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之皮

作者:不明
1847187793@qq.com
作品:诡异之皮1,2
原文連結:
http://bbs.cdbook.club/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842

*  *  *  *

天豪大厦坐落于S市市中心的金水大道旁边,作为S市最高的标志性建筑天豪大厦占地30000平方米楼高1100多米,为地产大亨李天豪投资修建。而此刻大厦顶部一间200平方米的巨大办公室里一名身材修长的白衣男子正抱着一名OL装扮的妙曼女子激烈地拥吻着,女子圆润的臀部顶在办公桌上,手里的文件也掉了一地,嘴里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突然急促的拍门声猛的响了起来,“云少!云少!快开门,出大事了!”李云猛的推开眼前的女子怒道:“慌什么慌,门没锁有事滚进来说。”随着门把转动的声音和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满头是汗的干瘦男子。“云少,不好了。”干瘦男子还想继续说猛的抬头看见旁边还有人马上就住了嘴。
女子马上懂事地快步走出门外并且上了门。“现在说吧!”李云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懂的人还以为他从容淡定气度不凡,但是一旁弓着腰的廖作民却知道,他前面这位执跨淡定是因为他对别的事情的不在乎,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李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家人的过度宠溺使得他不学无术目空一切,高价自费留学回来以后更是变本加厉。无奈的李天豪为了锻炼他便让他负责城西城中村的拆迁安置和事后的建设工作。而李云接受以后竟然直接下达了对城中村钉子户执行强拆的命令。以天朝的情况和李家的权势只要上下打点好了这不失为一个最快捷方便的做法。, T5 |( `1 m2 c” U1 S
“云少,我们凌晨拆除城西城中村的时候人员没劝离干净挖掘机推翻一座房子的时候压死了一个人!”– `6 |+ H6 {% T1 \( }
“不是叫你们把里面的贱民先拖出去吗?你们怎么搞的。”& n# b’ [) C4 P4 A8 H
“其他的钉子户都是被我们光着身子就拖了出来,但是那家房子比较里面住的还是一个姓王的寡妇,我们急着拆所以当初没留意。小吴也是着急一下就把房子推倒了。”
“这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 F3 V; C( r% v; D- v( l# [& L
“现场很混乱,那间房子比较偏僻现在还没人发现。”/ d& L0 I8 o) o0 @: s  e/ c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叫辆100吨的泥头车把房子和里面的废料一起装到我们公司城南码头填海项目那里当填海泥料填了,还有封锁消息不要惊动媒体。其他的善后你自己做好,这点事也办不好你以后也不用跟我混了!: T+ Q) d4 Z3 K; E$ d- y4 B$ T7 E
“是,是,云少,我马上去办。”
“还有!我可从来没有叫你去强拆知道了吗?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主意。好了,滚吧”
廖作民连滚带爬的跑出去以后李云拿起了自己的iphone手机,上面显示时间是凌晨两点,还有几个廖作民的未接电话。这时电话又响了,来电的是S市的另一执跨公子吴富强,因家势稍差的所以李云一向看不起他。
“喂,云少啊?你还在和你爸的秘书鬼混那?我在云绯丽都!今晚我请了一个刚红起来的小明星哦!可花了我不少钱呐,你过不过来?”9 ^9 n! U1 S4 ?1 m’ z- z2 @5 x
“整过容的有什么好稀罕的,今天我累了改天再玩吧。”0 L; ~) P6 i” [
挂了电话又和小秘书干了一炮后李云就下楼驱车回家了,女人上多了让他感到头有点发晕,也让他觉得有点乏味。有什么刺激点的事情就好了,李云想道。但又想不到有什么好玩刺激的事情所以李云就决定先回家睡觉了。突然急速行驶的路虎好像装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好像是个人但是又没有声音,好奇的他停车下来一看,路边好像趴着一个女人,走进一看却是扁扁的像一张皮一样的东西,全身赤裸头发指甲俱全。“咳,有趣,这人皮做得真是逼真。”胆大包天的李云并不考虑人皮是怎么来的,照他的想法这也是一件高科技的仿真乳胶人皮但做得这么像的他从来没见过。扯起人皮扔到了车后座上李云开车回家了。# Y2 n5 y* \4 G7 C$ _3 j
到家门口停车的时候李云也没忘记带上人皮,进了房间把人皮随手扔在地板上李云就进卫生间冲凉了,20分钟后全身赤裸的李云走了出来,李云在家就是喜欢什么都不穿。吹干头发刚想睡觉的他又看到了旁边的人皮,李云拿这才拿起人皮在灯光上仔细的打量起来,人皮头发乌黑微卷,眼睛的部位也好像眼睛还在一样并不空洞,鼻子还挺起来甚至连鼻毛都还在,肚脐Y毛一样不缺。“啧啧,太逼真了”。仔细打量后李云感叹道。穿上她会怎样呢?李云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人皮并不是像纸一样轻薄而是稍有重量,而且弹性非常的好。还带着一种特殊的女人的味道。想法越来越强烈,李云把人皮平铺在床上仔细查看起来,看样子只能从屁GU那个洞穿进去了,说干就干,李云赤裸着全身从洞口慢慢钻了进去,人皮弹性很好,洞口被李云撑的很大也没见破裂,反而紧紧的裹住了李云,人皮里面并不干涩相反非常的湿滑,李云就像泥鳅一样非常顺利地钻了进去,整个身体刚进去人皮就紧紧的贴了上来,竟然自动对准套住了四肢,但是到了鼻子和嘴巴的部位那里好像有一几个肉管子一下子就钻进了李云的嘴巴鼻孔和耳朵,就连下面的几个洞好像也被什么钻了进去,一阵滑腻的刺激感让李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没过多久李云在一种陌生的舒服感中醒了过来。整个身体感觉很软很舒服,心情出奇的愉悦,眼睛看远处的东西有点模糊,好像有点近视。皮肤感觉很滑很细腻,连摩擦床单都能泛起一阵舒服的感觉。坐起来后胸前传来巨大的堕感,低头一看是一对巨大的乳F,巨大的乳晕颜色很深。站起来感觉矮了很多,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身体很丰满,走路的时候臀部和大腿都传来脂肪抖动的感觉。走倒镜子前面一看,竟然是一位丰胸肥臀的少妇,相貌中上,虽然眉毛有点淡但是鼻子很挺嘴唇很丰满。“太神奇了。”李云看着镜子感叹道。镜中的少妇突然抚媚一笑,咦?刚才是自己笑吗?李云有点恍惚。就是视力有点差,李云边想边躺回了床上,又摸向了两腿之间,阴M很浓密,小弟弟也感觉不到了,夹紧双腿就能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快感。手指再向里面摸索的时候李云碰到了一个稍微有点硬度的小点,就像泡发了的黄豆这么大,李云用湿润的手指轻轻一揉,瞬间从这个小点上传来一股巨大的电流般的酥麻感让李云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下面也迅速湿了起来,李云再也忍不住了,用手指像女人一样自慰了起来,随着下面越来越巨大的空洞感,李云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喘随伴随着着下面一股排尿的感觉,一股难言的快感袭遍全身,跟男人集中在一个点的快感不同,女人的快感连续绵延,李云现在只感到全身舒适就好像飘在了云端一样。
原来做女人这么快活,李云对这种快感恋恋不舍起来,于是他决定保存这张人皮,想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穿上。7 X7 [4 r0 H0 Q# l, I1 l6 H/ ^

   李云性情懒散贪图享乐,城中村的事情很快就被李云的叔叔李家强接手了。而李云则继续着他吃喝玩乐的日子。因为李云的生母早逝李家豪前年又娶了年轻漂亮的继母所以对李云的关注也越来越少,除了给他足够的钱平时连电话都很少打更别说见面了。
    皇朝酒店包厢中李云的一帮猪朋狗友正频频地向李云敬酒,马屁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刚敬完酒的吴富强讨好地问道:“云少近来在那儿潇洒啊?小弟都很久没见你了,上次花钱请了个小明星陪酒都请不来云少。”
    “切,云少什么美女没见过,还稀罕你那所谓的小明星?再说听你说那小明星多漂亮就差是仙女下凡了就我看八成是整容的!否则怎么可能跟大明星樊冰冰长得这么像!”一旁戴着眼睛一脸斯文像眼镜后面的小眼睛里却泛着猥琐的精光的天马公司少爷马俊华不肖地说道,转身又举着酒杯对着李云说道:“好久没见云少了,小弟也敬您一杯。”
     “不喝了不喝了!整天就是喝酒草逼一点意思都没有。”李云端坐在哪里眼皮都没抬一下。
      马俊华愣愣地举着酒杯在哪里神情有点尴尬。一旁四鹿公司的少爷林添鹏见气氛不对马上接口道:“就是就是,整天就知道喝喝喝,大家就不能想一些好玩的项目来让云少乐呵乐呵?”! e, V  f: V4 N# E8 N* ?
     “要不晚上咱去城南盘山路上飙车。?”马富强出主意。
     “没劲,老子早飙腻了,而且你忘了马俊华堂弟是怎么死的吗?”李云靠坐在沙发上依旧闭目养神。
    “呃。”吴富强一下就住了口,抬眼向马俊华看去,马俊华本来就发白的连更苍白了。
     “你们听说过omnipotent公司吗?“一直不出声的交通局局长少爷黄国峰神秘地说道。‘ I0 ]” I) e  K/ l. E0 f
    ”什么狗屁公司?没听过,干啥的?“不通英文的吴富强大大咧咧地问道。! n4 ^: e8 n% d. ]% K. i( y” T# N& x
    ”这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只要你有钱,似乎没有它不能办的事情!“3 Y; `. o, l; Y. f% H
    ”死人也能复活?“马俊华好奇地问。/ S& ~$ F3 K6 Z’ q
     “能!“黄国锋回答十分肯定。! g9 _* R9 v, Z! e, y
     ”哈哈哈,你就扯吧!马俊华家挺有钱的你让那啥公司把他堂弟复活啊!那小子挺好玩的死了可惜了!“吴富强大者嗓门说道,肥脸上也充满了质疑。& _9 ]6 e, w’ W: T
     ”呵呵,吴胖子不是我说你见识少,这世上还有很多你不了解的事情,比如说西城那边闹鬼的事情,不少人可是亲眼见到女鬼了!现在云少家里不是正开发那片地方吗?这事儿云少也应该知道一二。“黄国峰看到睁开眼睛的的李云正看着他于是说得更是起劲了。
    “那怎么联系你所说的omnipotent公司。还有这omnipotent公司还除了复活人外还有其他业务吗?“这时李云发话了,看得出来他对这omnipotent公司的事情也很感兴趣。+ @; b” _: @. }: F
    ”这业务可多了,听我表哥说他一个朋友想买奥巴马夫人米歇尔做女仆结果真的买到了!不过好像是复制品,真人他出不起这个价。“黄国峰表哥朋友的口味虽重但这离奇的事情却是激起了众人的兴趣,见众人正盯着他一副让他说下去的样子黄国锋继续得意地说道。“这联系omnipotent公司的事情我表哥一直不肯说,我还得继续问他有了答案我再告诉你们。”$ A8 g9 i1 K. g# r$ t. Y” [
      “说了半天啥都没有你这不是白说吗?不行你快打电话问问你表哥!”一旁的吴富强猴急地嚷道。
      “我打电话问他肯定不行!这些事儿都是很保密的今晚我回去就亲自求他。不过听说我表哥说他在omnipotent公司用大价钱买到了一个御奴丸和御奴契约现在正在物色对象呢,嘿嘿嘿。”黄国峰说完一脸的淫笑。虽然李云和众人都半信半疑但不能否认黄国峰成功地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直到就会结束时大家还在催促他快点回去向他表哥打听。9 w) m0 U; r/ I1 z# R4 G
       就会散后李云没有像吴富强等人那样去找女人开房而是开着路虎回家了,距离他捡到人皮已经一个月了李云也发现了一些诡异的事情,比如说他所穿的人皮好像越来越年轻了,原来像三十多岁的少妇,现在却像二十多岁的女人,而以前的人皮很容易就脱下来但是后来人皮穿久了却越来越难以脱下,每次脱了以后皮肤都火辣辣地疼痛就好像撕了他的皮肤一样。而且他自己的皮肤也越来越白越来越细腻。而且皮肤好像对他的性格也发生了影响,特别是他穿着人皮的时候会变得非常的感性,还和女人一样变得非常的小心眼,一些平时不在意的事情在穿着人皮的时候想起来也会怀恨在心,就在前天李云发现他的脚趾甲由原来的方形变成了椭圆形,就像穿着人皮的时候一样。不过他并不在乎,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李云靠关系为他穿人皮的形象办了张身份证,起名叫李云珊而且在银行开了户并往里面存了巨款。因为只穿着人皮自慰已经不能满足李云了,今天晚上李云决定穿着人皮和女人衣服出去玩一玩,至于干什么他也没有计划,就是想看看女人出去以后会遇上什么事情。, Z# f. B. b- L6 F” P
    回到了专门为他女性身份在郊区买的一栋别墅,李云冲完凉后马上翻出了人皮缓慢地穿了进去,现在他很享受穿人皮的感觉,穿完人皮后李云感到全身顺滑细,每一处皮肤摸起来都有一股令人颤栗的舒适感,穿完早就准备好的黑色女性内裤和胸罩再穿上价格不菲的名牌衣裤李云决定今晚出门了。穿着高跟鞋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走路的时候也总觉得屁股控制不住地左右扭动,胯下没有了那一坨东西感觉却轻松了很多,被女性内裤紧紧包裹的阴部有一种特殊的舒适感。一切准备就绪李云开着另一辆玛莎蒂拉出门了。, n  v( V* I# a% ~/ X
      天上人间KTV的大厅的一个位子上李云刚刚拒绝了一个秃顶胖子的邀请,李云是很了解这些男人想干什么,虽然他很想找个男人试一试但是肯定不能是这种货色。
     ”美女,我能请你喝一杯吗?“这时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李云抬头一看这不是黄国峰的表哥刘于吗!刘于身高1.75米相貌并不是很出众最多只能算小帅。刘于父亲的公司由于经营不擅早已破产未婚妻也因此悔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刘于靠着变卖祖产竟然也过得非常之润。李云本来就是个花花公子所扮起女人来应对刘于来游刃有余,很快两人就无话不谈了。从交谈中刘于得知李云名叫李云珊,家中父母双亡只留下大笔遗产,而未婚夫也刚刚因为车祸身亡目前李云珊,失意伤心的李云珊来到了酒吧借酒消愁。听完李云的叙述刘于眼中快速闪过了欲望的光芒,而这点也逃不过李云的眼睛。在上厕所回来以后刘于递上了一杯酒说道。“为了庆祝我们今晚相识咱们干了这杯。”在接过酒杯以后李云的心胀快速跳动起来,这杯酒如果没猜错的话刘于肯定加了白天刘国峰所说的御奴丸,在李云认为这御奴丸肯定是属于迷幻药一类,喝了那杯酒以后的事情可以想像。但是强烈的好奇心却让他想把这杯酒喝下去,是的,很男人做的感觉怎样呢?肯定比自慰舒服,而且吃了药以后会不会有更特殊的体验?犹豫了几秒李云优雅地举起杯子跟刘于说道:“好,我们干杯!”
      看着车后座上李云珊妙曼的身材和绝美的脸蛋刘于一阵高兴,哈哈,这么久了终于物色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这御奴丸不知道效果怎么样,现在当务之急是回家把另一道工序完成。关好车门刘于开着宝马一路飞驰向家里驶去。而车后座上的李云则感觉手脚酸软头晕目眩,要命的是下身泛起了奇异的瘙痒和空虚感,巴不得马上有一个巨大的物体插进来填满自己下身的空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穿着人皮的关系,李云觉得身上的皮肤更紧更敏感了。车子很快驶向郊区,在一栋偏僻的别墅前刘于停下了车子,而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少妇,那少妇身高约1.65米身材稍胖丹凤眼细长眉,嘴唇很薄相貌也只是中上。看着刘于扶着一个美貌女子回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的样子说道:“老公!找到合适的了?”8 \1 J! C3 t, P
      “是啊,你快帮我扶她上去,这药可是使我倾家荡产了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浑身无力但是脑子却很清醒的李云很快被扶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现在他的下身已经潮湿一片只想着让刘于的阴茎狠狠的差进去。
关好门后两人很快就脱了个精光,李云露出了绝美修长的身材,而刘于的阴茎也已经高高的挺起了。平躺在床上的李云感到一个灼热的身躯压住了自己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力气反抗,下身的阴道口更是被一跟滚烫的物体顶着。”快快!我要,我要!“李云情不自禁地吟叫起来。而刘于却并不着急,手上拿着一个像羊皮卷一样的东西对李云说道:“想要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d( e. w3 g& {4 J
    “快说,我都答应。”李云的下身已经湿了一大片,留出的液体淌到了床单上。
     “跟着我念下面一段话,并且后面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要反抗。”
       “嗯,我念,快点。”% E8 w1 S7 ?4 A0 A1 Y
     “我李云珊自愿成为刘于的终身性奴,愿意为刘宇牺牲一切,从此灵魂和身体只属于刘于并为自愿成为刘于奴隶永世不得翻身。” 2 ^( v3 U* `0 {‘ {9 S) G4 G& n, s, x( T
     听完刘于的话李云脑中闪过一阵犹豫,但是想到读的也不是自己的真名而且对于什么性奴契约也是半信半疑,加上身体的迫切需求以及一种陌生的屈服的快感李云跟着念了起来:“我李云珊自愿成为刘于的终身奴隶,愿意为刘宇牺牲一切,从此灵魂和身体只属于刘于并为自愿成为刘于奴隶永世不得翻身。”2 u4 B* l2 ~) o” l0 ?
     话刚说完,刘于迫不及待地拿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一根银针轻轻地刺破了李云光洁的额头,一滴血马上流了出来,刘于随即把羊皮卷贴了上去。只见吸了李云血液的羊皮卷瞬间化为一道绿光和一道金光。金光飞向刘于的下身并从阴茎钻了进去。而绿光却试图从李云的额头钻进去,此时的李云心嘣嘣直跳,他知道只要这绿光钻进去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但是李云此时却想告别男人的生活试试成为奴隶的感觉,成为女奴的感觉!抗拒感刚刚一松绿光就猛的钻从额头钻了进去,刚一钻进去李云就感到大脑一片空白,自己的智商也好像极速降低,甚至1+1等于多少都要想不起来了,随即就是一阵陌生的屈服感和爱慕感,李云感觉自己已经疯狂地爱上了眼前的男人,就算让自己为他去死好像也愿意,而且李云感到自己的性格已经大变,感到自己很胆小没有主见任何事情都只能依赖眼前的男人。脑中还有一种被控制的快感,好像自己的想法和行为也被眼前的男人所控制。‘ k2 o6 z; [. o# D) t9 ]2 K
     ” 哈哈哈哈,果然成功了!“刘于体验着绝对的控制感和眼前女人对自己的屈服感心中大悦,对着李云说道:”以后你在别人面前只能叫我老公,而私底下只能叫我主人知道了吗?而你只能自称奴婢。“6 j/ |* \* J. [% D8 O- t
     ”是,主人“李云只觉得自己叫得心甘情愿并且内心中泛起一股屈服的快感。
     “那你现在是不是很像要啊?”: V6 @” V* u2 S* t” G
     :”是!是!奴婢想要,快!快给我。“6 ^’ j3 K9 x& |1 \+ y% c  d
    刚说完李云就看见刘于的身躯压住了自己,在一阵疯狂的揉捏和亲吻以后身下巨大的肉棒终于滋的一声插了进来,巨大的满足感让李云不禁”哦“的一声呻吟起来。感到身下女人的动情和身下的肉棒被紧紧裹住刘宇耸动着腰部疯狂的抽插起来,随着每一次抽动李云不禁发出婉转的呻吟声。随着抽动的继续李云浑身的皮肤都已经发红了,刘于知道眼前的女人快道高潮了。”哼!再漂亮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在我的胯下娇吟承欢?而每次吸收我的精液眼前的女人奴性就会更深一层。这么漂亮而且终生只爱我一个的性奴就属于我刘于了!“想到这里刘于更加的卖力耸动起来。随着抽插的继续李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脑中越来越空白满脑子只有刘于的形象,随着浑身的一阵痉挛抽搐到达了高潮的李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下身也喷出了一股液体。而刘于也发出了一声低吼,身下的肉棒瞬间增大了几分,粘稠的精液也灌进了李云身体深处。就在刘于射精以后李云感到刘宇的形象重重地印在了脑海里好像怎样都抹不去了。$ j! @4 I; C6 J
       高潮过后满身大汗的刘于却穿好了衣服准备出去,并对李云说道:”这个以后就是你的房间,我先出去办点事。“说完关上门就下了楼。而楼下坐着的少妇见李云下来马上站起来问道:”怎样了老公?那契约真的管用吗?“
      ”嘿嘿,当然管用!她现在一切都听我的,我也可以控制她的一切,明天我就让她把所有的家产转移到我们名下。”% t; i6 K3 `9 T) f4 V  p” ?% C% t
     ”那老公你有了这么漂亮的女奴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不会!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嫁给了我,你永远是我的好老婆。“7 Q/ q0 m  e) R0 L2 |0 u
     ”你那契约是永久性的吗?以后会不会失效?“
    ”当然不会!她的奴性随着每次吸收我的精液会越来越强,她会成为一辈子的性奴永远离不开我。而且他从别的男人身上永远得不到高潮,只有我能让他高潮。omnipotent公司还有很多产品不过价格都很贵,如果有钱的话我还想买些别的东西。”; v! S’ a7 m’ B% b+ ^% O
   “好啊!好啊!那契约你不是还有一份吗?你让那女的也当我的性奴好不好?”* H4 w+ c, I3 w. \
    “你对女人也感兴趣?好吧,在我们房间的保险柜里,你去拿吧。我先出去一下。”
   “好!”随着少妇上楼刘于也开门出去了。, r6 H- \9 r5 \
     而此时房间里的李云却还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之中,在卫生间冲洗的时候李云发现刘于射进身体里的精液竟然一滴都没有倒流出来,试着脱掉人皮却发现自己好像根本没有穿过什么人皮根本没有人皮可脱,自己本来就是女人一样。难道自己一辈子就要成为女人并做刘于的性奴和奴隶吗?想道这里李云不但没有后悔反而感到内心泛起一阵快感,是了以后自己就是刘于的奴隶李云珊了。作为男人的记忆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越来越陌生了。正在想着门被推开了,那个丰腴的少妇推门走了进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 换皮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