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交换?!

勇者交换?!

作品:勇者交换?!
原文连结:

*  *  *  *

“糟了糟了,要迟到了!”同往日一样,我焦急的在上学的路上一路狂奔,不过今天有点不同的是,平时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只有零落的几个上班族和苦逼学生党。不过也不奇怪,这弥漫的雾确实是有点太浓了。
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八点过一刻了。“哎,看来今天又要迟到了啊……咦?这是什么鬼?”在我的前面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漩涡,周围布满了奇异的花纹,配合着周围弥漫的大雾看上去更为诡异。这明显不符合一个现代人科学观的东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法阵?就在我惊讶的同时,旁边的路人也注意到了这个漩涡。
“哇(⊙0⊙),这个是什么?”在我旁边是一个知性的OL大姐姐,就在她准备拍下这场景准备发微博的同时,“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漩涡突然传来了强大的吸引力,直接把我和那位大姐姐拉进去了,然而周围的行人却似乎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的异象,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在进入漩涡时,我的意识如遭重击,忍不住昏迷过去。在意识消失前的一瞬间,我脑海里只回荡着一个想法:“这个展开,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等到意识回复时,我发现我正在一座类似于宫殿的建筑物之中,而且身体上的感觉总感觉怪怪的,仿佛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一般。迷惑之时,却听到一声问候:“你就是传说中的勇者大人吗?”我这才发现面前那位威严的老人与位列在他两边的大臣们。
果然如此!心里飘过龙傲天前辈的伟岸身影,我激动得不能自已,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应该就是打怪升级,组好四人小队,砍翻魔王,拯救公主,登上人生巅峰啊!
“没错!就是在……下?”呃?我的声音,怎么变的这么怪怪的?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旁边的大臣更给了我一记补刀:“这里没人让你说话,异界的女人。”
女人?你有没有搞错,老子明明是男!的?正准备反驳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拦住了我:“别着急,先弄清楚情况再说。”我一下子就惊呆了,这面庞,这学生服,这书包,这个人不就是我自己吗!

“怎,怎么回事,我到底是怎么了!”我连忙确认我自己的情况,我终于明白之前身上的异样是怎么回事了,身上这套深蓝的套装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的双峰勾勒出诱人的弧度,修长的双腿配合着黑丝简直吸睛,脚下的高跟让我差点站立不住。难道我变成了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位OL姐姐?
“先镇定一下,我们应该先弄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成年的女性明显经验比我这种愣头青要多得多。“这不明摆着吗,我们俩是穿越了啊,而且我们的身体也换过来了!”我真是日了狗了,说好的变成勇者拯救世界的剧本去了哪啊QAQ。
“我”低头沉思了好一会,才说到:“嘛,现在都这样了也无事于补了,我们先来互相认识一下,以后也能有个照应是吧,我先来吧,沐雨澄。叫我澄姐就好啦”看着眼前我自己的脸却又不是我自己的情况,我纠结了好一会才回答道:“……龙怨天,千万别叫我名字。”
“噗,你这名字也有够特色的啊。以后对外我们就互相用对方的名字来称呼自己好了,这可是我们俩之间的秘密哦”就在我们互相介绍的时候,上面的国王终于有点反应了,再问了一次:“敢问这位可是从异界而来的龙怨天勇士?”
澄姐看了我一眼,在我点了点头之后回答道:“正是在下。”就在我也准备自我介绍一下时,国王却不闻不问,接着跟澄姐攀谈起来,我也只能站在一边听起来。

不过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也知道了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缘由,很久以前,我的前世为这里的国王消灭了一个危害四方的魔王,但由于实力不足以完全消灭它,前世只能将魔王封印起来,并将自己的一套神装以及能够召唤具有自身血脉后代的魔法阵交给了皇室来防止魔王重新复活。而如今,魔王真的再次挣脱封印,组建军队意图卷土重来,而国王只能启动魔法阵把“我”传送过来再次封印魔王。而出乎国王大臣等人意料的是,魔法阵会把附近的澄姐也拉了过来,甚至把我和她的身体也交换了。然而国王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因而只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具有勇者血脉的“我”,也就是现在的澄姐上,不过令我沮丧的是,就算国王他们注意到了这点也是然并卵,因为前代遗留的神器只有血脉“拥有者”才能启用,而我与沐雨澄交换的只是灵魂,然而告知国王事情真相也是无事于补,只会徒增麻烦。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以目前的状况,无论是国王还是大臣的眼中,“我”不过是一个魔法失误产生的一个“附属品”,按照贵族们的性子,也是不可能会对“我”做出什么交代的。“……到底要不要跟他们交代事情状况呢?”
——分支一:遵守与沐雨澄约定,保守秘密
分支二:为了证明自己身份,公开真相
=============================================================================================

选择分支一:
“……还是算了吧。”毕竟已经跟澄姐约定好了的,而且说出去其实也没多大用处,总不能让国王把我送回去吧?这也太丢人了吧,就算是当女主也要比异界一日游要好得多啊!再说这种情况也不一定会持续多久,毕竟是魔法世界,这种情况要变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澄姐与国王的谈话看来也已经到了尾声,双方似乎对谈话都很满意的样子,然后澄姐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可以了,现在基本的东西我都已经掌握了,待会我跟你说一下。”
国王仍然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但他座下的臣子们的存在感一下子高起来了:“那么为了庆祝勇者的归来,我们今天的晚宴想必会十分热闹,不过在此之前,烦请勇者大人到我们专门的客房里休息一下,也好让我们为您接风洗尘。”
澄姐“哦”了一声拉着我便要离开,但那个大臣却又好死不死的又说话了:“呃,这位小姐,虽然我们不是很清楚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不过麻烦你留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你不过一个平民,是不可能跟勇士大人在一起的!”
这个货把我当什么人了?!什么叫不可能在一起,老子就是本人好吗!心中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正要展现国骂水平的时候,澄姐却一把搂住了我:“这位是我女朋友,你们不用多说什么了,我就跟她住一个房间,不必另外准备了。”我突然被这么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女性身体的原因,浑身突然热了起来,是因为害羞吗?但澄姐这么一来,殿堂上的气氛便突然尴尬起来,那位大臣以“中世纪”的目光看我们俩自然是身份不相对的,然而我们却是现代人的思维,更何况大臣哪知道他骂的正是“勇者”本身,沐雨澄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反手一句“女朋友”塞住了他的嘴巴,然而没想到的是,她这句话居然引起了大臣们更大的反响。

“什么?勇者大人已经另有配偶?”“而且还是年龄这么大的老女人,这种事情,我绝对不允许啊。”“勇者大人可是我们的希望所在,配偶怎么可以是这种来历不明的女人……”“我们的公主陛下可比这个老女人要有姿色得多了,她才更适合勇者大人啊。”“对,也只有勇者大人才能配得上我们的公主陛下啊。”居然还有一个大腹便便的大臣色眯眯的盯着我,弄的我浑身不自在:“勇者大人与公主陛下自然是天作之合,但我看这个女人也是颇有姿色,毕竟也是异界来的女人,我年届五十尚未婚配,不如勇者大人可否忍痛割爱?”
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没有素质的吗?这还是一个国家的大臣?在他心目中,女朋友就是奴隶的意思?我听的怒火中烧,然后心中一跳,侧头一看,当事人的沐雨澄连脸都气红了,毕竟当众被这样羞辱, 她比我更难受吧。正当我思索她会怎么样对待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空,竟是被她来了一个公主抱!
她,她这是在干什么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抱过,更何况是以一个女性的身份,我一下子羞得脸都快要埋在胸里了。“你们不必再多说了,现在是你们有求于我,不要触碰我的底线。”澄姐霸气的彪完一段话然后转身就走,刚才还如同菜市场一般的殿堂也是一下子安静的跟刚来的时候一样。然而我在澄姐的怀中看着自己的脸,心中却突然有点异样的感觉?我对自己起反应了?不可能不可能,想太多了,不过,刚才澄姐那样,还真是有点小帅气啊。心里正这样想着,澄姐的一句话却直接打破我的幻想:“我们的房间怎么走?”
“……”

好在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下人,找到房间后因为太累了直接便一头倒在了床上,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了,我再次检查了下身体,果然这一切都不是梦啊……“我承认我是很有魅力了啦,不过你摸够了吧?”于是我这才发现我这么摸了半天原来澄姐正坐在床头看着我,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不过他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刚才国王派人过来让我们去参加晚宴,怎么样,你有兴趣吗?”我想了想早上那些大臣的嘴脸,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货色没什么好交流的,不过我也确实是饿了,回来的时候帮我带点吧。”
“嗯,这样也好,毕竟也只有‘勇者’的身份才能镇得住他们,我会尽量让他们承认你的身份的!毕竟这也是我的身体啊。”澄姐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开,到了门口却又回过头来:“你可别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啊!”我连忙答应,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房门“啪”的一声关上了,我却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一下子便站在了房间的全身镜面前,沐雨澄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一着。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少年,还能有什么比一具成熟女性的身体更有诱惑力的吗?不过话说回来,在原来的世界被卷进去时,澄姐是在我前面的,根本没注意到她长什么模样,来了这里之后变成了自己就更不知道了,在之前听到大臣们的“老女人”的评价还以为澄姐只有身材好呢。“看来这里的人审美也很有问题啊。”我端详着镜子中的面庞,得出了这个结论。镜中的女子看上去大概有二十七八年纪,但却更有一股成熟的韵味;干练的齐肩短发呈现出女强人的气息;皮肤白皙,五官精巧,虽然不是绝美的那种,但这温婉柔美的面庞却颇有几分古风,配合上尚未褪去的几分淡妆,倒真有几分“画中人”的感觉;身材修长,虽然只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工作服,但紧俏得体,并不影响她完美的身线,胸口白色的衬衣和领花把面庞衬映得很是高雅。
对着镜子中的身影,我却是看得快着迷了,“这就是我现在的身体吗?”而身上传来的感觉更是一下子让我迷离了起来。“澄姐对不起了!”嘴里说着,手上却早已不安分起来,沐雨澄身体柔软的触感让我这种未经人事的处根本把持不住,双手在双峰上的蹂躏让波浪起伏不停,在制服诱惑的衬托之下显得更加“惊心动魄”,而身体反馈的触电般的感觉更是让我面红耳赤,这种感觉,是作为男人时不可能所感受到的,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萌生了再进一步的欲望,看向镜子,镜中美人脸颊布满红晕,眼色迷离,口中娇喘不停,服装缭乱,露出点点春光。若我还是男身,看到如此美景,就算还是个雏鸟,恐怕也早已是被勾引出情欲了。

早已被荷尔蒙所支配的我手忙脚乱的把套装褪下,只剩下最后防线的几片布料,“居然是黑色透明蕾丝边……”沐雨澄大胆的内衣装束让我心跳不已,想不到看上去这么娴静古风的澄姐配合上这么成熟的身材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化学反应,半罩式的胸罩根本不能完全掩护丰满的双球,反而是胸罩的束缚让两个乳球之间挤压出惊心动魄的沟壑,仿佛连我的眼睛都要被吸进去一般。而没有一丝赘肉的修长双腿则被连裤袜层层保护着,丝袜在灯光的照射下的反光让其看上去与那些着名腿星的宝贝都可以一争高下。而最神秘的部位则在丝袜与蕾丝内内的双重保护下若隐若现,更增添了一份神秘感,让我恨不得能一睹芳容。

但我也清楚饭要一口口吃的这个道理,心中更是玩心大起,镜中明明反映的是面色羞红的澄姐,而在我脑海中那张脸却和我原本自己的脸开始重叠起来……“天天,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在你上学的路上关注着你,我很早开始就喜欢上你了!” “澄姐,我也很喜欢你!”仿佛是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理由,我不要脸的在镜子面前演起了独角戏,编着连自己都不信的情话,似乎这样就能洗去违背约定的罪恶感一样。

“澄姐,我 我要开始了!”脸上已经是发烧一般的热,但我手上却是一刻不停的解起了胸前的布料,但毫无经验的我手忙脚乱了半天毫无建功,反而是令胸前掀起了雄伟波涛,让我更是猴急。最后终究脱去束缚的时候,一对乳球在反作用力的推动下应声而出,上围突然多出的一份不熟悉的重量感更是差点让我站立不稳。“好,好夸张!”虽然之前就知道这对宝贝的分量,但失去了胸围之后展现的真实水平却仍在之前之上,虽然我不懂女性的胸围分级,但之前鉴赏过的艺术片中号称34C的女星恐怕还要略输一分,“难道是36D吗?”我细细的观察着这对丰乳,眼前这对硕乳虽然颇有规模却没有丝毫下垂,也没有朝两边分开,而是浑然天成的半球形状,在巍然俏立的乳峰镶嵌着娇嫩的蓓蕾,让人根本把持不住,而且在身体不听的刺激下,两颗蓓蕾更是倍随着不停的快感膨胀了,让我在倍感新奇的同时却更加性奋了。

然而鼻头一热,竟是被自己成熟性感的身子刺激的留下了鼻血,此时我仍在镜子面前,鼻血滴在白得发亮的乳峰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下子在镜子前竟看得发呆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去擦了鼻血。在床头找到纸巾擦干之后,感受着双腿间丝袜的摩擦所带来的享受,索性坐在了床上,双手慢慢的从脚开始沿着双腿轻轻抚摸到大腿根部之间,感受着指尖传来的那细腻的触感,如果我是个腿控估计已经要幸福死了,心中燃烧的火越来越旺,却做不出更进一步的举动,于是双手抱腿直接在床上滚了起来,胸前感受着张弛有力的大腿的按压,而大腿则感受着胸部如同暖水袋般的新奇触感,两种体验重叠在一起,让我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就在此时,房间门毫无征兆的突然打开,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晚宴便已经结束了,但我这幅模样应该怎么面对沐雨澄!我连忙拉上被子躲在里面,但沐雨澄又不是瞎子,在他进来的时候便已经看到了我刚才那副德行,他顿时是又急又气:“你,你!对我干了些什么!”
而我看着“我自己”一副面红耳赤,气急败坏地对我生气的模样反倒是倍感新奇,此时的我早已经被女性荷尔蒙那个所支配,哪还能听得进去他的话。“快点停下来啦,你这副模样要被其他人看见了那我以后要怎么办啊,呜……”澄姐言语之中已经上了哭腔,连跑带骂地上来拉住我,但我看着我自己的男性身体,欲望一发不可收拾,反而是一手拉住了澄姐,而沐雨澄此时心慌意乱,反倒是被我拉上了床,“你到底想干什么!”“澄姐,我也知道的,其实我们已经是不可能变回来的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互相便是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依靠。你不能离开我,我也不能离开你。”我嘴上这样说着,全身竟已整个趴在了澄姐身上,看着澄姐越发透红的脸,我心中越发的兴奋起来了。“但这也不是你这样做的理由!快,快停下来啦……”
澄姐这样说着,身体却已经被男性荷尔蒙所支配,而某个部位也不随他意志为转移地挺了起来。“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嘛。”我的手已经摸到了曾经属于我自己的小兄弟,小兄弟看上去已经是气势勃发的样子了,青筋毕露,顶部也已经红得发紫,我以前竟然不知道我还能这么雄伟!看来这就是实战跟自嗨的差别吗?“怎么样?男孩子的感觉也不比女人的差吧?”我慢慢的套弄着澄姐的老二,这幅场景看上去就像色气OL大姐欺负弱气高中生一般的艺术片情节,但内里的人格去刚好相反。而澄姐除了刚开始的两句话,之后竟都是紧闭双眼一言不发,只有热得发烫的脸颊表明了他内心的激烈冲突。

这种情形持续了好一会,我的下身早已是泥泞不堪,但要在进一步的时候我却有点怂了,因为我毕竟还是一个男孩子的心理,对那种被人插的感觉,竟是有种既期待又害怕的想法。但此时澄姐似乎是想通了什么的样子,眼神突然坚定了起来,竟一下子反身把我压倒,我们之间从“女”上位变成了“男”上位。“你不是很想要吗?那我就让你‘享受’一下这种滋味。”澄姐露出了笑容,但却让我心里有些发毛,但还没等我回话,我的兄弟却先一步拱进了我的城池,“呜呜!!!”突如其来的异物刺穿感把我眼泪都痛出来了,明明都已经有一定年龄了,澄姐的身子看上去却未经有多少性事,蜜穴里的紧逼还如同少女一般,但澄姐却未有多少怜爱之心,动作没有丝毫减慢,看上去我紧密的洞穴给他带来的快感不下于我。但他脸上的快乐与痛苦交织的表情却表露出了她的内心同样纠结。毕竟这是澄姐的身体,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G点在哪里,他埋头吮吸着我乳峰前的草莓,而一只手也在揉捏着另一边的胸部,而身下也是一刻不停地进进出出,还不停地磨擦着肉缝上的豆豆。随着一进一出的节奏,在一开始的不适应过去之后,我很快便陷入了女人特有的快感地狱之中。“澄姐,不!天天,给我,给姐姐更多!不要停下来!”我自己已经语无伦次了,而双方的身体也齐齐达到了最后的顶峰。

事后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但高潮给我们带来的余韵却似乎还没有结束,也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澄姐在那时,一直是笑中带泪的……也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澄姐的过往,澄姐小时便已失去双亲,靠打工维持学业,还一直被遭以白眼,好不容易学成毕业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又因为出众的美貌而遭老板骚扰,但也因为这样,锻炼出了她的女强人性格,在什么时候都能冷静面对,就在穿越之前,她也是准备去跟色鬼老板摊牌的,却“幸运”地碰上了我……“你以为我会跟你这样做,是真的拗不过你吗?我一个男孩之身,怎么可能比不上你的力气,只是,只是其实我只能稍加准备,就要出发去带领魔王的讨伐军出发了,我这么一走,恐怕可能就回不来了……但是,我总要留下些什么,证明我确实存在过……”沐雨澄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已用我的嘴唇堵上了他。最后,我们两个又拥在了一起……

三年之后,王国外出讨伐魔王的军队终于有了消息,根据快马的报告。在几次艰苦绝伦的战役之后,勇士率领精锐小队,以分割穿插的方式杀入魔王城,最终斩首战术成功,依靠勇者神器再次消灭了魔王。而失去了领导的魔王军也是土崩瓦解,王国人民期盼已久的和平似乎也终于到来了。
“我什么都不管,现在的我,只需要他回来,便足够了。”王城顶端,正站着一位身穿华服,目带泪光的美丽女子,手中正怀抱着一个婴儿,其眉目神情,竟然与勇者大人有着几分神似。
分支一结局——GOOD END

=============================================================================================

选择分支二:
“……还是得说出来。”正所谓人善被人骑,我再忍气吞声,风头全部被沐雨澄抢了,那我岂不是永无翻身之日?估计那沐雨澄这么跟我约定,也是打的这个主意,凭什么她吃香喝辣众所瞩目,我就得当个屁都不敢放的小媳妇?
“慢着!我有事要说,我才是真正的勇者!”面对着沐雨澄和国王大臣们惊疑的目光,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了出来。殿堂上一下子寂静下来,但之后却爆发出如雷的笑声。“哈哈哈,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难不成你当我们是瞎子?一介女流居然能编的跟真的一样,看来是我们小瞧了你啊。”“上代勇者神器只会承认真正具有勇者血脉之人,你可曾看到它对你有何反应?”群臣的嘲笑一下子将我的幻想打得粉碎,我一下子六神无主,只能望向沐雨澄寻求帮助,然而她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眼中满是失望之情。“可恶,不就是害怕我把你的地位抢夺过去了吗,连一个区区名分都不肯帮我,这个臭婊子……”情况既已如此,我也只能咬碎牙齿往肚里吞,忍受着周围人的嘲笑。之后沐雨澄与国王的谈话,再无我半点插嘴的机会了。

“这群自大的家伙,有朝一日,我要将我此刻所受侮辱加倍奉还!”谈话结束之后,国王的侍从将我们带向休息的客房,然而刚才还跟国王侃侃而谈的沐雨澄此刻却无半点话语,双目直视前方,连我一眼都没有看过。这原本明明是我发挥的舞台!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我却变成了这幅德行,本来我所拥有的,却被一个婊子所夺取!心中满是恨意,却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也许,丧家之犬就是用来形容此刻的我吧。
到了房间之后,“我休息一下。”沐雨澄就只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上床入睡了。而我却毫无睡意,心中满是被羞辱的怒火。“只要有一点机会,我就要给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货色一点颜色瞧瞧!”

就在我愤愤不平的时候,“叩叩”的声音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谁在敲门?”我走上前去把门打开,而门外站的是一个面容清秀,身穿哥特式女仆装的女生,应该是这里的侍女?“勇者大人不在吗?”这是她的第一句话。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跟她说跟我说都一样。”侍女好像犹豫了一会才回道:“国王陛下吩咐我告诉二位,今天晚上会举办一个欢迎勇者到来的晚宴,希望勇,呃,两位都能够出席。”可恶,这个国王!如果不是我来开门的话估计之后就没我什么事了吧,好啊,我跟你没完了!然而那个侍女突然身体一震,面上露出与她清秀面庞不符的邪魅笑容:“想必勇者大人此刻心中一定很愤怒吧。”
听到这话,我立马惊异不定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等等……你居然也知道我才是真正的勇者?”侍女笑容不减,但看上去却更为吓人:“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爱德里安·法伦海特·泰派斯,你也可以叫我阿鲁卡多,当然你们通常所称呼的魔王也是在下。”我被吓的往后连跳几步:“什,什么!为什么这里明明是王国宫殿,而你却能在这里出现!”
这时候侍女低头看了看她的身体,然后对我做了一个我看不懂的礼节动作:“如你所见,我现在只是将意识依附在这个侍女身上,我自己的力量丝毫发挥不了,顶多也就只能刺探一下勇者大人您了,就像现在一样,我的能力是灵魂天赋,虽然在床上那位的肉身血脉的确是上代勇者的。但是,你的灵魂波动却与上代勇者的波动几乎一模一样,再稍微回溯一下刚才的情景,便可以将事情大概弄个清楚了,灵魂可是反映我们最真实的一面镜子啊。”但我疑心不减:“那你到底想找我干嘛?”“侍女”捂嘴一笑:“勇者大人不要担心,我这次过来,只是想和勇者大人做一个交易罢了。”

“交易?”此时魔王却凭空从手上拿出一幅卷轴:“我明白勇者大人所想要的是什么,这幅卷轴能够构造回到你所属世界的传送门,这个就作为我给用着大人的见面礼了。”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收下了卷轴。但魔王的话似乎还没说完,我也清楚下面的才是重点:“有了这个卷轴勇者大人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回到你的世界,但你甘心吗?先是被迫换了一具女流之辈的无用身体,然后又被那些不用脑子思考的酒囊饭袋羞辱了一番,换了我,我可受不了啊”魔王用着侍女的身体趴靠在我身上,双唇轻轻咬着我的耳垂,说出了颇有诱惑力的一番话来。

“那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面对这一番话,我竟是有点心动了。“很简单,你与我里应外合,把这座城池攻陷,将那些酒囊饭袋从不属于他们的位置赶下来,我保证不乱杀无辜”魔王说着话,身体却继续不安分,在我的身上轻抚着,而粉舌则在我的耳廓上肆意舔舐,而我却没有立马把她推开,而是反应到了这句话的凶险。“你想让我当人类的内应?不可能!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怎么可能跟你这种恶魔干这种事情!”“不要这样嘛,”魔王继续趴在我的身上撒娇,没有半点君临天下的霸气,然而话语中却暴露出了他的野心“那些尸位素餐的废物你也是见识过的,你觉得他们成为当权者,会跟魔鬼有什么区别吗?而你所受的屈辱,若是这样一走了之,又如何能偿还?更何况你现在只是一副女身,纵回到原本世界,那也已经不是你自己了。若是和我合作,我保证,你会取得你本来应有的一切哦。”
我本来应该将他赶出房间从此分道扬镳,但魔王的话语却似乎有着迷惑人心的魔力,我心中的愤恨与屈辱被无限倍地放大了,甚至失去了自我。于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我最终于魔王签订下了条约,走上了那条不归之路……

……三个小时后,我正狼狈地在国王寝室上方漂移着,没错,此刻我已经是成为了灵体的形态,也只有这时,我才能恢复成我的男儿身——尽管只有我能看到。凭借魔王的力量,我成功的脱离了我的肉身,而按照计划,我将会依附在某一个地位高贵而且与国王关系密切的女性身上——至于为什么是女性,因为人的灵魂阴气太重,而男性的阳刚之气对其克制太重,只能退而求其次——接近国王,将他手上的戒指取下来交给魔王,而戒指中的魔法空间,正保存着这个王国的布防机密与其他军国大事。此刻在我面前的,正是这个王国一人之下的女性——王后,因为一说起地位高贵且与国王关系亲密的女性,恐怕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也会跟我一样。但这也是我现在为什么这么狼狈不堪的原因,面前的王后正坐在阳台边上的华贵座椅上假寐,虽然国王已经衰老不堪,但这位王后却仍是徐娘半老,肤质细腻不输于年轻,体态雍容华贵而不至于肥胖,面貌抚媚不显老态,而眼角稍微的鱼尾纹却更添魅力,想必年轻也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我此刻却无可奈何,之前看到王后在此假寐,大喜过望,没注意观察便冲动上前,结果却差点被圣光防护罩打得魂销魄散,也是我大意了。一国之后,怎么可能没一点保身的宝物呢。

但此时应该要怎么办!晚宴已经快要开始,如果不在今天解决国王,明天沐雨澄便要出军,到时便难以挽回局势了。但我转念一想,既然今晚是如此重要的晚宴,那么晚宴上重要身份的女性必然也不少,说不定还有漂亮的贵族小姐让我享受呢。心头邪念一生,于是便穿墙离去。
在晚宴之前,我便一直在窗外观察这晚宴的布置情况,然后“借”了几位侍女小姐和侍卫的身体来享受了一丢丢。此后便回到房间中的沐雨澄的身体中装作休息,而沐雨澄自然也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异动。
好不容易等到晚宴开始,沐雨澄果然装作不知道地自己出去了,我对于此也是喜闻乐见,不然真要拖着这个身体过去还不知道要怎么好呢!于是灵魂再次脱离,来到了晚宴上。
不出我所料,在国王宣布晚宴开始后,众所瞩目的主角自然是沐雨澄,看着他在人群之中谈笑风生,我也是是在心里偷笑:“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今晚之后,主角也只能是我了!” 而晚宴的第二主角,同样也是众所瞩目的,出乎我预料,居然不是台上的国王,而是国王的独女,号称王国第一美人的索娜公主。在我自曝失败之后,王国上下的人自然不会再认为我再有可能去成为勇者的“伴侣”了,而在他们看来,索娜公主与勇者大人简直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合。

“果然是名不虚传啊,那个国王居然能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头顶估计是绿了。”我满怀恶意的揣度着。这个世界的人似乎都是原本地球上欧洲人的面目,而索娜公主也是如此,一头如同丝绸般细腻的金发垂至腰间,衬托出头上的王冠更为璀璨;皮肤白里透红,呈现出健康的弹性;精致的五官透露出圣洁的气息,让人不敢亵渎;宝蓝色U领紧身长裙勾勒出胸前优美的曲线。明明才二十出头,这身材发育的居然不比沐雨澄差,果然养尊处优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而我却不禁兴奋起来,除了是因为公主的美貌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公主既然身穿这种长裙,身上就不可能带有能触发圣光护盾的宝具,真是天助我也!接下来的我也只需静待机会了。

过了好一阵子,公主终于稍感内急要去解决一下,但身边依然簇拥着一群群的侍卫与侍女,让我不好下手。“哼哼,就算是贴身保护,难不成还能够贴近厕所?此次此事,必定成功!”
索娜公主进入厕所之后叹了一口气,面对这么多的应酬,即便是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她,也是感到略微的吃不消,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场合呢?“既然公主陛下这么辛苦,不如由在下代劳如何?”一句不知从何方来的声音突然从公主脑海中响起,索娜立马警惕地站了起来:“是谁?!”然而却毫无反应。索娜抚摸了一下额头:“难道是我太累了?”全身放松了下来。然而一股突如其来的危机感突然布满了她的全身,她瞬间反应过来,一声“来人!”正要出口,却发现自己再也发不出声来了,然后黑暗逐渐布满了索娜公主的视野……

门外的侍卫,等了半天,终于感到情况不太对的时候,正要敲门,“索娜公主”终于出来了,她第一句便是道歉:“不好意思,让诸位久等了。”脸上还恰到好处的泛起了一层红晕,侍卫不再有疑,陪着“索娜公主”回到了晚宴……
晚宴结束后,“索娜公主”毫无仪态的回到了她的寝室,令周围的侍卫都大吃一惊:“平时公主可没这么失风度的。”“可能是今晚的应酬太累了吧,也是呢,勇者大人可是公主陛下的未婚夫,公主看到他想必也是很紧张的。”
而在寝室内的我此刻却差点崩溃,“应酬这种事果然不是我干的来的,早知道就结束再来了,不过嘛……”公主一向温婉可人的面庞突然露出了一副邪笑,“这样一来计划就几乎完成了,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了,父亲大人,您的女儿来看望您了哦。”

此刻国王在寝室中也是疲劳至极,王后正在晚宴现场善后,而他正在侍女的服侍下正准备入睡,此时,寝室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侍女:“公主陛下?您怎么来了?”“索娜公主”微微一笑:“我是来探望父亲陛下的,你先出去吧。”侍女出去之后,老国王也从床上爬起:“哎,索娜,也只有你有这份心了,不过现在也晚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为勇士大人送行呢。”但出乎老国王预料的是,索娜公主竟直接爬上了他的床,全身趴在了他的身上!“索娜!你,你在干什么!快下去!”索娜公主的温香软玉直接摊在老国王身上,两个丰硕的乳球直接压在老国王的胸膛上,挤出了深不可测的沟壑,而公主身上的处子香气更让国王情迷意乱起来。
老国王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而我却不可能给他在说话的机会了,两片香唇直接堵住了老国王,顺势把口中的催淫药给他喂下。而我此刻已经把老国王的裤子脱下,双手把身上的宝蓝色长裙掀起,露出两条被白丝覆盖的均匀圆润的长腿,而大腿之间的洁白小内早已湿透不堪,我把那最后的屏障去掉后,顺势将老国王的长矛放了进来。

nbsp; “呜呜!!!!!!!!!!!!!!”然而处女被破的痛楚还是超乎了我的想象,让我几乎脱离公主身体而出。但随着节奏的加快,快感逐渐掩盖住了痛楚,我就像骑马一样在国王身上奔驰,我胸前的乳峰也随着节奏一上一下地掀起了惊人的汹涌波涛。“这就是女人的身子吗!这种感觉,真让人流连忘返……”
国王听到这句话之后,双目圆瞪,挺起最后的理智问道:“你,你不是我女儿!你……你究竟是谁!”我面带微笑,而在国王看来,这往日熟悉的温婉笑容竟如同魔鬼一般:“善恶终有报啊国王陛下。我就是你所嫌弃的‘勇者’啊,现在我不过是提前支取你的女儿做‘嫁妆’而已嘛。”老国王面露不可置信的神色,举起枯木一般的手指着我,却半天说不出话来,我正好奇着,却发现他已经活活惊怒而死,不过这一切,并不影响我在他的身上继续奔驰,直至高潮……待到王后归来时,只发现了全身赤裸,早已发僵的国王尸体……
就在全城惊慌的同时,王国军被埋伏已久魔王军突袭,死伤惨重,退入城中时反被魔王军利用顺势进城……直到第二天清晨,王国的首都便已沦入魔王手中。

“怎么回事?你承诺好的事情呢?我怎么被困在这身体出不来了?”此时的我,正站在我原本的身体面前,但其中的灵魂,确是真正的魔王,但我发现事情却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魔王军一进城便将全城的人抓了起来听候发落,而我,明明已经念了咒语却不能从公主的身体中出来。“勇者大人,你可知道善恶终有报?你把这全程的人坑害成这样,此罪难辞啊。而这不过是一点点的惩罚而已。”面前的虽然是我,但我却感到恐怖至极。

“自然,我跟你约束好了不会滥杀无辜,那么这样好了,男的全部苦役至死,女的嘛。”魔王让开身子,让我看到了正在被数只牛头人围奸的王后与回到了自己身体的沐雨澄,她们精致可人的脸上连表情都已失去,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悲惨的未来。“而你嘛,我亲爱的勇士大人,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挑公主去解决国王,于是我事先对公主身体做了些淫魔的改造,只要处子之身被破,便会将当时在其中的灵魂封锁在里面,便逐渐完成肉身向淫魔的过度哦。”

我正惊恐的看着魔王,身上突然伴随着不可遏止的快感发热了起来,忍不住在地上翻滚并且尖叫起来,索娜公主那雪白的肌肤慢慢变成紫色;原本如金子一般的长发逐渐被深渊一般的黑色所玷污;本来就已很成熟的身体向魔鬼身材过度了起来。“看来自身改造已经开始了嘛,顺带一提,当改造完成之后,你原本的意识会被重新洗牌,成为我忠诚的性奴,以公主陛下这么优越的条件,想必勇士大人你可以成为我手下最出色的女奴啊。”此时的我早已绝望,双目带泪无语望天,也许是在后悔吧,但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着改造完成。但魔王的话还没有完:“无论是你还是那些酒囊饭袋,都是蠢货。有谁能知道,我反而是现在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勇者神器秘密的人?神器固然需要勇者血脉不错,但同样也需要灵魂的契合度,要解决灵魂、肉体不匹配的答案也很简单,交配就可以了。”此时魔王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昂天大笑:“我现在已经拥有了勇者的身体和血脉,这下只需要等你完成改造,那灵魂契合也不成问题了,那么现在,有谁还能阻止我?……”

这便是我在失去“自我”前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此后,我的世界,再无光明……
分支二结局——BAD END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换身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