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历

我的经历1

我的胸部较大,用B照。我现在用的是我老婆的胸罩,冬天上班时我也戴,就是夏天不戴。可是下班回家,马上戴上。因为不戴,我的二个奶头很敏感,与衣服接触很痒,所以夏天上班时,趁别人不注意,我会抓一抓。我给我老婆说了,她让上医院检查,我不好意思,后来她让我戴她的奶罩,她淘汰的奶罩。戴上后就不痒了。以后我就开始长戴她的奶罩,从此她开始把她的淘汰的衣服、裙子给我穿,因为她的衣服、裙子一直在更新,旧的丢了可惜,于是就全部给我穿了。所以我不用买,全部是她的。她的鞋子我穿不下,但有一天,我和老婆回娘家,我丈母娘是乡下的,手很巧,过去自己给自己做了许多一戴布鞋,有黑的、花的,各种颜色的都有,因为要下地干活很费鞋,所以只要有空就作鞋,日常天久积累了很多双。后来地给征了,钱有了。所以她就再也不穿布鞋了。过去做的布鞋,舍不得丢,所以就放入箱子,那天我和老婆回娘家,丈母娘正好在晒这些东西,我老婆看到了,随手拿起一双布鞋让我试一试,正好。我也很奇怪,丈母娘看到了,她说“我从小下地干农活,所以脚较大。”这些鞋子你穿很合适,就拿去吧。我老婆说:“你在家时穿花的布鞋,出去穿黑的不是很好吗?这样不是很省钱吗?”我丈母娘一听来劲了,马上说我还有很多过去做的土布衣服,有一些是我的嫁衣,还有一些是我妈传给我的嫁衣,过去家里穷,又要干农活,舍不得穿,现在穿出去,太老了。所以全部压箱底了。我拿出来你看一看,给你老公穿。我丈母娘早就知道我很怕老婆。于是我老婆打开另一个大箱子,我一看里面有土布的大襟衣、土布的裤子。还有土布的大襟棉袄。因为样子太老,所以几乎是新的。我老婆拿起一件大襟衣和一条裤子让试一试,有一点大。过去做衣都做的较大。我翻了一下,里面还有三条土布裙子,丈母娘说过去看到城里姑娘穿裙子,很羡慕。就自己偷偷地做了三条,可是老人不让穿,也压箱底了。我老婆说:我们都要了,让他穿穿,也不浪费,我为难地没时间穿。我老婆把眼一登,说:你不会当睡衣穿,冬天穿里面,你羊毛衫不是可以不用买了。棉毛裤也不用买了。我分辩说:让别人看到,怎么办?我老婆说:你在外面还准备脱裤子、衣服?我吓的不敢说了。于是我丈母娘和我一起把二箱子东西打包装车。 从此,我的男人衣服越来越少,妇人衣服越来越多。每天上班,外面套上工作服,穿上我唯一的一双男式皮鞋。下班回家,马上换上我老婆的旧时装,一戴布鞋干家务,烧饭。等两人吃完饭,我收拾完饭厅、琬筷,换上黑色的一戴布鞋,陪老婆上街逛店,这时我只有上装是男式的,裤子是右面开口的女裤,黑色丝袜(我老婆不要的有洞的连裤袜),我老婆特别喜欢时装,她对我说:我打扮的时髦一点,别人就不会看不起我,同样给你挣面子。你穿我的衣服,少买一点男装,不浪费钱。你也可以穿我衣,想着我,对我忠心。我也放心。晚上洗完燥,换上土布大襟衣、土布裤子、土布一戴花布鞋。就象农妇。有一天晚上睡觉前,我在给我老婆按摩时我老婆看着我的打扮,说:这样很好,晚上象乡下女人。白天穿着我老娘的衣服,心里有想法,也不敢乱做,我现在对你的贞操很放心,唉,一身妇人装等于一身贞操服。

我的经历2

自从老婆的项目研发成功,我老婆可谓春风得意。她先前是药厂技术科的技术员,药厂厂长委任她为新项目的研发组组长,她受宠若惊,工作起来十分投入,没日没夜。把我扔在一边。我的厂现在效益很差,每月工资一千都不到。最近还听说厂里要改革,二种方案选择。1、继续呆在厂里,但工资肯定还要削减。2、买断回家,一次补偿五万元。方案还没有正式公布。我回到家想与她商量商量,晚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她,我很想留在厂里,工资少一点,但不用整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不料她听后极力反对。她说:“我在厂里忙的晕头转向,回到家,还要忙家里。想喝口热茶都没有。现在好了,你留在家里干家务,好好服侍我。我刚被任命为药厂付总。以后工作还要忙,我任命你为我家的家务总管。”我一听就光火:“你让我节约穿你的衣服,我没有意见,谁让我赚不到钱。但让我呆在家里干家务,我成名副其实的家庭妇女了,我不干,你永远也办不到”她笑笑:“你会答应的,而且会心甘情愿地呆在家里,不想出去。”“你在做大头梦”。这天晚上,我没有理她,一个人睡在沙发上。 第二天天亮,老婆起床后给我做完早饭,亲了我一下说:“好了,别生气,就当我昨晚没有说。你慢慢睡。”我躺在沙发上为我昨晚的胜利感到高兴,我们厂工资是少点,但上班没事干,我只要在中午吃饭以前赶到厂里就行了。我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打开电视。听着新闻,漱完口。边看电视边吃早饭。多么舒服啊。然后在大襟衫外套上一件男式高领羊毛衫,羊毛衫上已经较旧了,我让她再给我买一件,她就拖着没有买,借口没有时间去买。扯蛋。她自己的衣服买了一套又一套。她的时装、裙子多的放都没地方放,我的衣服就那么几件,都是外套和T恤。自从我的最后一条男西裤被勾了一个大洞后,我外出穿的裤子不是旁开口的就是后开口的。而上班时穿的唯一一条前开口裤子也是她的时装裤,虽然前开口,但没有口袋而且裤腰是绣花的。为什么我男装里面穿女装、戴胸罩别人会没有察觉,因为我是厂里的仪表记录员,自己有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来个人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不要说坐了,因此平时没有人来,下班后我只要把记录交给主任就行了。而厂里的职工浴室早在三年前就借给别人当仓库了。洗澡回家洗。今天要出门上班了,可我的前开口裤子找不到了,会不会她给洗了,于是我走到阳台,果然湿蠕蠕地晾在那里,这个臭婆娘,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有办法我找出一条右开口的裤子,套上,然后穿上外套,照照镜子别人不注意,看不出。套上我唯一的一双旧皮鞋,关上家门上班去了……。 晚上,我们要上床睡觉时,她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二粒药,对我说:“这是我厂的新产品——营养素,可以增强体质,预防流感和肝炎。”因为我厂食堂的一个师傅最近得了急性甲肝,另一个师傅得了肝癌,搞得人心惶惶。我回家告诉过她,我要吃点药预防预防。没有想到今天她戴回来了。我问怎么用,她说:“这药是新产品,外面买很贵的,这药一旦服用不能停下,要连续服用半年才有效。粉红色的晚上吃,白色的早上吃。一定不能停,不然会有严重的后果。”“知道了,药效如何?”“很好,本来三个月就可以了,我让你三个月提高体质,加强预防。后三个月巩固疗效。” 开始一个月我没有感觉,第二个月我的乳房开始变大,有时感到发涨,在路上看到美女时涨的更厉害还觉得有微微的疼痛感。我问老婆这是不是护肝的药,老婆笑着对我说:“这种感觉说明你的肝已经受到侵害,很正常。”并再三叮嘱不能半途而废。第三个月后我的乳房变的很大了,不用胸罩也看的出来。我的[xiao_dd]在一个月前已经举不起来了,看黄色电影也没有用,幸好这二个月她没有提出要我。不然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还有我已经有一个半月没有剃胡子了,根本就没有胡子长出来。我开始怀疑这是药造成的。我问了老婆,她依旧笑笑说:“是药的副作用,停药后会恢复原状的。”因为冬天到了,厂里的人没有发现我的变化。也奇怪从第四个月开始我的乳房还在长大,但远没有以前长的快了,胡子仍然没长出来。我发觉我的性情变的比以前温柔多了,说话也变的细声细气了。不再和老婆吵架了,老婆说什么,我听什么,干什么,学会了逆来顺受,顶多夜里跑到厨房委屈地大哭一场。我觉的老婆好大的能耐,遇事想的多周全。听她的没错。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不象以前骂娘了,有时上班时会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想心事,想到厂里的经营情况和我的未来工作问题,我还会落下辛酸的眼泪。回到家,我在做饭烧菜时,也不会像以前边干家务边发牢骚。我会认为干家务是我的本职,我天生就是要干这些的。晚饭后我看电视,以前喜欢看的战争片、动作片都觉得没有意思,现在拍的言情片很有意思。我还在电视中学会了缝纫、裁剪,特别是我学会了苏绣。开始我给家里绣,后来老婆把我的绣品送给客户当礼品。有一次老婆的同学在外贸公司搞苏绣出口,她看到我的绣品觉得很惊讶,一再追问是谁绣的,老婆说是她绣的,业余爱好。她同学就与她约好图样、材料由公司提供,绣品全部让公司收购,价格从优。 马上要过年了,有一天接到她妈的来信说她妈要来我家住了,因为乡下的地让村里给买了,一共拿到四十多万元。她妈想在我家附近买房住过来。老婆满口答应,正好我家的邻居要出售房子,她家的房子比我家的大,是三室二厅,老婆一直在抱怨家里太小想买房,过去我一直没有答应,没钱。现在可以了,用她妈的钱和我的工龄买断费作房款的首付,其余贷款。厂里安置职工的方案出来了,老婆为我选择了买断工龄的方案,主要考虑到我的体形现在已经没法掩饰了,乳房发育的比我老婆还要大很多,终于有一天工友发现了我的变化,有几个调皮的工友,过来摸我的胸部、背部,发现我戴着胸罩。这样我在厂里没法呆了,大家都取笑我,因为我的乳房是全厂女工中最大的,她们没法和我比,有几个刚生完小孩,还在喂奶女工的乳房都比我的小,其次留下来工作,工资太低。所以我老婆到厂里为我办了离厂手续。从此我开始了家庭妇女的生活。

我的经历3

去年年中,买房手续办完后,我家开始了装修工作。因为老婆是药厂付总,所以不用我担心和操劳,装修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了。到过年前,我丈母娘已经住到我家了。现在房子大了,房间也多了。我们俩口一间卧房,相邻的一间是老婆的书房,北面一间是老婆的衣帽间兼储藏室,厨房和饭厅做成了酒吧。对门二间是丈母娘的卧室和老婆健身室,客厅改成饭厅,原来的饭厅变成了我的绣房和裁剪室。每天我起床后,穿上大襟衣(现在我除了老婆给我的过时衣服外,都是丈母娘给做的各式大襟衫,她很擅长裁剪大襟衫和旁开口的裤子,其他较新一点的衣服,她都不会)。蹬上一戴布鞋,来到厨房开始做早饭,等饭好了,就回到客厅,开始打扫房间,完成后就一边洗衣一边听广播。洗完后叫老婆和她娘起床吃饭。我则把老婆今天要穿得衣服熨烫整齐,等送走老婆上班,丈母娘上街锻炼顺便把菜戴回来。这时家里只剩下我一个。我走到绣花的架子前开始绣一幅老虎图,绣花一定要细心。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我会爱上这女人活的。自从离开厂,我再也没有穿过男人衣服,也就是没有出过家门。老婆现在事业越干越火,她在药厂的地位越来越高。收入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一天她招小人嫉妒,于是总公司让她到邻省去筹建另一个新厂,并答应让她做总经理。个人工资是现在的三倍。那天她在吃饭时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腼腆地对她说:“你决定,我随你。你放心家里的一切我会都做好的”

老婆走了,去外地办厂。由于是新建药厂工作很忙。她一个月只能回来一次。平时靠电话联系。我的生活和以前差不多。每天起床,先洗衣服。我的、丈母娘的,如果她回来还有她的衣服。然后做早饭。两个的早饭很简单。6点以后丈母娘起床,外出锻炼。7点30分回家。和我一起用早饭。吃完早饭。我开始绣花,现在我的绣花水平越来越高,速度也快了。丈母娘坐在我旁边一边看电视一边和我闲聊。因为工作忙,她两个月未回家,所以我的头发很长了,过去我的短发都是她剃的,省两理发钱。现在她不在,我的头发只能留着。我低头绣花时额前的长发不时飘到眼前。丈母娘看到笑了,说“你干脆梳辫子吧,前面用发卡一卡,不是挺好吗?”“好吧,可我不会梳辫子。”“我教你,来我们开始”于是丈母娘给我梳了二个小辫子,用红绳一扎,很好玩。梳完头我又开始绣花,丈母娘看着我,笑了笑说“大妹从小就不喜欢梳小辫,我们家很穷,她爸身体一直不好,一点钱都花在看病买药上,我生了二个女孩,大妹最大,她妹妹小她5岁。本来是要生个男孩,偏偏又生了女孩。那时我们家养不起,就过继给她表叔。我们家穷,乡下的亲戚都看不起我们。她爸死后,35岁我就守了寡,他们变本加厉地欺负我们。幸亏大妹从小像男孩,和他们吵。给我拿主意。”怪不得我从没有看到她留长发。“打小我们家就是大妹说了算。后来,大妹一个人到她表叔家用房子抵押向她表叔借了一笔钱出来读书,所以现在房子也让她表叔侵占了。我真没用,现在我看你倒像是小媳妇,梳小辫穿花衣、布鞋,什么都听大妹的。你就做我家媳妇吧,好时间不早了,你去做午饭吧,下午你帮我按摩按摩,我腰很不舒服。”“你怎么知道我会按摩?”“我刚来时听到你们房里你给大妹按摩时的声音”原来丈母娘一直在偷听、偷看我们。我说“我给大妹按摩都是脱光了,我和你不方便,我是男的,是你女婿。丈母娘面戴讥笑地看着我,说“你现在还算男人,奶子比我还大好几圈,整天穿着女人的衣裤、鞋子,我不计较,你还敢说什么,是不是想偷懒?你就不怕我让大妹赶你出门。”“好,一会儿我给你做按摩”“对了,听话对你有好处。”我走进厨房,脸上流下了委屈的眼泪,看看镜子里的我,梳着小辫子、扎着红头绳。前额卡着大妹不用的红发卡。穿着大襟衣服,花布鞋。挺着奶妈般大胸脯。的确不像男人,像奶着孩子的大嫂。如果大妹真的把我赶出去,我可怎么活啊。 下午给丈母娘按摩后,丈母娘说“真舒服,以后每天睡觉前都要给我按摩。”“不行,大妹要骂的”“没关系,大妹回来我给她说,她不会为难你” 终于,大妹回家了,依旧是戴了一大包脏衣服,进门就嚷累,让我准备洗澡水。晚上我服侍大妹吃完饭,我们三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妹说“这次我要在家呆一星期,总厂业务培训。你要好好服侍我,我在外面赚钱很辛苦。”说着用一个手指托起我脸。看看我的小辫子,好奇地说“这个很好玩,谁给梳的?我看你以后就留辫子吧,省的我老是给你剃头,不过别太长,洗发很不方便。”“知道了”“好给我按摩按摩”“我是不是先给妈按摩?”“什么谁让你这么做的?”“是妈说的”“对是我让他按摩的,我生你们姐妹俩后腰一直不舒服,你一点不体谅妈妈,我守寡这么久,没有给你找后爸,我容易吗?现在让他给我按摩按摩怎么啦,他比你还女人,你有什么不放心,我知道你不孝,让我难受死了”大妹看看我,一脸不满地说“好,那你先给妈按摩。”—— 一个半小时后我推开我和大妹的房门,大妹没有睡,在看电视。看我一进房门,从床上蹦下来,指着我的脸说“给我脱光了。”我脱下大襟衣服和裤子垂手站在大妹面前,大妹蹲下身体,用手指捏一捏我的小小弟弟,问我,“你多久没有吃药了。”“吃药?”“就是营养药”“哦,有二个月了”“哼,你这发骚的狐狸精,看来不能给你停药,你现在给我按摩,然后拿搓板跪在床边,今晚不许睡,从明天起给我服药,让我老娘监视你。你服不服?不服可以滚。”“我服,但这药可不可以不服?你看我的奶子太大了”“不行,我保证你的奶子不会再大了,我刚才看了你的小弟弟好像大了,所以你必须吃药,免得你胡思乱想。”——这天晚上我哭了一夜,像女人般地哭了一夜。早晨,大妹醒来得意地看着我,摸着我的脸说“只要你服侍好我和我妈,我不会赶你出门的。”接着大妹捏着我的大乳房,笑着说“你他妈正是比女人还女人,摸着真舒服。”摸了好一会儿大妹才说“穿好衣服去给我做早饭。”“是”。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我又在丈母娘的监视下每天服药、每天干家务、每天按摩。 确实丈母娘对我还是挺好的,我光会绣花,不会做衣服。丈母娘看到我的衣服旧了,就会到外面给扯上一点便宜的花布,给我做衣裤。丈母娘很笨,因为丈母娘的父亲是农村的老裁缝所以我丈母娘她只会做大襟衣服,老式的裤子,布鞋。手艺不差,做的衣服、鞋子我穿着还挺合适的。 有一天,丈母娘吃完早饭,丈母娘突然感到肚子很疼。丈母娘拉着我的手让我赶快送她到医院。我犹豫着说“我穿着这身衣服怎么出门?”“笨猪,你去大妹的衣橱拿一件二用衫穿上,快点我吃不消了。”我赶忙到大妹的衣橱,找出一件红色的大号女二用衫,三下五除二地穿上,搀着丈母娘往医院去。一路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我感慨万分,从办好离厂手续回家到现在我已有三年没有上街了。上次我是穿男装回家的,这次可是里里外外都是女装,而且还梳着二条大辫子,像从外地山里来的村姑。 到医院后,丈母娘诊断为胆囊炎急性发作,需要住院治疗,我帮丈母娘办完入院手续后,感到尿急。于是我看到旁边的男厕所不加考虑地往里走。“干什么,这是男厕所乡下人不识字啊?”我连忙站住,抬头看见厕所里镜子里一个村姑看着我,这村姑不是我吗?梳着二条大辫子,扎着红头绳,穿着红色的二用衫,这种二用衫现在已经没有人穿了。我的打扮要多土有多土。我在发愣时有人在骂我了,“乡下人还不滚出去”。我连忙跑出去,找到女厕所,走进去,来到一个蹲坑,熟练地扭开了右边的裤扣子,三年了我穿的都是旁开口的女裤,所以已经能很熟练地系扣、解扣。解完手,我还不忘拿一张纸嚓嚓我的小小弟弟。提上裤子,系上扣子,来到我丈母娘的病房,丈母娘已经躺在病床上睡着了。我赶紧回家,拿一些必用的东西,顺便给大妹打电话。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感到真高兴。别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不在乎,穿女人的衣服和布鞋走在大街上,这感觉和穿男装就是不同。回到家,就我一个人。我拿上东西,给大妹打了电话。大妹说“你陪妈要尽力,弄的不好,看我回家收拾你。” 丈母娘住院的日子里,我真辛苦。日夜陪在她身边服侍她,病房里有四张病床,丈母娘旁边是一个刚离婚的女人,三十多岁,长得还可以就是没有人服侍她。她问丈母娘我是她什么人?丈母娘说我是她请的女佣人,山里人价格便宜。她和丈母娘商量50元一天顺便也照顾照顾她。丈母娘见钱眼开,一口答应。于是我除每天给她洗衣外还要给她擦身,她的奶子真软,就是没有我的大。看到这,我心中有一种自豪感,不由得把我的胸部挺了挺。可我看到丈母娘的脸色十分阴沉。我不管,钱是你拿得我还不高兴侍候她呢?那女人始终没有发现我是男人。除了大妹和丈母娘别的女人我还没有碰过呢。每个女人她感觉都不同,怪不得是男人都偷腥,包括我,虽然我的小弟弟很小,和5岁的小孩差不多,这都是大妹做的孽,想断我的念头,但心里还是很想女人。 丈母娘出院了,又回到了家中。我每天做家务外,还要陪丈母娘说说话,为了赶前一段时间的绣花活,我把绣花的架子架到了丈母娘的房间。丈母娘看着我笑笑说“大妹真行,把个大老爷们搞的像奶孩子的奶妈。你要是戴上耳环还要俊。我说“我没有耳环”“大妹有啊,就用大妹的,我给你戴”于是丈母娘拿起一个订针在我耳垂上扎了二个洞,疼的我哭爹喊娘,血流的一脖子。不过耳环还是戴上了。就是耳环太难看,乡下老太婆常戴的那种。 周末大妹回家了,在吃晚饭时大妹对丈母娘说“我要到乡下接小妹来,小妹打电话给我说她老公常常打她,她吃不消了,要离婚。”我问小妹是谁?丈母娘说是大妹的妹妹,过继给表叔后表叔把她嫁给了村支书的儿子,村支书把村里的村办厂让表叔承包经营。村支书的儿子是个花花公子,喜欢喝酒,一喝就醉,一醉就打老婆。小妹命苦啊。 大妹说走就走,一个星期后,当她背着二个包裹领着一个女孩出现在家门口时,我惊呆了,这女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她就是小妹,小妹看见她妈马上大哭起来,大妹沉着脸,吃饭时大骂小妹的老公是畜生。原来畜生除了打小妹外还在外面乱搞女人,小妹知道后说了二句,就被畜生毒打了一顿。小妹怀孕了二次,被毒打后流产了二次。现在已经不能在怀孕了,那畜生还不思悔改,变本加厉地在外面玩女人,这次让小妹捉奸在床,那畜生恼羞成怒把小妹吊起来打,畜生的爸妈不管,小妹就打电话给大妹让她来救她。大妹带了一个律师连夜赶到乡下,经过交涉,畜生家赔给小妹5万元。小妹与畜生离婚。于是大妹把小妹戴回家了。小妹哭谈了半天,才抬起头,发现我站在旁边听她说话,于是就问丈母娘“妈,这位大姐是谁?”丈母娘和大妹笑了起来。说“这是你姐夫,你不认识”“姐夫,怎么穿的像山里的大姐,还梳二大辫子”.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装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