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传奇经历

我的传奇经历298、世上妈妈最伟大(大结局)

二九八、世上妈妈最伟大(大结局)
按道理文忠过年最多只能呆一周,正月初七就应该赶回黔州,可是在农村乡镇,正月十五以前都是年,再说现在正处于农闲时期,本身也没有什么大事情,所以文忠就一直在家呆到正月十六,也就是2月24号乘飞机回去了。

2月18号那天,文忠终于承担了一回准爸爸的责任和义务,陪着我去医院进行孕龄28周的孕检,这回主要抽血复查梅毒、艾滋病、乙型肝炎有关抗原、抗体。以前我还没注意妇产科门前标有“男士止步”的提示,看到文忠不得不留不在那儿,出来后我还故意问他想不想进去,想进去的话下辈子让他变成女人,体验一下我们女人遭受的痛苦。

24号那天也是我们学校下学期开学的日子。

一眨眼一个半月的时间又过去了。

4月14号,是我的36周孕检日子,从今以后,我就应该每周检查一次了。此时的燕京,白天气温已经升的很高了,而到了夜间又会很凉。作为再有1个月就要生产的准妈妈,我根本就顾不上什么形象了,上身一件宽松的套头衫,下身是一条肥大的孕妇裤,一条短短的丝袜套在有些浮肿的两只脚上,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布鞋,挺着一个大肚子出现在校园里,比我低几个年级的本科生师妹们免不了对我指指点点,恐怕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当年那位身材高挑、长相俊秀的睿智女生竟变得如此个模样。现在,我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两只脚在哪儿。

考虑到即将到来的5月份,气温回升的恐怕更快,中午达到30度那可是常有的事,一想到这儿,我终于痛下决心,将自己的一头秀发剪掉。当理发师举起剪刀那一个,我真得很不舍得,可是为了坐月子时候不遭罪,我只能忍痛割爱。

现在,我经常感觉到小家伙在我肚子里一点也不老实,也许他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动不动就会伸腿踹我一觉,那种感觉真得很奇妙。现在,我还能隔着肚皮摸到宝宝的头部、肩部,有时我还能摸到四肢呢。

现在我的体重猛地增加到67.5公斤,比怀孕前足足增长了27斤,看到这个数据,我自己都觉得很惊讶,可想而知大鱼大肉这几个月吃了多少。

很快就来到五一,如果不是考虑我这个孕妇老婆,文忠真不一定会回来。看到老公回来了,我当然很高兴,心想能够在五一这几天生下宝宝,让宝宝的父亲第一时间看到自己的儿子,多好啊。当然在我生产的时候,丈夫就在跟前,对我来说是多大的安慰和精神依托啊。

如我所愿,5月2号早晨醒来后,我就隐隐约约感到肚子有些痛,开始时也没拿它当做事,因为我的临产期是5月8号。

可是从9点钟开始,痛疼的感觉开始加重起来,文忠赶紧把我婆婆叫到我身旁。

“文忠,快,给你岳母挂电话,告诉她娟娟快生了。”一边说着,一边找出早已准备好的的一套新生儿服装和被褥,还一边用话语分散着我的注意力,告诉我还没到时候,不用过度紧张。

过了中午,我的宫缩变得有规律了,大概每10几分钟来一次。这时,我妈也打来了电话,告诉我,她和大姑正乘车赶往越州机场,准备乘坐下午四点的飞机来燕京。

文忠于是给亮亮打去电话,让他去机场接我妈和姑妈,而梁妍听说自己马上就要成为小姑妈了,直接打车去了医院,我还没到她倒先到了。

文忠和婆婆一人搀扶着我的一个胳膊,乘坐电梯下楼,乘车来到医院,被医生直接安排进病房,一阵接着一阵的痛楚,让我终于忍受不住,开始发出呻吟声。

文忠给我办理好住院手续,并按照医院的要求办理好母婴保险,并在相应的告知文书上签字。

“老公,痛!”,看到文忠走过来,我仿佛有了精神依托,情不自禁地喊着。

“老婆,我在这儿。”文忠紧紧握着我的手,给我精神安慰,而婆婆则抓紧时间将1块从家里带来的巧克力塞进我的嘴里。

护士走了过来,让文忠推着我来到检查室,进行入院后的检查,并用超声波检查宝宝的头部尺寸。

重新躺在病床上不长时间,又过来一位护士,把我下身的衣服扯掉,并拿着一把刮胡刀,把我下体那个位置上的毛毛剃掉。

傍晚时分,我终于有些支持不下了,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一位助产士过来,让我的双腿张开,说是检查了一下我的的宫口开口大小,过了一会,护士过来给我打了一只催产针。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现在我感觉到宫缩间隔越来越短,少许液体流出体外,低声对着文忠说道,“老公,快叫医生,我快不行了。”

医生这回仔细地检查了我的宫口,说着“开口两指”后,就喊来助产士将我送进产房。

“宫口已经开了七指,准备顺产,会阴侧切!”产房的医生查看了一下情况,鼓励着我,“孕妇再加一把力,孩子就快出来了,不要大声喊叫,保持体力。再给孕妇一块巧克力。”

“宫口九指,孩子已经进入产道,十指,看到头了,再加最后一把力气,用力!”

那一刻是2013年5月2日18时28分(农历三月二十三、癸巳年丙辰月戊辰日辛酉时)

那一刻好像特别的漫长,我终于听到“哇”的一声清脆哭声,“是个男婴!”我用最后的力气睁大眼睛,看到助产士将处理好的新生儿举到我的的眼前,特别是看到婴儿黝黑的下体,我开心地笑着,那是初为人母的幸福笑容,只是体力严重透支的我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老婆,谢谢你!”文忠直接迎候在产房门口。“

“老公……”

“别说话老婆!”文忠紧紧握着我的手,“今天你真勇敢。”

来到病房,文忠把我抱到床上。

“娟娟,你爸让我谢谢你!”婆母激动地说道。“妈现在是奶奶了!”

这时,梁妍把亮亮、我妈还有姑妈带到病床前。

“亲家,恭喜你当上姥姥了!”婆婆满心欢喜,第一时间送上红皮鸡蛋给我妈。

“同喜同喜,也祝贺你当上奶奶了!”我妈也很激动。

这时,姑妈紧紧抱着我,“娇娇,还痛么!”

我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儿子就被护士抱出产房,躺在我床边的一张婴儿床上。看到小家伙红扑扑的脸蛋,我激动地留下了眼泪。

“我孙子的模样跟文忠小时候一个样!”婆婆兴奋道,“8斤4两的大胖小子,娟娟,妈谢谢你!”

大姑略显激动地把孩子抱在怀里,眼睛里噙着泪水,她多想告诉别人,这是她的外孙子啊!可是她不能,她只能把喜悦和激动深深地埋藏在心里。

“亲家,你看小家伙生下来就这么沉,腿还这么长,我估计,长大后一定像他的爸爸妈妈,也是个大高个!”我妈成为姥姥了,当然也很高兴。

“那是必须的!”婆婆看着大姑,“她姑妈,你作为这方面的专家,你给我孙子打打分?9.5分能达到吧!”

“何止9.5分,我看应该打9.9分!”姑妈依依不舍地把孩子放到床上,“扣掉的0.1分是因为他让他妈妈遭大罪了,差不点儿剖腹!”

之所以比一般的孕妇遭罪,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我的骨盆较小。一般这种情况下,大部分孕妇都会选择剖腹产,可是我坚决要求顺产,我都觉得自己太伟大了!

很快,登州那边来电话了,孩子的太爷爷给重孙子其名叫“昌焕”。本来文忠预备的什么昌平、昌盛、昌锦、昌凯全作废了。

至于孩子的乳名,我早就想好了,就叫“优优”,即是出生时辰酉时“酉”的谐音,又预示孩子将来有个美好的将来!

第二天开始,小家伙本能地开始吸吮我的乳头,当初乳终于被他吸吮出来,那种幸福、那种激动,一切都体现在我的母爱当中。

5月2号这天,我的儿子优优诞生在燕京大学附属医院,同时,在沪申市东海医院,还进行了另一场手术,一个两周岁男童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提供的造血干细胞恰恰来自我儿子优优的胎盘脐带血。

原来,2007年刚入大学的时候,我们很多同学都志愿捐献造血干细胞,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我都差不多忘记了。可是今年春节后,我突然接到电话,说我的DNA跟沪申市一位二周岁患有白血病的男童比对成功,问我是否愿意捐献造血干细胞,可是我作为孕妇能捐献么?

后来得知,脐带血干细胞移植对儿童患者更有效,当然必须保证宝宝的血型跟患者的血型一样。这种事情我当然不能一个人做主,必须征得文忠和婆婆的同意。当听说那位白血病孩童最多只有一年的生命,婆婆和文忠一致同意,捐献、必须捐献,救人一命生造七级浮图。

等到喝我儿子优优满月酒那天,那位男童的母亲带着男童专门来京答谢我的救命之恩,看到孩童的长相,我的内心不由得一动,因为我隐隐约约感觉他有些我小时候的影子!不仅是我,连大姑都一直盯住男童的脸蛋。难道……这其中的秘密恐怕永远不能被揭开。

2013年8月,文忠结束在黔州省的扶贫挂职,由于挂职期间表现出色,回到燕京,在团市委提前定级为副主任科员。

2014年6月,研究生毕业的我,通过国家公务员公开招录考试,进入财政部教科文卫司,职务也是副主任科员。

2015年5月,我和文忠作为单独父母,申请二胎指标,2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今天(2015年10月23日)上午去了医院进行孕检,我惊讶地得知,这回我怀的竟是龙凤胎!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