体,我已经分不清痛苦与快乐,大肉棒插得我已经快要窒息
了,可是我竟然心里隐隐的希望他不要停下来,就这样一直插下去,知道把我插
死插烂为止,我感到一种另类的快感,我不再感到精液的味道腥臭,反而使劲喘
息让浓烈的味道多一点进到我的体内,就在我眼前发黑,就要被活活操死得时候,
大肉棒突然抽出我的小嘴,出于求生的本能我大口的喘息,涨成紫红色的大肉棒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竟然忍不住想要把它在含到嘴里,男人挥动大肉棒好像一
条大棍子一样抽打我的脸,命令着:” 叫爸爸。叫爸爸就射给你。” 我此时已经
失去了思考能力,彻底被眼前的大肉棒插晕了,我一手揉着屁眼,一手从领口伸
进去揉着刚刚长大的胸部,高潮已经到了眼前,我没有一点犹豫,毫无羞耻的对
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大叫:” 爸爸,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骚女儿,
爸爸射了,全射给你” 我清楚的看着精液从马眼喷薄而出,一股一股,又一股,
全部喷到我脸上,把不大的俏脸满满盖住,好像是一层精液面膜,高潮同时爆发,
我的小肉棒象征性的滴出几滴水,倒是敏感的屁眼抽搐的厉害。终于我的最后一
丝体力也流失殆尽。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回到宿舍,正全身赤裸的躺在黑哥怀里,屁眼里满满
当当的,黑哥正在用我最喜欢的姿势干我,我喜欢这种被男人抱着的感觉,黑哥
看到我醒来,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打的我啊了一声,白嫩的屁股像果冻般颤动,
留下一个红红的手掌印,啊我委屈的尖叫了一声。

” 小骚货,装什么清纯,刚才不是还叫爸爸呢吗?让老子平白降了一辈。操
死你骚比,叫爸爸,快叫” 黑哥挺动下身大肉棒加快抽送,他都看见了,我气的
浑身发抖,这个混蛋,不知道我是被迫的吗?我很想大耳刮扇他,可是快感敏感
的下身传来,我只发出啊啊啊的呻吟。我意识到我完蛋了,我的身体已经背叛了
自己,不怪黑哥,也不怪任何人,我已经是随时随地都可以高潮的贱货,我搂住
黑哥的脖子扭动着我风骚的小蛮腰,一边流着心酸的眼泪,一边呻吟着大叫:”
爸爸,老公,操琪琪,操你的母狗女儿。” 我语无伦次的叫着,享受着堕落的高
潮。

接下去的一周时间里,我没有吃一顿饭,饿的我头昏脑胀,只能喝一点果汁
为生,当然还有每天十根热气腾腾的大肉棒,我不愿浪费每一滴精液,饥饿强迫
我努力学习技巧,我用心观察每个人的表情,找到男人的敏感点,有些变态一点
的,用嘴巴怎么吸也出不来,却喜欢足交,我用黑丝小淫脚摩擦几下就忍不住了,
还有的喜欢打奶炮的,我的小奶子已经顺利成长到35C,黑哥的大手都握不过
来,不用胸罩都能看到深深的乳沟,用来夹又粗又长得大肉棒再合适不过。我也
越来越淫荡,每天的口交不再是被迫而是主动的了,我每次都在口交的时候手淫,
还配合着浪叫,浪起来总是亲爹,老公的一顿乱叫。

终于第九天时,55分钟,我已经咽下最后一口精液,温柔的帮眼前陌生的
男人清理肉棒。明天总算可以吃饭了,这几天我把精液当饭吃,虽然饿瘦了一点,
现在只有46公斤,但是皮肤却更好了,一张俏脸莹白如玉,从里到外透出一股
粉嫩,简直就像12,3岁的小女孩一样。

但是在床上我简直比得上40多岁的怨妇,每晚总是翘着小屁股乖乖让黑哥
干,最少也要黑哥射三次以上,射完我就会急迫的把肉棒含到嘴里,很快就能让
它重振雄风。我和黑哥也正式确立了关系,不是情妇,而是我认了黑哥做干爹。
这样每晚监狱里都能听见我嗲嗲的叫大鸡吧亲爹的声音。

口交后第一次吃饭,集体食堂今天有豆芽炒肉,蒜薹炒鸡蛋,主食是米饭,
很多人过来把打到的饭菜送到我面前,可是我第一口吃下去竟然吐了出来,油盐
的味道太重,我已经不适应了,我又试了试别的饭菜依然不行,还是黑哥有办法,
将米饭和菜拌了半碗,拿到厕所里,一会出来了,摆到我面前,得意的说这次应
该可以了,我一看饭菜变成了一整碗,多了许多白色浓浓的酱料。有一种我熟悉
的味道,把饭菜的油盐味全盖住了,我犹豫的吃了一口,感觉还行,便在大家惊
讶的目光下我香甜的吃下半碗饭菜。

一转眼,一年多过去了。黑哥已经可以假释出狱了,我这个黑哥的干女儿当
然也被保释了。出狱的前一天晚上,我为大家做了最后一次口交,当我全身赤裸
的进来时,所有人都惊呆了,我模特一般的身材,三围达到89- 59- 88,
性感妩媚的脸庞让人看着就想犯罪,我只用了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任务。

出狱后黑哥把我带回家,正式认我当了干女儿,黑哥的老婆已经过世了,只
有一个儿子相依为命。我几乎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和黑哥过上夫妻一样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性, 调教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