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耶?福耶?

祸耶?福耶?【第一章 】 实习期满
还不到七点,东莞市繁华街道上已经是人流汹涌,怀着不同心情的人们在这汹涌的人流中拼命地游弋,为了自己既定的目标竞争、拼搏、奔走…… 从华中人文大学毕业不久,我便带着一片憧憬,来到了这个繁华的城市,一心想大显身手,为自己创出一个美好的未来,也能告慰那远在西部农村的双亲。由于金融风暴的影响,很多行业都出现滑坡形象,虽然不像西方国家那样严重,想找一份好的工作也非常困难。我费了好大的劲在一家名叫怡然娱乐有限公司找到一个服务生的差事,虽然并不理想,总算有个衣食无忧的落脚处,比起那些至今还在劳务市场的人潮中拥挤的人来说,已经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今天,短短三个月的试用期就要结束了,能否被录为正式职工,我心里依然没底。这次如果不行,那就只有露宿街头了,因为我不愿意这样失魂落魄的回去面对父母和朋友。

早晨一上班,我就和领班一起到了总经理的办公间汇报工作的情况,也是听取他对我命运的安排。李总经理大约四十多岁,身材高挑,微微发胖,常穿一身得体的西服,很有精神。相对于我忐忑不安的神情,他显得十分轻松。听了领班的汇报,便说:“刘先生,我们对你的工作很满意。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公司的正式员工了,而且我要给你新的工作,月薪是以前的三倍,你觉得如何呀?” 惊喜之下,受宠若惊,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自己的工作只是些简单的文书整理,却受到总经理如此的称赞,心中高兴得有些不敢相信。“感……感谢李总提拔,只是……只是我怕自己不能胜任,辜负了您的信任。”我紧张地说。

李总眯着眼睛慢慢说道:“不要紧张吗,你的能力不错,会干好的。那是一份十分轻松的工作,但是却需要特有的形象和气质,从几个月的考验,我们发现你非常合适,所以就……” 听到这里,我感激的连连鞠躬:“请李总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不辜负你的厚望,为公司效尽全力。”李总高兴得连连摆手:“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会成为优秀的员工。” 他示意领班带我出去,并说:“安排他到娱乐部找牛部长报到,具体怎么做,他都知道!我这才小心地告退出去。

这时,李总的脸上闪过一阵得意的笑容,他叫通了娱乐部牛部长的电话:“小牛吗,我要你用最短的时间把他改造成最风骚最漂亮的人妖。名字吗,就叫雪儿吧。”

领班带我上了车,小车风驰电掣地向市郊驶去。我不解地问:“怎么往郊外去啊?” 领班说:“因为你在正式开展工作之前,还需要半年专业培训,培训基地离这里还有一百多公里,那是一个十分幽静的地方,环境非常好。” “哦!”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培训基地,领班把我交给牛部长。然后自己回去交差了。

祸耶?福耶?【第二章】我的新岗位
这个牛部长是位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女人,盘着发髻,浓妆艳抹,鲜红的唇膏和一身淡紫的花旗袍显得有些冷傲,问了我的履历后,便带我来到培训基地大厦的底层。
在连续走过几个自动门后,来到一间奢华的套间。女部长说:“你先洗个澡,我们再谈你的工作。”说完一指落地幕帘后边的房间。走进里间,顿觉眼前一亮。这是间宽大的卧房,落地窗帘、淡紫的地毯、雕花大床,高大的衣橱占了一面整墙,与床相对是一座豪奢的欧式妆台,水晶大镜,旁边是一扇描花的磨砂玻璃门,推开一看是卫生间,气派的三角浴缸、大理石的墙面、各种器具一应俱全。 洗完澡,裹着浴巾走出卫生间时,却找不到了我原来脱在床上的衣服。正在着慌,女部长带着几个高大健壮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牛部长微笑地看着我,象打量自己的猎物,又像是审视一件商品,使我心中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一脸迷茫地呆着。
部长抱着双臂笑道:“刘先生洗得舒服吗?”
“还好,还好,谢谢部长关心!”我诚恐诚惶地回答“我的衣服怎么不见了?”这时,有人把一包衣物摆在床上。
女部长一笑,说:“你原来的衣服是我让她们处理了,这是专为你准备的,换上吧。” 我上前打开,竟是一套粉色的蕾丝胸罩和女式束腰短裤,吓得往后一退,勉强笑着说:“部长,别开玩笑了,这是女人的衣服,我怎么能穿啊!”
部长拎起那只浅粉色的蕾丝胸罩,在我面前一抖,说:“我可没开玩笑。这么漂亮的内衣都不喜欢?”
我吓得直往后退,说:“这,这是女人的内衣,你们搞错了吧。”
部长笑道:“错不了,这就是女人的内衣,也是你的内衣,头一次不习惯,以后就习惯了,还是让我帮你戴上吧!”说着便拉住我的手腕,就要把肩带往我肩上挎。
我心里一沉,双手乱摆,挣扎着叫道:“别!别这样!这是怎么回事!不!我不穿……”。却被那几个健壮女人女扭住了胳膊,哪里挣脱得了。她们把我的胳膊往起一架,女部长熟练地把胸罩的两根肩带从我的胳膊套上了双肩。在我挣扎之间,已拉住胸罩两头往他背后一勒,挂上了搭钩。只觉双肩和肋下被胸罩紧紧勒着,怎么也挣脱不掉,急得又扭又喊。
部长一边给我拉展胸罩的肋带,一边自得地笑着说:“到了这里,可由不得你了!还是乖乖听话吧。”说着又取过那条女式镂花蕾丝提臀束裤,浅粉的蕾丝又薄又透,两侧饰着柔媚的花边。见我双腿还在乱蹬,便用力一捏我的下身,疼得我连声大叫,并住双腿,躬起了身体。 女部长冷笑着毫不费力就把那只浅粉色的蕾丝短束裤套上了我瘫软的双腿,那些女人一托我的臀部把束裤提了上去,又抓住腰围两边用力向背后一裹,把交叉穿在鲸骨两边的束绳用力收紧系上了扣。 我已被胸罩勒得肩酸背痛,阵阵难受,又被女式束裤把腰部收细,顿觉呼吸困难,全身直冒冷汗,苦不堪言。 女部长得意地上下端详着被穿上了女内衣的我,羞得我垂下了头,惊愧恐惑,如在梦中。
女部长带着神秘的微笑道:“以后,你就叫雪儿吧。只要听话,保你赚够下半生的钱。”,说着拨弄着紧挎在我肩上的胸罩吊带。
“什么!雪儿……这,这是女人的名字,你们到底要让我干什么?”我几乎绝望了。
“干什么?做人妖呀。就是陪陪客人……”女部长还没讲完。“啊?人妖?不!我是男人,我不做人妖,我不能做人妖!”此刻,我已吓得浑身冰冷.以前和同事去夜总会就见过人妖,甚至还叫来陪过酒。都是些浓妆艳抹的男子,穿着艳丽性感的女装,打扮得风骚妩媚,也象小姐一样作台陪客,任由客人玩弄取乐,甚至还得陪客人过夜。天呐!今天她们竟要我去当人妖,那以后还怎么做男人。我绝望地叫道:“不!放我出去,我是男人,我不做人妖呵…”挣扎着想往外冲,却哪动弹得了。
女部长眉头微皱:“来东莞不就为赚钱吗?做了人妖,不但花天酒地,还能发财,有什么不好。只要听话,两三年后出去,接着做你的男人。如果再这么任性……”部长边说边拍着我那已被蕾丝束裤裹得象女人一样扁平的下身 ,“……马上就给你做个变性手术,到时候即使放你出去,你也得一辈子做人妖了,不信,你就试试。”说完打了个响指。 立刻便有四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一付饿虎扑羊的冲我而来,我吓得魂飞胆丧,推躲着不住地哀求部长。部长一摆手,把四个大汉赶了出去,得意地问道:“怎么样?雪儿小姐。如果不愿意当一辈子人妖,就要听话!”我无奈地点了点头,两行泪水无声地滴在了淡粉束裤精美的花边上……。

祸耶?福耶?【第三章 】 强迫做人妖
女部长给我披上了一袭薄如蝉翼的粉色绸纱浴袍,让我做到梳妆台前的一张长椅上。梳妆台上各式各样的化妆品,令我惶恐莫名,不敢多看。 来不及多想,女部长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已经托起我的下巴,惊得我得全身一缩,无奈地闭了双眼。女部长用一条大毛巾把我的头发包在头顶,开始给我洁面护肤。一个小时后,当她们用清水洗去我脸上的乳液时,皮肤已显得又白又细。 女部长熟练地拿过台上的眉钳,一手按住我的额头,又开始给我修眉。我身不由己,又急又痛,却不敢反抗,只得顺从的任他摆弄。部长边拔边看,把我的浓眉一根根拔去,不一会儿,修成了两道柔媚的细眉,又用眉笔扫齐。然后,给我上了粉底、香粉,在眼皮上扫了些眼影,再仔细描好眼线,又把睫毛夹弯,用睫毛膏涂得又长又翘。只觉她在自己面部又搽又涂,闻着脸上化妆品浓腻的香味,却不敢乱动。 描好嘴部的唇线,又涂上了艳红的唇膏,两腮扫了些胭脂,又补了遍香粉。我只觉双唇又粘又滑,睫毛也有些发沉,满脸化妆品的香气令使我头晕脑胀。突然我感到耳垂刺痛,不由叫出了声,另一耳垂又是一痛,疼得我直吸凉气,才知道已经被她们穿了耳孔,而且戴上了一付耳环,只能心中暗暗叫苦。 女部长端详着,见我已被修整得细眉秀目、粉面红唇,低垂的眼皮上扫着淡紫的眼影,睫毛又长又翘,不时随着眼皮闪动,已显出几分妩媚,不由得面露得色。她仿佛看到不久之后我身着性感的女装,面容娇美、身姿柔媚地陪着客人在夜总会里喝酒跳舞;甚至扭着腰肢,嗲声嗲气地在客人怀里撒着娇。她把我推到大镜前,要我自己看看现在的模样,我又羞又怕,不敢抬头,怯怯地用余光一扫,只见镜中的自己已经被她们打扮成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模样了,顿时羞得面红耳赤,扭过脸,心里一阵难过。 这时,女部长吩咐道:“好了。现在开始形体矫正训练。”,吓得我又是一抖,忙说:“啊?矫正!不,我……” 健壮女人们给我穿上了一双高跟鞋,尖细的后跟足有三四寸。她们扶着我站起来,双脚卡得生疼。 女部长拿着一根细长的皮鞭说:“注意看我怎么走路。”女部长冷冷盯了我一眼,便扭腰摆胯地来回走了几遍,让我也学她的样子走路。我被部长看得浑身发冷,却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的选择只有服从。只得勉强照着部长的动作走了起来。第一回穿高跟鞋,站都站不稳,走起来更是脚腕直扭。部长边指点边训斥,见我稍有迟疑便挥鞭抽赶。我又怕又羞,又不敢停顿,腿酸脚疼,累得全身冒汗。 从此,我 每天都得穿上高跟鞋在部长的训导下进行‘行为矫正’。其实,就是行为女性化的训练。比如说:走路啊,坐下啊,一举一动都要学女人的样子。稍不留意就会被呵斥、鞭打。为早见效,他们又给我强行注射大剂量的长效雌性激素。强烈的药理反应,常使我头晕、恶心,不时地干呕,难受得要死,每次被按在床上,眼见那淡黄色的药剂缓缓注进自己的身体,都怕的要死,拼命挣扎。可除了无济于事的叫喊求告,只能在事后抚着余痛的针眼垂泪。

祸耶?福耶?【第五章 】 训练和手术
部长见我已经驯服,加紧了对我各方面的训练,包括美容化妆、歌舞,白天穿戴着各式柔媚的女式内衣,化着艳妆,练来练去,晚上睡觉也要着穿上各式性感的睡裙,学着各种风骚的女人姿态。大剂量的雌性激素和残忍地训练改变了我体型,也改变了我的心态。让我由刚开始的一味抵触变得主动配合,习惯每天在衣柜里自己找出想穿的衣服,习惯扭腰晃臀的走姿,习惯使用各种化妆品让自己变得更美丽,习惯于高跟鞋对脚的改变,习惯于性感内衣对自己身材的衬托。我似乎已经习惯自己是女人了。 一天,部长带着李总来看我,李总看到我现在这种妖艳娇媚的样子,非常满意,不住的夸奖部长的成绩,并且说要我继续配合,努力完成培训任务,争取早日上班。 李总走后,部长很高兴,要我到医疗室完成形体改造的最后程序。 现在我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百依百从了,乖乖的听从部长的安排。 到了医疗室,医生让我脱掉内裤,仰面躺在手术台上,拿来一个盛着药水的小瓶子过来,用棉签沾了药水小心地抹在我那小的可怜的鸡鸡上和阴囊上,一种又凉又麻的感觉使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你要做什么?”我惶恐又小心地询问道 医生笑着说:“不要害怕,这是一种新型的收缩剂,它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人的机体缩小到原来的百分之一甚至更小,却能保持原有的活性。” “收缩?干嘛要收缩呢?” “你现在是女人了,阴茎和阴囊不仅没有用处,而且影响你的形体美,所以必须把它们缩小到几乎看不见的大小,”医生一边继续涂抹着药水,一边给我解释。 我越听越害怕,原来是要把我的男性生殖器全部清除!这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忍不住抽泣起来。 部长见我伤心,便解释道“雪儿,不要哭,这中手术是可逆的,只要你听话,将来好好工作,三年后我们还会用还原剂让它复原。如果你觉得做女人不错,也可以进一步手术把你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而不是人妖。” “你们不是骗我的吧?”我可怜的问道 “骗你做什么?你很明白现在的情况,我们可以对你采取任何措施,用不着骗你,正是因为你很配合,才这样优待你。”部长说 涂抹完毕,医生拿来一根细细的乳胶管,用带着橡胶手套的左手扶助我的鸡鸡,右手将乳胶管从尿道口插进去,我感到有点疼,忍不住叫了“哎呀!”一声 医生说,“不要拍,马上就进去了,这是给你预留尿道口,不然你就无法小便了。” 凉麻的感觉越来越小了,半个钟头后,终于消失了。医生让我坐起来自己看看。当我低头看到那熟悉的阴茎和阴囊顷刻间变成一个小豌豆大小的“黑痣”时,一种无法控制的悲伤终于使我失声痛哭。 部长和医生都没有干涉我,让我哭个痛快。我还听到部长咯咯的笑声。 哭完了,我心里好像平静了许多。医生拔掉那根乳胶管,那收缩得不到半公分的小鸡鸡好像女人的阴蒂一样显现在我的眼前,光溜溜的胯下再也没有男人的痕迹……我彻底变样了。 医生在我的肛门上涂上些凡士林,把一根裹着橡胶外套的金属棒轻轻地插进去,一种发胀的感觉使我很不舒服。“疼不疼?”她问我 “不疼,但是憋涨的难受!”我如实的回答 “那就好,习惯了就不觉得不舒服了” “这是干嘛啊?”我不解的问 医生笑了:“干嘛?你没有玩过女人吗?你现在是女人了,没有阴道,只能用这个通道替代了!” 我的脑袋轰的胀大了,简直无法相信这会是事实,可又知道她说的全是真话。 “雪儿小姐,这是一个专用的肛门扩张器,直径是可调的,现在是调在最小,为的是让你慢慢适应。以后你自己逐步调大,最大可以调到直径五公分。当你能把五公分的扩张器轻松地插进去,就不必担心接待阴茎特粗的男人了!”医生说:“开始是有些不舒服,要忍点疼,也不要急于求成,最好一直把它插在里边,一天增粗一毫米,一个月过去就可以了。这也叫训练多流汗,战场少流血啊!” “谢谢你的关照!”我真的感谢这个医生的好意。

福耶?祸耶?【第六章】女性训练
在后来的两个月里,我真的天天把它插在[gang_men]里,开始确实有点别扭,慢慢的就习惯了,走路、吃饭、学习跳舞、晚上睡觉都插着,好像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要是不插,反而感到空荡荡的。 半年过去了,我已经彻底女性化,在雌激素的作用下,声音也发生变化,轻柔甜润,充满女人味。严格的训练使我学会了怎么骚首弄姿,如何取悦男人…… 一天,我被妆扮得花枝招展,送进了公司的‘美妖之宫’夜总会。这家夜总会其实是李总开办的专供一些政府要员、社会头面人物放纵娱乐的私人地下俱乐部,里面陪客的“小姐”很多都是人妖。 这里陪客的人妖,大多是他们以招聘职员为名骗来的年轻男子,当然也有一些自愿变性的年轻人。他们一进公司,便被分别关入总部大厦地下的不同房间里,失去了自由。然后开始对他们进行模仿女性行为的形体训导和各种娱乐及歌舞技艺的演练,并且定期强行注射大剂量的雌性激素。他们几乎都经历了由开始的反抗到惧怕、羞怯直到屈服的过程,无奈地忍受女性化训练,最后,当这些小伙子的举止体态变得像女孩子一样温顺柔美时,便给他们取了各种香艳好听的艺名,打扮得性感娇媚,送入‘美妖之宫夜总会’,供客人享用。 在夜总会里,这些美艳的人妖是供人随意玩弄和发泄各种性欲的奴隶。每天一开场,他们都被妆扮得珠光宝气、艳光四射,带到前台,等待客人的挑选。一旦被客人选中,他们就得忍着屈辱和痛苦,强颜欢笑,取悦客人,任凭客人赏玩戏弄。 我和一个名叫紫云的人妖安排住在一起,由两名女看护负责我们的作息起居。房间布置得很漂亮,靠墙一排高大的衣橱,对面是两张欧式大床,床上放着颜色粉艳的被褥,梳妆台上满是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和器具,一切都布置得像是间女人的卧室。 由于夜总会是晚上开场,白天是我们休息的时间,两名女看护把为我准备的各式衣裙摆进了衣橱,让我换上了淡粉软缎的吊带睡裙,这才离开。 那个叫紫云的人妖一直坐在梳妆台前若无其事地涂着口红,他穿着白色的丝质短睡裙和短裤,精巧的蕾丝花边点缀在睡裙的胸部、下摆和短裤的两边,丰满的胸部在短睡裙下高高鼓起。女看护们一走,便坐到我身边说道:“你叫什么?我叫紫云……”。 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面而来,看他的年龄和自己相仿,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没有化妆却仍有几分女人的妩媚,手指甲和脚趾甲上涂着鲜红的指甲油,举止动作也象女人一样。见他在问自己,便红着脸勉强答道:“雪……雪儿”。“雪儿,嗯,他们给你取的名字倒挺清纯的。你是怎么来的?吃苦了吧。”紫云淡淡地说道。 想起自己经受的种种痛苦,满腹酸楚,几滴清泪打湿了睡裙。紫云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雪儿,别难受了。你刚来还不习惯,晚上陪客人时小心些。” “谢谢你,我只是一时难受,我会小心的。你来这里多久了?”。 紫云苦笑了一下道:“你不问,我几乎要忘了。大概,一年多了吧。”,随手用小指把一缕滑到眼前的长发勾到了耳后,动作十分女性化。“算了,我们谈些别的吧,呵,你的文胸蛮漂亮的……”,说着拿起我脱在床上的胸罩欣赏起来,我窘得一把夺了过来,塞进了靠枕下面,紫云笑着来抢,我忙压在身下,却被他在腋下一阵抓挠,禁不住也笑得软在一边。 紫云趁机抢过那只白色的丝质胸罩,挥舞起来。我又羞又急,把紫云拉倒在床上要抢回胸罩,两人嘻嘻哈哈滚作一团。两个人的身体不时碰到一起,我感觉到了紫云乳房的柔软温暖,也感觉到自己乳房被碰到时身体的舒麻。 忽然房门一开,两名看护走了进来,我和紫云连忙起身下床,站到一边。“好了,客人快到了,该准备了。” 一名女看护说着解开了紫云背后的袢带,给他脱了睡裙和短裤,又脱了我的睡裙。我抱着双肩手足无措,一名看护已从衣橱中给他选了一套没有吊带的蓝底碎花丝缎花边胸罩和同色的丁字花边内裤,示意我抬起手臂,把胸罩裹住他的胸部,挂上了后背的搭钩,前后整了整,我的乳房被钢丝罩杯一托,显得更加丰满高耸。这时,紫云也戴了只淡粉色的蕾丝胸罩,穿着淡粉的蕾丝花边三角裤,头上包着毛巾,坐在高大的梳妆镜前,顺从地由另一名看护给他上妆。 两名女看护给我穿上了小巧的丁型蕾丝内裤,屁股后面是一根镶着花边的蕾丝细带,勒得我十分难受。她们把我拉到铺着锦缎绣垫的梳妆凳上,把已蓄长的头发用毛巾裹好。擦好面乳,轻轻按摸着面部,劝道:“今天李总要亲自见你。以你的姿色,只要乖巧听话,一定受客人宠爱。把那些头面人物服侍好了,想出去还不是老总一句话的事。” 我的肩部、胸上部、背部也被扑上了香粉,眼敛被扫上了浓艳的眼影,描了浓黑的眼线,还给沾上了长长的假眼睫毛,我只觉眼皮发沉,却不敢乱动。走到了这一步自己已无可选择,女看护的话令我想到以后的事情,只觉似乎有一丝希望,又如一个黑色的梦一样恐慌、迷茫。 女看护一手托着我的下颌,仔细地描着紫红的唇线,“你还不知道吧。这个房间住过一个的小伙子,也曾是的职员,打扮起来十分漂亮,就是不顺从,总是不安心。有一次想逃跑,却被部长堵住了。当晚就被抬进了手术室,无论他怎么求饶,还是被做了变性手术。几个月后再出来时,已经变得惊人的美艳,胸部也被隆得滚圆丰满,嗓音像女人一样尖细,服侍客人时风骚妩媚得象另一个人,连老总也十分喜爱,常要他陪侍一些重要的客人。”说着把一副肉色蕾丝吊袜带扣在我腰上,穿上高筒丝袜,用吊带钩住了袜边。拿出一条水红丝光缎的绣花晚礼服长裙,给我穿上,腿上穿着丝袜又被缎裙裹着,又凉又滑。 两名看护为我拉上缎裙背后的拉链,又替穿上一双红缎面的高跟女鞋。后跟有三寸多高,双脚一着地,只有绷直双腿,挺起上身才能站稳,一个看护笑道:“穿上高跟鞋,这体形就更漂亮了。”我对着穿衣镜,见自己胸部挺得更高,连屁股也显得又圆又鼓,真的比女人还女人。羞得满面绯红,不敢再看。 两名看护在我耳后和两腋等处点了些香水,又取出些首饰,脖子上套了条珍珠项链,耳垂上挂了精美的珍珠耳坠,一边手腕上又套了珍珠手链,手指上戴了几只光彩夺目的宝石女戒。 紫云穿着条黑缎紧身低胸连衣裙,裙摆刚及大腿,腿上的黑色镂花长筒丝袜用黑色蕾丝袜带紧紧吊着,脚穿一双白色的尖头高跟鞋,后跟又高又尖,半露的酥胸丰满高耸,长发披肩,显得性感冶艳。回头见我神色黯然,想起一年前的自己,不由得百感交集,刚要说什么,一名女看护催道:“好了!客人都到了,磨蹭什么!”,只得无奈地走了出去。听着紫云“咔噔、咔噔”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我知道轮到自己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