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的惩罚

笔名 : 变了个性

作品 : 赌的惩罚(被迫变性类的)

邮箱 : 2672355427@qq.com

1  欠赌债 被卖身
我叫金乐,我从小在没了父母,自小在舅父家长大,在我长大后就独立了出去,记得那是一月,我去上海进货,原想办完货去转转。
第一天,我出去办货。办了一批电器,准备到泰国卖的。晚上,遇到了一个叫小志的老乡,小志请我吃大排挡,我们边吃边聊。他见我一个人没事,问我想不想和他一起去泰国玩玩,我说那正好一路
几天后,我们到了曼谷。如小志讲的一样,泰国的开放搞活,比国内的还要彻底,整个曼谷都弥漫着商业化的气息,到了晚上更是灯红酒绿,各种赌场、酒吧、夜总会,小志似乎已司空见惯,我却看得眼花缭乱。
我几天便把货全批了出去,十分高兴。晚上,小志要让我跟他一起去好好玩玩,我看事情都办完了,也正想好好逛逛这个泰国的第一大市,便和他一起上了街。街上霓虹闪烁,纸醉金迷。逛了许久,小志又带我进了家不起眼的酒吧。我还在纳闷,可转过一道门,里面却是热闹万分,各种老虎机、彩票机灯光闪闪,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旁边各种浓装艳抹、穿着各式性感短裙的女招待在人群里不时地穿行着,原来是家豪华的赌场。据小志讲,这种场所在曼谷有很多,政府也是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出大事,从来不管,以前曼谷,他都要来这里玩几把。
小志先玩了几把百家乐,赢了几十万泰铢,我试着一玩也赢了几万泰铢,便来了兴头。玩了一会儿,扭头发现小志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由于来了兴头,我也就没有在纠结,我看了看旁边分外热闹,便凑了过去。我不知怎么个赌法,但看得出来,应该很好玩。看着看着于是便加了进去,开始赢了不少,可是后来越赌越大,我的筹码像流水一样流了出去,可越输我的眼睛越红,哪里停得下来。一直到深夜,我不但输了刚赢的几万泰铢,连自己的货款也输得差不多了,折成人民币也有近十万块钱。我急出一头汗,索性向赌场老板借了五千万泰铢,一阵工夫又是一干二净。到天亮时,我已欠了赌场近一万万泰铢,这时候才象清醒了,却已一筹莫展。我写了借据,打手们却不让走。这时小志进来了
这时小志说说:“还想走?赶紧给家里打电话来赎你。”
赌场老板嘿嘿一笑,说:“只能委屈一下你了,在这里待着了。”我吓了一跳,连忙说我一定回来的。可看那老板的表情,我才知道,说什么也是白说,只能一心盼家人早点把钱取来了。
我被他们关了一个星期,可家人还没回来,我这才觉得事情不妙,可无论我怎么说,他们却咬定不见钱不放人。到第十天头上,他们要带我出去,说是给我找了份工作赚钱还债。一万万泰铢折成人民币就是十万块钱,这么多钱不知得干多久才能还上,可出去总比一直被关着转机大些。我心里暗骂着小志,也悔恨自己太轻信他,带我去进了火坑,只好跟着两名赌场的打手和一个老板的手下亲信,出了赌场。
我跟着他们七扭八拐,穿街过巷,来到一座宅院前,我一看只见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红艺人训练中心”的字样,心想他们不是要让我打工吗,怎么来这里?那老板的亲信上前拍了几下门,不一会儿,大门开了一条缝,一个中年妇人探出头打量着我粗声粗气得问:“他是谁?”那亲信和她嘀咕了几句,便带我进了院。
院里很干净,正面是几间泰国式的大屋,一个白衣中年人正在院里低头摆弄花草,老板的亲信忙上前说道:“大姐,您好兴致啊。”
那中年人站起身看了看我们几个人,说:“你们老大混得好么?哎?他是谁呀?”他衣着很整洁,皮肤白净,看得出保养得很好,只是下巴光光的几乎没有胡须。
老板的亲信忙点头说:“生意还行。这小子欠了赌债又还不了,我们老板让送到您这儿,叫他学好了挣钱还债。”
那中年人眉头一皱,说:“你们总往我这里送人,还不给培训的钱”后来我才知道这是赌场老板的弟弟,边说边上下打量着我“规矩都跟他讲了吗?”
老板的亲信说:“哦,还没呢。”说完,脸色一变,声色俱厉得对我说道:“小子!告诉你,在这儿用心学。要是不听话,哼!看老大不扒了你的皮!上次有个小子要逃,被大姐抓住就阉了。”
那中年人一笑,说道:“哦,你是说小金啊。别说得那么难听吗,那叫变性手术。对了,“她”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你们老大早就玩腻了,把“她”买到非洲卖身去了。”
那亲信说:“还是大姐有办法,把那小子调教得比女人还象女人,人也听话多了,老大见了喜欢得不得了,每天带在身边象小老婆一样,可刚玩儿了两月,却被老板娘发现了,又哭又闹,逼着老板把他卖给一家非洲了。”说完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我在一边听得毛骨悚然,忙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你们要我学什么?”
那名亲信一转身,对我嚷道:“学什么!学做人妖呵。还不明白!”
我脑袋嗡的一声,天呐!这,这不是真的吧!人妖!以前只是听说泰国有人妖,据说是把一些男孩子经过特殊训练,弄得象女人一样,专门上台表演或陪人娱乐。可现在,他们竟要让我做人妖!
我不由边往门口退边喊道:“不……不!别让我做人妖,求求你们,我可以回去取钱,我保证还你们钱!或者……或者我去干苦力,什么活都行!求求你们!别让我做人妖,我不能做人妖呵!”刚动了几步,已被那两名跟来的打手推住了。
“打工?你打一辈子工也还不完债。不做人妖,你拿什么还债?”那亲信说着把我往屋里拉,我怕得要死,拼命挣扎还是被他们连推带搡拖进了屋。
2出逃 失败
之后几天我便在心惊胆战中过了几天。
突然有一天吃过饭,大姐提来一壶茶,给我倒了一小碗,我正渴得要命,几口便喝完了,想再要一碗,却觉嘴里有股甜味,便问大姐:“这里水怎么还加糖?”
大姐神秘地一笑:“什么糖,是雌性激素!”
“什么!雌性激素!”我已惊得一身冰凉。
大姐端着着水若无其事地说“是啊,做人妖都得喝雌性激素。开始有点难受,慢慢就好习惯了。”
这时我一阵反胃,急忙冲进卫生间,扒在水池上使劲抠挖喉咙,想把那些茶都吐出来,可阵阵干呕,憋得满眼是泪,可是什么也没有,大概那些雌性激素已被肠胃吸收了。
整整一天,我又急又怕,一想起来就觉得肚里恶心,身上直打冷战。不行!我要逃出去!到了外面就好办了。
半夜起来去厕所时,我悄悄地溜到墙下,想翻出去,可这院墙都是近三米高的,长满了青苔,又光又滑,找了一圈也没个爬处,只好去门口。我刚慢慢靠近大门,却见微弱的月光下,门洞口有一团黑影,似乎已发现了我,一下爬了起来,竟是条半人高的大狼狗,我几乎已听到了它喉咙里的低唬声了,吓得赶紧回屋钻进毯子里,再也不敢出来了,这是我清醒的认识到没有东西把它引走,我是逃不走的。
第二天我开始少吃饭,偷偷的剩下来的饭菜藏起来,由于是培训人妖的地方,为了身材,饭菜里放的肉很少我收集了好几天才收集足够的肉。
这天晚上我再次靠近了大门,成功的引走了大狼狗,正准备开门这时响起了警报。天哪!我吓得浑身冰冷,急忙冲回我的寝室,可是没走到半道上大姐便出现了,后面还有几个壮汉。
3调教
这时 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把我吓个半死:
“妹妹,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要走吗?”
我叫道:“啊,大姐!”
“小金看来你没把我的规矩放在心上啊。”
“你想干什么?”
大姐没有理会我,走到我身边,伸手在我胸部摸了一把,不是很满意。我的脸突然红了。“发育得不够啊!看来激素吃的不够?还有力气逃跑”说着就叫壮汉来脱我的衣服正在我使劲挣扎的时候。
“看来还欠调教啊”大姐杏眼一瞪,柳眉一挑就象能杀人。我一哆嗦。我感觉到内心的恐惧。
大姐对壮汉说“给我好好调教调教。”她指了指我。
我几乎没做任何抵抗,因为这两个人的力气实在很大,而我以前的力气好象都消失在空气里了。很快,我则被脱得精光,赤裸着绑在一根柱子上,嘴里还塞了大姐脱下的一条红色内裤,心中充满恐惧,乍一看象是一个被强暴的大学生,但是,两腿间那个坚挺的阳具却又令我的心中升起一种由屈辱、羞愧、焦虑、恐惧等混合而成的奇特感受。
大姐皱皱眉头。“胸太小了,要做人妖,没有大乳房怎么行?”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小药瓶。“这是特强效女性荷尔蒙制剂,能迅速补充女性荷尔蒙,让你的身材、相貌迅速女性化。今天就赏给你了!以后可要好好报答我哟!”
“不、不、”我惊恐地叫道。
一个大汉拿过一支针筒,吸了小瓶里的药,麻利地一针扎在我屁股上。
“还是处女吧!给她开苞。”大姐不怀好意的笑着。
两个彪形大汉立即把我从柱子上解开,扔到地上。这时我的手虽然是松开的,但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两个大汉命我象狗一样,手撑在地头,膝盖跪在床中间,把屁股翘起来。我不肯,立即就被赏了两个耳光,痛得我眼冒金星,不再敢反抗。
两个大汉脱掉裤子。我惊呆了!她们居然是女人,打了雄性激素的女人,我立刻觉得很失望。
两个大汉很明显感到我的失望,露出凶狠的神情。
大姐从包里掏出两个巨大的假阳具。这两个假阳具都连着连裤袜,腰间有皮带,裆部还有一些带子,便于使用者受力。两个大汉,不,两个太监,眼里露出感激的神色,嘴里说:    “谢谢主子!”我感觉到他们突然有了男子汉气概。
那两个异常强壮的女人穿好假阳具连裤袜,有了雄风,雄赳赳地向我扑来。我被命令跪在床边上,然后向前趴着。一个家伙从一个小瓶子里抹了点润滑剂,抹在我后庭菊花眼,然后就象玉兔捣药一样鼓捣起来。另一个家伙则挺着巨大的假阳具,来拨弄我的还没发育的乳房。一阵阵快感,伴随着屈辱的感觉,袭上我心头。突然,菊花眼出一阵巨痛!那个异常强壮的女人把它的假阳具插进去了!她先是缓缓地插,然后,不顾我痛得叫唤,突然一下子把它全插进去了。他贪婪地抽动着,每抽一下,我就痛得叫一声,但他根本就不管我的死活。
另外一个异常强壮的女人一直趴在我身子下面,吸吮我的乳房。他搞了一阵子,我的小弟弟射了出来一股股热流喷薄而出!我射精了!我象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床上。
大姐对这次调教非常满意。
4被变性的惩罚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被人叫醒,我一看来人是俩个年青女人,可能也是人妖,我稀里糊涂地被她们领到了一间没有窗子的房间。
房间里灯火通明,中间是一个大床上面有几捆各色的布带子 。两个女人让我脱光衣服,我因为打了高浓度的雌激素 的关系浑身无力昏昏沉沉没有听清,被打了两个耳光才清醒过来,我赶紧把衣服脱了。我被代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回到床铺上,两个女人抖开床上的带子说:’你到床上去,我们把你绑起来’,我一听要绑我,绑我干什么?绑上怪难受的,我赶紧说:你们别绑我,你们让我干什么我听话就是了. 一个女人打了我一巴掌:你即然听话为什么不让绑,你是不是要找挨打呀!另一个女人一把我推倒在床上按住我,又把我的双手拉到后面用带子把我的双手绑在一起,我脸朝下被她俩按在床上,双手又绑在一起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我使劲地挣扎起来怎奈她们俩个人一起按着我,在我的上身捆了好几圈又把我的手使劲地往上吊在我的身后打了死结.我第一次被人绑起来,这个滋味难受死了,好象没有手似的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来感觉.那种感觉怪怪的很好受。
我被她们俩弄来弄去绑了个结实.突然我被一个死女人一推,我一头朝下倒在了床上,好在是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一点没摔疼,只吓了一跳.
在床上她们俩又绑上了我的双脚,一个女人拿来一块毛巾把我的嘴堵了起来,一条带子勒在上面在脑后打了个结,又把我的眼睛蒙了起来。此刻我一直处于半昏迷壮态,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觉得有人把我抬起来放到了什么地方,绑起来的双手双脚一点不能动弹,我喊了几声只听见唔唔没有动静,自已知道没用.有人在我的胳膊上打了一针我又昏迷过去。
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我的身上除了双手还绑在身后,嘴里的毛巾没了,蒙在眼睛上的带子也解开了。可以自由的呼吸了,只是觉得胸部异样,阴部疼痛。因为双手绑在背后无法自己抚摸便侧身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阴部缠着纱布还透过不少血迹,从纱布的边缘伸出一根透明的管子,脚上插着注射器。身边一个漂亮的女人见我醒来要坐起来忙扶着我说:快,快躺下,你刚做完手术不能起来。连忙把我放在床上躺下。
她告诉我:你已经作了变性手术现在正是恢复期,现在要是活动伤口发炎了可了不得,她问我要不要喝水,我给你去倒。说实在话这时我口中正喝的难受,也许是手术的关系,可我一听哪里还想喝什么水,作什么手术,我连忙伸手去摸我的档部可是忘了双手还绑在身后,挣札了几下没有什么结果一着急不由得大哭起来:不!我要回家。可是心里却十分清楚这是我逃跑的惩罚
5恢复
我这一闹外面跑进来两三个穿白衣服的护士来,见我要翻身下地忙把我按在床上又把我的两腿绑了起来,我大哭大闹她们又把我的嘴塞了起来,我虽然手脚被绑着可是因为着急仍然没有老实,几个女人怕我掉到地上一边按着我一面去人找哪个大姐。我被她们按在床上动不了,想要哭喊又喊不出只能:唔  唔地唔 ,大姐来了,坐在我的床边说:妹子!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这个手术费一项就用了我的五万泰元,我是看你长的好才想培养你一下,说实在的我也是喜欢你,她们那几个不都是自已掏的手术费吗?做人妖有什么不好?不愁吃,不愁喝,又不用干活,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人喜欢这有什么不好!你还是想开点吧。
。我当初谁给我出钱做手术呀,再说你要不做人妖你用什么去还债呀,做人妖总比砍了手脚强吧。妹子你听话吧,这个手术我知道:不太疼,咱们用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药,这里的手术都是一流的,挺过个三天两天的就不疼了,有一个星期就能下地走动,到时我再来帮你打扮打扮,大姐扭过头来对几个护士说你们再给妹子打一针止痛针,说完对小护士一使眼神,一会小护士拿来一个大针管,针管里的黄色药水足有500 CC,她们把我侧身翻过来用酒精棉擦了擦我的屁股一针下去我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第二天醒来我才知道昨天给我打的是安静,为了不让我哭闹,让我睡觉。
第二天我醒来,小护士说:我给你嘴里的毛巾掏了出来,咱们好吃饭,你可不许哭闹,要不还把你嘴堵上。我口里又干又渴,连忙点头。嘴一打开又清凉不少,小护士端来了一个玻璃怀子水,我要她们给我解开双手我自已渴,她们说什么也不干,把我扶了起来邦我把被子放到了我身后让我靠在被子上吃钣,我就这样双手双手反绑双脚绑在一起靠在被子上等她们来给我喝水,小护士拿来一个药包打开往怀里倒一些搅了一搅端到了我的嘴边,我堵了一天的嘴早就渴了一口渴子半怀,喘了一口气觉得这水怎么和那天喝的茶水一样的味道,忽然想起来那是雌性激素,不!不能渴!我再渴也不能渴,渴了非得变成女人不可。小护士见我不渴,笑道:你还明白,不渴也不要紧,吃完钣打针也可以,咱们吃饭吧,饭菜倒是丰厚,可我哪里吃得下去呀,这几个死护士把饭菜端了下去说:不吃不要紧饿不坏打针可以补充能量。几个人按着我又把我嘴堵上,一块宽带了把我下半个脸又蒙了起来。
她们把我放躺在床上解开我的上衣看了看我的胸部,端来一盆药水来给我洗擦乳房,我觉得自已的乳房好像长了,也觉得发胀,低头一看乳头有花生米大,乳头的周围变成棕色的了,和女人的乳房差不多了,我一着急又挣札起来,她们几个把我死死地按在床上,把我的乳房又是洗又是揉不一会我的乳房变得和女人的乳房样大了。我闭上了眼睛,动不了,万般无奈你们把我弄死吧,我闭着眼睛等死。
就这样,一连三天,她们又是打针又是灌药又是洗我的乳房,折腾了我三天,她们我拖下地来,解开了我的双脚扶我站了起来,我的双脚被绑了三天,刚下地站不住,她们扶持我走了半天才缓过来。
我反绑着双手捂着嘴被她们扶到了院子里,阴部一活动还是有些疼,两个乳房沉甸甸的一走一颤动,我意识到我已经变成了女人了。
她们一左一右挟着我在院子里溜了一会,我觉要有尿我想说我要尿尿,可是我的嘴仍然被堵着,只好吱吱唔唔地摇晃着身体表示有事,小护士马上就明了我的意思:你是不是要撒尿? 我连忙点头表示:是.因为我穿着长裙,又绑着双手要自已撒尿根本是不可能的,两人小护士把我的长裙掀起来我发现我下身的塑料管还在,她们让我蹲在地上,不知怎么我费了很大劲才尿了出来,面且我也明显在感觉到我的小鸡子没有了,只见插在下体的管子里淌出尿来,心中一阵悲伤,我以后怎么样活着,我怎么见人哪,她们到底要把我怎么样.她们什么时候给我解开双手拿出嘴里的毛巾,什么时候能给我自由?回想起女友女友现在还不知怎么样了,现在我变得和小芸一样了,大奶子长头发穿裙子更重要的是我的JJ没有了,将来我们怎么结婚哪 天哪你们把我弄死算了,别让我活遭罪了.
就这样我在这个院子里住了下来,这两个该死的护士一步也不离开我,除了护理我吃;渴;拉;撒;睡之外就是给我揉奶了,我的奶子在她俩的摆弄下天天见长到了第四天我觉得每个能有七八斤,带在身上一活动幌来幌去,屁股也觉得大了,俩个护士暗暗高兴,对大姐来说她俩是有功了.我的身体起了很大的变化,因为这几天她俩一直不给我解开双手,我只能凭感觉我身体其他部位明显的痿缩,这也许是这些天我不吃东西的原因.到了第五天她俩把我的裙子脱了下来,小心的给我阴部的绷带解开,我看到我的两个小鸡蛋没了,小鸡子也没有了。一道列缝高高的凸了起来,那是阴道,是女性的标志。我被子彻底的变成了女性,我的眼泪无声的流了下来,两个该死的护士见手术恢复的很好也高兴的不得了。大姐来了,她向我祝贺我的手术成功,让两个小护士解开了我的双手,我被捆绑五六天,每当我须要用手挠痒或是抚摩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好像没有手一样,所以刚一解开双手一点也不会动。我的嘴被子禁固了五六天,除了吃东西渴水之外一直被堵着,而且被堵的严严实实,刚一打开呼吸马上清松起来。大姐让我自已摸一摸自已的身体变化,我活动了一下麻木的双手在我的档部摸索了一下,JJ彻底的没了,我的两个大奶子揉软高高的挺在胸前。以后就要以女人的身份生活在世界一了,一股莫明其妙的感觉涌现在我的脑子里。我木然地坐在床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