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兒性別物語

浩兒性別物語

我叫做張浩 ,家人叫我做浩兒 ,自小父母早逝 ,大姊成為家庭支柱 ,而我是家中最小 ,我共有四個姊姊 . 她們從來沒當過是男仔,姊姊們在家中不論是洗澡 ,如廁 ,換衣服等都是無遮無掩 , 姊弟間沒有介懷 .

自小就由大姊擔起頭家 , 她還未到18歲已經出來賺錢 , 為了節省開資自小我都是穿四姊姊的舊衣服 ,常常女裝打扮 ,我已經習慣了亦不抗拒 ,有些不相熟的鄰居,還以為我是小女孩 .直致我上學去 ,才穿上男裝校服 , 但回家之後又換上女裝來 , 就是這樣渡過了我的童年 .

.

在我14歲時候  ,大姊和二姊已經結婚產子了 ,已經搬了出外居住 , 只剩下三四姊和我同住 .而我由習慣穿女服到愛上穿女服依然故我 , 貪玩的四姊常常教我化妝 , 甚至將我扮成女孩 , 身材矮小的我,樣子與兩位姊姊相似 , 相當漂亮迷人 .

有一次我還穿高跟鞋跟兩位姊姊一起走出大街購物 , 對於我來說完全沒難度 ,自少已經愛穿高跟鞋 , 所以走路自如 ,姿態比姊姊還要女人 , 但我自覺胸部平平無奇 ,感覺有點遺憾像是一個未發育的小女孩 , 姊姊的朋友都當我是姊姊的未發育小妹妹 .

…………………

現在我已經18歲了  , 高中終期畢業試已經完成 ,相信成績都不太好  ,今日賦閒在家無聊穿帶起姊姊的 34D 黑色的胸罩 ,裝入自製用綿花縫製的假乳房 ,看起來突出得多 , 再穿上緊身黑色小背心 , 將上身緊緊罩著 , 再穿一條散尾的短裙 , 配一條緊身的小內褲 , 套緊突出的陽具, 散尾的短裙張開掩飾突出的陽具 , 化妝和戴上假長髮是做女人不可少 , 裝扮好之後我跑到姊姊面前來炫耀 .

我不停轉圈問她們 :[ 姊姊….我好看嗎 ? ]

三姊錯愕說 :[ 浩兒 ! 姊姊貪玩才幫你化妝扮女孩 , 只是聊聊玩玩 , 沒想到你自己會裝扮 ,怎弄得胸口這麼大呀 ! ]

四姊笑嘻嘻說 :[ 浩兒 ! 好漂亮呀! ]

我被四姊稱讚 , 感到滿足和興奮 , 還用未轉大人的男聲嬌滴滴的答 :[ 謝謝! ]

三姊緊張地說 :[ 浩兒 ! 你這樣不行 ! 你始終是男孩子 , 玩玩就罷了 ! 不要……..]

思想比較開放的四姊辯說 :[ 唏 ! 性取向是天生的 , 三姊讓浩兒自己來選擇 .]

三姊也知道是沒有我的辦法 , 間中囉嗦一下 , 而四姊比較認同我 ,還給我鼓勵和支持 ,所以我跟四姊比較親近 .

.

四姊經常帶變身後的我去夜店和卡拉OK玩 , 豪放的四姊甚至帶我去男朋友家中玩3P , 當時我只是當觀眾 ,每次都看著四姊扼住兩條陽具又吮又吹 ,又被兩個男人舞弄,一個肛交 ,另一個穿梭著她的小穴 , 而四姊每次都呻吟大叫 , 我感覺她是滿足的呼喚 , 看得我的陽具都勃起來  ,我就用兩腳交叉阻止陽具突起來 .

 

.

今晚已經是第三次來到這裡了 , 一如既往 , 兩個男友一前一後夾著四姊 , 四姊忙著含吮 Ray 的陽具來吹 , 後面的 Jack 則在推插四姊 ,看見四姊痛苦的表情就知道她們正在肛交 .

 

突然 Ray 叫嚷 :[ 小妹妹又來齋看 , 不行 ! 來一齊玩 .]

突然而來的說話令我感面紅耳赤 .

四姊呻吟地說 :[ 喔……….浩兒 ! 不適合你們 .]

Jack叫嚷 :[ 漂亮的小女孩 , 為何不適合 ? 只是女王獨裁 .]

四姊說 :[ 那裡 ! 怕你們不敢玩 ! ]

Ray 和 Jack 異好同聲說 :[ 再大都玩得起 .]

他們立即跑過來合力把我搬到床上 , 可能他們覺得四姊不反對 . 睡在床上的四姊竟然冷眼旁觀看著我被強脫下內褲 ,當然豎起的陰莖自己徐徐跑出來了 .

Ray 和 Jack 大吃一驚後退呆坐下來 , 我快快抽起小內褲 .

四姊 對 Ray 和 Jack 叫嚷 :[ 我都話你們玩不起啦 ! 過來好好服侍女王吧 !]

可能四姊認為 Ray 和 Jack 玩不起 , 所以任由他們將我舞弄 , 相信他們知難而退 .

Ray突然說 :[ Jack ! 就玩不起 .]

Jack又說 :[ 看看誰玩不起 .]

他們竟然爭相將自己的陽具塞入我塗了口紅的嘴裡 , 我已經見過四姊含燃 , 好奇加上情不自禁就將口張開 , 舌頭也伸出來舔 , 一舔之後無比的興奮快感湧上來 ,我急不及待伸手左右各扼一條 , 像四姊一樣左吮右含 , 在床上的四姊當然上來阻止 , 卻被 Ray 和 Jack 用手擋駕著 .

四姊生氣說 :[ 不要玩呀 ! 浩兒 ! 你是可以拒絕的 .]

正當我在享受含燃之際 , Jack 突然將我反轉伏在床上 , 用潤滑油塗入我的屁眼 , 就……..粗獷地插入的翹起的屁股 , 這是我的第一次性愛,原來是極度痛楚 .

我大叫起來 :[ 哎呀 ! ]

四姊被 Ray 阻隔著 , 只能大聲喝止 .

想退的我被抽插著 , 可是痛楚被…不知名…的快感掩蓋 , 欲拒還迎的鬥爭 . 慢慢竟然越來越興奮 , 令我忘掉了痛楚 , 我想…將快感聲音吐出 , 這是呻吟嗎 ? 可是被 Ray 的大陰莖塞滿了我的嘴巴 .

在前後夾攻下 , 強烈無比的快感直入五臟六腑 .

四姊趁機試圖來阻止 , 可是卻被 Ray 用手扣著頸項  .

Ray 說 :[ 女王 ! 妳都只是怪我們冷落了妳  ! 來吧 ! ]

Ray轉身橫抱著四姊 , 又一手抽起四姊的腿 , 將我口中的陽具拔出來轉插入四姊的小穴裡 .

四姊生氣說 :[ 呀 ! …你們太過份了. 浩兒 ! 不要這樣呀 ! ]

我對四姊說 :[ 四姊 ! 我已經長大了 ,讓我自己來決定吧! ]

Jack不停推插我的肛門 , 發出拍拍聲 , 我禁不住呻吟起來宣洩情緒 , 極度興奮的感覺前所沒有 .

我被 Jack 推著來到跨在四姊的頭上 , Ray 伸手搓著我的陰莖又在四姊的嘴邊擦拭  .

四姊開始時有點抗拒 , 經過 Ray 的不斷推插她的小穴 , 相信已經勾起四姊的慾性爆發 , 慢慢她就張口來迎 .

呵 ! 在四姊又吮又吹我的陽具下 .

呵 ! …….被口交的感覺非常震撼 , 陽具興奮得硬起來 .

 

突然 Jack 抱著個子小小的我 , 跟他插著肛門的我一起躺下來 , 而我背著他躺在他的強壯胸膛上 ,四姊慾性爆發四姊的主動趴伏在我的上面, 又將小穴套入我的陰莖 .

呀! …………… 四姊搖晃著身子 , 我的陽具就在四姊濕透的小穴滑出滑入 , 這就是做愛 , 真是痛快無比  , 突然在我下面的 Jack 粗獷地推插我的後庭 .

呀 !…………… 興奮痛楚交錯 .

Ray…又從後跟四姊肛交 , 我們四個人就連在一起 , Ray 主導著 , 他一動…四姊又動….

我也動…肛門的陽具也動 .

四姊和我都被弄得呻吟狂叫 , 樂在停不了的性交 .

我禁不住的嘴巴呻吟叫喊 :[ 呀! …………..]

極痛的屁眼告訴我 , 快感是要從痛苦中得來的 .

四姊也在叫嚷 :[ 喔!…………..]

性慾強盛的四姊怪不得她需要有兩個男友 , 這樣才可滿足她的性慾需求 .

Ray 和 Jack 不停在抽插 , 不知道有多久 , 只知道我已經進入像女人的高潮 .

我會在呻吟 :[ 呀!…………..]

第一次做愛的我就有前所未有歡愉 . 我感覺  Jack 的陽具突然脹大了,這刻就是我的高潮 , 這時候 Ray 和 Jack 終於分別將液射入四姊和我的肛門內 .

而處男的我仍插著四姊的小穴不知如何是好 ? 四姊主動地不停上下擺動身體 , 她的小穴吞吐著我的陽具 , 要是要我射出第一次的精液 .

我看著淫叫姣姣的四姊 , 搓揉著自己的乳房 , 半咪眼在呻吟 , 不知所措的我只是呆躺在床上 .

突然四姊停了下來 , 將小穴脫離我的陽具 ,可能我的陽具微微軟了下來 , 她改用嘴巴來吸吮 . 我的陽具就慢慢恢復過來 , 再次硬硬豎起來 .

四姊躺在我身旁 , 雙腳將開 , 姣姣的望著我 , 一臉飢餓的表情 .

Ray在旁說 :[ 女王未吃飽 .]

他們將我蛋拉起來 , 我就半推半就將陽具插入四姊的小穴 ,  Ray在我後面推 ,我就一下一下抽插著四姊的小穴 .

四姊就呻吟起來 :[ 呀!…….用力…….呀!………舒服…………..繼續….]

在四姊的鼓勵下我越戰越勇 , 抽插著濕透的小穴 , 經過一輪的推插仍沒法射出 , 只好繼續苦幹 , 突然我如有神助 , 變得粗獷地狂插,皆因我的後庭不知那個把轉動假陽具插入來 ,我的興奮感覺泉湧而來 .

四姊也暴叫起來 :[ 喔!…………………..]

呀!……我終於內射給四姊體內 .

我實在非常享受今次的性愛  , 每日都在期待下一次  . 可是四姊並不太認同 , 經過今次之後 ,他不再帶我參加她的聚會 ,又再三叮囑我不可以給姊姊們知道 , 可能四姊心存罪惡感 ,不想再次發生 , 亦可能怕我搶走他的兩個男友 .

數月後 .

畢業了的我便努力工作 , 努力賺錢是為了令乳房變大 , 我找了醫生為我設計的療程 , 看著自己的乳房已經慢慢隆起來 , 目前進度令我相當欣喜 .

我之前所做的都是男性工作 , 但現在我的乳房開始發育了 ,再不能再做下去了, 我便轉了在酒吧做女待應生 ,習慣女裝的我終於可以每晚都穿著女裝上班 ,感到輕鬆又自在 .

而幾位姊姊亦沒有我的辦法 , 只好當我是妹妹看待 , 其實她們早已經習慣我的中性身份 .

.

有一晚.

Ray 和 Jack 突然在酒吧出現 , 他們是酒吧的客人 , 我當然主動去招待 .

突然 Ray 摸著我的屁股說 :[ 浩兒 ! 今晚我和 Jack 特意來找你去聊 .]

我沒有理會他們 , 因為我知道四姊不喜歡我跟他們交往 , 更不想四姊誤會 , 所以我繼續專心工作  , 誰料到他們竟然在酒吧門外守候我下班 , 還強行將我推上他們的小汽車 ,還不斷灌我飲下大量烈酒 , 令我不支倒下來 , 我相信他們下了藥 , 我才會輕易暈倒 .

.

當我甦醒過來 ,發覺雙手被捆綁吊在密室的中央 , 雙腳腳腕被繩索左右分開綁起 , Ray 和 Jack 各自扼住我的小乳房 , 正在吮我的乳頭 ,又不斷搓揉著我的小乳房 , 又將震動的震蛋塞入的肛門 ,令我慾火焚身 ,我不自覺發出呻吟叫聲 .

Jack 說 :[ 浩兒 ! 妳的小乳房很美 ,又嫩又滑 .]

Ray 說 :[ 浩兒 ! 妳越來越女人……..我喜歡 !]

Jack轉身走到我背後 , 拖著一條狗帶 , 狗帶拖著一個頭帶黑色皮套裸體的女子 , 乳房都被捆綁著,夾住的乳暈吊了一對沉重的小圓球 , 手腳都纏上鎖鏈 , Jack 帶領她趴到我的跟前 , 又將我的陰莖塞入皮頭套唯一的穴 , 就是她的嘴巴 ,我的小陰莖被她的猛烈吸吹 , 漸漸大了 ,令我泛起淫慾 , 突然 Ray 竟然強插入我的乾涸肛門裡 .

我禁不住叫喊 :[ 喔!………….]

Ray粗獷的抽插 ,再加上被裸女吹吮下 ,我被玩弄得如癡如醉 .

令我興奮呻吟大叫 :[ 喔!…………..呀!……….]

眼前的裸女亦被 Jack 推插著小穴 , 裸女跟我都呻吟亂叫 , 裸女的身材和聲音相當熟識 , 相信是四姊來的 .

Ray 和 Jack 突然掉換位置 , 繼續狂插猛插  ,被肛交的我痛不欲生 ,可是卻帶來無限的快感 .

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肛交 ,但已經是上次跟四姊, Ray和Jack做愛之時 , 一直至今才有機會 , 所以今晚我要盡情地叫和享受 .

.

Jack的陽具實在又粗又長  ,插得我的屁眼極度痛楚 ,可是快感的出現 ,令我忘卻痛楚 , 而四姊正含吮我的陰莖也不經意脹大了 , 極度刺激快要爆發一樣 .

看著 Ray 瘋狂地抽插 , 咬牙切齒地幹 , 相信 Ray 已經上了火快要爆發的模範 .

果然 Ray 大叫一聲就將精液射入四姊的背上 , 這麼快就完事 ! 看來 Ray 真的明白四姊的需要 , 就拖著狗帶帶領四姊轉身 , 將我的陰莖對入四姊的小穴裡 , 四姊的胃口真大 , 猛然將小穴吞吐我的陽具 .

當 Jack 在背後推插我的肛門時 , 被推的我也推插入四姊的小穴 , 一下接一下 , 連鎖反應 .

四姊的向後的擠壓和 Jack 的推插 , 前後夾擊 . 瘋狂的我已經被推上了高潮澎湃的境界 , 呻吟呻吟是我唯一的宣洩溢滿的情慾 .

.

已經射了精液的 Ray 讓四姊的舌頭替他的龜頭來清潔 .

突然 傳來 Jack 大叫連精液強射入我的肛門裡 , 我也被帶動我的慾火 , 直撲陽具沖出而來的精液直注入四姊的小穴裡 .

四姊叫喊 :[ 我要 !………………… ]

性慾旺盛的四姊像是無底深潭 , 恐怕只有做性奴才可以滿足她的性慾需求 .

Ray 和 Jack 玩完遊戲之後 , 才讓的離去 .

.

Ray 和 Jack 隔幾天就強擄我回來玩  , 他們實在太喜歡刺激, 玩強姦SM , 樣樣都好 , 而我慢慢由半推半就變得主動 , 我越來越享受 .

 

029.jpg

.

但現在我碰上一個大難題 , 究竟我按計劃做變性手術嗎 ? 可以做女人是我畢生目標 .

但是我又擔心做手術之後 , 在 Ray 和 Jack面前失去特別 , 萬一他們以後不再來擄我回去 ,怎麼樣 ?

我實在愛上了肛交 ,一邊搓揉我對乳房 , 一邊疼吮我的乳暈 , 實在令我無限陶醉 .

.

我下不到主意來 , 繼續保持現狀嗎 ? 還是做個真女人 ? 何去何從 ?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閹割, 调教, Uncategorized, 变性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