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女王的复仇

作者邮箱:492209011@qq.com
写在前面的话:之前发了一部分,但是由于操作失误后半段没有发上去,在这里先回答一下几位前辈的问题,关于排版,由于我现在在外地出差又没带电脑,所有的文字都是通过手机码出来的,如有排版方面的问题请各位谅解一下。这是我第一次写,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篇带着诚意,但内容还不够成熟的文章,对于主角变身后心理活动描写、包括h部分的措辞都不是很完善,在这里潜水好几个月了,特别希望能加入这个家庭,并不是为了看h文,而是想跟大家聊一聊感受,如果对文章有修改意见或者斧正,请直接评论,虽然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回复你们,但是我能看到你们的评论,如果有投票,希望能给我一次机会,下面正文。

我叫星宇,就像所有的小说主人公一样,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现在正在读国中二年级,因为父母从我小时候就搬到国外做生意很少跟我见面,平日里只有一个保姆照顾我的生活,所以造成了我严重自闭的性格,我很少跟人交流,就算挨欺负了也只是忍着到家里自己哭,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的人生转折点那一天。
那天早上,我坐着去上学的电车半路出现了故障,驾驶员抱歉地通知乘客们短时间内车不会修好了,我身上没带多余的钱叫计程车,只好跑着去学校,“你们看!这是谁来啦?”说话的是乔彬,仗着家里有钱有势,身后总是跟着几个狗腿子,平常跟着他一起欺负人,不知道今天为什么又堵在我上学的路上,“你们要干什么?”我说,“快要迟到了,请你们让开。”乔彬就好像没听见我说话,“哎哟!还真有礼貌,你们看看这假娘们,这嫩嫩的皮肤,这红红的小嘴,当个男人真是可惜了!”说完带头发出了一阵狂笑,听他说完,他的狗腿子们也跟着哄笑起来,突然其中一个狗腿子拍马屁喊道:“彬少,让他给你吹一个!”乔彬眼前一亮,对我说:“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帮我吹出来,我让你过去。”我反复央求着,但都无济于事,最后他们失去了耐心,不知道谁在后面把我踢倒,他的狗腿子们把我的四肢按住,乔彬狞笑着脱下了他的内裤,一条青紫色、及其粗大的阳具露了出来,比我自己的实在大太多了,正当我吃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阳具插进了我的嘴里,我想死咬牙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拼命挣扎激怒了他,他骑到我的脸上用力把阳具往我嘴里插,我感觉龟头已经进入到我的食道了,他一边插一边喊:“这他妈的比娘们都爽!你爽不爽啊假娘们?”我感到他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就当我感觉我要死了的时候,他射了出来,一股带有特别浓烈的气味的液体进入了我的气管,我特别想吐出来但是他掐着我的喉咙强迫我咽了下去,然后他把软下来的阳具抽出来在我脸上擦了擦,提上裤子之后他踢了我一脚,让我以后别遇到他,遇到一次就让我吹一次,然后他带着他的狗腿子们大摇大摆地走了,而我则由于过于激动而昏迷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感受着干涸的嘴里还有精液那特有的味道,又回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我被一个男人强奸了,论体格,他是学校篮球队队长,我由于营养不良身材瘦小面色苍白,论家里的势力,他爸爸是上市公司的老总而我爸妈就是在国外打工的小老板,我越想越乱,于是本来向着回家的脚步停了下来,开始踏上了去海边的路,其实我就是想四下走走解心烦,谁知道却踏上了一条真正意义上的不归路。
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我在海边漫无目的地走,一边走一边想着明天将如何面对我的同学、老师、朋友,突然我看到海面上有一个地方闪着红色的光,本来晚上的大海是特别黑的,基本看不到任何东西,但那片红光特别耀眼,我仿佛听到了一阵低语在呼唤我进入到那片红光里,我的心神好像被控制了,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海水齐腰深的地方,我突然惊醒过来,但转念又一想,反正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顾忌的必要了,倒不如走走看,进入了那片红光之后我明显感到特别舒适,原本冰冷的海水也不再冷了,而越靠近红光的中心,我的身体就越不受控制,神志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我能记住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红光的源头,是一个红宝石项链,而为什么这个项链能够漂浮在水面上,我也想不清楚。
《国中男生星宇与同学发生口角后跳海失踪》,这是第二天当地报纸的头条,人们包括乔彬在内,看过这篇报道之后大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我平时也确实没有什么存在感,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其实并没有死,确切地说,星宇死了,我还活着。
睁开昏沉的眼睛,我发现这是一座荒岛,我还以为这是一场噩梦,但手里还紧握着红宝石项链提醒我这些事都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不清楚我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我清楚,这座岛上没有食物,而我已然精疲力尽只能等死,为了打发时间,我拿出这条项链在眼前仔细打量着,这是一条很奇怪的项链,其他地方倒还正常,只是这红宝石,明显感觉和平时或者电视里面见到的不一样,它红得像血一样,还散发着一股妖艳的光芒,翻过来发现背面还刻着我从未见过的字,其实说实话,在内心当中我对女人一直特别好奇,但我身边从小到大从来也没有过女人,反正我也要饿死了,神使鬼差之下,我把这项链戴在脖子上,但我没想到的是,这红宝石竟然裂开了,里面流出了红色的像血一样的液体,这液体洒在我的身上迅速腐蚀着我的衣服,我吓坏了,赶紧爬起来想把项链摘下来扔掉,可是已经晚了,红色的液体洒遍了我的全身,金色的项链绳化作一道道链子将我困住,我不知所措,想叫也叫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身上发生的变化,红色的液体洒在我身上并没有像腐蚀我衣服那样腐蚀我的身体,反而像一层新的皮肤一样顺着我原来的皮肤向上蔓延,脚、小腿、大腿、胸、最后直到脸,它们逢空就进,包括我的肛门、马眼甚至嘴、鼻孔,就像温柔的手在抚摸我一样,我刺激得浑身毛发都立起来了,最后这些液体形成了一个大球把我包裹在其中,在球里我不能动但依然可以呼吸,与此同时大量的信息和记忆也在向我脑中传递,不知道过了多久,球裂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不再是那个脸色苍白的国中生,而是一个无比妖艳又带着一丝恐怖的新生物。过腰的黑色长发,雪白的肌肤,猩红的眼影下是一对勾人魂魄的美目,烈焰红唇仿佛每说一个字都会有男人为她肯去死也情愿,像天鹅一样的锁骨下面是一对饱满到夸张的美乳半露着包裹在红色的漆皮装下,细腰肥臀仿佛一个起坐就可以吸进男人的精气,修长的五指上有红色的长指甲,红色吊带袜下是纤细的美腿和一双17厘米的红色高跟靴,靴子上布满了尖刺,红色漆皮装上也挂满了金色的丝线,犹如一个暴虐的sm女王,最有特点的是她背后有一对黑色的翅膀,上面长满了干枯的羽毛,脑中的信息告诉我,我叫伊莉丝,是魅魔女王,在一次神魔大战中被神族击败,灵魂被封印到这个红宝石项链里,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经不是星宇,而是伟大的魅魔女王伊莉丝了,“好了乔彬,记得你说过我要是女孩的话该多好,现在人家要来找你了哟!”我发出一串娇媚又可怕的笑声后,张开翅膀飞往市区。
我降落在相对偏僻的地方,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方便见人的,好在身上的红色液体具有拟物功能,在我的意念控制下,红色的漆皮女王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套性感妖艳的的装扮,黑色的蕾丝镂空紧身衣下没有任何其他的衣服,下面是小短裙和开档黑丝,因为我知道乔彬是个好色的家伙,今晚我就要在他经常去的酒吧等他,然后我要给他一个惊喜。看看时间,我先回家去取了一些钱之后,就去了那家酒吧。
发生了上次那件事之后,乔彬丝毫都没有收敛,今晚他还想往常一样,带着那几个狗腿子去酒吧说是喝酒,其实就是寻觅合适的对象带到家里,他刚一进到酒吧里面,眼神就被一个独自坐在吧台的女人吸引得死死的,长黑发,烟熏妆,紧身衣,黑丝,这些都是他的最爱,我看他走过来心里暗笑,他坐在我旁边说:“小姐一个人吗?我能请你喝一杯吗?”魅魔女王高傲的性格时刻影响着我,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好啊”,娇媚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就好像最有效的催情剂,那天晚上他跟我喝了5杯,我假装不胜酒力趴在桌子上,他见状赶紧凑过来问我:“小姐你怎么样?要不要我带你回我家休息一下?”我见他上钩了,就凑在他耳边说;“好啊。”说完伸出猩红的舌头在他耳垂舔了一下,他立刻受不了了,抱着我上了他家的车,吩咐前面的司机快开,我在他怀里时不时故意扭动着曼妙的身躯,发出轻微的呻吟,魅魔本身就是一种天性淫荡的生物,我在勾引他的同时自己也受着煎熬,好不容易到了他家,他抱着我连任何招呼都没打直接进了他的屋子,关上门他把我扔在床上之后迫不及待地脱衣服,我轻轻握住他的手制止了他,娇媚地说:“躺好,看我怎么收拾你~”我慢慢褪下他的内裤,那条巨大的阳具再次暴露在我面前,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我看到后是由衷地兴奋,淫水从私处止不住地流下来,落在被子上发出滋滋地声音,乔彬不知道这是我体内分泌的催情素,我张开小嘴,把他的阳具吞下去,从轻到重地吸吮着,洁白的小手抚摸着他的乳头,他在我高超的口技之下渐渐不支,“给我,我要插,啊啊啊。。”他呻吟着,我没有理他,而是继续用舌头舔他的大阳具,另外双手揉搓着他的睾丸,“先让我尝尝你精液的味道,我满意了你才可以插进来哟~”我浪笑着,同时加大了手中的力度,终于他忍不住了,大股大股乳白色的精液射了出来,我用嘴丝毫不漏地都接住然后喝了下去,“嗯!还不错!那就勉强同意让你插进来吧~”作为魅魔女王,我从来不会让男人骑在我的身上,我把他压在身下,在我的淫水的挑逗下,他的阳具很快又重新勃起了,我对准他的阳具用力地坐了下去,纤细的小腰夸张地扭动着,我可以随心所欲控制自己淫穴的松紧,同时我上下甩动着大奶子,“啊哦哦哦哦~”我放荡地呻吟着,就好像上一次的翻版,不同的是我们之间的身份变了,上次是他主动,这次是我主动,他已经顾不上说话了,也顾不上抽插了,只能尽力在这如潮的快感中保持不射,“你好厉害呀!肉棒真硬,我好喜欢啊啊啊~”由于我也快到了高潮的临界点,我像蛇一样缠绕着他的身体,把我的乳头塞进他嘴里,同时魅魔女王血脉里面残忍的一面也被激发出来,我用尖长的指甲在他身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然后用充满催情唾液的嘴用力吸吮着里面流出的血液,他实在忍不住了,大叫了一声又射出一波精液,听着他的哀嚎,感受着他滚烫的精华,我也终于达到了高潮,真不愧是魔女的体质,比之前男人的身体舒服太多了,我在吸收他的精华的时候很适度,并没有太用力,否则他一下就会被吸得只剩下一层皮,我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可怜他,我的真正目的是把他、他父母都变成我的奴隶之后,再一点点把它们都慢慢玩死。
经历了那天晚上的疯狂,乔彬立即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只是假意推脱了一下很快就同意了,然后就名正言顺地住进了乔彬家,我利用自身的魅力把乔彬迷得神魂颠倒,就差每天跪着向我磕头了,不过那也是早晚的事,我用他给我的信用卡买了很多性感的衣服和化妆品,各种三点式、T字裤、吊带袜等渐渐充满了我的衣柜,一般不管出不出门,我都喜欢画着浓妆,虽然我的身体本身具有变形功能,但是当女孩久了,还是喜欢这种自己打扮自己化妆然后勾引别人的过程,但无论我怎么打扮,即使只穿着一件乔彬的白衬衫,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魅惑和妖艳气质是改不了的。与此同时,我也每天都在构思着如何复仇,经过我的思考,我认为他们一家三口里面第一个需要铲除的就是乔彬的妈妈,因为毕竟一家里面只能有一个女主人,毫无疑问那将是我。因为现在我正在策划期,不能露出我的真面目,所以我所有的事都尽量假装听乔彬的,惯着他,有一天我跟他亲热完,我躺在乔彬的怀里跟他撒娇:“老公~如果有一天你妈妈欺负我,你站在哪一边啊?”他刚一犹豫,我立刻把他的阳具放进嘴里舔舐,一边媚眼如丝地看着他,昏黄的灯光下我长长的假睫毛和黑色的眼影和含有催情素的唾液,就好像毒品一样牢牢地抓着他,他立刻不再犹豫:“她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把她赶走!”我满足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闭上了眼,他连忙拉着我的手可怜巴巴地求我:“老婆你把我勾引成这样,你得负责呀!”我忍住心里的不屑和蜜穴的瘙痒,冷冷地对他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改天吧!”他也只好不了了之,其实这也是我的策略,我要潜移默化地影响他,暗示他,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潜意识里他已经把我当作他的主人了。
拉拢了乔彬,但要想把他妈从这个家里赶出去,光靠他自己是不够的,还得有他爸的支持,而得到支持最简单的方法就只有一个:勾引。乔彬有了我之后,每天出门次数明显变少,但有的外出还是必要的,我特意找了乔彬不在家的一天,开始了我恶毒的计划。早上乔彬出门之后,我躺在床上喊爸爸过来,他爸进屋里来之后,我娇声地说:“叔叔,人家肚子疼~”他问我那怎么办呢,我说:“叔叔你帮人家揉一下吧,人家好难受啊~”他爸把被子掀开之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细带式的胸罩根本兜不住雪白的大奶子,肚脐眼上镶着一颗红宝石闪闪发亮,再往下是白色的网格吊带袜,而我的手则扒着阴唇,上下抚摸着肥大凸出的阴蒂,一股股带着香味的淫水洒湿了床单,他爸也是个老色鬼,看到这个情况还哪里忍得住,大吼一声就要扑过来,我灵巧地一转身,把他爸肥大的身体压在下面,浪笑着说:“叔叔啊,我好看吗~”“这个小骚货,我第一次看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正经女孩”,他喘着粗气对我说,我不搭话,还是像对待乔彬一样,慢慢地挑逗他,一手用涂着黑色指甲油的长指甲刮他的包皮,另一手轻抚他的乳头,“叔叔,我好看还是阿姨好看?”“当然是你这个小骚货好看。”“那你是想要我还是想要阿姨呢?”他忍不住了,伸出手要摸我的奶子,我把他的手拿开,妖媚地扭着小蛮腰,用最魅惑的声音:“你说呀,要我还是她?”他也忘记了我们的身份,激动得语无伦次:“我要你!我要你!”“嗯~这才对嘛~作为奖励,我把我的小穴给你插好吗?”我也不等他答应,把他的阳具塞入我的蜜穴,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没等我爽几下就射进了我的子宫,精液的质量也一般,我也懒得继续勾引他,就劝他说;“叔叔以后机会很多,下次吧~”还不忘在他的脸颊亲一口,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果然没过多久,他爸爸妈妈就离了婚,他妈妈带着一大笔钱离开了这个家,我们在乔彬面前也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乔彬也没多想,毕竟像他那样的纨绔子弟,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亲情感受。事情成功了第一步,下一步就是他爸爸,其实说实话我有点不忍心,因为他是真正关心我的,让我感受到了从来就没感受到的父爱,但很快这种想法很快就被魅魔女王的意志抹杀了,既然他对我这么好,那我就让他死得刺激一些吧!一个诡异的弧度出现在我鲜红的嘴角。
每个周三上午,乔彬都要出门办事,这也是我和他爸平常亲热的主要时间,以往几次都是草草结束,毕竟我也没那个心情陪他玩,可这一次不一样,这将是我和他的最后一次,说什么我也得认真点。他爸喜欢的是御姐类型,我特意画了一个浓浓的秘书妆,在抹了好几层粉的脸上,戴着金丝眼镜,淡淡的细眉,浓浓的眼线,娇嫩的嘴唇红得好像可以滴出血来,小西服,白衬衫,套裙下的小黑丝,我悄悄打开他房间的门,恭敬中带着诱惑:“老板,起来了吗?”他看到我的装扮之后眼睛都舍不得眨了,连声说:“亲爱的快来!”我踩着猫步,扭着细腰走到他面前,主动掀开我的短裙,露出开档的丝袜,诱惑地说:“你看呀,我里面什么都没穿~”他颤抖着想坐起来,我一下将他扑倒,坐在他的脸上,用我的蜜穴粗暴地在他脸上磨擦,淫水流出来洒得他满身都是,这些带有腐蚀性的淫水在他身上发出嘶嘶的声音,他大声哀嚎着,但这只会让我更加的兴奋,我的屁股在他的脸上用力地上下,他的鼻子流血了,脸也因为呼吸困难而憋的青紫,我把蜜穴从他的脸上拿开,他大口地出气,以为他终于得到了解脱,但事实上对他的折磨才刚刚开始,我用修长可怕的指甲用力掐他的乳头,用力在他身上留下血痕,另一方面我的嘴也没闲着,用力吸他的阳具,手粗暴地捏他的睾丸,让他射出了一波又一波的精液,我的血液也要开始沸腾了,魅魔女王的血脉也要完全觉醒了,我脱下我的丝袜,揉成一团塞到他的嘴里以防他大叫,又把带着奶香的胸罩脱下来捂在他的脸上,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后,我用力把他的阳具拽过来塞入我的蜜穴,我上下用力往他身上坐,同时用力地打他,咬他,还一边娇媚地呻吟;“啊哈哈~好深,你用力~”其实他这时候已经射了至少五次了,虽然在我特殊的刺激下阳具依然屹立不倒,但射出来的已经不是精液而是血了,渐渐地,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没有了声音,随着一波又一波的精液,我终于也到了高潮,一边享受着余韵,一边把蒙在他脸上的胸罩拿开,发现他爸苍白的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但早已没有了呼吸,我把他的尸体装进一个大的编织袋然后挖了个坑暂时埋起来,因为我们魅魔毕竟和那些虫子不同,我们只吸收精华,并不能够吞噬。
现在我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大部分,只剩下一个乔彬这个小可怜虫,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被我彻底掌控了,也不知道我将有一份大礼物要送给她,其实我想再继续陪他玩玩,然后再残忍地杀死他,但我发现来不及了,我的魅魔女王血脉已经彻底觉醒了,随着血脉的觉醒,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首先是眼眸变成了恶魔特有的红色,牙齿也变得尖利了,但还不是特别明显,最重要的是我的皮肤上开始长出一些血红色的花纹,时间长了我怕事情发生变化,所以在我杀死他爸的那天晚上,我跟他说叔叔早上临时出差了,他一点也没怀疑,我说:“亲爱的,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不如今晚我们玩个刺激的吧!”他很激动,问我有什么刺激的,我说现在还不能告诉他,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含有安眠药的香槟,“亲爱的先喝了吧,解解乏累~”他一口就喝光了,还没等他接着问什么是刺激,就睡过去了,药效是三个小时,我有充足的时间去布置,首先我把他抬到床上并且把他扒光,然后用各式各样的丝袜把他的手和脚绑在床柱上,嘴里塞上我自慰用过、被淫水浸湿的内裤,再用丝袜蒙上他的眼睛,反正今晚过后这些东西我也用不到了,布置完以后我关上灯走出了房间,刚关上门我就受不了了,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又一阵的酥麻的快感向我袭来,我甚至走不了路,用力揉弄我的阴蒂也没有减轻这种快感,我依次往蜜穴里插入一根、两根、三根手指也丝毫无济于事,突然我听到脑中传来了一个威严又带着淫浪的声音:“孩子,我的血脉已经完全觉醒,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接受我的礼物,替我完成我的使命吧!”所有关于我成为魅魔女王之前的记忆都在慢慢消失,经历一段时间的沉默,我慢慢抬起头,比之前更加魅惑和妖娆的声音从我口中传出:“是的主人,我将继承你的意志和血脉,完成你的使命~”这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乔彬的卧室中传来,我疑惑地想了想,不知道还有谁在这里,于是我走进了乔彬的卧室。乔彬此时双眼被蒙住,只能听见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他想说话,但无奈嘴被堵住了,正当他着急万分的时候,一阵刺鼻的香味传来,一只手将蒙在他脸上的丝袜拿开,他看到了他人生中最美也是最后一幕。如果说之前我的打扮是妖艳性感的,那么现在的我已经不能被称之为妖艳了,可以说我本身就是一只妖精了,红色的及腰长发,红色的眼眸带着浓烈的邪气,眼角有红色的眼线挑出一个魅惑的弧线,血红的小嘴,原本的肌肤变得更加丝滑白嫩了,不同的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有妖艳诡异的血红色刺青,任何的衣服和修饰都是多余的,自身分泌的液体凝固在皮肤上形成一套特殊的外套,就像乳胶衣一样,再加上血色的刺青,前凸后翘的身材,黄金身高再加上17厘米的恨天高,血红的指甲像宝石一样闪着光芒,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雪白的胸脯上挂着一颗红宝石项链,他看得已经忘记了说话,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我皱了皱眉,眼前是一个新鲜的人类,看上去还很强壮,正好我刚觉醒,不如就拿他来试一试我的手段吧!我踏着猫步走过到他面前,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一下我的嘴唇,呻吟着说:“小帅哥,我好难受啊,你能帮帮我吗?”我看到他嘴被堵着却又十分焦急的样子感到特别可笑,我伸手关了卧室的大灯,只留下一排暗色的地灯,灯光下我的红色皮肤泛着诱人的光泽,我慢慢地把脸凑向他,“想让我帮你吗?嗯?”他疯狂地点头,我越凑越近越凑越近,就在他已经感受到我吹的气,马上就能够到我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看他像狗一样伸着脖子,我放声地娇笑起来,然后伸出血红的指甲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五道血痕,他疼得五官扭曲,但这只是激发了我更深的虐待欲望,我引诱着他说:“想要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哟,我们先来一点前戏吧~”我没有解开捆着他的丝袜,这倒不是怕他反抗,只是这样虐杀他对我来说能更有快感。我把手伸进他的内裤,一下就抓住他的阳具并狠狠地拽了出来,我伸出戴满了各式各样金属装饰品的玉手捂住自己地嘴,装作害怕的样子:“啊哈哈,好大呀~”还没等他得意,我瞬间这大阳具放到嘴里用力吸吮,我舌头上长出的倒刺直接深深地插进了他的马眼,就像在实验室里萃取液体那样直接吸出他的精液,“嗯啊啊啊~好热~”我加大了口腔的压力,精液吸收得更快了,他无助地喊叫着,同时也被极度的快感和痛感折磨着,我一点也不担心他被瞬间榨干,因为对我来说吸收他的精液和血给我的快感是一样的,在感觉精液分泌速度明显减慢之后我失去了耐心,暴躁地握住了他的睾丸,一边继续用淫荡的呻吟勾引他,另一边用力揉掐他的睾丸,我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热,终于我也忍不住了,将早已泥泞的蜜穴对准他的阳具坐了下去,作为最淫荡的魅魔女王,普通的性爱方式早已无法满足我了,我解开他的丝袜捆绑,把他的腿张开扛在我的肩膀上,双手深深地陷入他的肉里,离远看还以为我在强奸他,而实际上也确实是这么回事。我拿出塞在他嘴里的湿漉漉的内裤,他开始放声大叫,夹杂着痛苦的求饶,可这对我来说无异于春药,我握住他的睾丸,拼尽全力的一捏,睾丸碎了,一股带着血的精液射进了我的花心,我也来到了第一次高潮,浓重的血腥味使我更加饥渴,我把沾满精液和鲜血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娇笑着对半死不活的他说:“起来呀,接着来插我呀宝贝~”同时我的嘴第一次碰到他的嘴,送进了比之前浓度高好多倍的催情唾液,慢慢的他的阳具又硬了起来,我把他拉起来抱住,用我光滑的皮肤摩擦他,一边用纤细的小腰夸张地扭动,一边妖艳地鼓励他:“宝贝你真厉害!插得人家好舒服~”可看到他还处于昏迷状态,我的内心被怒火点燃了,我摘下刚才因为兴奋而拟形出的金属链,拿链子勒住他的脖子,恶毒地喊道:“给我动!用力插!”他仿佛听到了我的命令,开始极速抽插起来,我知道他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力,我用花心把他的龟头包裹住,开始疯狂吸收,“啊哈哈哈哦哦哦~”终于,在发出了一串无比娇媚的呻吟后,我终于达到了又一次高潮,他也被榨干了生命精华,变成了一张人皮,而他的灵魂则化成一股烟,被吸收到我的红宝石项链里,“哦~原来你叫乔彬”,我读取着红宝石向我反馈来的信息,“好啦,等我替你找到一个合适的肉体,你就是人家的第一个奴隶啦~”我淫荡地把嘴边的精液舔干净,“人家要收集足够的奴隶,这样才好向神族那些家伙复仇呢~”我站起身,像蛇一样扭动着前凸后翘的身体走出家门,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第一部分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虐殺, 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