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腰,残酷的美丽

束腰,残酷的美丽(一)

馨若敢断定,这里绝对不是古代欧洲,因为这里的人说的话是汉语,虽然有一些不一样,但差别不大,他仅仅是在一个没有什么人的湖边玩,为什么就被卷入一个突如其来的龙卷风里,最后掉了下来,就变成了一个小女孩的模样,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啊!居然现在在这个十岁小孩而且还是女的的身体里,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再看四周,一切以粉色为主调,但明显的欧洲风格,应该是巴洛克或者洛可可吧!他可不太分的清,但这里到底是哪?异时空吗?身上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金黄色的头发披散在枕头上,手指触摸间的光滑细腻就可以知道这个小女孩的皮肤有多好,手摸到胸前,是两个微微隆起,实际上非常不明显的东西,脸瞬间烧红,他也是有过女朋友的,也享受过男欢女爱,但触碰别人的和自己的就是两码事,这种酥麻又痒痒的感觉传遍四周,令身体都为之一振。
在外面轻声谈话的两个女仆掀开纱帘,一个褐色头发的女仆轻声唤道:“小姐,夫人说今天你可以去和罗尔斯玩,快起来吧!不要再赖床了,罗尔斯少爷已经在楼下等您了!”
馨若不明所以,但还是起身,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很喜欢赖床,挺符合自己小时候的,脱下睡裙,被女仆换上紧身衬裙和繁杂的蓬蓬裙,虽然小,但步骤一样没少,然后是化妆,还这么小呢!无奈的穿戴好一切,连早饭也没有吃就被推到了那个罗尔斯面前,“馨若,我今天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哦!快走!”罗尔斯一副小孩看到喜欢的东西兴高采烈的样子,让馨若也因此迷惑,不过倒是了解到了原来自己身体的名字也叫馨若,不符合英文起名方式。在这个身体的母亲,也可以说是以后的妈妈福尔林卡夫人的微笑下,被拉出了别墅,馨若抬头看了眼自己居住的房子,妈呀!那哪是别墅,说城堡更贴切吧!而且还是传统欧洲风格,原谅他对欧洲一些风格的不了解吧!
与罗尔斯比较愉快的过了一天,原来他给自己看不用马和牛,也不用风和水就可以转动的机器——蒸汽机,这里的科技也还行啊!起码到了工业革命时期了!从他的嘴里也了解到了这里确实是一个异界大陆,有点像小说里的大陆,但不同的是这里并没有魔法,也没有教会,但还是贫富差距大,贵族无忧无虑整天吃喝玩乐,而平民却只能不断的劳作但最终却只能获得那不够一家人吃的黑面包,这让他幸运,虽然上流社会有诸多不好,但他可不愿意做有了上顿没下顿的困苦生活,这里有欧洲一些没有的,也减去了欧洲一些东西,但唯一没有减去的就是——束腰,一个美丽的蜂腰贵族女孩是被所有人尊重的,而一个贵族女孩不能做任何的粗活,实际上拥有纤腰也不能做任何的粗活,就像中国古代裹脚不能够做任何粗活所以会嫁到好人家被养尊处优的供着一样,而束腰的标准就是,一个贵族女孩的腰应该达到让自己的两只手刚好合拢的地步,虽然这是成年女子的手,虽然这是欧洲人的模样,手比东方人更大一些,但毫无疑问,被两字手合拢的腰到底有多细,十六英寸,这相当于四十厘米的可怕程度,而他现在的腰却是二十三点五英寸,以后还会长,而今天就不得不进行这上流社会所必须要求的,她被母亲残忍的捆绑在了一个铺有柔软天鹅绒的床上,女仆把束腰套上馨若的腰部,尽管馨若拼命挣扎,但都无动于衷,并给馨若带上了一个头罩,这让她陷入漆黑,同时嘴也不发睁开了,腰部传来的力量令馨若难受,她想要的反抗对她们来说那么的微弱,随着腰部的束紧,馨若感到了无力感和眩晕的感觉,只听到她的母亲不断说着紧一些,再紧一些,她的意志被慢慢的剥夺,她已经可以感觉到现在至少减少了三寸,并且这个数字在不断的增加,恶心,眩晕与无力感让她处于晕倒的边缘,但现在还没有达到昏迷的程度她宁愿用昏迷来减轻痛苦,又被束紧了两寸,现在大概是十八点五寸,再往紧变得非常艰难,十分钟过去了,也仅仅束紧半寸,福尔林卡夫人允许她暂时将腰束到这个程度,但折磨并没有完,馨若被穿上漂亮的紧身衬裙,粉色的长筒袜,粉色的纱裙,还被束了一个美丽的发髻,充分展现了她的可爱与灵动。双手却被单手套缚住,双腿上用身子在膝盖和脚腕打了结,被扶着坐在床上,因为束腰而被迫挺胸,再加上单手套的向后拉,让胸更加高挺,因为束腰,腰间的肌肉全部到了胸部和臀部,原本不明显的胸部变得明显起来,再加上纱裙,显得更加诱人,何况这里的衣服领口放得相当低。虽然非常紧,但在这样的长期适应下也慢慢习惯,这样的腰还没有到完全受不了的地步。可一直挺直腰部和胸部的感觉让他很不好受,想要解脱但双手根本不能抽出来,只能像蚕蛹一样的扭动。“馨若,我亲爱的妹妹,你不可以乱动的!”随着噔噔噔的高跟鞋声音,一个看上去比馨若大六七岁的少女挪动着小碎步向床边走来,这是馨若的姐姐爱丽丝,馨若十分不明白,自己的母亲姐姐都是英文名为什么自己的名字那么东方化,不过得出的结论就是在他母亲生下她时她的父亲正好从东方回来,觉得东方名字不错,便给她这么起了,而她的父亲,实际上是一名公爵,去东方不过是去签订与敌国的停战书罢了!爱丽丝的腰肢非常的细,目测恐怕只有十五寸,这只是在家中不参加任何社交的尺寸,如果要参加社交场合,她的腰会被束到恐怖的十三寸,这是馨若不敢想象的,但她的母亲似乎还觉得应该再细一些,这样才更加的淑女,因为在上流社交圈内,一个越细的腰,越能体现她的柔弱,也使她受到更多人的欣赏。
“姐姐,这实在太辛苦了,难道你就愿意被束腰紧紧勒住而让自己几乎无法做任何事吗?”,爱丽丝在仆人的帮助下缓缓坐了下来,她从小的束腰导致了她的腰围非常的小,同时也让她的腰部和腹部的肌肉消失,只能让束腰来支撑那看起来摇摇欲坠的上身,而站起和坐下也因此而不能自己完成,必须依靠仆人,但这是淑女的,是上流社会所认同的。“我的妹妹,不要那么沮丧,虽然不能做,但我们可以让仆人服侍着,这就足够了,一个淑女是不需要做除淑女以外的任何事情,而且罗尔斯一定会高兴的!”似乎她的家人都认为馨若和罗尔斯是亲密的,长大以后毫无疑问的夫妻,所以希望这样让馨若面对这样残忍的规矩。
馨若看着爱丽丝那恐怖的纤腰,这是多么细啊!他可以肯定,这样的腰只够她正常的呼吸,连说话都必须轻声,因为肺部被压缩,她不可能大声说话的,而且一个大声讲话的女性会被指责为泼妇。“我的腰很迷人对吧!”爱丽丝炫耀般的抚摸着她的纤腰,的确是能用双手环住,而且还留有剩余,“馨若,不要嫉妒哦!你也会拥有这样的纤腰的,那样一定会迷住罗尔斯的!”,馨若默默低头,这里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对的,认为应该这样,但这样的代价就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像一朵温室里娇贵的花,他不想这样,也不能这样。
但在爱丽丝走后, 福尔林卡夫人再次到来,他要求自己的女儿把腰再紧束半寸,即便是馨若拼命的反抗,挣扎,但也最后被束缚在了那张床上,脱掉衣服后,由两名女仆左右拉扯着,馨若感到她的腰仿佛会被扯断,束腰拼命的割据着她的腰,现在甚至使不上劲,呼吸也变得更加的困难,等完成了福尔林卡夫人的要求,馨若已经在自己的梦境里徘徊了,她不知道这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但她的腰非常疼,疼到说话都困难的地步,用鲸须与铁片组成的束腰令他难受,但还是被她的母亲让人穿戴整齐,在福尔林卡夫人的带领下向餐厅走去,等到了餐厅,她姐姐已经坐在了那里,难得的父亲也回来了,她的家庭只有四个人,这对于像这里最少三四个孩子的家庭是极为难得的,不过福尔林卡夫人显然想要再生下孩子,但福尔林卡公爵因为他的忙碌而导致希望渺茫。
晚上,馨若被女仆将双手绑在了床栏杆上,双腿并拢绑住,确保她在夜间无法自行解开束腰。但不得不说,小女孩的身体是非常容易塑造的,难怪会从小束腰,否则长大后真的很难完成纤腰的愿望,馨若在束好后疼痛难忍,但经过一个晚上,她也适应了,她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让她们动摇的,而顺从,是会让自己不受更多的痛苦,她希望在顺从后会被允许在外面玩耍,那样就可以拿掉束身衣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