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譯者:不明

作品:圈套

原文連結:

*  *  *  *

圈套 (The Trap)  原著 Jennifer White

哈尔读完了报纸,于是站起来开始冲马桶。他平时讨厌浪费时间,所以在他“大号”的时候一般看一下当天的报纸,现在他准备起身离开,于是他准备把那份报纸作为一分“礼物”留给下一个。

哈尔走到水槽边,粗略地洗了他的手。然后顺手抽出三张纸巾擦了擦,但是遗憾的是哈尔扔歪了,没扔进垃圾筐。哈尔心想,干嘛不让清洁工来处理,他付钱给他们可不是干这个的吗?

现在哈尔踌躇满志地走出洗手间,准备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推开大门的时候,他满脑子的都是客户的事情,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刚刚发生了奇异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灰白色的平头悄无声息的变成非常美丽的卷头发,波浪一样垂到他的肩膀。而且他也没有注意到原先烫的笔挺的西装也变成了嵌蓝边的紧身连衣裙,另外,一双非常漂亮性感的女士高跟鞋取代了原先的皮鞋。

他也没有注意到他轮廓分明的脸已经变成柔软漂亮的脸蛋,还有白皙的皮肤,甚至略微施者恰到好处的淡妆。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是有一个穿38 cC胸罩乳房,穿在翘臀上面的性感小内裤里面,早已经没有他引以自豪的男子气概。他现在是一个女人。

哈尔打开外门,回到了办公室的地板上。他抬头一看,震惊地盯着一个熟悉的面孔“他自己的脸”!

那一刻,他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那个站在前面的人就是他自己,哈尔!!而他自己,看上去就是一个女人,他转过身子,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标这是“女厕所”。“这不可能的”他差点叫出来!

“跟我来”他听到那人在他面前说,带有受过军事训练似的非常有威严的声音,没错!这的的确确是他“哈尔!!”的声音。他感到膝盖在发软。他觉得他要哭了!当然他没有哭,自从哈尔5岁之后就没哭过!他感到有一个强烈的冲动要求他听从前面那个男人。自从他创办了这家公司后,他从不需要任何人的命令。但他觉得受到强迫。于是他只好垂下了头,跟在那个男人身后。

随着每一下脚步,哈尔都感觉连裤袜摩擦皮肤引起触电般的感觉。长头发在脖子上晃动的感觉使他有点发冷。当然,最新奇的感觉是胸口的两个波浪在晃动,或者准确点是在跳舞。甚至有一刻,他有一种沉迷于女性曼妙身材带来的优越感,他几乎没有注意到他跟进熟悉的办公室。

然后他发现那个男人坐在桌子后面他的椅子上。他感到侮辱,那是他自己老板椅!!但当他生气地把手放在他的翘臀上,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他不是哈尔了,他现在是一个女人。

“我现在是女人”他轻声细语地提醒自己说道,他一直从来都是看不起女人。她们不知道如何做生意。她们没有男人清醒的头脑,总是受到无聊的情绪影响。他们是一群叽叽喳喳的动物,现在他是她们其中的一员了。

“坐下!瑞秋”那人用哈尔的低沉的声音。

“瑞秋 ?”哈尔回答,第一次听到他的阴柔女性化的声音。这让他震惊不已。他自盯着自己,尽管他是看着自己,哈尔希望听到自己的陪伴47年的声音。但他不是自己了。他现在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他已经成为瑞秋了。

哈尔终于反应过来,瑞秋是谁了!哈尔对他自己公司的人员了如指掌,瑞秋是一个最近秘书部的招聘的秘书。她和她的同事整天处理所有的日常投诉。她们工作简单,薪水微薄,但她们得到的抱怨最多。

  “我说坐下,瑞秋!”哈尔再说了一边。瑞秋顺从地坐下,双腿很自然地像其他女性一样交叉。他的新女性身体知道怎么做, “发生了什么事?这怎么可能?”瑞秋问,仍然震惊他的新女性的声音。

这个桌子后面的男人笑了。“现在你是一个女孩,你是瑞秋,感觉怎么样?”感觉?哈尔突然发现他很不适应女性的大脑,他发现很难思考,是很得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对他发生了什么事。“别担心瑞秋,今天情况特殊,明天你就能做回瑞秋,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人说。

“发生了什么?”瑞秋结结巴巴地问,她突然想搞清楚。

那个哈尔笑着说:“这很难解释” “但是我需要你做回一天你自己,今天你帮我做一点事情。今天之后,公司就会运转得更加好。

“怎么可能更好?我们的成长率达到了…嗯…每年157% !”瑞秋突然发现她竟然记不住这些数字。但是以前数学计算对他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难道这就是成为一个女人付出的代价吗?等等!瑞秋突然意识到,我不是一个女人,我是一个男人,我陷在这个女人的身体里面!她刚刚想到这里,突然脑海里面似乎有一阵电流闪过,她的思维受到扭曲,现在,她又接受了成为一个女人的事实。

哈尔笑道:“哈哈!,你刚才一定走神了!现在你重新认识到你是一个女人了吗?不过别担心,小甜心,女人也并不全是坏事。我打赌认为你会喜欢的。“瑞秋只是盯他,脑海里面还是一片混乱,不知道如何回答。哈尔接着说:你知道吗?过了今天这家公司将会比现在运转得更好。为什么?因为今天我要把这家公司的所有权转给黛布拉和琼。”

“不! “瑞秋尖叫着抗议,“这是我一手创办的企业,谁也不能夺走它!”

对面的哈尔再次笑了:“亲爱的,这个公司是属于哈尔的,很显然我是哈尔,而你是瑞秋,所以我想干吗都行。你老老实实的在合同上面签下字,我会考虑给给你一笔可观的遣散费,所以从明天开始你可以优哉游哉享受你的退休生活。当然了,以后公司是被你从来看不起的女人经营,而你只能在外面看看的份了。”

“不!我不会签字的!你想都不要想”瑞秋说,眼泪开始在她的眼睛,但是心里充满了愤怒。

哈尔得意的笑着说: “是吗?但是你阻止不了我的,你现在可以去告诉警察,说什么?说你被我变成一个女人,而我想偷你的公司。你猜会这么样?你会被永远关进精神医院,不信的话你不妨试试!哈哈!

瑞秋意识到了这一点后,她知道她已经没办法反抗了!她感到那么非常悲观无助!女性的情感开始战胜男性的理智,这时她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她开始哭泣起来!感觉已经够糟糕了,更糟的感觉接踵而至。这时候她突然感到连衣裙下面一阵阵凉风袭过,她也真的开始感觉在她的双腿之间似乎确实少了什么。没错!那个东西没有了!一瞬间!她感到如此的脆弱.

哈尔接着说:“好吧!瑞秋,现在你需要知道规则了!身为女人,你可以做一些女人需要做的事情,接下来的24小时,你可以仔细发掘你身体的奥妙了!我以前一直服用避孕药,所以你这段时间不必担心,你可以去维修部找找一些身强体壮,精力充沛的家伙,相信我,你会爱死女性性高潮的感觉。当然了,你也可以试试我,碰巧我也想知道轮到我骑到上面的感觉,作为男人的感觉。”

哈尔接着说下去:“但是有一件事我警告,你可以使用我的身体操男人,但是不要去访问我的记忆!如果你做了,我保证你会很后悔的。你听明白了吗?”

“是的”瑞秋低下头轻声回答道

“再说一遍,响亮一点,我听不到?”哈尔说带着以前他有时对下属使用带有嘲笑的方式问。“是的,先生”瑞秋被迫提高了音调回答,但是心中充满了羞辱感,不久前她还是一个拥有极大权利的男人,整天对下属指手画脚,但是今天,她被迫服从他曾经的一个下属女秘书。

* * *

擦干了眼泪之后, 瑞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相比原来的那个办公室,这是要小得多。桌子上摆着的是侄女和侄子的照片,以及几个芭比娃娃和毛绒动物玩具。

相比之下,哈尔的桌子通常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但这桌子上一片混乱,东西散得乱七八糟,右边的半开的抽屉露出口红、指甲油还有一盒卫生棉条。瑞秋抨的一声关上了抽屉。

现在她有时间去试着去思考刚刚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那个低级女秘书跑进了他的身体,而曾经的CEO被困在这个女人的身体。并且那个女人已经接管了他的公司并准备卖掉。而且很显然,明天她将做回去瑞秋,并且丧失了这段记忆,那就为时已晚了!时间紧迫,她必须立即做点什么,但是做什么?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即便是哈尔的最好的朋友迈克,也不会相信一个女人给他打电话说她是真的哈尔。

她无法停止交易。她已经在法律文件上面签下了哈尔的大名,这个签名货真价实,叫记者也没有用,没有人会相信她说得事情。

她接着想:如果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那么或许有办法延迟一下,如果我有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她可以取消这笔交易。但是她不知道交易的细节。

于是她渐渐明白哈尔为什么警告她不要访问她的记忆。瑞秋所有的记忆。如果她能找到一个方法来访问它们,然后可以发现情节的细节。如果她知道,她就可以决定如何阻止策划者。这就是为什么他曾警告她不要看进她的记忆。因为他担心她会学习细节,于是就能反制回来。

* * *

瑞秋马上开始行动了,在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关闭了她的电话,瑞秋坐了下来,她必须要找出如何才能找到她的新大脑的记忆。但是记忆就像一扇大门一样关着,而她也找不到开门的钥匙。

她心想,或许可以从一些简单的人开始。于是她开始拿起书桌上一张婴儿的照片。哈尔以前讨厌婴儿,经常哭闹的东西,一不小心就给你拉点东西,需要持续的关注–当然是女性的工作。她从未觉得他们可爱。

现在她盯着这张照片,并试图开始回忆细节,但是没有用,看来看去,这只是一个丑陋难看的婴儿的照片。

她这样想:“这样不行 ,也许我必须要像女人一样思考”。瑞秋意识到她试着更感性的方法,或许能够有一些进展。

瑞秋又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她注视着着照片中的婴儿。长着圆嘟嘟可爱的胖脸蛋,她立刻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莫名的冲动,她突然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宝宝,眼前的一个是她的妹妹贝西的女儿艾米,艾米现在是15周大。

现在,记忆开始象电影一样流淌出来!她记得她自己的家庭,她的父母,她的兄弟姐妹,她的阿姨,叔叔,表兄弟姐妹,侄女和侄子。每个人的成长都带给她美好快乐的回忆。她记得要7月4日大联欢时候的游行或者和她的家人在开生日聚会,更或和她的表兄在开。现在她的回忆越来越清晰,她知道瑞秋来自哪里,越来越多的的细节被回忆起来,她心里感到一阵阵温柔,感觉她现在就是瑞秋。

瑞秋非常满意的坐了起来,她现在已经知道如何去打开记忆大门的那把钥匙,接下去,接下去她要知道她住在哪个公寓,以及其他各种细节,特别要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真相已经不远了!

恍惚之间,瑞秋注意到桌子上面的时钟已经是5:00pm了!她笑了,她一般工作到下午5点,所以她开始准备离开。于是她关上电脑,锁上抽屉,来后离开办公室,准备开车回家。

瑞秋远远地看到哈尔黑色的宝马停在停车场中间位置,旁边的牌子是还写着CEO专用,但这次她并没有停下来,她走向更远的角落,那里停着一辆银色的大众捷达。她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她甚至能打了一份报告要求在这条路上再加一盏路灯,因为她觉得晚上灯光晦暗有点不安全,她现在想:好吧,明天要是我变回自己的话,我一定再加一盏灯。

* * *

二十分钟后,瑞秋走进她的公寓。这是“她“的地方,在家的感觉使她感到平静和放松。她的两只猫咪靠了上来,瑞秋非常喜欢抚摸她的猫咪。她给它们拆开一袋猫粮之后,然后就去她的卧室换衣服。晚餐之前她习惯要慢跑一下,把脱了的紧身连衣裙挂在壁橱里。然后她再把脱下的胸罩浸在水槽里,准备晚上再洗。接下来瑞秋穿上运动内衣跑步鞋。

瑞秋跑步之前习惯先喝点水,身体保持有足够的水分,然后走出后门,开始了她通常的路线。她喜欢下班后跑步,可以让她舒缓一天紧张的压力。对面的几个邻居走过,她满脸都是喜悦的笑容,她看着隔壁孩子们在自家院子里玩,突然想起当她以前小时候玩的一个秋千。

时间似乎飞快,很快离终点很近了。这个时候她感觉两腿酸痛,呼吸急促,肺里面喘不过气来,现在她知道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卡路里在燃烧,于是她吃了一块从蒂安娜的办公桌上带来的巧克力,为此她感到愧疚,所以她紧咬着牙,开始冲刺最后四分之一英里。

最后她走了5分钟的路,疲惫地回到了家,然后再喝了更多的水,又做了一些伸展运动。现在她感觉全身是汗,是时候应该洗一洗了!这个锻炼对保持苗条身材非常有利!

然而当今天早些时候,哈尔感到停留在女人的身体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但是当晚上这个时候,瑞秋却已经觉得习以为常,她对如何处理她的身体开始有点驾轻就熟。她涂抹着沐浴露,享受者泡沫摩擦柔软的皮肤的感觉。她清洗着她的私密部位,因为刚刚之前,每个月来的姨妈刚刚拜访了她,双腿之间一片血污,瑞秋知道如何处理,她仔细的清洗着非常敏感的褶皱边缘,甚至她还会使用一个月经垫,她甚至感到她的身体非常饥渴,水流冲过她的敏感部位,她突然想起刚才见过遛狗的那个可爱的家伙,也许下次碰到的时候,她会鼓起勇气和他约会。想到这里,她觉得身体发热,甚至要融化。

当她使用女性卫生产品,她突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当她发现自己的乳房和咪咪居然会惊慌失措?真不知道那时候她是怎么想的?她一直是一个女人,而她很自豪自己如此性感的身材。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有点迷茫。算了,不去想了,她擦干身体后穿上运动套装准备晚餐,然而,当她吃沙拉奶酪和水果,一个涌进她的脑海,“阴谋!”她突然想起来她要做的事,发现了阴谋的细节,这样她就可以阻止它。

这个时候她觉得一阵毛骨悚然,这是怎么了?,自从她开始寻找瑞秋的记忆时候,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完全进入瑞秋的生活。她发现自己从外表到内心深处已经逐渐在成为瑞秋,

瑞秋奋力大呼:“不,我是哈尔!”但是这个时候,她甚至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她真正集中精力,努力把今天早些时候的细节。但那些记忆似乎遥远,哈尔的记忆越来越淡泊。

也许哈尔警告她不要访问她的大脑的记忆不是一个诡计。也许这的确是为她好。但她还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她现在可以停止和放弃像哈尔和她的生活的工作的公司来说,或者她可以承担风险,并尝试再次深入研究瑞秋的思想,但这一次确保她发现她需要什么,和离开。必须要提醒一下自己了,她拿起一张纸,开始写下:注意注意!我是哈尔!我是哈尔!找出他们密谋,回到我自己!我是哈尔!写完这些后,她把纸条扔在床上。这样,她会记得每一件事时,她就去睡觉了,肯定会冲击自己回记住她真的是谁。那样狂她不过,写在纸上是* Rachell的*写作。虽然她现在记住她真的哈尔,写作是一个流动女性脚本与大大胆的中风,而不是他的正常小,难以阅读潦草笔迹。

* * *

瑞秋回到客厅,搬了一张舒适的椅子坐下,拿起纸和铅笔。和往常一样,猫咪跳上她的膝盖。这是每天都发现的事情,越习以为常,她就能找到越多的细节,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她在纸上写下“接管哈尔的公司”的计划。她抚摸小猫咪猫的毛,并试图回忆起它的名字。“嗯!好猫咪金吉”她终于切入到瑞秋的思维中,想起来了,金吉高兴翻过身体,以便她能够抚摸它柔软的腹部。

瑞秋看着她在纸上面写着的细节。终于笑了,黛布拉和琼原来这么多年来一直企图获得他的公司,她们已经收买了瑞秋,承诺她会从中获得丰厚的利润。她们找到了一个女巫,并且成功地施法。一旦瑞秋已经占领了哈尔的身体,那么下一步计划就会实施。瑞秋非常兴奋,然而很快就感觉累了,她打开电视,里面放的是她喜欢的节目《幸存者》,所以她放下了纸笔,全神贯注地看起了电视。

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十点半了,瑞秋站了起来喂了点猫食。洗洗牙齿,穿上睡衣,然后涂上了一点面膜,准备去睡一个美容觉。当她拉下床帏的时候,她看见床上有一张纸,上面似乎写了什么,她好奇地看了看,“离开她的身体”?真是莫名其妙,她把纸扔进了废纸篓。上面明明是他的笔迹,但是她什么时候写的?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一阵睡意袭来,她决定先不去想了,睡个好觉,明天再说吧!

* * *

虽然闹钟在设置7点的时候响起来。但是瑞秋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八点半才起床,这样子连带开车时间也只有20分钟,她必须加快速度。她先洗了个澡,开始整装(因为来了例假,所以她必须穿吊带),做好了头发之后。再挑选合适的鞋子。不过今天她有点优柔寡断!但她的灰色小西装,膝盖长度的裙子和夹克仍然显得非常合体,最后她选择了一个非常女性化的上衣,灰色背景与紫色花边。打扮完成的时候她看起来是一个非常性感的职业OfficeLady。她很满意她选的黑色平底鞋。她喜欢什么高跟鞋让她的小腿看起来更好,但他们没有衣服。所以她只好叹了口气。

剩下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必须要加快速度,她很快地抓起一根香蕉准备在车里吃。她一边开车一边化妆。但是一些愚蠢的男人不停地在按喇叭,这使她很难集中精力涂睫毛膏。她忿忿不平地忍不住想,等3秒钟难道会死人吗?

终于到达停车场,她把车子停在远远的角落,,然后她看到哈尔的闪亮的黑色宝马,她想:开起来一定棒极了。来到办公室后,瑞秋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日程表,糟了,今天第一件事就是哈尔要见她,时间快到了!于是她走到镜子前,再仔细检查她的头发和化妆。你得让老板看到你最容光焕发的一面!

然后,她被阿黛尔带到哈尔的办公室, 阿黛尔是他目前的秘书。老板哈尔似乎看到她很高兴。瑞秋知道哈尔是很严厉的。今天似乎运气不错,瑞秋心理稍微放松了一点。她环顾四周,看到琼和黛布拉。琼坐在大书桌前,而哈尔和黛布拉坐在对面。

琼突然问“嗯!哈尔,这几天感觉怎么样?你的公司现在在女人的控制下”。瑞秋转过头来看哈尔,心想“这太有趣了!”。”黛布拉然后戳了瑞秋的手臂:哈尔,问你呢?瑞秋有点不知所措,今天这是怎么了?“我告诉过你他会访问我的记忆”哈尔说,这使得瑞秋更加困惑了!

“你姐姐贝琪怎么样了?”黛布拉问道。“哦,她现在恢复得很好”瑞秋回答。“她给我一个新的艾米的照片。艾米现在15周大了!看起来她是一个好宝宝,真聪明!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噢,那很好啊,我想看看她的照片”黛布拉说。

瑞秋翻开了她的钱包。找出一张小照片,然后,黛布拉,琼和哈尔三个人挤在一起,喋喋不休地谈论着婴儿照片。瑞秋瑞秋觉得很奇怪,老板居然会对一个婴儿感兴趣,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 琼叹了口气:“看到了吗?他已经玩完了,完全成为瑞秋了!”哈尔接下来说:“暂时要帮他找回来,否则没有签字,收购无法完成,让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哈尔站了起来,走到瑞秋前面“站起来。看着我的眼睛。”他说。她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哈尔接着说:“你曾经就是我,想一想,你是哈尔!你记得我吗?“瑞秋退了一步,惊讶无比,“他疯了!这是疯了。””哈尔!跟我聊天!”但是瑞秋突然感到浑身在冒冷汗。她觉得在她的脑海深处,有人影在冒出来。她努力想搞清楚。那影子说:“想起来,哈尔”。她试着回忆瑞秋,但是回忆很模糊,然后她想起来昨天就在这个办公室发生的事情。

她说:“你对我做了什么?” “哦,他回来了!”黛布拉说。“我们采取了很多预防措施,但还是没用,不过没关系”琼说:“你在合同上面签了字,你的公司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不,这不可能”瑞秋虚弱地说。她想回忆起细节,当时记忆变得模糊不清,就像一幅逐渐褪色的油画。

琼接着说下去:“你的公司现在由女人掌控,而且你自己也成为一个女人!我指的是不仅在肉体上,就算是你的灵魂也是一个女人,永远都是。你可以慢慢享受这一切。”“不!”瑞秋呻吟着眼泪禁不住流下来。哈尔接着说:“现在你所有的一切看起来是个女人,我们接管你的公司,接下来由我来接管你的身体和生活,现在开始,我可以用力的身体来寻找乐趣。我想我可以去找到我的梦中情人” 瑞秋抗议:“这是我的身体,你不可能去干一个男人!我不是同性恋!”

“你不是同性恋,但是我也不是”哈尔接着说:“我是一个女人,难道你忘记了吗?我想我会找到一个漂亮的年轻男性实习生然后开始一段感情”“不!”瑞秋叫道:“你会毁了我的”。哈尔说:是吗?但是你是现在是叫瑞秋,一个低级女秘书。你和哈尔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卖了公司后,我会非常有钱,我将搬到加勒比海住,沐浴阳光,然后过奢侈的生活。但是你被卡在这里了。你必须在这里工作,赚菲薄的工资,只是一个为生计奔波的小女人”。

然而琼说:“别担心,亲爱的,今后在这里,你会提升得更快。我们喜欢让女人掌管一切”黛布拉说:包括你在内,会得到重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瑞秋问道。黛布拉说:“只有一点小问题,以前的你还留下一点点影子在。不过问题不大,我们马上就会让你现在成为百分百的女性,我们将给你一个小的推动,你的一点点男性将一去不复返,从表面到内心都会成为一个女人”

“不!”瑞秋惊叫道,她不会允许他们对她做这样的事。琼说:“瑞秋,还记得吗?我们上个月在俱乐部碰到的那个可爱的家伙,难道你都忘记了?”。瑞秋想起那件事,是的,那个迷人又讨厌的家伙,他后来对她做了什么,瑞秋的回忆正慢慢全面恢复。她脑海里面的一丝清醒提醒自己不能失去自我!她不得不努力保持她是谁!但是那里除了瑞秋再无其他了!

“瑞秋,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穿的衣服吗?黑色小礼服?你是那天舞会上最性感的!”黛布拉补充说。瑞秋想到了高到屁股边的超短裙,低到胸口露出深深乳沟的上衣,那天晚上所有的男人都盯着她看,他们都想和我跳舞!瑞秋禁不住美好回忆。

琼说:“但是你后来的确很放纵!” 黛布拉问道: “你最后带他回家了吗?” “嗯,我不记得了。”“好像没有,但是我有他的手机号码,第二天我们又偷偷地约了会”瑞秋回答。琼惊奇的问:“真的吗?瑞秋,感觉如何,你们有没有那个呢?”瑞秋很不好意思地说:“真是太神奇了!上帝啊!我感觉要融化了!”这时候,瑞秋突然觉得下身有点湿了!

琼不怀好意地笑了,对瑞秋说:“你好,哈尔,你还在吗?”然而没有回应,瑞秋茫然地看着她。哈尔说“我认为他现在已经不在了!“那么瑞秋?”琼问。“是的?您有什么吩咐?”瑞秋回答。琼说:“我们现在有重要的业务讨论,公司机密。对不起,你需要离开。”

瑞秋回答:“没问题!梅里尔小姐,我今天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今天我有三个新女孩来评估”。“很好。谢谢你!”黛布拉说。

瑞秋很高兴地看到琼和黛布拉接管该公司。她们肯定会做得更好。但是今天,她有许多工作要做, 琼和黛布拉答应会提升她,她太兴奋了,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她快速地通过大厅,回到她的小办公室,马不停蹄地开始一天的工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 换身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