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势】CD

去势
  我正准备去内华达州的沙漠里探险,在沙漠的入口处碰到了一个同路的女孩,
喝了一罐她递来的饮料后我就失去了意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手术台上,
那个就是我最初的手术的开始。

  张开眼,我费了很长时间才弄清楚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想起身身体却完全动
不了,想叫人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我开始有点慌张。一开始能想到的就是自己
遇到车祸,然后被人送到了医院里来。我急忙想试下自己的感觉,还好疼到不觉
得哪里疼。瘫痪?这个词语一下子出现在我的脑海,为了否定这个念头我非常希
望现在有人能出现告诉我情况,但是一个人都没有。不会是医生以为我已经死了,
就这么被盖上白布吧。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个穿着绿
色手术服的女人站到了我面前。她脸上带着大大的口罩,所以看不见长的什么样
子,是医生吗?似乎更像是护士。不管谁都可以,快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是不是受了什么重伤。只见那个女人看这我的眼睛,然后凑到我眼前竖起一根手
指。

  「好象恢複意识了,看着我的手指。」
  她慢慢的左右移动着手指,我就像看见救命稻草般的紧紧盯住她的手指。
  「OK,意识很清楚。我现在把手术台稍微倾斜点。」
  边说边在我视野外开始操作起来。我躺着的手术台的上半部分渐渐擡高,我
的上半身终于起来了。终于自己的身子进入了我的视野,我现在是浑身赤裸的被
固定在手术台上。但是现在根本不是害羞的时候,我急忙检查起自己身体的状况。
好象身体没有受什么伤,都是完整的。手,脚,腹部,胸部,颈子,头都被皮带
拘束着。不管有没有皮带的拘束,我的肌肉现在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用皮带大概
是为了防止我从倾斜的手术台上滑下去。手术台很有意思,不是一般的平台,而
是和产妇科检查台形状相类似的非常坚固的机械台。

  眼珠来回的转动,从外观来看我没有受伤。但是自己的身子完全不听大脑的
指挥,一动都动不了的情况使我觉得害怕。难道是脊椎受了重伤?但是如果那样
的话我的脖子应该用更加粗大的器具固定才是啊。

  那个护士还在一边不知道操弄着什么,我则是不停的胡思乱想。终于护士又
再次回到了我的视野里。手里拿着把小钳子。钳子的尖端在我眼前晃动。

  「感觉到痛的话就用力眨3下眼,知道了吧。」
  说完用钳子夹住了我大腿的肉,不要说痛了,一点感觉都没有。接着她又用
钳子夹住了我的生殖器。先端龟头部的粘膜似乎都要被刺穿了,可我一点感觉都
没有。男性机能的丧失?我受了很大的打击,所以连耻毛被剃光的事都没发觉,
其实不止耻毛,我全身的体毛都已经被剃掉了,只是当时受的打击太大,没有发
觉而已。那之后,护士又用钳子在我全身夹着,似乎在确认我是否已经完全没感
觉了。

  「麻醉和肌肉松弛剂的效果看来非常好,手术的准备完成了。」
  护士离开了房间。等下,我在心里大叫着,希望她能停住,可是她不可能听
见。

  不过从她的几句话我得到了不少的情报,身体没有感觉是因为麻醉的原因,
觉得浑身麻痹是因为肌肉松弛剂的原因,全都是药的作用,我安心了。但是……
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排除了脊椎外那就只要内伤了,心髒?肺?胃?我完全
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只能着急的眼珠乱转。突然发现在手术室的墙上和天花板
上装着好几台摄象机。在这22年里除了看牙医外我根本没去过医院,所以对医
院里并不了解,但是连续剧和电影里的手术室似乎没这么多的摄象机。

  再一次听见开门的声音,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出现在我眼前,身上穿着手术
服,但是没有带口罩。紧跟着她又有还多穿着手术服的人走了进来,各自在准备
着什么。我被那漂亮女人的气势压倒了,完全没有余力观察其他人在做什么。完
全看不出她的年龄,说她才20多岁也可以,但是说了超过50岁了也不会让人
觉得奇怪。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瞳,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丹凤眼里不时闪现的
犹如冰刀般冷酷的眼神,薄薄的嘴唇的两端就像在冷笑的恶魔一样向上微翘。

  当她竖起一跟套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时,那些助手们迅速的行动起来了。无数
开关被打开的声音传到我耳里,头顶上的无影灯放出强烈的白光,我的裸体在灯
光的照射下泛出了白色。固定我的床也动了起来,我的上半身被再一次擡起的同
时,腿也被展开了90度以上。自己的股间被最大限的展现在人面前的耻辱让我
不断的挣紮,可是身体却一动都不动。我的上半身被垂直的擡起,床的动作在那
里停止了,但是固定头部的部分却还在继续增加动作,最后终于停住了。我现在
被固定在向下看着自己股间的姿势上。助手里的一个人看着我的脸,然后用似乎
是铁丝制成的器具固定在我眼睛上,环行别针样的东西撑开了我的眼皮,我的眼
就那么张着,连眨下眼都做不到。我只能伴随着不断涌出的眼泪,注视着自己的
生殖器。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被人无缘无顾的折腾使我觉得愤怒。

  占据我视野中心的股间,一只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伸了过了,细长的手指抓起
了我的生殖器。

  「哼哼哼,很不错的东西嘛。」
  声音从头顶传来,那么冷酷的声音从那漂亮的女人的嘴里说出来,我不由的
感到心头一紧。

  「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真是可惜啊。」
  一张凳子被般了过来,放在我被撑开的两脚之间。她就这么抓着我的生殖器
坐了下去。搞什么啊,这家医院很不对劲。最后一次见面了是什么意思……我的
脑子已经混乱了。

  「我是你的主治医,大家都叫我本医生,从今天起会和你有很长一段时间要
相处。我想你大概是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故才被送来医院接受治疗的吧,其实
被绑架来这的人开始都是这么想的。在你失去意识的期间,我们已经给你做了彻
底的检查,你的身体状况非常理想,可以称的上是完全的健康体。正因为如此,
你被我们选中了。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现在会在手术室吧,理由只有一个,当然
是给动手术啦。从现在起你的肉体将会被彻底改造,我们会依照买家的定货要求
改造你的身体,然后出售。是不是不敢相信,你就当是运气不好死心吧。不过我
想你不会轻易放弃抵抗的,哈哈哈。」

  太让人不可思议的内容使的我大脑一片空白,不过从本医生那邪恶的目光里,
我可以感觉出她不是在说谎。绑架,手术,改造,贩卖……我用劲全力想挣紮抵
抗,可别说肌肉就连头发也没动一下。就在我试图挣紮的期间,助手已经帮本医
生带上了口罩。本医生的眼睛已经套上里一副类似望远镜的器械。股间附近的手
术台的部分渐渐隆起一块板来,我的生殖器被它慢慢托高。犹如被放在切菜板上
一样。突然一片光亮射到我眼里,那是握在本医生手里的手术刀反射着无影灯的
灯光,只见那片光亮渐渐靠近我的股间,恐怖,畏惧占据了我心头。

  「抵抗是没用的,逃跑和自杀那是更不可能的。你还是接受自己的命运,顺
从吧,那样的话是最轻松的,痛苦也会少很多。当然如果你希望痛苦延长的话我
也不会阻止的。已经使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整个手术过程了,好好接受现
实吧。不过失去男人的象征后一般都会变的顺从的。」

  我在脑海里大声尖叫,可是谁都听不见。就像平常切萝蔔一样,手术刀的尖
端切开我阴茎根部的时候,我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窖里一样。通过身体,我似乎
能听见肌肉被切断的声音。我想大声企求,但是能出来的只有眼泪,眼泪在要从
脸颊滚落前,被本医生的助手用手擦去了。

  我想闭上眼睛却做不到,被迫看着自己是怎样渐渐失去男人这个身份的。本
医生一边解说着在血海中忽隐忽现的我的器官,一边愉快的挥舞着手术刀。阴茎
被纵向的切开,海绵体在一片血液中被拔了出来。

  阴囊被割开,睾丸被摘除,输精管和血管被处理掉。最后只剩下空壳的阴茎
和阴囊被一刀给全部切除了。

  我的男人的象征被完全切离了我的身体,现在已经成为了那放在不远处的脓
盆里的带血的肉块。

  我被去势了,我的阴茎,我的睾丸!我已经不再是男人。自己遭阉割的过程
被强迫的看着一清二楚,那个冲击直达我大脑的最深部。不能相信,不愿意相信。
但是还带着血垢的股间就呈现在我眼前,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突然手术台回转起来,我的身体成了股间向上,头部朝下的姿势。生殖器的
切断面上被喷雾器样的东西喷洒后,本医生按了按头。

  「好了,接着就是正式的内容。来,给他看屏幕。」
  我头部的角度被複原了,终于可以不用再看自己那残不忍睹的股间。但是那
只是一会而已,一块平面的屏幕被移到我面前,打开开关,在上面鲜明的显示着
我刚才一直看着的股间。

  阴茎被除去后的股间,一直被切开到深处,精囊和前列腺相续被摘除。在更
里面,膀胱出现了在我面前,与其说想吐,不如说我现在整个人都失去了灵魂,
就是楞楞的在那看着。那是粘着血丝的白色软软的球袋样的形状。尿道的剩余部
分都被切除了。切口处与一根细软管的一端接续在一起,本医生在尿道的切断面
和细软管的顶部各自涂上了白色软膏状的东西,然后把两处按在一起,没多久接
着就完成了。稍微向上提了下软管,整个膀胱都被拉了起来。软管的另一段一个
直径5厘米的栓口垂在那里,从膀胱流出来的混着血丝的尿液到达栓口后,在栓
口的一面渗了出来,尿液用塑料袋接着,看上去和点滴的样子差不多。确认了软
管和栓口都疏通后,本医生用夹子夹住了软管,阻止了尿液的流动。

  股间再一次向下切开,在被翻卷起的肌肉深处,我能看见自己的直肠。在直
肠的最深部——S字结肠的部分,本医生用手术刀开了个切口,从那里把细软管
栓口的部分一直插入到肠的内部,栓口和肠壁的内侧接着了,接着本医生把肠壁
上的切口也涂上了白色的软膏。等切口修複完后,松开夹住软管的夹子,尿液通
过软管和栓口流进了肠内,我能感觉自己腹部的深处温热的尿液在流动。肠壁的
结合非常完美,从切口处一滴尿液都没有漏出来。

  一直被撑开而干燥的眼睛已经被涂了几次冻胶的物品,超乎想象的情况使我
的意识不断的处于朦胧状态,每当这时,我就会被强迫吸入散发着强烈味道的药
品,他们一直强制使我的意识保持在清醒状态下。本医生似乎希望我能对这个手
术印象深刻,一边动手的时候,一边解说着手术的过程和目的。最开始的阉割是
为了一下子给予我最大的打击,以使得我能够逐渐忍受接下来的残酷改造过程。

  一跟似乎金属做成的管子从我的肛门插了进去,一直被推到和肠子结合了的
栓口处。

  「喀擦!」
  管子的先端似乎和栓口扣上了,为了确认是否接续在一起,本医生稍稍拉了
一下管子,可以看见先前和栓口结合的肠子在轻微的抽动。突然我感到什么东西
流进了体内,本医生的助手向我说明,那是和体温同样温度的生理盐水,生理盐
水慢慢的通过管子注入我的体内,我的肠子开始膨胀。为了打发这段时间,本医
生向我说明了那个白颜色的接合软膏。

  这家医院所有的手术缝合的时候,不用针线,全是用这种接合剂的。这种生
体接合剂可以使伤口瞬间接着,不光是出血少,有细胞催活作用,而且它连神经
和毛细血管都连接合。正因为如此,接合后的伤口完全看不出疤痕。但是因为其
原材料是人类的受精卵,为了产生大量未分化的胚细胞必须使用克隆增殖技术,
从伦理上来说现在的医学界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东西的。本医生笑道,这种技术只
有在贩卖人类器官的组织那里才能实现。

  「接合剂大约3天就会被体细胞吸收掉,但是镇静剂和麻醉剂会减弱它的细
胞催活效果,所以这3天对你来说大概就像是灾难吧,这期间你只有忍耐下了。
你就把这个当作你的命运吧。」

  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绝望是什么样的滋味,我终于体会到现在的自己正
处于真正的地狱中。本医生不管已经发呆了的我,开始了股间的修複手术。被切
开的血管重新连在以前,翻开了的肌肉被弄回原处,就像倒带一样,埋着导尿管
的股间只留下几道隐约交错在一起的红线,似乎在那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任何东
西一样。我只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不断在我的肠内渗出。停不掉的眼泪从我的脸
颊滑落。

  股间已经变的一片光滑了,正当我以为手术已经完结的时候,手术台又开始
动作了,我的头被向后仰起,眼前屏幕的位置也开始移动,最后那里映出的是我
的喉部。过于残酷的现实已经要超过了我精神承受的范围,放过我吧,我在心里
呼喊着。

  助手们开始在我喉咙的一面涂上液体。本医生一点都看不出疲倦的样子,又
拿起一把新的手术刀伸向我喉部。

  「接着我要永远封印住你的声音,玩偶是不会说话的。」
  当时我还以为玩偶是在这里被奴隶化的人们的称呼,根本没想到……。我在
脑中大声的叫喊着,哭叫着。但是在现实中没人能听的见。我喉咙的两侧被切开,
本医生把我的声带完全切除了,我永远不能发出声音了。

  5小时的手术终于完结了。我的股间和喉部被清洗后,只能隐约的看见几条
红线,根本就看不出经历了场大手术。但是我的喉部和股间一样,光滑一片,本
来应该突起在那的喉结消失了。另人不能相信却不得不信的光景映入我的眼里。

  「第一阶段完成了,你已经向完美的玩偶迈出了一步。不过剩余的事情还多
的很,我们下星期再见。」

  本医生一边脱去满占血垢的手套一边向我说到。插在嘴巴和鼻子里橡胶管使
我的视野只剩下一半,呼吸的自由被剥夺了,橡胶管在确保我呼吸的同时,也在
撑压着被切开的气管和食道,使它们不能愈合。眼睛上的器具被除去,我为了逃
离现实闭上了眼。

  手术台开始移动,我的身体恢複到了水平状态。护士把我身上的皮带解开,
然后在我两脚的膝盖上嵌入了开脚棒,以阻止两股不经意的合拢。接着我被移动
到担架上然后被运出了手术室。穿过走廊,来到一间屋子,屋子的地板,墙壁,
天花板都包裹着橡胶,橡胶像水床样不停的蠕动着,这个屋子就像是一跟肠子。

  我全身都贴满感应器,两个手腕都插的点滴针,输液管用胶带固定着。接着
全身被均匀的涂满粘糊糊的冻胶状的东西。然后我被塞进了地板上一个张开了的
橡胶带子里。带子的拉链拉到一半,带子在脸部位置的地方有个小孔,橡胶管,
电线,输液管都从那里穿出去。呼吸管和墙壁上的面板接续后,刚停止的强制呼
吸又开始了。感应器的电线和输液管都在面板上接续后,橡胶带子的拉链被完全
拉上了。

  我被黑暗包围着,这下终于全部结束了,正当我送了口气的时候,粗大的管
子插进了我的肛门,那个屈辱使我全身发热,管子沿着我空荡的直肠向上推进,
最后和刚刚作完手术被放进我体内的栓口连结上了。刚才被灌肠的生理盐水和经
过导尿管流进肠子的尿液混合在一起,通过管子流出了体外。我现在已经连排泄
都不能自己控制了。

  收起担架,护士们离开了。橡胶地板的蠕动也停止了,终于就只剩下了我一
个人。已经被摧残的淋漓支碎的我的精神,就如玻璃般的破碎了。

 

检查剧痛把我从睡眠中唤醒,下体和喉咙像合着拍子般壹阵壹阵的疼痛。无
法用手去按压疼痛的地方,连卷起身子都做不到,只能被动承受着痛苦,这种情
形完全超出了人所能想象的,就算身处地狱也不过如此。疼痛令人无法入睡,甚
至连思考都做不到,只有壹味的忍耐,忍耐。这是壹场永无停止的战斗。

  在疼痛的间隔,我能感觉到这个痛楚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那意味着我已经
永远丧失了声音和自己身为男人的象征,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眼眶。在丧失了时
间感的黑暗中,我不知道呻吟了多长时间,疼痛的感觉是如此的鲜明,但我的身
体去丝毫不得动弹。

  疼痛!疼痛!疼痛……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我的精神已经被压迫到了极限,狂乱寸前。
  ……
  我的身子包裹着冻胶,被收纳在橡胶袋子,平放在水床般的橡胶地板上。在
壹动都不能动的状态下,被长时间的放置。血液向下滞留,我的背后和腿的后部
开始出现淤血,不光如此,得不到运动的关节开始僵硬,犹如生鏽的机器搬,产
生令人抓狂的感觉,那种感觉有别于疼痛,但却使得身体更加苦闷。

  地板突然震动起来,当我知道有人走进屋子时,不由的想大哭壹场。
  橡胶袋子被打开,犹如蜕皮般,伴随着壹阵热气,我那已经像木棒壹样僵硬
的身体被拉了出来。我拼命的张开因为受到光线刺激而疼痛的眼睛,在壹片朦胧
中我捕捉到了浅黑色头发的护士的身影。随着不停的眨眼,我的视力逐渐恢複,
在挂在胸前的铭牌上,我看到了她的名字——洁西。

  洁西用壹块在温水里浸湿的毛巾,替我擦干净身上的冻胶。仔细看了下我的
下体和吼部后,用喷雾器在上面喷涂着,壹阵清凉,很舒服。

  「非常顺利,没有出现发炎的症状,接合也都完成了。现在应该已经不会觉
得疼了。如果还是觉得疼的话,你眨两下眼睛……OK,现在我帮你投入镇静剂,
当然安定剂也会壹起投入的,你好好的谁壹觉吧。多余的事情不要去想,这样恢
複的会快壹点。」

  在这瞬间,我完全把洁西当作了天使。遭受如此的打击,在身体和精神都几
近不堪承受的这种状态下,对我没有恶意这本身就已经是非常仁慈了。

  全身涂上新的冻胶,我被塞回了橡胶袋子,再壹次被封闭在无尽的黑暗里。
隔了壹段时间,全身开始出现发热感觉的同时,患部的疼痛消失了,犹如破碎了
的玻璃般遍布无数裂痕的精神也逐渐缓和,终于我能够谁着了。

  ……
  手术后的第4天——洁西是这么对我说的。对于被剥夺了时间感的我来说,
这4天和永恒没什么区别。当我的身体被从橡胶袋子里拉出来,清理完身上的冻
胶后,洁西告诉我,我身上的手术伤口已经痊愈了。

  经历了那么大的手术,伤口才4天就痊愈了,镇静剂的投入在这里应该是功
效很大,患部现在仅能感觉到轻微的瘙痒。虽然能够不再感觉到疼痛是件令人高
兴的事,但是取代它的却是激烈的饥饿和口渴感。手术后我没有进过壹次食,水
分和营养都是通过点滴直接补给的,空空的胃袋因为条件反射而产生的饥饿感得
不到缓解——在如此的情况下,我的身体为了生存下去奋力挣紮着,它在用这种
方式来提醒我。但是失去了声带的我连这个欲求都无法发出。

  「应该不会觉得疼了,从今天开始停止镇静剂的投入。肚子壹定饿了,口也
很渴吧,但是没办法。水分和营养的补给今后还是通过点滴来摄取,这是本医生
的指示。想想再也不能通过嘴巴来获取食物,真可怜,不过只有忍耐了。不过放
心,虽然镇静剂的投入停止了,但是安定剂还是会继续投入的,这样的话应该能
稍微好些。」

  洁西在对我说完后,再壹次把我塞回了黑暗中。饥饿感是壹种超出了人所能
想象的东西,现在的我,对于因为去势而受到的打击早已忘了,取代它的是对食
物的向往。

  ……
  第5天。映入被从橡胶袋子里拉出来的我眼里的,除了洁西外,还有两个看
上去很强壮的看护人。他们把满身涂满了冻胶的我擡到壹张轮椅上,轮椅的坐面
和靠背都是橡胶做成的,即使是弄髒了也没关系。我嘴里和鼻子里的管子被连接
到了轮椅下面的器械上,我的身体,手,脚都被轮椅附属的吊带固定住。这个不
是为了防止逃跑,仅仅是用来避免我从轮椅上滑落。手腕上的点滴针头还插在那
里,但是上面没有连接东西。

  「走吧,去检查室里检查后,如果吼部的改造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喝水哦,
很高兴吧。」

  水!水!像在沙漠里的遇难者壹样,我是如此渴望着,为了壹杯水,我甚至
愿意用灵魂来交换。在检查室里的屈辱检查过程,深深的伤害了我的自尊。在看
护人的支撑下,我在检查台上被摆成了爬行的姿态。肛门被扩张,检查士们用手
电筒照里面观察,不时发出「太美妙了」,「太完美了」之类的赞赏声。

  检查完喉咙的时候,先前被拔出的管子又壹次的被插入,不管是拔出还是插
入,那个过程都是令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之后,采集血样,全身X光检查以及M
RI的断层照相。躺在壹个类似白色洞穴的机器中,耳边长时间听到好似工地现
场打桩的噪声,但所有的检查完毕后,我的精神已经完全萎靡了。当被看护人像
女孩子壹样抱起,放回到轮椅上时,我连感觉屈辱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壹味的渴
望着壹杯水的出现,但是苦难仍然没结束。

  在疼痛来临之前我得到了短暂的休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 Uncategorized, 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