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的成年禮

【御姐】惡魔的成年禮(原創)(全)
“時間差不多了,准備的怎麼樣了?”
“都已經准備好了。”
“很好,那麼就開始吧。”
“是,主人。”

地獄 第三魔王領

亞摩坐在黑曜石的王座上,欣賞著大殿中央魅魔女奴媚惑的舞姿,心情非常愉悅。
他的父親,原來的第三魔王五十年前就去參加血戰了,沒有几百年的時間是不會回來的,如
果運氣不好隕落在那險惡的戰場的,那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作為長子,父親不在他自然接管了整個領地,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相當美妙。
而在十几年前,他除掉了那個卑賤的人類女人和她的雜種儿子,也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亞
摩一直不明白父王為何把那個女人留在身邊,這簡直是對擁有高貴血統惡魔的侮辱!
在殺了他們后,他覺得城堡里的空氣都舒服了許多。
不過,讓他心情愉快的最大原因是再過几天他就成年了!
作為王族惡魔,成年后的實力會比之前翻一番,他將擁有更强大的力量,肉体,魔力。
另外,只有經過了成年禮,他才會真正擁有性別,不在是幼年体的中性形態。
一想到自己變成雄性后,就可以肆意蹂躪那些低下卻妖嬈嫵媚的魅魔女奴,他興奮地將手中
的美酒一飲而盡。

“卡拉呢?”亞摩向侍奉在身邊的魅魔詢問最得他寵愛女奴的去向。
“大人,卡拉得到您的允許,被召喚去人間了。”
“嗯,想起來了,是我同意的。她還沒回來嗎?”
“是的。”
“看來這次玩的很高興啊,算了,你們都退下去吧。”
“是,大人。”

女奴們安靜迅速的退下,很快,大殿內只剩下他一個人。
亞摩正想進行修煉,突然,一股奇異的波動傳入他的心中,有人類在召喚他!
原本遇到這種事,他很樂意去人間玩一回,不過因為成年禮將至,所以他決定拒絕召喚。正
當亞摩准備切斷聯系,波動中傳來的信息讓他一震——
天使生身体!
竟然是已天使的轉生体作為代價!
一個天使的靈魂對任何惡魔來說都是大補的寶物,是絕對無法抵抗的誘惑。
亞摩立刻同意了人類的請求,下一秒,他的身影在魔殿中消失,出現在人間的召喚陣里。

盡管非常激動,亞摩仍舊謹慎小心,傳送后第一時間就觀察四周,沒有禁錮法陣的痕跡。
放下心來的惡魔王子,很快就被身前數米的祭壇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確切的說,是被祭壇上
躺著的少女吸引住了。
少女玲瓏的身軀在白色輕紗的掩映下更添誘人的風情,毫無意識的虛睜著雙目,卻絲毫不影
響她絕世的美麗。
不過對亞摩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体內散發出的聖潔的氣息,他已經確定,這確實是位天使
的轉生体!

正當他迫不及待地想上前抓起少女時,一個聲音突然想起:
“隨便亂動別人的東西可不是好習慣啊~”
亞摩一驚,循聲望去,才發現房間的角落還站著兩個人類。一個是男性,看起來很年輕,另
一個是位年輕的女性,她的絕色姿容即使是地獄的魅魔女王都稍遜一籌,而且他能感覺到她
体內那充盈的魔力,又是一個絕佳的美味!
“人類,看在你貢獻的天使轉生体的份上,只要你獻上旁邊的女人,我就原諒剛才的無禮!”
亞摩漂亮的中性面容上帶著理所當然的高傲神情。
“……還是那麼自大啊~”青年低聲感嘆了句。
“什麼?!可惡!”惡魔被他不屑的語氣激怒了,立刻就想把他撕碎。
突然,在亞摩看來散亂堆放在地上的八堆魔晶石亮起了光芒,他發現自己一根指頭都動不了
了,四周的空間仿佛凝固了似的禁錮住他的行動,即使用盡所有的力量也掙脫不開。

“不可能!我明明沒看見有禁錮的法陣!”他不相信地怒吼著。
“呵呵,這可是來自東方的八卦鎮魔陣,你認不出也是正常的。”青年不慌不忙的解釋到。
“卑微的人類!放開我!”
“你覺得可能嗎?對了,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杰諾,是這個國家的王子。”
“螻蟻,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死定了,我要把你的靈魂放到地獄的魔焰中燒烤!”亞摩惡
狠狠地盯著他說。
“等你掙脫了再說大話吧,自大的惡魔,不過,先享受下我的招待吧。”

他剛說完,一股粉紅色的煙霧籠罩住亞摩,從皮膚口鼻滲入他体內。亞摩立刻發覺情欲的火
焰在体內升起,迅速壯大,肆虐在全身。
“哈哈,這是什麼?催淫藥?你居然用催淫藥對付惡魔?人類,我不得不說你真的很愚蠢。”
惡魔嘲笑著,暗自欣喜,因為高漲的情欲能夠提早促發成年禮的到來,只要經過成年儀式,
力量翻倍的他就能夠掙開束縛,將那個冒犯自己的人類碎屍万段。

很快,体內的欲望就接近了頂點,呼吸變的火熱,就在這時,他感受到自己發生了奇異的變
化,成年禮開始了!
“人類,你那低劣的陷阱很快就要失敗了,成年禮一旦開始你就無法殺死我,只要儀式結束,
你的死期就到了,是不是很后悔啊?”
“是啊,我是殺不死你,可我本來就沒准備殺你啊,你可別忘了,成年禮一旦開始,在你性
別定型前就不能中止了。”杰諾平靜地說到,那胸有成竹的表情讓亞摩感到有點不安。
不過,他現在也顧不上別的了,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開始向著成年雄性惡魔進化。
突然,一陣深入靈魂的劇痛襲來,打斷了進行中的變身過程。他這才發現,天使少女的周身
泛起了聖光,聖光傳入身下的祭壇,從刻畫的法陣中延伸出數條光鞭,如活物般在他周圍揮
舞。
剛才的劇痛正是來自于這些充滿天使聖力的鞭撻。更讓他心寒的是,有道光鞭正緊貼著他的
下体,如果他想變為雄性,那新生的要害絕對會受到慘烈的打擊。
“啊~卑賤的人類,你想干什麼?”
“你看,我不想阻止你的儀式,不過比起雄性惡魔,妖嬈的魔女更符合我的審美觀。”杰諾
狀似無辜地說到。

“可惡~~啊!!”變身的儀式又一次被痛徹心扉的折磨所中斷。
感受到体內膨脹的魔力,在嘗試了數次變身雄性未果后,為了避免爆体而亡,亞摩不得不屈
辱地選擇了雌性形態。
沒有聖力的干擾,這次的變身很順利地完成了。
原本就極為漂亮的中性五官變的柔和嬌媚,骨架更為纖細,平坦的胸部隆起驚心動魄的完美
弧度,蜂腰收窄的不盈一握,臀部挺翹,雙腿修長,光是這副傾城的美態就足以把尋常男子
誘入地獄。
“人類!竟然把我逼成這種樣子!殺了你!”亞摩憤怒之極,不過柔媚的聲調怎麼聽都像是
在撒嬌。一雙被怒火點燃的晶亮紅眸,如同最美麗的寶石,仿佛能攝取人的靈魂。
“不愧是誘惑的魔女啊,美的心醉,不過想殺我,你做不到的。”
“哦?難道你還以為這個什麼陣能困住我?”
“不,只是你沒發現身上多了什麼嗎?”
“什麼?咦?”亞摩低頭一看,胸前高聳的乳球上不知何時罩上了兩個透明的水晶罩,兩根
導管從罩子后端連在祭壇上。
盡管不知道這又什麼用,不過她心里閃過一陣不安,正想把它們扯下來,可是,晚了——
一股吸力突然發動,强烈的快感刺激從豐腴的酥乳上傳來,讓她全身發軟。
同時,她驚恐的發覺体內的魔力正飛速地從胸部流逝,當反應過來時,剩下的力量已經不足
以破開禁制了。

“呵呵,既然已經是位美麗的女性了,怎麼能不帶上胸罩呢?怎麼樣?喜歡我為你特制的水
晶罩嗎?放心,它的吸力剛好比你魔力再生的速度快一點點,所以你可以一直維持這種任由
擺布的美麗姿態。”杰諾調笑著說到。
“你究竟想怎麼樣?”亞摩厲聲問道,不過不穩的語氣泄露了心中的不安。
“怎麼?不說我是卑賤的人類了?變軟弱了啊,你不是非常鄙視人類的嗎,第三領的亞摩王
子殿下!”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
“我當然知道!對你我可是非常熟悉的啊!”杰諾的表情變的陰沉起來。
“你究竟是誰?”
“你不知道我是誰?啊呀,對了,現在的樣子你是認不出來的,親愛的皇兄,不,應該是皇
姐!”
“你、你是亞洛!”亞摩驚恐的叫到,那楚楚可憐的嬌態足以讓不明真相的男人把她抱在懷
里憐愛。
“恭喜你,答對了。”杰諾依舊沉著臉,絲毫未受她的美態影響。
“不可能!我明明檢查過,你確實是死了!”
“是啊,我是死了,那天的一切我都記的牢牢的,想忘也忘不掉。”他似乎陷入了回憶中……

呯,身受重傷,失血過多的亞洛再也支援不住,頹然軟倒在地上,絲毫無法動彈。
“亞洛,你怎麼樣了?”一個美麗的女子焦急地呼喊著,眼中擒著淚,她就是亞洛的母親米
莉亞,因為服過駐顏果,所以一直維持著二十多歲的清麗容顏。
“哈哈,怎麼不逃了,親愛的弟弟~”亞摩囂張的大笑著,帶著手下的惡魔圍了上來。
“別動亞洛!”盡管沒有反抗的力量,米莉亞依舊用嬌弱的身軀擋在儿子的前面。
“膽子不小啊,你這個迷惑了父王的低賤女人!卡拉~”
“在~”一個妖媚的魅魔走了上來。
“這個女人就交給你解決了,隨便怎麼玩死都行。”
“是,大人。”

卡拉搖曳著火爆的嬌軀走到米莉亞身前。
“別過來!”米莉亞警惕地退后了一小步。
“確實很美。”卡拉隱含嫉妒地說到,手一揮,兩道粉色的光束射進了她的雙眼。
米莉亞原本堅定清澈滿含憤怒的美目漸漸變得茫然,混沌,怒火一點一點熄滅,眼中出現痴
迷的神情,望向卡拉的目光熱切而馴服,簡直如同看見心愛情人一般。
只是普通人的她根本無法抵抗魅魔的魅惑术,很快就迷失了神志。
卡拉輕輕擁住她的纖腰,柔聲問:“我美嗎?”
“美……”米莉亞呆滯的應到。
“你愛我嗎?”
“我愛你……”
“那你願意聽我的話嗎?”
“願意……”陷入恍惚的佳人毫無抵抗的答應著。
“那就為我殺了亞洛吧。”
“……亞洛……不行……要保護……不行……”米莉亞的臉上現出掙扎的神情,嘴里不住呢
喃著,眼中恢復了几分清明,强烈的母愛一時間間衝破了魔力的控制。
卡拉對她的反抗驚訝地挑起了眉,隨即反應過來,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低頭封住了米莉亞嬌
艷的櫻唇。
舌頭靈巧地挑開她的牙關,卷起她的香舌,吮吸纏卷,恣意品嘗著口中香甜的玉津。
米莉亞杏目微微睜大,隨即輕輕半盍,眼中的光彩黯淡下去,最終成為毫無生氣的美麗寶石。
粉紅的舌尖微露,小嘴維持著半開的狀態,毫無知覺的任由晶亮的口水垂在唇角。
清麗絕倫的嬌容上再無任何表情,一片空白,仿佛所有的意識都被那一吻吸走了,只留下一
具絕色軀殼,一個完全被卡拉操控的尤物傀儡。
“好吧,不殺就不殺吧,不過,我其他的要求你必須遵從。”
“是……”木然沒有起伏的音調。
“看到那些惡魔了嗎?現在用你的身体去侍奉它們,無論它們對你做什麼都會給你極大地快
感,你淫蕩的身体渴望著被蹂躪,去吧,奉獻你的肉体,直到死亡!”
“是……”米莉亞柔媚的應到,臉上露出淫靡的微笑,嘴里輕輕呻吟,動人的身姿款款移到
惡魔的中間。
欲火高漲的惡魔們興奮地嚎叫著,一擁而上,米莉亞白色的衣裙瞬間化為無數碎片。私處、
后庭、嘴巴、纖手、玉腿、豐乳……每一處能提供服務的地方都有根粗大的巨棒在抽動。無
數丑陋的魔爪和觸手在她潔白無瑕的柔体上游動。
惡魔們的動作越來越粗暴,魔氣透過交合處侵入她嬌弱的身体,不斷破壞著。

米莉亞的臉色變的蒼白,鮮血從耳朵鼻子里滲出,生機漸漸微弱,然而她仿佛沒感到任何痛
苦,神情愈發淫媚起來,用盡全身的力量迎合著惡魔們的凌辱,就如同一具只知道歡愛的器
具。最終,一個興奮過頭的惡魔化為身高几米的怪物,胯下的肉棒洞穿了米莉亞的身体,
也帶走了她最后的生機。赤裸的玉体上全是青紫的抓痕,被巨物挑在半空,柔軟的四肢無力
地下垂著,隨著陽物上下的顫動輕輕搖晃。

亞洛躺在地上,眼睜睜看著悲劇的發生,然而重傷的身体連呼喊的力氣也沒有,强烈的悲傷
和憤怒讓他腦中一片空白,當母親死亡的一幕映入眼中時,他感覺仿佛有什麼東西崩斷了,
僅有的生命力在仇恨的驅使下燃燒起來,他奮力一躍,扑下那群惡魔,一團血色的紅光從手
中激射而出,隨著一聲轟鳴,米莉亞的屍体和惡魔們都在爆炸中化為飛煙,現場只剩下震驚
的亞摩和卡拉,以及奄奄一息的亞洛。

亞洛的世界變的模糊。
快死了吧,他這樣想著。
“你想要交易嗎?”突然,一個悅耳的聲音響起。
他勉力睜開眼,驚奇的發現時間好像停頓了似的,亞摩和卡拉維持著震驚的神情一動不動,
就像沒有看見他面前的兩名少女一般。
兩位少女都擁有非人的美貌,一位嬌艷誘人,邪魅自信;另一位則溫潤如水,藍眸似海。
“你想要交易嗎?”嬌艷少女又重復了一遍。
“你們是誰?”他虛弱地問。
“我們?我是一個商人,她是我的侍女。”少女點了點他的額頭,亞洛驚奇的發現自己恢復
了一絲氣力。
“商人?你要和我交易?”
“是的,你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
“那就拿去吧,反正我也快死了。”
“你想要換什麼?”
“能幫我殺了那兩個惡魔嗎?”
“不行,代價不夠。”少女搖了搖頭。
“那能復活我的母親嗎?”
“不行。”
“能救活我嗎?”
“也不行。”
“那我沒什麼想要的了。”
“那可不行,等價交換是原則……雖然我不能救你,不過可以讓你轉世重生。”
“我是惡魔,惡魔死了就回歸本源,是無法轉生的。”
“沒錯,不過你有一半人類的血統,所以我可以幫你重生成人類。”
“真的嗎?!”亞洛眼中爆出希望的光彩,只要能夠重活,就有機會為母親報仇。
“是的,你願意嗎?”
“我願意!”
“那麼,交易成立!”少女一指亞洛,一團灰色的靈魂從他頭中浮現,轉眼直衝天際,消失
無蹤。接著,她一招,一團血紅的晶体虛浮在她面前。
“一顆藏著淚的惡魔核心,挺稀有的~”她滿意地勾起嘴角,香唇嫣紅,動人之極。
“海藍,走吧。”
“是,主人。”擁有蔚藍雙眸的少女溫柔順從的回答到。
下一刻,兩人雙雙消失,只留下剛回神的惡魔們,還有亞洛沒有生息的軀体。

“當我再次醒來時,我已經成了一個嬰儿。很神奇是嗎?我經常想,那個少女也許是位神祗
吧……不管怎麼說,我重生了,而且,現在,我的復仇計划也要實現了!”
“哼!”
“從小你就一直想殺死我吧?可是你知道嗎,親愛的姐姐,在地獄時我一直羨慕你的純正血
統,為自己的人類血統感到不甘,當然,我可不會鄙視人類。只是,不可否認,純血的惡魔
力量强大,而且邪惡;不像我,時常會受到人類那一半的影響,感到良心不安,當時的我,
甚至有點痛恨這種被血脈限制的軟弱。
可是當我轉身成人后,我發現我錯了。盡管人類的力量沒有惡魔强大,可是利用權勢,計謀,
我依然可以得到我想要——財富,地位,還有美女,包括絕色的魔法師,天使的轉世,我隨
時可以享用她們美妙的身体,感受那無以倫比的極樂。”杰諾一把將芙若雅抱在懷里,左手
從領口探了進去,握住一團滑膩的豐腴,輕輕搓揉,雪白的媚肉不停變幻著形狀,芙若雅被
他熟練的手法挑逗的媚眼如絲,忘情地嬌吟出聲。
“啊,不好意思,你還沒有那種經歷吧?看來今后也不會有了。不過,作為美麗的女性,你
依然可以領略到另一種快樂,銷魂的,被徹底征服的快樂。”
“可惡!”亞摩的眼里簡直要噴出火來,惹火撩人的胸部劇烈起伏著。
“別激動,不過你生氣的樣子也很誘人啊,把你變成魔女真是太正確。接著說,成為人類后,
我才發現,人,不像天使必須為善,或者惡魔天生邪惡,人類並沒有這種天然的限制。為善
為惡全在自己一念之間,想做好人,我可以讓全城的民眾豐衣足食;而想要邪惡,即使是高
貴聖潔的天使,我也可以把她調教成淫蕩的性奴。
多麼棒,我的心是自由的,不需要猶豫,不需要掙扎,那種輕松的,隨心所欲的感覺真是美
妙!為此,我其實應該感謝你殺了我,如果你僅僅是害死我的話!”
杰諾露出几分猙獰的神色,語速也變快了。
“可是——可是你不應該害死她!你竟然用那樣的方式殺死了我的母親!殺死了我唯一能感
受到的溫柔和溫暖,殺死了我唯一能安心睡在她面前而不用擔心會在睡夢中死去的人!所以
我絕對不能原諒!”

“哼!我只后悔沒有早點除掉你們。一想到你們那低劣的人類血統居然和我同存在一座城堡
里,我就感到惡心、屈辱。高貴的魔王血脈怎麼能忍受這種侮辱!”亞摩輕蔑地說。
“哦,高貴的魔王血脈嗎?很快就要不是了。”杰諾又恢復了那種不慌不忙的表情。
“什麼意思?你想干嘛?”
杰諾沒有回答,打了個響指,就見一個美艷性感的身影走了進來,只是動作有些不自然。

“卡拉!?”亞摩看清了對方的樣子,不禁驚呼到。
然而,這位原本最得她寵愛的魅魔女奴沒有絲毫反應,安靜地站在杰諾的身邊,妖艷的臉龐
上全無表情,雙眼呆滯,死氣沉沉的,仿佛一具沒有生命和意志的人偶。寬大的蝠翼耷拉在
身后,平伸的雙手中各托著一個水晶碗,一只是空的,另一只則盛滿了鮮血。
“別看這兩個碗不大,可都是空間裝備哦。這一碗血就是這個魅魔九成的血液了,叫卡拉是
嗎?我可記得她,就是她對我母親用了魅惑术吧,而且召喚她時還試圖控制我,既然她那麼
喜歡控制人,我就同樣控制她,讓她親手把自己的血放干,不過她的意識可是很清醒的,那
種驚恐絕望的表情真的很動人呢。
當然,我可舍不得讓她就這麼死,太浪費了。所以我還了十分之一的血,然后用等同于她流
失血量的紅酒輸入她的体內,再用秘法維持住生機,可費了不少功夫呢。
可惜的是,她竟然嚇的意識崩潰,成了具活屍,我只好用操屍术來控制了。不過沒想到紅酒
混合了魅魔的血液后會變的極為美味,真是意外的收獲。”
他拿起空酒杯,對魅魔盛酒器示意了一下,卡拉緩緩走了過來,將自己裸露在外的飽滿乳房
對准酒杯,輕輕用手捏動,晶瑩的酒液從雪峰頂端的凸起射出,在空中划出紅色的軌跡,流
入杯中。
“你要不要來點。”杰諾問。
“你想用這來嚇唬我嗎?”亞摩不屑的說到。
“不不不!我不是嚇你,我只是想把你的血換成魅魔的。”他好整以暇的說到。
“不!你敢!你不能——”嬌艷的魔女大驚失色,恐懼地尖叫著。
“我當然能,想想看,你引以為豪的高貴血脈被變成低等淫賤的魅魔之血,這是多麼有趣的
事情。”
“不~不要!”亞摩絕望的喊著。
然而,被禁錮住的她全無反抗的能力,只能看著兩根導管刺入体內,紅中透著紫光的魔王之
血源源不斷地流出体外,落入碗中,同時魅魔的血液也不停地輸了進來,取代了高貴的魔血。

“好好享受這無能為力的絕望吧,就像當時的我一樣。”杰諾擁著芙若雅被挑逗的軟成香泥
的嬌軀離開了屋子,合上的房門隔絕了魔女魅惑卻帶著深深恐懼的怒吼……

三小時后,當杰諾再次站在亞摩的面前時,驚奇地發現身体與魅魔血液融合后的變化。
原本强大的氣息變的微弱,不過去給她增添了几許柔弱的韻味。五官更為艷麗,自然流露出
嫵媚的風情。玉峰愈加挺拔,緊腰翹臀,勾勒出蕩人心魄的曲線,一身雪玉般的肌膚晶瑩剔
透,散發著撩人的幽香,每一處都閃現著誘惑至極的光芒,就連杰諾也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
小腹一陣火熱。

“真是誘人的妖精。”他伸手彈了彈她乳尖的紅豆。
“嗯啊~”亞摩逸出一聲如泣的低吟,惹的他心一顫。
“果然,肉体也變的敏感多了。”

亞摩死死地盯著他,恨不得目光化為刀子,可惜虛弱的表情加上嬌美的五官,讓她的凝視看
起來顯得含情脈脈。
“你殺了我吧。”
“你這麼美,我可不舍得殺你。”
“你又想做什麼?”
“換血只是第一步,你的身体已經改造好了,不過思想還是不般配啊,要有作為魅魔的覺悟
啊。”
“你做夢!”
“呵呵,別急,很快你就會做夢了,美夢結束后你就會深信自己是只魅魔了。既然你一直為
自己的高貴所驕傲,那麼,就請作為一只低賤淫蕩的魅魔活下去吧。當然,你的身体我會好
好使用的。”杰諾溫和地笑著。
而他的笑容在亞摩看來是世間最可怕的東西,極度的驚懼讓她連話也說不出來。

“好了,晚安~虛幻噩夢!”
一團薄薄的黑霧從杰諾的手中飄起,籠罩住亞摩的頭。
魔女的目光頓時一散,露出困頓之色,如扇的睫毛不斷眨動著,頻率越來越快;雖然她竭力
抗拒,但虛弱到極點的力量擋不住杰諾的魔力,眼皮越來越沉,終于完全合上,全身松弛,
頭垂胸臆,進入了深沉的迷夢中。

“你是一個魅魔,一個變異的魅魔……”杰諾的聲音幽幽傳入她的內心。身陷夢中失去判斷
能力的她恍惚中真的覺得自己是只低等的魅魔。
“你是變異的,你的樣子和別的魅魔不同,所以你受到同族的欺凌。”在夢中,她看到自己
被其他魅魔毆打,虐待,她不被認同;
“你是變異的,所以即使你想獻出身体,投靠强大的惡魔也遭到了拒絕。”她看見自己一次
一次地被趕住惡魔的宮殿,守衛不屑地對自己拳打腳踢。她不被需要;
“因為你是變異的,所以無論是惡魔,神,還是人類都想殺了你,他們不斷地追殺你。”她
的表情變的扭曲,額頭冒出細密的冷汗。在無盡的夢魘里。無數生物在追趕她,傷害她。她
拼命地逃,不知道跑了多久,可是沒有安全的地方,追殺似乎永遠沒有停止的盡頭,重重魔
影化為無邊的黑暗想吞噬她,整個世界都拒絕她的存在,絕望和恐懼漸漸淹沒了心智。

誰能救救我!她在心中嘶喊著。
杰諾一直在觀察她的表情,覺得時機差比多了,于是繼續說道:
“可是,我能救你。所有人都不接受你,都想殺你,只有我杰諾會允許你留在身邊,保護你。”
杰諾的身影出現在她的夢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四周濃厚的暗色退去。她像一個快要溺斃
的落水者,緊緊抓住救命的稻草,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眼前的身影上。
“……我能收留你,還可以賜予你極樂的歡愉。”杰諾把一根魔棒插入她的下体,魔棒隨即
自動抽動起來,魅魔化的敏感嬌軀立即起了反應,內壁陣陣緊縮,蜜水汩汩流出。
同時在夢里,她赤裸著身体被杰諾任意玩弄,擺出各種淫靡的姿勢交合纏綿,每一次都在極
度的快樂中失去神智。
一波波怒濤般的快感狂潮將她的一切擊的粉碎,把她送上美妙的高潮。那從沒体驗過的歡愉
在幻夢的影響下放大了數倍,在她的靈魂深處刻上臣服的烙印。
“是的,這一切我都能給你,只要你成為我的奴隸,把自己全部奉獻給我,你願意嗎?”
“我……”她本能地遲疑了。
“如果不這樣,你將永遠逃不開被追殺的命運!”黑暗再次涌來,無數猙獰的身影出現在她
的四周,閃著寒光的武器几乎就要刺入她的身体。
“我願意。”這次她再也沒有絲毫的抗拒。
“很好,用你成年禮得到的真名發誓吧。”
“是,我,變異魅魔伊蓮娜*夙夜在此以真名發誓,認面前的男人杰諾為主,放棄獨立的意
志,永遠忠于他,侍奉他!”

一股亙古的龐大力量掠過,杰諾感到自己和眼前的魔女間有了神秘的聯系。
“睜開眼。”他命令到。
長而翹的羽睫顫了顫,慢慢打開,一雙魅惑的紅瞳痴迷地望向他,眼眸中似乎籠著層輕紗,
似夢似醒,如夢如幻。
在真名魔誓的威力下,她原本的意志被夢中的魅魔意識所取代,心靈被封禁在幽夢中,至死
也無法清醒。
“主人。”她嬌聲說到,柔順馴服至極。
“以后你就叫亞蓮。”
“是,主人。”
“亞蓮,你還記得亞摩是誰嗎?”
“好像有點熟悉,可是想不起來。”亞蓮苦惱地皺起柳眉。
“好了,那就不要想了,什麼都不要去想,你只要思考如何服侍取悅我就可以了。”
“是,主人~”她媚聲應到,紛亂的記憶碎片像被水衝過一般,消失干淨,腦中一片空白,
只存在杰諾的身影,一種從靈魂深處涌上的輕松快感席卷了全身。
由于失去了思考能力,美目中的茫然之色又加重了几分,那迷離的妍態,讓人不禁想狠狠蹂
躪一番。

“你是個低賤的魅魔,是個的只為滿足主人欲望的淫蕩奴隸,對嗎?”
“是,我是……”亞蓮毫不猶豫地承認,粉紅的香舌輕舔著下唇,修長緊致的雙腿相互摩挲,
一副春情勃發的誘人樣。
“已經忍不住了嗎,果然是淫賤的魅魔啊,血脈的影響居然那麼强烈,那麼現在允許你釋放
欲望,用身体來取悅我吧。”他松開了陣法的禁制。

“是,主人。”
亞蓮輕移蓮步,扭動著誘人的腰臀,風情款款地走了過去,優雅地跪在他的面前。將頭輕柔
的靠到了杰諾的腿側, 腿上傳來了輕柔的摩擦感覺,帶著絲絲的快感,卻是魅魔隨著主人
的撫摸輕柔的擺動著身体,用豐滿的紫色長發與光滑的面頰在他的大腿上摩弄著。那柔滑的
發絲滑過大腿內側,隨著魅魔有節奏的來回摩梭,杰諾只感覺一股熱流順著小腹升了起來。

魅魔敏銳的感覺到了主人的變化,吃吃的笑著,細膩靈巧的手指不安分的在杰諾腿上的敏感
部位摩按著。
隨著那一雙溫潤小手的愛撫,杰諾感到一種麻酥酥的快感伴隨著雄性的本能向整個身体擴
散,亞蓮的撫摸與輕笑好像在用一根鵝毛給耳朵瘙癢一樣,隨著越來越强烈地快感,他身体
的某個部位也隨之硬了起來。聽著杰諾逐漸粗重的喘息,得到了鼓勵的亞蓮柔媚的輕哼著,
那仿佛呻吟一般地聲音給人無盡的遐想,她用濕潤的嘴唇吻著。順著杰諾地膝蓋向上,不時
地用粉紅的舌頭調皮的舔弄一下。

一股火焰在胸中燃燒了起來,杰諾伸手重重地在亞蓮擺動的臀部上拍了一下,一聲輕呼,他
將亞蓮的腦袋按向自己的胯下。亞蓮順從的扭動著身体爬到杰諾身前。柔媚的瞟了自己的主
人一眼,嘴上掛著挑逗的笑容,她拉開杰諾地袍子。將腦袋湊了過去……

杰諾重重的吸了一口氣。不得不說,魅魔血脈與生俱來的技巧相當的高超,當她那溫暖濕潤
的口唇將杰諾包裹住的時候。那種强烈的快感讓他感受到了巨大地刺激。
亞蓮的唇舌靈活,技巧快速而多變,她輕易的便能將杰諾的雄壯完全含進口中,甚至不需要
回氣的時間,與此同時,她手指亦是調皮的摸索刺激著周邊的區域。
面對這種程度的刺激。即便以杰諾体質還是在短短一刻鐘后噴射了出來,魅魔放蕩的輕笑著,
將所有的液体完全的吞了進去,然后抬起眼來看著自己的主人,眼中滿是狂野的魅惑。

杰諾一把將其從地上拖了起來,剛才的噴射令他的欲望變得更加的强烈,魅魔站了起來,摟
著主人的脖頸跨坐在他的身上,修長的脖頸,一對令人遐思的酥乳,纖腰,翹臀,渾圓的大
腿,柔軟的小腹,手感順滑嬌膩。
她將杰諾的面部按向自己的胸前,她扭動了一下臀部,隨即,杰諾便進入了她的体內,隨之
而來的是溫暖,濕潤與巨大的緊握感,魅魔一雙修長而飽滿有力的長腿盤夾在他同樣强健的
腰肌上,讓雙方更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亞蓮顯示出了她良好的腰腹技巧,只見她如同一名最好的舞者有節奏的扭動著自己纖細柔韌
的腰肢,仿佛一條舞動的美女蛇,倏而如波浪般扭動,倏而如磨盤般來回旋轉,她的口中發
出嬌喘呻吟,强大的魅惑之音傳達著飢渴和强烈的暗示。

杰諾低吼了一聲,兩具緊緊糾纏著的赤裸軀体滾倒在地面上,用力將狂野律動著的亞蓮壓到
身下,惡狠狠的衝擊起來,隨之而來的便是魅魔更加放浪而酥媚入骨的呻吟與身体激烈的迎
合。承受著衝擊的魅魔雙眼中魅惑而挑逗的風情很快就變的狂野而迷亂,從那蜷曲而緊崩的
腳指可以看的出來,她同樣承受著巨大的快感,無與倫比的刺激,讓亞蓮的身体不由自主
的開始繃緊起來。隨著時間的流逝,持續的快感讓魅魔的雙眼逐漸翻白,豐潤地嘴唇大
張著,卻無法發出聲音來。

很顯然,魅魔的這個表情與不斷緊繃的身体讓杰諾產生了更加强烈的征服欲望,動作越
來越凶猛,仿佛大海狂濤,一浪高過一浪,在劇烈動作了好一會儿之后。亞蓮猛的抽搐
了一下,全身倏的僵住了,不過,杰諾絲毫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腰胯發力蠻橫地
繼續撞擊。這就像壓垮了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魅魔頓時目瞪口呆,喉嚨里發出嗚咽的
聲音,就好像一條脫了水的魚,隱隱有唾液自她口角流下。

緊接著,她劇烈的痙攣起來,柔韌、光滑而充滿彈性的小腹一抽一抽的,這持續了十几
秒,亞蓮倏的如同被抽去了脊椎骨一般攤軟下來。軟成了一團爛泥。而杰諾的快感在此
時也積累到了頂點,他又用力運動了十几次。悶哼一聲緊緊抓住魅魔地腰,將自己地精
液一股腦儿的傾瀉進對方地体內。

壓在那柔軟的軀体上調勻了呼吸,他松開了魅魔女奴,坐起身來,亞蓮赤裸地伏在地上,
癱軟著,曲線跌蕩起伏顯得驚心動魄的軀体不時的微微痙攣一下,她劇烈的喘息著,一
雙藕臂無力的張開在兩邊,似乎還未從高潮的余韻中清醒過來,那動人的景象足以滿足
任何男人的征服欲望。

杰諾忽然有些茫然,
凌辱母親的惡魔早就被他殺了;
魅惑她的卡拉被制成了裝酒的活体道具;
高傲自大的亞摩被奪去了最驕傲的尊嚴,成為在他身下婉轉承歡的卑賤性奴。
所有相關的人都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米莉亞的仇已經報了。
而當一直以來的目標達成后,一種高潮后的空虛油然而生。
他怔怔地站在那儿,一動不動。

“主人,您沒事吧?”一雙粉膩的玉臂輕輕挽住他的手,杰諾轉過頭,就見一張嬌美明
麗的俏臉上滿含著擔心,燦若星辰的明眸中全是恭敬和愛戀。
“沒事,只是一時不知道要干什麼,有點空虛而已。”
“主人還有我們。”
“是啊,我還有你們,還有美好的生活。嗯,以后不再需要考慮什麼報仇了,我可以隨
心所欲的享受,真輕松啊!”杰諾重新振作了精神。
“芙若雅姐姐,你知道嗎?你的樣子氣質都和我母親有五、六分相似呢。”
“主人希望芙若雅是什麼樣都行,包括成為主人母親的替身。”
“不不,不一樣的,我對母親可不會這麼做。”他壞笑著伸手捏住芙若雅胸前的兩粒凸
起,隔著單薄的衣料搓揉著。
身体已經被調教的無比敏感的美女法師哪能經得起這種刺激,很快就情動難耐,嚶嚀一
聲,柔若無骨的香軀便軟倒在他懷里,會說話的美目中波光瀲灩,柔的似霧,媚的滴露。
吐氣如蘭地呢喃著:“請主人隨意使用芙若雅吧。”聲音低婉誘人,帶著濃濃的春意。
“那我就不客氣了。”杰諾手熟練的一抹一挑,白色的長袍毫無阻礙的順著她光潔細膩
的肌膚滑落在地上,將芙若雅纖柔似雪的玉体放平在地上,輕輕覆了上去。

很快,房間里就回蕩起粗重的喘息和悠長婉轉的嬌啼……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